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呦,來我們這的都是找人的!您找哪位姑娘呀!」女子一直往我身上膩乎。我語氣又冷了一分:「晉王可是在這裡!」女子瞬間變得恭敬了,乾乾的笑著:「呵呵,您早說呀!我帶您過去。」不再理會她,女人也識趣帶我走到一個房間就退下了。我推開門,晉王爺和一個乾瘦的老頭坐在那裡,擺上歉意的笑容:「讓王叔久等了。」

2021 年 1 月 9 日

「呵呵,不礙事,駙馬太忙了吧。」晉王爺話裡有話的說著。坐下后,就聽他又說道:「駙馬,這地方好找吧。」

該死的,他這一說不要緊,氣的我在心裡問候了他祖宗十八輩一遍:「呵呵,王叔找的地方果然與眾不同。」晉王爺聽出了我話里的意思,有些不悅的說道:「駙馬,這話說的可真有意思呀!」

我毫不客氣的反嘰:「呵呵,彼此彼此。」晉王爺現在的眼神恨不得就把我殺死,我若無其事的喝著茶水抬頭望著對面的老頭:「不知您是?」

「哦,在下是吳良峰。」聲音也和人一樣乾澀澀的。「他是之前的刑部吳尚書。」晉王爺接過話茬說道。

「呵呵,幸會幸會。」我嘴上應承著,心裡也在猜測,這兩個人該不會要整我吧!晉王爺臉上的不快一掃而光,大聲招呼著老鴇:「去把紫鶯給本王叫來!」

老鴇殷勤的說道:「哎,行,王爺您稍等一下。」

我心中鄙視著晉王爺,原來還是個老色鬼呢!不一會進來一個面帶紗巾,一身紫衣的女子從外面進來,「紫鶯見過王爺。」這女子的聲音甚是好聽,帶著一種空靈。

晉王爺見著這女子眼裡就放著光連聲說道:「快坐快坐。」紫鶯沒有坐到飯桌間,而是坐在了旁邊,吩咐侍女拿來了琴。看她這舉動肯定是要彈琴了,看她氣質脫俗怎麼會在青樓這種地方呢?

「小女子獻醜了。」 現代總裁古代妻 。眾人都享受著這優美的琴聲,讓人心情不由的變得愉快起來。一曲終了我欽佩的看著她,真是個多才多藝的女人,不禁讚歎道:「才逾蘇小,貌並王嬙。韻中生韻,香外生香。品擬飛仙,情殊流俗。明月前身,可人如玉。逸氣凌雲,神仙益志。慧心青眼,雅態芳思。不慕繁華,依子空谷。誰其友之,唯松與竹。孤高成性,靜而能安。誰其配之,唯桂與蘭。

晉王爺舉起酒杯:「呵呵,駙馬好文采呀!來來來,駙馬。本王敬你一杯。」「王叔,方清不勝酒力,我以茶代酒吧。」說著我舉起了茶水的杯子。


吳良峰攔下我的杯子,搖著頭說道:「不妥不妥,王爺喝酒,駙馬怎麼能喝茶呢!」果然晉王爺的臉色又要變,硬著頭皮舉起酒杯說:「好吧,清兒敬王叔一杯。」

一杯酒進了肚子,胃裡瞬間覺得火燒火燎的。自己酒量不差,但是得分喝什麼酒呀,這可算是白酒呀!!好不容易壓下胃裡的不適,晉王爺在我面前擺了三個酒杯。

「王叔,這是何意?」我不解的望著他。只見他笑眯眯的說道:「駙馬,今天來晚了,就自罰三杯吧!」「什麼!」我難以置信的望著他們,這兩個人是在這等我呢!!

