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只是感覺,以如今的修為,想要施展簡化版的風之相,似乎還很有難度,會非常的勉強。」

2021 年 1 月 17 日

兩個月下來,楚暮也從未停止風之相的領悟,日漸加深,理論上,已經是小成,若是修為足夠的情況下,完全能夠施展出來。

「師兄,該用晚膳了。」 首席總裁強制愛

「辛苦你了。」楚暮笑道,將其他的想法暫且拋開,專心享用起李薇精心烹飪的美食。

這兩個月,李薇的進步也很明顯,有楚暮的那一瓶聚氣丸相助,加上兩個月的苦練,李薇的劍氣修為,已經達到六段後期。

至於劍術,飛雲劍術瀕臨圓滿,凌風劍術瀕臨大成,而這一切,除了與李薇本身的刻苦和天分外,還與楚暮時不時的指點分不開。

「不錯啊,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夠達到七段,晉陞為內門弟子了。」楚暮用完晚膳之後,對李薇笑道。

「這一切,都是楚師兄盡心儘力幫襯指點我的。」李薇竊喜道,小臉紅撲撲的。

「呵呵,我不過是略施援手罷了。」楚暮微笑道,想到指點兩個字,臉色頓時有點怪異,因為他突然想起那個人:羅玉玲。

是的,兩個月之前,楚暮拒絕凌風掌院所說的給羅玉玲陪練劍術之後,時不時的,羅玉玲就會到斗劍台找他,非要上台和他斗劍。

雖然每一次,都會被楚暮輕易的擊敗,也每一次在擊敗之後,滿心委屈的模樣,但下一次仍然會出現,有一種屢戰屢敗的堅韌。

儘管楚暮並沒有答應羅玉玲偶然提出專門陪她練劍的提議,卻也不會拒絕在斗劍台上與羅玉玲斗劍。

在楚暮的眼裡,羅玉玲此人,其實不過是一個被寵壞的被許多人捧在手裡新被嬌慣習慣了的少女罷了,並無善惡。

至於聞人云,在楚暮的眼中,不過是一隻螞蚱罷了。

「明日,就是青鋒斗劍盛會開啟之日。」楚暮起身,看著黑暗的天空,看著黑夜中閃爍的寒星,一股豪情溢滿心間,蕩漾胸口:「前三名,我必須佔據一名,青鋒劍碑,金之意境!」

……

次日黎明,入冬后的天氣,更冷了,池塘邊布滿一層霜華,連呼吸,都感覺自己的口鼻冰涼冰涼的,一股股的白氣進進出出。

楚暮依然起早,用冰冷的水洗漱后,整個人精神抖擻。

中元劍氣決,必修,二十四大周天之後,楚暮八段巔峰的劍氣修為,鞏固了一點。

劍氣護體秘法,只有第一層第二層,缺少後續,因此,楚暮也無從修鍊。

當楚暮練完中元劍氣決時,帶劍下樓,正巧李薇走出房間,到樓外練劍。


看了一遍,稍微指點后,楚暮來到凌風劍台,打算練幾遍劍術,卻發現,儘管天氣寒冷,四處可見霜華,凌風劍台上卻有四十幾名內門弟子,正熱火朝天的練劍,將這一分的寒意驅散。

「楚師兄,早。」

「楚師兄,你來了。」

這些內門弟子們,一個個看到楚暮,紛紛行劍禮,高聲呼喊。

楚暮回劍禮后,拔劍,練起劍術,而四十幾名弟子和陸續趕來的弟子們,則里三圈外三圈的看著楚暮練劍。

「哦,原來如此,凌風劍術的這一式應該是這麼施展才對。」

「看了楚師兄練劍,我才知道我的劍術是多麼的拙劣。」

「是啊,楚師兄的劍術,神鬼莫測,無人能及。」

諸多內門弟子們紛紛暗自點頭,時不時的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李陽也在其中,他已經將心態調整過來,不再糾結於以往,而韓瑞,也非常的虛心,看楚暮的眼神,多了一分的敬畏。

