img

「哈哈哈……天無絕人之路,裴家你們囂張的日子快要到頭了。」老者猛然說完這句話,從面前的密室裡面衝出來,出現在林凱的身邊。

2021 年 1 月 10 日

只見老者渾身乾枯,就像是一尊木乃伊,身上的氣息如同陣陣寒冰之氣,使得老者臉頰都變得扭曲。

「凱兒,你一定要找到他,那種火焰一定可以驅除我身體裡面的冰寒毒素。」老者乾枯的雙手上面早已經沒有任何的肉,全部都是骨頭,一層皮膚也是凝結著寒冰。 嘩啦!

恐怖的氣勢從天空之上瀰漫下來,壓迫的陳宇和慕容玉兒兩個人雙腳都微微彎曲,兩個人身體裡面靈力都不能夠流動。

「哇!」

在陳宇和慕容玉兒兩人周圍的龍城武者,紛紛口吐鮮血,一些修為低下的武者,在這股氣勢之下,直接當場死亡。

陳宇雙眼死死的盯著周圍的一切,臉頰變得陰沉起來,雙眼裡面瀰漫著瘋狂的殺意,彎曲的雙腳慢慢的站直了起來。

「人武境大圓滿?」

九竅通體六個竅穴徹底打開,陳宇的修為提升到人武境大圓滿境界。吞天印在他的身體裡面瘋狂旋轉,他渾身血液也瘋狂的流動起來。

「咦,有點意思,竟然能夠從人武境中期巔峰提升到人武境大圓滿境界,不過很可惜,你無論怎麼提升,都還是人武境修為,那就註定要死在我的手裡面。」裴度看著陳宇,蒼老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隨即他的目光落在慕容玉兒身上,雙眼裡面流露出貪婪的*,還忍不住舔了舔舌頭,開口道:「這麼極品的小姑娘,要是落到我的手裡面,那絕對是欲生欲死,小姑娘,跟我走吧。」

陳宇看著裴度那高高在上的眼神,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要是讓慕容玉兒落到對方手裡面,恐怕下場會很凄慘。

「慕容玉兒,趕緊走!我來拖住他!」陳宇說完這句話的瞬間,渾身靈力猛然衝出來,手裡面虛劍和飲血刀同時出現,他的背上飛影翅也同時瀰漫出來,整個人衝天而起,朝著裴度一刀一劍同時斬出去。

「破刀和截劍式!」

陳宇身上劍意瀰漫出來,快之劍意發揮到極致,他知道他只有一次機會,一次裴度都沒想到他會飛起來的機會。

果不其然隨著陳宇一刀一劍猛然斬出去的瞬間,裴度確實有些猝不及防,不過很可惜,陳宇的修為還是太低。

「找死!」

裴度臉色微微一變,渾身靈力朝著手臂上面涌動而去,看向陳宇的目光裡面帶著一些驚訝,尤其是盯著陳宇背後的那對翅膀,也流露出貪婪的神色。

他一想到陳宇手裡面的那對翅膀落入他手裡面,他能夠感受到那對翅膀的不同尋常,恐怕他的實力和速度將會大大提升一個檔次。

「嗤嗤嗤……」

無數的劍芒和刀光同時瀰漫出去,朝著裴度撕裂而去,很多人看著半空中的陳宇,都是滿臉的震驚。

「人武境中期巔峰武者竟然敢出手對付百劫境中期武者,此人到底是誰。」

「看上去不過二十來歲,天賦如此之高,不過很可惜,就要死在裴度的手裡面。」

「那可未必,這樣的天才不容易死,你們也不想想,他能夠這麼厲害,身後豈會沒有任何的背景?」


眼看著陳宇衝起來竟然和裴度戰鬥,很多人眼睛裡面都帶著敬佩。

「哇!」

陳宇只感覺到渾身經脈斷裂,整個人重重的從半空墜落下來,直接砸在地上面,手裡面的刀和劍都好像要抓不穩。

「嗯?」

裴度略微皺起眉頭,他的腹部竟然出現一道鮮紅的傷口,他沒想到憑藉陳宇竟然能夠傷到他,臉頰逐漸的變猙獰起來。

「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裴度此言一出,恐怖的威壓朝著陳宇猛然壓迫而去。

「老祖宗,救他,他就是我剛才和你說的我在天蟄山脈認識的兄弟。」林凱眼看著半空中的陳宇的身影,臉色大變,對著面前的老者呼喊道。

老者臉色微微變化,隨即開口道:「我這把老骨頭好多年沒有動了,確實也該好好鍛煉鍛煉了。」

老者猛然衝天而起,那乾枯的身軀爆發出恐怖的氣勢,他的臉上流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冰寒毒素又開始侵蝕他的身體了。

