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是東方兄,你們這些人這樣殺魔狼,一會那隻魔狼首領就會出手,那可是一隻非常強悍的魔狼,你們能解決它么?」秦閔軒問道。

2021 年 1 月 5 日

「嗯?」明雲故作不知。

「不是我自誇,我的實力在秦方城最起碼也能排進前二十,除了上邊來的人外,我從沒怕過誰,可是我卻在它手裡吃了大虧,差點沒能活著回去。」秦閔軒露出了心悸的神色,接著說道:「東方兄能帶著隊伍從凌原城來到這裡,想必實力也非同小可了,不如我們三個聯手,與這頭魔狼首領戰上幾回合,如何?」 ?第十五章

「哦?三個人?」.

「對,這位是方問兄,根據上面的人對實力的劃分,我們兩個都是覺靈境一階的修為!」秦閔軒有些自豪。

明雲看向那個方問,方問微微頷首,神色中有一絲倨傲。

明雲感到有些好笑,什麼時候覺靈境一階都可以這麼倨傲了,看來突然得到力量的人眼界還是太窄。

「幸會幸會!」明雲沖方問抱拳。但是方問只是點點頭。

明雲並不在意,他也不屑和這種坐井觀天的人計較些什麼。

倒是秦閔軒有些尷尬,連忙轉移話題道:「東方兄,你能否讓你的人先離遠一點,我害怕一會誤傷到他們。」

王汝心,景元等人其實早已注意到這邊了,但是明雲沒叫他們,他們也沒有搭理這些人,他們相信明雲會處理好一切事情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竟然有人敢質疑他們的實力,這讓眾人有些氣不過。

景元給王汝心使了個眼色,王汝心立馬明白過來,彎弓引箭,神魂天賦技能發動,一隻碧綠的靈機箭矢就向魔狼首領射了過去,正中其眉心,魔狼首領都沒反應過來就斃命了。

方問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剛剛他還對明雲愛搭不理,哪成想明雲隊伍中竟然有這樣強大的人。

秦閔軒的臉色同樣不好看,他不滿的向明雲問道:「東方兄,這是怎麼回事?」

「誒呀呀,真是對不起秦兄,手下人有點調皮,望秦兄見諒。」明雲笑到。

「東方兄可真是深藏不露啊!」秦閔軒冷笑道,「我們走!」

「叔叔,你不是說帶我來殺魔狼提升實力嗎,怎麼還沒殺就要走了啊。」那個少年還有點搞不清狀況。

秦閔軒等人來這裡的主要目的其實就是那隻魔狼首領,對於覺靈境的他們來說,築靈境魔獸提供的靈力對他們來說已經不夠用了,只能通過獵殺覺靈境魔獸來提升實力。而那個少年所說帶他來獵殺魔獸只是順便的事情。

當他們看到明雲的時候,尤其是聽到明雲是從凌原城穿越過來的時候,秦閔軒就起了合作的心思。當時他是這樣想的,反正魔獸所饋於的靈力是給對魔獸造成致命傷害的人,.

但是現在沒想到寫個東方明雲的隊伍里隱藏著這麼一個猛人,魔狼首領這種強大的魔獸說殺就殺,魔狼首領竟然不堪她一合之敵。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也讓他的計劃泡湯,怎麼能不讓他記恨。

「小葉,聽叔叔的,我們走吧!」後面的一個女子懼怕的看了一眼秦閔軒和方問,把那個叫小葉的少年拉到了後面。

方問冷冷地看了一眼那個女人,讓那個女人渾身一顫。

「那就不送了,秦兄。」明雲拱手,微笑道。

「哼!」秦閔軒冷哼一聲,帶著剩下四人,離開了此地。

「明雲,他們是怎麼回事啊?」王汝心走過來,問道。

「沒什麼,那兩個男的想殺魔狼首領,結果被你一箭射死了,看把他兩個氣的。呵呵。」明雲有些忍俊不禁。

「怪我咯!誰叫他們狗眼看人低!哼!」王汝心沖著那些人離去的背影揮了揮拳頭。

「話說你實力最近增長不少啊!」明雲笑到。

「誰像你,殺的魔獸最多,靈力等級提升的最慢,我都覺靈三階了,你還在覺靈二階晃悠。」王汝心一臉瞧不起的模樣。

……………………

「秦兄,我們就這麼走了?」方問皺著眉頭向秦閔軒問道。

「那還能怎麼辦,你看看那個小姑娘的實力,一箭就把魔狼首領射死了,這樣的實力都能在秦方城排進前十!你我加起來都不夠她兩箭射的呢!」秦閔軒看了一眼方問,不甘的說道。

「那就這麼算了?」方問問道。

「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聽說上頭讓我們留意來往的一些可疑的人,尤其是那些自稱為龍成員的人。」秦閔軒看著方問,一臉猙獰的說道:「你不覺得他們很可疑嗎?」

