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吱」

2021 年 1 月 4 日

劉逸風的房間門被推開,從外面進來五六個人。一個微胖一點的少年一腳踏入劉逸風的房間,微笑的說:「聽說劉兄今天去教訓林凡那個傻子去了,你把他打得這麼樣啊!」

「都是因為那個傻子,讓我們天波院今年找不到學員,劉兄也該好好的教訓他了!」一個拿著扇子的少年,緊跟微胖的少年進來。;臉色不悅的說。

劉逸風聽到有人進入自己的房間,立刻從床上爬去來。看著眼前出現五六個自己的好朋友,有一點無奈的說:「你們不要說了,我今天是去教訓那個林凡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微胖一點的少年走進劉逸風的面前,伸手抬起劉逸風的臉說:「你的臉怎麼了啊,難道你被那個傻子打了嗎?」

「什麼?我們堂堂的劉大少竟然被一個傻子給打了,這簡直是……..!」手拿扇子的少年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劉逸風打斷了。

劉逸風氣憤的站起來說:「老子就被一個傻子打了,怎麼了!要是你們去的話恐怕連他的身都碰不到就被打殘了!」

沒有想到劉逸風真的是被林凡那個傻子給打了,房間內的五個人面面相覷。劉逸風的實力他們都十分的清楚,就算他們幾個加起來也許都無法打得過劉逸風。在他們眼睛神一般存在的劉逸風,沒有想到竟然被一個他們看不起的傻子給打了。

「林凡就是一個傻子啊,自從他來到我們寒天院,我就沒有看見他修鍊過,如今怎麼可能打的過我們劉大少呢!」最後面一個少年十分不解的說道。

「傻子?我看你們才是傻子吧!林凡是血靈洗鍊裡面的血滴子,他是殺死我大哥的仇人!你們說可以驚動整個血靈洗鍊的人,可能是一個傻子嗎?」劉逸風幾乎瘋狂的看著哪位說話的少年說。

「怎麼可能,他竟然就是血滴子?」

「天就是被血靈洗鍊踢出來的林凡?」

「怪不得都說林凡可以一個人打死三隻三階的靈獸,原來他就是血滴子啊!」

「他為什麼會裝成傻子呢?一個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到我們這偏避的北寒大陸呢?」

眾人聽到林凡既是他們早就聽說的血滴子時,全部都驚呆了。血滴子的名氣實在是太響了,當劉逸風哥哥劉宇天的死訊傳到北寒大陸的時候,他們都十分的吃驚。劉宇天是北寒大陸幾十年才出現這麼一個奇才。他的天賦極好,早在11歲的時候就已經進入了入靈境。被北寒大陸的人們稱為奇才,就在六年前的那一次血靈洗鍊中,他也被血靈洗鍊選中。成為北寒大陸數十年裡唯一擁有參加血靈洗鍊的人,當時劉宇天去參加血靈洗鍊的時候。全北寒大陸都驚動了,很多人都想親眼目睹這個被血靈洗鍊選中的人,是怎麼的風采。

劉宇天離開北寒大陸,踏上血靈洗鍊的修鍊之路時。劉氏家族的族長,也就是劉宇天的父親劉玄月親自把他送出北寒大陸。在劉逸風的眼裡,他的父親是從來不會在意他們的修鍊。就連他哥哥進入入靈境的時候,他的父親都沒有理睬,只是讓管家過來恭喜一下哥哥。沒有想到父親會親自把哥哥送出北寒大陸。然而就在各個離開半年後,竟然從血靈洗鍊裡面傳來他哥哥的死訊。殺死哥哥的人竟然是一個比哥哥小的少年!這件事情瞬間驚動了整個北寒大陸,從那以後那個被稱為血滴子的少年林凡的名字也傳遍了整個北寒大陸。劉逸風聽說自己最羨慕的哥哥被人給殺了,殺他的人還是和自己一樣大的少年。這個消息在小小的劉逸風心裡,像是一個深水炸彈一樣,炸開了花。從哪以後留逸風就決定好好修鍊,發誓將來一定要給哥哥報仇。

劉逸風是劉氏家族的少主,劉氏家族是北寒大陸四大家族之一。有足夠的實力,可以在自己的家族內布置聚靈陣。聚靈陣是實力的象徵,布置一個一級的聚靈珠就要發費數百萬的靈幣,和各種珍貴的材料。布置聚靈陣要找到至少比聚靈陣本身等級,高一級的靈陣師才可以布置出來,也就是說,如果你要是想布置一個一級的聚靈陣,必須要找一個二級的靈陣師。整個北寒大陸,一級靈陣師只有一把之數,二級的就更加的難找了。

