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還真不一定。」高小雲恢復了往日里的平靜,說道,「我們雖然只用了一天就來到了這裡,但有半天是在戰鬥,這一路上出現了多少想殺我們的人。」 「可還真不一定。」高小雲恢復了往日里的平靜,說道,「我們雖然只用了一天就來到了這裡,但有半天是在戰鬥,這一路上出現了多少想殺我們的人。」

2021 年 1 月 2 日

「都是一幫烏合之眾。」江落妃淺笑著,「無形衣雖然好用,但比較糟糕的一點是,它消失的時間沒有個準點,也不能隨時增長時間,只有在它消失的時候再度使用。我們每次被發現恰好都是在敵人最多的地方,只能怪自己倒霉啊。」

「你還說。」秦蓮芳沒好氣地說道,「一打起架來你就不知道輕重了,不把他們全軍覆沒了你就不肯離開。」

「但……我把他們全軍覆沒了。」江落妃眼中流露一絲偉大的光芒,「那裡的人類就會少死一些,少受一些苦。」

秦蓮芳怔住了,沒有想到江落妃會說出這樣大義凜然的話。

這是當然了……如今的江落妃是個絕對可以依賴的男人,是個絕對值得崇拜的英雄。

「不過這一次我們可不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了。」高小雲自信地笑道,「我們在這兩天已經得到這裡所有人的情報了,算是沒白來。」

「有你們兩個冥想高手,辦事果然方便。」江落妃情不自禁讚歎道。

原來三人來到這片草原后,高小雲就設下了無數層防護咒,讓他們三個在一個空間內絕對不會被發現,而與此同時秦蓮芳便用冥想搜索這裡所有傀儡人的靈力之源。

當秦蓮芳獲得所有人的地點后,並且鎖定了他們的行動規律后,再告訴高小雲,而高小雲便緊接著根據他們實力和能力的不同設下了各式各樣的封咒。

「而我們該什麼時候行動呢?」江落妃微微笑道,「我們這次可是出門才設置無形衣的,這個晚上恐怕都不會消失吧。何況,現在已經晚上八點半了。」

這時無數傀儡人緊張地握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從他們身邊走過去,卻看不見他們。

「等我們站到王洪浩所在房間的門口時就行動。」高小雲淺淺笑著,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在江落妃這樣強大氣場的影響下,也逐漸成為一個處事不驚做事井井有條的強大女子了,「殺他個措手不及。」

「這樣啊。」江落妃微笑著,「閣主級傀儡人?真想見識見識啊。」

正如之前丁潔給江落妃的情報所示,除了何偉男與孟意實力較強以外,這兩個閣主級實力傀儡人只不過都只是剛入門級的閣主實力罷了,在江落妃、秦蓮芳和高小雲的三人合擊下,王洪浩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已經到門口了哦。」江落妃微笑著,「門口居然沒有站著人,只是在離門口十幾米的大堂里站著傀儡人巡邏……他膽子不小啊。不知道在做什麼呢。」

「門沒掩實。」高小雲忽然沉聲說道,「該不會……他已經發現我們了吧。」

三人同時大驚,王洪浩的實力感覺到他們絕對沒有問題,這樣故意沒有防範措施……可能真的是陷阱啊。

三人都保持著高度警戒,江落妃道:「我們進去吧!小雨,解除無形衣!」

高小雲立刻解除無形衣,低著頭不堪眼前的景象和江落妃、秦蓮芳走了進去。

「喲!王洪浩大人,好大的興緻啊!」江落妃冷不防地大喝一聲。

「啊!」兩個美女同時尖叫,沒想到會突然闖進來三個人。

「大膽!來者何人!」王洪浩也被嚇了一跳,然後吼道,「誰讓你進來的!」

王洪浩並沒有認出來是江落妃,畢竟他也只見過照片罷了,根本沒有想過江落妃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只是覺得眼前的少女似乎挺眼熟。

忽然王洪浩的眼神停留在江落妃身邊的兩個女生上了……

這麼漂亮……已經漂亮到無法形容了。王洪浩色眯眯地打量著秦蓮芳和高小雲,口水都險些都掉了下來。原本躺在自己身邊的這兩個王洪浩已經覺得姿色更美了,但比起眼前這兩個來,幾乎是天壤之別!

王洪浩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自己赤果的肥胖身軀就被前所未見的冰雪類攻擊給封住了,同時自己的四肢被寒冷的冰箭給刺穿了。

這當然專屬江落妃那個種族的攻擊技能,而也是高小雲和秦蓮芳同時進行攻擊了。

此時還是身體之身的王洪浩發出殺豬般的喊痛聲,眼睛立即瞅向床頭櫃靈體盒的位置,可發現居然不翼而飛了!

