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呵呵……」龍飛煙輕輕的笑了起來,「楚大哥,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儘管報仇,其他的——有我!」

2021 年 1 月 5 日

龍飛煙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平靜,眼神平靜,猶如大海一般,聽著、看著無聲無息,但是藏在平靜的海面之下,是令人恐懼的漩渦,足以將一切吞噬。

「你以為你真的能攔得住我嗎?」阿照目光冷冽,死死的盯著龍飛煙,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真以為剛剛將我打敗了?」

龍飛煙勾唇一笑,笑容不曾到達眼底:「攔不攔得住,不是靠嘴巴說的?今天這血仇,定然是討回來的。」

魔核搶了就搶了,為何還要殺人,還要污衊別人偷魔核,手段太低劣了。

阿照瞳孔微微一縮,看著眼前精緻的少女,笑容完美的彷彿冰凍過一般,一股戰慄的恐懼從骨子裡升起來,令他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那就試試!」

阿照語氣陰沉的說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喉嚨你猛的發出一道低沉的吼聲,下一秒,他的眼中有兇悍的力氣席捲而出,強悍的威壓毫無保留的彌散而來,比起上一次的試探,更加的驚心動魄。

如果說試探是小孩子過家家的話,那麼這一次絕對貨真價實的殺戮。

腳下重重一踩,身影如箭般襲來,下一刻,就出現在龍飛煙的面前,手中緊握著暗紅色的大刀,揮舞著,目標直奔龍飛煙的眸子,凌厲的刀芒以一種殺無赦的狠辣姿態逼近龍飛煙的咽喉。

阿照這次出手,不比之前的試探,一出手就是狠辣的殺招,那種暴露在外的殺氣,真切的說明——他想要了龍飛煙的命。

凌厲的刀芒從龍飛煙眼前掠過,她身影微動,整個人向後仰去,刀芒的殺氣從咽喉處滑過,有凄厲的破風之聲響起。

「小姑娘,我今兒個就教教你什麼叫飯可以多吃,閑事莫要多管的道理!」

阿照聲如古鐘,強大的威壓籠罩龍飛煙,暗紅的大刀在手中不停的揮舞,帶起鋪天蓋地的刀風,猶如漩風似的,直對龍飛煙的各處要害而出。

「唰……」

所出的地面,被他揮舞的刀芒撕裂出道道裂縫,而周圍被他刀芒波及的參天古樹,更是攔腰而斷,斷面光滑如鏡。

涅槃小隊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看出阿照的厲害,統領級別的高手,絕非他們所能比的,就是清楚龍飛煙實力的龍飛明也第一次生出了擔憂。

慕斯雖然對龍飛煙的實力有所猜測,可是對方如此強悍,她的心忐忑不安起來,也不知道龍飛煙能不能抵抗?

楚聞天心中清楚龍飛煙的實力深不可測,可眼前的這個阿照太厲害了,他可以百分百的確認自己絕非阿照的對手,也不知道龍飛煙……

不能對不起龍飛煙的一片心意!

楚聞天知道龍飛煙對上阿照是為了什麼,他一咬牙,手中的長刀對著恬恬攻擊而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龍飛煙和阿照的打鬥上,有擔心有幸災樂禍,可是眾人卻驚訝的發現,席捲在凌厲刀芒之中的少女,從頭到尾身形紋絲不動,彷彿根本沒將那犀利無雙的刀芒看在眼中。

龍飛煙黝黑平靜的美眸之中倒映著漫天犀利的刀芒,還有阿照那種充滿殺氣的臉,體內的靈力在瞬間涌到極限。

王者的威壓洶湧而來,雙手緊握,轟然而出。

「哐當!」

一聲精鐵巨響,火殺四濺,暗紅的大刀從中間斷裂,而龍飛煙的拳頭卻微絲不動。

「這……」

阿照看著眼前赤手空拳斷了他暗紅大刀的少女,面色巨變,似是不敢置信一般,隨即咬牙切齒,他就不信了,今日收拾不了一個臭丫頭。

「殘刀大法!」

阿照用力一抽,殘刀抽出,刀法大變,再度揮舞間帶起一片血腥,那暗紅的殘刀此刻也變得異常血腥起來,道道紅光流動,看著像是流動的血液,令人心驚。

所有的人都看出來了,阿照已經極盡全力了。

而對比起阿照的極盡全力,龍飛煙卻顯得漫不經心,面對阿照的兇狠攻勢,她眉眼微動,氣息不變,雙拳鬆開,化拳為掌,掌風呼嘯間,帶起滾滾的威壓,再度與阿照血紅的大刀硬碰在一起。

「哐當……」

又是一陣巨響,伴隨著巨響而起的是,猩紅的殘刀再度斷裂,這一次直接碎片無數。

威勢竟然的掌風,席捲而去,兩人腳下的大地都塌陷下去,露出偌深的腳坑。

石破驚天,不過如此! 「啊……」

阿照怒吼聲起,揚天長嘯,手中猩紅的大刀揮舞而出森冷的刀花,體內的靈力催動到極致。

只是很可惜,即便是這般,他發現自己依舊無法將對面的少女壓制。

「該死的,怎麼可能?剛剛試探自己只用了四成的修為,她能輕而易舉的擊敗,怎麼如今全力以赴,還是不能壓制?」阿照心中驚疑不定,眼前少女六級修為所擁有的真實戰鬥力著實太過驚人,太出乎人的意料。

六級武者?