所以那些除了四大家族的孩子以外的少男少女,為了早一點進入入靈境。都會不約而同的來到寒天院來,只有寒天院這裡的一級聚靈陣是對所有人開放的。這樣才會有林凡這樣的少年,在還沒有進入寒天院修鍊,就早已把自己分好在自己喜歡的學院裡面了。

站在劉逸風面前的這幾位少年,也是如林凡一樣。沒有地位,只能來寒天院這對外開放的聚靈陣下,來提高自己的修鍊。他們天天都可以看到林凡傻傻的,來到聚靈陣裡面打坐,然後又傻傻的離去。所以這裡的人都知道林凡是一個傻子,誰也沒有想到他就是在血靈洗鍊裡面鬧的沸沸揚揚的血滴子林凡。

「沒有想到那個傻子就是血滴子林凡,這一次我們天波院真的要輸給寒宗院了。」微胖的少年頹然坐在劉逸風的床上,再也沒有剛才的傲氣。

「林凡,我一定要超過你,然後斬下你的人頭來祭奠我大哥!」劉逸風眼睛死死盯著窗外,緊緊咬著牙說道。

「好!不愧是劉大少啊,有點骨氣!」一個白衣少年走進劉逸風的房間微笑著說:「只不過是一個被血靈洗鍊趕出來的人而已,有什麼可怕的。」

「韓天翔!」拿著扇子的少年聞聲向著外面看去,瞬間合起手中的扇子吃驚的喊道。

韓天翔是四大家族之首韓氏家族的少主,寒家在北寒大陸算是最大的勢力。韓天翔更是這一次被大家公認的天波院的第一人,在這些還沒有正式成為寒天院的學員裡面,韓天翔是最早進入入靈境的人,如今寒天翔的實力可能早已經到達入靈境中期。

韓天翔是今年寒天院最熱門的人物,如果不是林凡的莫名出現。今天報名排成長隊的學院應該就是天波院了吧。

「這不是韓大少嗎?不知道今天來我這裡為了何事啊!」劉逸風往外看了一眼,見韓天翔嘴角微揚站在自己的房間里,就客氣的問候了一句。

「我今天來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過來看看我們的劉大少,還能不能參加明天的升學考試。如果是傷的無法參加的話,我可以跟院長說說,讓他們破格錄取你也是可以的!」韓天翔嘴角微揚淡淡的說:「還有那個林凡,你就不用親自動手了。明天我會讓他跪在你面前,哭著向你說對不起的!」

「如果沒有別的事情的話,請你出去。」劉逸風聽到韓天翔的話,心裡的怒火剛加的大了起來。劉逸風強壓著心裡的怒火說:「林凡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不必韓大少操心!」

「呵呵!一個傻子就把你打成這樣,我看劉氏家族以後是沒有什麼希望了。」韓天翔從耳朵後面拿出一根草枝放在嘴裡,大搖大擺的走出劉逸風的房間說。 寒宗院後面是一個美麗的地方,這裡有連綿不斷的山丘。山丘上面長滿了蔥綠的大樹,眼光照射在大樹上,穿過樹葉在地面上留下斑斑樹影。在一排排美麗的大樹旁邊就是一條清澈的小河,河水潺潺作響。清澈的河水裡有時還可以看見數條色彩斑斕的小魚,在河水裡自由自在的游著。河岸上的小花迎風擺動,散發著陣陣的花香。

在這如畫的風景里出現三個熟悉的身影,三個人並排坐在小河旁,在欣賞著美輪美奐的景色。

「凡哥,這一次升學考試你一定是第一名。看來我要努力了,如果我進不了前五的話,我們就無法在一起了!」晟少坐在林凡的旁邊,從地上撿起一顆小石子,用力的往河水裡一投說。

「不能這麼說哦,我們學院里的高手多的是。我們寒宗院的王倫,天波院的韓天翔。他們才是這一次升學考試的大熱門,我只想好好的進入學院,安安穩穩的修鍊。」林凡也拿起一個石子投向小河裡說:「你剛才說什麼?進不了前五我們就不在一起了?」

「是啊!我們下院被分為五個階級,這一次升學考試名次進入前五的人,就可以直接進入三階級。進入五之十名的人,會直接進入二階級。其他的人只能從一階級慢慢的往上升了!」晟少把頭轉向林凡,平靜的說。

