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十秒,找個地方停車,否則,你給東家回電話。」

2020 年 10 月 29 日

一句可以直接威脅到趙持的話,令趙持瞬間變臉,趙持趕緊找地方停車。

在沈呈拿著手機下車后,趙持氣得瞪了眼沈呈離去的方向,「這個沈呈,真把自己當做一個東西了!如果不是仗著東家,他算什麼東西!」

而此時,下班後接到駱知秋電話說董雅寧入院的紀優陽,嘴上說要去看董雅寧,結果下班就約了祁任興出來喝酒。

兩個人坐在酒吧,紀優陽坐在吧台,心情好到,舉起酒杯敬坐在卡座上的女人。

挨了一頓揍,身上幾個地方還痛的祁任興,剛結束慈善酒會準備去醫院看下就被約過來了,看到紀優陽心情那麼好,祁任興喝酒的時候調侃一句:「你老子提前讓你繼承家產了?」

沈東明的家產還輪不到他繼承吧,聽他媽說,沈東明有意要一個孩子,都不顧他媽高齡產婦了,還想著生,這不是打算讓自己親兒子繼承是什麼?「比繼承財富還令人興奮的事情。」董雅寧那個毒婦居然撞到額頭了,據他從駱知秋口中聽到的話加以揣測,十有八九是董雅寧想要誣陷木兮,結果被賴毓媛來了一句沒看清,搞的,賠了夫人又折兵,白撞了一個額頭,他心情能不好?

「我說你心情好,也別喝那麼多酒,我去沈家的時候,沈董可從來都不讓你沾酒的。」祁任興拿走紀優陽手裡的酒杯。

紀優陽想要拿回自己的酒杯,放在桌上的手機就亮起屏幕。

在祁任興看過來的時候,紀優陽先一步拿起手機。

看到紀優陽防著他的樣子,祁任興忍不住笑了,「神神秘秘。」說完后,將紀優陽的酒杯放下。

在紀優陽接電話的時候,祁任興從口袋掏出那條給木兮的項鏈,看得有些出神。

「喂?」紀優陽接電話的時候看了眼祁任興。

聽筒那邊傳來沈呈有些低沉的聲音:「我看到木兮被趙純宇帶走了。」

「什麼意思?」

「剛剛在遊樂場,木兮好像昏過去了,趙純宇把她抱上車,現在去哪兒了我也不知道,你自己查吧。」

沒想到沈呈居然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告訴他,紀優陽心裡很感動,「謝謝。」

電話掛斷後,紀優陽立刻從高腳凳下來要趕去找木兮,只是在他提步的時候旁邊的祁任興引起他的注意。

紀優陽想了幾秒停下步伐。

滿心思都是這條項鏈的祁任興,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擊,嚇得祁任興整個人顫了一下,回過頭就看到紀優陽看著他,「什麼事?」

「那個……」既然他決定好了,就該果斷的說出來,「有人看到木兮給趙純宇帶走了。」

「什麼,你說什麼?」祁任興眉心緊皺語氣著急。

「聽說,好像是昏迷過去了,趙純宇把她抱上車。」

臉色著急的祁任興,很快恢復平靜,「趙純宇不就是紀澌鈞的妹夫,你都說了,那是你未過門的嫂子,對趙純宇來說,不也是未過門的嫂子?」

祁任興找到借口不去,他不是應該開心,可以自己去救木兮嗎?只可惜,他不能,「趙純宇是她的前男友,聽說之前還把她陷害入獄,對她有過非分之想,這些事情,紀家的人和別人都不知道,但是我可知道,你就不怕她被趙純宇怎麼了?」

紀優陽的話令祁任興來不及多想什麼,拔腿就往外跑,跑了幾步又折回來,「去哪兒了?」

舉起手機,「一會查到給你消息,不過你最好去酒店,招待所之類的看看,他那種輕浮的男人,除了想到那種地方,也想不到別的地方。」

「好,查到馬上給我信息。」

看到祁任興那麼著急跑出去找人,紀優陽心裡除了悶悶發酸,更多的還有羨慕。

不管是紀家的紀優陽,還是AS的少東家,他永遠都不能像祁任興那樣做到,隨性而為,他的人生永遠都被設定,就連「浪.盪各大花叢敗家子」的稱號,那也不過是一個為了生存而需要的人設。

