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古巫族的少族長,這個名頭很大嗎?本王還是帝庭鎮西王,一個少族長算什麼東西,你在殺我的時候,你可考慮到了本王背後的勢力與身份,今天你必須死。」

2021 年 1 月 1 日

易陽的面孔之中帶著一股無比凶煞,真正如同是魔龍復活,充斥著無可匹敵的凶煞。

「手下留人,鎮西王,手下留人,手下留人。」幾道身影那是橫空而至,為首則是一名身穿獸皮,面容粗礦,體形高達到九尺的古巫族壯漢。

「我乃古巫族的族長蚩豹,鎮西王,小人無知,衝撞了王爺,還望王爺大人不計小人過,王爺,就此事我古巫族願意做出賠償,願意賠償。」

蚩豹的面孔露出了幾分的賠笑之意,尤其是一張臉上,不自覺流出了冷汗。

「父親,我古巫族不弱於人,區區的人族雜種,敢到這裡囂張,應該將其活剮,我族有大帝,我們又有何懼之。」

蚩雄似乎是有了依仗,再次是變的無比囂張,尤其是面孔一股傲然之意。

… ?第598章跟我有一兩銀子的關係嗎?

「啪」的一聲,清脆而又響亮的耳光聲,蚩雄的一張臉那是徹底的腫脹起來,整個人乃是倒退了數十步之遠,「孽畜,你給我閉嘴,你知道你惹下了多大的禍端嗎?孽畜,你想讓整個古巫族為你全部陪葬是不是,鎮西王,小兒無知,還望王爺高抬貴手,放小兒一馬.」

「父親,你…你打…我..你為了這個人類…你打我..我不明白..一個人類而已..殺就殺了..憑什麼要我古巫族低三下四,憑什麼,我不服。【全文字閱讀.】」

蚩雄的面孔之中露出了無邊的駭然之意,整個人宛若是太古妖魔,似要陷入癲狂之中。

「孽畜,還敢頂嘴,給老子閉嘴,再敢廢話一句,我立刻將你斬殺於此,以免你給古巫族帶來禍端。」

蚩豹的目光露出了無邊的恨意,完全就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那股殺機是徹底的瀰漫而出,完全就不是裝出來的。

此時,就算是易陽也是陷入了迷惑之中,完全不清楚這究竟是什麼狀況,畢竟這件事情太詭異了,古巫族不管如何,那也是有大帝級的強者存在,如今始祖被封,仙神不出,大帝可是無敵的代表,就算是太上也惹不起大帝。

「星龍老哥,什麼情況。」易陽悄悄的看向了星龍子,早就是見到了三人穩於泰山的樣子,完全就是有恃無恐。

「老弟,請允許我們賣個關子,一會你便知道,可以肯定一點,老弟你今天就是要踏平古巫族,他們也得徹底的完蛋,一個也活不了。」

星龍子完全就是一副神秘到了極點的樣子,尤其是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看好戲的樣子。

踏平古巫族,這是不可能的,自己可是沒有這樣的能力,究竟是誰有這麼大的能量,竟然能夠讓古巫族如果低頭,而且這翻不似做作,而是真正的恐懼。

莫非是奇珍坊的坊主來了,就算是他們的坊主,古巫族頂多是賣一個面子而已,斷然不會是如此這般。

「王爺,小兒無知,只要王爺願意放過小兒,我古巫族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教不嚴,父之過,我願意一命換一命,還請王爺高抬貴手。」

蚩豹完全就是一副哀求到了極點的樣子,真正的想要一命換一命。

「青瞳,你覺得呢?這個雜種如此欺辱你,只要你一句話,我踏平他古巫族,將他碎屍萬段。」

易陽將目光看向了厲青瞳,當初的敵人,本來是自己安排的棋子,可是沒想到如今厲青瞳居然愛上自己,而且一等就是十年,始終不曾屈服,如今是八重王者之境,這十年顯然是潛心修鍊,沒有落下。

「你可是真的給我了一個難題,王爺,殺了他固然可以解一時之恨,但是對王爺的未來大大不利,古巫族不管如何,乃是上古種族,而且是強橫無比,王爺此行乃是為了收復西土勢力。」

「你若能讓古巫族成為你是附庸勢力,還有其餘的三族,全數的臣服你,你的手裡就有了一股力量,一股足以是讓太上懼怕的力量,只要能在西土站穩腳跟,有整個西土的資源,未來咱們未必不能與太上一爭。」

厲青瞳走到了易陽的面前,輕聲低語,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夠聽見,他可是知道易陽的野心,如今歸來,斷然不會這般的老實。