「裴度,你都這麼大把年紀,還欺負一個後生小輩,又有什麼意思呢?」老者的聲音在龍城上空響起。

吞天印裡面,老吞已經準備要出手,卻沒想到有人竟然要出手幫助陳宇,當下身上那股冰冷的殺意逐漸消沉下去。

豬頭,爺要嫁人了 ,當下轉過身,臉色變得無比的憤怒,手裡面一枚如同劍一般的玉簡衝天而起。

「爺爺奶奶,快來救我!」

慕容玉兒對著天空之中飛起來的那塊玉簡大聲呼喊起來,聲音朝著玉簡裡面傳播出去。

裴度臉色大變,雙眼死死的盯著漂浮而起的那塊劍型玉簡,整個神武王國擁有這塊玉簡的人,恐怕不超過三人。

「哈哈哈,看來我出手已然是多餘,想不到你裴度今日自食惡果,竟然得罪那兩個人。」老者緩緩的道。


裴度臉色陰沉的盯著地上面竟然還能夠站起來的陳宇,冷冷的道:「林樺,我勸你不要管我的閑事,今日我一定要殺了這個臭小子,來給我孫子報仇。」

裴度知道今日不能夠殺死慕容玉兒,只能夠殺死陳宇來泄憤,畢竟到時候就算那兩個人出現,也不可能把他怎麼樣。

林樺蒼老的雙眼盯著陳宇,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對著陳宇點點頭,「裴度,今日你想要在我眼皮底下殺死他,恐怕不太可能。」

裴度聽見林樺這句話,陰翳的一笑:「憑藉你這具行將朽木的身軀嗎?你的冰寒毒素,恐怕已經侵入五臟六腑,你也距離死期沒多遠了吧?你想要維護這個小子,豈不是自尋死路?」

「哈哈哈,大丈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我林樺這輩子問心無愧,今日為了一個擁有如此天賦的後生晚輩而死,又有什麼值不得呢?不出三五年,他必定能夠龍騰九天,到那個時候就是你們裴家的滅亡之日。」

林樺此言一出,很多人都深以為然的點點頭。陳宇人武境中期巔峰修為,竟然能夠傷到百劫境中期的裴度,這樣的天賦將來只要成長起來,必定是神武王國的強者。

「哼,那我倒想要看看,你的飛龍劍法修鍊的如何了?」裴度臉頰逐漸變得陰沉起來,身上的靈力朝著手臂上面涌動而去,他的手臂上面如同覆蓋上一層厚厚的鱗甲,竟然慢慢的朝著林樺所在的地方蔓延而去。

「嗤!」

林樺感受到無數鱗甲朝著自己包裹而來,身上霸道的劍意瀰漫開來,手裡面一柄淡淡白色的劍出現。

「既然你想要見識飛龍劍法,又何嘗不可呢?」林樺說完這句話,手裡面白色的劍化成萬千的劍,撕裂空間,形成一個巨大的陣法,萬劍凝聚起來,分分合合,半空的雲層都被全部席捲。

「小子,帶著你身邊的小女娃快走,老朽堅持不了多久!」林樺手裡面的劍,一劍斬出去的瞬間,聲音遠遠的傳播出去。

「哇!」

在他斬出這一劍的同時,一口漆黑的鮮血,帶著冰絲從他的嘴裡面噴洒出來,身體也彷彿差點從半空墜落下來。

「笨蛋,快走!」

慕容玉兒跑到陳宇身邊,拉著陳宇的手臂,想要逃走。

哪知道陳宇獃獃的站在那裡,竟然絲毫不動,開口道:「這位老前輩救我們,我們又豈能離他而去。」

「師父,恐怕要你出手了。」陳宇在吞天印裡面對著老吞開口道,他知道老吞恐怕這次出手,又會變得無比的虛弱,也不知道要修養多久。

「你個臭小子,和你師父我還這麼客氣,等我待會出去幫你教訓教訓這個老小子,竟然敢欺負我的徒弟。」

老吞沒有任何的多餘的話語,身上的氣勢若隱若現,好像在這瞬間,他從一個老者變成天地的主宰。

邪王訓妃:別惹蛇蠍嫡女

無數的利劍被鱗甲粉碎,源源不斷的靈力從裴度的身體裡面傳出來,滿天的鱗甲沒有任何的停頓,而林樺這邊的劍卻逐漸變得虛弱起來,林樺的身體裡面,冰寒毒素瘋狂的侵入他的心臟,他知道他恐怕這次出手之後,命不久矣。

