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到!」葉星辰本能的大聲答道,中氣比剛才的那名劉教官還要足,嚇得他周圍的幾名同學一愣一愣的,十二名教官聽到這麼響亮的聲音,臉上同時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當看到葉星辰走出去的時候,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了讚賞的神情,步伐矯健,神態肅穆,除了那一頭頭髮太長之外,其他的地方簡直就是一個最為標準的戰士。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操,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病?叫這麼大聲做什麼?」不過學生群中,卻有人開始低聲咒罵道。

「就是,難道以為這樣就能夠討好那些教官么?真是白痴一個,得找個機會好好的收拾收拾他!」

「對,就該給他點顏色看看……」

人群之中的王雄聽到這些聲音,心中一陣竊喜,原來你叫葉星辰啊,嘿嘿,這下你得罪了這麼多人,我看你怎麼過?看來還用不著等待我那同學來讀書,你就已經被撕成碎片了吧?

十二名教官也不理會這些人在裡面嘰里呱啦,當劉教官點完名之後,其他的十一名教官也全部上前點名,很快,六百多人就被分成了十二個班,除了劉教官所屬的有六十三人外,其他的全部五十人,不過也有十幾個人竟然沒有來,幾名教官二話不說,直接從名單上化掉了這些人的名字,也不管其他人怎麼想?

十二名教官帶著手下的學生很快散開來,偌大的操場足夠容納這些人,當看到身邊的同伴之後,葉星辰心中猛然一顫,全班六十名學生(三名未到),除了自己以外,就只有六名男孩子和那名像男孩子的女生穿著迷彩服,其他的全部穿著自己的衣服,有得美眉到現在還打著遮陽傘,這哪裡像即將接受軍訓的學生,簡直就是一隊旅行團嘛,看來這應該是學校的安排,將這一批「精銳」交給這個劉教官,就是要讓他好好的訓練訓練他們吶。只是難道我也成了這樣的精銳么?

「幾位拿傘的同學,請把你們的傘合上!」這個時候,劉教官收起了手中的名單,口中淡淡說道,但葉星辰卻看到了他眼中的冷漠,他知道,劉教官心中的怒火即將爆發。

「教官啊,這麼大太陽,人家不打傘會把皮膚晒黑的,難道你忍心看著我們這麼雪白的肌膚變黑么?」一名穿著高腰弔帶,下面是一條超短熱褲,露出肚雞眼,打扮妖艷的女生羞答答的說道,在她身旁的幾名同樣打著遮陽傘的女孩子同樣配合的點了點頭。

「我再說一次,請你們把傘合上……」劉教官口中傳來了冰冷的聲音,可惜這些人卻聽不出來。

「教官,你就繞過我們這一次嘛……我……」

「給我把傘合上……」劉教官忽然咆哮道,巨大的吼聲震得除了葉星辰以外的所有人耳朵一陣發懵,面對劉教官如此恐怖的氣息,那幾個女孩子明顯也嚇了一跳,一個個呆愣的收起手中的遮陽傘,扔到了一邊,不過眼中卻露出了憤恨的表情。

有幾名明顯想要纏上這幾名女孩的蒼蠅看到她們受挫,看到她們眼中的不滿,知道自己討好她們的機會來了,也不管劉教官那恐怖的威壓,口中頓時怪笑起來:「我原本還以為當兵的都是一些英雄好漢,看來也不過如此吧,只知道欺負女孩子,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說話的是一名穿著印有一個裸體美女的T恤的少年,看上去眉清目秀的,正是眼神凹進去,明顯就是酒色過度的傢伙。

劉教官一愣,他現在沒料到還有人敢這麼對自己說話,正要開口訓斥,卻聽到另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戰士,需要的不是紳士風度,而是絕強的實力,你這樣的螻蟻又怎會了解戰士的偉大……」

