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呦呵,還跟我們橫,就不讓你過去,你能拿我們怎樣!」

2021 年 1 月 9 日

「兄弟們給我攔住他,讓他的仇家追上來剁了他!」

姜龍的話音剛落,其中一名兵衛便走了上來,鼻孔朝天的看著姜龍說道。

一名天武境的兵衛在一尊武王面前如此囂張,他恐怕也是有史以來的第一個了。


「我不能拿你們怎麼樣,只不過你們會死!」

姜龍的殺機早就無法忍耐了,在這人說完這句話時,姜龍的手臂一揮,一道真氣便沖了出去。

可是在動用真氣的同時,姜龍卻沒能注意到,他手臂上的一處血痂崩裂了,一滴血液滴在了地上。


一息之後,姜龍駕馭著夢魘從屏障處沖了過去,而在屏障的周圍橫七豎八的躺著數具屍體。

而另外兩名一直都沒有開口的兵衛,則是站在一旁瑟瑟發抖。

這一刻他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樣的強者,他們聞所未聞,僅僅是一招便擊殺了整整六名天武境的兵衛!

不過正當這兩名兵衛獃滯時,在屏障的下方,一滴血液被抽入了地下,在相隔數百米的大雪山之上,一名盤坐在雪窟內的老者猛然睜開了眼睛。

「是姜龍,看來進境不錯啊,居然都成就了武王!」

「只不過你不該觸碰神龍精血的,我本想收你做弟子,這一次恐怕不得不殺你了。」

如果姜龍現在能在此處,他一定能認出此人來,他不是別人,正是守候在大雪山,曾與姜龍有過一次交集的屠龍者,封於修。

此時他的面容正在陰沉與柔和中詭異的交織著。

姜龍的修為進展超出了他的想象,可是這一次他卻從他的血液中感知到了青翼雷龍的氣息。

作為一名屠龍者,任何與龍族有關聯的人或者物,都是他們擊殺的對象。

姜龍就是做夢也想不到,因為隨意的一處殺戮,竟然會招惹來一名屠龍者的注意。

隨著雪上之上一縷奪目的光華閃出,封於修沉寂數百年之後第一次走出了大雪山。

與此同時,在風雲城藩玄天宗後方的深淵山脈中,姜龍駕馭著夢魘來到了一處漆黑的大峽谷邊緣。

轉眼數年過去,一切早已經變的物是人非,姜龍將夢魘收入戰龍鼎中,舉目望向四周,目光中有一縷哀傷。

曾幾何時,此地也是他活動之地,當年是因為玄天宗的庇護他才能晉陞天武境,是玄天宗幫助他邁過了那最艱難的時期。

可是當他走到了武王境,準備回報他們時,卻已經找不到他們的蹤跡。

剛剛沿途過來,姜龍探查過玄天宗,可是卻已經無法找到魂域的存在。

由於姜龍自身的情況,他並沒有仔細探查,只不過掠了一眼后,便來到了大峽谷。

「如果可以,希望等我吞噬神魂后,能夠想到辦法重現一切。」

「師尊,你可知我想你。」

低聲嘆息一句后,姜龍抹去眼角的淚痕跳入了大峽谷中。

漆黑的大峽谷深不見底,直到大約一炷香之後,方才傳來一陣水流激蕩的響聲。

在水流激蕩的聲音消逝之後,伴隨著一陣微風閃過,封於修憑空出現在了此地。

「恩?失去了感應,他的屏息之術難道晉陞了?」

走到一塊青岩之上,封於修目光微眯的呢喃道。

不過在這句呢喃消逝后,他的眉頭突然皺了起來,凝滯一息之後,鼻息聳動了一陣。

「是龍血的味道,是血龍!」

大約三息之後,封於修的瞳孔突然急劇收縮起來。

由黑龍之血晉陞的血龍,是龍族最大的禁忌,也是他們屠龍者最怕的神龍!

