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咦,這個是什麼。」帝天輕輕一瞥,發現了一件東西,將其放入手掌之中,不停的觀看。

2021 年 1 月 7 日

這件東西,像極了一柄鑰匙,只有一根手指頭大小,漆黑黑的,不用心看,還很難看出來。

「先帶走再說。」帝天將這件東西帶走,覺得這件東西,應該有著大密。這件東西,是在屍體下面,所找到的。如果不是收走屍骨,那麼根本還不會發現,這件東西。

帝天趕快離開了這裡,朝著大軍而去。

「副盟主你回來了,可是讓老夫擔心。」兩位老人開口,極其擔憂帝天。

「這裡還不是邊關,危險很小,兩位前輩憂慮了。」帝天笑道,因為這裡不是邊關,異宇宙神道境界強者,想要抵達這裡,難道極大。畢竟邊關那裡有著帝城守護,神道境界難以過來。

不過下一刻,帝天感覺到了異變,因為自己收下的十具屍骨,竟然有著三具屍骨,此時閃爍著光暈,在全身顫抖,要突破空間戒指,飛出來。

帝天趕緊打開空間戒指,不敢有所阻擋,因為這些多是戰死的前輩,此時有著異變,自然有著大事發生。

嗡!

一道道璀璨的光芒,極其的刺眼,懸浮在了半空之中。三具屍骨,在不停的變形,緩緩的變小,騰起了濃濃光暈。

「這是神骨。」眾多士兵大驚,因為神骨價值驚人,他們一旦融合神骨,實力也會變強不少。

每一具屍骨,多縮小成了,十滴晶瑩液體,猛的飛向了軍隊之中。神骨不停的壓縮,化成了十滴晶瑩液體,每一滴多極其璀璨,有著神性氣息流淌。

「飛來了。」眾多士兵火熱,希望神骨液體,能夠與他們相溶。

噗噗噗。

那些液體,直接與三位士兵相溶。這三位士兵,當即大吼,極其的疼痛,全身在不停的抽搐,直接跪倒在了地面。

「大家不要觸碰他們,他們不過是在繼承祖先的遺物而已。」兩位老人立馬趕來,對著大軍喝止起來,讓其離開一些。

因為這三位士兵身上,流淌著是那三具屍骨的血液,應該是他們的後代,所以引起了他們的反應,化成了十滴液體,要成全他們的後代。不過在繼承祖先的遺物時候,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忙,一旦繼承成功的話,那麼就會騰飛,一旦失敗,有可能會隕落,輕者就是重傷,從此難以修鍊。 三人汗水不停留下,臉色蒼白,在不停的抽搐,但是全身光芒道道。

「為三人護法,外界一旦發現任何異變,殺無赦。」帝天對著大軍,下達了命令。這三人繼承半神的一切,最起碼多是無上境界,如果努力點,半神沒有任何問題。而且他們能夠加入軍隊,天賦多是中等偏上的,此時有著祖先的傳承,半神沒有絲毫的問題。

眾人多在觀看,這也是經驗,萬一下次,或許就會輪到他們了,需要好好學習。

足足三個時辰過去,三人才漸漸的恢復了平靜,但是全身虛脫,艱難的站立了起來。

「多謝尊主護法,並且賜下機緣。」三人對著帝天鞠躬道,隨即三枚青色發光飄蕩著香味的清風丹,浮現在了三人面前。

「服下,好好調理。你等今天有所造化,是你們命中注定的。但是天賦變強了,沒有好的導師指導還是寸步難行。從今往後,你們就跟在本尊主身邊,希望你們能夠學習一些東西。」帝天緩緩的開口,當即要將這三人,所收攏至麾下。

