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只有能堅持歲月洗禮目標不變者才能尋到適合自己的法…爾等還不去尋法!」

2021 年 1 月 7 日

宇宙深處傳出神念,聲音震世,如同由遠古莽荒時代傳來,穿越時間與空間界限,眾人無法追尋聲音根源,但又清晰回蕩心間。

佳佳的重生之旅 ,所有人先是臉露茫然,隨即臉上露出震驚,看著滿天無盡的星辰,不由口乾舌燥。

這些全都是道法秘術?數量是不是有點太多了呀!

「好了,大家都啟程尋道吧!記得神音的內容嗎?根據心中召喚去尋找最適合自己的道法,尋道之途既是歷練…我會堅持到最後,因為我是葉家太上長老!」

葉墨華開口,雙眼看著遼無邊際的星空,雙眼露出深邃,最終第一個踏步離開。眾人看著漸行漸遠,最終消失在星空深處的太上長老,也都沉默中陸續啟程!

葉墨華沉默中徒步遠行,一語不發,只是一步步向著召喚自己的星辰前行,星辰有多遠他不知道。但若是神音所說屬實,此地無時間、是永恆,那麼他就有信心登上屬於自己的星辰!

就算要耗時千年、萬年、十萬年…他都不會放棄。

其他人也是如此,感受心中的召喚,一步步在星空中走向屬於自己的星辰。星辰有多遠他們不知道,他們只知道自己不能放棄,必須要登上只屬於自己的星辰,而該放棄的則是沿途的星辰!

它們同樣是道法,自己登上去后同樣可以感悟,同樣可以得到傳承將其刻印在腦海中!但…這些終究不適合自己。

所有人啟程,而葉銘在暗中默默注視他們,他可以讓所有人瞬息間尋到適合自己的功法,但他們沒有這麼做。

葉銘要讓他們自己徒步尋找,這是考驗亦是磨礪。在漫漫尋道途,他們會經歷千年、萬年、十萬年、甚至更久,當然,在外界都只是一瞬間!

不過他們自身的經歷與感覺卻是真實的,若是經歷萬年時間他們還能孤寂尋道,向著屬於自己那顆星辰前行,而不是選擇沿途的星辰。

那麼此人道心之堅舉世難尋,將來成就亦是不可限量。

但這種人太少了,葉銘不貪心,沒有希望所有葉家族人達到自己的要求,他只求這群人之中有一兩個堅持到最後就夠了!

「我…走了多久?!」葉墨華立身自語,星空中前行,因沒有參照物,他早已忘記了時間。

他感覺自己走了千年,又似萬年,似乎更久…

「方向錯了嗎?」他自問,走了無盡歲月卻沒有看見心中目標,他開始懷疑心中那股召喚是否為虛幻,其實並不存在那顆屬於自己的星辰。

不僅是他,其他所有人都如此自問,而且無論換誰來,都會如此自問!時間的考驗,誰能度過?

「我想停止這漫無目的的行走了!」葉墨華疲憊開口,俯瞰自己身旁的那顆星辰。

這不是他追尋的星辰,但他實在是太累了,他想休息了!疲憊的不是身體,而是他的心…

走了無盡歲月,一個人孤寂度過,他似乎忘記了一切。

但他似乎有記得一句話「我會堅持到最後,因為我是葉家太上長老!」這是他離開時的承諾,對所有葉家族人的承諾。

一句話,一句承諾,或許其他人已經忘記,但他始終記得,因為這是他向葉家族人許下的承諾。

這句承諾如同火焰,將他原本即將熄滅的心再次點燃!葉墨華閉目,再次睜開時已經恢復神采…

「這不是我所追尋的星辰,我的步伐不可停止!若是我都止步,其他族人如何堅持?我既為長輩,理因也是模範…」

葉墨華開口,語氣堅韌,原本停下的步伐再次抬起,一步一步走向心空深處。

葉墨華離開,葉銘卻是詭異出現,看著遠行的背影,感嘆:「你因承諾而堅持,但不是你重諾言,而是…不願讓族人失望!」

… 「哇,白導過來了,好像看到他們了。我有預感,待會兒肯定會有好戲發生。」

「白導過來了?」

議論的人轉過頭一看,果然看到白玉笙朝這邊走了過來。

走著走著,他抬起頭,朝喬綿綿那邊看過去。

然後,腳步就停住了。

周圍的人看見這一幕,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激動又期待的等著看白玉笙下一步會怎麼做。

會不會醋意迸發的情況下,過去吵一架。

或者,直接把男主角換掉。

不遠處。

白玉笙半眯著眼,盯著大樹下那對俊男美女看了一會兒,眼底閃過一絲帶著惡意的笑,拿出手機,點開微信,回了墨夜司剛發給他的一條微信。

剛才,墨夜司問他喬綿綿在幹什麼,他沒回。

現在,他覺得他可以回了。

白玉笙:墨總,我看到你家小寶貝了。你確定你想知道她在幹什麼嗎?