而他緩緩抬起頭,那個剛剛明明還和女孩們在一起的那個少女,居然活生生站在自己身旁,笑容無害地握著一個盒子,輕鬆眯眼微笑道:「尊敬的王洪浩大人,你是在找這個嗎?」

幾乎就在說話的瞬間,一道金光從少女手中出現,那靈體盒徹底被消融了。

王洪浩驚恐地顫抖著,愈發覺得這少女的臉像一個人,然後忽然怔住,接著無比害怕且震驚地大喊道:「江落妃!?」

「喲,這才認出我來啊。」江落妃把玩著手中的碎木,一臉嘲諷地打量著王洪浩的肥頭大耳,微微笑道,「我還以為您貴人多忘事呢,連我都不知道是誰了。初次見面,就給您造成了這樣的不利影響,還請多多包涵。」

經常和上百歲甚至上千歲的仙人打交道的江落妃對這種奉承的客套話可謂已經是熟透了,用起來這些辭令是手到擒來,只不過從江落妃口中說出那種諷刺的味道更佳濃重罷了。

王洪浩驚出一聲冷汗,額頭上布滿了汗珠,他怎麼也想不通這三個人是怎麼溜進來的。

而且……現在的自己只能是身體作戰,雖說實力沒有受到一點影響,但是身體的不可再生性已經恢復之慢絕對會讓他備受打擊。

更重要的是,自己在還未動手之前,就被人先行牽制住,這真可謂雪上加霜。

「現在……」江落妃微睜著眼睛,表情格外淡漠,像是在看一隻即將死去的牲畜罷了,沒有一絲情感,「該是你噩夢來臨的時候了。」

王洪浩一聲怪叫,身上強大的靈力之源爆發出來,將身上的封印給打破,可他跳出來那瞬間身上卻不知道何時多了套破爛的衣服。 王洪浩一聲怪叫,身上強大的靈力之源爆發出來,將身上的封印給打破,可他跳出來那瞬間身上卻不知道何時多了套破爛的衣服。

「我可不想看著你那噁心的身體戰鬥。」高小雲一臉鄙夷地說道,「真讓人反胃。」

王洪浩被羞辱地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一聲怪叫,手中多出一把黑刀來。

「阱類傀儡人?」江落妃嘲諷地笑著,同時握緊了金色羽鞭,「看來……你還是挺有自信的。」

王洪浩剛想動手,卻發現遠處那兩個女生,一人手中和他一樣握著黑刀,另一人手中握著月劍。

他擔憂地顫抖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雖說之前有情報說江落妃身邊有兩個擁有極強防禦、封印、補給和治療的女生,但可沒說還擁有戰鬥能力。

「抱歉,沒有時間給你驚訝了。」江落妃一鞭甩向王洪浩,王洪浩剛狼狽躲開,又是攻咒和阱箭襲向他肥胖的身軀,只不過沒有料到的事居然又被他躲開,

「呦,沒看出來這麼胖還躲得挺快的啊。」江落妃不屑地笑了笑,「這一次……我們不會手下留情了!」

那些昏倒的或者似乎被什麼團團捆住的人,她們自然不敢多問,唯一似乎還能走動的,可無論這兩個女人怎麼搖晃,怎麼喊叫,那傢伙似乎都好像沒有看見沒有聽見一樣。

爆炸帶來的衝擊波直接將她倆震翻了,她們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害怕地連痛都喊不出來,只不停地哭泣著,隨後映入她們眼帘的是王洪浩從火海中高高飛起,站在高空著握著弓箭和黑刀在那對空氣亂吼亂打著。

這兩個女人只是普通的人類,見到大堂里的靈異事件和房屋爆炸已經夠害怕了,再看見王洪浩居然飛起來了,還瘋了一樣用恐怖的法術擊打著空氣,這幾乎要讓她們奔潰了。

她們當然看不見江落妃等人,因為他們三人都已經成為靈體狀態。

兩人嚇得腿直哆嗦,卻也爬不起來,只能心驚膽顫地看著高空中王洪浩的「戰鬥」。

只看得見王洪浩在不停地流血,從他的受傷感覺來看,有時像是被鞭打了一樣,有時像是被刀劍所傷一樣,有時又像身負數箭,但能判斷出王洪浩一直在受傷。

難道說是剛才闖進來的那三人乾的!?

