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咔擦!」

2021 年 1 月 2 日

朱大長老話還沒說完,便腦袋一歪,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

「殺,一個不留,婦孺除外!」

「是!」

「將軍,婦女不殺也就算了,可是小孩,長大之後可能就是個心腹大患啊,俗話不是說斬草要除根嘛。」

見江凡不但不殺婦女,連小孩也不殺,一位老兵獨眼的老兵說道。

這並不是他們心狠,而是迫於無奈。

這老兵的眼睛,便是年輕時,同江凡一樣,心慈手軟,在追殺叛軍之時,沒忍心下手,十幾年後,這小孩竟然暗中下毒手,將他的眼睛給射瞎。

戰場,向來都是無情的,沒有人會感激你的憐憫!

「如果,他們有那個能耐,我等著他們!」然而,江凡始終堅持自己的底線,不殺婦孺。

老兵們也不再說什麼,手執長槍大刀,便沖了上去!

沒了大長老,這群嘍啰那裡是這些老兵們的對手,一刀一個,半會功夫,便已經是橫屍遍野。

「爽快!」

「好久沒殺的這麼爽快過來!」

老兵們一個個大呼痛快。

殺完之後,江凡便帶著他們直接衝進了朱家的大殿!

大殿之內,朱家之人正在商議這什麼,朱家重要的人物,基本上都齊了。

「報!家主,不,不好了,大長老被殺了,他們已經衝進來了!」一個渾身是血的弟子,連滾帶爬的沖了進來,帶著哭腔的說道。

「竟然連大長老都不是對手,看來來頭不小啊,眾位隨我一道出去會會,我倒要看看,此人是何方神聖,膽敢闖我朱府!」

朱家主神色微微一凝,實在想不出,洪城之內,還有誰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斬殺大長老。

朱家一干人等剛剛邁出大殿,便迎面碰上了江凡。

「這不是江凡賢侄么,什麼時候穿上這身狗皮大衣了?」朱家主一眼便認出了江凡,楚嚴諷刺道。

「都在這了,很好。」江凡也不理會那朱家主的話,打量了一下朱家眾人,確認那些管事的基本上都在以後,江凡滿意的點了點頭。

「都在?難不成你想憑這區區這百來個廢物,就能戰勝我們?」朱家主嘲諷之意,溢於言表。

「我一人!」

江凡話語剛出,整個人便化作一股疾風,猛的沖向朱家人群!

「好快的速度,好凌厲的攻勢!」

看江凡這攻勢,朱家主不禁心中一驚,同時慌忙急速後撤,同江凡拉開距離。

好歹也是大武師四段的修為,因此勉強躲開了江凡第一波的進攻,不過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幸運了,江凡三下五除二,幾大長老還沒反映過,便死在了江凡的手上!

「怎麼可能,一個月前,還是個武師二段的廢物,怎麼短短一個月內,變得如此之強,甚至遠在自己之上!」

看著江凡肆無忌憚的屠殺著朱家的精英,朱長老頭皮發麻,那令人窒息的恐懼,也無限的蔓延開來。 ?看著一旁魂不守舍的朱家主,江凡擰下最後一位長老的腦袋,然後戲謔的說道:

「朱家主,你覺得我能嗎?」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不是江凡!」朱家主有點歇斯底里的喊道。

「現在該你了!」

江凡邁著步子,一步步的朝著朱家主走去,而那朱家主,則是一步步的後退,直到退至牆壁,退無可退的時候,才慌張的對江凡說道:

「你,你不能殺我,我兒子可是皇家武院的人,你要是殺了我,我兒子,哦不,皇家武院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為了活命,連自己的兒子都搬出來了。

「哦,朱俊文?皇家武院?」江凡反問道。

「怎麼樣,害怕了吧?」朱家主似乎從江凡的語氣中,看出了一絲生機。

「怕,當然怕。不過很遺憾的告訴你,你那廢物兒子,在十幾天前,已經被我殺了!」江凡粲然一笑,看的朱家主驚心動魄!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兒子,自己的驕傲,竟然被江凡給殺了!

「哈,哈哈!怎麼可能,我兒子可以皇家武院的弟子!」

「哈,哈哈……我要殺了你!」

瘋癲狀態下的朱家主,眼神猛然兇狠了起來,器魂瞬間爆發出來,同時口念咒語,似乎是要釋放武技!

然而,他的這些動作,在江凡看來,實在是太緩慢了。

江凡抬手便是一拳,直接將那朱家主的右臂,給整條捶飛!

剎那間,血肉橫飛!

緊接著,又是一腳,將朱家主直接踹進了牆壁,七竅流血而亡!

「把值錢的,能抬走的,全部給我弄到校場去,凡是遇見朱家之人,格殺勿論!」

「是!」

隨即兩百來號人,各自分頭行動,忙的不亦樂乎。

忙活了將近一個多時辰,才將朱家前前後後都給掃了個遍,此時的朱家,只剩下一個空空的架子。

不算不知道,整個朱家的家產,加上上次截獲的,竟然多達2億靈幣之多!

這在洪城,那可是一筆不小的天文數字!

隨後,江凡又帶人去了一趟姚家,還有落寞的程家,這兩家的家產也頗為豐厚,總資產達3.5億靈幣!

而,此時的洪城,人口數不過千萬。

總資產應該不過十億,僅僅他們三家,就足足佔據了整個洪城一般的資產,再出去那些小型家族,還有一些富甲豪紳之類,留給千萬民眾的資產,不足一成!

