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呵呵?表哥,你看看他,明明是他弄壞了我的手錶,還死鴨子嘴硬。」聽到伍初一不想道歉,范軍的臉直接黑了下來。

2022 年 1 月 16 日

「初一,你就認個錯,道個歉就行了!」鄒永正說道。

「伍初一,你道個歉,事情就解決了!」

「多虧是鄒永正在這,不然這麼貴的手錶,你怎麼賠償得起!」

「就是,伍初一,趕緊道個歉就完事了。」

一旁,幾個同學低聲勸伍初一給鄒永正的表弟范軍道歉。

「我沒有弄壞他的表,我憑什麼要認錯道歉?」伍初一臉色很不好,一認錯道歉,不就代表對方手中的表是他弄壞的么?可是對方的手錶壞掉,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聽着伍初一的語氣。

眾同學都有些無語,鄒永正出來牽頭,你道個歉就完事了,這樣繼續鬧下去,人家要你賠償怎麼辦?

而鄒永正,心中冷笑不迭。

和伍初一做了四年的同學,鄒永正還是了解伍初一性格的,若換做其他同學,恐怕早就認錯了,但伍初一不肯認錯道歉,這樣,才給他表弟好發揮嘛,這也是他讓表弟以伍初一作為突破口的原因所在。

「表哥,這可不是我不給你面子!」

范軍沉着臉,看向伍初一 下午回去的時候,因為受徐世良的委託,幫他帶點東西,大家稍微的繞了下路。

但是,現在,他們走着走着,前面的路卻被堵了。

「大叔,前面好像有不少人呢。」

陸靈車抻著頭朝窗外看,前面不遠處,一輛輛車停在那裏,車外還有男女老少,各種各樣的人三三兩兩的圍坐一團。

看到有陌生車輛靠近,那些人有的漠不關心,有的竊竊私語,還有的看着他們的車子眼睛滴溜溜的轉着。

「你們在車上待着,我下去看看。」

叮囑陸靈藏好小聰,大叔下了車,向著一個面色比較和善的中年大叔走去。

「問出來了,他們是各地的倖存者,都是被H市基地的賞金隊伍救的。」

末世已經過去好幾個月了,各地安全基地也都建立起來了。

有了安全庇護所之後,大家也慢慢反應過來,人才是末世里最重要的東西。

喪屍不怕疼不怕餓,相比較之下,人類一直處於弱勢。

尤其是喪屍越來越多,越來越厲害,而人類卻越來越少,如果人類再不團結起來,說不定真的不能渡過這次的浩劫了。

H市基地顯然也是明白了這個問題,所以在基地內發出任務,凡事待會辛存者的都可以憑人兌換晶核。

大叔跟車內三人說話的時候,隊伍前面,H市的那個賞金隊伍也得到了有陌生人靠近的消息。

在他們看來,人就意味着更多的晶核。

所以不一會兒,就有人過來,邀請四人過去。

張寶榮跟小葵留下來看車,大叔牽着陸靈跟着那人去了隊伍的最前面。

跟他們在後面看到的不同,這些人裏面只有一個女生,其他一個個都是年輕力壯的青年。

看到大叔跟陸靈這一老一小的組合,他們愣了一下,不過也沒人敢忽視他們。

末世初期,那些年老體弱,幼小無用的人大部分都已經淘汰了。

剩下的,能夠活到現在的,都是有點能耐的。

「不知大叔如何稱呼,我們是H市的賞金隊伍,我是隊長姜武。」

隊長姜武視線在兩人身上掃了一遍,尤其在陸靈乾乾淨淨粉粉嫩嫩的小裙子上着重看了眼,然後對待大叔熱情的不行。

在他看來,能夠帶這個孩子還生活的這麼好,這人一定很厲害,可以招進隊里。

「我叫陸川,這是我侄女陸靈,後面還有兩個朋友。」

大叔一臉憨厚的樣子,跟姜武握了下手。

「哦?不知陸大叔來這C市是路過還是找人?要知道C市現在已經是座死城了。」

因為抱着拉人入伙的目的,姜武態度非常好,還主動為大叔說明情況。

「死城?大叔,我們清河基地不是挺多人的嗎?」

陸靈臉上一派天真,然她的話卻透露出不少信息。

一,C市並不是死城,二,C市也是有安全基地的,而且還有不少人。

他們建立清河基地,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院長的醫院,他們不想讓院長的心血白費,想讓更多的人受益。

如此,那清河基地的存在也應該讓更多人的人知道。。 格桑卓瑪姑娘這一問,張曼茹愣住了,這也是她最想知道的答案,之前還以為是雌雄雙煞派來的殺手,現在知道不是了,但他們為什麼會知道牛亮在這裏呢?