「哈哈,是很可疑!」方問也開始不懷好意的大笑起來。

突然,秦閔軒扭頭看向剛剛拉著那個叫小葉的少年的女子,一巴掌就扇了過去,兇狠的說道:「賤人,看好你的崽子,我的決定不需要別人質疑,否則,就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好了。哈哈哈!」秦閔軒猙獰的大笑著。

一旁,名叫小葉的少年的眼睛中透出了銘心刻骨的仇恨的目光,不過只是轉瞬,他又很好的隱藏起來。

………………………

「大家都發泄的差不多了吧!」明雲見魔狼群幾乎被眾人屠戮殆盡,張口說道:「我們也該出發了!」

「是!」眾人齊聲應到,紛紛收斂了自己的氣息,聚集到一起。

「秦方城的實力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覺靈一階的強者在他們那裡只能勉強排到前二十,也就是說這裡的覺靈境以上強者最起碼也得有二十位。」明雲沉重的說道。

「在咱們凌原城,算上第五守護者小隊的我們九個,覺靈境強者也不過十五六個,秦方城的守護者小隊的實力還不如咱們,他們怎麼會有那麼多覺靈境強者!」景元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要不是他們的運氣太好,在秦方城強制覺靈成為能力者的人有很多,要不是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上面的人,不是守護者小隊,或者說,不只是守護者小隊。」明雲眯起了眼,分析到。

「你是說,械城的人?」景元陷入思考之中,「但是不得不承認,械城的實力確實強大,只是一個覺靈境的女人就可以把咱們十個人驅逐出來。可是他們侵入秦方城,也不用那麼多人吧,就算有一般都是本土後天強制覺靈的能力者,那也有十人啊,除非……」

景元想到了一種可能,沒有再說下去。

「秦方城的守護者小隊叛變了!」明雲說出了景元想到卻沒有說出話。「真是可惜,通訊器不能平級之間聯繫,要不我一定會問問何浣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了防止一支守護者小隊被敵人俘獲后,敵人利用通訊器來引誘其他守護者小隊上鉤的情況,龍的通訊器平級之間是不能通話的,任務下達及人員調動都是由上級直接下達到所分屬的下級。

「那我們該怎麼辦?」阿文插話問道。

「我們不能管,也管不了,如果是械城的人,我們也很難打得過,如果是其他勢力,也必定是類似於新天庭那樣的龐然大物,我們也打不過。」明雲的語氣中透著深深的無奈,他發現,沒有實力的他們,做不了任何事情。

「也只好這樣了,等以後實力強大了,我一定會回來教訓這幫兔崽子們!」景元狠狠的說道。

眾人無奈,只好按照原計劃繼續向東出發。

但是,眾人卻不知,這表面的平靜下,有一股針對他們的暗流,在瘋狂的涌動。

……………………

「你確定?」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

「我確定,我親眼看見一個女子一箭就射死了那頭覺靈二階的魔狼首領,還有一個叫東方明雲的沒有出手,但是看樣子他是那隻隊伍的領袖,實力應該更強大。」秦閔軒誠惶誠恐的回答道。

「哦,是這樣啊!好了,你下去吧!」年輕男子再一次說道。

「是!」秦閔軒退了下去!