「王叔,這…………」我為難的看著他,「堂堂的陵國駙馬爺不會連這點酒都喝不下吧!」晉王爺挖苦著我。我壓下心裡的怒火,一口氣連喝了三杯酒,心裡這叫一個苦不堪言呀!這倆人到底搞什麼鬼呢!喝完這三杯眼瞅著吳良峰這杯子又舉了過來,既然躲不過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就這樣,這倆人一人接一杯的敬著酒,終於把我喝多了。

「駙馬爺,再來杯嗎?」吳良峰那張乾瘦的臉映入我的眼中。我紅著臉推著酒杯,:「不行,我,我不能,再喝了。頭好暈。」我揉著太陽穴趴在桌子上。


晉王爺假意的說道:「吳尚書就別讓駙馬喝了,你看,這駙馬都喝多了!」晉王爺沖紫鶯使了個眼色,紫鶯起身將我扶了出去。

「嗚,公主,公主你在哪呢?我頭好疼呀?」我痛苦的拍打著腦袋。一雙手攔住了我的手,迷糊之中感覺不是凌慕寒,「你是誰哇!讓開!」

「駙馬,我是紫鶯,您喝多了。」紫鶯拍著我的肩膀。「誰喝多了!我才沒有喝多呢!我要找公主。」我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無奈站不住又跌回了床上。

「駙馬,我來照顧你吧」紫鶯溫柔的說著。我擺了擺手,「不要!我只要公主!」「駙馬,來,紫鶯幫你把外衫脫了吧。」說著手就解起了腰帶。

「有勞紫鶯姑娘費心了。本宮的駙馬本宮自己來照顧!」凌慕寒氣沖沖的踹開了門。紫鶯臉上閃過一絲驚訝,退到了床邊。隨後平靜的說道:「紫鶯見過公主,駙馬喝多了!」

凌慕寒看見躺在床上的我,臉上又冷了一分,上前扶起我:「駙馬,我們回去吧。」我咯咯的笑道:「呵呵,公主你來了。」凌慕寒也不說話就一直扶著我往外走。臨走時冷聲說道:「紫鶯姑娘最好能知道什麼樣的人能進你的房間,什麼樣的人是不能進的!」

紫鶯笑笑說道:「呵呵,公主說的紫鶯會牢記於心!」等凌慕寒和我走後,紫鶯進了旁邊得一個房間。「怎麼樣?」晉王爺背著手站著。

紫鶯揭開面紗,面紗之下竟是凌月華的臉,凌月華恭敬的說道:「他不是好色之徒,看的出來他很愛公主!」

「呵呵,是嗎?既然色不行,那就試試財吧。如果此人不能為我所用,一定要除去!」晉王爺陰狠的說道。

凌月華聽完不禁皺起了眉頭:「這樣做父王是不是太過於殘酷了。」

「什麼?」晉王爺生氣的轉過身:「殘酷!哼,為了本王的大業,本王才不會在乎他人的性命!」

「可是父王…….」「夠了!你是本王的女兒,不要向著外人說話。」凌月華還想說些什麼,見晉王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便將話噎了回去。 凌慕寒摟著我:「清兒,你還好嗎?」

絕品視界 唔,頭好痛呀。」我痛苦的拍打著腦袋。凌慕寒趕忙用手攔下我,將我緊緊的摟在懷裡,聞到了熟悉的氣味便不再折騰,使勁的往她懷裡扎了扎。馬車走時,凌慕寒撩起帘子眼神清冷的盯著春園樓的二樓:「約在青樓!好一個老狐狸。」凌慕寒摟著我的手勁又加大了幾分。

在凌慕寒望著樓上的同時晉王爺也在暗地裡觀察著馬車,凌慕寒那眼神讓晉王爺心裡不由一驚:好冷的眼神!晉王爺望著馬車離開后沉思著:凌慕寒雖然是一介女流之輩,但絕不容小覷她這個人!不過,畢竟她不是男兒身,不會成為陵國未來的儲君。還有那個來歷不明的方清,如果能收為己用最好,若不能絕不能留!想到這晉王爺臉上露出了陰狠。

我坐在地上暈乎乎的望著眼前重疊的人影:「不,我就不上去。」「清兒,別鬧了!快點去床上,別著了涼。」凌慕寒費勁的拽著我起來。「嗝」打了一個酒嗝使勁一拽,將她拽倒在了地上:「不去,我,我才不去呢!」在地上來回的打著滾。

