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咻!」

2021 年 1 月 7 日

章魚海獸本體和觸手都微微顫抖了,顯然無比吃力,最後大門終於被完全打開了,它觸手抓住大門一縮身子一閃,立即衝進了神府內。

進去之後,蕭浪第一時間朝裡面打量起來,發現的確和外面看的一樣,這個廣場大的沒邊。他內心震驚起來,難道剛才在外面看到的座超級大的山脈真的全部是這神府的空間?

他望著頭頂上一萬米高的天花板,望著四周亮入白晝的廣場,蕭浪無比肯定,這就算不是神的府邸,也是無限接近神的強者的府邸,人力絕對無比構造。

讓蕭浪很慶幸的是,這府邸內空氣十足,他至少不會窒息而死了。而且這裡空氣無比新鮮,絲毫沒有污濁感,反而讓人感覺渾身舒服無比。

「嗡!」

背後傳來一聲輕微的響動,蕭浪回頭一看,發現那兩扇大門居然緩緩關閉了。他嚇了一跳,連忙通過草藤和章魚海獸傳訊起來:「大人,門要關閉了,等會我們如何出去?」

「不用擔心,人類,這門進來難,出去卻是簡單!」



章魚海獸進來之後,居然一直沒動,而是目光一直四處掃視起來。片刻之後,它觸手一動把蕭浪丟到了它本體的頭上,嘴巴一動傳來一股意念:「本尊要行動了,人類,你記住全力幫本尊治療,否則本尊要是死了,你也完了,懂嗎?」

蕭浪小雞啄米般點頭,臉色立即凝重起來,精神繃緊到了極點。如此強大的海獸在這府邸內都受傷,那攻擊肯定兇殘無比,隨意一點攻擊餘波,可都會把他絞殺。

章魚海獸動了,但是移動的方式讓蕭浪無比錯愕,它居然用兩隻觸手頂住龐大的身軀,然後非常緩慢的朝前方一步步移動。

「這廣場內有危險?」

蕭浪目光四處掃視,觀察起這章魚海獸的行走軌跡,發現它居然是跳著走。他這才注意地面的白玉地板和牆壁天花板有點小區別,地面上有淺淺的橫豎線條,把白玉地板分成一個個十米長的四方格子。

「這格子有機關?」

蕭浪看到這章魚海獸都是跳著格子移動的,立即全神貫註記憶起它每一次落地的格子。

章魚海獸移動的非常慢,半個時辰過去了,也才移動了數萬米,不過一路都沒有遭遇危險。蕭浪記憶力非常好,章魚走過的每一步都牢牢記在心裡。

章魚海獸身子沒有停留,繼續緩慢移動,再次移動了半個時辰,又過了數萬米,章魚怪獸才停了下來。眸子中露出一絲凝重,嘴巴蠕動和蕭浪傳訊起來:「注意了,準備治療了!」


蕭浪也凝重的點了點頭,知道這章魚海獸,以前只是走到了這裡,其餘區域不確定是否安全了。

果然!

章魚海獸下一步移動沒有向以前那麼肯定了,一隻觸手試探xing的朝前方的格子探去,一碰觸地板立即閃電般的立即回縮!

沒事!

他又甜又暖 ,另外一隻觸手,又朝前方探去。

「咻!」

這次出事了!天空之中突兀降下一道閃電,對著那格子轟然砸下,雖然章魚海獸回縮的速度非常快,卻依舊被炸的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快治療!這雷電能蘊含詭異能量,能腐蝕本尊的**!」

章魚海獸立即蠕動嘴皮痛苦的傳聲過來,蕭浪連忙釋放草藤幫它治療起來。很快那觸手就恢復了。章魚海獸眸子中出現一絲興奮,傳聲道:「人類,你這東西真神奇,居然能驅除雷電內蘊含的腐蝕神力,哈哈,這次本尊有信心越過這鬼地方了,這神府內的寶物歸本尊了!」

