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哈哈。」姜幾許笑起來,醉酒後心臟變得誠實,她因為季東霆這句話感到開心。她拿起酒杯站起來,因為腳部虛軟差點要摔倒,幸好一雙有力的手扶住了她。

2021 年 1 月 8 日

「砰!」隨後酒杯落地,幽幽燈光交錯映在彼此面孔,映在光滑黑色大理石地板的兩道影子,慢慢糾纏在一起。

牆上鐘錶滴滴答答,最後兩人一起倒在床上,季東霆壓在姜幾許身上,然後吻上了姜幾許的腳踝,一路往上,最後停在女人的紅唇上。


外面是黑沉沉的夜色,姜幾許頭腦混沌,半眯著眼睛看季東霆,空氣里有情~色的味道,它讓人們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姜幾許眼眶濕濕的,最後季東霆停了下來,雖然男人呼出的氣都是灼熱的,但他還是停了下來。

因為他不想讓她再次受傷。動物都會因為痛苦吸取教訓,何況是人呢。季東霆摸上姜幾許的臉,他怎麼捨得她再經歷一次像上次那樣的意外。

姜幾許閉上眼睛,很自然地落進季東霆的懷裡,她不認為今晚是她和季東霆的轉機,卻能讓她暫時快樂一點。

季東霆低頭吻了吻姜幾許的眼睛,女人眼皮輕輕顫了顫,他看得很心疼。他溫柔地拍著她的後背,低聲說:「許許,我一直都在……」

「嗯……」姜幾許閉著眼睛。過了會,輕「嗯」了一聲,似乎是夢中嬌語。

季東霆微笑。這個夜晚就像月光籠罩大地一樣迷幻,編織了一直溫情的夢讓人不知覺沉溺其中。季東霆把姜幾許攬入懷裡,女人的臉就靠在他胸膛,柔軟地像一隻安靜入睡的小兔子。

「晚安,許許。」季東霆說。

……

第二天,季東霆感覺到身邊人有起床動靜,立馬睜開了眼睛。他揚了揚唇,正要道早,姜幾許一劑冷冷的眼神就掃了過來。

「既然醒了,就起來回去。」姜幾許交代好,套了一件睡袍在身上,乾淨利索地下了床。

「等等。」季東霆叫住姜幾許,「昨晚我們……」

「昨晚我們什麼也沒發生。」姜幾許繫上睡袍的帶子,走進了衛生間。她沖了一個澡,再次出來,季東霆已經穿好了衣服,他的西裝外套有著微微的褶皺感,讓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露宿外頭的男人。

姜幾許擦拭頭髮,乾淨的眉眼滿眼都是凌厲,看仇人一樣看著季東霆。

季東霆被看得有點局促:「許許……」

姜幾許蹙眉看著他:「昨晚我醉了。」

「酒後吐真言。」季東霆說。

姜幾許笑了:「那我吐了什麼真言?」

季東霆愣住了,首先她沒有說愛他,也沒有說想他之類的話,唯一還剩點曖昧的一句話,就是——「季東霆,我真想甩你一次。」

季東霆認真地看著姜幾許,然後用一種飽含期望的眼神看著姜幾許,他說:「你說要甩我一次。」

「好吧。」姜幾許面無表情地說,「季東霆,你可以給我滾了,我把甩你了。」


季東霆不可置信:「許許,我們才一個晚上。」

姜幾許打開衣櫃,拿出今天要穿的衣服,轉過身說:「一個晚上怎麼了?一個晚上不能甩人么,季先生聽過419沒?而且我們昨晚還是419未遂……」

419未遂……

季東霆臉上多了一絲狼狽,此時情景,他就像一條即將被主人趕走的狗,他絞盡腦汁想如何討主人的歡心,他拚命想著自己身上有什麼優點能讓主人喜歡……結果答案並不理想。

眼前的女人如此軟硬不吃,他在她前面,非常捉襟見肘。

姜幾許要穿衣服了,季東霆這方面一向很紳士,他主動來到客廳,並輕輕給姜幾許關上門。然後他在沙發上坐下來,大腦快速飛轉著。

愛情需要有點心計,但時間越來越緊張,他想了幾分鐘,徒手無策。

……

姜幾許換了一套淡黃色職業套裝,她對鏡子挽頭髮時,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然後她走出房間,外面客廳早沒有了昨晚的男人。

