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呵,我相信我的兩個兒子。他們認可的人,就是葉家的客人。如果方教授,你還在這邊說一些侮辱別人的話,我恐怕會採取一些非常手段了。」

2021 年 1 月 5 日

方仲天的心一顫,他從葉凡的眸子看到了一絲冷冽,顯然是生氣了。

到了這個時候,如果他還不上道的話,就真的被葉凡給轟出葉家了。

儘管他在醫學界頗有名氣,也是葉家扶持的醫藥研究所的負責人,但對葉家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所謂的負責人,隨時都可以換掉。

「星舞小友。」葉凡走了過去,一臉客氣地說道:「剛才有所怠慢,還請原諒。我代表葉家,懇請你能出手,救救老爺子,我們葉家必定感激不盡。」

星舞皺了皺眉,這個葉凡倒是滴水不漏,先前不聲不響,現在看清楚狀況之後,立刻改變立場,很會審時度勢。

「走吧。」星舞勾了勾唇角,隨即抬步向內屋走了過去。「我趕時間。」

聽到這裡,葉凡的雙眸一亮,連忙跟了上去。

方仲天被完全無視了,他帶來的人也被全部請了出來。

但是,他沒有就這麼離開,而是厚著臉皮,想要留下來看看這個騙子有什麼能耐,能讓老爺子好起來。

「方教授,你放心吧。這個騙子也就是做做樣子,待會束手無策,肯定會說一大堆的說辭來騙取錢財。」一個方仲天的學生,討好地說道。

「對,我們就等著看他笑話吧。」

方仲天眯著雙眸,冷冷地盯著星舞。

哼,我就看看,你是怎麼給老爺子治病。

連我都看不出來的病,就憑你一個小孩子,又能看出什麼?

為了給星舞製造障礙,他還特地將各種醫療儀器,全部搬了出來。

只是,星舞根本不需要這些東西。

星舞抬步來到老爺子的跟前,這是一個白髮蒼蒼,面容枯槁的老人,縱然是昏迷不醒,也難掩其逼人的軍魂威勢。

可以想象,老爺子年輕的時候,一定是位英勇善戰的士兵。

「星舞小友,有什麼需要,請隨便吩咐。」

星舞一抬手,打住了葉凡的說話,目光微沉,觀察著老爺子的外表。

看到他這個架勢,葉凡更相信眼前這個美少年,必定有過人之處,這可不是一個騙子能夠偽裝出來的氣度。

其他人都屏住呼吸,等待星舞一個結果。 從外表來看,老爺子似乎沒有受到一點傷害,但為何會出現經脈堵塞的問題呢?

如果是外力的人,肯定會留下痕迹才對。

忽然,星舞抬起手來,捏住了老爺子的手,一股靈力轉了出來,掠過一道道經脈,探尋其中可能潛藏的痕迹。

和上一次不同,為了探個明白,她細緻了許多。

忽然,她的雙眸一沉,隨即對葉青和葉凌說道:「你們兩個,將老爺子翻過來。」

葉青和葉凌相視一眼,又看了眼葉凡,得到父親的允許,然後兩人一起將老爺子翻了過來。

很快,星舞便注意到在老爺子的背後,有一個微不可查的小洞。

這個小洞穿透了衣服,直達老爺子經脈堵塞的位置,也正是這一股力量的強力衝擊,讓這一段經脈發生了堵塞。

就在這個時候,老爺子的身體開始抽搐起來,鎮靜劑的效果再次失效。

「星少!」看到這個情形,葉青驚呼一聲,一臉慌亂地看著星舞。同時,葉凡,葉凌,還有姚婉清都緊張起來,但他們都克制下來,沒有輕舉妄動。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只能選擇相信星舞。

「哼,趕緊給老爺子打鎮靜劑吧!如果再不控制下來,老爺子會抽搐致死的!」外邊的方仲天看到這裡,以為星舞束手無策,不禁嘲笑起來,「你們看吧,她就是一個騙子……」

忽然,一道金光閃過,瞬間沒入方仲天的啞穴。

他猛然一顫,張開嘴巴,想要驚呼,卻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

「你還是閉嘴吧。」星舞斜了眼過來,冷冽的眸光,讓方仲天心神膽顫,不敢直視其目光。

這個傢伙,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說不出話來?