「青瞳,你錯了,若是我收復四族,肯怕我會死的更快,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太上的恐怖與霸道,算了,你以後會明白的,整個西土,我只要地盤,至於四族臣服於否,跟我無關,我得到的聖旨是收復你們二十幾族而已,這四大古族,與我無關,只要你們二十幾族願意臣服,我便達到了目的,他們就是想成為的附庸勢力,我也不會要他們,我所在意的只有你們精靈族與魅影族,至於他們,交給人皇頭疼去吧!」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凌厲之意,他的手中有紫劍仁這一股力量,而且與域外生靈有莫大的關係,未來他有足夠的資本,能夠抗衡太上。

「我明白了,高調行事,低調做人,看來你這十年,真的沒有變,那是如同已經那般,算無遺漏,鎮西王再上,我厲青瞳以精靈女王的身份,代表三百萬精靈族願意臣服人族帝庭。」

厲青瞳可是絕不廢話,而是直接半跪在易陽的身前,完全的臣服易陽。

「青瞳,起來吧!雲老,麻煩你幫我走一趟,宣告二十四族,願意臣服我人族帝庭的,三日之內,前來精靈族商談事務,不願意臣服的,我不勉強,臣服者,可以回到西土,以前各族的領地,本王重新分配給他們,只要他們不生出二心,本王可以發誓,人族帝庭永不對他們用兵。」

易陽的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凌厲之意,他此行的目的乃是為了這二十幾族,跟四大古族沒有關係,就算是他們願意臣服,他也不見得需要他們。

「王爺,那我們古巫族呢?」蚩豹的目光之中有異光閃爍,他實在是想不清楚,易陽究竟是鬧那般,難道他不知道他背後的勢力,已經的逼得四大古族臣服了嗎?

「古巫族,跟本王有一兩銀子的關係嗎?青瞳,我們走,我到要看看精靈族的人是如何逼迫於你。」

易陽是重重的一甩衣袖,面孔之中帶著幾分的陰冷之意。

「王爺,請留步,請留步,這是我們古巫族的降書,還有三大古族的族長已經在我們族中等著,現在就等著王爺前去,我們願意臣服,王爺,您若不接納我們,我們四大古族可是從此要滅族了。」

蚩豹此時算是明白了,易陽根本就是不知道這裡面發生的事情,四大古族全部臣服,這一點可是有莫大的關係。

「四大古族臣服,不好意思,跟我沒有關係,我奉陛下之命,前來收復西土殘餘勢力,我族陛下乃是功德聖君,萬古聖皇,你們四大古族,不在我任務範圍之內,你們臣服於我,想要讓本王對陛下懷不軌之心嗎?」

易陽一聲爆喝,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凌厲之意,此時他算是明白了,有一股很強大的勢力,已經是逼迫四大古族臣服了,若是接了這份降書,那麼自己可是欠對方一份莫大的人情。

「王爺,你真的不知道嗎?中域星辰殿,星玄大帝,星雲大帝,星河大帝,以及奇珍坊坊主龍武大帝,副坊主,龍炎大帝,五位大帝親臨此地,讓我們四大古族簽下降書的嗎?」

蚩豹面孔之中露出了無邊的顫抖之意,那可是五位大帝,中域十位大帝之中,可是來了五名強者,這是什麼概念,四族之中的四位大帝可是被他們逼的上竄下跳,一切只為了鎮西王。

… ?第599章受辱

「星辰殿的三位帝君,奇珍坊的兩位帝君,中域十帝來了五位,天啊!這怎麼可能.」

厲青瞳直覺得是天旋地轉,中域十帝乃是至強的存在,傳聞都是已經隱遁參悟仙神的奧秘,如今一下出來五位,這目標而且都是易陽,怎能是不讓人震驚。【最新章節閱讀.】

「我的面子有那麼大嗎?中域十帝一下來了五位,也罷,既是如此,我們就古巫族一行,看看這幾位大帝究竟想幹什麼,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王者而已。」

易陽心中震驚無比,這一切肯定是風老鬼出面,沒想到他的面子居然這麼大,一下請出了五位大帝。

前世的自己,距離帝君可是一步之遙,但是自己可是天下第一大宗師,符,陣,器,丹,不在話下,可是連鴻蒙靈寶都是煉製過,帝兵不在話下,更別說帝級的丹藥了,但是只有四大人皇知道,畢竟沒有在中域呆過。