「哈哈哈,林樺,這一次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裴度說完,無數的鱗甲好像化成一頭猛獸,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林樺撕咬而去。

慕容玉兒聽見陳宇的話語,臉色微微變化,嘟囔著嘴,取出剛才的劍型玉簡,大吼道:「兩個死鬼,你們要是再不滾出來,你孫女我就立馬自盡。」

此言一出,原本半空之中的鱗甲猛獸,就被空間裡面扭曲出來的兩道蒼老的身影輕輕滅去。

「喲喲……誰敢欺負我孫女,看把我孫女氣的?」一個老者,長得慈眉善目的模樣,剛才輕描淡寫的一根手指頭,化成一柄劍就把裴度的最強攻擊給破滅了。

在他身邊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個老嫗,老嫗滿臉的憤怒,開口道:「死老頭子,我孫女發這麼大火,你不把得罪她的人大卸八塊,以後你就別跟著我們倆了。」

老嫗的目光落在慕容玉兒身上,滿是憐愛的道:「孫女別急,你看這不是你該死的老頭子爺爺,他說讓你磨練磨練,都怪奶奶不好,差點來晚了!」

「哎喲,孫女,你可別聽你奶奶的,明明是她說的讓你……磨練磨練……」

哪知道老頭的話語還沒說完,老嫗狠狠的瞪過去,老頭頓時訕訕的一笑,對著下面的慕容玉兒擠了擠眼睛。

「古劍門護門長老,天地二劍!」

很多人看著老頭和老嫗,都感覺到口乾舌燥,這四個字的能量實在是太大了。 「哎喲,這是我的孫女婿嗎?長得白白凈凈的,看上去還不錯,就是修為有點低。」

慕容天就是天地二劍裡面的天,他是古劍門的護門長老,據說修為已經到達百劫境大圓滿境界。

如今的天地二劍聯合在一起,就算是神武王國第一強者萬人屠,也只能說和兩人打成平手。

慕容天看著慕容玉兒身邊的陳宇,蒼老的眼睛裡面帶著淡淡的欣賞,顯然剛才陳宇不顧自己安危,救援慕容玉兒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老頭子,你說什麼鬼話,修為低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要心地善良,習武之人重要的是心智,而不是修為,修為低還可以提升,就算是天生天賦差的武者,只要有一顆堅定的武者之心,又何嘗不能夠成為強者呢?」