姜幾許嘲諷地笑了下,正要出門,身後傳來一道好聽的男聲:「早餐快做好了,吃點再走吧。」

姜幾許轉過身,高高大大的季東霆穿著她的圍裙,手裡拿著一個鍋鏟,正一臉討好地看著她。

「我做了荷包蛋,熱了麵包,食物都是從你冰箱里拿的。」季東霆笑著說。

姜幾許走到季東霆跟前:「聽不懂我剛剛說的話么?我已經把你甩了!」

季東霆湊近姜幾許,直視著女人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幾乎要打在她的額頭上。他壓低聲音說:「你甩得不夠認真,我不接受!」強歡作樂

姜幾許生氣了,張口卻說不出話來。對啊,她從來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

……

上班的路上,姜幾許一路埋怨自己,都怪自己一時情動,才惹出那麼多麻煩。

早上,美斯特晨會,酒店總裁說了一件事:「下面這件事是關於S市酒店協會商議決定下來的,協會主席跟顧苑房產打算在清市的周莊園投資度假村,周莊園目前旅遊得到了政府的發展,他們的一個瀑布有望被劃為5A旅遊景區了,如果真有錢可以賺,咱們美斯特也可以嘗試一下,畢竟美斯特本身就是房地產起步的。」

總裁是個風趣幽默的年輕男人,眼睛打量著會議桌上的男男女女,笑著說:「有人想去周莊園免費旅行一次嗎?」

會議桌男男女女,一時竟沒有了聲音。

會議結束,姜幾許去了一趟總裁辦公室,主動攬下這吃力不討好的活,其實她沒有別的原因,就是不像見到某個男人。


另一方面,或者去一趟大山,還真能換個心情也說不定。

姜幾許中午就回公寓收拾了東西,帶上一個二十四寸的行李箱,一路換了好幾種交通工具,然後先考察團隊來到了這個叫周莊園這個地方。

周莊園只有招待所。

晚上姜幾許在招待所的小床上用藥膏塗抹自己被咬的肌膚。床上放著一隻手機,鈴鈴鈴響個不停,是季東霆一直給她打電話。終於她嫌煩了,滑動手機,還是接聽了。

「許許,你還不下班嗎?」季東霆在手機里問她。

姜幾許看著頭頂灰白的天花板,說:「季東霆,我出差了。」

出差?

S市的季東霆得到的消息可不是這樣子,他得到的消息是——姜幾許跟著陸續到山溝溝見婆婆了。

剛聽到消息,季東霆都快吐出血來,Dean為了讓季東霆稍稍寬心一點,摘了一朵花給他:「季先生,有沒有興趣玩個遊戲。」

季東霆抬了抬眼睛,並不說話。意思很明顯,他並不想玩什麼遊戲。

Dean笑容燦爛,他熱情演示起來:「她愛我,她不愛我,她愛我……」

季東霆冷著臉看著Dean:「Dean,連你在嘲笑我嗎?」

天地良心,他怎麼敢嘲笑老闆呢?!Dean無辜地搖搖頭,他繼續摘著花瓣:「她愛我,她不愛我,她愛我……她不愛我。」

季東霆一張臉直接沉下來了。

Dean感到非常抱歉:「再來一次?」

六十六(下)

