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呼……」

2021 年 1 月 11 日

戎凱旋的身體就像是被人扔出去的石塊一般朝著天空高高拋起,在飛過了一段距離之後,才重重的砸到了地上,並且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非但如此,戎凱旋還清晰的感應到了,在這股巨力之下,有著一股極為詭譎的能量正拚命的想要鑽進他的身體。

但可惜的是,戎凱旋早有防備,此刻他的身上不僅僅有著滄海一粟之木防禦,就連息壤之靈也是隨時警惕著。那詭異能量雖然強大無比,可要說能夠接連破開這兩股力量的防護,那也是痴人說夢。

「哈哈……」一道頗有些熟悉的狂笑聲響起:「霍兄神機妙算,真是令人欽佩啊。」

遠處,就在戎凱旋現身出來的那個地方,霍東陵和柳達明兩人並肩而立,他們的臉上都有著一絲淡淡的得意之色。

另一團光芒逐漸褪去,查天忌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道:「霍兄,你們不

過去看看么?」

霍東陵微微一笑,道:「查兄,適才那一擊可是老夫消耗了本門一位天尊親手封印的攻擊符籙。嘿嘿,別說他猝不及防,哪怕是早有防禦,也未必能夠抵抗得了。」他頓了頓,道:「若是老夫所料不差,此子應該已經死去,就算是僥倖活下來。嘿嘿,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查天忌一怔,訝然道:「霍兄,你還留了後手?」

霍東陵略顯得意的道:「老夫在釋放神道攻擊之時,還加入了一點兒毒藥。這種毒藥不會置人於死地,但卻能夠禁錮修者的真氣靈力,讓他暫時變成一個廢人。」

查天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緩聲道:「霍兄果然是算無遺策。」

霍東陵雙眉一揚,道:「查兄,這一次小弟使用了一張神道符籙加上一份罕見的毒藥,也算是價值不菲了。此人身上的寶物除了天尊的分身保命符錄我們共有之外,其餘之物,應該歸我所有。」

柳達明的臉色微微一變,他的嘴巴微微張開,但終究是有著一絲忌憚,並沒有說出口。

反倒是查天忌冷笑一聲,道:「霍兄,如果在他的身上,還有萬年靈藥呢。」

霍東陵的笑容頓時變得勉強了起來,他呵呵笑著,道:「萬年靈藥何其珍貴,他能夠找到一株,已經是僥天之幸,怎麼可能還有第二株呢。」

然而,查天忌卻是毫不買賬,他冷然道:「霍兄,大家都知道,靈藥在一般的地方想要生存萬年,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哪怕是窮山惡水之地,也會有著重重天劫降臨。若是無人照料還能生長萬年,這個概率實在是太低了。」他的目光陰冷無比,道:「真正的萬年靈藥,也唯有在葯園中才能培育出來。你們東一閣的葯園內,應該不乏這種級數的靈草靈花吧。」

霍東陵死死的盯著查天忌,良久之後,他終於是怒哼一聲,道:「東一閣當然不缺萬年靈藥,但那是屬於整個宗門的,與老夫無關。」

他在東一閣內雖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但畢竟不是真正的神道強者,縱然是有萬年靈藥,也輪不到他調遣和使用。

查天忌微微一笑,道:「霍兄,無論是這一次的空間轉移符籙,還是神道符籙和毒藥,都是你拿出來的。這個損失當然要彌補上。不過,如果你想要獨吞萬年靈藥,那可不行。」

霍東陵深吸了一口氣,按住了心中的憤怒,道:「查兄,你到底打算如何?」

眼看他們兩人之間的氣氛即將搞僵,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趨勢,柳達明連忙勸解道:「兩位,我們先去看看在那小子的身上究竟有多少的好東西吧。不要東西尚未得手,我們就自己內訌了。」

霍東陵猶豫了一下,勉強點頭,道:「也好,大家過去看看吧。」

查天忌冷笑一聲,隨著他們兩人向著遠處的那個大坑走去。

然而,當他們來到了大坑之前的時候,卻是不約而同的一怔。

在大坑之內,竟然是空無一物,別說是戎凱旋了,哪怕是一隻螞蟻都沒有看到。

三個人面面相覷,心中都是莫名的泛起了一絲寒意。

查天忌目光一閃,道:「霍兄,你不是說他萬萬無法承受神道一擊的么?」

霍東陵頗有些氣急敗壞的道:「廢話,適才那一擊難道你就一點感覺都沒有?若是換做你在猝不及防之時,能夠承受得了么?」

查天忌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如此,那麼他人呢?」

霍東陵雙拳緊握,目光閃爍,冷笑一聲,道:「他的身上肯定有著至寶防禦,但是受了神道一擊,一定是受傷不淺,所以躲了起來。哼,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將他找到。」