幾秒后,墨夜司回:你什麼意思?

白玉笙勾勾唇:沒什麼,就是覺得你家小寶貝挺受歡迎的。

墨夜司:有話直接說,她在幹什麼?

白玉笙又抬眸朝大樹下看了一眼,眼底的那絲惡趣味越發濃烈了:不如,我給你拍張照片?

這次也沒等墨夜司回他,他就找准角度偷拍了張照片,直接給墨夜司發了過去。

然後還發過去一段話:我們劇組男一號,怎麼樣,是不是很帥?年紀輕輕就已經拿了影帝獎項了,是個非常努力,也非常有實力的年輕男演員,同齡人中,可謂是非常優秀了。他跟你家小寶貝年齡相仿,年輕人和年輕人之間,大概會很有話題。

*

墨氏大廈。

總裁辦公室內。

墨夜司收到白玉笙發給他的照片,點開看了看,原本沒什麼表情的臉瞬間就蒙上了一層陰霾。

漆黑深邃的眼眸死死盯著站在喬綿綿身旁的男人,看了足足一分鐘,臉色越發陰沉難看了。

這時,魏徵敲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

「墨總,一切準備就緒。十分鐘后,會議便可以正式開始了。」魏徵剛整理好開會需要的文件,從會議室那邊過來。

一走進辦公室了,就覺得氣氛有點不大對。

抬頭一看,被墨夜司陰沉的臉色嚇了一跳。


墨總……這是怎麼了?

剛才不還好好的嗎?

怎麼忽然臉色就難看成這樣,這是被誰氣到了?

「魏徵。」墨夜司捏緊手機,又低頭看了眼那張讓他火冒三丈的照片,忍著將手機摔出去衝動,抬眸看向魏徵,「查一下最近一班飛往F城的航班。」

「F城?」

魏徵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愣了愣,說:「墨總,最近這段時間沒有飛往F城的行程啊。」

剛說完,就挨了墨夜司一記冷眼:「沒有行程,就不能去?」

「啊?」

魏徵忽然才想起來,少夫人不是在F城拍戲么。

瞧他這豬腦袋。

竟然都給忘了。

他就說,好好的,墨總怎麼忽然就要去F城。

少夫人昨天才走的。

這才一天的時間,少爺就忍耐不了思念之情,要追過去了嗎。 不僅葉墨華在途中猶豫,所有人都曾猶豫過,但最後還是選擇堅持,不過最終依然放棄了…

歲月之劫最難渡過,時間可以磨平一切,這不是一句空話!就算你心中擁有信仰,最終也會在永恆時間中腐朽。

如同:葉墓、葉枯、葉華然…

一位位葉家族人堅持了不同時間最終還是放棄了,他們有的抉擇了一次,自問了一次,也有自問兩次、三次…

但毫無意外,他們最終還是放棄了。

對此葉銘也只是暗中嘆息,但他也沒有絲毫辦法,他可以幫一個人變強,但卻無法改變一個人的道心!

但這些人卻沒有發覺,在他們登上星辰那一刻,腳下星辰已經變了,和遠方某一顆星辰調換了位置。

葉銘無法改變一人道心,但他卻能改變每顆星辰的位置!而他能做的自然就是讓每個人都得到適合自己的道法…


相對其他人,葉銘最關心的還是自己父親葉天,不過葉天的表現還是讓葉銘嘆息…

「累了,我好累…」

葉天一臉憔悴無神,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如同被抽干,在漫長歲月之中,他的心也疲憊了。

沒人陪他說話,他也看不見任何人,只有孤寂沉默的星空陪伴自己!一個人孤獨的默默前行,這種感覺足以讓人發瘋…

不過就算髮瘋,那也是一個人發瘋,在一個人的世界內發瘋,就算髮瘋都得不到其他人認可,或許說…葉天如今連發瘋都沒有資格!

「就這樣吧,我努力了,但還是不行!我儘力了,但還是威能成功…」葉天長嘆,心中充滿苦澀,最終選擇結束這孤寂的旅途。

他走得太久了,久遠得自己都忘記了時間!如今他在星空中看見一塊大陸,不是星辰,是一塊生機勃勃的大陸…他想在這裡休息。

「就這樣結束了嗎?」葉銘長嘆,在星空蒼穹之上注視著自己父親,看著父親一步步走進大陸,走過一片樹林,走進一片花海。

葉銘心中不甘,他父親距離目的地不遠了,只需在堅持一會就可成功!不過時間太久了,久遠得葉天對心中的召喚感已經麻木,他已經分不清召喚自己星辰距離自己還有多遠…

所以在即將達到時,他還是放棄了,選擇停留在一塊飄蕩在星空中的大陸。

「這是…梔子花?!」立身花海的葉天突然醒悟,看著面前一片綠茵中點綴著潔白的花海,聞到那空氣中充滿生機的清香,原本枯竭的雙瞳居然再次煥發出懾人神采。

葉天靜靜看著面前的花海,眼中露出追憶,複雜與苦澀,神情變化間讓人感到觸目驚心,一股悲傷情緒瀰漫開來。暗中注視這一切的葉銘都不禁沉默,心中也被感染…因為這是他父親!

