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去死!」聽聞蘇離的話語,玉珏氣極,真的怒了,這麼大,還真為聽見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

2021 年 1 月 1 日

「刷!」

天空中花雨紛飛,徇爛晶瑩,無盡的芬芳醉到人的骨子裡,讓每一個人都渾身舒泰。

可是,就在這片美麗的仙葩中,蘊含無盡殺機,所有花瓣都可殺人,一道道劍光暗藏在這些花瓣之下,凌厲無比,剎那間整個天地都變得森然起來。

「三千花海劍!果然被她掌握了,這可是玉家最強的一柄劍,沒想到這一次能夠看見了。」

「花海之內,皆是劍光,很難躲避,這樣一柄劍足以擊殺許多修行者,這個少年恐怕有危險了。」

「那也說不準,這位可是擊敗了汪家那位半步五境的修行者天才,三千花海劍雖然恐怖,但也很難說。」

蘇離淡淡一笑,自信無比,邁步而出,腳下八相涌動,讓他看上去似乎在世界穿梭一般,格外的神妙,站在花海之中卻片葉不沾身。

玉珏長裙舞動,落花如雨,將天空都遮蔽了,她身在當中,出塵聖潔,素手划動,每一片仙葩都在演化,無數的劍光在這一次同時對準了蘇離,那鋒利的感覺令人感覺汗毛直立。

「啵」、「啵」……

一花一劍,一劍一花,花海之中,萬花林立,這一刻無數的劍光鋪天蓋地而來,那濃郁的真元不斷的灌注其中,牽動著無數的劍氣。

一柄黑色的打傘盛開在了蘇離的頭頂之上,天魔羽成為了最好的防禦手段,淡淡的光芒垂落在了蘇離的身前,無數的花瓣轟擊而來,劍光砸在了這片光芒之上,而後寸寸破碎,消失不見,無數的劍氣呼嘯,卻沒有任何一朵花瓣落在了蘇離的身畔。

花海之內所發生的一切令人驚訝,三千花海劍果然強大,但是蘇離手中的那柄黑傘更加令人感覺到驚訝,到底是什麼樣的兵器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你這樣是徒勞的,你能夠擋得住一時,難道能夠擋一輩子?」玉珏一笑傾國,髮絲甩動,眸中流華,顛倒眾生,名副其實的一個禍水。

蘇離嘴角微微上揚,一股傲氣油然而生,「賭一把,如何?」

「好,你輸了的話給我當坐騎,受死吧!」

… ?玉珏面帶微笑大步上前,皓腕輕揚,潔白玉臂生輝,修長的雙腿在裙衣中若隱若現,輕靈舞動.

一花一劍,一劍一花,在無盡的花海之中,那無數的鮮花盛開著,不過玉珏終究只是四境上品的修行者,雖然天賦秉異,但是還是不可能做到一劍化萬花,不過最為璀璨的那七七四十九朵鮮艷的花瓣卻在天地間閃耀著,圍繞在玉珏的身旁。

玉珏立身在這群花之中,拈花而笑,秀髮烏黑,肌膚雪白,雙眸靈動,的確美得令人心醉,花海翻滾,璀璨的神花暫放出奪目的劍氣,撕裂八方,鋒利的劍意直衝天地之上,手握長劍,站在蘇離的眼前,那些圍繞著她的花海與劍氣,令其看上去就如同一尊仙王,傲立於世,披靡眾生。

「刷!」

百花紛飛,百劍而來,數百道劍氣在這一刻同時降臨,就如同天空之上灑落的花瓣,格外的美麗,鮮花本就是極其美麗的東西,然而此刻卻代表著極度的兇險。

百花而來,其中有著一朵格外璀璨的神花,這便是那蘊含了強大真元氣息的劍氣,輕輕飄飛而來,看上去格外的柔弱,沒有絲毫的力量,但是蘇離卻能夠感受到在這朵花瓣之上所蘊藏的力量,如此的瑰麗,卻如此的令人驚嘆。