在凌風劍台,楚暮並未呆久,只是練了一小會後,收劍離去,往凌風掌院之處。

因為前幾天,凌風掌院就已經讓一名執事通知楚暮,在今日,必須到他那裡去,事關青鋒斗劍盛會。

這樣的盛會,楚暮說什麼也不會放過,青鋒劍碑……金之意境……

「楚師兄慢走。」

「多謝楚師兄的指點。」

內門弟子們,紛紛對楚暮行劍禮,恭送楚暮離去。

這樣的待遇,哪怕是凌風掌院,也不曾享受,足見現在的楚暮在凌風院諸多弟子心目當中的地位,是常人所無法企及的,只能仰望。 (感謝「一m先生一」「小酥油」兩位的打賞,謝謝各位的支持)

「不錯,你的修為,果真達到了八段巔峰,正好。」凌風掌院雙眼閃亮閃亮,看著楚暮,頻頻點頭:「若是突破到九段的話,那你就得列入主殿作為精英弟子。這八段巔峰,配合上你的劍術,再加上二成風之意境,九段巔峰的弟子,你也可以一戰,說不定,還能夠取勝,爭奪前三。」

「前三,必然有我。」楚暮道,平淡的語氣中有一種非我莫屬的自信。

「好,哈哈。」凌風掌院笑得十分的開心:「這一次,就要讓主殿的那些人看看,我們內門三院,並不是每一次都走過場,這一次,要讓他們驚爆眼珠。」

楚暮沒有說話,看著凌風掌院,能夠感受到他那種發自內心的激動和喜悅以及……期望。

「走吧,三院集合一下,該去主殿了。」大笑之後,凌風掌院恢復冷靜,帶著劍,對楚暮笑道。

「每一屆的青鋒斗劍盛會,我們三院,都會選出兩個名額參與。」一邊走,凌風掌院一邊說道:「不過這一次,我們凌風院,只需要你參與就足夠了。多一個少一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差別。」

「嗯。」楚暮點點頭。

沒多久,楚暮便和凌風掌院,來到一座小小的山門之處,而在這山門處有兩名劍氣境八段的弟子鎮守著,此外,還有六個人。

「李掌院,你來的好慢啊。」六人之中,有兩人年紀和凌風掌院差不多,一男一女,說話者正是男性,相貌威嚴,有點苦瓜臉,聲音沉悶。而那女子的長相說不上有多美麗,但卻給人溫婉若水的感覺,總是帶著淡淡的微笑,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是你們來得太早了。」凌風掌院笑著回應道,目光在另外四名弟子的臉上掃過。

與此同時,那四名弟子也看到了楚暮,頓時眼睛一亮,有欣喜有崇拜有敬畏等等各種混合的情緒。

「楚暮,他是鳴雷院掌院,她是碧水院掌院。」凌風掌院對楚暮介紹道,旋即,看著鳴雷掌院和碧水掌院,道:「他就是楚暮,我們凌風院這一次,就由楚暮出場。」

「他就是楚暮!」鳴雷掌院和碧水張元的視線齊齊落在楚暮身上,精芒閃爍,如電如水,頓時讓楚暮倍感壓力,有一種周圍的空氣凝固,渾身被束縛的感覺,並且,彷彿要被看穿一樣。

但楚暮不動聲色臉色未變,反而對鳴雷掌院和碧水掌院行劍禮。

「的確是有點本事,難怪能夠斬殺王風,希望面對主殿的精英弟子時,你還能夠對抗,不要丟了凌風院的臉。」鳴雷掌院的語氣有點生硬,態度並不友好。

「八段巔峰的劍氣修為,聽說你的劍術精湛絕倫遠勝其他弟子,希望你能夠在此次青鋒斗劍盛會上,取得一個較好的名次,給主殿一脈一個驚喜。」碧水掌院笑容可掬,話語輕柔如水,態度和善。