軍隊的百位半神,已經願意投靠帝天,因為原始道骨的原因。並且帝天願意,免費給他們神之氣,源源不斷的神之氣,這兩點促使他們投靠。

帝天開始組建一支半神親衛隊,已經有了一百位半神,將會成為帝天手中的頂尖戰鬥力。

「多謝尊主。」三人內心大喜,能夠在帝天身邊學習,對他們有著好處。

「以後誰只要得到大機緣,多可以在本尊主身邊學習。」帝天再次對著大軍開口,希望他們變的強大起來。

大軍再次上路,這一次沒有再遇到任何危險。畢竟這裡不是邊關,只有一些漏網之魚,才會穿過帝城,抵達山脈之中,不過山脈有著陣法,也無法離開這裡。

翻過了山脈,眾人被眼前的場景,再次給震撼住了。一眼望去,白茫茫的大地,看不到盡頭,空氣之中有著一股血腥之味。抬頭看向天空,完全是黑壓壓的一片,有著一股,可怕的氣息,橫卧在了天空之中,形成了全新的規則。

這是一片白茫茫的大草原,充斥著死亡氣息,沒有任何植物,沒有任何生靈,極其的壓抑。這就是邊關,神界最危險的地方,每一年這裡,至少會有百億屍骨,隕落在了邊關。邊關裡面的屍骨,有的是這方世界,有的是異宇宙,早就與邊關化為了一體。

「原本這裡山清水秀,是一片修鍊的寶地,地下有著神脈。帝君佔據這塊寶地,可謂奪盡萬千造化,但是聖戰來襲之後,這裡完全化成了地獄。」兩位老人開口,滿臉的憂傷。

當年這裡,是帝君疆域,帝君的國度,下面有著神脈。任何人在這裡修鍊,速度可以提升千倍,而且基礎會變得牢固,是神界數一數二的修鍊寶地。

而且神脈舉世難尋,當年神界,也只有兩三個而已,其中一個就是被帝君佔據。

「這裡大地多化成了白色,是數萬萬億屍骨,所化成的屍粉,與大地融合。已經將山清水秀的寶地,化成了白茫茫的骨地。」冥河老人開口,這裡的屍骨,太多了,數量完全數不清了。

「有傳聞,每一個抵達這裡的生靈,多要對著白茫茫的大地跪拜。因為其中,或許有著你們的祖先屍骨,埋在這裡。」不老禁區老人開口,雖然是一則笑話,但是真實度極高。每一年多有百億屍骨,與邊關相溶,這麼多年過去,確實會有一具,是他們的祖先。

「不管有沒有我等的先祖,但是那些戰死的前輩,值得我等晚輩,為其跪拜。」帝天大吼道:「三軍聽令,對著邊關三磕頭,祭奠戰死的先人。」

「先祖戰死,今日晚輩,要接過先人的使命,守護這方世界。」大冥王開口,也要回歸,打算與異宇宙戰鬥,守護這方世界。

咚!

十億多大軍,當即跪下,對著白茫茫的大地磕頭,此時十億大軍,相信這裡,一定有著他們的祖先屍骨。足足三次磕頭,大軍再次朝著帝城而去。

「邊關之中,有著一方巨大的城池,乃是帝君皇城。此時被眾多神王,修造一次,將其化為了帝城,守護在這裡。作為大軍的棲居地,給大軍修養。」冥河老人開口,帶領著眾人朝著帝城而去。

眾人踏在了大地上面,濺起了一層白霧,是屍骨化成的粉末,飄蕩在了眾人身上。

叮!

有人踩到了,一件兵器,將其從骨灰之中撈出。這是一柄大刀,不過早就破碎不堪,已經是一柄廢器了,根本不能用來戰鬥。


大軍緩緩的前進,足足一個時辰之後,依然沒有看見帝城,還在趕路之中。帝城距離山脈,有點遠,要抵擋異宇宙的主要攻擊,建立在了最前方,可以隨時監視異宇宙的一舉一動。

嗚嗚!

就在此時,一道道嘹亮的號角之聲響起,響徹在了邊關上面。這號角之聲,竟然可以點燃,眾人的好戰之心,全身血液,在快速流淌。

「這是戰龍號角,看來前方有著戰鬥。」兩位老人開口,下一刻身軀已經消失在了原地,朝著前方急速趕去。兩位老人要戰鬥,揮灑生命的餘暉,為眾人點亮前進的路途。

「戰鬥。」帝天大吼,率領著大軍,朝著前方急速趕去。這是大軍,來到邊關的第一戰,那麼必須要戰的漂亮,而且不能有絲毫的退縮。第一戰的影響太大了,完全有著一戰定乾坤的威能。

咚,咚!