蕭浪卻還沉浸在剛才那恐怖的雷電之下。這雷電要是劈在自己身上,怕是立即會灰飛煙滅吧?望著遠處模糊可見的宮殿,蕭浪內心湧起一股寒氣,這還是廣場就如此恐怖。去了那邊肯定更加危險,這章魚海獸就算過去了,肯定最後也是有去無回啊… 「額!那個娘親,我這些都是臨天爹爹教我的,跟我沒關係。」小糰子立馬變臉,很乖的說道,完蛋了,被抓包了,怎麼破,只能出賣臨天爹爹了,親爹不靠譜,因為他此刻正想著怎麼抓到自己洗去臉上的東西。

「嗯!你臨天爹爹教的,叫你擴充後宮,小丫頭片子,你當你娘我是三歲小孩子?」姬無雪冷笑一聲,一把將小糰子放在腿上,伸出手對著她的小屁屁就是啪啪啪幾下。

「嗷嗚!我要控訴你欺負弱小,你家暴。」小糰子掙脫姬無雪之後,雙手捂著小屁股,下一刻伸出胖嘟嘟的右手指著姬無雪,哎呦!下手可真很啊!我可是你的女兒啊!貼心小棉襖啊!

「我這叫做糾正不良幼女,將你心底裡面的那小心思給我收起來,既然別人都不敢教你,那麼就讓我這個親娘教你好了,教你好好做人。」姬無雪拉過小糰子,伸出手將小糰子的頭髮蹂躪的一團糟,真是個不省心的娃!我現在都有些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了,因為實在是太歪了。

小糰子一聽,頓時焉了下去,有些懷疑的看著姬無雪,你教我?我怎麼覺得你教我比臨天爹爹更不靠譜。

「怎麼,敢懷疑我?」姬無雪看著小糰子那懷疑的眼神,頓時不樂意了,怎麼嫌棄我?

「不敢懷疑娘親,只是臨天爹爹說,娘親在沒有繼承神袛之前就是一個破壞力極其爆表的存在,臨天爹地說了,他把我教成現在這個樣子是非常不錯的了。」小糰子為了讓自己少受罪,決定豁出去了,出賣臨天爹爹,保全自己的小屁股,保全自己的惡魔小爪子,畢竟是用來收集帥哥的。

姬無雪嘴角一抽,感情君臨天那個八卦把我以前做的事情都跟她說了,所以,現在是有學有樣了,真是可以的,姬無雪咬牙切齒的道:「君臨天你個小碧池,給我等著,我不燒了你的老巢我就不是你口中的破壞力爆表的存在。」

小糰子吃驚的張大嘴巴看著姬無雪,果然這才是娘親的本性,之前的那一切都是浮雲,我終於知道我的暴力是繼承了誰的。

「你呢就乖乖的跟著我,娘親會好好教你什麼叫做三觀盡毀,又如何撿起來。」姬無雪笑眯眯的摸著小糰子的小臉蛋,三觀不正沒事,先把你掰歪的繼續弄歪后,我再給你整回來。

小糰子突然覺得生無可戀,為何自己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娘親似乎在策劃著什麼驚天大陰謀,而且還是圍繞著自己開展的。

臨天爹爹,你確定你沒坑我?跟著娘親,娘親就不會教我學什麼女紅?我怎麼覺得有點不靠譜啊!

姬無雪抱著小糰子就要走,而沉寂在自己世界的小糰子終於醒悟過來,看著自己的娘親脆生生的道:「娘親,讓我跟你走可以,但是你的讓我先辦完事。」

姬無雪疑惑不解的看著小糰子,放下小糰子,看著小糰子朝著那個小帥哥跑去,後知後覺的回過神來,立馬上前一把拎起小糰子的衣領抬了起來。

然後將人放在自己面前,伸出手拍了拍小糰子的臉頰道:「還想著後宮男寵三千?」

「娘親,你不能把你的思想強加在我的身上,你可以不要後宮三千男寵,但是我需要啊!帥哥是我的最大動力哇!」小糰子不爽的拍開姬無雪的手,很是正經的說道。


「先把三觀板正了再說吧!」姬無雪敲了敲小糰子的頭,甩手帶著小糰子直接消失不見,笑話,你自己送上門來,我還不接手?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麼的調皮搗蛋。