「哈哈,你們拭目以待吧,這一次,楚暮一定會給主殿一脈一個大大的驚喜。」凌風掌院笑道,充滿了對楚暮的信心,因為,他可是知道楚暮的實力。

楚暮修鍊的劍術,是凌風劍術清風劍術,領悟的是風之意境,二成風之意境之下,風系劍術的威力會增加兩倍,而且攻擊速度也會有明顯的提升。

原本風系劍術的速度就非常的快,增幅之下,就更快了,威力雙倍增加,更是強悍非常,並且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對於修鍊同一系劍術的劍者而言,有沒有領悟同系的意境相差更大,完全是可以形成一種削弱乃至壓制。

就如同楚家當中,楚暮對王麒時,王麒用的也是風系劍術,結果就被楚暮壓得死死的,修為比楚暮高出一段也無濟於事。

「哼,希望吧。」鳴雷掌院的態度仍然不友善,冷聲一聲,道。

「走吧,我們該上去了。」碧水掌院的笑仍然是那麼的溫和,道。

走過小山門,再往前的碎石小路走出一百米左右,就是一層一層往上的階梯,通往主殿。

「這階梯,叫做天梯,總共有九百九十九個。」凌風掌院笑著對楚暮介紹道:「主殿一脈和三院,雖然同屬青鋒劍派,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算是劍派之下的兩個分支。這天梯的用處,就是主殿一脈每五年一次對外招收弟子初試考核所用,唯有在規定的時間內走過天梯,才能夠進入複試。」

「原來如此。」楚暮恍然,他正奇怪,內門三院的弟子一旦晉陞到劍氣九段,立刻成為主殿一脈精英弟子,那麼,主殿一脈的那些九段以下的弟子又是哪裡來的?

現在聽凌風掌院這麼一說,楚暮終於明白過來了。

「對了,楚暮,鳴雷掌院的態度,你不必放在心上。」凌風掌院的嘴唇微微一動,沒有聲音,但楚暮的耳中卻直接響起:「他會這麼不友善的對待你,完全是因為王風的關係。原本的王風,是被定為鳴雷院此次參加青鋒斗劍盛會的人選之一,另外一個則是何凱明。但現在,何凱明成為精英弟子,王風又死在你手裡,鳴雷掌院無人可用,只能挑選兩名普通的八段巔峰弟子湊數,所以,心裡頭鐵定是非常的鬱悶。不過,只要你在此次的斗劍盛會上,名列前茅甚至奪得前三,他對你的態度就會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變化。」

「嗯,我並不在意。」楚暮輕聲道,他可沒有劍氣傳音的本事,突然,楚暮想到自己是有外劍氣的,能不能控制外劍氣,做出類似於劍氣傳音的能力。

楚暮知道,平時說話,聲音是依靠空氣來傳播的,那麼,自己能夠控制外劍氣,是不是可以做到直接將聲音通過外劍氣傳到對方的耳中而不分散,讓他人無法聽到。

想到這裡,楚暮就思索起來,沒有說話。

九百九十九個階梯,一步一步往上走去,也是需要花費相當一些時間的。

終於,八人走上最後一個階梯,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個用青色石板鋪成的廣場一般的空地,顯得很大。這是主殿外練劍場,中間有一個凸起半米高的直徑二十米的圓形平台,是主殿內門弟子切磋所用的劍台。

盡頭,則是一座大殿,以青色為底,巍峨矗立,有一股凌厲鋒芒環繞,如同一把巨劍直指天穹,鋒芒盡顯。


「那就是青鋒主殿,此次進行青鋒斗劍盛會的地點,就是主殿之後的內練劍場上,走吧。」凌風掌院說道,八個人,懷揣著各自不同的心情和同樣的激動,大步走向巍峨的主殿。

陽光灑落在外練劍場上,如同發光的白紗落在楚暮八人的身上,讓他們感到絲絲的暖意,迎面走去的是未來和希望,他們的內心,更是火熱,就像是天空上普照萬物的太陽。 (謝謝「potsdam」的打賞和「一m先生一」的更新票,求推薦票和收藏)