「沫琳最喜歡的梔子花!不過如今…你還好嗎?」


「我努力過,拼盡全力掙扎過,為了你我的諾言,我瘋狂修鍊…但最終還是絕望了!」

「我曾經說要成為至強,要親自去夏族迎你回來一家團圓!但拼盡一切最終也只能絕望…」

葉天不斷自語,每一句話都充滿苦澀與無奈,眼角不知不覺已然落淚。而葉銘也是默默聽著,不知不覺同樣黯然落淚!

「我已經半途而廢一次…難道還要半途而廢一次!」葉天瞳孔中突然露出懾人之芒,仰頭望天,眼中不甘、憤怒、堅定匯聚成一股逆意,一股不服…

我不服自己如此弱小,我不服夏家不承認自己這女婿,我不服這個天地,我不服世間一切!因為我恨這個世界給我太多苦難…

既然不服,我只有去爭,自己弱小?我為變強願入魔!夏家不承認自己?我就要腳踏天地鎮壓一切拂逆自己之意!

天地無情讓我殤?那我就必要——逆天修魔,讓我魔念逆封天…

「這次我不會放棄,不就是孤寂尋道途嗎?一人走上個萬年、十萬年、百萬年甚至更久又有何妨?哈哈哈…」

葉天大笑轉身離開,而且他的氣質大變,有一股魔性。彷彿原本早已被磨滅的熱血再次在他身上燃起,他如今已然入魔…

看著父親轉身離開這塊大陸繼續踏入星空,葉銘笑了,流著淚在笑,但他很開心!

「入魔了嗎?不過世間何為仙?何為魔?仙魔不過一念間!」葉銘自語,但又瞬間神色一變…

「這…」葉銘驚訝,感到有些無言,但又覺得理因如此,但最終還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因為隨著葉天入魔,原本與葉天產生共鳴的星辰出現了變化,不在是原本那顆,這讓葉銘驚愕!

但真正讓他震驚於難以置信的是重新和葉天共鳴的星辰,那是一顆他都不禁沉默的星辰…

「《逆天化魔經》這部妖邪功法要再次出世了嗎!」葉銘很震驚。

《逆天化魔經》光聽它的名字就知道它很逆天…

不過這部逆天功法卻是邪乎得很,不是人想修鍊就能修鍊的!至少葉銘在仙界時還沒見過哪位仙人修鍊過。

別說修鍊,就連參悟的機會都沒有!這部經書整個天地間都只有一部,不可能在出現第二部,因為這部魔經無法被複制。

似乎天地間只允許有一本,而且如同消耗品一般,參悟一點就少一點,當一個人悟透一部分經文,那麼那段經文就會從天地間消失。

真正消失,不留任何痕迹,只有領悟經意的人知道!所以在仙界,這部魔經又有「唯一魔經」的稱號。

不可複製,世間唯一,唯有一人可修至圓滿…

不過這《逆天化魔經》還有一點特別邪乎,想要參悟這部經書,必須得到經書的認可,不然將魔經拿在手中也無法參悟。

葉銘得到這部魔經也有數十萬年,但研究很久也連個屁都沒悟出來,最後直接被他丟進這片星空的一個角落,他沒想到自己父親居然得到這本魔經的認可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這部魔經具體有多強,葉銘也不知道,仙界只是將這部魔經傳得邪乎不已,似乎從來沒有人修鍊過。而且是誰創出這部邪乎的魔經也沒人知道,似乎年代太久了,連古籍上都沒記錄!


如同開天闢地之初這部魔經就存在,但從天地初開,到葉銘得到這部魔經,這無盡歲月間,修鍊過這部魔經的人似乎只有三人。

至於最終結果則沒有記錄…

而葉銘曾經也拿著這部魔經去詢問過他師傅,畢竟他師傅是三大仙尊之一,是仙界最古老的仙。

傳言天地初開之時三大仙尊就已經成仙,隨後又經過無數歲月修鍊,其境界早已不可揣度!

不過他師傅的回答卻是讓葉銘感覺莫名其妙,根本聽不懂是什麼意思,葉銘至今記得他師傅是如此回答的:

「一夢天地,一念紀元,此經不屬於這個夢境!它是唯一,所以不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