雪寧嘆了一口氣說:「唉,你還有希望進入前五啊,我呢!恐怕只能在一階級慢慢的混了。我的天啊,院長為什麼要這樣規定呢!」

林凡又撿起一個小石子投進小河裡,微笑著說:「這樣蠻好的啊,讓那些有實力的人不必在不必要的地方浪費時間!」

「你當然好啦,可惜我呢!」雪寧不開心的拔起一朵小花,在手裡不斷的碾碎,蹂躪。

「你怎麼了啊,只要你好好的修鍊。會很快追上我們的啊!不要灰心,加油!」林凡微笑的看著雪寧說道。

「那樣的話,我就沒有辦法天天見到你了啊!我怕你會想我,不用心修鍊了啊!」雪寧抬起頭看了一眼林凡,委屈的說。

晟少和林凡相視一笑,搖了搖頭。兩人同時從地上撿起小石子,用力的往水裡投去。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啊!升學考試就快要開始了,你們竟然還這麼悠閑!」紅衣女子跑過來見到林凡他們還坐在小河邊,催促著說。

「陳靜!」

「晟少!」

「你們認識?」雪寧見到他們見到互相的表情,都顯得十分的怪異。瞬間站了起來跑到紅衣女子的身邊,摟住紅衣女子的手臂問道。

「不認識!」

晟少和紅衣女子齊聲說道。

「不認識?你們一定有問題!」雪寧嘴角一揚,伸出無名指指向晟少說:「你們都這麼有默契,竟然還跟我說不認識!」

「雪寧我們走吧,再晚了就趕不上升學考試了。」紅衣女子一把拉住雪寧,強行的把雪寧拽著向著寒宗院的方向走去。

「我們也走吧。」晟少見陳靜拉著雪寧離開,也對著後面的林凡說道。

「走吧!」林凡微笑的跟在晟少後面說。

韓天院分為兩院,兩院之間存在著相當激烈的競爭。不過不得不說,什麼事情,只有競爭才會有成長,所以這幾年來寒天院確實出現了不少優秀的人才。

這一次的升學考試,兩院有是發生了很強烈的競爭。寒宗院區,有一片很遼闊的一片空地,空地上面搭建著好多擂台。擂台的四周有一排排的石椅,而如今這一排排石椅上被黑壓壓的人海所瀰漫。

各種交談聲,竊竊私語聲交匯在一起。其中還夾雜著少女銀鈴般的嬉笑聲,令這邊的空氣里充滿了青春的氣息。

巨大的場中,人數中多。但他們的界限分明,自然的分成兩部分。那便是寒宗院和天波院的學員,因為競爭關係,雙方之間到是不是的相互挑釁,那氣氛格外的熱鬧。

「你們說這一次我們寒宗院可以不可以拿到第一啊!」

「這不好說,你們看地榜和天榜前十的位置。我們寒宗院只有三位,而且前三的位置一直是天波院的。如今我們這些新生,估計也無法撼動這個事實吧!」

「我們寒宗院新生裡面也有一些厲害人物哦,比如說那晟氏家族的晟少,寒宗院新生第一人的王倫。他們都進入了入靈境,只要他們發揮正常進入前五沒有問題!」

「要說這第一人嗎?那自然是我們寒宗院的林凡了,他可是血靈洗鍊裡面的血滴子啊!」

「一個傻子還想做第一人,這一次的第一人一定是我們天波院的韓天翔。你們寒宗院就不要想著有機會翻身了!」

「你說話給我放尊重一點,我們凡哥才不是什麼傻子!」

「呵呵!我就說他是傻子怎麼了,有本事就讓他打敗我們韓大少啊!」

「不要吵了,凡哥來了!」

林凡和晟少快速跑到場中,一些熱情的學院們對著林凡大聲的歡呼。林凡錯過人群,找到一個石椅做了下來。晟少也擠了擠坐在林凡旁邊的座位上。

林凡坐下后目光掃視一周,激動的說:「哇!這裡好多的人啊,真的沒有想到寒天院今年的新生會這麼多!」

晟少也看了一下四周說:「凡哥你看,寒天院下院上院的學哥學姐們也來了不少哦!」

林凡隨著晟少的目光望去,在場子後面還真的坐著一些比他們大一些的少年。那些少年四五個簇擁在一起鹹淡著,時不時看向前面的人海里,好像是在議論這一次新生升學考試裡面誰最有可能成為新生第一人似的。

「沒有想到那個傢伙也來了,看來他對你很重視啊!」晟少的目光停留在最後面的一個身穿淡藍色衣服的少年身上,淡藍衣服的少年,嘴角叼著一顆草枝,身子倚在最後面的圍欄上,眼睛不時的看向剛剛坐下的林凡。

