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呵,不是。」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你不要誤會,我來自只是為他傳話,至始至終他都沒有吞噬你之意,這一點我葉黃天可以已性命擔保。」葉黃天目光凝聚,連忙開口道。

此刻可見,這位葉家嫡系與他本體之間的關係匪淺。

「傳話?」葉飛低喃一聲,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這化仙分靈之術,本身就是為了吞噬而生。

若是守道族的那位,沒有半點吞噬他之心,顯然是不太可能,而眼前之人,體內的氣息並沒有波動,可見不曾想過與他動手。

「他一生推衍天道,如今壽元將至,實乃命也。」葉黃天暗嘆一聲,此刻低聲道。

說罷,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有精光忽閃。

下一刻,從其掌中飛出,直接傳入了葉飛的眉心之中,幾乎還是在同時,一道略顯滄桑的聲音,在他的識海中響起。

「你因吾而生,卻並吾身。」

「聖域守道葉族,吾等你前來,將吾吞噬,魂不完整,帝境不可入。」

那聲音回蕩,有如在讓他的耳邊低語一般,許久之後才慢慢消散開來。

黑河半空,葉飛此刻眼中有微光閃動,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正如他的本體所言,本身魂不完整,他想要踏入帝境,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所謂的聖域,他怕是必須要走上一遭。

而眼前這葉黃天的話語,多半可以信任,要知道一位帝境強者,完全可以將他擒獲,強行帶入葉族之地。

「想入帝境,必須前往葉族。」

葉飛低喃一聲,心中已然有了決斷。

前方半空,葉黃天似乎也是看出了眼前之人的想法,臉上隨之露出了笑容。

「你隨我一同離開此地。」

「回到守道族后,你還能見到你在武道界的妹妹,她也在葉家。」葉黃天臉上的神情不變,此時低聲開口道。

此言一出,葉飛頓時目光一怔。

「你說什麼?」

話音間,一股寒芒湧現,此時充斥了四周黑海半空。

葉黃天微微一愣,隨之很快反應過來,臉上的神情略顯得有些複雜。

「你應該知道,對於三大實界而言,虛界的存在可有可無,而聖域則是更高一個層次,當年你的本體,施展化仙之術時,不小心將葉祖嫡系的一縷神魂融入。」

「她雖與你伴生,但只是一縷神魂,終究要物歸原主。」

「魂不完整,不入帝境,這是家長長輩的決定,葉靈並非有意為之。」

前方之人說完之後,臉上的神情,也是不免有些微變。

這其內的牽扯,說起來並非複雜,在葉家長輩看來,虛界之人的生死,本身就是無關緊要的,將虛界的殘魂收回,換家主一位帝境強者,這無疑是值得的。

葉飛在聽完之後,此時也徹底明白過來。

說到底,無論是他還是葉靈,本身的存在,便是因為聖域的化仙之術,而一位帝境強者,與一個虛界之中的小輩,二者的價值不言而喻。

「原來如此。」

「我一直以為,是仙族之人。」葉飛目光凝聚,此刻低喃道。

說起來遠古仙界,仙族一脈與他,本身沒有過節,確實沒有理由,將其葉靈的神魂取走,而此刻真相大白,葉飛心中的疑惑,也是徹底解開。

他的妹妹,居然只是一個遠古氏族的一縷神魂所化。

「葉飛,隨我回聖域吧,神魂完整之後,以守道一族的底蘊,讓你踏入帝境之列,十年的時間足以。」葉黃天目光平靜,隨之緩緩開口道。

前方半空,葉飛聞言,此刻卻是輕輕搖頭。

「抱歉。」

「恕難從命,葉某生於虛界,家在江東,我有一個妹妹,名叫葉靈,你族奪走她的神魂,葉某會親手拿回來。」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刻沉聲道。