所有人同時一愣,目光同時移向了葉星辰所在的方向…… 「老闆,不是還差兩位藥材嗎?咱們要不要到其他的藥店去看看?」孫瑞想起了剛才的事情。

「你以為隨便一個路邊的藥店就能夠有嗎?這些東西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得找個有能耐的人幫忙才行。」百草廳是百年老號了,所以有這些藥材不稀奇,但是其他的藥鋪就算是規模夠大,但如果沒有那個底蘊的話,恐怕也不會有這樣的能力的,剩下的幾個藥材雖然不是頂尖的,但是也絕對不好找,能夠跟價值好幾億的藥材搭配,能是普通的玩意兒嗎?

李天在腦子裡思索該去找誰幫忙,周圍能夠跟自己關係夠好,而且手裡又有東西的,這樣的人可真是不好找呀,雖然李天也認識一些比較有錢的人,但是有錢並不見得能夠搞到藥材,這些有錢人又不會煉丹,收集這些藥材有什麼用處呢?忽然間李天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那就是王家的王老爺子,王家在整個魯東省當中排名前三,因為跟李天進行合作,最近實力可是增長了不少,而且王老爺子又跟中央首長有莫逆的關係,王老爺子那裡應該會有線索呢。

接到了李天的指示之後,孫瑞就在馬路上掉頭了,今天就是在路上奔跑,早上從肥桃縣跑到山泰市,現在又得從山泰市到省城去,剛才李天打了個電話,王老爺子已經從肥桃縣回到省城了,最近省城這邊風雲突變的,這也跟李天有直接的關係,所以王老爺子也就到省城坐鎮,省得王家的人做出什麼不可收拾的事來,雖然現在王家的實力增長很快,但是王老爺子看的明白,王家後勁兒不足呀,並沒有人能夠進入核心權力圈,所以王家的衰敗是很正常的,想要保住王家的權勢,只能是在這兩年的時間內長袖善舞了。

李天還是第一次到省干休所這裡來,按照王老爺子的級別,退休的時候就在這裡分到了一處小院兒,只不過這裡居住的都是退休的高官,這些人無時無刻都想著鑽營。

王老爺子身為權力最頂層的人,每天過來拜訪的人絡繹不絕,王老爺子又不願意每天應酬他們,所以很少到這裡來居住,只有家裡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王老爺子才會到這裡來居住,今天李天找王老爺子了,所以李天也就有機會到這裡來看看,要不然的話是不可能進來的。

王家的一個後輩早就在門口等著了,雖然這裡都是退休的老一輩領導,但這裡的保安卻是非常強橫的,如果沒有通行證的話,就算你的級別再高,恐怕也不可能進去的,這裡講究的就是一個安全,任何人想要進去都得有通行證才行,如果沒有通行證的話,只能是在裡面的人幫助下,給你辦一個臨時通行證,進去之後全程都有人陪同,只能是前往指定的別墅,其他的地方是不能夠亂逛的。

「首長好…」王家的後輩想要給李天辦一個臨時通行證,誰知道李天直接把自己的證件拿出來了,門口的衛兵立刻來了一個立正,王家的後背有些傻眼了,到底是什麼樣的證件呀?在干休所的門口也那麼有用。

雖然王家跟李天進行合作,但王家的很多人是看不起李天的,他們認為李天就是一個世外高人而已,在塵世間並沒有多大的權力,很多時候都是要依靠他們王家的,有些人做出的事情也很過分,只不過看在王老爺子和王倩的面子上,李天不願意跟他們爭執就是了,就好像剛才出來的這個後輩一樣,在面對李天的時候,絲毫沒有多大的禮數,說話都不帶著敬語的,別說是你這個小兔崽子了,就算是你爺爺在這裡,恐怕也不敢怠慢李天吧,所以為了震懾這些人,也為了兩家以後的合作,所以李天選擇了高調。