面對這樣一劍,蘇離也就平淡無比,手中舉著天魔羽,異常的閑散,腳下八相劍意涌動,風雷滾滾,水火交融,山澤垂落,乾坤移動,漫步在這片花海之上,卻沒有絲毫的壓力,無數強大的真元之力全部都被八相劍意擋在了身前。

就算是偶爾有一些衝破了八相劍意的劍氣,依舊被天魔羽的光幕所襠下。

不過當那一道璀璨的神花轟擊而來,蘇離將天魔羽傾斜,舉在身前,黑色的傘面看上去格外的莊嚴肅穆,那些強大妖獸的骨骼開始展開了屬於它們的力量,不斷的吸收著四周的天地元氣,化作強大的一股力量,輕輕向前一推,天魔羽猶如一片黑色的天空落下,擋住了那一片凌厲無比的神花。

「轟!」

真元震蕩,劍氣涌動,無數的花瓣都碎落在了蘇離的身畔,花開花落,皆是美景,那漫天碎裂的花瓣,同樣美不勝收。

重新舉起天魔羽,蘇離目光凝望著遠處的玉珏,不得不說,這絕對是一名真正的天才,她的天賦絕對不在書院那幾人之下,同境一戰,還真的不知道誰勝誰負。

「有點意思!」

玉珏展顏一笑,神花碎裂她絲毫不在意,那些花瓣的掉落她也不在意,黑髮輕輕甩動,握劍的右手,輕輕一揮,剩下的那四十八朵神花一同呼嘯而來,猶如排山倒海一般。

「一朵神花劍氣你能擋住,那四十八朵呢?」

輕柔的聲音直接傳遞到了蘇離的耳邊,然而這還未結束,玉珏似乎更加自信手中的劍,長劍靈動,一躍而來,跟隨在了那片花海而來,攜帶著浩瀚的劍意,與此同時她體內的真元變得狂暴起來,沒有人知道之前的一切都是裝的,她要的就是這最後一劍,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蘇離的身份,所以她知道這個少年到底有多強,她不會輕敵的以為能夠隨意取勝,而且她也自傲她不可能殺死蘇離,但是既然兩人再出手之前有過這樣猶如戲言一般的賭約,雖然她不指望蘇離能夠真正做到,不過卻可以用來威脅蘇離,所以這最後的一擊,她全力以赴了,狂暴的真元衝過她的經脈,讓她有些難受,這樣的感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不過,這蘊含了所有真元的一劍真的很強。

蘇離凝視著攻擊而來的四十八朵神花,感受著手中天魔羽的渴望,嘴角微微上揚,「既然你這麼渴望爆發自己的力量,那就戰一場吧,我給你這個機會!」

滾滾真元湧起其中,天魔羽周身綻放出漆黑的光芒,黑色的光芒就這樣包裹住整個傘面,天魔羽本就是攻伐符器,防禦不過是因為書院修補之後才加上的效果,它真正的力量依舊還是攻擊。

遙遙一指,氣海翻滾,一道真元海lang湧入天魔羽中,化作一道黑色的光束,直接衝擊而去。

「咻!」

神花相交,相互配合,形成一道花陣,花是劍,所以亦是劍陣,七七四十九去一,神花一再綻放,劍陣涌動無上神力,引動八方真元之力,劍花為首,化作一朵巨大無比的花朵,鮮花當空,明艷無比。

輕輕灑落而下,撞擊在了這片黑色的光束之上,真元之力震蕩四方,浩蕩的力量直接席捲四周。

神花之力,劍氣飛揚,漫天充斥著凌厲無比劍光,花瓣寸寸凋零灑落,剝離一片花瓣便是一道劍氣殺下。

「轟!」

劍氣震蕩,黑色的光束如同魔龍一般,直接將那些劍氣震碎,一路而上,霸道無比。

天魔羽的攻殺之力本就是霸道無邊,經過修改之後,更加是強大無比,黑色的光束如同長虹貫日,將那些神花全部吞沒。

兩相抵消,黑色的光束與那些神花一同消散在了天地之間,四周所有人都感受到這樣一股驚人的力量,不少人都感覺到心悸無比,兩名四境的修行者交手,卻能夠展現如此驚人之力。

神花破碎,黑光散去,不過玉珏自身的劍卻來了,劍隨心動,劃破長空,在這片天空之下留下了一道絢爛的霞光,刺目的霞光猶如煙花綻放,美麗卻致命,極其的絢麗,便意味著殺戮的開始。