今日他們三人以這種手段伏擊,早已做好了殺人滅口的準備。

但若是行動失敗,讓那小子逃出生天,勢必會引來強烈的報復,這就並非他們所願了。

然而,正當他們放開神念,想要探查之時,一道幽幽的聲音卻是突兀的響起:「各位,你們是想要找我么?」(未完待續。。) 三位老祖幾乎是同時轉過了身體,他們的身上都瀰漫著濃郁的森嚴寒意。不過,在這一縷寒意之中,卻也有著一絲淡淡的心悸。

適才霍東陵準備多時的符籙攻擊乃是東一閣某位神道強者的著名神通,那一擊之力威猛無雙。在場的三位老祖雖然都不是普通老祖,而是各有來歷。但是,捫心自問,若是他們與戎凱旋易地相處,那是必死無疑,絕無生機。

可是,聽著耳邊的這道聲音,他們就明白,戎凱旋別說是命殞當場了,哪怕是傷勢也不會太重的。

不遠處,戎凱旋雙手抱胸,一臉冷漠的看著。

他的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不屑之色,似乎是在譏諷這幾位的痴心妄想。

霍東陵三人的臉色微變,他們的心中同時叫苦。

這一次聯手襲擊戎凱旋,目的就是一個,想要將這小子瞬間擊殺,然後從他的身上搜出寶物。但沒想到竟然被他毫髮無損的逃走了,一想到戎凱旋身上那張鶉衣天尊的分身保命符錄,這三位老祖強者就都有著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勉強扯動了一下嘴角,柳達明哈哈一笑,道:「這位兄台,你應該是誤會了,我們只不過是途經此地,並沒有任何想要針對你的意思。」

戎凱旋一怔,他的臉色頓時變得怪異了起來。

雖然他曾經見過許多無恥之徒,但是身為老祖,卻依舊是能夠面不改色,睜眼說瞎話的人還是首次得見。

這幾個人擺明了要陷害自己,但此人卻一口否認,其麵皮之厚,簡直就是難以想象。

不僅僅戎凱旋感到了詫異,就連霍東陵和查天忌的臉上都是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紅色。特別是查天忌,更是稍稍的跨出了一步,似乎是羞於與他為伍。


戎凱旋呵呵一笑,用著嘲諷的目光看著他們,緩緩的道:「是么?」

霍東陵突地怒哼一聲,道:「你都看見了,還用得著詢問么?」他停頓了一下,道:「沒錯,我們是在這裡特意伏擊你的。」

柳達明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他惱怒的瞅了眼霍東陵。但終究是不敢與這位光明老祖發生任何衝突,只得悻悻然的垂下了頭。


霍東陵看著戎凱旋,他肅然道:「閣下果然好本事,不愧是烈焰天尊看重之人。」

柳達明的眼眸豁然一亮,他笑嘻嘻的道:「對了,我們竟然忘記請教閣下的高姓大名了。」

然而,戎凱旋雖然聽到了他的問話,但卻是沒有任何理會的意思,他的目光看著霍東陵。緩聲道:「你們想要害我,如今失手,又打算怎麼辦?」

霍東陵雙目一凝,道:「閣下。你既然見到我們三個,就應該明白我們的來意了。」他難得的抱拳一禮,道:「我們想要求購閣下手中的神道分身保命符籙,若是閣下肯出售此物。我們三個欠閣下一個人情。」

柳達明臉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搐了幾下,他適才出言詢問,但無論是戎凱旋。還是霍東陵,都對他置之不理,就像是他根本不存在似的。這樣的侮辱,讓他驚怒交加,幾乎想要出手殺人。

但是,他為人陰沉,哪怕心中將這兩個人恨得要死,但表面上卻依舊是不動聲色。

「人情?」戎凱旋的嘴角微微一撇,笑道:「你們三個的人情,就值得神道強者的分身符籙?還有,你們偷襲我的事情,又要怎麼算呢。」

查天忌那低沉的聲音豁然響起,道:「我們可以賠償。」

在場的四位老祖中,除了柳達明之外,其餘三人都不是普通的老祖級強者,無論是霍東陵這位光明老祖,還是查天忌,都有著遠勝一般老祖的強大實力。

但是,他們對於戎凱旋更是忌憚萬分。

能夠在不經意間就擋下神道符籙一擊也就罷了,在戎凱旋的身上,還有著鶉衣天尊的分身保命符錄。一個處理不好,他們不但難以達成心愿,甚至於連性命也有可能交待在這兒呢。

所以,哪怕是以查天忌的孤傲,此刻也是有些低聲下氣了。

戎凱旋嘿嘿一笑,道:「也好,只要你們拿出一件東西,那我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他頓了頓,又道:「至於鶉衣天尊的分身保命符錄,我們也可以再談。」