兩個女人只覺得自己快要絕望,看著戰鬥進行了半小時后,最終王洪浩到了強弩之末,然後口吐鮮血,全身是傷地摔落了下來,墜入了火海。

她們驚愕地看著,嘴巴張的極大合不上。然後空中慢慢再顯露出三人的身影,為首的那個少女伸出手掌,掌心朝下,似乎在做一個往上吸的動作。

接下來的場景讓她們更是無比驚恐,因為……王洪浩還在燃燒的身體居然被慢慢吸了上來,懸浮在空中,似乎還在掙扎。

「啊!」兩女終於忍受不了,面容猙獰地尖叫著。

「哼。」江落妃鄙夷地笑了笑,對高小雲輕柔說道,「可以解除封咒了。」

在高小雲解除封咒之前,秦蓮芳雙手一揮,一個巨大的屏幕出現在他們面前,然後只聽見秦蓮芳似乎是對著耳麥輕輕說道:「丁潔姐,我們這裡已經準備就緒了。接下來就交給你與可可姐了。」

秦蓮芳話音剛落,高小雲恰好就解除了封咒。

大堂里那些各式各樣無法動彈失去意識的傀儡人們同時爆發了,混亂不堪,有的慘叫,有的大哭,有的暴怒,總之看著那一片火海,和浮在半空中已死的王洪浩驚恐萬分。

「大家!」江落妃往前一站,這時那巨大屏幕上顯示了他的臉,似乎是想讓這個草原的人都能看見這個還在不斷變大的屏幕。

無數傀儡人看見這個屏幕,以及空中的三人,都暴怒不已,竭盡所能想要破壞這個屏幕,以及試圖暗殺那三人。

可這些小伎倆江落妃他們怎麼可能想不到。

秦蓮芳爆發出全部的靈力之源,那些傀儡人全部被壓倒在地,不能動彈,因為秦蓮芳之前對他們所做下的標記都還沒解除,所以秦蓮芳爆發出的靈力之源等於就在他們身邊出現,只要不是實力高強者,自然都不能支撐。

「正如大家所見,王洪浩已經死在了我們的手中,相信大家還記得四天前的一個晚上,在南方某個小鎮爆發的那場戰爭,至於我是誰,你們應該都記得吧!」江落妃毫不畏懼地說道,這個屏幕已經擴展到用巨大都不能再形容了,整個草原甚至直到城市中心的人類都能看見這個屏幕。

而可可同時再度進行了網路直播,並且將聲音同步到每個角落,經過這四天的休整,南方已經完全獲勝,所以網路上的控制會更加容易。

「江落妃!」草原內所有傀儡人驚恐地吼道。

「江落妃!我們的神!」與此普通人類都發出驚天動地的興奮呼喊聲。

在他們眼中,江落妃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性的人物,一個只要出現,就能拯救他們的神。

「你們不用再在恐怖中活著了,拿出你們的武器,走上街頭,奪回屬於你們的領土!」江落妃用不容置疑地聲音喝道,「如果他們敢阻撓你們!我就會讓他們的下場和王洪浩一樣!」

那些在大堂里的傀儡人都已經絕望地跪了下來,只祈禱能有一條生路。

「王洪浩手下!」江落妃繼續嚴厲說道,「我知道你們在血宗的無人性管理下也已經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你們當真希望和我作對?如果你們選擇投降放棄,並且和我攻入b市打敗楊冬輝,我可以饒你們一命!」

江落妃這簡單幾句讓那些還準備殊死一戰的傀儡人們徹底失了軍心,沒有了任何戰意。在這裡的老大的王洪浩說死就死,那江落妃玩死他們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其實江落妃也懸著一顆心,萬一這些傀儡人們報仇心切,一定要佔據著各省,那江落妃剛才對兩方的煽動絕對會不可避免地變成一場持久血戰,會有數以萬計甚至更多的人類死在這場爭奪戰之中。

兩方都沉默了,江落妃皺著眉頭,盡量給對方帶來壓迫感。 兩方都沉默了,江落妃皺著眉頭,盡量給對方帶來壓迫感。

總數只有三個人的江落妃他們,如果真的挑起了今晚各省的全面開戰,必定無法改變大的戰局,只能看著無數無辜的群眾慘死和人類文明被毀滅無可奈何。

所以他們賭的很大。賭會因為在頃刻之間幹掉王洪浩會讓他們選擇放棄。

「我們……」大堂里一個看似是傀儡人除了王洪浩這裡最高領導者忽然慢慢站了起來,一臉絕望,輕輕說道,「宣布投降!」

江落妃微微一怔,但馬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整個各省都陷入了歡天喜地之中,當然不排除有少數狂熱傀儡人會堅守,不認可高層的決定,繼續和人類廝殺,但是只是少數最終還是淹沒在人類奪回自己領土的海洋中。

江落妃嘆了一口氣,沒有人注意到他整個後背都濕了。

傀儡人們黯然神傷地退出佔領的地方,在江落妃的號召下,通通從各省以及周圍各省市在最快時間內集中到了這片草原里。

「你們既然來到這裡。」江落妃看著地面下黑壓壓一片的千軍萬馬,一時心情感慨,「那就說明你們做好了覺悟。在這裡的最後一戰,我不逼你們,願意跟著我的就留下來,不願意的現在就可以離開。但是,如果是去通風報信的,我絕不留活口。只是想單純活一命的,我不強留,均可離去。」

