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前輩,晚輩知道了,」

2021 年 1 月 6 日

青蓮點頭,眸子沒有了掙扎之色,像是下了什麼決定,她看了玲瓏島的強者一眼,而後直接飛向葉辰修鍊的那座神山,

青蓮來到神山之上,葉辰當即就感應到了,他緩緩睜開眼睛,看到青蓮已經走到了身邊,正深情地凝視自己,

「青蓮姐,你來這裡找我肯定是有事吧,」

葉辰站了起來,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

「姐姐沒事就不能來看你么,」

青蓮有些幽怨地說道,

「當然不是,」

葉辰苦笑,如青蓮這般睿智的女子也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辰弟,姐姐給你帶來一則消息,」

青蓮說道,眼中帶著深深的不舍,她知道只要自己一說,葉辰肯定就會離去了,

「哦,什麼消息,是不是修鍊界發生什麼大事件了,」

葉辰微微一驚,而後拉著青蓮讓她在一塊青石上坐了下來,

青蓮看著葉辰,眸子中深情款款,讓葉辰有些不敢與之對視,

「辰弟,你可知道『神戰遺迹』,」

「中土的禁地『神戰遺迹』,」葉辰微驚,而後道:「是不是哪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青蓮點頭,道:「據消息,『神戰遺迹』之外十萬里有一座古殿破土而出,那是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勢力出世了,整個勢力只有八個人,他們出現代表萬年一次的天關血路正式開啟,」

「天關血路,我曾在古籍上見過有關記載,聽說是一條特別的路,通往最終的『天關』,在那條路上將會有各個天地的強者爭雄,是一條磨礪的絕佳之路,想不到會在這一世開啟,」

葉辰很震驚,對於萬年出現一次,每一次在世只有數百年的天關血路他以往並未去關注,因為他覺得這一世很難剛好就碰到天關血路開啟,卻想不到真的會在這一世開啟,讓他有些激動,

那一條路不知道是自哪個時代便存在了,而且八個血路的守護人也是無比神秘,

據記載,數十萬年來,天關血路每一次出現都是那八個人,他們於世長存不朽,

不過,他們不朽的原因乃是因為體內有至尊封印在,封印了他們的精氣神與修為,使得他們如同常人,但是卻可以控制天關血路,且無人能傷害到他們,因為他們的體內有至尊布下的手段,

青蓮看到了葉辰眼中閃過的一抹激動與嚮往,她知道這個男人的血液在沸騰,即將離她而去了,

「辰弟,天關血路出世,你的那些敵人肯定會藉此想要取你的性命,他們或許早已意料到你會前去而設下了埋伏,你要小心才是,最好,最好是不要去,」

青蓮想要勸葉辰,擔心他有危險,

「青蓮姐不用擔心,我葉辰天難葬地難埋,曾經入虛無之界,進亘古絕域,踏足長生殿與紅塵海都安然出來了,這條路能奈我何,」

葉辰說道,安慰著青蓮,聲音雖然不大,但卻顯得鏗鏘有力,自信無比,


「哎,」青蓮嘆息,道:「姐姐就知道勸不住你,不過你要記得還有人在等著你,所以無論如何你都要保住自己的安全,不要讓我們擔心,」

「知道了,」

葉辰淡淡一笑,摸了摸青蓮的頭髮,

「對了,弟弟也要去,他也想要進入天關血路去歷練,」

「青幽嗎,他乃殺神體,是一種強大的古血體質,去天關血路上歷練一番也好,不過卻不能與我同往,免得還未踏上那條路便招來殺身之禍,」葉辰說道,看了青蓮一眼,「你告訴青幽,讓他獨自前往,我與他不能在同時間進入天關血路,我也不回去告別了,就此離去,」