霍東陵三人大喜過望,他連忙道:「閣下想要什麼?」

戎凱旋的目光豁然一轉,落到了查天忌的身上,緩聲道:「閣下的身上應該有著一樣寶物,能夠鎖定神道之名的外傳吧。只要你將此物給我,我可以既往不咎。」

他們適才屢次提到鶉衣天尊和烈焰天尊的名號,按理來說,這兩位天尊早就是應該心有感應了。

但是,已經領悟了靈魂力量的戎凱旋卻驚訝的發現,在查天忌的身上,有著某種詭異的力量存在,這種力量似乎是鎖定了附近空間中的神道之名,將那聲名波動消弭無形。

對於和神道強者打交道越來越多的戎凱旋而言,這樣的東西確實值得擁有。

然而,查天忌的臉色卻是陡然一變,他毫不猶豫的道:「此物不行。」他的話毫無商量餘地。

霍東陵的臉色微沉,道:「查兄,老夫已經付出了兩張神道符籙和一份極品劇毒,你也不要太小氣了。」

查天忌依舊是搖著頭,道:「其它東西都可以商量,唯獨此物萬萬不可。」

戎凱旋嘿嘿一笑,他心中瞬間轉過了無數念頭,道:「也罷,既然交易不成,那就告辭了。」他

在面對三位同階之時,似乎是有了一絲怯意,所以放棄索賠,想要溜走了。

霍東陵狠狠的看著查天忌,正待說話之時,卻見身周光芒一閃。

柳達明已經是如飛般的竄了起來,他的身上劍光閃爍,如同一輪紅日般急襲而去。而就在他出劍的那一瞬間,查天忌的身影也是微微一晃。神奇的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霍東陵微怔了一下,隨後明了,他輕嘆一聲,手腕一揮,強大的光明之力頓時釋放出去。

這光明之力一旦籠罩在柳達明身上,他所釋放的劍芒頓時暴漲數倍,其氣勢之洶湧,簡直就是無以倫比。

這就是光明之力的加持妙用,哪怕光明老祖不親自出手,但是在戰場上能夠發揮出來的作用。也比普通老祖要大得多。

面對如此洶湧澎湃的攻勢,戎凱旋那雙眼眸卻是慢慢的亮了起來。

他豎起了一根手指頭,在那指尖處豁然騰起了一小撮火苗。

這火苗看似不大,在風中搖曳,彷彿隨時都會熄滅一般。可是,當這火苗燃起的那一刻,不知為何,霍東陵三位的心臟卻是陡然間抽搐了一下。

隨後,戎凱旋屈指一彈。這一點火苗頓時朝著柳達明那耀眼無雙的劍光迎了上去。

柳達明的心中又驚又喜,戎凱旋面對他們三人的攻擊,竟然沒有在第一時間放出鶉衣天尊的分身保命符錄,這就是他們三人的機會。若是配合得當。一舉將他斬殺,就可以完好無損的將那張符籙搶過來了。

所以,雖然戎凱旋所釋放的那一小撮火苗有些兒滲人,但他還是運轉靈劍。如風似火般的沖了上去。

劍光閃爍,瞬間與火苗碰觸在一起。


下一刻,只聽見「噗」的一聲輕響。那火苗轟然亮起,就像是在上面澆了一桶火油般,瞬間點燃。

「啊。」

從柳達明的口中突兀的發出了悲戚之極的慘叫聲,那火苗豁然變大,竟然是以他的劍光為燃料,蔓延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燒到了他的身上。