如果不是因為他有了那個隨時會死的病,他一定不會放棄她,會比任何一個人將她保護的都要好,還會讓她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只可惜,命運捉弄人。

最愛她的人,卻不能和她走在一起,只能默默在背後,將她推給一個又一個出現在這一場命運之戰的其他男人。

大概是怕祁任興不能成功將木兮帶回,紀優陽放心不下,提步跟上。

夏明義帶著費亦行趕到遊樂場的時候,正好和趙純宇的車擦肩而過。

雙方都沒看到對方,夏明義和費亦行到了遊樂場后,立刻去找木兮。

夏明義不斷給木兮和木小寶打電話,看到像個無頭蒼蠅到處飛的夏明義,費亦行忍不住發出嫌棄的笑聲直接去保安室查監控。

……

醫院。

賴毓媛給賴太打電話后,就在醫院等她們過來。

賴太過來沒多久董雅寧就醒來了。

駱知秋回去以後,病房裡只剩下她們幾個。

董雅寧坐在床上,賴太在旁邊陪董雅寧聊天。

「印蓉啊,我想跟你說件事。」

「你說。」

「不是快要舉行那個秀嗎,我想讓木兮也過去幫忙,趁機讓她多接觸一些不一樣的事情,這樣對她的工作也有幫助。」

聽到董雅寧還向著木兮,賴太翻了一個白眼,「雅寧啊,不是我說你,她都把你推倒了,你還向著她,你真是夠菩薩心腸的,要是換了我,我早就讓我兒子跟她分手,這種女人,就像白眼狼,養不熟,不管你對她多好,只要踩到她,她就會立刻跟你翻臉。」

「都說了,是一場誤會,媛媛都替她澄清了。」董雅寧一臉心疼木兮的表情,趕緊替木兮做出解釋。

聽到這句話,賴太回頭撞了一下女兒的胳膊:怎麼在這個時候犯蠢了?

賴毓媛笑了笑沒說話,繼續削蘋果。

讓木兮參加秀?那豈不是能藉機刁難木兮,還能讓紀澌鈞因為木兮的緣故也過來看她的秀?一想到這是個一舉兩得的好辦法,尋夏立刻附和,「阿姨,我也認同我媽的話,請你給我嫂子一個機會吧,也讓她參加吧。」

讓木兮參加?

那意思就是紀澌鈞也會過來了?賴毓媛覺得這是個不錯的辦法,「媽,我也同意。」 以為賴毓媛又在犯蠢的賴太回頭正要拒絕就看到賴毓媛對她眨眼,一下就領會到是什麼意思的賴太笑著點頭,「既然你們都同意,那我怎麼好拒絕。」明明已經對木兮有所圖謀的賴太,還裝出一副好像誰提出讓木兮過來會讓紀澌鈞不開心,賴太握住董雅寧的手,「雅寧啊,這件事呢,我這邊跟紀總說好一些。」

「好,那就拜託你了。」像賴太那麼聰明,肯定會把這種事情攬上身。

屋裡,除了丁如意以外,所有人都把這一次當做一個機會,都在暗地裡摩擦手掌想著要怎麼把木兮往這個火坑裡推。

尋夏精明的眼神四處打量,等著一會紀澌鈞差不多到的時候,就叫醫生過來,把董雅寧的情況搞的嚴重一點,這樣就能圓了她剛剛在電話里說的那個謊。

……

紀優陽查到趙純宇的車輛去處后,立刻給祁任興發信息,一路跟蹤,跟到三環一家偏僻的汽車旅館,紀優陽從車上下來,再一次撥通祁任興的電話。「趙純宇進了一家名為一天汽車旅館的地方,你到了?」