「你這就要走么,」

聽到葉辰立刻就要離去,青蓮的心突然像是被掏空了似的,

「是的,現在就走,若是回去道別只會多添離愁罷了,還不如就此離去,等我將來再回到這裡,我們的王朝就會正式進軍修鍊界,升級為皇朝,」

葉辰說道,

「既然如此,你去吧,一切小心,」

青蓮淚眼朦朧,十分不舍,

「青蓮姐,好好照顧你自己,不要為我擔心,」

葉辰站起身來,最後看了青蓮一眼,毅然轉身而去,很快消失在青蓮的眼中, 愛德華帶人衝了出去,斯坦貝爾不好在攔着他。

也是,你不願意救人至少也不能阻止別人救人。

斯坦貝爾此刻不是沒事做,他要保護愛麗絲。

斯坦貝爾比任何人都明白,他的格鬥技巧對付人類很有用,但對付魔獸特別是數量龐大的魔獸,他覺得就算自己有十條命也不夠給那些傢伙塞牙縫!

戰場不同於格鬥,所謂雙拳難敵四手……當然,斯坦貝爾覺得自己的能力何止敵得過四手,二十手也沒問題!就算站在人羣中囂張的說“老子要打十個”這種話他也是有底氣的。但對魔獸而言,這行不通,獨木難支的查爾斯就是很好的明證。

不管個人能力再強,面對魔獸狂潮,殺了一隻魔獸還會有第二隻,殺得了兩隻還會有四隻,接着是十隻、百隻……永無止境!到最後,一定會出現兩種結果,要麼是同喀布爾面對鬼狼那樣不得不燃燒生命爲代價和魔獸拼死一搏,要麼就是有多遠跑多遠!

想起喀布爾後,斯坦貝爾在心裏悄悄把查爾斯和喀布爾做了對比。

查爾斯和喀布爾不同,兩人的鬥魂屬性不同!結合身體原有記憶,斯坦貝爾清楚一件事,這個世界的鬥魂是有屬性區分的。

就像他自己的內力一樣,有着陰陽之分。

火系鬥魂是很少見的鬥魂屬性,相比喀布爾的風系,火系鬥魂顯然更適合戰場!

火系在攻擊範圍上更有優勢,但風系鬥魂在殺傷效果上卻強於火系鬥魂。這是兩種屬性的先天不同造成的。從大方向來理解,風系形成的風刃能遠距離切割堅硬無比的石頭,攻擊距離也更遠更集中。火系鬥魂的覆蓋更廣泛,攻擊角度更全面,防禦和攻擊都不差!

風系鬥魂想形成屬性特點就需要對氣流進行壓縮,這可以通過修煉做到。但是。同爲風系鬥魂的鬥魂武者在領悟力上是參差不齊的,能做到喀布爾那樣將風化作利刃的武者並不多。

風屬性的喀布爾名義上是初級鬥魂武者,但實際情況是,已擁有聚魂能力甚至控魂能力的喀布爾完全算的上是高階鬥魂武者。之所以是名義上的初級鬥魂武者,是因爲喀布爾一直沒空到鬥魂武者協會作等級鑑定。鬥魂的控魂能力是鑑定高級鬥魂武者的主要衡量標準。喀布爾的控魂能力已經達到了很高的程度,他的實力已經能比肩高級鬥魂武者甚至更強!

所以,要是拿喀布爾和查爾斯相比,喀布爾應該不差!

在鬥魂領域,武者之間的高低需要三個方面來比對。一是控魂能力,說白了就是對鬥魂的運用能力;其二是雙方的格鬥經驗,也就是格鬥技巧;其三則是聚魂程度。聚魂是中級鬥魂武者的能力體現,但對高級甚至於極限鬥魂武者而言,聚魂能力同樣重要。一般來說,聚魂能力強的人對鬥魂的承受能力也會很強。

修煉鬥魂,天賦、領悟力、毅力這三樣東西缺一不可。沒有天賦的人就算領悟力在高也不可能成爲鬥魂武者,沙鼓輪就是這類人。

……

斯坦貝爾注意到魔獸當中有一種非常眼熟!這讓他想起自己在月光森林裏的情形。

要不是雙頭蝰,他可能已經被黑色布格爾幹掉了。但同樣的,要不是瑞加娜, 復仇首席毀情奪愛 。嚴格說起來,是瑞加娜和猴子一起救了他。

正當斯坦貝爾胡思亂想的時候,他身後一陣狂風襲來,轉身看去……

……是愛麗絲,因爲他一時疏忽,愛麗絲被抓了!