「喂……」高小雲拉了拉江落妃的衣角,皺眉質疑道,「你這樣的話讓他們全走了怎麼辦。」

「三心二意只想活命的戰士留在這裡也只是會影響軍心,這個時候我們只需要真正可以戰鬥的。」江落妃看著低空的傀儡人們,緩緩說道,「我相信……總會有留下的。」

秦蓮芳看著現在這般霸氣的江落妃,一時間覺得很欣喜,這是她心目中完美的男人。

江落妃一聲令下,自然會有不少人離去,半小時內總算隊伍沒了動靜,江落妃看了看,居然還留下七成。

看來……那些傀儡人們也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領軍人吧,富有人性並且真心強大。

「好!」江落妃滿心欣慰大聲喝道,「休整一天一夜,之後,我們就進行在國內的最後一戰!讓世界真正的和平、團結!」

「報告!各省以及周邊四個省份全面失守!」一人衝進楊冬輝房中,正在皺眉抽煙的楊冬輝先是表情淡定,然後神情大變,雪茄掉到名貴地毯上也不管。

楊冬輝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吼道:「你說什麼!?」

「王、王洪浩大人在慘死各省h市被殺,在一夜之間我們的其他人幾乎全部放棄戰鬥投降了!」報信的人哭喪著臉跪在門口,似乎覺得下一個死的會是自己。

的確……在江落妃出現的十二天內,連續大勝兩場,意界這邊死去三個血宗成員,新來的杜瑞奇也不知所蹤,幾乎是意界所有人都不願面對這個名字。

楊冬輝顫抖著,表情也變得很難看。

「有什麼情報嗎!」楊冬輝幾乎是用吼得。

「他……他們……應該在今晚就攻過來了。」報信人幾乎是要絕望了。

「他們!?」楊冬輝怒吼道,「江落妃帶了多少人來!為什麼一點音訊都沒有王洪浩就在昨晚突然死了!」

「她……她只帶了兩個人。」

「兩個人!」楊冬輝幾乎是要被氣瘋了,「你當我好騙嗎!只有三個人怎麼可能打下數萬人的地盤!那他們拿什麼攻過來!」

「有……有七成我們的弟兄們投靠了他們,他們正在向我們這邊靠近了。」

「廢物!」楊冬輝怒吼道,脖間的青筋暴出,似乎是要被氣得吐血,但同時也害怕了起來。

這是什麼概念?

剛出現第一天,便集合了自己的戰鬥團隊,將何偉男和鄧宏志引入石鎮。第八天便奪回池市全部地區,重創杜瑞奇團隊,建立聲勢。第十一天整個南方便全面被奪回,第十二天就在毫無聲息之間殺掉王洪浩,奪回近一半北方!

今天是第十三天,就殺向了自己這邊!

楊冬輝忽然想起之前聽說過江落妃的那句話:「一個月內奪回整個人界。」

照這個速度下去……也不是不可能啊。

楊冬輝顫抖著,即便他擁有著近乎閣主級的戰鬥力,但是面對這樣傳說中恐怖的傢伙,還是害怕地發抖。

「現在幾點了!」楊冬輝怒吼道,「不是說今晚嗎!這不已經晚上了嗎?」

「已經深夜十一點了。」

「十一點!」楊冬輝勃然大怒,「你他娘是不是逗我!江落妃他們人……」

就在楊冬輝話還沒說完,忽然那個報信人手中多出一把金色靈力之源化飛刀,沖著楊冬輝的心臟而去,楊冬輝大驚,側身躲過,但胳膊還是不可避免地划傷了,就在這瞬間楊冬輝用靈體盒變成了靈體狀態。

「已經全面攻打過來了,楊冬輝大人。」報信人忽然露出極為陰冷而且自信的笑容,眼睛里透出寒光,絲毫不畏懼地看著楊冬輝,「您的身手比那個叫王洪浩的強得多嘛。」

楊冬輝極具顫抖著,看著眼前這個報信人……不,一個霸氣十足的少女渾身上下地爆發出強大的靈力之源,幾乎要讓人喘不過氣來,同時在沒有用靈體盒的同時身體就變為了靈體,並且右手握著金色羽鞭。

江落妃!

這三個字從楊冬輝腦中閃過。

怎麼會……難道說自己的人全軍覆沒了嗎?可是不至於數萬人攻過來都毫無聲息啊。

事實上楊冬輝據點裡只有江落妃和秦蓮芳在。而真正的戰場在b市外的郊區里,雙方都是幾萬人的屬下在開始史無前例的決戰。

傀儡人之間的自相殘殺,用著驚天動地的法術。

而領導那幾萬人的正是高小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