而在兩人離去之後,原本躺在地上的小正太抽搐著嘴角睜開眼睛,伸出手擦了擦臉頰,想到剛才自己被小糰子那樣的蹂躪,只覺得非常的丟人。

小正太爬起來,擦擦嘴巴,想到剛才,只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要飛起來了,果然這個世道不安全,現在連四歲的小奶娃都敢出來拐男的了。

「小祖宗你怎麼跑到這來了,你這一身是怎麼回事兒?」

就在小正太努力的擦自己的臉的時候,一個男的一臉鬱悶的看著眼前的小正太,我的小祖宗你到底做了啥事,把自己搞成現在這個鬼樣子。

「先回去,臟死了,我要去洗澡。」小正太整張小臉皺成了一塊,對於有潔癖的自己來說,整個人都不好了,不好了。

小正太不滿的踢著小腿往前走去,真是丟臉,丟臉丟大發了,竟然被一個小奶娃輕薄了,絕對不能讓老爹知道,不然一定會放炮慶祝自己不能更他搶娘了。

說實話,以前我還認為老爹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可是在娘親面前,整個就是一個狗腿子,我就是靠近娘親一步都要惡狠狠地盯著我,像防狼似的,這次還把我丟到這鬼地方來。

「小祖宗,這個是你的東西么?」

就在小正太不滿的往前走的時候,那人看到了地上的東西,拾了起來,看著前面的小正太小心翼翼的問道,我怎麼感覺小祖宗此時此刻滿腔的怒火。

小正太氣呼呼的呼出一口氣之後,轉過身看著那人,最後目光定格在他手上的東西,眼睛一亮,走了過去將東西取走,把玩著。

翻著翻著便看到了一個隱藏的很隱秘的一個小字,上面清晰地寫些:璽!

小正太頓時笑開了臉頰,笑的嘿嘿的,跟之前完全兩個樣子,小手一揮道:「你回去跟我老爹說吧!我不屑跟他這個幼稚男搶老婆,不要跟著我。」

那人吃驚的看著小祖宗離去,小祖宗這是抽風了?不是很喜歡跟主子作對的么?怎麼轉眼間變性子了?

「小丫頭,沒想到是你呀!嘿嘿嘿!等著我啊!你敢給我收後宮,看我怎麼懲罰你。」小正太扯著小錦囊,笑眯眯的說道,沒想到被丟到這破地方還能遇到小丫頭。

而小糰子被姬無雪帶走之後,可憐巴巴的坐在凳子上,看著姬無雪,有些無趣的伸出小手就要去掏腰間的小錦囊,結果一摸,沒了,頓時臉色變了。

「嗚嗚嗚!」 「轟!」

不斷有雷電轟下,章魚海獸的觸手不停被劈得宛如一隻只烤熟的豬腳般,要不是草藤治療,這章魚海獸就算有幾萬隻觸手都不夠用的。

蕭浪和章魚海獸算是雙劍合璧了,海獸實力強大,能硬撐著雷電攻擊,草藤治癒能力變tai,少一方兩人絕對不可能輕鬆度過廣場。

三個時辰之後,章魚海獸已經橫跨了百萬米了,前方的大殿也無比清晰了。前方有三座巨大的宮殿,最前方的顯然是主殿,那大門和外面的大門般,高大威壓氣派,左右兩邊是偏殿,三座白玉大門都關閉,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

又過去小半個時辰,前方的地板居然沒有了線條,一片平滑,章魚怪獸試探了幾次之後,確定了前方沒有半點危險,這才渾身興奮起來。

「十八萬零八千個格子!」

蕭浪回頭望著廣場,再次在腦海內回放了一次章魚海獸行走的軌跡,卻只能大概記住,主要是沒有辦法坐下標示,這白玉格子一模一樣,他也不確定是否能完全走對。

搖了搖頭,不在理會,他轉頭觀望起來。宮殿是和天花板連接起來的,同樣全部是白玉磚石構成,不過多了很多漂亮的花紋,那些花紋構成了一隻只看起來無比強大的怪獸,三扇大門還有無數的神秘紋路,讓人感覺很是神秘詭異。

「注意治療!」

章魚海獸再次強調一句,這才探出一隻觸手緩緩的朝主殿的大門推去,章魚海獸和蕭浪的精神都繃緊到了極點。如果這大門外也有禁制,那肯定無比恐怖,也許章魚海獸都能瞬間被轟成碎片。

結果讓章魚海獸和蕭浪都無比詫異,非常安全,沒有半點危險!