紀優陽詢問祁任興的時候,小心跟上趙純宇。

「準備拐彎被前面的車等紅綠燈攔住了……」電話那邊的祁任興用車裡的導航搜了一下位置,「離我這裡很近,我一會就到。」

「畢竟是我嫂子,我擔心跟過來了,需要幫忙?」等祁任興來,估計趙純宇該做的都做了,無奈之下,紀優陽只能主動開口。

「你願意沒問題,不過會不會影響你和趙純宇的關係?」

他和趙純宇有什麼關係?「那我替你拖延住,放心不會搶了你英雄救美的機會,先這樣,一會別打我電話,發簡訊。」

「好。」明明感覺不對勁,可現在根本沒時間,讓他去想哪兒不對勁。

電話掛斷後,紀優陽已經跟到前台了,看到趙純宇在辦入住手續,紀優陽立刻轉身躲回拐角。

「先生,您的客房在六樓630,房費已經含了幾種項目,您都可以在房間享用。」

「謝謝。」戴著口罩和墨鏡的趙純宇看似謹慎,同時也有些引人注目。

趙純宇抱著昏迷的木兮進了電梯后,前台的一男一女立刻調侃起趙純宇。

「不用看,肯定是霸王硬上弓,怕被拍到就搞偽裝。」

「口罩墨鏡都戴上了,出事估計都查不到,可憐那個女的。要不要報警?」

拿對講機彙報入住的女人聽到這句話發出冷笑,「十有八九是出來見網友,被人騙了,這種案例多的快每天都上熱搜了,還有人上當,呵呵,活該!我們管什麼閑事。」

「你這個人挺無情的,我說你是不是被渣男傷過?」男同事開了句玩笑。

女人當場變臉,說話的時候一臉尖酸刻薄,「我會被騙?開玩笑,我跟你說,這種蠢女人,死有餘辜,不值得同情,我勸你一句最好少管閑事,否則惹禍上身,麻煩的是你。」

男同事笑了笑,見沒客人,就端起桌上的杯子去倒茶,女人也轉身去洗手間。

趁前台沒人,紀優陽以半蹲的姿勢快步跑過前台衝進電梯。

紀優陽進了電梯后,立刻摁6樓,此時電梯關門的速度在紀優陽看來,慢的令人著急,紀優陽不停抿唇,壓著聲音小聲催促,「快點,快點……」想起自己沒給祁任興發房號,紀優陽趕緊發簡訊。