但是中域十帝的名頭,可是存在了了數萬年,一直都是由道門,佛宗,星辰殿,奇珍坊這四大勢力,道門與佛宗向來是同穿一條褲子,與星辰殿與奇珍坊那可是內鬥不休。

而且中域的各大宗門勢力,全部是臣服在這四大巔峰勢力之中,一直是只聞其名,不過其人,沒想到這次一下出了五位帝君,乃是奇珍坊與星辰殿的人。

但有一點可以知道,佛宗與道門,想來是暗中支持太上,奇珍坊與星辰殿,這次賣給自己這麼大的人情,肯怕還有更深層的意思,畢竟一但人皇得勢,對於他們威脅甚大。

「王爺,您的面子可是真正的不小,一下請出了我們的兩位坊主,星辰殿的三大殿主,五位帝君一起出面,四大古族不臣服,就等著被滅族吧!」

雲老的面孔露出了幾分神秘的笑容,顯然他們是早就知道其中的一切,只有易陽不知道而已。

「這究竟是為什麼,五位大帝,我自信可是沒有那樣的面子,雲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易陽真的是有些不明白,就算是自己能夠重塑肉身,但是這其中也不會出動五位大帝。

「王爺,因為這幾位大帝可是都有求於你,走吧!幾位大帝可是幫你把事情辦成了,這可是故意示好,王爺,咱們同行吧!別讓大帝等急了。」

星龍子掠了幾下鬍鬚,整個人露出了幾分高深莫測的笑容,顯然是這件事情其中必有大因果。

「老殺,陪青瞳回精靈族,一些不開眼的人,給我全部處決掉,我們走吧!」

易陽暗中給殺帝傳音,他乃是吞天族,身份敏感,如今沒有大成,若是被大帝發現,難免會生出異心。

「是,王爺。」殺帝也是感受到了深深的壓力,一下來了五位大帝,這其中必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古巫族領地,其中豎立著一座灰色大殿,高達恐怖的萬丈,方圓足有千里,似乎是存在了萬古,上面刻畫著無數的符文,有些地方已經是破碎,充斥著一股荒涼而又古老的氣息。

大殿之前,三尊巨大的雕像矗立其中,一尊渾身覆蓋著鎧甲,雙手套著暗金色的拳套,頭生獨角,渾身上下爆發出了濃烈的威勢,猶如是一尊恐怖的大魔神。

第二尊,高達千丈,左手青色戰盾,右手青色戰斧,無頭,渾身上下充斥著不屈的戰意,巨父橫天,欲裂蒼穹,粉碎萬古一般。

第三尊,身負一弓九箭,渾身上下透露出了張狂而又霸道之意,尤其是那一雙金色的神瞳,似乎能夠跨越無盡的時空,洞穿萬古的過去,帶著一股不滅的意志。

「巫族三祖,魔神大帝,戰魔大帝,破日大帝,這三人在太古時代,那可是響噹噹的存在,魔神大帝曾搏殺過妖族天祖,戰魔大帝曾斬殺妖族天帝,破日大帝曾一箭洞穿妖族九大太子,那一戰三帝隕滅,巫族死傷慘重,但是妖族也是,從此隱退,如今這裡剩下的就是魔神大帝與戰魔大帝的後人,至於破日大帝的族人,當年不知去向。」

星龍子看著眼前的三大雕像,露出了深深的感慨,朝著三帝就是躬身一禮。

易陽僅僅是看了一眼,並沒有說什麼,對於巫族沒有任何的好印象,上古時代,巫族掌管大地,人族生於夾縫之中,可是沒少受巫族的欺凌,一度曾欲滅族。

「王爺,你來咯,幾位大帝已經離去,只有星玄大帝與龍炎大帝在裡面等著,王爺,龍炎大帝的脾氣不是太好,您言語之間千萬不要與有衝突。」

風老鬼的身影走了出來,見到了易陽的到來,連忙是出聲提醒。

「我知道了。」易陽微微的點頭,身影直接是朝著大殿而去,剛到了門口,他便是感受到了一股無邊的肅殺氣息,似要將人的靈魂給隕滅。

壓力,磅礴的壓力,如同是潮水一般,朝著易陽的身軀而去,硬生生的將易陽的身軀給擊退了十幾米,狠狠的摔在了石階之上。

易陽默默的站起身軀,擦乾了嘴角的血跡,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瞳中的光芒變的是冷冽無比,對於五位帝君的好感,瞬間是化成了流水,僅僅是剛到了門口,便是再次被重重的摔了出去。