那是一隻體型比其他同類都要大的多的魔獸。

此刻的斯坦貝爾感覺頭皮發麻。那隻魔獸的爪子非常鋒利,已經刺傷了愛麗絲的肩胛!它抓到愛麗絲後在空中撲騰翅膀迅速往回飛,它升起的高度使士兵和斯坦貝爾沒機會阻止它,它太快了。

當弓箭手張弓搭箭瞄準它時,斯坦貝爾對那些士兵吼道:“不許放箭,小心傷到愛麗絲!”

他話音剛落,一滴鮮血剛好滴在他的眼睛裏!是熱的!

“啊!!!”斯坦貝爾一招三陰挪百里騰空躍起,但爲時已晚,那傢伙太快了,他沒機會靠近。“給我回來!”斯坦貝爾一邊吼一邊追。

跬步千里被斯坦貝爾發揮到了極致,士兵只感覺一陣風從他們的身旁掠過!

愛德華幫查爾斯解圍後正扶着受傷的查爾斯往後退,他剛好撞見衝過來的斯坦貝爾。

正面相對的斯坦貝爾只一晃就從他身邊擦肩而過。愛德華朝後看去,他注意到斯坦貝爾是在追一隻魔獸,那隻魔獸的利爪下正抓着一個人。



“是愛麗絲,是愛麗絲被抓走了!”愛德華的聲音都在顫抖。

查爾斯應聲望去,果然,那身白色盔甲的女人不是愛麗絲又是誰!

可可正帶着人來回支援,天空中那聲高亢的“咲”聲引起了她的注意。 一番大戰下來,玉玲瓏受不了了,不斷開口求饒,雖然她已經進入了聖境,但這畢竟不是真正的戰鬥,此時也不可能以血氣和道力去抵抗,

這一次她深深感受到了葉辰比以往更加的強,這種能力太恐怖,讓她都吃不消,

其實何止是他,當初葉辰還未突破,肉身並沒有現在這般強大,這方面也無法和現在相比,那時的她就讓花菱月險些昏死過去,

花菱月那時候也是進入了聖境的人,且也是強大的古血體質,就算是在同境界也與玉玲瓏在伯仲之間,那時候她都險些受不了葉辰的勇猛,何況現在的葉辰已經進入了上位神王境界,玉玲瓏怎麼能受得了,