十億大軍,沒有絲毫的畏懼,因為剛才經歷了一些小困難,多少有點抵禦,而且戰龍號角,可以刺激眾人心境,變得熱血起來。整個大軍,朝著前方,在拚命的趕路,要抵達戰場經行戰鬥。

帝天則是動用了全力,與大冥王,王希嬌,還有禁區的兵馬,完全是一馬當先,將大軍甩在了後面。因為他們的實力,要比其大軍強大。

只是短短片刻,帝天等人,已經抵達了戰場。這方世界生靈,在於異宇宙激戰,鮮血飄蕩在了天空之中,不是屍體,從天空墜落下來。而在遠處,雙方的神道境界強者,則是在上面對峙,沒有經行戰鬥。神道境界之間的戰鬥,太過兇猛,一旦波及下面,會傷到自己人。

而雙方的戰鬥,只不過是後輩的戰鬥,還有年輕弟子的戰鬥,全部是各自勢力,前來鍛煉的。小孩子之間的戰鬥,大人自然不會插手。

「殺。」帝天與大冥王,還有王希嬌大吼,帶領著禁區兵馬,朝著戰場而去。

這完全是一支精銳之師,極其的兇悍,抬手間就形成了,強大的神通,朝著異宇宙轟去。

砰!

一頭蠍子,全身銀光閃爍,體形巨大,尾巴那巨大的倒勾,猶如強大的天勾,極其的剛猛,揮動之間,不少生靈,被其轟殺。那頭蠍子遺留橫推,根本無人能敵。而且嘴裡還有著屍體,在不停的吞噬。

這頭蠍子,極其兇悍,不止擊殺敵人,還將其吞噬。

「好,銀蠍族的年輕俊才之一,銀生。排名一千名,也是一個好苗子。在殺下去,就已經擊殺敵人,將近兩百了。」遠方異宇宙那些神道境界強大大笑,銀生年歲二千年,已經到了半神境界,在異宇宙,也是小有名氣的俊才。在年輕一代之中,排名第一千,也是相當出色的戰績。

異宇宙之中生靈,與這方世界生靈,相差不了多少。而銀生能夠在年輕一代之中,排名第一千,也是極為強大,有著希望衝擊神道境界。

「一頭蠍子而已,待本王,將其斬殺,然後煮湯,給兩位道友當下酒菜。」大冥王開口,大大咧咧的,看向了那頭銀蠍,嘴角流淌出了口水。大冥王嗜好不多,但是吃是極其感興趣的。在其他世界歷練,凡是得罪大冥王的,最好多被斬殺,被其吃盡了肚子裡面。

「不行,對方根骨年輕,本尊主要練練手。」帝天開口,表示要去擊殺對方。大冥王算是前輩了,對一個異宇宙晚輩出手,有點不好。

「還是我來,畢竟我還缺少,一個銀簪,來綁頭髮。剛好將其尾巴斬下,好好打造即可。」王希嬌開口,雙眼放光,看向了銀蠍的尾巴,要將其打造成簪子。


砰!

銀生揮動著巨尾,一臉的殺意,看向了帝天三人。那三人,竟然在討論處置自己,這太氣人了。銀生在異宇宙年輕一代排名第一千,此時竟然沒有被對方放在眼裡,這是奇恥大辱。

「男的直接鎮殺,女的帶回去暖房。」銀生大吼,發現了王希嬌美貌,要抓回去做小妾。銀生那巨大的身軀,朝著這邊席捲過來,全身銀光道道,極其的璀璨,刺得附近眾人睜不開眼睛。

銀生全身神力涌動,動用了全力,尾巴上面,有著一道道的紋路浮現,流淌著可怕氣息。那根尾巴,宛如方天畫戟一般,氣息太過駭人,揮動之間,可以擊碎一切,朝著帝天三人奔襲而來。