這一次更是退出了百米,狠狠的撞在了外面的雕像之上,而且更是傷到了內府,強行將鮮血給逼了下去。

「罷了,既然兩位前輩不願見我,那麼晚輩離去便是,告辭。」

易陽是朝著裡面拱手一禮,心裡雖然是憋屈無比,但是眼下不得不忍,帝君目前可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別說是帝君,就算是古聖四重天的強者,也是足夠自己喝一壺的。

「哼!」一聲重重的冷聲從中傳出,帶著一股無邊的陰冷與不屑之意,一股強大無比的意志,宛若是潮水一般的席捲而出,硬生生將易陽的身軀定在原地。

可見一道藍色神光從中激蕩而出,生生的穿過了易陽的胸膛,而易陽立刻是施展魔龍決,將體內的血液全部的轉化成了魔血,一滴滴的黑色血跡瞬間是染紅了衣衫。

「果然是魔,人族修魔者,死。」裡面傳出了一道無比霸道的聲音,緊接著便是帶著一股恐怖無邊的氣息席捲而出,宛若是太古妖魔,充斥著無匹的霸道氣息。

「夠了,要殺就給一個痛快的,如此折磨我,身為一個帝君,你就不覺得臉紅嗎?」

易陽強忍著心中的劇痛,目光之中帶著一股無邊的怒意,沒人願意自己被人如此羞辱,裡面的擺明了就是要讓自己受盡折磨而死。

… ?第600章未來一角畫面

「還敢頂嘴。【最新章節閱讀.】不知死活。跪下。」

裡面再次傳出了一道恐怖的怒吼之聲。恐怖的帝威瀰漫而出。猶如是潮水般碾壓。強大的意志。恐怖的氣息。生生的撞擊著易陽的身心與意志。

壓迫。無邊的壓迫。讓易陽如同是大海中第一葉扁舟。心靈似失去了抵抗。身軀不自覺的彎曲下來。就是要欲朝著地上跪去。但就在此時。易陽一聲爆吼。如同是魔龍之怒。

周身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意志。本來彎曲的身體。猶如是蒼松一般的筆直。目光之中似乎是噴出了憤怒的火焰。「面對人皇。我都從來沒有跪過。你算什麼東西。想讓我下跪。你特么不配。老狗。有種你就弄死我。今天不死。來日十倍報之。」

「找死。」

大殿之中傳出了一聲沉悶無比的聲音。可見一道藍色火焰符文瀰漫而出。形成是火焰符文鎖鏈。第一時間更新散發出了噬人靈魂的氣息。鎖鏈橫空而舞。那是瞬間的朝著易陽的身軀撕裂而去。

「該死。龍炎。你想幹什麼。給我住手。」虛空之中傳出了一道凌厲無比的吼聲。可見一抹神光閃爍。瞬間是驅散了天穹之中的藍色火焰符文。

來人一身湛藍色的星辰天衣。身高足有八尺。一頭湛藍色的長發。就連瞳孔都是湛藍一片。渾身上下充斥著無比玄秘的氣息。宛若是乘風御雲的仙人。

「他是魔龍的傳承者。老子的祖上乃是魔龍所殺。師債徒還。天經地義。星玄。今日你敢阻我。你我絕交。」

一道身影從大殿之中而現。周身披掛著銀色龍鱗。頭頂著一雙銀色龍角。一條丈長的龍尾拖著。一雙目光之中閃爍凜冽的殺機。周身籠罩一股無可匹敵的帝威。此人便是龍炎大帝。真身便是龍族強者。

「那來的老黃曆了。魔龍殺了你祖上。有本事找魔龍報仇去。他得到魔龍的傳承。乃是他的機緣。龍炎。今天你若殺了他。我星辰殿滅了你龍族一脈。」

星玄大帝的面孔帶著幾分的怒意。整個人顯得是強勢無比。中域十帝之中。星玄足以是排的上前三。

「你…好…好..小雜種。你給我等著。日後敢踏足中域。本帝第一個滅了你。星玄。你好自為之吧。」

龍炎大帝面孔露出了幾分的怒意。第一時間更新身影直接便是裂空而去。顯然是怒到了極點。

「龍炎。今日之辱。來日本王進入中域。定會找你清算。十倍報之。」

三國之絕世謀臣 易陽的目光之中露出了滔天的怒火。他連始祖都敢算計。又何懼這小小的帝君。今日之辱。讓易陽胸藏滔天怒火。但是他強行的忍下去。但是這個仇。絕對不會忘。

「多謝前輩。今日援手之恩。晚輩定會報答。」易陽朝著星玄就是深深一禮。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但是對於星玄同時多了幾分的戒心。這未必不是他們的苦肉計。看來自己露出的能力。那是遭人覬覦了。一切都是實力。