陸續出發去周莊園的時候,其實並不知道姜幾許也來到了周莊園,他是周莊園人,S市有這樣的酒店項目,他自然是有點興趣的。

其實他並不能算真正的周莊園人,他老家距離周莊園人還有三十多公里的路,不過他在周莊園念過小學和初中,當時他和王宜樂一直就是同學。

他覺得自己對周莊園的感情,就像對自己的婚姻一樣,沒有愛卻只能接受,然後逼著自己愛上。

陸續給姜幾許打了電話,然後發現姜幾許也在周莊園,一個瞬間,他幾乎有點心顫:那個女人只是走進了他故土,卻彷彿走進了他心底的最深處。

他迫不及待想看見她。

陸續在招待所找到了姜幾許,女人穿著米色的開衫,裡面是真絲背心,搭配一條黑色OL褲,黑色長發柔柔軟軟地披在肩膀上,看起來簡單又優雅。

招待所很簡單,他擔心姜幾許住不習慣,姜幾許卻帶他來到窗戶外面,指著窗外樹丫上的一個鳥窩:「上面那兩隻真可愛,尾巴長長的,剛剛還飛在了我的窗台上。」

陸續帶了單反,他拿過來給姜幾許。姜幾許眉開眼笑,調好光把樹丫上兩隻「可愛」拍了下來,陸續笑著問她:「你是攝影愛好者?」

姜幾許突然一愣,搖搖頭:「我不是。」

她為什麼會喜歡上攝影,都是季東霆教會她。男女兩個人在一起,總是很容易被影響。她對他還念念不忘,不管跟誰在一起都會與他相比,這是她與沈珩分手沒有過的感受。

瀟洒說無所謂說不在乎,卻將思念的苦水往肚子里咽,她到底在爭什麼?

***

姜幾許和陸續,跟一起過來的考察團見面了,大家都是酒店行業,基本上都見過面了。當地政府招待他們在一家農家館子吃了中飯,場面十分其樂融融。

姜幾許酒量不好,陸續給她擋了幾次酒,他跟人說起家鄉話時,姜幾許才後知後覺發現陸續是周莊園人。

飯局結束,姜幾許來到外面堤壩吹風,山裡的氣候比外面要涼爽,空氣是前所未有的清新。身後傳來一道腳步聲,姜幾許轉過身。

陸續走在她跟前:「不知道我是這裡人?」

姜幾許搖搖頭,然後望著河岸對面的大片的棗子樹說:「這裡可真美。」

陸續笑笑,然後對姜幾許說:「來,上車,我帶你到處逛逛。」

姜幾許沒有猶豫,直接坐上了副駕駛。

陸續是自己開車過來的,一路泥濘,他的黑色A8已經沾上了泥巴,姜幾許把車窗打開,涼涼清風吹進來時,她感到一陣神清氣爽。她興緻好,歪著頭問陸續:「車裡有音樂么?」

「有的,就是不知道我喜歡的,是不是你喜歡的。」陸續將一句普通的話講出了兩分情味來。

「陸總品位好,應該說我能不能跟上陸總的品位才是。」姜幾許笑眯眯地回敬了一句,車內音樂響起來,是一首80年代的老歌。

「陳百強的。」姜幾許說。

陸續:「難為你還知道這個歌手。」

姜幾許笑起來:「我爸爸喜歡的歌手。」

「你父親現在怎麼樣?」陸續問,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上心,自然對她的家人就上心了。