「車上就不用檢查了,我來的時候都已經檢查過了,我們國安局的檢查標準應該不會比你們這邊低吧?」李天看到有幾個人要開後備箱,所以就制止了他們,王家的後輩臉上一片嘲笑,你以為想進去就能進去嗎?在這個地方,所有進去的車輛都是要搜查的,包括王老爺子自己的車輛,雖然王老爺子沒有謀害裡面人的心思,但是如果王老爺子疏忽了呢,有人如果躲在他的車裡進去,也會給裡面造成很大的損失的,雖然裡面的人都已經退休了,但是他們曾經給這個國家作出重大的貢獻,所以他們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這也是省委領導經常說的。

畢竟誰都有退休的那一天,為了讓自己退休的時候可以舒服一點,省委領導對這些老幹部可是非常關心的,也是給下面的人做一個榜樣,希望自己退下來的時候,也能有一個這樣的好結果,所以這邊所有的東西都是高配。

「首長請…」讓王家的後輩大吃一驚的是,這些衛兵竟然真的沒有檢查,而且好幾個人都跟李天敬禮,就算他們這些老首長的後代到這裡,這些衛兵也都不會敬禮的,按照他們的要求,只是給老首長敬禮就可以了,這些人只是來這裡看老首長的,沒有經過特別的批准,晚上是不能夠在這裡過夜的,而且這些富二代和官二代也沒有什麼值得尊敬的,衛兵根本不需要給他們敬禮。

「前面左拐第二棟就是我們家的別墅了,爺爺已經等了李先生很久了…」上車之後,這個王家的後輩明顯的改變了自己的態度,一路上不斷的找話題跟李天聊天,只可惜剛才的情況李天已經感覺到了,對這個傢伙沒有任何的好顏色。

這傢伙也明白自己剛才不討喜,所以現在也就閉上嘴了,李天有自己的實力,這個消息是非常重要的,必須得趕緊傳出去才行,免得自己的兄弟姐妹們做出了更過分的事情,王家的上層當然知道李天的厲害,可無奈他們這些小輩不知道。 葉星辰雖然穿著一套迷彩服,但那一米八幾的身材看上去依然那麼挺拔,再加上臉上那冷峻的神情,就彷彿一把出鞘的利劍,如此的奪目,很多女孩子第一次正眼看向葉星辰,發現他雖然穿著老土了一點,但卻極其的英俊,特別是那疏到腦後的黑髮,簡直酷斃了,要是他再穿得時尚一點,說不定更加的迷人。

這些女孩子自然是一個個露出欣賞的神色,可是那些男孩子卻不幹了,特別剛才說話的那名叫李學東傢伙,感覺自己的臉面受到了極大的侮辱,可能是平日里飛揚跋扈的原因,竟然根本不理會前面的教官,一把推開身前的一人,就朝葉星辰走來,除了他之外,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名身高超過一米九的人,一個叫張南,一個叫張北,一看就是孿生兄弟。

「小子,你似乎很狂妄吶?」李學東來到葉星辰身前,很是囂張的說道。

「劉教官,列隊的時候私自離開隊列,應該受到處罰吧?」葉星辰卻是沒有理會李學東的話語,反而微笑著朝前面的劉教官說道。

「不錯,李學東同學,張南張北同學,你們未經許可,私自離隊,現在先圍繞操場跑個五圈回來!」劉教官頓時回過神來,口中大聲說道。

「操你媽的,什麼教官不教官?你一個當兵的叼什麼叼? 逃命吧作者君 我老爸可是靜海市軍部的團長,你一個小小當兵的竟然敢命令我跑步,你以為你是誰?」那李學東卻是根本不理會劉教官的命令,反而破口罵道。