凌慕寒臉色有些難看的從地上起來,見我醉成這樣倒也沒有發火。將沐影招呼進來:「讓丫鬟們準備點熱水,駙馬要沐浴。」

沐影看見我躺在地上說道:「公主,駙馬醉成這樣要不要讓下人伺候他,您先休息。」

凌慕寒望著我嘆口氣:「不必了,本宮親自來吧。」沐影見凌慕寒態度如此堅持就轉身出去了。

過了一會,下人都安排妥當之後凌慕寒就遣退了她們。「清兒,來起來。」凌慕寒將我扶了起來。這次我到沒有鬧,不過一手扶著我一手解著衣服還是很費事。凌慕寒扶正我,讓我靠在牆上迅速的幫我脫下了所有的衣服。我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些冷,嘟起了嘴:「好冷。」緊緊的靠在凌慕寒身上,凌慕寒好笑的望著我:「呦,你還知道冷呢。」凌慕寒不再耽誤,連忙將我扶進浴桶里。我感受到熱意的襲來,傻傻的笑著:「嘿嘿,不冷了。」「你還真是醉的不輕」凌慕寒一邊說著一邊幫我擦拭著身體:「酒量不行還喝這麼多。」凌慕寒不解氣的拿著我,還生氣的擰了了下我的腰。 撿漏 ,我伸出手「啪」打在水面上,結果濺了凌慕寒一身水。凌慕寒狠狠的望著我,緊繃著臉。不知情的我還傻傻的笑著:「呵呵,公主你怎麼在這。」凌慕寒聽完這話更生氣了:「本宮伺候你半天了,你竟然問本宮怎麼在這裡!」

我沒有聽清凌慕寒說的什麼,只看見她的眉頭又皺了起來,我不悅的站起來一手將她拽進了水裡。凌慕寒根本就沒有想到我會有這種舉動,猝不及防就這樣被拽進了水裡。

我捧起她的臉湊上去:「都說了你不要總皺眉,揪的人心裡疼。」說完直接欺上了紅唇,毫不猶豫的掠奪著她嘴裡的水分。凌慕寒感受著口腔里傳來的酒氣,一開始還回應著,不過後來越想越氣咬了我的舌頭。我吃痛的說道:「好痛呦。」

凌慕寒眯著眼睛微笑著看著我:「清兒別洗了,早些睡覺吧。」手抽起旁邊的紗衣將我一裹就扔上了床,「唔,怎麼感覺在飛呢。」我迷迷糊糊的說著。凌慕寒笑意濃濃的望著我,剛才這一下凌慕寒用上了內力,見我這麼折騰凌慕寒最後的忍耐也沒有了!

「簌」屋裡的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好累哦,我要睡覺覺。」我順勢抱住了裡面的被子。凌慕寒快速的脫下了身上濕噠噠的衣服,抬頭看著床上的這個元兇竟然自顧自的睡覺,「哼」凌慕寒冷哼一聲直接壓在我身上。我覺得胸口喘不過來氣,嘴裡嘟囔著:「我要睡覺,起來。」伸手將凌慕寒推了下去。

黑暗中凌慕寒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不過無奈我現在還暈著呢,根本察覺不到。凌慕寒轉移目標,湊近耳垂含在嘴裡。「唔」身體上傳來異樣的感覺,凌慕寒邪魅的一笑,這個反應她很滿意!吸吮著脖子上的鎖骨,種下一個個印記,一直延伸到肩膀。停到肩膀處狠狠的咬了一口,「哇!!」剛叫出聲凌慕寒就點住了我的穴道,不能出聲也不能動了。凌慕寒靠在懷裡戲虐的說道:「清兒睡吧。」

第二天腦袋暈沉沉的起了床,發現自己在府里,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來的,也想不起來昨晚上發生了什麼,只記得晉王爺和那個吳良峰一直敬自己酒。想起晉王爺我就一肚子火,什麼下三濫的手段,竟然灌我酒,還把我灌多了!不過話說回來,是公主把我接回來的吧,四下忘了忘沒有見著凌慕寒,摸著酸痛的肩膀除了凌慕寒能咬我還能有誰呢!