青鋒斗劍盛會,三年一屆,非常盛大,上至掌教下至外門弟子,都調動起來。

外門弟子,自然是沒有參與的資格。只不過,他們當中的一些人會被選出來當做臨時的侍者,給掌教掌院長老們添茶送水,同時,還能夠親眼目睹這一場盛會,對於他們而言,這就像是被餡餅砸中一樣。

當楚暮八個人來到內練劍場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一百多近兩百號人了,都是主殿一脈。

內練劍場,自然不可能有外練劍場那麼大,但同時容納這一百多號人,卻還是輕鬆至極。

楚暮緩緩掃過,內練劍場之中,也有一座圓形的二十米直徑的劍台。此外,在距離劍台約莫二十米的內練劍場四個邊角,則有四座五米高度十米直徑的觀劍台,作用,自然是用來讓人呆在上面,觀看斗劍的。

每一座觀劍台的後面,都有一道小小的階梯連接地面。

「那位,就是我們青鋒劍派的掌教羅天雄。」凌風掌院示意正前方的觀劍台上,坐在最中間椅子上的面目粗獷身形高大健壯的中年人,對楚暮低聲說道:「旁邊的那些,則是主殿一脈的長老以及要參與斗劍盛會的精英弟子。」

楚暮深深看了一眼,點點頭,看向其他三個觀劍台,上面只有椅子和桌子,卻空無一人。

「掌院,那這些人,不參與青鋒斗劍嗎?」楚暮轉移視線,掃過練劍場上那些距離中間劍台有二十米遠的一百多號人,輕聲問道。


「當然。」凌風掌院掃過一眼,笑道:「這些,都是主殿一脈的內門弟子,他們只是來這裡觀看的。在主殿,唯有精英弟子,才有資格參與青鋒斗劍盛會,至於我們三院,則因為最厲害的弟子只是八段修為,所以被准許,每一次可以有兩個名額參與。」

「每一次,我們三院,都只是走走過場而已。」碧水掌院笑道。

「掌院,那這對我們三院不是很不公平嗎?」碧水院一名弟子輕聲問道。

「公平?這個世界,從來就無所謂公平。」鳴雷掌院的眼中閃過一抹的譏誚,冷笑一聲,道。

「也不能這麼說,其實,我們內門三院最初創建的目的,就是分擔主殿的壓力,同時,也形成一種劍派內部的良性競爭。」凌風掌院笑著解釋道:「簡單的說,我們內門三院,雖然在某些程度是獨立於主殿的,但和主殿之間還是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比如,當一名內門弟子的修為突破到九段之後,就要進入主殿,成為精英弟子,得到更好的培養。說到底,不管是主殿還是三院,目的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壯大青鋒劍派。」

「雖然是這麼說,但多年下來,這個性質,已經有一點改變了。原本,讓三院各自兩名弟子參與,是為了讓他們增長見識,親身體會到自己與精英弟子之間的差距,可以有更明確的目標。」碧水掌院接過話,輕聲說道,眉目間有一抹的憂愁:「但現在,每一屆的青鋒斗劍盛會,對於我們三院而言,都是噩夢一般的,總會被人嘲笑,上台斗劍的弟子也往往會受到各種打擊。」

說到這裡,鳴雷院和碧水院的四名弟子臉色微微發白,顯然是對此有所了解。

楚暮若有所思,沒有接話。

「放心,這一次,有楚暮在,一定會給主殿一脈一個驚喜的,如果他們繼續嘲笑,那麼,楚暮的表現就會狠狠的在他們臉上扇一個耳光。」凌風掌院掛起一抹充滿自信的微笑,道。

鳴雷掌院出奇的沒有打擊楚暮,四個弟子也是雙眼亮閃閃的看著楚暮,而碧水掌院,更是笑著柔聲說道:「楚暮,你可要好好的表現,那不僅是為凌風院爭光,我們兩院也能夠沾光。」