張曼茹之所以不替他們求情,就是想知道自己心中的疑惑,而這疑惑,自己不能問,只好借格桑卓瑪姑娘來替自己問。

牛亮一聽格桑卓瑪姑娘問的問題,這問題也是自己想知道的啊!自從離開了三位結拜哥哥后,一年不見,怎麼會那麼巧在這裏遇到了呢?

董振堂聽了瞟了一眼唐小虎,左右手,左右手手緊緊捂住自己的包,包里的東西好像比自己的命重要,目光盯着董振堂,生怕董振堂說出藏寶圖在自己身上。

董振堂瞟了一眼左右手,看到左右手這樣,董振堂自然明白左右手的心,但董振堂更明白,今天不把事情說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下油鍋之事恐怕是下定了。

唐小虎見大哥董振堂猶豫就哈哈笑道「我們是來此盜墓的,在下火車的時候我們看見四弟牛亮,就一直跟蹤來此,昨晚我們就知道四弟牛亮在你們家的!今天一直等,等到此刻我們才鼓足勇氣來找四弟牛亮的」。

格桑卓瑪姑娘聽了呵呵笑道「哦!原來如此啊!人生碰巧之事是有的,你說碰巧就碰巧吧?可這麼說來你們是知道這裏有幕可盜了,說……你們打算去盜什麼人的幕,說一句慌話,這熱氣沸騰的油鍋就等著煎炸你們!」。

牛亮一聽突然害怕了,要知道格桑卓瑪姑娘可是會「讀心術」,說真話,假話,格桑卓瑪會一眼就能明白啊!

唐小虎聽了格桑卓瑪姑娘的話,看了一眼大哥董振堂,又瞟了一眼左右手,住口不語了!

不能說,就算要說也是左右手說,左右手不說,大哥不說,自己就算下油鍋也不能說啊!這有出賣道義的事啊!

唐小虎想到此突然住語不言了,心思在恐懼中掙紮起來。

盜墓時看見鬼都沒有這麼害怕過啊!

格桑卓瑪姑娘見唐小虎不說話了,縮到一角瑟瑟發抖呵呵笑道「兄弟們……現在油溫有幾成了」。

「報告小姐,現在油溫有七成了」正在燒油的一個護院立即回答格桑卓瑪姑娘的話,其表情非常認真,一點也不像是開玩笑!

格桑卓瑪姑娘一直也是面露微笑,外面看起來可愛動人,聲音清脆委婉,看起來一點都不是心狠手辣之人。

一個人的外表是可以偽裝的,越是笑得可愛動人越害怕。

格桑卓瑪姑娘雖然一直呵呵的面帶笑容,但她下令燒油鍋之舉,是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都無法得到的事。

「呵呵!你們說是不是八成油溫下鍋炸出來的食物比較好吃呢?是不是」格桑卓瑪姑娘目光溫柔的看着在鐵網裏的董振堂,唐小虎,左右手,突然發左右手一隻手捂住包,很是東西包里的東西,擔心包里的東西比東西命還重要,格桑卓瑪姑娘看到左右手后,目光的突然一閃爍,一道綠油油的從格桑卓瑪姑娘眼神中射出來,穿進左右手腦袋裏,只見左右手一愣,一呆,反應突然變得遲鈍起來。

牛亮和張曼茹看到格桑卓瑪姑娘這一舉動,立即明白了格桑卓瑪是在用自己的「讀心術」來看左右手了,這樣一來,左右手在想什麼是逃不了格桑卓瑪姑娘的。

一會後,格桑卓瑪姑娘收回綠油油的目光,突然呵呵笑道「來人,先把這小子下油鍋炸一炸,我看這小子雞肉比較結實,吃起來會很香吧!」。

格桑卓瑪姑娘收回眼神后,左右手一下打了個冷顫,手又緊緊捂住自己的包,一聽到格桑卓瑪姑娘說要把自己下油鍋,把包一個悄悄往後塞,塞向董振堂,董振堂當然明白左右手的的舉動,董振堂突然哈哈笑道「三弟!你還是把你知道的秘密說出來吧!好死不如賴活着,只要活着我們就有機會啊?你這樣一起,我們做哥的還能活下來嗎?我們說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我希望大家都不要有事對吧!這是我做哥哥的責任,你就說出來吧!」。

牛亮一聽突然哈哈笑道「三哥!你就說出來吧!就算你不說出來,現在這位漂亮美麗的小姐已經知道你的秘密了,因為他會「讀心術」,剛才在你一愣神,一傻,一呆之時,你藏在心裏的秘密她已經知道了,三哥,你就說吧!不要連累大哥二哥好嗎?他們都對你很好不是嗎?」。

左右手聽了這些話后,內心複雜,激痛,用手撕抓着自己的頭髮,精神一下接近瘋狂道「好……我說……我說……我通通說出來就是……」。

格桑卓瑪姑娘,張曼茹聽了左右手的話后一臉震驚,牛亮亦如此!