再說,葉辰自己可以控制,只要他不想,那麼便可長久屹立不倒,玉玲瓏不堪伐撻口中不斷求饒,喊出的話語也有些迷亂了,一會兒小男人,一會兒小夫君,讓她自己都覺得羞人,

最後,玉玲瓏所幸不求饒了,她纏著葉辰的身體,任憑他狂野的挺動,

「你這個狠心的男人,你弄死玉兒算了,」

玉玲瓏的話語雖然有些幽怨,卻也有一種滿足的味道,

葉辰當然不可能真的在她無法承受的時候還征伐她,最後在玉玲瓏再次飛上雲端的時候終於爆發出來,

葉辰抱著他來到水潭邊,靠在水潭的潭壁上,兩人的呼吸都很粗重,顯然是累得不輕,

「玉兒,父親現在如何了,」

葉辰兩指夾著玉玲瓏的蓓蕾輕輕捏動,讓她的身軀輕輕顫抖著,

「葉叔叔很好,而且玉兒已經看不穿葉叔叔的境界了,」

玉玲瓏回答葉辰,聲音有些慵懶,

「葉叔叔,你應該叫父親,」

葉辰為她糾正,

玉玲瓏臉色一紅,道:「叫父親太彆扭了,最早我稱呼你父親為葉叔叔,后來平輩論交,稱葉大哥,成了你的女人之後便叫父親,實在有些拗口,后來你父親便讓玉兒稱他葉叔叔,」

「這是我父親的意思,」葉辰微微一愣,而後笑道:「既然如此,你這樣稱呼也未嘗不可,對了,我母親的事情如何了,」

「雲姨很好,一直在封印中,天下大世來臨,我想雲姨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破封而出了,有葉叔叔守在那裡,這些年沒有人再去那裡撒野,你放心,」

「天關血路在這一世開啟,在踏上那條路之前我準備去太初絕地帝血巢看看我母親,」

葉辰說道,仿若自語,他顯得有些失神,自從懂事開始,從來未曾想過有朝一日會找到親身父母,且就是在來到長生大陸之後葉辰也不相信自己今生還能見到親身父母,

剛來到這裡的時候,他認為自己只是與葉家的那個『葉辰』長得一模一樣,而葉問天並非親生父親,可這些年來的經歷告訴他,葉問天必是他的親生父親無疑,

而且這些年中,葉辰幾乎能夠肯定,自己從小在地球長大說不定與父親葉問天有關,

想起關於此事的種種,曾經混沌仙魂說過,他並非生下來就是混沌仙體,而是鴻蒙武體仙胎,這種體質同樣會找來天道神罰,那麼由此便可以解釋得通了,

「嬰兒出生,生命肯定薄弱,就算父親為我擋住了天罰,但是在成長中也會出現意外,所有才將自己至於地球的么,那麼老和尚是無意碰到收養自己的還是有意而為,」

葉辰心中想道,他覺得地球上收養他的老和尚似乎也與長生大陸有什麼關係,而且說不定與父親葉問天是舊識,

「是了,老和尚幾十年容顏依舊,在地球上就是一個妖孽,絕對強大的存在,地球這樣的一個地方怎麼會有他這般強大的人,難道真是長生大陸前往地球的強者,」


葉辰心頭一跳,這一刻他幾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辰兒,你在想什麼,」


玉玲瓏膩在葉辰的懷中,輕輕撫摸著他的胸膛,輕聲問道,

「叫夫君,」

葉辰霸道回應,且手指微微用力,使得玉玲瓏的蓓蕾上傳來一種酥麻感,讓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嬌呼,

「不叫,」

玉玲瓏反對,臉色通紅,想到先前gaochao時的胡言亂語,羞得幾乎不敢看葉辰了,那時候她就是一口一個小男人,一口一個小夫君,叫得葉辰的骨頭都酥了,

「真不叫,」

「不叫,」

玉玲瓏態度很堅決,絕色的容顏上如同染上了一層胭脂,

「看來我這個男人做得很失敗,」

葉辰嘆息,然後一把將玉玲瓏抱起坐在自己的腰身上,某處彈跳而起,堅如神鐵,就要再次進入,

「啊,」

玉玲瓏驚呼,感覺到葉辰的火熱堅挺再次抵住了她的神聖蜜處,嚇得花容失色,現在的她根本就承受不住葉辰的再次索取,

「不要,我叫,人家叫是了,」

玉玲瓏求饒,徹底服軟了,膩著聲音,連叫了好幾聲夫君,葉辰這才滿意的將她抱下來,

「從認識到現在,你就知道欺負玉兒,」

玉玲瓏很幽怨,

「愛你才會欺負你,」

葉辰咧嘴一笑,撫摸她的臉龐,

「貧嘴,這是什麼邏輯,愛我就該疼我,有你這樣欺負我的么,」

葉辰笑笑不語,

「對了,這次你要進入天關血路怕是不容易,想來那些人早已料定你會前去,他們肯定早已派人隱藏在路上,你若現身必將陷入他們的圍殺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