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可、可惡――」

2021 年 1 月 4 日

暴君「咚咚咚」的跑開了。

小雨蘿莉知道她是去冰箱里找牛的乳汁去了!

「…………」

艾麗兒看了一眼小雨蘿莉,然後又看了看雪露,「額,我在做什麼?」

雪露:「你在故意找碴!」

「小雨,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幫你找找看適合你穿的女裝~~」

艾麗兒也離開了雪露的房間,她去幫張小雨找女裝了!

女裝――

啜泣,啜泣。

小雨蘿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什麼我變成了蘿莉,為什麼我要穿女裝…………」

雪露瞄了一眼張小雨,「你這傢伙的身材真好呢,我的意思是說你變成蘿莉后!」

「雪露,忘了吧,把剛才你看到的那一幕忘了吧!」

「小雨,我對剛才的那一幕產生了深刻的印象呢!」

「別說了――」

「小雨,你乾脆就當女孩子好了!」

「不要!」

「小雨,衣服來了,來,試試看,不要害羞,大家都是女孩子。??為什麼你還不放手,快放手啦,不要再抓著雪露的被子了!雪露,你也來幫我把小雨身上的被子拿開!」

「哦,哦!」

「走開,走開――――――」 對著自己伸出左手。

五指張開。

「你從指縫裡看到了什麼?」

「看到了你。」

「笨!我又沒在問你這種顯而易見的問題,用心好好看啦!」

「喔喔喔喔――看到了,我看到了你的胸部!」

「……滾!」

moon,一腳踹開了封唯。

封唯揉著被踹的臀部又貼了過來,「大姐,我身上沒錢,我家父親給我的零花錢都被你給搜颳走了!」

「小唯,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不要再抱怨了!」

「是了,是了。大姐,可以給我一根棒棒糖么?」

封唯眼巴巴地瞅著moon左手裡的另外三根棒棒糖。

「哦,小唯,你想吃嗎?」

「嗯,嗯!」

封唯點頭。

「啊,這樣啊,我明白了。」

moon把左手中的那三根棒棒糖的糖紙撕開,然後我舔,我漱,我吃――都沾上了自己的口水。「小唯,你還要吃嗎?」

封唯:「――我更想要了!!」

「哼!」

moon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根棒棒糖拋給了封唯,「給你。」

封唯有點失望的從他大姐手裡接過了糖。

「小唯,很貴的,那糖。我要收費的,你欠我的錢我會記著的~~」

「啊,不是,大姐,這糖不是我買給你你的嗎?!」

為什麼還要收費啊!

「moon用腳踢了兩下封唯的小腿,「吵死啦,不要跟我頂嘴!你只要答應就是了!不準反抗我――」

「……是的!」

封唯走在moon的左邊,「大姐,你什麼時候離開?」

「我該離開的時候自然就離開了唄,真是愚蠢的問題啊,小唯!」

「唔,唔!大姐英明,才智無雙!」

「哎嘿嘿,我本來就很聰明嘛!」

「梆――」

moon的腦袋撞到了前面的樹上。

「誰啊,是誰把樹種在這裡的,出來,給我出來,讓我踹他幾腳!」

我踹,我踹――

moon恨恨地踹了幾腳路邊的那棵倒霉的樹。

遠遠的,張小雨就看到了正在破壞公共財產的暴力蘿莉,「作為有良知的高中生,作為這個國家的未來,我有義務去組織她!」這麼想道,張小雨向moon跑了過去,「住腳!住腳!請您腳下留情――」

一般來說不是手下留情么。

封唯向張小雨迎了過去,「噢,這不是我尊敬的大哥么,來,我們像男人那樣擁抱吧――――」

「你去和斑馬線擁抱吧!a子!」

張小雨繞過封唯向moon前進。

moon眯起眼睛,眉梢吊起,「哦,這不是蘿莉筆記的主人么,找我有事嗎,嗯,我現在的心情很差。靠近點,靠近點,讓我踢兩下!」

你當少爺我是傻瓜么,張小雨跳開了。

moon那傢伙的心情變化相當快,一秒前也許還是笑盈盈的,下一秒,整個人就變成了惡鬼。

張小雨指著那樹,指著那可憐的樹,「您還是踢它好了,我的臀部太嫩了,經不起您的鋼鐵之腳!」

「梆~~」

清脆的踢打效果音。

看到那顆顫啊顫的大樹,張小雨心驚肉跳的,要是那一腳提在他臀部上,那還了得。

封唯在moon的十步之外,而張小雨在她的八步之內。就算如此,兩個男高中生還是能感覺的到那個嬌小的女孩身上所散發著的驚人能量波動。

「……她的小宇宙真是驚人吶!」

張小雨暗嘆。

大概是拿那顆大樹出氣了的緣故,moon的心情似乎好了點。「小雨,還有小唯,你們猜猜看我現在在想什麼?」

張小雨不是那麼蛋定的後退而去,「請不要破壞您的蘿莉形象,微笑,保持微笑――」

封唯:「……大姐,不好吧,那麼多人看著呢,不要了吧。」

moon的笑容看起來很高深莫測的樣子,優雅地用左手向後攏了攏頭髮,「討厭啦,你們在害怕什麼,我又不會用腳跟踹你們的屁股,也不會用膝蓋攻擊你們的小腹,更不會用我柔弱的拳頭擊打你們的太陽穴。」