凌慕寒一進屋就見我望著自己的肩膀發獃:「清兒醒了?」凌慕寒笑盈盈的望著我。

「嗯嗯,昨天晚上是公主接我回來的吧?昨天喝多了希望沒有讓公主為難。」帶著一臉的的歉意說著。

「不會,呵呵。駙馬怎麼會讓我為難呢!」雖然凌慕寒臉上還盪著笑意,但是最後一句話故意加重了語氣。心中思索著:糟了!難道自己昨晚惹怒了她?強裝著鎮靜:「公主,是不是昨晚我醉的太過分了?」

凌慕寒聽完微笑的向我走來:「過分?呵呵。」艱難的咽了下口水「呵呵,公主,你大人有大量,昨天晚上要是冒犯了你你就原諒我吧。」觀察著凌慕寒的一舉一動,她笑得愈發的嫵媚我這心裡越是沒底,凌慕寒步履輕盈的走向我,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向我襲來。她輕挑起我的下巴「清兒去青樓怎麼也沒和我說一聲呢?」

我滿眼委屈的看著她:「不是,我也不知道那是青樓呀!誰知道晉王爺會約在青樓呢,本以為我就是吃個鴻門宴,誰知道竟是青樓。」

「那就是說我錯怪你嘍!」

「不是,怎麼會呢?」我連忙解釋著。「那就是你錯了!」凌慕寒下了結論。我無奈的望著她心想:我無論怎麼說都是錯呀!這個姑奶奶呀!我委屈的癟著嘴:「公主怎麼說就是怎樣吧。」凌慕寒放下我的下巴,坐在我旁邊慢悠悠的說著:「既然這樣,那就不怪罪於你了。」

「咦」我驚喜的望著她:「呵呵,公主真好。」

「不過,」凌慕寒話峰一轉「你可記得昨夜你幹了什麼?」以為凌慕寒能放過自己,誰知道逃過一劫還有一劫呢。我絞盡腦汁就是想不起來昨晚發生了什麼,凌慕寒緊緊的盯著我,我苦笑著:「公主我是真不記得了!」誠懇的眼神讓凌慕寒有些動容,嘴唇動了動卻沒有說話,抬起手放在我肩上:「還疼嗎?」

我知道凌慕寒並沒有真的生氣,溫柔的望向她:「嘿嘿,不疼。」凌慕寒嫣然一笑:「看你下次敢不敢醉酒。」握住她的手:「不會有下次了。」

凌慕寒抽出手走到窗前背對著我:「以後不要去那種地方。」陽光折射在她身上,很美但也顯得有些落寞。走上前輕輕擁住她:「我的心裡只有凌慕寒一人,絕不會三心二意!」

凌慕寒緊緊的握住我的手:「你要記住自己許下的誓言!」

「咕嚕咕嚕」,我窘迫的摸摸頭:「我餓了。」凌慕寒溫柔的望著我:「走吧,去吃飯。」

—————————————————————————-

「你吃慢點,又沒有人同你搶!喝口湯。」凌慕寒將湯放到我面前。「我太唔了。」嘴裡塞滿了飯,連話都說不清。我知道現在自己肯定特沒形象,不過誰讓我從昨天晚上到中午一點東西都沒吃過呢。喝了口凌慕寒遞過來的湯順了順,繼續賣力氣的填飽肚子。凌慕寒就在一旁時不時的溫柔的望向我,有時還會幫我擦擦嘴角,此時此刻我覺得真的很滿足!