「傳令下去,凡是家產不足一萬的,可以領取10萬靈幣。如是膽敢有冒領者,抄家!」

「得令!」

一時間,整個校場人頭涌動,成千上萬的窮苦人家紛紛排隊領取。

同時,由於江凡屠滅程朱姚三家餘威尚在,自然也不敢有人冒領那10萬的救濟靈幣。

這些事,江凡都交由那些老兵打理。

「想要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提高作戰能力,恐怕只有依靠系統了,如是能讓他們吃上靈谷,依靠靈谷提供的靈氣,以及增強體質的功效,應該能夠大大提高他們的戰鬥力。」

江凡立刻趕到了酒樓,看到還在忙碌的農一號和農二號,二話沒說,直接招呼他們去種靈谷了。

現在的土地已經有五塊之多,加上農一號和農二號的等級加成,靈谷的成熟期應該很短,在短時間內,產出足量的靈谷,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你們三,現在什麼也別做,就給我安心種植靈谷,越多越好!」說罷,江凡便離開了系統。

轉眼三天時間過去了,那5.5億的靈幣,也全部發放完畢。

「貼個告示,昭告全程民眾,鬼魅異族即將大舉進攻,婦孺老人必須全部撤離洪城,至於青壯年的男丁,願意留下便留下,不願意的,也不強求!」

「遵命!」

現在對於江凡的命令,這些老兵已經做到令行禁止的地步。

因為江凡這幾天做過的事情,足以讓他們生死相隨!

屠滅霸道家族,救濟苦難民眾,甚至冒著引起民眾恐慌的危險,將鬼魅入侵一事,公之於眾。

這些事,無不需要巨大的魄力。

不過,令江凡有點沒想到的是,自願留下來的男丁,竟然高達數十萬之眾!

有了這數十萬的男丁,對於抵禦鬼魅入侵,江凡心裡就有底了。

經過這些天的搜集,那些流散的江家子弟也紛紛被找了回來,江凡挑出一些頗有實力的弟子,在軍中委以重任。

而那些老兵,自然也被平均分配到每個部隊,擔任教官!

最後確定下來參軍的人數,有50萬之眾,江凡將這五十萬人,分為前後左右中五大軍,每軍各10萬人。

之後便是給他們每人發放靈谷,然後有江家弟子教習武道。

由於靈谷的存在,因此他們每人都能凝聚靈氣,修鍊武道,有些人甚至悟性還不錯,短短几天,便有模有樣。

老兵們也不閑著,一有空便和他們講戰場上的常識,以及一些戰鬥的基本知識。

什麼戰陣啊,什麼相互掩護,什麼兵種的搭配等等,無不盡心盡責……

此時的洪城,儼然就是一座巨大的練兵場!每個人皆是盡心儘力,不知道是受到他們這些人的感染,還是怎麼的,江凡的修鍊也變的異常輕鬆了起來,遲遲無法突破的八段,竟然也在這一時期,順理成章的突破了!

只是,連江凡都沒想到,這50萬人,後來竟然成為令整個大陸都聞風喪膽的江家兵團!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江凡此時正立於城牆之上,望著東邊那團快速席捲而來的黑雲,江凡知道,鬼魅兵團抵達洪城,指日可待,快則半天,慢則一天。

「傳令下去,從今日起,全城戒嚴,任何人不得出入!」

「是!」

「還有,讓前軍即刻前往洪城前1000米處安營紮寨!」

「得令!」

安排好之後,江凡便親自動身,前往即將安營紮寨的前軍陣地。

「將軍,你這是要去哪?」一老兵問道。

「前軍陣地!」

「將軍,你可是五軍主帥,怎麼可以去那麼兇險的地方!」

「既然我是主帥,那便聽我的!」 ?前軍的營地剛建好不久,那晴空萬里的虛空,忽然從遠方飄來一簇奇怪的雲朵,像是有目的一般,在周圍轉悠一會後,竟然直接停留在了前軍的營地上空!

「將軍,你看著雲朵,似乎有些蹊蹺啊。」一士兵說道。

這雲朵,江凡自然也觀察到了,裡面煞氣十足,而且彷彿有無盡的陰魂一般,盤踞上空,擾的江凡都有些心緒不寧。

這肯定不是一般的雲朵,極有可能是某種法陣,或者詭異的法寶。

「傳令下去,任何人不得離開營地半步,圍著軍法~論處!」

「是!」

然而,總是有那麼幾個不聽話的人,就在江凡的命令下達不久后,便有兩三人因為捕獵一隻兔子,而追了出去!

「什麼情況!叫他們的隊長來見我!」

看著那衝出去的三人,江凡氣不打一處來,現在正是關鍵時刻,這三人竟然公然抗命!

「轟隆隆!」

「滴,噠噠,滴滴噠噠……」

頭頂上空的那朵詭雲,忽然電閃雷鳴,緊接著便是傾盆而下的大雨!

只是,

這雨竟然是紅色的!

那令人作嘔的血腥味,迎面撲來,許多人沒忍住,紛紛吐了出來。

「不好,果然是某種法術!」

江凡見狀,心中一驚,頓時釋放出自己那強大的氣息,兩掌之上不斷湧出那青色的靈氣,如同火焰一般,跳躍著。

「去!」

江凡猛喝一聲,峻猛的靈氣從江凡雙掌之間噴薄而出,如同兩條水注一般,衝天而起!

在升至建築頂端之時,便向四處散裂開來,形成一張無形的保護膜,江整個陣地覆蓋住,不被那血水所侵蝕。

而那幾位衝出去的士兵,見情況不妙,正拚命的往回跑。

然而,為時已晚!

那掉落在地上的血水,如同強烈的腐蝕劑一般,無情的吞噬著他們雙腳!

「啊!!」

「啊!!救命啊,將軍!」

隨後全身也開始腐爛了起來,那飽滿的血肉,就在眨眼睛,便被腐蝕的一乾二淨,就連衣服,甚至骨骼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