不,她絕對不是一個六級武者,一定隱藏了自己真實的實力!

而如阿照這般想的人很多,因為沒有人相信一個六級武者會如此的強大。

此時不管是涅槃小隊和對方的成員,都震驚的看著兩道身影,那種強者的對抗,激戰,絕對不是一個六級武者所能做到的。

「慕斯,飛煙不會有事吧?」夏宛目光緊緊的盯著打鬥的兩條身影,擔憂的問。

慕斯看了夏宛一眼,微微勾唇,漂亮的黑黝的眸子中滿是自豪,「不會!」

雖說飛煙是六級修為,但是真正的實力,卻足以和統領級別媲美。

看來,她的第六感不是一般的強悍,虧得初次見面沒打飛煙的主意。

「哇,飛煙真厲害!」夏宛眼冒星星的看向場中那道白影!

龍飛明對於這般境況倒是不覺得奇怪,如他姐姐這等變態天賦的人,又怎麼輕易輸給別人?

「靠,阿照竟然真的不是她的對手……臭丫頭怎麼這麼厲害?」

對方陣營中的人這一次的震驚更厲害了,以阿照統領級別的修為本該一邊倒的碾壓六級修為的龍飛煙才是,可事實就是這麼的令人難以置信。

眾人的目光皆被這兩道互相攻擊的身影吸引,以至於楚聞天和恬恬的打鬥都無暇顧及。

龍飛煙和阿照都是武力值、靈力值強悍之人,二人的威壓在空氣中不斷的衝擊,氣勢波及地面,將地面的泥土席捲而飛,漫天的泥土伴隨著衝擊波到處爆射。

阿照再也維持不了面上的平靜,表情猙獰的瞪著龍飛煙,刀柄落地,掌風再起,以一種排山倒海之態而出。

這一掌用盡他所有的力量,所有的修為,足以將任何一名六級武者打飛出去,卻被龍飛煙一隻芊芊玉手硬生生的擋了下來。

玉手白皙,瞧著柔弱,卻蕩漾著一種霸氣,阿照的犀利掌風根本無法傷其分毫。

「這就是你的實力嗎?真讓人失望,這世間總有人嘴巴比拳頭厲害!」龍飛煙淡淡勾唇:「而我,最討厭這種耍嘴皮的人!」

說罷,眼神突變,在此刻變得異常冰冷,猶如刀鋒般的銳利,令人心頭髮寒。

看著龍飛煙驟然變化的眼神,阿照心頭一顫,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見龍飛煙手掌變換成拳,用力一推,拳頭轟了出去。

看似平淡的一拳,沒有什麼花哨,但是從那白嫩嫩的拳頭上冒出去的拳風,卻格外的霸道犀利。

「轟」的一聲!

龍飛煙面無表情,粉嫩嫩的拳頭所到之處,空氣炸裂開來,彷彿割破了空氣一般。

阿照也感覺到這一拳的威力,當下面色微變,眼神寒冷,暴喝一聲,掌風再起,帶著驚天動地的威勢迎了上去。

「砰!」

粉嫩嫩的拳頭與厚實粗壯的大掌接觸之時,拳風和掌風爆裂而開,兩股強悍的力量也同樣撞擊起來,一層層的疊加,猶如波濤拍岸一般。

然後……

「噗」的一聲,一口紅色的液體從阿照的口中噴了出來,而阿照的眼中除了驚駭之色,再沒有第二種表情。

怎麼可能?

他最強悍的攻勢,竟然被她如此輕而易舉的破了?