「沒什麼。況且我也有求於你。不用理會龍炎那個傢伙。就是那麼個臭脾氣。不過你要小心了。日後進入中域。萬事小心。小兄弟。聽說你能夠給人重塑肉身。不知這星辰戰體。你可能重塑。」

星玄大帝的面色之中露出了無比的激動之意。畢竟他唯一的徒弟被人打碎戰體。幸好神魂沒有隕滅。

「有足夠的神料。我能夠重塑肉身。這件事情。他們都可以作證。但是在重塑肉身之前。敢問大帝。你們讓四大古族臣服。此為何意。大帝這是要讓成為眾矢之的嗎。人皇陛下那裡。我又如何交代。功高震主者。自古以來。誰有好下場。大帝。我自問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又何苦這般坑我。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易陽故做一副惱怒的樣子。目前並不知道星玄大帝的打算。但是也能夠猜測十之**。

「小兄弟。你多慮了。怎麼會是坑你。四大古族臣服。對於你不是天大的助力嗎。我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如今局勢小兄弟還不明白嗎。不死族。妖族。遲早那是臣服人皇。一但臣服。聚攏兩域之氣運。人皇可瞬間成帝。」

「而這下一步便是我們中域。如今道門與佛宗那是人皇有秘密協議。一但時機臣服。便是會拿下我們星辰殿與奇珍坊。我們一但倒下。這方世界封印一破。將要面臨著玄黃大世界各大勢力的入侵。所以我們不得不這麼做。我們不能讓人皇一家做大。我們星辰殿願意支持你。」

星玄大帝的嘴角露出了幾分笑容。給人一種神秘無比的感覺。

「大帝。你什麼意思。想讓我當叛徒。」易陽裝作很不明白的樣子。但是心裡可是震驚無比。星玄大帝沒有任何隱瞞說出自己的目的。顯然這是**裸的陽謀。

「小兄弟。你錯了。不是叛徒。而是為了牽制人皇。這對你也有莫大的好處。我們負責牽制佛道的勢力。而你有四大古族的配合。足以是形成一股抗衡人皇的勢力。這對你可是大有好處。小兄弟。你還不明白你的處境嗎。你一但回去。必死無疑。」

星玄大帝負手而立。笑容滿面。彷彿是一個智者。

「必死無疑。這怎麼可能。人皇怎麼會殺我。我對陛下那可是忠心耿耿。陛下又怎會殺我。大帝。你未免有些言過其實了吧。況且。我對陛下可是沒有任何的威脅。陛下。為什麼又要殺我。」

易陽是故作不知。這個星玄大帝來意暫時是不明白。讓自己牽制人皇。逼迫四大古族臣服。似乎是早早的有意為之。

「是嗎。人皇不會殺你。那麼小兄弟。我便讓你看些東西。你或許就明白了。」

話落。星玄大帝一指橫空。天穹撕裂。露出一角神秘的星空。群星似乎是受到了神秘牽引。漫天的星光灑落。露出了一道湛藍色的畫面。可見自己在人皇殿之中。九龍帝璽鎮壓自己。氣運之劍斬下了自己的頭顱。

「這….」易陽心中可是震驚無比。居然能夠演化天機。預見未來。星辰殿果然是強大至極。

「看見了嗎。小兄弟。這是本帝推算的一角未來。你的命運奇特無比。似乎存在這一界。又似乎不在這一界。很難捉摸。這還是本帝請了篡命師一脈強者聯手推演而出。「

星玄大帝的面孔之中露出了幾分的無奈之意。但始終是讓人琢磨不透。

「大帝。容我考慮一下。好好想想。」

易陽心裡頓時冷笑起來。想讓我當替死鬼嗎。你們中域可是打的好算盤。肯怕是早就暗中算計了吧。我又豈能盡如爾等之意。人皇想殺我。你真當我不知道嗎。你們想要我來牽制人皇。好。我便陪你們好好玩玩。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第601章陽謀。【全文字閱讀.】應對

「小兄弟。不急。你可以慢慢考慮。這件事並非一日之功。但在你離開混亂荒原之前。必須給我答覆。因為你一但回到東域。必就是你的死期。混亂荒原之事。你無需擔心。只需你我合作。你的背後將是由我們星辰殿為靠山。我們不僅在這裡。就算是在玄黃大世界。也有很大的勢力。」

星玄大帝似乎是很滿意易陽的態度。這個人必將為自己所用。成為牽制太上最為有效的棋子。那怕就是拖延一年。對自己也有莫大好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