格桑卓瑪姑娘愣了一會呵呵笑着走向左右手道道「把圖給我……」。

格桑卓瑪姑娘看着左右手時,目光中突然又出現一到綠色光芒,光芒一射出,馬上穿進左右手腦子裏,左右手一愣,一傻,一呆,乖乖的把包里的藏寶圖交到格桑卓瑪姑娘手裏。

格桑卓瑪姑娘一接過藏寶圖呵呵笑道「兄弟們!羊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下鍋!」。

董振堂,唐小虎,清醒回過神的左右手一聽,立即閉上眼睛,嚇得不敢睜開眼睛。

格桑卓瑪姑娘一聲令下,只見幾個護院扛着一頭脫毛乾淨的羊仔走到燒沸騰,冒青煙的油鍋前,把一頭羊仔「刷」一下投放入鍋,油鍋里一下……噼里啪啦……響起來……其情景不用眼睛看,用心想,都是多麼慘烈的一幕。

董振堂,唐小虎,左右手心裏想着自己被下入油鍋的情景,一聽聲音,一下嚇得昏迷過去!

油鍋里響過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后,一股香氣撲鼻而來。

格桑卓瑪姑娘見董振堂,唐小虎,左右手被嚇得昏死過去,要人用冷水澆醒他們后突然呵呵笑道「兄弟們,放開他們,好酒好肉招待他們吧!」。

董振堂,唐小虎,回過神的左右手,聞到一股香噴噴的氣味,一看油鍋里炸的是一隻羊時,六目相對,笑無法笑,哭無法哭,欲哭無淚,想笑沒有力氣笑,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運。

當聽到格桑卓瑪姑娘說放開時,一下欣喜若狂的相擁而抱,大聲痛哭。

。 「你等著,我去找楊飛拿跌打葯,我幫你揉揉。」

「不用了!」雲若月急忙開口,聲音很冷,「我自己知道塗藥的,不勞煩風將軍了!」

「阿離,你跟我之間,不用那麼見外。」楚玄辰認真道。

雲若月則冷漠的搖頭,「謝謝你剛才救了我,既然你已經知道我是女人,那你就應該知道男女授受不親的道理。所以這些事只能我自己來,不能麻煩你。」

楚玄辰看向雲若月,當他看到她一頭烏黑的頭髮垂下來時,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

現在的她,看著溫婉沉靜、清新脫俗,透著一股出塵絕世的美。

他忍不住看呆了!

他輕喃道:「阿離,如果你介意我是男人,那大不了我委屈一下。我娶你,這樣我就可以幫你塗藥了!」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雲若月生氣道。

「實在不行,那要不委屈你一下,你嫁給我,這樣我也可以幫你。」楚玄辰溫柔道。

「風瑾,你要是再胡說,我們可能連朋友都做不成!」雲若月冷聲。

她的愛人只有她的夫君,除了她的夫君,她誰也不愛!

她不是感覺不到風瑾對她的關心,但抱歉,她不愛他!

楚玄辰見雲若月對自己過分冷漠,心驀地沉了下來。

他看向她,認真道:「阿離,你告訴我,你一個女人女扮男裝,來軍營這種地方幹什麼?你是不是有什麼特殊任務要執行?」

「特殊任務?」雲若月疑惑道。

楚玄辰點頭,「嗯,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楚國人,是不是楚國的細作。是不是楚國人叫你扮成男人來軍營接近我,策反我?如果你的目的是我的話,恭喜你,你成功了!」

他的確是被她引誘,被她策反了!

如果她現在叫他跟她走,他會二話不說的跟她離開!

反正他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人,心裡對天盛國也沒什麼感情!

聽到這話,雲若月不敢置信的望著楚玄辰,「喂,你會不會太自戀了?你認為我來軍營是為了向你施美人計,是為了策反你?你腦子裡在想什麼啊?我要是想策反你,也不會一直和你保持距離,你真是想多了!」

這傢伙真和楚玄辰一樣,一樣的自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