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叫回去?!」葉歐利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幸好自己下手果斷,已經給他媽寫信了,但願他媽能管這個事兒吧。

2021 年 1 月 19 日

「那假如學姐要回去,你怎麼辦?」

安德魯想也不想就說:「我不會讓她走的,她根本就不適合死靈界!她適合更自由的世界!」

葉歐利聽了不由得汗了一把,這台詞這麼聽起來這麼熟呢,這事兒怎麼這麼像上次他媽騙弗雷說要把他帶回去……

「我不是故意給你潑涼水,我只是闡述一個事實啊。萬一真動起手來,人家一幫人,你一個人怎麼辦?還是說你們家族會幫你?」

「這……」安德魯瞬間語塞,他想了很久,表情漸漸凝重起來,最後他說:「實在不行……我跟朵拉一起走吧!」

「啥?你的意思是指私奔嗎?」

「嗯。」

「這麼說好像也挺好的,畢竟那麼多世界……」

「只要朵拉願意,她去哪兒我都願意跟著照顧她!」

葉歐利小聲地說了一句:「就不知道到時候到底是誰照顧誰了。」

沒想到安德魯耳尖地聽到他在嘀咕,問:「你說什麼?」

「我什麼也沒說,反正上午也沒課,你先睡吧,你看你黑眼圈多嚴重!」葉歐利走到衣櫃跟前,拿了件外套穿了起來。

安德魯看著他的動作,十分疑惑,「你這是要出去?」

「嗯,我回來給你帶早餐啊。」


「不用了,我跟朵拉約好早上一起吃的。」

安德魯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看得葉歐利簡直是雞皮疙瘩掉一地:「那我就走了。回見!」

安德魯隱隱覺得這裡面有些不正常,又問說:「你是不是要干別的事情?」

「沒想到你還挺敏銳的啊,我出去找個人,回頭跟你說個事兒。」

「哦,你是要找弗雷學長吧?」

「不是,回頭說。」走到門口,葉歐利又停了下來,他轉過身,一臉古怪地看著安德魯:「總之,到時候你不要被嚇到就好了。」

「什麼啊?你把話說清楚啊?我為什麼會被嚇到?」

葉歐利不再管安德魯說些什麼,乾脆的一出門,順手帶上了門。他的目的地很明確,那就是綜合樓三,綜合樓三是輔助系和治療系公用的專業樓。除了他們綜合系比較懶散,其餘的系管理都是很嚴格的。

他之前在會上面,也聽說過一些關於治療系的習慣,今天是星期三,是治療系開晨會的時候,葉歐利今天早上的目標就是找到這次聯姻事件的女主角凱瑟琳了。

當然他不會做出那種欺騙少女感情的缺德事,他只是想找到凱瑟琳跟她好好聊一聊。

聯姻畢竟是雙方的事情,弗雷做不了主不代表凱瑟琳在家族裡說不上話吧?

他沒顧上吃早飯,匆匆趕到了綜合樓樓下,輔助系的學生們正從四面八方朝這走來。

葉歐利的視線在人群中搜索著,凱瑟琳應該是很好辨認的一個美女,因為她的頭髮發色是十分奪目的銀色,而且還有著異於常人的尖耳朵。

很快,葉歐利就鎖定了目標。

凱瑟琳正摟著女伴有說有笑地朝這邊走來,葉歐利看準時機,快步地沖了過去,對方也是被這突然冒出來的人影給嚇了一跳。

葉歐利十分熱情地打著招呼。「學姐,早上好!」

凱瑟琳一愣,既驚訝又有些喜悅地回復他:「葉歐利?你怎麼在這兒?」

「額……學姐你現在有沒有空啊,我想跟你商量個事。」

還沒等凱瑟琳回答,她身邊的幾個朋友不約而同地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很識趣地找了借口先溜了。

葉歐利最怕地就是這種誤會了,以往種種經驗告訴他們,這樣的誤會很容易鬧出人命的!他訕訕然地摸了摸鼻子,有意地說了一句:「啊……好像被誤會了。」

凱瑟琳抿嘴一笑,臉頰上浮現出一個可愛的小梨渦,十分的俏皮:「別管他們了,你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

「對。」

凱瑟琳四處看了看,指著沒人的一角:「那邊沒人,去那裡吧。」

兩個人一前一後到了僻靜的地方,凱瑟琳也不廢話,開門見山道:「你說吧。」


「額……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就是隱約聽到了萊徹家族又跟弗吉尼亞家族聯姻的意思,學姐你知道嗎?」