殺戮來到了眼前,蘇離微微觸眉,玉珏的實力出乎他的意料,不過也僅僅只是如此。

「該結束了!」

蘇離上前一步,手中的天魔羽收攏,傘併攏之後看上去就像是一柄粗大的劍,輕輕向前一點,一道火焰升騰而起,這不過是最為尋常的火焰之力,沒有絲毫的劍氣涌動。

在場所有的人都非常的好奇,面對玉珏如此強大的一劍,本該爆發出更加強大力量的蘇離卻只是動用了這樣力量,這樣的火焰能有什麼作用?

玉珏不能理解,她知道蘇離的強大,卻不認為這樣的火焰能夠打敗自己。

所以她沒有興趣在理會蘇離的火焰,長劍對準了蘇離的心臟而去。

然而就在這柄劍到來的時候,那小小的火焰開始燃燒起來,不僅僅是天魔羽的前端燃燒起來,所有的東西都開始燃燒起來,天地的四周都開始燃燒了起來,這一刻蘇離就像是站在火海之中。

水火侵!

八相劍意隨著蘇離的成長也變得越來越強大了,如今所爆發出來的力量也一次比一次的強大,火焰熊熊燃燒,如同淬鍊一般,天魔羽被火光映襯的鮮紅無比。

沒有絲毫的技巧,也沒有絲毫強大的氣息,蘇離的手中的天魔羽只是筆直的朝著前面推去。

叮!

一聲輕響,這柄火紅色的傘,擋住了那道凝聚了玉珏強大真元的一劍,她的臉色變得無比凝重起來,體內的真元再一次的**起來,在蘇離的眼前肆意的揮灑手中的長劍。

一道道白色的劍光帶著玄妙之力,猶如一道道花瓣的紋路一般,朝著蘇離的身體掃去。

蘇離的動作也沒有絲毫的改變,他只是將劍意凝聚在了一點之上,朝著前方筆直而去,那一條筆直的火焰直線,看上去是那麼的觸目驚心。

長劍所過,四周的天地元氣都開始出現了焚燒的痕迹,不過在這片火焰之中卻包含了絲絲水的柔性,火焰輕柔無比,力量更加的強大。

四周的空氣都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蘇離的劍因為是直線,所以總是更快一些,玉珏不得不被動回劍防守,黑傘的頂端再一次點在了長劍之上。

叮!

聲音清脆無比,可是落在玉珏的耳朵之中卻變得沉重無比,所有人都子聽見了一道聲音,但是她卻感受到了兩次衝擊的力量,只因為蘇離的劍太快了,同時在同一個地方出手兩次,那潔白的長劍之上也出現了一點火紅色的暗點。

一擊後退,玉珏倒退數十步,氣息有些混亂。

「看樣子你輸定了,海上明月劍!」

大海驟然起,月光天上來,淡淡的月光灑落而下,同樣凝聚在了黑傘的頂端,火焰與冰冷寒氣同時出現,是那樣的矛盾,但是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卻能夠在同一時間在蘇離的手中爆發出非凡的力量,量大氣海的力量同時調動起來,一舉撞擊在了玉珏手中的長劍之上。

轟!