他的臉上,此刻滿是堅決之色。

話音落下,其體內的靈力,已然開始遠轉,若是眼前之人出手,他自然不懼一戰。

若是沒有葉靈之事,此時前往聖域,葉飛或許還會考慮一下,而此刻他已然知曉,這守道一族內,怕是暗流不少,許多事情都掌握在族內強者手中。

拋開葉靈之事不談,這個時候進入守道族,他能否保住性命都尚未可知。

「呵,如此,那我就不多打擾了,你我二人下一次相見,相信用不了多久。」葉黃天輕笑一聲,對於眼前之人的反應,似乎早有所料一般。

說罷,只見他身形閃動,隨之向著後方退去。

「呼,咔!」

抬手之下,後方空間扭曲,此人的身影已然消失無蹤。

黑河半空,葉飛不免目光一震,他也是沒有想到,前方之人居然走得這般爽快,彷彿方才邀請,只是隨意言之的一般。

「守道一族……」

半空之中,葉飛低喃一聲,隨之身形落下,已然落在了下方的小舟之上。

「前往聖域之前,我必須踏入帝境。」葉飛眼中露出堅決之色,若非如此,就算他吞噬了本體,最終也是任人宰割的下場。

守道一族那邊,如今無法相信,他唯一的希望,則是古仙國內冥帝答應之事。

時間長河上,思索片刻之後,葉飛緩緩抬手,可見其掌中一道玉簡陡現,那正是長生老人,留給他的傳承之物。

「以靈為引。」

「聚魂!」

小舟前,葉飛迅速掐訣,體內的靈力轟然爆發。

古符文之力,在他的掌中凝聚,隨之融入眼前玉簡之內,四周黑河面上,此刻有狂風襲卷,再其前方迅速凝聚成型。

不多時,一艘灰色的木船,已然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目光所致,可見那船頭之上,長生老人的身影,已然再度凝聚,他此時正抬起頭來,那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前的葉飛身上。

「小友,老夫的玉簡,只有一術之力,再入古仙國,你將無法在蘇醒過來。」長生老人目光炯炯,此刻緩緩開口道。

葉飛聞言,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無妨。」

「晚輩自有辦法。」

他想要蘇醒,不僅僅只有一個方法,實在不行便再入冥龍界,界主冥龍族的力量,同樣能夠醒來。

而進入之法,則唯有依靠長生老人留下的力量。

「既然如此,老夫不便多言,長生宗一事,老夫在此多謝。」長生老人抬手開口,隨之周身升起一股黑霧,將防禦數百里籠罩。

前方黑河之上,葉飛的小舟隨之被瞬間籠罩在了其內。

……

古仙國,王都城向東,有著一處佔地極廣的平原,名曰驚蟄荒原,此時荒原之上,聚集了數萬武修強者,磅礴的氣勢衝天。

目光所致,正向著王都城進發。

「冥大哥,前方三百裡外,便是王都城了。」隊伍的最前方,吳封此時轉過頭來,向著身後之人抬手抱拳開口道。

這數萬強者,顯然正是無名城的冥帝等人。

「嗯,百里內駐地。」

「沒有我的命令,不可輕易攻城。」

冥帝低聲開口,臉上露出嚴肅之色。

「是!」

吳封隨即點頭,便是身形閃動,將命令傳至了各大領隊強者。

而此時,位於驚蟄荒原中心,一處凹陷的盆地內,葉飛的身影陡現,此刻身上的傷勢,竟是已然痊癒,他打量了一下四周,隨之身形踏空而起。

半空之中,其眼中有藍光忽閃,靈識向著前方伸延而去。

時間長河內,他僅僅只是呆了半刻而已。

「古仙國內,已經過去三天了。」葉飛低喃一聲,他感受到了前方,無名城那數萬強者,此刻已然臨近王都,大戰一觸即發。

而伴隨著靈識掃去,王都城內卻是因為派出城衛應敵,彷彿對於此事毫不在意一般。

思索片刻,葉飛目光一凝,此刻向前一步,腳下空間一陣扭曲。

……

古仙國,王都城。

此時,古城的四周,一道金色的防禦屏障,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此刻徐徐升起,瞬間籠罩了整個古城,其邊緣還在向著四周慢慢擴散。

直到此刻,王都內任就沒有城衛出城。

驚蟄平原之上,冥帝的隊伍,此刻已然停止了前行,前方遠處那金色的屏障,此時正一點點地向著眾人駐地蔓延而來。

「冥大哥,王都城衛不出,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次絕好的機會,此刻攻城正是絕好的時機。」

前方第二統領吳封,此時眼中露出狂熱之色。

冥帝聞言,眼中有微光忽閃,隨即輕輕搖頭。

「時機未到。」

「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靠近那道金色屏障。」冥帝周身氣勢一凝,此刻隨之低喝一聲。