只是,星舞可沒時間跟他多磨嘰,緩緩地抬起手來,在老爺子的身上拍了幾下。

不一會兒,老爺子便安靜下來,這一手讓葉青看得雙眸炙熱,當時在飛機上,他就是這麼幾下,讓那個病人給安靜下來。

這一定是中醫裡面,已經失傳的點穴功夫。

緊接著,星舞又取出了幾根飛星金針,連連刺在老爺子的身上,隨著靈力的刺激,原本堵塞的經脈瞬間被衝破開來。

「老爺子沒事了!」星舞呼了口氣,隨手收回飛星金針,而眾人都看得清楚,老爺子的氣息果然變得沉穩,有力許多。

與此同時,還在掙扎的方仲天,整個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地看著星舞。

這,怎麼可能?!

老爺子真的好了?!

看他的呼吸綿長有力,確實和剛才大有不同。

不對!

一定是他用了什麼特別的方法,讓老爺子暫時恢復過來,等他騙取了錢財,一定又會出現狀況。

但是,再次出乎他的預料,星舞根本就沒有索取什麼錢財。

「老爺子待會就能醒過來。我現在還有事,就不多留了。」星舞雷厲風行,根本就不願多留一會,然後給了雷俊一個眼神,兩人便急匆匆地走出葉家。

「星舞小友!」

「星少!」

葉凡他們微微一愣,隨即連忙喊道:「你救了老爺子,難道就沒什麼想要的?」 星舞頓了頓,然後轉過身來,那一張側臉,帥氣得讓人耀眼炫目,淡定得讓人莫名沉靜。「等老爺子醒來,就跟他說,他欠我一條命。」

說完,她不再多話,直接走出了葉家大門。

然而,眾人都被她這一句話給震懾住了。

老爺子,欠他一條命?

這個要求,似乎有些太大了點。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星舞確實救了老爺子一命。

此時此刻,方仲天激動得面紅耳赤,似乎想要說話,忽然嘴巴一張,「葉家主,他根本就是個狂妄的騙子!」

隨著星舞的離開,他又可以說話了。

「方教授,你怎麼還沒離開?」葉凡皺眉,盯著這個臉皮厚得像一堵牆的老頭,冷冷地說道:「他是不是騙子,難道我們沒眼睛看嗎?」

方仲天微微一愣,嘴角一抽,強辯道:「他一定是用了什麼奇怪的辦法,讓老爺子暫時恢復正常。相信待會老爺子又會發作!」

「哼,老爺子好沒好,還輪不到你來說……」

「凡兒,怎麼了?」就在這一刻,一個蒼老的聲音突兀地響起,眾人的雙眸一亮,驚喜地回過頭來,只見老爺子真的醒過來了。

「老爺子,你醒啦?」一直在照顧老爺子的姚婉清,驚喜地說道。

「婉清,我醒過來,很奇怪嗎?」老爺子疑惑地看了眼自己的兒媳婦,又一臉疑惑地掃了眼周圍的人,發現這裡不僅有葉家的人,還有幾個醫護人員。

頓時,有些懵逼。

「老爺子,你不記得之前的事情了?」

老爺子搖了搖頭,沉聲道:「你來說說,我出什麼事了?」

接著,葉凡將發生的事情,大致上給老爺子說了一遍。

「這世界,還有這等天才?」老爺子聽完葉凡的講述,不由得一臉震驚地說道:「他說得不錯,我欠他一命。」

「老,老爺子……」這時,方仲天走了過來,訕笑道:「恭喜您能夠醒過來。儘管那個少年救了你,但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控制住病情,老爺子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老爺子的雙眸微眯著,透出兩道凌厲的光芒。「呵,方教授,你也一把年紀了,難道就不會給自己留點臉面?」

「額……」

「我們葉家給你的資助,從今天開始,都停了!」

「啊!!」方仲天的心一顫,一臉的驚慌失措,「老爺子,不可以啊!我們研究所的項目已經到了很關鍵的時刻,決不能在這個時候停掉啊。」

「呵,你一個庸醫,即使項目成功了,也是害人不淺。」老爺子眯著雙眸,面無表情地說道:「更何況,我只是停掉對你的資助,醫藥研究所的負責人,也是該換人了。我們葉家,可不會給你這樣的人提供資助。」

「是!」葉凡點了點頭。

聽到這個消息,方仲天瞪大雙眼,一口氣沒喘過來,直接昏了過去。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敗在一個少年的手上,還是敗得如此徹徹底底。

「凡兒,去準備車,我要親自去謝謝這位少年。」忽然,老爺子下了床,完全沒有剛才病懨懨的樣子。 「這……」葉凡皺了皺眉,從葉凌的口中,他得知這個叫星舞的人,似乎和夜家的關係匪淺。

現在老爺子要親自去謝謝星舞,似乎……有些不妥。

老爺子彷彿看穿了自己兒子的想法,背過手來,炯炯有神的雙眸,閃過一道睿智的光芒,「人,活到這把年紀,也該透徹了。」

……

……

夜鋒這邊。

南宮煌一上來,就這麼的強勢,倒是讓夜鋒有些意外。

但是,他可不會坐以待斃,手中的茶杯猛地拍在桌子上,一股氣勢爆發出來,和對方的氣勢撞在了一起。

轟!