出了房間,秦閔軒獰笑道:「小子,敢壞我好事,我就讓你知道惹到老子是什麼後果!」

「何兄,你認為那個秦閔軒說的是真的嗎?」待秦閔軒走後,年輕男子再一次開口道。

「是真的,東方明雲我知道,他和龍的掌控者有一層關係,要不以他小小的年紀還有未到覺靈境的實力,怎麼能坐上第五號守護者的位置。」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

「嗯,那就好,按照他們的方向,他們應該是去燕海市參加讎風學院的入學,那麼,我們就上城東,去等等他們。呵呵!」年輕男子輕笑道。

但是他們誰都不知道,在這個時候,一道瘦弱的身影,離開了秦方地下城。

…………………

「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看秦閔軒和方問的離開時的眼神,就知道他們不是善茬,我覺得我們不會就這麼順利的離開秦方城。」王汝心說道。

「就他們兩個,我還沒放在心上。」明雲不在乎的說道。

「我覺得他們應該會聯繫他們口中『上面』的人。」王汝心說道。

「行,你居然會思考了,有進步!」明雲調笑到。

「你給我去死!」王汝心像一頭髮怒的母獅子,張牙舞爪的向明雲撲去。

明雲笑著和王汝心打打鬧鬧,見此情景,眾人心裡都是輕鬆了不少。

「說實話,你就一點都不擔心么?」距離眾人稍遠一點,王汝心停了下來,向明雲問道。

「擔心有什麼用,又改變不了事實,只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嘍!」明雲一臉輕鬆的說道,「太緊繃會出問題的,適當的放鬆不是很好么?」明雲向其他人的方向看了看。

「也是,希望別出什麼大麻煩。」王汝心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大哥哥,大姐姐,你們等一下!」 ?明雲和王汝心聽到這聲呼喊,紛紛轉過頭來,.

只見那個少年氣喘吁吁,雙手支撐著大腿,不停的咳嗽,但是眼神中卻透著無比的焦急,很顯然他是從比較遠的地方跑過來的。

「你是叫小葉吧,你來幹什麼,你不是和那個秦閔軒和方問在一起的嗎。」王汝心語氣中透露出了明顯的敵意,她對這個來自「敵方陣營」的少年並不是很感冒。

「我叫南宮葉,我來這裡是想告訴你們,秦閔軒和方問正打算聯合我們地下城中的其他高手來對付你們!」南宮葉很是焦急的說道。

南宮葉也是很無奈,他雖然小,但是他也不傻。他知道對方要相信自己這麼一個敵對陣營的人相當困難,但是他還是想努力,最起碼自己不曾袖手旁觀,與那些壞人為伍,他心裡也能安穩。

「哦?你為什麼告訴我們這些。」明雲似笑非笑道。

他看到這個少年第一眼起就知道這個少年的心性並不壞,他那清澈的眼神彷彿可以讓人直接看到他的心底,所以明雲選擇相信南宮葉的話。

其實明雲只不過是證明了一下自己的猜想而已。

「因為他們是壞人,他們總是欺負媽媽和李姨,我們打不過他們,只能任他們宰割。」少年眼睛中爆發出了刻骨銘心的仇恨。

自從那些被上面稱之為「魔獸」的怪物出現的第一天起,南宮葉的父親就被魔獸殺死了。而在他家做客的秦閔軒卻意外的獲得了力量,殺死了魔獸。但是這個曾經被他父親視為至交好友的人,卻垂涎他母親的美色而霸佔了他的母親。從那以後,南宮葉母子兩人就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儘管受盡屈辱,但是因為實力不夠,他們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後來,他們遇到了方問和那個李姓女子,組成了隊伍。李姓女子的遭遇和他們母子差不多。

南宮葉只能把這些仇恨狠狠的壓到心底,這次出現了一個可以破壞秦閔軒和方問計劃的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所以他過來找到了明雲和王汝心。

「好,我相信你。」明雲笑道,「你還知道些什麼?」

明雲想從南宮葉的口中盡量多的知道對方的實力情況,因為他不想繞過這個障礙,他想看看憑藉自己隊伍的實力,還和對方差在哪裡!他也想看看,到底秦方城的守護者小隊,是什麼情況!