「我會儘力的。」楚暮輕聲說道。

「我們先上觀劍台吧。」凌風掌院輕聲說道,旋即,他帶著楚暮走向凌風院的觀劍台,而鳴雷掌院和碧水掌院則帶著各自的兩名弟子,走向各自的觀劍台上。

居高臨下,別有一番滋味。

這個時候,從外面,有一大群人涌了進來,引起眾人的注意,分別走向三個觀劍台下,而其中的老者,則紛紛走上觀劍台,因為他們都是三院的長老。

「楚暮,好久不見,修為提升了許多啊。」林長老笑呵呵的打招呼,幾乎將楚暮當做同輩人。

另外兩名長老,則是雙眼發亮的盯著楚暮,似乎要將楚暮看透似的。

「楚暮見過三位長老。」楚暮行劍禮,道,接著就看向林長老,笑道:「霸佔斗劍台幾個月才有的成果。」

「哦,哈哈……難怪,不過以你的劍術,要霸佔斗劍台幾個月的確不是難事啊。」林長老恍然,大笑。

另外兩名長老,則是更加好奇了,那眼神有一種迫不及待想要見識楚暮劍術的熱切。

這時候,主殿觀劍台上,一名身形修長約莫五十幾歲的背劍老者迅速起身,凌空飛躍,衣袖遮天,如同大鳥般的以優美簡練的姿態,落在圓形劍台上。

「歡迎各位參與本派三年一屆的青鋒斗劍盛會,這是第三十三屆。」這名主殿長老張口朗聲說道,聲若洪鐘,傳遍四周,落入每個人的耳中,讓人不由的激動起來:「這三年來,我劍派天才弟子輩出,競相爭鋒,相信這一屆的青鋒斗劍盛會,將會比上一屆更加的精彩。」

「第三十三屆,每一屆三年,九十九年,那麼青鋒劍派的創派年份,是一百九十九年。」楚暮暗道。

「和往屆一樣,此次斗劍盛會,依然是前三個名額可以獲得獎勵。」主殿長老朗聲道:「獎勵也如同以往,第一名,可以進入青鋒古洞參悟青鋒劍碑三日,第二名可以參悟兩日,第三名可以參悟一日。」

弟子們一聽,紛紛激動了起來,甚至連長老和掌院們,也都露出羨慕的神色,他們是在羨慕他們不能參與斗劍盛會,沒有爭奪前三名的機會。

可見參悟青鋒劍碑對他們有多大的吸引力。

「現在,請參與斗劍盛會的弟子上台來抽籤,選出你們第一輪的對手。」主殿長老說完,從一邊,就有兩名弟子抬著一個半人高的抽籤筒大步走來,站在主殿長老的身邊。

「去吧。」凌風掌院對楚暮說道。

這時候,主殿觀劍台上,一個個的精英弟子飛身躍起,如同大鳥如同蝙蝠如同游魚般的各展身法,或者筆直或者遊動或者劃過弧線或者滑翔等等各種姿態,半空自由換氣,飛向中間的劍台,姿態優美多樣,惹人注目。

最後三個,則是突然間飛射而出,如同三支離弦之箭般的,筆直迅速而銳利,給人一種一劍襲來的鋒芒感,無物可擋一般,絲毫不用換氣。

「看,是大師兄。」

「還有二師兄和三師兄。」

「三位師兄不愧是我們主殿一脈弟子中最厲害的,他們的身法是如此的犀利迅捷,無人可比。」

「依我看,這一屆盛會的前三名,必定是三位師兄,只是不知道,哪位師兄可以拿到第二,哪位師兄拿到第二第三。」

而這個時候,楚暮以及鳴雷院和碧水院的四名弟子們,紛紛從觀劍台上飛躍而起,落下,再施展身法往劍台而去。

那四名弟子,是因為修為不足,不足以支撐他們從觀劍台飛躍到劍台上,而楚暮雖然修為不足但卻有三成風之意境,風中游身法施展之下,完全可以輕易飛躍到劍台上。

只是,他並沒有這麼做,因為,楚暮還不想那麼引人注目。

「哈哈哈哈,你們看到了沒有,那些三院的參賽弟子。」

「笑死我了,和我們主殿的精英弟子對比起來,就像是地上的野雞比天上的鳳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