凌慕寒端著碗問道:「清兒要不要再來一碗?」我摸了摸圓圓的肚子,「不要了。」

林管家從外面急匆匆的走了進來:「公主,駙馬。晉王爺來了,現在……」

「哈哈,公主家還真是守衛森嚴呀!」還未等管家說完晉王爺就走了進來。凌慕寒不客氣的說道:「呵呵,再森嚴不也是沒有攔住王叔嗎!」

晉王爺也不生氣:「兩天不見侄女這脾氣不小呀!」不想看凌慕寒與這種人生氣,在凌慕寒說話之前搶先道:「王叔,今天過來所謂何事呀?」

挑開了話茬,晉王爺望了凌慕寒一眼便不再搭理她:「駙馬今天氣色不錯呀,昨夜見你喝的太多今天特地來看望看望你。看樣子你是沒什麼大礙了。」我擺上一副很感激的樣子:「真是讓王叔費心了!」

晉王爺很滿意的神情:「哈哈,無礙無礙。既然你沒事,本王就回去了。」「嗯,王叔您慢走!」我巴不得他趕緊回去呢!誰知臨走前竟拋下一句「本王覺得春園樓的紫鶯姑娘對你很好呀!」

我下意識的望向凌慕寒見她沒有什麼異樣便放寬了心。吩咐嚇人收拾了桌子與凌慕寒一起去了涼亭,剛坐下凌慕寒就笑盈盈的說道:「紫鶯姑娘相中你了嗎?」


我嘴角抽搐的望著她,原來還記著呢!!「呵呵,公主怎麼會呢!我跟她都沒有什麼太多的接觸!」

「是嗎?那為什麼你在她的房間?」

「什麼!」驚得我站了起來,「怎麼可能?我怎麼不記得。」

凌慕寒語氣酸溜溜的:「當時你喝多了,我聽說春園樓的頭牌紫鶯姑娘的房間還沒有別人進去過呢,駙馬還真是艷福不淺呀!」心裡知道凌慕寒又吃醋了,我一臉認真的說道:「我再說一遍:我方清心裡除了凌慕寒不會再有他人,他人與我也無關!如果你負了我那我心也就死了!


凌慕寒滿臉的震驚,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沒有想到我能說出這些話,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晉王爺富態的坐在太師椅上,拿著籠子逗弄著籠子里的鸚鵡。凌月華恭敬的站著。晉王爺抬頭看了她一眼:「讓你辦的事辦的怎麼樣了?」凌月華上前一步說道:「已經辦妥了。」

晉王爺放下鳥籠,懶洋洋的站了起來:「把吳良峰找過來吧。」凌月華有些遲疑:「父王真的決定好了嗎?」

「月華你怎麼回事!這兩天讓你辦事都婆婆媽媽的,以前你從不會這樣!」晉王爺怒聲喝道。

「沒有,父王,我只是.只是……」凌月華吞吞吐吐的,父王發這麼大的脾氣猶豫著該不該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出來。晉王爺見她這麼猶猶豫豫的似乎想到了什麼,眯著雙眼:「你該不會真的相上那駙馬了吧!」

「怎麼可能!」凌月華不敢相信自己的至親怎麼能這樣想自己!晉王爺神色恢復正常:「不是最好!」

凌月華對眼前這個父王真的太失望了,一刻也不想在這裡逗留了:「那我下去了。」晉王爺在屋裡來回踱著步子等著吳良峰的到來。不一會就看見了吳良峰的身影。

「下官見過王爺。」

晉王爺重新坐回太師椅上:「嗯,坐吧,本王找你來有些事情要吩咐於你。」吳良峰筆直的坐在椅子上:「王爺您吩咐。」

「不著急。」晉王爺擺了擺手「老太太和孩子最近怎麼樣?」吳良峰有些詫異晉王爺怎麼會問起家裡人的情況,不過還是恭敬的回答著:「我娘親身體還好,孩子最近也挺乖的!」

晉王爺聽了點點頭:「嗯,那就好。你跟了我多長時間了?」

「想當年我只是個六品的小縣衙官,是王爺您一點一點的提攜我我才能有今天,算起來已經有四年之久了。不過,您怎麼想起來問這個。」吳良峰疑惑的望著晉王爺。

「四年啊,時間也夠長的。」一邊說著一邊擺弄著手上的大扳指「本王為老太太和孩子尋了處好地方,適合老人家靜養。你妻子死的早,這兩年你心裡也不好受,也該歇歇了。」

吳良峰驚恐的跪倒在地:「王爺!我對您忠心耿耿,絕無二心!」

「呵呵,你不必緊張!本王又不是要你去死!」晉王爺好笑的望著他,「本王會用刑部的賬本設個套,到時候你就假裝不知道此事,知道后因為害怕被揭發去賄賂方清,如果方清能順應最好,若不能本王就會找個替死鬼。而你充其量也就是落個監管不力的罪名,到時本王會為你求情,賜你告老還鄉的。」