「可惡,難道姜龍所要尋找的就是血龍,此地是傳言中的黑龍血潭!」

在心靈震顫中,封於修緩步走到了峽谷邊緣,眺目朝著下方看了一眼后,他眉頭緊皺,雙拳緩緩握緊。

面對血龍他缺乏足夠的勇氣!

現在他幾乎已經可以肯定姜龍就是跳下了這座峽谷,可是因為缺乏勇氣,他猶豫不決,他不知道自己跳下去後會面臨什麼!

「沒想到一代屠龍者也會有如此猶豫的時候。」

「罷了,我便在此等待,姜龍就算是獲得了血龍傳承,修為也高不到哪兒去,在我的手裡,他逃不掉。」

猶豫了許久,封於修輕嘆一聲,壓下了想要跳下去的衝動。


他是屠龍者,面對由黑龍血液凝聚的血龍沒有多少生存的機會,倒不如在此等待,等待著姜龍自投羅網!

峽谷之下,姜龍在激蕩的水流中前行,在經過大約三息的凝滯后,一縷微弱的光芒閃爍而出。

姜龍引燃了手指的真氣,以此來照明,此地有種莫大的禁制,就連姜龍都無法憑藉肉眼看清一切。

可是當真氣的光芒驅逐黑暗之後,顯現出來的一切讓姜龍面容凝滯下來。

此刻他置身的地方並不是由水組成的,全部都是血液,全部都是近乎於漆黑的血液。

血潭並不是小範圍的,而是全部,全部都是黑龍之血,先前的水流激蕩聲,也不是水流,而是血流。

「當年隕落的黑龍到底有多龐大!」

望著四周的一切,姜龍滿臉驚嘆,如此眾多的血液,姜龍無法想象當初隕落的黑龍到底有多龐大。


「吼!」

就在姜龍失語呢喃時,一陣咆哮聲突然響起,在他前方的龍血中突然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翻騰。

姜龍看到了一枚三角形的鱗片,鱗片通體血紅。

伴隨著這枚鱗片的出現,姜龍只感覺自己的身軀正在上升,當姜龍的身軀脫離血液時,他感覺到自己腳下正踩著什麼東西。

而在他的大腿旁邊也出現了一陣寒意。

「血,血,血龍已經誕生了!」

當姜龍看清自己腳下的東西時,整個人為之沉寂下來。

誰都有恐懼的時候,姜龍也是這樣,直面血龍,姜龍有種心脈破碎的感覺。

血龍就是上古之時也是龍族的禁忌,就是上古神龍都懼怕這種沒有生命的存在,更何況是姜龍。

他是來尋找傳承的,他不是來找死的。

「神行鬼步!」

反應過來之後,姜龍雙手掐訣,神行鬼步瞬間加身,整個人如同鬼魅一般,順著不斷拱起的血龍背不斷賓士。

「砰!」

只可惜,現在的姜龍對血龍來說就是一隻螻蟻,在他跑出數米遠時,一枚鱗片突然變大,澎湃的血流從其內噴涌而出,隨著血液漸漸凝固,姜龍也被困在了其中。

「可惡,青翼雷龍,你騙我,根本就得不到傳承,我是來找死的!」

被困在這凝固的血液中,姜龍一邊捶打著四周的血色壁壘,一邊瘋狂的咆哮。

姜龍不想死,他還沒有活夠,他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不想這麼平白無故的死去。

「吾只負責告訴你能得到什麼,可沒責任告訴你需要經歷什麼。」

等待姜龍的咆哮聲落下后,一串龍語傳到了姜龍的腦海中,隨後轉化為意念,讓姜龍明白了龍語的意思。

「可惡,這!」

姜龍正想繼續叫罵,眼眸的餘光突然撇到了一道影子,急忙將頭轉了過來。

而當他完全看清眼前的東西時,他的瞳孔開始急劇收縮,同時臉上也滿是驚駭。

「完了,這一次完了!」

在驚駭中,姜龍絕望的呢喃起來,這一次他真的絕望了。

在他的目光中,通體血紅,稜角分明的龍頭正透過血色壁壘靜靜的看著他。

隱隱的還能感應到一股極其刺鼻的血腥味道。

「吼!」

龍頭盯著姜龍看了一會兒,隨後張開大嘴,在一聲咆哮中,將整個血色壁壘吞了下去。

隨後沉入了血液中消失不見,一切剎那間便的寧靜下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我沒死?」