席地看著陳宇,臉上帶著欣賞,似乎她已經認定陳宇就是慕容玉兒的夫君,就是她的孫女婿了一樣。

慕容天點點頭,「嗯,老婆子你說的不錯,我看著小子可以,要不我們就把他帶回去培養培養,成為玉兒的夫君?」

「哈哈,老頭子,這麼多年,你這句話總算是甚和我心意!」席地很是滿意慕容天的話語,滿臉的笑容。

陳宇滿臉的無奈,天空之中蒼老的老者和老嫗,好像在討論他這個當事人,可是他這個當事人都還沒發話,似乎兩人就已經把決定做下來了。

旁邊的慕容玉兒滿臉的羞紅,隨即憤怒的盯著天空中的兩個人,怒道:「兩個老不死的,你們是怕你的孫女嫁不出去嗎?還不給我閉嘴!」

慕容玉兒羞憤無比,哪裡有自己的爺爺奶奶,當著這麼多人面拚命想要把自己的孫女嫁出去的。

陳宇忍不住搖搖頭,難怪慕容玉兒這麼古靈精怪的,有這麼兩個古靈精怪的爺爺奶奶,恐怕她想要不古靈精怪都不可能了。

「哈哈!」

慕容天和席地相視而笑,都看得出來慕容玉兒似乎對陳宇有點意思。兩個人直接無視半空中的裴度,不斷的談笑風生。

裴度此刻臉色陰沉,他知道面前這兩個老者的身份,知道對方是有意要侮辱他,卻不敢有絲毫的發怒。

「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想不到裴度在龍城這麼囂張,竟然也有被人無視的時候。」

「不錯,裴家這次得罪的是慕容天和席地,恐怕吃不了兜著走了。」

「我聽說慕容天和席地對慕容玉兒無比疼愛,要知道慕容玉兒可是古劍門新崛起的天才,不過二十歲竟然已經闖過古劍門的九劍玄關。」

「要是天地二劍二人隨意出手,恐怕裴度就要死於非命,整個龍城的裴家恐怕就會徹底的土崩瓦解。」

眼看著平常無比囂張的裴度也有這樣的時候,龍城裡面不少平時敢怒不敢言的人武者,都紛紛的竊竊私語起來。

天地二劍還是為所欲為的聊天,似乎忘記了裴度的事情。

裴度知道自己留下來也是多餘,當下就想要轉身朝著裴家府邸而去,也不去管地上面躺著的他最疼愛的孫子的屍體了。



「嗤!」

哪知道裴度剛剛在半空之中踏出一步,慕容天蒼老的臉上一股濃郁的殺意浮現,那瞬間整個龍城的人都感覺到自己被一柄利劍穿中。

陳宇雙眼死死的盯著慕容天,心神震撼,這個慕容天的劍意竟然這麼恐怖,憑藉劍意就可以壓制百劫境中期的裴度。

「老傢伙我都還沒開口,誰讓你走了?」慕容天蒼老的聲音響起,其中蘊含著一股霸道的韻味。

席地咯咯一笑,開口道:「老頭子,我說你也太不講道理了,人家小傢伙要離開,就讓他離開嘛。」

裴度聽見席地的這句話,心裏面暗自鬆了一口氣,不過接下來席地的話語,卻讓他剛才松的一口氣差點沒有岔氣。

「不過嘛,可不能這麼輕鬆的離開,比如說他不是說誰的拳頭大誰就可以為所欲為嗎?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兩個老傢伙,不妨讓他知道什麼才是拳頭大啊,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席地蒼老的臉上殺意瀰漫,她沒想到在神武王國竟然有人想要動她的孫女。

「啪!」

席地渾身同樣是恐怖的劍意瀰漫,只見她蒼老的手掌猛然襲擊出去,狂風圍繞她的手臂,形成無數的利劍。

她的手掌就這樣無比快速的打在裴度的臉頰上面,裴度滿臉的血絲,嘴角牙齒都被打掉了兩顆。

裴度臉色駭然的看著自己手裡面的牙齒,眼神深處出現一抹怨毒,他知道這一次他裴度算是顏面無存了。

慕南枝 哎喲,不好意思,老婆子我下手有些快,你怎麼不反抗啊?」席地的聲音裡面帶著嘲諷。

剛才的一巴掌並不是裴度不想要反抗,而是根本太快,他來不及反抗。

陳宇獃獃的看著席地剛才的一巴掌,對方竟然把快之劍意運用到這樣爐火純青的地步,他原本以為他的快之劍意已經很厲害,今日和席地一比,完全就是天上地下。

「小子,不要氣餒,你想想你現在不過人武境中期巔峰修為,不過二十歲,這老婆子一百來歲了。」吞天印裡面老吞感受到陳宇的情緒,出言道。

「天地二劍,你們兩個貴為前輩,對我出手,難道不怕有*份嗎?」裴度看著慕容天和席地,有些不忿的道。

哪知道慕容天大笑一聲,開口道:「剛才你對我孫女和孫女婿出手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有*份呢?」

「啪!」

慕容天說完,同樣又是一巴掌,這一巴掌攜帶著狂風暴雨,就像是整個天空都被慕容天封鎖了一樣。

嘭!

裴度的身軀猛然的墜落在地上面,直接在龍城的地上面砸出一個巨大的大坑,地面四周都是裂縫。

「哇!」

裴度一口鮮血噴出來,渾身衣衫凌亂,掙扎著從地上面爬起來,雙眼裡面都是血絲,盯著慕容天和席地,哈哈一笑:「有本事你們殺了我,我是南嶽門的外門長老,你們要是不怕引起兩派廝殺,那麼就來殺我。」

「既然你想死,那麼我成全你,別說你只是一個外門長老,今日就算是南嶽門的門主葛天秋在這裡,我兩個也必殺你。」

慕容天想不到裴度死到臨頭還想要威脅自己二人,當下手裡面一柄利劍出現,渾身靈力涌動起來,一劍朝著地上面的裴度斬落下來。

「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