一聲巨響,宛若驚雷橫空。

玉珏直接倒飛出去,口中溢出一縷鮮血,看著直接踏步而來的蘇離,她的眼中第一次出現了慌亂的情緒。

但是蘇離卻沒有留情,直接來到了玉珏的身旁,輕輕一敲那條手臂,長劍落地,而後將其一把抓起,而後帶回了村落的範圍之內。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看著被蘇離擒拿在手中的玉珏,此刻還有人覺得實在夢中一般。

… ?「你敗了,小丫頭,願賭服輸。」

蘇離將玉珏擒拿而下,兩人相距非常之近,芬芳可聞,秀髮飄起,似乎都可以觸碰到他的鼻尖。

玉珏能夠讓如此多的江陵郡的青年才俊為之瘋狂,自然是有著自己絕對的容顏與美麗,柔骨玉肌,艷麗無比,頭上一柄青玉鳳釵,輕輕的插落在髮髻之上,流光溢彩,一舉一動都可以迷倒眾生。

然而此刻著名絕色佳人卻氣惱無比,象牙辦的肌膚裸露在外面,香氣襲人,如蘭似麝,她想要掙扎,可是卻能夠感覺到蘇離眼底深處的那一抹冷意,只能死死的瞪著蘇離。

蘇離淡淡一笑道:「你最好不要亂動,不然我怕不小心傷了你,這應該也是我們都不願意接受的結果。」

平靜的話語卻充滿了強大的威懾力,讓其平靜了下來。

「你到底想怎麼樣。」玉珏悅耳的聲音響起,看著蘇離詢問道。

「願賭服輸,我們有過約定的,僅此而已。」蘇離笑了笑。

然而蘇離的話語對於四周而言卻如同驚濤駭浪,爆發出一片嘩然,他們沒有想到蘇離居然真的敢做這樣的事情,不說那些追求玉珏的年輕一代,就是玉家所蘊含的能量也不是一個小小的修行者能夠抵擋的。

「抱歉,可能是你記錯了,約定之上我可是什麼都沒有答應你,只是說你輸了當我的坐騎,可我並沒有答應你的要求。」玉珏據理力爭,想要耍賴。

「就是,玉姑娘什麼時候答應過你這樣的事情,既然已經贏了,那烈雲駒的事情也就算了,趕快放人,否則後果你擔當不起。」一名青年修行者大步上前,有些情緒激動的看著蘇離。

「看樣子,又是你的裙下之臣,不得不說,以你的年紀真的很了不起了,不過,答應了我的事情,恐怕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夠拒絕的,不是嗎?」蘇離的一根手指輕輕的在她那雪白的脖頸之上劃過,光華閃爍。

「你別亂動。」玉珏真的很想將眼前這張笑臉給砸爛了,生平第一次被人這樣的要挾,真的很想咬死對方。

蘇離似乎知道她在想些什麼,認真的說道:「作為一名女子,凡是都會有第一次的,沒有必要害羞,你可以坦然一些。」

「滾,有本事你就殺了我。」玉珏咬著銀牙,惡狠狠的看著蘇離。

一旁聽見玉珏話語的僕人,頓時臉色一白,他們可不敢拿玉珏的命開玩笑,蘇離這傢伙要是真的下狠心動手了,不管後面結果如何,他們肯定是用來陪葬的。

「你不要亂來,我們不要烈雲駒了,趕快放了我家小姐。」

「你們還真煩躁,早幹什麼去了,滾一邊去,這裡沒有你們說話的份。」蘇離冷漠的掃了一眼這些人,並不在意。

「你到底想如何?」一名青年男子走出,看起來很有威勢,腰間的長劍也非常的漂亮,一看便是大家之後。

「小兄弟,得饒人處且饒人,畢竟在江陵你還有要做的事情,不是嗎,既然玉家已經不追究了,人還是放了吧。」同樣還有一人上前說道,顯然都不想把事情鬧大。

蘇離不屑的看著走出來的兩人,淡淡道:「若是之前我輸了,恐怕你們就不會幫我說話了,我會是什麼結果,別想這麼多了,我的事情不用你們做主。」

蘇離的強勢讓他們有些不滿,卻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玉珏的性命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們也只能等待蘇離的決定。