對方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毫不避諱地說:「嗯,我知道的。」

「那是學姐你跟弗雷學長嗎?」

「我聽哥哥說好像是這樣的打算。」

「那學姐你是什麼想法呢?」

「我啊?」凱瑟琳想了想,感到苦惱似的嘟起了嘴。「其實我還沒有想過結婚,我才一百七十二歲,很年輕呀。」 葉歐利聽了,嘴角不自覺地抽了抽,跟著附和了一句:「是啊,的確還很年輕啊。」

凱瑟琳又嘆了口氣,「其實弗雷是個很不錯的男生,只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那學姐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呢?」葉歐利問完就覺得自己在明知故問,這是妥妥的在立flag吧?

果然,下一秒凱瑟琳就沖他笑眯眯地彎起嘴角:「我喜歡幽默開朗一點的男孩子,就像你這樣。」

葉歐利一陣乾笑,隱隱覺得後背開始流汗,這話題要是歪下去總覺得會演變成不得了的局面,於是他趕緊把話題給收住了:「謝謝學姐看得上,不過我已經有對象了。」

「哦。」凱瑟琳聽完,雖然有些小失望,但也維持住了情緒,微笑著看著他:「我猜也是的,你這麼可愛一定有人在追你才對。」

葉歐利除了乾笑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

經過短暫的謎一般的沉默后,凱瑟琳問:「你找我來只是為了問一下聯姻的事情,還是為了別的?」

不得不說學姐果然就是學姐,果然是老江湖,葉歐利不安地搓著手,想著該如何開口。

「其實也沒什麼大事……」

「那還是有事了。」

「嗯……我想跟學姐說,我談的對象吧……是個男的。」

凱瑟琳哦了一聲,沒有太大反應,「然後呢?」

葉歐利尷尬地完全不知怎麼繼續,對方看到他的表情,瞬間get到了關鍵點,立刻明白了:「難道……是弗雷?」

他默默地點了點頭。

凱瑟琳的表情越加的複雜了,自己有好感的對象結果是自己相親對象的戀人,換句話說,他們倆現在不就是情敵關係了?「原來是這樣啊……」

「那個學姐……」

凱瑟琳打斷了他:「我明白的,我回去就取消聯姻。」

「謝謝學姐。」

「不,該是我謝謝你。雖說弗雷很優秀,但我可不想去干涉別人的感情。」凱瑟琳沖他粲然一笑,甜美的笑容彷彿能夠感染一切事物,這麼驚艷的笑容就距離自己不到一米,如此近距離的觀看,衝擊力也是很大的。

不得不老套的說一句,校花果然是名不虛傳,一個笑容就可以牽動人心。這樣的妹子對自己有好感,葉歐利想想還真是覺得不可思議。

就像一開始弗雷跟自己告白的時候,他也是這樣的看法。

凱瑟琳俏皮地沖他擠擠眼,「好啦,不說這個啦。你跟弗雷的事情我倒是第一次聽說啊,你總不會是為了幫助弗雷才故意這麼說的吧?難不成是在躲我?」

「當然不是了,我們在一起也好幾天了。」說到日子的時候,葉歐利還卡殼了一下,他在心中默默地數了一下日子,再三確定之後才肯定。

「那你們兩個很低調啊,我祝福你們哦。」

兩個人又閑聊了幾句,直到上課的時間快到了,凱瑟琳指著掛在樓外的那口大鐘十分好心的提醒說:「馬上就要打上課鈴了,你要是沒戴魔法耳塞的話,還是先走吧?」

葉歐利一聽,也不客氣了直接掉頭就跑,笑話,以一般人的體質,根本就扛不住這鐘的動靜好嗎。

不過不管怎麼樣,起碼今天他的目的算是達到了,凱瑟琳完全有權利取消這次聯姻,那麼一切問題都解決啦。

沒想到事情竟然這麼輕鬆的就搞定了,葉歐利的步伐都不免輕快起來。

他特意拐去食堂買了份早餐,準備回去告訴弗雷這個好消息,不過敲了門卻被隔壁的學長告知弗雷一大早就出門了。

於是他只好又溜了回來,卻發現安德魯竟然還在屋子裡,葉歐利感到很奇怪的問:「你不是說陪學姐吃飯去了嗎?」

安德魯愁眉苦臉地說:「陪著坐了一會兒,朵拉喝了杯牛奶就說飽了。」

「這可不行啊,就吃這麼點東西,身體得垮掉的吧?」

「誰說不是,我等會兒出去給她買點東西送過去好了。對了你要跟我說事情,到底是什麼事?」

原本葉歐利是打算告訴他的,但是看他現在這麼苦逼,又覺得不太合適,正在猶豫著,安德魯已經是躁動起來了:「你倒是說啊室友,不會是朵拉有什麼事情沒告訴我吧?她難道想跟我分手?!」