等到醒來時,姜龍來到了一處金碧輝煌,妖靈涌盪的宮廷中。

「你醒來了,吾等你很久了。」

「青翼小雷龍既然也到了,就出來吧。」

在姜龍疑惑的呢喃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宮廷內部傳來,吸引著姜龍的腳步,同時也吸引著戰龍空間內的青翼雷龍。

暖愛 吼!」

伴隨著一聲咆哮,姜龍的眉心大開,無盡的雷霆橫空閃過。

一道青色的影子從雷霆中鑽了出來。

一名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慢慢的顯化而出。

「化形之力,你不是說你不能化形的嗎?」

看著眼前的青衣男子,姜龍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傻小子,我在外面不能化形,難道到了黑龍老祖的領域內還不能化形?」

看著滿臉疑惑的姜龍,幻化成人形的青翼雷龍沒好氣的拍了拍姜龍的腦袋。

幻化成人形后,青翼雷龍已經擁有了口吐人言的能力。

「我,我……」

聽到青翼雷龍的話,如果不是擔心眼前的這條龍暴揍他,姜龍恐怕就罵娘了。 「行了,進去吧,你要的傳承就在這兒。」

看著姜龍呆愣的模樣,青翼雷龍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說完這番話后,他便帶頭朝著宮廷內部走去。

姜龍也沒有再開口多說什麼,在青翼雷龍先行一步之後,姜龍便緩步走了上去。

不過在行走中卻若有所思的從戰龍鼎內把九尾龍貓召了出來。

對於他來說,九尾龍貓太弱了,它需要更多的時間成長,也許在此地能做它的成長之地也說不定。

「瞄嗚…」

被姜龍從戰龍鼎內召出后,乳白色的小貓從沉睡中醒了過來。

「龍貓,龍祖!」

隨著九尾龍貓的聲音響起,整個宮廷突然傳來一股劇烈的震蕩。

那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如同遭遇了生平最恐怖的事情一般。

「小子還不算太笨。」

與此同時, 總裁大人強勢寵

龍族的等級制度非常強,青翼雷龍出現時根本就不敢動九尾龍貓,只有姜龍能召喚它,而在這黑龍老祖面前,只有九尾龍貓才是最強的威懾。

黑龍老祖畢竟死了很久了,並且還凝聚了血龍,天知道它的性情暴戾到了什麼程度,現在看似無害,可是一旦發生變故,就連青翼雷龍估計都會死在這兒。

當然如果要是青翼雷龍知道,姜龍只不過是想給龍貓找一個安身之所,才將其放出來的話,不知道又會作何感想。

前行了大約十米距離,姜龍的眼前驟然變黑。

經歷了大約一息時間的黑暗后,黑色的氣霧開始蠕動起來,隨著一縷縷金芒從黑暗的夾縫中釋放出來,姜龍眼前的整個畫面變的清晰起來。

出現在他們前方的是一座黑暗祭壇,而在祭壇之上正有一名虛幻的人影站在那兒。

人影是一個蒼老的老者,渾身消瘦,面容慘白,就像是一具被抽空了的乾屍。

此刻他的目光收縮,緊緊的盯著姜龍懷中的九尾龍貓,渾身氣芒不斷閃爍,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拜見黑龍老祖。」

走到祭壇邊緣后,青翼雷龍抱拳而拜。

不過姜龍卻沒有跟著這樣做,因為不知道為何,剛剛有股極其強大的意念遁入了他的魂魄中,逼迫他不能有任何覲見之意。

「小雷龍,想當初我還在龍皇大殿見過你的,沒想到轉眼就是萬年時光了。」

等待青翼雷龍抱拳相拜后,黑龍老祖微微點了點頭,收縮的目光也已經收了回去,在回應青翼雷龍時,一派長者模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