趙純宇從電梯出來后,抱著木兮去找房間,在刷房卡的時候,趙純宇激動到按耐不住臉上的喜悅。

房門打開,趙純宇進屋后,迫不及待用腳把房門踹上,然後快步跑向床,把人放到床上后,趙純宇看了眼四周的擺設,應有盡有,眼裡除了貪慾還有幾分無法壓制的得意。

以防萬一夜長夢多,趙純宇也懶得洗澡了,先上了再說。

解皮帶的時候,趙純宇看著昏睡在床的女人,「木兮啊木兮,你不是挺傲的嗎?怎麼,現在不會動了?有本事繼續逃啊……」

「還敢約我去你家,玩我是吧,怎麼樣,最後還不是到了我手上,一會看我怎麼玩殘你,等你成了殘花敗柳我就不信紀澌鈞還要你。」

脫完衣服后,趙純宇彎腰,手指勾住木兮塞進牛仔褲的襯衫下擺,一點點扯出來。

看到木兮任人宰割的樣子,趙純宇渾身都在叫器。

突然想到什麼。

只是這樣未免太可惜了吧……

趙純宇的目光看向旁邊,手指頓了一下,立刻去拿手機。

掏出手機后,把木兮的頭髮弄亂,然後再把木兮的衣領扯到肩膀,正要去解木兮的牛仔褲時,趙純宇停住手,帶著陰險的眼神看回木兮的上身,「先把上身拍了再拍下面也不遲。」

舉起手機對著木兮不停拍照。

拍完上身後,趙純宇看向木兮那雙修長的腿時,下意識咽了一口唾液。

幾年前便宜那個又老又.色的老男人了,雖然被那個老男人和紀澌鈞睡了,但仔細一想,被紀澌鈞睡過,也算是給木兮貼金了。

正好他也可以試試,紀澌鈞迷戀的女人,到底和其她女人有哪兒不同,是技術好,還是身體軟。

手落在木兮膝蓋上,往前摸的時候,趙純宇已經忘記拍照這件事了……

而此時,從電梯出來的紀優陽,在這個跟迷宮一樣,兜兜轉轉的廊道里,尋找趙純宇的房間,擔心木兮會出事,紀優陽不停加快腳步。

找到630,紀優陽頓時鬆了一口氣,抬起手要敲門的時候,紀優陽頓住手上的動作,轉身背對著門來回踱步后再次停下步伐。

回到門邊,整理好衣服后,紀優陽抬起手敲了敲門。

「叩叩叩……」

正要解開木兮牛仔褲紐扣的趙純宇,聽到門口有敲門聲,滿臉不耐煩。

怎麼會有人敲門?

不可能吧,應該是心急出現幻覺了,一定是這樣。

趙純宇沒有理會,繼續手上的動作。

「咚咚咚……」這一次敲門聲的力度比上回用力,也讓趙純宇聽清了,沒錯,不是幻覺,也不是敲隔壁的門,而是有人正在用力敲這扇門。

好事被破壞,氣得趙純宇五官扭曲,惡狠狠瞪了眼面前,壓著聲音臭罵一句:「誰他媽,這個時候來壞老子的好事!」

「不管了!」

「咚咚咚咚……」好像整個房門都要被撞下來了。

趙純宇氣得停下手上的動作,趕緊撿起地上的褲子穿好,一邊拉鏈一邊走向門口,「誰他媽吵吵吵……」

房門一打開,望見站在門口的紀優陽,趙純宇眼瞳瞬間睜大,嚇得都忘記說話了。

望見趙純宇沒穿上衣,褲子也是剛穿上的,紀優陽頓時心慌,多怕出了無法控制的事情,但是他得繼續保持笑容,裝作裡面躺著的是誰他也不知情。紀優陽抱著胳膊,說話的時候往前提步,好像要進去,「我剛剛瞧見那個身影有點眼熟,還以為眼花,沒想到真是你……」

緩過神來的趙純宇,手忙腳亂攔住紀優陽的去路,「誤會,都是誤會。」

「誤會?」紀優陽踮起腳往裡面看了眼,「難不成你只是路過來洗個澡?」紀優陽停下腳步看著趙純宇。

這話是試探他,還是明知故問?不知紀優陽看到多少的趙純宇急的臉都僵了,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話:「……」

紀優陽的胳膊搭在趙純宇肩膀上,「我說三姐夫,我小媽還躺在醫院,三媽剛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家裡除了奶奶,都過去看我小媽了,這要是讓人知道你來這兒尋歡作樂,恐怕你和我三姐的婚事也就走到末路了吧。」

聽紀優陽的語氣,難不成紀優陽沒看到裡面那個人是誰?趙純宇帶著懷疑的眼神看向紀優陽,看了幾秒,並沒有看出什麼破綻,看來紀優陽是真的不知道,趙純宇心裡頭那個高懸的大石瞬間放下,說話的語氣也變得自然多了,「四少,真的只是誤會,我剛剛才結束工作,怎麼會約女人呢,不信你給遊樂場的總經理打個電話。」

「真的,那房間里沒女人?」紀優陽一臉不相信。

「真的沒有,要是有,我還敢開門?」趙純宇說話的時候,腳下的步伐往旁邊走,用身體擋住紀優陽的視線。

紀優陽笑了笑,一臉他相信趙純宇,「哈哈哈,開玩笑的,我怎麼不知道三姐夫你是最勤奮工作的人,剛剛在公司的時候,我就去找過你,聽說你帶著幾個計調去遊樂場那邊了,這忙著工作的人怎麼會有時間和女人私會,不過你跑這種地方來,不怪我多想,要是換做姑姑看見了,恐怕你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是是是,我剛剛不小心把衣服弄髒了,這不看路邊有旅館就進來洗個澡,我剛脫衣服你就敲門,還沒來得及洗。」還好,去遊樂場是真的有那麼一回事,否則也瞞不過紀優陽。

「不急,你繼續洗。」

「好。」是要走了吧?