林凡也注意到那個眼睛充滿不削的少年看了自己一下,林凡無視的轉過身體,坐正在椅子上說:「他是誰啊!」

「他就是我們寒天院的第一人韓天化,他一直霸佔著天榜第一的位置。這一次來,想必也是來看看他弟弟韓天翔的吧!韓天翔可是我們北寒大陸最大勢力韓氏家族的大公子,要不是他爸爸韓耀威卑鄙無恥,這北寒大陸第一勢力也就不會是他們韓家了。」晟少看著韓天化眼裡充滿了憤恨的目光。

林凡旁邊的學院們也隨著晟少的目光看去,看到後面的淡藍衣服的少年瞬間吃驚的說:「韓天化!」

說面對韓天翔他們還有一些戰意,而面對韓天化。估計他們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韓天化的實力那才是名副其實的第一,他佔領天榜第一的位置好幾年,一直都無人可以撼動。寒宗院的學院們見到韓天化也來了,氣勢瞬間就變得有些低迷了。而相對天波院的學院們卻氣勢大漲,這韓天化的到來明顯是給他們壓場來了。

韓天翔見到韓天化到來,連忙站起來向著後者走來,微笑的說:「哥哥,你怎麼來了啊!」

韓天化拿出放在嘴子的草枝,拍了一下韓天翔的肩膀說:「我來給你助威來了啊!今天是升學考試,你要好好表現!」

「對啊!韓天翔,對這新生第一的位置,你感覺可以拿到嗎?」一個白裙女子走到韓天翔的身邊關切的問道。

「是靜初學姐啊!這個新生第一的位置我是那定了哦!」韓天翔微笑的看著白裙女子說道。

白裙女子肌膚如雪,一雙修長如玉的美腿,和她那初露韻味的白乳都讓人無法不去注意到她。白裙女子朱唇微啟,微笑著說:「這麼有信心啊,不過我聽說寒宗院裡面有一個叫林凡的少年。他可是血靈洗鍊裡面的血滴子,你對他千萬要注意一下哦!」

韓天翔見到白裙女子那一雙桃花般的眸子,無視一笑說:「那個傻子啊,他給我造成不了多少威脅!」

「血滴子林凡!」寒天化目光向著林凡看去,林凡也注意到韓天化的眼神。四目相對,林凡眼睛里沒有半點的懼色,那種平靜的對視,卻讓韓天化有一點驚訝的挑了挑眉說:「這個林凡倒是有一點能耐,你不要小看他!」

「對啊!我也感覺到這個小子有一點能力,不可小視啊!」白裙女子看向林凡的方向,由衷的說道。

「呵呵!有能力才配做我韓天翔的對手,要是太容易被打敗,那還有什麼意思啊!」韓天翔看了一眼林凡,雙手緊握說:「等一下,我會讓你知道誰才是真正的第一!」 咚!

在萬眾矚目下,一道清脆的鐘吟聲突然響起,方才讓所有的學院心頭一陣,升學考試這就要開始了。

清脆的鐘吟上響徹這片天空,而下面的氣氛在此時,也到達了一個頂點。

那場地中央位置坐著三道身影,右邊是一位身穿紅裙的女子。女子已近中年,但她的肌膚還是如雪,修長的美腿散發出迷人的疑惑。特別是她那豐滿的胸部彌散一種成熟的韻味。左邊是一個中年男子,男子身體消瘦,雙眼有深深的凹陷。從面上看他有四十多歲,但是實際年齡只有三十多,男子一臉嚴肅,顯得有一些凌厲。

「呵呵!這一次的升學考試比起以往更加的熱鬧了啊!」兩個人中間坐著一個白頭花的老者,他笑眯眯的看著下面熱鬧的場面,忍不住笑道。

「是啊!以往的升學考試都是可以預測出結果,可是這一次不同!所以才會如此的熱鬧!」紅衣女子笑著說。

「有什麼不可預測了,這一次,第一名還是我們天波院的。韓天翔如今已經進入了入靈境中期,這樣的實力不要說在新生裡面了,就是放到下院的學員裡面也是數的著的。放眼今天新生里,誰可以和他一拼。」中年男子緊繃著臉無視紅裙女子說。

「我們寒宗院這一次新生裡面,可是有一個從血靈洗鍊出來的少年哦!聽說他還在血靈洗鍊裡面做了一件驚動天錄院的大事情,這樣的少年不可以小窺哦!」紅裙女子的說。

「可惜他現在只是一個被血靈洗鍊半路趕出來的人,」中年男子搖了搖頭說。

那白頭花的老者見二位爭執只是微微一笑,顯然早已習慣他們。那渾濁的目光向著寒宗院放方向望去,停留在林凡的身上說:「當時林凡的爺爺帶他來的時候,我就感覺出這個少年不一般。沒有想到他就是在血靈洗鍊鬧的沸沸揚揚的血滴子,只可惜他沒有完成血靈洗鍊。如果完成的話,他倒是一個不錯的人才。」