沒容他回過神來,他的身體在撞擊之中被沖射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一顆參天古樹之上,身後的古樹就那麼「啪」的一聲斷裂,而他喉嚨一甜,再度噴出一口熱血來。

「敗了?敗了……我真的敗了……」

阿照心中驚駭,無法接受眼前這樣的事實,捂著胸口,不顧五臟六腑傳來的痛楚,掙扎著想要再度與龍飛煙打鬥。

不過,他剛剛站起身子,就聽見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哥……救我……救……」是恬恬的聲音。

阿照心神一顫,尋聲看去,這一看就嚇得他魂飛魄散。

原來楚聞天的大刀正以犀利冷酷的姿勢劃過她的腰部。

下一刻,她整個人被一分為二。

「不……」阿照凄厲的慘叫聲響起,無法相信他的妹妹就這般香消玉殞,而且以這樣殘忍的方式。

此刻,阿照忘了,若是說恬恬的死亡方式殘忍的話,那麼死在恬恬手中的人,他們的死亡方式不叫殘忍,叫殘忍至極。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護妹心切的阿照化作一道利箭,直撲楚聞天而去。

「做夢!」

龍飛煙冷冷一笑,化拳為掌,掌風如靈蛇般尾隨阿照而去。

那掌風極快,眨眼之間就追上了阿照,這一刻龍飛煙在阿照的眼中看到一種叫恐懼的神情。

天,若是他被掌風擊中,不死也得去掉半條命。

太狠了!

在生死面前,兄妹情深的先擺在一邊,此刻的阿照只能拚命的自保,死命的提升速度,加大身體的防護能力。

「砰」!

犀利的掌風,以一種極其強悍的方式,狠狠地砸在阿照的後背,他的身體此刻像是被炮彈打中了一般飛射出去,沿途所有的古樹,都被他硬生生的撞斷,鮮血猶如不要錢一般一口接著一口的吐出來。

就那般連續撞斷了十多顆古樹之後,他的身體才重重的砸在地上,將平整的地面砸出偌大的坑來,這般一遭下來,他整個人都成了血人,顯得異常狼狽不堪。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到處一片鴉雀無聲,就算是對龍飛煙百分百信任的龍飛明也被眼前的場景給弄得下巴掉地上了。

碾壓!

絕對的碾壓!

阿照傭兵隊員們此刻看著龍飛煙的目光充滿了驚駭,渾身直冒冷汗,那個叫瓊華的女人更是雙腿發軟,渾身顫抖的看著龍飛煙。 天!

一直以來瓊華都覺得阿照是超級強大的存在,即使在魔獸森林中圍歷練的這些日子,遇到厲害的魔獸,也都被阿照收拾了,可如今她心中強大的阿照,卻在這個看似柔弱的少女手中完敗。

而她,也不過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六級武者!

太強大了!

一個六級武者,怎麼會如此強大?

瓊華身體不斷的顫抖,她看著那個風輕雲淡的少女,不由得暗自慶幸,剛剛她對自己留情了,否則,她根本無法再站在這裡。

楚聞天等人此刻忍不住偷偷的咽了下口水,他們真的無法想象,這個昨夜還跟他們一起吃烤肉的少女,原來動起手來是個如此的強悍的變態。

被她虐成狗的可是統領級別的高手啊,需要他們仰望的高手,竟然就這麼被她給滅了?

看向龍飛煙的目光崇拜有,恐懼有,驚駭有……可是她卻彷彿什麼都沒用感覺到的一般,神色漠然的一步一步走向阿照,而他的那些隊員們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阻擾。

龍飛煙走到阿照的面前,手掌一伸,捏住阿照的脖子將他整個人舉了起來,神色淡淡的說道:「不知道好歹,該死!」

她的語調輕輕,也不見怎麼陰鶩,可阿照卻顫抖了一下,脖子被捏著,令他的氣息無法通暢,雙眸驚駭的看著那雙冷酷不帶半點感情的美眸,他知道若是再不說點什麼,眼前的少女是真的會殺了他的。

他不想死!

阿照掙扎著開口:「別殺我,我用一個消息換我一條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能保住這條命,阿照也可以很識時務的。

龍飛煙收力的動作一頓:「說來聽聽!」

「我們在中圍發現一處龍之谷,裡面魔獸諸多,似是都在守護一塊晶石——金龍之心!」

「金龍之心?」龍飛煙聞言,心中微微一凝,想起那頭被困怪樹中的金龍,眼中浮現出一點興味。

難道那頭金龍之所以被困,是因為丟失了自己的心?

據說金龍之心威力強大,吸收其中的能量,可以一夕之間晉級成功。

想到自己對那頭金龍莫名的親切感,龍飛煙覺得哪怕金龍之心沒有這等威力,自己也應該去看看。

她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對金龍有這樣奇怪的感覺,但是她相信她和金龍之間定然有些淵源。

只是對於阿照的話,她沒那麼輕易的相信,手中的力道又添了一分:「金龍之心何等珍貴?你既然知道,怎麼捨得錯過?」

「我試過,但龍之谷的魔獸太厲害,我們根本不是對手,而且還損失了不少兄弟,否則怎麼會……」若非損失太慘重,又怎麼會搶別人的魔核。

「龍之谷的方向!」龍飛煙美眸微微眯起,淡淡的問。

「東北!」

龍飛煙聞言,看了一眼東北方向,的確感覺到東北方向有莫名的靈氣。

難道真的是金龍之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