「看來只能看各自的本事了。」三人輕輕嘆息,猛的化成了三道光芒,朝著銀生席捲過去。 銀生俯衝過來,通體銀光道道,照耀天際,如一位天神般,帶著強大的氣勢,俯衝了下來。銀生心頭微微一陣,感覺到了,一絲危險。但是隨即釋然,一對三不管是誰,多會極其危險。不過銀生,沒有絲毫的害怕,因為銀生不能害怕,不能退縮,他代表了異宇宙。一旦能夠以一擊殺他們三位,那麼異宇宙起始,會一下子達到巔峰,絕對可以摧毀他們。


就算陷入困戰之中,銀生也不懼怕,因為銀生排名異宇宙年輕第一千名,這麼多年,多在神道境界強者手下學習,並且有的時候,可以拜入神王門下,經行深造。這麼多年下來,銀生極其的自信,並不懼怕這方宇宙生靈。

異宇宙,每隔萬年,就會舉行一次,巨大的天才斗會,所有的宇宙生靈,多會前往那裡比斗。一旦進入一萬名,便就是半神指點修鍊。一千名以內,就是神道境界強者指點。一百名以內,就是神王指導。前十名,將會有聖人指導。

這一萬名生靈,可以說是異宇宙的精英,在強者的指導之下,煥發著璀璨的光芒,極其的強大,遠超同境界生靈。

而這些生靈,在邊關大方異彩,擊殺了不少這方宇宙生靈。不過三大天界,九大禁區,也會派遣弟子前來,與這些生靈激戰,不然這方世界將會慘敗。

大冥王雙手光芒道道,覆蓋出了,一片片烏黑鱗片,泛著烏光,指甲變得很長,極其的鋒利,並且神力,運轉到了雙掌之中。大冥王動用了本體,要擊殺銀生。

而王希嬌手掌之中,有著一口紫金葫蘆浮現,葫蘆口噴薄著,道道駭人的氣息,是一柄柄的刀芒,極其的鋒利,可以輕易斬開一切。

帝天全身仙氣纏繞,同時身體被一道光圈包裹,是混沌領域。體內天地不滅經運轉,流走在全身,展開了最強防禦。同時雙手握拳,揮動之間,一手雷聲陣陣,一手火光滔天。

三人各自,多動用了全力,要一擊擊殺這頭銀蠍。

「六手崩天。」

銀生大吼,也是瘋狂的運轉神力,要全力激戰三人,沒有絲毫的大意,極其的謹慎。

銀色張嘴間,噴薄出了,一道銀燦燦的長河,爆射向了天際。這道銀燦燦長河,泛著刺鼻的味道,四周的空間,多被銀河給腐蝕開來,騰起了道道灰色氣霧。這是銀蠍體內的劇毒,一旦生靈沾染,會中毒並且重傷。

同時間,銀蠍的六條手臂揮動,一道道的光芒,纏繞在了銀蠍的手臂上面,瀰漫著強大的氣勢。六隻手掌,在快速的捏印,有著轟鳴之聲響起,足以崩滅天地。

那道銀燦燦的長河,席捲向了帝天。而六手崩天,則是對上了大冥王。同時那巨大的尾巴,則是轟向了王希嬌。

帝天俯衝過來,雙拳揮動,要轟碎銀蠍的頭顱。而大冥王,則是要撕裂銀蠍的身體,取其中的肉質,用來煲湯。王希嬌,自然想要銀蠍的尾巴,用來做成簪子。三人是各取所需,但是最終的目的,就是要擊殺銀蠍。

呲呲!

那掛銀河,直接噴在了帝天全身,將其化成了一尊銀人,響起了呲呲的響聲。混沌領域有著萬法不侵,化一切為混沌的威能,不過這團銀燦燦的液體,腐蝕性太強大了,一時間很難全部轉化開來。

銀生在神道境界強者那裡學習,自然也得到了,不少好處,用來鞏固身體,其毒液自然也是極其的毒。

砰!