章魚海獸的的觸手穩穩的抵住了大門,還用力推了一下,沒有半點反應。章魚海獸眸子轉動幾圈,再次探查三隻觸手,加大力量推了起來,依舊沒有半點反應。章魚海獸最後伸出六隻觸手,用盡了全力推,大門卻依舊紋絲不動。

「嗤嗤!」

章魚海獸惱怒的怪叫起來,它窺竊這神府內的寶物很久了,此刻好不容易來到了這裡卻一無所獲,怎麼不惱羞成怒?

那叫聲蘊含了靈魂攻擊,把蕭lang叫了腦海欲裂慘叫起來。章魚海獸被驚醒過來連忙停止怪叫,目光閃爍幾圈,朝左邊的偏殿移動而去。

左邊的偏殿小了很多,大門也沒有那麼寬,章魚海獸再次興奮起來,這門或許能推開也不一定?

伸出一隻觸手,試探了一下,發現沒有危險之後,章魚海獸立即行動,六隻觸手用盡全力開始用推門。

然而!

結局再一次讓海獸失望無比,左邊的門依舊紋絲不動,章魚海獸徹底暴怒起來,八隻觸手肆意亂掃,將地面的白玉地板砸的轟轟作響。

蕭浪大氣不敢吐出,生怕惹怒了章魚海獸成為它泄恨的工具,目光灼灼望著三個大殿,內心暗暗想到。這地方的重寶,怕是一般的強者來了也得不到吧?最少也要來個天帝級別的武者才有可能進去。

章魚海獸發泄一通,最終朝右邊的宮殿衝去。這裡是唯一的希望了,如果這門也進不了,它就徹底沒辦法了,惦記了數萬年,多次進來卻都險死還生,最終只能望寶山而空手歸了。

幾隻觸手移動,章魚怪獸快速的來到右殿前方,也沒爆多大希望,隨意深處兩隻觸手用力一砸。

「吱吱!」

無比怪異的是,這門居然朝裡面微微移動了一分,打開了一條縫隙,露出裡面有些昏暗的內閣。


「嗤嗤!」

章魚海獸和蕭浪都無比錯愕,然後章魚海獸立即狂喜起來,怪叫一聲,六隻觸手閃電般射出抵住了兩扇門,用盡全力朝裡面推去。

「吱吱!『

大門緩緩的打開,這門居然和神府外面的那門差不多,章魚海獸全力之下勉強可以打開。

章魚的眸子亮了起來,蕭浪卻無比緊張起來。裡面就算有什麼也沒他的份,反而他感覺裡面無比危險,他要是進去了絕對必死。這是一種先天的本能,配合無數次生死歷練中結合出來的變tai能力,而且每次都無比準確。

章魚怪獸似乎也感覺到裡面的危險了,沒有朝裡面快速衝進去,等大門玩打開后,一雙眸子朝裡面看了又看,身子卻沒有動一步。

蕭浪遲疑一陣,讓草藤傳遞信息過去:「大人,我感覺裡面無比危險,我進去必死,要不我在外面?接應你?」

章魚海獸轉頭過來,惡狠狠瞪了蕭浪一眼,傳來兩個字:「閉嘴!」

蕭浪不敢說了,章魚海獸眸子內的暴虐氣息,他相信自己再說半句,就會變成肉乾…

章魚海獸探查了片刻,直到良久之後那兩扇門再次關閉也沒有進去,不過卻是再次用力推開了,繼續探查起來。

蕭浪無奈也開始朝裡面探查起來,裡面的光線居然無比的暗淡,同樣是白玉牆壁,這讓蕭浪很是疑惑。

隱約可見,裡面是一個空蕩蕩的大殿,有著無數的粗大白玉柱子連接天花板,白玉柱子內同樣有著各式各樣的花紋,宛如神秘的圖騰。

「嗯?那個是什麼?怎麼看起來像是一輛戰車?」

蕭浪在內殿內唯一發現的物品只有一輛戰車,四個輪子,前面也沒有戰馬,正好面朝這邊,戰車內什麼也沒有。除了這戰車外,內殿什麼都沒有,不過最前方有一個幽深的走廊,也不知道通往何方。

「咻!」

章魚海獸中終於動了,伸出一隻觸手,朝內殿緩緩探去,眸子內都是凝重之色,顯然無比忐忑。

觸手探進去數百米了,內殿無比安靜,沒有任何異變發生,章魚怪獸依舊小心翼翼的控制那隻觸手一點點的移動,不時敲敲地面,不時碰碰石柱子,還在牆壁上敲了敲。

安全!