荒原之上,眾人聞言,均是抬手領命。

吳封雖然心有不甘,但最終還是沒有多言,他體內的靈力也隨之收斂。

……

驚蟄平原,此刻後方遠處,半空之中有流光閃動,葉飛的身影已然臨近,他的目光掃向遠處,落在了王都的金色屏障之上。

「那是。」

「古仙皇的力量。」

半空之中,葉飛身形頓住,臉上露出奇異之芒。

他在那道屏障內,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構成封印的力量,源自於他之前體內的蠱毒之力,若是此刻蠱毒未清,觸碰金光必死無疑。

只是稍有思索,葉飛目光陡然一震。

「不好,這股力量,並非是針對冥帝等人,而是在清除城內的中毒之人。」葉飛心神微顫,第五統領府內,那數百位城衛的身影,此刻出現在了他的識海之中。

「陸璇,血虎。」

葉飛低喃一聲,體內的靈力隨之轟然爆發。

他的身形,隨之帶出一陣破空之聲,以極快的速度,向著王都城內踏空而去。

驚蟄平原,葉飛的身形,剛剛踏出不久,只見前方半空之中,一道幽芒閃動而至,一股磅礴之勢,將其身形四周空間凝固。

「滾!」

葉飛低喝一聲,抬手之下一道雷弧破空。

「砰,轟隆。」

「轟。」

伴隨著爆響聲,只見一位身穿黑袍,面容剛毅的男子,已然擋在了他的前,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無名城冥帝無疑。

「你現在入城,幾乎與送死無異。」冥帝緩緩開口,目光落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半空之中,葉飛身形頓住,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你早就知道,一旦攻城,王都內統領府必將受到牽連。」葉飛目光沉靜,此時臉上的寒芒為散。

冥帝聞言,隨即微微點頭。

他對於古仙皇,顯然是十分了解,這一路走來,不曾見到城衛阻難,此事已然成了定局。

「他們不肯出城迎戰,古仙皇不會手下留情。」冥帝低聲開口,此刻目光閃動,臉上露出複雜之色。

王都統領府,本身有著守護王城的職責,只要不與皇室為敵,僅僅只是統領叛離,古仙皇則不屑出手,但若敢違抗皇命,那麼下場就只有一個。

倘若開城迎戰,那些統領府城衛,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而以陸璇,血虎等人的性子,自然不可能與自身的性命,出手與自家統領一戰。

其他幾個統領府的城衛,幾乎都是如此。

而不戰,則屬於違令,蠱毒之下難逃一死,從他們入王城,被種下蠱毒的那一刻,已然是註定了結局。

「葉飛,對你而言,他們的生死,應該無關緊要才對。」冥帝神情如常,此刻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隨即開口道。

葉飛聞言,眼中有精光閃過。

「葉某行事,不問真假,只求無愧於心,你若擋我,我便殺你。」葉飛目光一凝,眼中殺意凝,他周身的氣勢爆發,四周空間為之一顫。

前方半空,冥帝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他抬頭望向前方之人,眼中露出欣賞之色。

「你若不是如此,本帝倒是看錯你了。」

「王都城內之人,待我斬殺古仙皇后,定會將其復活,你就算此刻前去,也已經晚了,金光屏障升起的那一刻,城內中毒之人,便已活不過三息。」 驚蟄荒原,半空之中,冥帝緩緩開口。

他的目光平靜,此刻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復活?」

前方半空,葉飛低喃一聲。

「你知道,我可以做到。」

「融合帝境意念,古仙國地界內,我便是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冥帝臉上的神情不變,隨之低聲開口回應道。

葉飛聞言,身上的氣勢逐漸收斂,他抬頭望向眼前之人,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

根據他了解,前往王都內,那位古仙皇,早已經融合了此界的帝境意念,如此對比來看,王都內如今盤踞的,無疑是一位真神。

「古仙皇,有多強。」葉飛目光沉靜,隨之再次開口。

冥帝此刻忽然輕笑一聲,隨即轉頭望向遠處,他的目光中閃過幾分悠遠之色。

「很強。」

「他融合了帝境意念,王都之內無敵,就算是古仙國所有的強者聯手,怕是也不可能破其防禦,你應該明白,這一界本就是他的。」

前方冥帝稍有沉吟,便是隨即直言開口。

一位帝境,原本有那麼強大,但這古仙國,原本只是一縷帝境意念所化,掌握了這股意念之後,那便是這一界的主宰。

王都城內,那位古仙皇從頭到尾,都沒有將他們這些人放在眼中,否則以此人的強大,只要本體親出,無能能在其手中活過半息。

葉飛在聽完后,面色不免微變。

「既如此,這一戰有何意義?」他的目光沉靜,此刻低聲開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