「――請您不要靠近!」

「大姐,我發誓永遠效忠您,此心此情,可昭日月!」

moon把右手大拇指放在嘟起的嘴唇上,似乎在思考如何折磨張小雨還有封唯。

兩位實驗室里的小白鼠般打顫的少年戰戰兢兢地盯著moon一步一步地靠近他們。他們的腳步不敢再挪動了,因為第一個動的人,一定會被她修理的很糟糕的,從骨骼到人格都會變形的!

「啪――」

moon突然拍了一下手。

張小雨還有封唯緊張的抱在了一起,「不要打我們,不要打我們,暴力是不對的!」

「??你們在說什麼?」

真的,moon的那張臉蛋看起來無辜極了,純潔的就像小天使。「小雨,小唯,你們倆個真是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摟摟抱抱的,不覺得很丟人嗎?」

周圍的人都向張小雨還有封唯投去困惑+理解的眼神,「哦,那就是男孩之間的愛啊~~」

b?l――

更讓張小雨火大的是,封唯那廝羞答答的低著頭。

果斷的把a子推開,張小雨嚷嚷道:「看什麼看,他是我弟弟,哥哥抱一下弟弟有什麼問題嗎?」

在一片唏噓的聲音中,路人散去。

本來就是湊熱鬧的人。

本來就是很無聊的人。

演員發飆了,免費看戲的人自然散去,因為他們是高雅的人嘛,看不慣粗俗。

惡魔性格退散,moon戴上了天使的光環。神聖又純潔潔滴。

軟乎乎的,moon說道:「小雨,可不可以請我吃東西,小唯這孩子居然不給我零花錢!」

大姐,您多大了,還向小輩要零花錢~~張小雨拚命忍著不去吐槽。

封唯爽快地掏出了錢包,用力甩了甩,錢包里什麼也沒掉下來。張小雨懂的,a子的錢肯定是被暴力蘿莉壓榨乾凈了唄。

多麼可怕的蘿莉啊。

張小雨感到很慶幸,因為自家的暴君對於錢財方面一點也不在意,只要有吃的東西就ok了。

「暴君萬歲,暴君萬歲――――」

張小雨在心裡歡呼!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說暴君暴君就到!」

很有氣勢的,那個異常嬌小高傲的傢伙不就是赫麗貝爾么。

赫麗貝爾抬頭挺胸,雖然那樣做只會凸顯暴君的胸部很平就是了。

當然,見到了蘿莉神,自然就看到了艾麗兒。

艾麗兒向張小雨拋了一媚眼。

撥開一臉的愁雲,張小雨的臉上終於見得了日光了,「真好呢,看到了艾麗兒~~」

雖然封唯向赫麗貝爾跑了過去,但是他被暴君忽略不計就是了。可憐的蘿莉控。

「小雨,你在這裡做什麼呢,是不是在發揮你勾引女孩子的才能?」

艾麗兒面帶微笑,這麼說道。

張小雨知道艾麗兒的笑是為了凸顯她的暗黑氣息。

moon笑道:「赫麗貝爾的寵物兼飼主喲,你誤會了,像我這樣的超級美少女怎麼會喜歡小雨那樣沒用的傢伙呢,這種不現實地事情怎麼可能發生。你說是不是,蘿莉筆記的主人~~」

雖然moon在替張小雨說話,但是某少年覺得自己聽完她的辯解很受傷,「您也不用那麼直白簡潔的甩了我吧,明明我都還沒用向你告白的說!」

moon向張小雨眨了一下左眼,拋給他一姐姐式的眼波,「小雨,雖然你很喜歡我,但是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死心吧,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喂,喂,怎麼扯到談婚論嫁方面去了,進度條拉的也太快了!

雖然如此,張小雨還是很厚顏的向moon擁了過去,「moon姐,您不能這樣對我啊,我是那麼的love您,您怎麼能說拋棄就把我拋棄了。我那受傷的心要如何才能治癒啊!啊,啊――時間,只有無盡的時間才能治癒我心中深深的創傷!」

張小雨俯下身來,趁機抱住了moon,「您真是太無情了,嗚嗚嗚~~」

moon很配合地摸著張小雨的頭,「真是愛撒嬌的孩子呢。」

兩秒之後,moon毫不猶豫地把張小雨踹開了,當然,沒怎麼用力,只是讓張小雨用臀部在地上滑行了七八公尺。

赫麗貝爾向地下的張小雨伸出了右手,「下仆喲,來,握著我的手,我會像拉起一條流浪狗那樣把你拉起來。」

「嗚~~~~汪~~」

張小雨把手伸向了赫麗貝爾。

站在一邊的封唯正在思考這麼一個問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