劉教官聽到李學東竟然還真的敢責罵自己,不由的一陣火氣,對於他所說的團長卻是根本不在乎,對於他們來說,榮譽高於一切,學校將這群最為調皮的學生交給他,他就有責任將其教導好,而自己所能做的就只能夠使用武力,正準備教訓李學東目無尊長,卻猛然聽到傳來一聲慘叫,接著就見到李學東的身體直直的倒飛出去。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葉星辰狠狠的一拳砸在李學東的下巴上,直接將李學東的身體砸飛出去,口中鮮血狂噴,剛剛落地,他的身影已經在一次跨出,狠狠的一腳踩在李學東的臉上。

「操你媽的混蛋,你可以辱罵任何人,但絕對不能夠辱罵軍人,沒有這些軍人,你他媽的能夠在這裡逍遙的上學,你他媽的能夠逍遙的泡妞?當他們在邊防流血流汗的時候,你他媽的在哪兒?操,你老子還是一個團長,怎麼就生出你這樣一個畜生,操……」葉星辰憤怒了,徹底的憤怒了,他實在沒有想到現在的大學生竟然這幅德行,記得前世的自己在軍訓的時候,每個人可都是乖巧的很,就算是那些喜歡調皮的學生,對於教官們也是尊敬的很,怎麼到了現在,這些人連最起碼的尊敬都忘記了呢?

所有人的一時之間都愣住了,他們哪裡想到葉星辰會忽然動手,而且如此突然?特別是看到滿面猙獰的葉星辰,很多人眼中都露出了畏懼之色。

「少爺……」張南和張北這個時候也回過神來,見自己的少爺竟然被人打倒在地,發瘋一般的撲向葉星辰。

劉教官也回過神來,剛要說話,葉星辰卻忽然一個轉身,一記漂亮的旋踢,狠狠的踹在兩人的小腹上,兩人的身體同時朝後倒飛出去,狠狠的落在地上,口中一朵鮮艷的血花綻放。

「這點能耐也做人的保鏢,真是丟臉,廢物的保鏢也是廢物,操……」葉星辰又是一陣大罵,踩在李永東臉上的腳掌狠狠的磨了磨,疼得李永東口中發出慘絕人寰的叫聲。

「葉星辰同學……」劉教官眼見葉星辰如此恐怖的身手,心中也是一陣詫異,正要出口勸說葉星辰,卻再一次被葉星辰打斷。

「馬上給劉教官道歉,否則我會讓你後悔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葉星辰冰冷的話語從口中傳出,被狠揍一頓的李永東儘管心中充滿了憋屈,可是此時哪裡敢多說什麼,幾乎是連滾帶爬的來到劉教官的身前,滿臉虔誠的朝劉教官道歉,那聲音才叫一個蕭涼,才叫一個悲痛,就彷彿自己犯了彌天大罪一般。

看到李永東淚如雨下的模樣,其他的人甚至都感覺一陣傷悲,劉教官也是直直的愣在那裡,這還是剛才那個傲慢狂妄的傢伙么?

「你們三個今天不用訓練了,馬上去醫務室治療下傷口吧,也不要想著記仇,這位同學可是已經手下留情了!」劉教官看到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也只能夠這麼說道。

「多謝劉教官,多謝……」李永東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和自己的兩個屬下離開了操場,他從小到大何曾被這樣欺負過,葉星辰剛才的一拳可是讓他直接飛了出去,當時他甚至感覺自己馬上要死了,這種震撼實在太過強大,不過他的心裡,卻也埋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

進過葉星辰一般鬧騰,現場所有人同時安靜下來,倒不是他們懼怕劉教官,而是被葉星辰的鐵血手段給鎮住了,他們可是清楚的看到血花飛濺的場面,如今還有幾灘鮮血灑在草地上呢,這些平日生活在溫室中的花朵哪裡見過這等血腥,不管他們平日多麼的狂妄,多麼的飛揚跋扈,畢竟也只是一群孩子而已。

劉教官看了看葉星辰,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心裡異常的明白,就算是自己,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真沒有想到,自己第一天到來,就遇上了比自己還要強大的學生,也幸好他不叛逆,否則自己還真沒辦法教下去。