吳良峰聽完從地上起來,額頭上流下了汗水:知道王爺辦事手段狠,可是從沒有想過會對自己也這樣,活著也總比死了強呀!連忙應道:「王爺您怎麼決定我就怎麼做!」

晉王爺滿意的點點頭:「那你下去吧。」

凌月華走廊處望著吳良峰那瘦瘦的身影,再想到自己心裡感覺很凄涼:自己的母妃只是個側妃,父王只愛正妃梅姨,可是梅姨身體一直不好,死的早,所以也沒有留下子嗣。小時候為了父王能多看自己一眼,只要是父王的吩咐自己都會完成任務。漸漸長大后開始懷疑自己的這種做法究竟對不對,每次幫父王做完事情,心裡都覺得愧疚同時還總替父王擔心。究竟我該怎麼做才算是對的!

凌月華那皎好的面容上露出了糾結。

吃過早飯後凌慕寒貼心的為我換上了官服,這次的官服是墨藍色的,我高興的看著凌慕寒:「嘻嘻,這次不是紅色的!」凌慕寒微笑著:「你這人怎的還分顏色呢!姑娘家都喜歡顏色艷麗點的衣服,你卻不同。」

「那是!要不說我是獨一無二的,嘿嘿。」我抓住凌慕寒的手厚著臉皮的說著。凌慕寒抽出手幫我系好衣扣:「清兒,別鬧了。一會你還得去刑部呢。」

「好吧。」依依不捨的用鼻子蹭了蹭她的脖子,「那我走了,別想我哈。」

凌慕寒溫柔的看著我:「嗯,路上慢點。」


——————————————————————————

「把這些都拿走吧,把賬冊拿來我看看。」我揉了揉僵硬的脖子,站起來吩咐著旁邊站著的刑部司法官員。沒到刑部的時候自己幻想過無數種可能,就是沒有想過自己到這就得馬上接手這裡所有的案件,還要查閱翻看所有的卷宗,看著這一排排的書架我有一種想淚奔的衝動!所以我做出了最明智的選擇,還是先查查賬本吧,這才是最著急接手的東西。等到賬本拿來,我拍了拍上邊的灰塵:「全在這裡了嗎?」

「嗯,全在這裡了,大人您先看著,您有事再叫下官!。」那個官員恭敬的說道。我頭也不抬的說道:「嗯,下去吧。」

待他走後我翻閱著這一本本的賬本,越翻眉頭越皺的厲害,這是什麼破帳呀!「來人。」

「大人什麼事」一個官員匆匆的進來。我冷冷的說道:「吳良峰大人呢!」那人看我臉色不好看連忙說道:「在前廳呢,您稍等。」說完匆忙走了出去。

看著這些賬本全都是花帳!真不知道這個吳良峰究竟是怎麼當的這個刑部尚書!

「大人,您找下官有何事。」吳良峰走了進來。我凌厲的望向他,抬手將賬本扔向他厲聲說道:「你自己看看吧!」吳良峰翻著賬本,越往後翻他的臉色越難看,最後有些顫抖的說道:「大人,下官不知此事,請大人給下官些時間容我查明此事再稟報於您。」

看他如此慌張肯定也不知情,心裡有些動容:「好吧,明日給我答覆!今日我就先回去了。」

吳良峰一臉感激的說道:「謝謝大人!」

我鬱悶的回了公主府,這些人怎麼如此的不負責任呢!進門口的時候,沐影匆匆的從對面走來。心中不由納悶「什麼事這麼急?」那你上前攔住她:「沐影,怎麼了?」

沐影面帶愁容:「」「太子和二皇子打了起來。公主很生氣讓我現在去準備東西回郡都!」

我有些驚訝的說道:「怎麼可能!你去吧,我看看公主去。」

「嗯」沐影匆匆的走了出去。

一進前廳就見凌慕寒冷著一張臉坐在椅子上,「公主。」我輕聲叫道。凌慕寒並沒有因為我的到來情緒而得到緩和,生硬的問道:「你怎麼回來了?」

望著她那張冷艷的臉:「」「刑部賬目有些問題,讓他們查完后給我回話,我就先回來了。」

「嗯,一會我要回宮。」凌慕寒聽我說完只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問下去。想起沐影剛才說的話,我有些擔憂:「公主回去是為了二皇子吧,我同你一起回去吧。」