「既然沒有別的事情了,那就可以走了,玉珏這丫頭到底怎麼處理和你們也沒有什麼關係,小村容不下你們這些大佛,也該走了。」蘇離揮了揮衣袖,下了逐客令。

似乎也感覺到了蘇離的冷意,玉珏朝著玉家人的方向,說道:「你們先回去,這裡的事情我自己能夠處理。」

「可是,小姐……」僕人有些苦惱,他們就這樣回去了,估計下半生也就完全毀了。

「滾回去!」

看出了下人的不願意,玉珏冷喝一聲。

那些僕人不得不選擇離去,不過看著蘇離的目光卻恨不得吃了它。

圍觀人群之中陸陸續續離去了許多人,剩下的那些發現也沒有什麼後續故事之後,便也慢慢離去了,不過他們都知道這件事絕對不會就這樣簡單的結束,玉家人肯定會有動作的,到時候必定會有好戲看。

明面上的人陸陸續續都離去了,不過暗處的不少人卻依舊還在,鹿晗與顏妤卿依舊在原地對峙著。

「沒想到,這個少年還有兩下子,區區四境下品就能夠解決玉珏,有點意思,這麼說來,四境之中應該是無人是他的對手了,不過四境終究只是四境而已,邁入五境卻是不一樣的天地,難道他還能擋得住。」顏妤卿面帶微笑的看著眼前冷若寒霜的鹿晗。

確定玉珏的事情沒有鬧大,鹿晗的心也就放下來了,畢竟她可是知道蘇離的背景,而且還知道一些秘密,她就怕玉珏衝動惹怒了這個惡魔,到時候直接殺了,那可就麻煩了,如今這樣的結果也算是好的了,至於眼前這個女的,她本就非常的討厭,既然她要去招惹蘇離,她自然是不會阻擋。

「我勸你好自為之,他不是你能夠動的。」鹿晗淡淡的掃了一眼顏妤卿身後的那名面甲女子,輕聲道:「青冥,有些時候路是自己走的,何苦呢?」

說完便直接轉身離去。

看著遠去的身影,顏妤卿的眼神漸漸變得冰冷起來,嘴角微微上揚,一股邪魅之氣浮現,令其看上去更加的誘惑動人。

「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能耐!」顏妤卿眼神凜冽的注視著遠處的村落。

……

……

看著蘇離帶著一個如此美麗的姑娘回到村落,村民都表示出善意的笑容。

被蘇離一路帶回來的玉珏,卻是表情僵硬,若不是真元被蘇離一道封印給封住了,她恨不得對著前面的背影一劍下去。

村落之內,蘇離躺在大樹底下,有些無聊的喝著村民自己釀造的酒水,似乎沒有絲毫的擔憂。

看著蘇離這個模樣,玉珏咬著銀牙,最終還是忍不住了,「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還以為你還能夠再憋一段時間,怎麼,忍不住了?」蘇離撇了一眼這名大小姐,而後繼續喝著自己的酒水。

「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抓我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以後玉家和你還可以成為朋友。」平復了心情,玉珏淡然的看著蘇離,她有這樣的底氣。

蘇離擺了擺手指,而後晃了晃酒杯,輕笑道:「願賭服輸,我要求也不高,七天之內,做我的侍女,自然就放你走如何?」

「你做夢!」玉珏氣死,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蘇離會這麼沒有風度,原本的打算全部都被破壞了。

「那就沒有辦法了,我已經給了你條件了,做不到就不要怪我,想要我放人,那就讓玉家拿三顆鏡天雲水露來換人,否則一切免談,反正你們也知道我的背景,真要是鬧得不愉快了,我還真不怕你玉家能怎麼樣。」蘇離聳了聳肩,非常的隨意。

玉珏大吸了一口涼氣,有些震驚的看著蘇離,她沒有想到蘇離的胃口居然這麼大,「你知不知道什麼是鏡天雲水露?」

還沒等蘇離回答,她便接著開口,「那可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療傷神物,玉家一年也不過能夠調煉出一兩顆,而且每三年便要向帝國進獻一顆,再加上一些人前來換取,玉家一共也沒有幾顆這樣的存貨,你倒好真以為是大白菜不成,一開口就是三顆,你知不知道三顆是什麼概念,黃金萬兩也不夠,你還真是異想天開。」

蘇離當然知道三顆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的目標一直就是那顆鏡天雲水露,「那我就吃虧點,那一顆來換總不過分吧,我想你在玉家的地位應該足夠一顆的分量,如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