姜幾許抿著唇,語氣有點無奈:「蠻好的,他又拉到了風投,這次感覺還挺靠譜的。前陣子聯繫我,說要給我打錢,說我過得太辛苦了。」

陸續輕鬆地笑起來:「那很好。男人像你父親一樣能一直保持著奮鬥的激情,其實非常少見的。」

「算是吧。」姜幾許嘆嘆氣,「我跟他不是很合拍。」

「父母是沒辦法選擇的。」陸續口吻有點遺憾,他的車繞上了一條山區公路。姜幾許對這裡人生地不熟,所以一切都沒有留意,只顧著欣賞沿邊的山清水秀了。

陸續的車一路往上開,姜幾許看著窗外,指著外面一個小村莊:「陸總,那是什麼地方?」

「王家村。」陸續回答。他沒有說,這就是他前妻的村子。

姜幾許有點反應過來,坐正身體:「陸總,我們去哪兒。」

陸續看了眼姜幾許:「我都來周莊園了,還能學著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

姜幾許眨了眨眼睛,頓時笑不出來了,整個人也變得安分起來。她想:她這回還真是被陸續騙上了車。

因為是山間公路了,陸續開得不快,姜幾許昂揚的心情有點萎蔫下來了。陸續的確應該回家一趟,但是她跟著他像什麼樣子呢?

現在車已經開到了村口,她糾結地看著陸續:「陸總,我去不合適吧?」

「有什麼合不合適的,吃個飯而已。」陸續說。

姜幾許笑啊笑:「我什麼也沒有帶。」

「你這是要上門拜訪公公婆婆么,帶什麼東西呢?!」陸續打趣說,姜幾許臉一紅,反駁說:「去領導家總應該買點東西吧,對了,這裡有店么?」

「這些店都沒什麼好東西。」陸續嘴角翹起來,說,「好了,我後備箱準備了蠻多東西,如果你真介意,我給點你拎一拎,就當做你買的?」

這是什麼邏輯啊!姜幾許乾乾扯著唇。


陸續的村子不大,稀稀疏疏的房子坐落在公路旁,房子有好有壞,有磚瓦房,也有洋氣的別墅,道路除了人之外,還行走著各種禽類,雞鴨鵝……還有牛。

陸續繞過一條路,車輪壓過小塊石頭,車子一上一下,姜幾許的心也跟著一上一下,最後陸續把車停在一幢紅瓦白牆的嶄新房子面前,她都不敢下車了。

「嫌棄了?」陸續笑看著她。

姜幾許都要哭了:「我想陸總應該明白我的心情的。」

陸續假裝聽不懂姜幾許的話,繼續說著玩笑話:「什麼心情,醜媳婦怕見公婆么?」

姜幾許直接瞪了陸續一眼。

陸續笑容滿面下了車,姜幾許只能跟著下來,房子的大門沒有上鎖,陸續直接進了門。姜幾許立在門外張望。

突然,一個差不多六十多歲的女人從裡屋走出來,她興奮地上前拉住陸續的手:「老四回來怎麼也打聲招呼啊。」

陸續對自己母親笑了下,然後還把在門外的姜幾許拉進來,對母親說:「阿娘,這是我朋友,上門做客,你晚上多準備幾個菜。」

陸母順著陸續的話,立馬打量起姜幾許,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起來,她拉上了姜幾許的手,用不算流暢的普通話說:「姑娘長得真好,歡迎歡迎!」

姜幾許叫了一聲:「伯母好。」

陸續的老家裝修挺好的,客廳是全套的紅木沙發,大理石地磚被他母親收拾著光可鑒人。姜幾許坐在沙發吃著陸母端來的水果和乾貨。陸母招待她后,走到電話機旁打電話:「阿美,你弟弟回來了,晚飯在家吃了,你把阿生阿玉都叫上啊。」

陸續對姜幾許解釋說:「她們都是我姐姐,我上面三個姐,下面還有一個妹妹,我是獨子,因為生了三個姐才有我,所以我叫陸續,陸續才來的意思。」

姜幾許笑笑,不知道說什麼。陸續給她剝了一個橘子:「給。」

「謝謝。」姜幾許腸子都打結了,哪還吃得下。

首先回來的是陸續的父親,如果不是駝背,原本應該是一個非常高大的男人。姜幾許站起來問好。king的崛起

陸父去衛生間洗了手,然後才跟姜幾許握了握手,然後一邊抽桿煙,一邊跟姜幾許誇這裡的空氣和水質有多好,但誇的最多是自己的兒子。看得出來,他對陸續感到自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