「上面的人中,有兩個人是使用機械的,大概處於覺靈境,.他們來到秦方地下城中,與原來在這裡上面的人打了起來,我看見他們使用了一種詭異的機械。」南宮葉回憶道。

械城!明雲和王汝心對視一眼,同時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戰鬥結果如何呢,你們口中原來的『上面』的人怎麼樣了?」明雲問道。

明雲可以百分百肯定那個「原來上面的人」就是秦方城守護者小隊,因為只有他們才能與械城的人有直接利益上面的衝突。

「原來的上面的人戰敗,後來那些戰敗的人的首領被待到一間屋子,出來后那個人就宣布一切服從後來的人。原來的人中有一部分鬧了起來,被他們的首領驅逐了。」南宮葉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何浣寧,這個白眼狼!」明雲咬牙切齒的想到,「龍都白培養你了!」

「你們沒有反抗過?應該是你們原來上面的人帶你們進入地下城的吧,他們戰敗你們就那麼看著?」王汝心問道。

這件事彷彿成為了她的一個心結,在凌原城中,她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明雲會那樣說,她不相信所有人都是那麼忘恩負義的人。

「沒有一個人反抗。對於我們來說,上面人的事情,我們也管不著,上面究竟換了誰,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樣的,我們已經安全了,也不想再無端的挑事。」南宮葉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王汝心,不知道她怎麼會突然問出了一個這麼樣的問題。

明雲看了一眼王汝心,見她一臉失落的樣子,明雲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心中暗嘆一聲,這種事只能靠她自己去想明白了。

「那你們現在城中的情況如何?那兩個使用機械的人掌權後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舉動?」明雲心念一動,詢問道。

其實這是他最想問的問題,他不知道械城的人掌權后是如何統治的,他有些擔心身在凌原地下城的同學們。

「就是原先一切免費的東西,比如說住房,食物和水的生活資料都開始收費,收的是魔核,如果沒有上交足夠的魔核,將會被驅逐出地下城。」南宮葉說道,「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但是卻沒有人敢反抗。」南宮葉語氣中透露出了一絲無奈。

明雲聽到了這樣的消息,不僅為身在凌原地下城的同學們感到擔憂。但是明雲不得不承認,械城的人比他們更加適合管理一座城市,因為他們有手段,夠狠辣,這才是一個上位者應該具備的,也是能夠快速的提升一座城市的整體實力。

「謝謝你,告訴了我們這麼多,小葉,你回去吧,要不他們該生疑了。」明雲摸了摸南宮葉的頭,說道。

「嗯,哥哥姐姐,你們一定繞道走,他們實力非常強大,你們是打不過他們的!」南宮葉一臉擔憂的說道。

「嗯,我們會考慮的。」明雲笑到。

目送著南宮葉離開,明雲的眼神變得幽深起來,如一潭深水,平靜而冷冽。

「明雲,我們真的要繞道走嗎?」王汝心問道。

「當然不會,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和他們正面碰撞一下。」明雲暗中握了握左手,突然笑到。

憤怒的失去讓他強行開啟了二段覺靈,雖然使用出來靈力也是耗費頗巨,但是最起碼可以讓他在短時間內擁有和類似幽影豹那樣的高階強者對抗的實力!必要的時候,他還有混沌禁技,雖然一擊就會讓他失去戰力,但是這招的威力,甚至可以威脅到真正具有養靈境實力的強者!

明雲和王汝心等到大部隊跟上來的時候,說了一下接下來可能要面臨的戰鬥,但是眾人都是一臉興奮,毫不懼怕。

「早就想再會一會械城的這幫小兔崽子了,上次我們輸的太憋屈了,這次一定要給他們點顏色瞧瞧!」景元最是興奮,他恨不得現在就來到那幫人面前,痛痛快快的戰鬥一場!

其他人也莫不是如此。

就在這邊準備進入戰備狀態的時候,秦方城的那邊卻是出現了一些事情。

「林銘兄,原來你們城有一個叫東方明雲的小子你知道嗎?」年輕男子充著一塊巨大的屏幕說道,屏幕上赫然是林銘的樣子。

「知道,他是原來凌原城的守護者,被我驅逐出去了。」林銘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原本還想招攬他來著,你這麼一說我改變主意了,我總不能當你的垃圾桶吧!」年輕男子笑道。

「你最好不要動他,他後面的關係,連上頭的人都忌憚。」林銘說道。

「呵呵,是嗎?」男子笑了起來,關閉了大屏幕。

男子在城東等候著,這一等,就是幾天。

………………………………

秦方城和凌原城差不多打,從城西到城東頭,以眾人的腳力來說,也確實需要幾天的時間。

這幾天里,明雲等人不知道敵人會從何時何地進攻過來,成天提心弔膽,精神力高度集中,睡覺也不曾睡得安穩。終於,王汝心開始動搖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