雖然柳達明乃是貨真價實的老祖強者,他的身體之堅韌強大遠勝常人,但這火苗一旦上身,頓時就如附骨之蛆般,任他如何扑打也是熊熊燃燒,沒有絲毫熄滅的跡象。

僅僅是一瞬間,這洶洶火焰就已經將他整個人都籠罩了進去。

霍東陵臉色大變,他爆吼一聲,身上乳白色光芒瞬間暴漲十倍,毫無保留的傾瀉在柳達明的身上,他的身上頓時出現了一副極為詭譎的景象。

那火焰瞬間將他的皮肉燒成焦黑粉末,但他的身體內也同時湧起源源不斷的生機,生出了新的血肉皮毛。


只是,在霍東陵的加持之下,他雖然生機不斷,但所受到的痛苦卻是不減分毫,那凄慘的叫聲遠遠的傳盪開來,幾乎就是驚天動地,讓人膽戰心驚。

一道黝黑的,幾乎微不可查的猶如一絲細線的光芒在戎凱旋的身上亮起。

哪怕是同伴陷入了如此凄慘的下場,似乎也無法影響到查天忌那冷若冰霜的心境。他隱匿行蹤,終於是悄然無息的來到了戎凱旋的身後,同時一劍刺出。

這一劍,不帶絲毫氣息和動靜,就像是隱藏在最深處的毒蛇,終於露出了鋒利的獠牙,要一舉將獵物擊斃。

可是,就在這一劍即將刺中戎凱旋之時,虛空中卻是突兀的盪起了一圈異樣的波動。

戎凱旋的身後,那空間似乎一層層的蕩漾開來,並且湧現出一個小小的漩渦。而這個漩渦的中心處,正好將這神鬼莫測的一劍給吞噬了進去。

查天忌心中大驚,他立即抽劍後退。

「叮……」

一道輕響之後,他順利的退到了距離戎凱旋數丈之外,但是,他的目光落到了手中長劍之上的時候,卻是一臉的駭然和不可思議。

因為,此刻他手中長劍,竟然是從中斷裂,那細長的劍身連一半都不到了。

他豁然抬頭,目光凌厲的看著戎凱旋,一字一頓的道:「你,到底何人……」

ps:明天白鶴就要去深圳了,更新這幾天可能不會穩定,請大家見諒。(未完待續。。) 戎凱旋背負雙手,哪怕是同時遭到了三位老祖的圍攻,但他依舊是一副蠻不在乎的模樣。此刻微微一笑,他輕聲道:「在下戎凱旋,不知道三位可否聽說過。」

「戎凱旋?」霍東陵一邊全力釋放光明之力維持柳達明的生命,一邊在腦海中迅速的搜索著。霍然間,他的臉色一變,厲聲喝道:「你就是死在魔窖中的戎凱旋?」

戎凱旋翻了一個白眼,雙目一瞪,怒道:「霍東陵,你才死在魔窖中。」

「戎凱旋……」查天忌眼眸中的驚訝之色一閃而過,隨後臉上泛起了一絲苦澀之色。

這個名字或許現在已經罕有人提及了,但是在半年之前,他們這些老祖和神道強者之中,卻流傳著有關於這個名字的種種傳說。

戎凱旋,在魔窖中被金光天尊追殺。雖然通訊中交代,他是下落不明。但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是必死無疑了。

那時候的戎凱旋似乎僅僅是一位宗師級修者,但卻已經擁有了光明老祖的實力。而且,更為可怖的是,為了戎凱旋的隕落,天鳳大人竟然破例離開了獸王宗,親身前往金光門討要公道,逼得金光天尊遠遁神域戰場。

霍東陵的臉色逐漸發白,他擠出了一絲苦笑,道:「戎兄,誤會,誤會。如果早知道是你的話,我萬萬不敢動手的。」他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們東一閣與獸王宗世代交好,天鳳大人更是對在下有過大恩,我絕對不敢對獸王宗門下出手。」

戎凱旋輕哼一聲,目光一轉,落到了柳達明的身上,道:「他又是誰。」

霍東陵猶豫了一下,道:「他是老夫遊歷天下之時。結識的一位散修。」

戎凱旋緩緩的道:「一介散修,如此心狠手辣,而且有眼無珠,沒有底線,你……還要救他么?」

柳達明陡然發出了一道凄厲慘叫:「霍兄,不要相信他的話,他不可能是戎凱旋的。」他的身體被火焰焚燒,如果不是有著霍東陵的光明之力加持,早就是一命嗚呼了。所以,一見到霍東陵有點兒猶豫。頓時不顧一切的叫了起來。

霍東陵遲疑了一下,他額頭上冷汗涔涔,道:「戎兄,他畢竟與我同來……」

他的話音未落,就見躺在身前的柳達明豁然一躍而起,那帶著一團烈火的人影瞬間撲到了他的身上。

霍東陵嚇得魂飛魄散,厲聲喝道:「你要幹什麼?」

柳達明那發瘋般的狂笑聲陡然響起:「你們這些宗門子弟,想要我的性命,哈哈。我就讓你們陪著我一起死。」

他的聲音凄厲悲慘,但又充斥著一股子近乎入魔般的瘋意。

「呼……」

然而,僅僅是一瞬間,他的聲音就已經是戛然而止。因為他的身軀已經被那團烈火完全燒成了一片灰燼,再也不曾留下絲毫痕迹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