大冥王雙掌,與銀蠍的六手,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伴隨出了咔嚓之聲,那是骨骼斷裂的聲音。銀蠍的手臂,竟然扭曲起來,骨骼多刺穿了皮肉,暴露了出來。

大冥王雙掌仙氣纏繞,並且運轉可怕的天功,一瞬間擊碎了銀蠍的六手崩天,直接轟在了銀蠍的身體之中。

「啊!」銀蠍大吼,劇烈的疼痛的席捲全身,胸膛那裡,漸漸的被撕裂開來。大冥王的雙掌,已經刺進了銀蠍的胸膛,在漸漸的撕裂開來。銀蠍不敢相信,自己的身軀,已經淬鍊的很強大了。銀蠍學習了,強大的脫皮換骨功法,身體極其強大了。

蛻皮換骨功法,是異宇宙一門,強大的練體功法。經歷九次蛻變換骨,身體的強度,將會提升到一個可怕的強度。銀蠍已經蛻變換骨四次了,已經自信,半神很難生靈,可以將其撕裂開來,除非是神器。對方是徒手,這是他不敢相信的事情。

鏘!

一道璀璨的劍芒,從紫金葫蘆之中飛射而出,這道劍芒飛射而出,整個天空多在變色,被這道劍芒的光芒遮蔽住。這道劍芒,太過可怕了,有著吞天的氣勢,隨著劍芒所過,所有的東西,多被劍芒吞噬乾淨。

那道劍芒,直接與銀蠍的尾巴,撞擊在一起。一道銀燦燦的血液,當即飛射而出,那根巨尾,雖然上面紋路道道,但是與劍芒撞擊,被劍芒給吞噬乾淨,將其斬斷。直接墜落了下來,與銀蠍分開,被劍芒給斬斷。

「啊!」銀蠍疼痛,就連自己最強的尾巴,竟然也被輕易的斬碎下來,一瞬間遭遇了重創。但是下一刻,銀蠍瞳孔一縮,因為裡面有著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面前。

銀蠍不敢相信,自己的的毒液,竟然無法重創帝天。對方好像沒有任何事情,伴隨著強大殺意而來。

一道紫色雷芒,化成了一桿長矛,輕易洞穿了銀蠍的神魂。隨即帝天黑色的拳頭,直接轟在了銀蠍的頭顱上面。

砰!

銀蠍的頭顱,直接炸裂了開來,同時整個身軀,也被一瞬間撕裂了開來,變成了兩半。大冥王指尖輕佻,一團銀燦燦的肉,被抓在手上。

這團銀燦燦的肉,比起大冥王,還有大出不少,流淌著銀光。


整個戰場變得安靜起來,銀生一個強大半神,被三人一招,直接轟殺了,連抵抗的力量多沒有,太過凄慘了。

「給本王收好了,大戰結束之後,給你們做一頓好吃的。」大冥王手臂一揮,將那塊銀燦燦的肉,直接丟到了冥河的戰船上面,讓冥河的弟子,將其收好了。

「卑鄙,竟然以一敵三,擊殺我界天才。還請十少,一起出手,鎮壓那三人。」異宇宙的弟子大吼,覺得帝天與大冥王,還有王希嬌,極其的卑鄙。以一敵三,來擊殺敵人,這是修道之人不屑做的。

「請十少出手,擊殺他們三位。」所有異宇宙生靈大吼,異宇宙在十少的帶領之一,一路橫推這方世界生靈,完全佔據了上風。但是三人一出,直接抹殺了其中的一少,排名最後的老十。

十少,是十位結拜兄弟,他們多是排名千名之內的天才,其中銀生天賦最低,所以排名第十。

「好。」這方世界的神道境界強大大吼,一口怒氣吐出,終於見到十少隕落了一位。而且他們也看出,帝天三人,其中任何一人出手,多能將銀生斬殺。三人雖然聯手激戰銀生,但是三人的實力,要強於銀生一些,擊殺銀生是必然的,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而異宇宙的神道境界強者,則是臉色陰沉,自然也看出了,這三人的實力。覺得必須要抹殺這三人,因為感覺到了強大的潛力,對他們威脅很大。隨即傳出了,一道命令,給了剩下的九少,要求他們全力擊殺三人。

咚!