凌慕寒臉上有些動容:「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你在府中等我吧。」我不悅的望向別處,拒絕人拒絕的也太乾脆了吧:「我同你回去也好有個照應。」凌慕寒似乎有些不耐煩:「我說了不用!我只是回去處理一下家事!」

「家事?」我聽她這麼說心裡更不是滋味了,語氣也變得不自然:「也罷,畢竟那是你的家事!」我把「你的家事」這兩個字故意說的很大聲。

凌慕寒意識到自己說話語氣有些太沖,望向我:「清兒…………」

我伸手示意她不要說話,繼續說道:「不過公主,你回去就是準備幫皇子討個說法吧,但是你別忘了,太子現在是儲君就算他再不濟那也是皇上選上的,朝中必定也有他的勢力。你此去如果太過於強勢對二皇子沒有什麼好處!方清還有事處理,先回屋了。」

我看見了凌慕寒那眼中的悔意,但我並沒有給她一絲挽留的機會。冷靜的說完這些話,就向外走著,在拐角處停下:「一路小心。」凌慕寒望著那消失的身影,嘴裡喃喃著:「清兒……」

我生氣的走在後院中:「將你我分的這麼清楚終究還是信不過我嗎!!」我落寞的想著從這裡發生的種種,第一次和凌慕寒見面是很戲劇的,那時候那個女人的一顰一笑就已經印在了我的腦海里。這個多面性的女人還總是調戲自己,到後來知道她在利用自己的時候心裡是那樣的難受,那時發現自己心裡是喜歡她的。利用我,捲入朝廷的是非中,這些都不要緊。我可以為了你變得強大,就是不要推開我,因為那樣只會讓我心裡更加的難受。

不知不覺的又走到了書屋,那天我偷偷的寫下傾慕凌慕寒的詩句,想起那天臉上露出了笑意,推開門上了二樓。書桌上的擺設沒有變,自己寫的那首詩還在那裡,旁邊的一張白紙上寫著「方清」兩個字。除了凌慕寒還有誰會寫自己的名字呢,「這個女人!」自己想氣卻又氣不起來了。

「唉」嘆口氣趴在書桌上,望著窗外不禁迷茫起來:自己如此的在意凌慕寒要怎麼樣才能讓她徹徹底底的相信自己呢!我要的不是她嘴頭上說著接受我,我要的是她那顆心能真正的接受我!現在自己不光要面對感情的問題,還要想辦法如何應對這朝堂之上的明爭暗鬥:凌慕寒一直都想讓凌慕楓成為儲君,所以太子一定要除。晉王爺更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兩撥人早晚都會正面的跟凌慕寒刀戈相向,所以自己一定要變強!

想到這,眼神變得清明起來,心中也漸漸謀生出一個計劃。

「公主,上車吧。」沐影提醒著凌慕寒。

凌慕寒一臉失望的望著門口,終究是沒有等來那人的身影,是真的生氣了嗎?心裡後悔起來。沐影看凌慕寒發獃的望著門口,心中瞭然:「公主,駙馬不同咱們一起回去嗎?」

「駙馬還有事,走吧。」凌慕寒上了車心想著:等回來再安慰那人吧。 「公主,您回去吧。皇上囑咐過他午休的時候不能讓任何人打擾。」老太監弓著身子低頭勸到。

一身紅衣的凌慕寒嫵媚的一笑:「陳公公,你跟我父皇得有三十多年了吧!」

老太監抬頭說道:「是呀,從皇上登基時就跟著皇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