紀優陽提步往前走,嚇到了趙純宇。「四少,你這是?」

遞了眼裡面,「我進去等你,等你洗完澡我們一起去醫院。」編啊,繼續編,真是說謊成性,瞞過去了就一點都不害怕,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不知羞恥的人,「對了,我二哥也在醫院,咱們得趕緊過去,別一會去晚了,他生氣。」

這個時候聽到紀澌鈞,心虛的趙純宇滿頭大汗,說話的聲音一點底氣都沒有,「是啊,那個,既然他在醫院等著,那我也不洗澡了,我們先過去吧。」說著把紀優陽往外推。

聽到紀澌鈞就跟小雞見到鷹一樣,怕的就差捲縮成團,瞥了眼衣服都不穿就要走的趙純宇,紀優陽忍不住在心底發笑,「三姐夫,你這不穿衣服,我怕你走不到我二哥那裡,就被人當變.態抓走了。」

紀優陽的調侃令趙純宇滿臉通紅,低頭看了眼自己,趙純宇趕緊應道,「是,我先進去穿衣服,你等我一下。」 「好。」

趙純宇要關門,紀優陽就往門檻站,抱著胳膊,遞了眼裡面,假裝沒看到趙純宇關門的動作,「快去吧,我等你。」

看了眼紀優陽站的位置,這門是關不上了,一想到木兮還在裡面,趙純宇簡直就快被折磨到要發瘋了。

今天真是出門沒看黃曆,否則也不會眼看就要得手就遇到這個紀優陽出來搗亂。

見趙純宇站在那裡一臉複雜,不知道在想什麼,紀優陽故意來了句:「三姐夫,除了衣服還有別的要幫忙拿嗎?」

趕緊搖頭,「不用,就穿個衣服,等我,馬上就好。」趙純宇轉身,努力保持步伐的平靜,當拐彎看不到紀優陽后,趙純宇立刻停下步伐,看了眼床上的方向又看了眼門口的方向,生怕紀優陽會進來,趕緊撿起衣服。

計劃沒得逞,又搞砸了,萬一木兮醒來了,發現自己在這裡,會不會起疑心查到他頭上來?

趙純宇急的團團轉。

「三姐夫?」門那邊傳來紀優陽的聲音。

「馬上。」趙純宇回了一句,急著要走,又不能走,因為他還沒解決木兮的事情。

「沓沓沓……」門口那邊傳來腳步聲,「三姐夫,我想借個廁所,不介意吧?」

廁所?

趙純宇立刻抬頭,望見正對著床的洗手間。

不妙!

顧不得木兮,趙純宇撒腿就沖向門口。

在紀優陽拐彎即將能看見床的位置時被衝出來的趙純宇擋住視線。

「咱們快走吧,讓大家等久了不好,一會還得回紀公館吃晚飯。」

「也是,我還能憋一憋,一會再上吧。」紀優陽轉身和趙純宇離開房間的時候,一顆心高高懸起,很是擔心床上的木兮,是否有沒有遭到趙純宇的侵害。

從房間出來,準備進電梯的時候,趙純宇先進,後進的紀優陽看到旁邊的電梯門打開,滿臉焦急的祁任興從電梯出來。

祁任興盯著他看時,紀優陽遞了一個眼神:電梯里還有人。隨後比了一個我先走的手勢,

祁任興點了點頭,因為去找木兮要路過紀優陽搭乘的電梯,未免暴.露身份,祁任興沒有往前走,而是停下步伐,等他們乘坐的電梯門關上了再路過去找木兮。

……

遊樂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