「聽說林凡現在對以前的事情全部都不記得了,真的很好奇他為什麼會被血靈洗鍊趕出來!」紅裙女子看著林凡瘦小的身影,眼裡充滿了好奇。

「對啊!院長,以前你和林凡的爺爺走的很近,有沒有聽說過林凡的一些事情呢!」中年男子對著林凡的事情也是有著一絲的好奇說。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還是宣布開始比賽吧!」院長也是無奈,雖然他認識林凡爺爺很久了可以林凡的爺爺從來就不提起林凡的事情,有幾次院長還親自向林凡的爺爺問起林凡的事情。林凡的爺爺只有無奈的搖著頭說,林凡受到強烈的東西撞擊,導致林凡變成一個傻子。至於還可不可以恢復過來,連他都不知道!

紅裙女子見院長不願意提起此事,便點了點頭。站起身子走向前面,美妙輕鈴般的聲音在每個學員的耳邊盪起。

「時辰已到,升學考試現在開始!同院之間,比試切磋,不得下殺手,切記!」

「規矩你們都因該清楚吧,這是擂台賽。我們是以守擂和挑戰的方式比武的,每個人都有一次挑戰的機會。擂台分為十個,每個擂台都會有實力不等的守擂者。所以大家一定要量力而行,珍惜自己唯一一次的挑戰機會,大家明白沒!」

「明白!」

場中黑壓壓的人群,全部恭敬的應道。

「好!下面我點名守擂者!王倫,李泰,王於麗…….」紅裙女子見點到的人全部飛上擂台,點了點頭說:「那就開始吧!」

咚!

一隨著紅裙女子揮掌而下,又一聲清脆的鐘吟聲響起。幾乎傳遍了整個韓天院。

唰唰!

整個場中此時變得熱鬧起來,一道道人影飛向擂台,然後吆喝聲接連不斷的響起來。

「李泰!我們之間的恩怨今天也該算算了吧!」

「吳波,你個膽小鬼上來啊,我早就想和你解決一下我們上一次的場子了!」

「王於麗姐姐我早看你不順眼了,今天我就代表天波院的女性打敗你!」

「……」

「韓天翔!有膽你就來我這裡,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能耐!」王倫看了一眼坐在下面的林凡,此時的他不知道林凡的實力如何,但是韓天翔的實力的確是很厲害,自己先來做一個引子,如果可以打敗韓天翔最好,如果打不敗,最起碼也讓林凡知道了寒天翔的實力。

「王倫!想要打敗韓大少,也要過我這一關吧!」一道黑影飛到王倫所在的擂台之上,少年修長的身體,一對用神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王倫。

「庄皓!」

下面的學員見到飛上去的少年,眼睛瞬間散發出驚奇的目光。

「真的是天波院新生中排名第二庄皓啊,看來這一次王倫運到對手了哦!」

「呵呵,原來是庄皓啊!」王倫見到沒有能把韓天翔逼上來有一點失望的說:「輕賜教!」

學員們的目光瞬間被王倫和庄皓這邊的擂台吸引住了,雖然其他擂台的比試也十分的精彩,但是比起王倫這邊,他們那些就明顯的暗淡多了。

「我不客氣了!」庄皓雙手緊的一握,深黃色的靈力快速的布滿庄皓的雙臂,一股凌厲的靈力,緩緩的從他的體內散發而出。

王倫臉色凝重,雙手緊緊握起。藍色的靈力從他的體內快速的包裹住王倫的雙拳。

「不妙啊!」晟少見王倫散發出來的靈力濃度沒有庄皓的濃郁,一股擔憂立刻湧上心頭。

林凡也坐正了身體,仔細的看著王倫說:「是啊!這一仗,王倫的勝算不大啊!」

「呵呵!這麼弱的靈力也敢上來挑戰韓大少,你真的是自不量力!」庄皓見王倫雙手微弱的靈力,譏笑一下說:「就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叫做不識抬舉!」

庄皓雙手一動,深黃色的靈力暴漲,身子一躍,向著王倫掠去。

深黃色的拳頭快如閃電般的向著王倫掠來,王倫雙手緊握藍色的靈力包裹住雙拳,王倫一點也不躲避,一拳便重重的轟在庄皓的拳頭之上。

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