數千米的觸手全部伸進去了依舊無事,大門居然沒有關閉。蕭浪也疑惑起來,難道自己感覺有錯?裡面根本沒有危險?

章魚海獸的觸手緩緩朝那輛戰車移動而去,快速閃動將那戰車勾住,然後以最快速度收了回來。雖然章魚海獸最想在這裡面得到的是神丹之類的寶物,但此刻什麼也沒有,它只能把這東西勾出來研究一番了。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戰車被勾住提起的那一刻,整個內殿突兀亮了起來,然後一道比廣場外大上數倍的驚雷轟下,瞬間把章魚海獸伸進內殿的一截觸手轟成齏粉。這不要緊,一道小雷電還順著章魚海獸的斷臂鑽進了海獸的**內,電弧閃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腐蝕起章魚怪獸的身體來… 「嗚嗚嗚!」沒找到自己要找的東西,小糰子頓時大哭起來,傷心不已的抹著眼淚。

「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哭了?」姬無雪被小糰子嚇到了,走上前蹲下身抱著小糰子低聲問道,怎麼哭的如此傷心。

「小哥哥送我的東西丟了,怎麼辦?我找不到和小哥哥相認的東西了。」小糰子大聲哭泣著,眼淚不停地往下掉。

怎麼辦?小哥哥說了的,長大後會來找我的,現在我把東西搞丟了,萬一別人撿到了,和小哥哥相認了,那我怎麼辦?

「長什麼樣子?我陪你去找,別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姬無雪心疼不已的安慰著小糰子,自己欠你太多了,但是我卻不能時常陪著你,看著你長大,我這一輩子都彌補不了。

「那是小哥哥送我的東西,丟了就找不到了,到時候小哥哥一定不會承認我了。」小糰子傷心不已的趴在姬無雪的懷中大哭,雙眼哭得通紅通紅的,此時此刻的小糰子才像一個小孩子。

「菱凰,看著娘親好不好,你相信娘親么?」姬無雪將小糰子拉出懷抱,看著小糰子,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拭去她的眼淚,輕聲詢問道。

「嗯!可是小哥哥···」

「我們家菱凰那麼可愛,他怎麼會忘記你呢!先把眼淚收起來,我們一起去找好不好。」姬無雪摸著小糰子的頭,眼底閃過一抹暗光,只要你想要的,我能做到的,我都會替你辦到。

「小哥哥陪我度過了我最黑暗的時期,可我把他弄丟了,他會不會怪我。」小糰子依偎在姬無雪的懷抱中,小手揪著姬無雪的衣擺,傷心不已的說道。

「不會的,我們現在就去找拿東西好么?」姬無雪抱起鳳菱凰,朝著門外走去,剛打開門便傻眼了。

因為門前站著一個小正太,而這個小正太恰好就是之前被小糰子蹂躪的那個小正太,此時此刻正盯著小糰子。

小糰子紅著眼睛盯著小正太,小嘴巴一撇,扭過頭將臉埋在姬無雪的脖頸間,悶悶不樂的。

姬無雪無奈的伸出手摸摸小糰子的頭髮,看著眼前的小正太,有些無奈,正打算說什麼的時候,沒想到小正太開口了。

「小丫頭,你還打算給我找三千個情敵?」小正太看著小糰子不冷不熱的說道,醜死了,雙眼腫的像桃子。

「要你管。」小糰子心情很不好的吼道,趴在姬無雪懷中眼淚叭啦叭啦的往下掉。

小正太只覺得滿頭黑線,正想說什麼的時候,前後聽到小糰子說:「反正小哥哥也不見了,我要三千男寵為什麼不可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