「喂喂喂!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消極!高興一點!不管學姐的事情啦!是我!是我的私人事情。」

「那是什麼?」

葉歐利很機警地盯著他看:「你先保證別激動!」

安德魯毫不退讓道:「你先說。」

「你怎麼忽然變得這麼機靈,難道真的是戀愛讓人成長?」

「少來,朵拉說過你,每次出事你總是會給自己先找後路。」

「學姐果然很了解我。」說完,注意到安德里的表情不對,他連忙又說:「當然她最了解的就是你了,當初你要跟她表白她早就知道了呢!」

安德魯一愣,立刻叫了出來:「什麼?她知道?」

「額……不……那個……」葉歐利沒想到自己竟然說漏了嘴,慌亂之下他只好拋出另一個爆炸消息。

「我在跟弗雷交往。」

「啥?」

「嗯!」

「弗雷?你?什麼?交往?」弗雷一時完全沒有反應過來,說話都是一個詞兒一個詞兒的往外蹦:「這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就是比賽結束后的事,當時你不是忙著安慰朵拉嗎,所以我也就沒說了,主要是擔心刺激到你……」

「你現在已經刺激到了。」安德魯一臉凝重:「室友,虧我當初告白朵拉,第一個告訴的就是你……」

「少來!你當初還不是要靠我幫忙!我也是為你好啊,而且你的確是第一個……不,第二個好像也不對,第三個知道這消息的人!」

「我竟然是第三個……」

弗雷的聲音忽然從門口傳了過來:「第三個什麼?」

葉歐利見怪不怪地接了一句。「來了?」他也猜到弗雷會過來。

「嗯,剛回來,聽說你在找我。」

「對啊,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弗雷走到葉歐利身邊,很自然的攔住了他的肩,語氣微妙的說:「如果是萊徹家族的話,我已經知道了。」 葉歐利一愣立刻反應過來:「你也去找凱瑟琳學姐了?」

安德魯在邊上聽得一愣愣的,他感覺自己已經完全跟不上他們的節奏了:「凱瑟琳學姐?治療系的系長?這幾天我到底錯過了多少事情?」

「其實也沒少……嗯,大概就這兩件事吧。」

安德魯驚訝地都顧不上閉嘴,連忙追問說:「等等,那凱瑟琳學姐又是怎麼回事?」

「這個……」葉歐利看了弗雷一眼,確保他沒什麼意見才把事情說了一遍。

他感覺安德魯整個人已經是反應不過來了,最近幾天的信息量的確是有點大。「你好歹給個反應吧?」

安德魯連忙伸手示意,「等等,再讓我緩緩,我有點懵。」

葉歐利也有點不好意思,找借口地說道:「哪有這麼誇張,你女朋友早就看出來了,就你傻乎乎地還搞不清楚狀況。」

安德魯再次震驚了,「什麼?朵拉早就知道了?」

「我還是不說了,給你點時間靜靜吧。」照這樣子,葉歐利覺得他得開始懷疑人生了,連忙抓著弗雷就躲出去了。

兩個人在走廊上一陣疾行,風風火火的架勢還引來不少學生的注意。一直等出了宿舍,附近看不見一個人影,葉歐利這才鬆了口氣。「我真懷疑安德魯要瘋了。」

弗雷則說:「我早上碰見朵拉了。」

葉歐利沒說話,只是挑了挑眉讓對方繼續。

「跟她稍微聊了一下,她好像已經有了打算。」

「她要幹嘛?」



「她想辦理休學先出去躲躲。」


「不是吧……」葉歐利一陣咋舌,要說朵拉做事也的確是果斷,下得去手。「安德魯好像還不知道?」

「大概這兩天就說了吧,她不希望安德魯跟自己一起休學。」

「話是這麼說,但安德魯肯定會跟她一起走啊……」葉歐利越想越多,最後拽著弗雷的胳膊驚覺問道:「不會……是要分手吧?」

「不清楚。」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