九大身影,緩步攜手而來,來到了戰船之中。這九人全身,三道仙氣纏繞,每一個人身上,多有著鮮血,是這方世界的生靈鮮血。九人每一個人,多神力如汪洋一般,各個多年輕而帥氣,但是此時猶如殺神一般,全身流淌著濃濃的殺意。

「你等是新來的,難道不動規矩嗎?戰場上面,天才的交戰,不得經行圍殺,只能一對一。你們壞了規矩。」其中一人開口,雙眼迸發著,犀利的光芒,看向了帝天三人。

凡是來到這裡的,多是以歷練為主,天才之間的對決,多是一對一,不得幫忙,直至戰死為止。其他的士兵,可以群戰,這一點不會有人管,而神道境界強者,不得出手,只能平靜看著。

這是邊關的潛規則,因為這裡以歷練為主。一旦聖戰真正開啟,那麼就不會顧及這麼多了。

「什麼規矩不規矩的,你們一起上吧!這樣今天的晚餐,才能湊全,不然一頭蠍子,還不夠本王一人享有呢?」大冥王大吼,沒有絲毫的害怕,同時伸出了手掌,對著他們勾了勾,在挑釁他們。

「這群傢伙,想要一起圍攻我等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太過娘們了,難道我們是貪生怕死之輩,會怕你們九個。不過你們要來的更多點,這樣晚餐才能更加豐富。不然只有一頭蠍子,未必也太單調了。」帝天微微一笑,也是被食物勾起了興趣,因為這是第一次,品嘗異宇宙生靈的肉質。 這一次擊殺,太過輕鬆了,也讓帝天三人,試出了這裡異宇宙生靈的實力如何。帝天與大冥王,多與異宇宙的強者交過手,深知異宇宙的可怕。但是這裡的異宇宙生靈,應該是一批中等偏上一點的生靈。

「你們九個一起吧!我觀你們的本體,多有觸角。剛剛好可以全部斬下,一起煉製成簪子,形成一套強大的寶貝,可以用來保命。只有一個銀色簪子,也是極其的單調,有湊齊十色才是最好的。」王希嬌開口,雙眼如寶石一般,閃爍著光澤,極其的迷人。不停的打量著九人,看出了九人的本體,全多不是人族,各個多有著觸角,可以打造成簪子。

雙方士兵倒吸涼氣,這三人究竟是何方神聖,語氣太狂妄了。不過三人,要對付他們九人,這完全是找死。

九人惱怒,老十剛剛被擊殺,現在又被他們奚落,一股濃濃的殺氣,從體內湧出。


「剛才你等不懂規矩,現在我們兄弟,就教教你們,並且為十弟報仇。」其中老大開口,緩步而上,全身神力涌動。

其餘八人,也是相繼而上,每三人圍攻一人,打算擊殺帝天三人。十人多是排名前一千的異宇宙天才,不過十人關係好,便就結拜。在異宇宙之中,這種結拜很多,那怕是天才,也要抱團,僅憑一人之力,無法形成大勢。

而這方世界神道境界強者,剛剛想要阻止,卻遭到了異宇宙強者阻攔。剛才帝天三人聯手出擊,確實破壞了規矩。但是他們已經下了決心,一旦帝天等人有所危險,他們拼著老命,也要將其救下。

「殺。」此時戰場不遠處,傳來了驚天的相似,十億精兵抵達這裡,沒有絲毫的退縮,朝著異宇宙席捲過去。此時戰爭已經進入了尾聲,這裡最多十萬生靈而已。十大元帥見到,當即下令,瘋狂的進攻,如果連對方十萬生靈,多無法將其擊殺,那十億軍隊,有什麼用。

十億軍隊,如洪流一般席捲了過來,而兩大禁區軍隊,也是撲殺向了戰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