兩股氣勢的碰撞,瞬間將包間的桌子給震成兩段,周圍的人也在這一股氣勢的激蕩之下,紛紛後退了一步,一臉驚恐地看著這兩個人的氣勢對撞。

南宮煌挑了挑眉,想不到夜鋒竟然能夠擋住自己的氣勢。

據他所知,夜鋒的實力不過是入微境三層,但現在看來,怕是已經達到了入微境六層。

這種修鍊速度,比南宮琉璃都還要強上不少。

「南宮煌,難道這便是南宮家的待客之道?」夜鋒眯著雙眸,俊逸的臉上,浮起一抹冷冽,「還是說,你要在這裡和我夜家撕破臉皮?」

「呵呵!」南宮煌笑了笑,身上的氣勢瞬間消弭下來。「夜少,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有言在先,必須讓星舞親自過來,但現在他人不在,你覺得我該不該生氣?」

夜鋒勾了勾唇角,緩緩地坐了下來,拿起還剩下一半茶湯的茶杯,輕輕地喝了一口。「南宮煌,這可不能怪我們。我們準時來到這裡,等了足足一個多小時都不見你的蹤影。結果,我們茶水喝多了,小星星人有三急,去上廁所了。」

「哦?上廁所要怎麼久嗎?」南宮煌也坐了下來,隨手取來一個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應該去了有十分鐘了吧?」

夜鋒把玩著茶杯,不以為然地說道:「我弟弟腎不好,沒一個小時,出不來了。」

唰!

南宮煌的瞳孔一縮,抬手將手中的茶杯向夜鋒扔了過去。

頓時,一道冰牆升起,擋住了這一個茶杯,茶杯撞上冰牆,瞬間四分五裂。

「夜少,你胡說八道,也得找個有譜的吧?」南宮煌眯著雙眸,雙手撐著桌子,冷冽地盯著夜鋒。「哪怕腎再不好,一個小時都能夠脫水成乾屍了!」

夜鋒笑了笑,朝水心點了點頭,那一道冰牆瞬間碎裂,變成了一灘水。

「南宮煌,如果你耐不住的話,我也可以代表小星星,和你談判。」他淡淡地說道:「更何況,你們想要的,不過是驅魔丹,而不是他。」

說著,他將一個藥瓶放在桌子上。

頓時,南宮煌的雙眸緊盯著這個藥瓶,一想到這個藥瓶裝著能夠讓魔化之後的人恢復原狀的丹藥,內心就按耐不住激動。

楊綜是基因改造項目的負責人,這些年來花了南宮家不少資金,也收穫了不少成果。

儘管他人已經死了,但成果還在,換一個人一樣可以為之項目的運作。 現在要是加上這一瓶丹藥,或許他們的基因改造項目會大豐收。

這才是他們南宮家答應談判的最主要的原因。

啪的一聲。

南宮煌拍了下桌子,夜鋒跟前的那一瓶丹藥彈了起來,隨即一個招手,卻是向他飛來。

但是,夜鋒迅速地抬起手來,一把抓住了丹藥,緊接著腳一跺,一股勁力透過腳下爆發,將南宮煌卷過來的勁力給震散。

「夜少,你是什麼意思?」南宮煌的瞳孔一縮,冷冷地盯著夜鋒。

「呵,我們都還沒開始談判,你就想要丹藥,這可不合規矩?」夜鋒輕輕地將藥瓶重新放在跟前,淡淡地說道。

這一瞬間的交鋒,讓王遺風他們三個看得心驚膽顫。

從剛才開始,夜鋒和南宮煌就交鋒了好幾次,但他們的夜少始終沒有落入下風,這讓自己驚喜不已。

不得不說,他們的夜少,很強!

只不過,南宮煌到現在也沒有真正出手,否則情況或許又有不同。

見夜鋒這麼說,南宮煌眯著雙眸,心中暗道,我忍!!等談完之後,咱們再好好玩。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