「立正……」

「稍息……」

「葉星辰留下,其他所有人慢跑三圈……」劉教官迅速下達了命令,其他人左看看有看看,可能還畏懼於剛才的恐怖,一個個乖乖的朝跑道跑去。

「他父親是靜海市駐軍第四團團長,你剛才貿然出手,會給你帶來麻煩的!」劉教官見眾人離開后,來到葉星辰的身邊,很是關心的說道。

「團長?呵呵,來,先抽支煙吧……」葉星辰嘴角掛起一絲冷笑,變魔術一般的從懷裡掏出了一支紅河,遞給了劉教官,而自己的嘴裡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點燃了一支,直弄得劉教官一陣驚愣,這傢伙不會是學變魔術的吧?

「這不太好吧?」劉教官看了看四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當著這麼多學生抽煙,這似乎不太好,不過對於這個幫助自己解圍的人,他還是很有好感的,這也是為什麼沒有直接拒絕的原因。

「有什麼不好的?大爺們兒的,抽支煙算得了什麼?難道你還怕這群娃娃告你不成?」葉星辰很是不在意的說著,一隻手狠狠的拍在劉教官的肩膀上,巨大的力道差點讓劉教官整個人倒下去。

「你小子力氣還真大!」朝後稍微退後一步,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劉教官有些詫異的說道,不過卻也點上了手中的香煙。

「嘿嘿,從小天生神力,沒辦法……」葉星辰毫不在意,口中吐了一口煙圈,很是散漫的說道。

「看你這樣子,似乎以前在部隊上呆過?可是你這麼年輕怎麼可能在部隊上呆過呢?」劉教官看到葉星辰那鎮定的樣子,絕對不像一個剛剛進入大學的大學生,一邊吸著香煙,一邊很是好奇的問道。

「噢,幾年前在黑豹傭兵團廝混過一段時間……」葉星辰毫不在意的說著,卻讓劉教官整個人愣在那裡,黑豹傭兵團,這可是世界最強大的傭兵團之一啊,凡是能夠進入裡面的人哪一個不是精銳?這個傢伙才多大,今年也最多二十歲吧,幾年前就在黑豹傭兵團了,天啊,那時候他才幾歲?

可是看到葉星辰那一臉隨意的樣子,以及身上所散發的那股淡淡的氣息,劉教官卻是覺得他根本沒有欺騙自己的必要。

「真沒想到,呵呵,真是英雄出少年吶……」最後,劉教官喃喃嘆息了一聲,也不再多說什麼,自己第一次前來訓練這些桀驁的大學生,就遇上了黑豹傭兵團的成員,這老天還真是看得起自己,雖然對自己的身手很是自己,但他清楚的明白,自己絕對不是葉星辰的對手。

兩人又相互閑聊了一些隊伍上的事情,那些跑步的學生已經回來,一個個累的氣虛喘喘,熱汗直流,很多女孩子乾脆更是掏出濕巾在那擦拭著汗水,口裡小聲的嘀咕著什麼,似乎對劉教官的這種做法很是不滿。

葉星辰也回到了隊列之中,這種程度的訓練對他來說實在是小意思一件,劉教官看了看眾人那副模樣,又看了看葉星辰,心中喃喃嘆息了一聲,怎麼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就這麼大呢?

因為今天畢竟是第一天訓練,主要是為了分班之類,再講一些軍訓的規矩,所以劉教官也沒有太為難大家,只是告誡眾人明天開始,所有人必須換上迷彩服,訓練的時候更不許打傘,一切必須聽從命令……

眾人也不知道記在心上沒有,反正一個個口中大聲叫囂著知道了,劉教官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索性宣布下課。

葉星辰也沒多說什麼,轉身就朝自己的寢室走去,當夜無話,葉星辰就是在寢室中渡過了自己大學生活的第一個晚上,因為白天暴力的原因,王雄以及其他的三人都不敢回寢室,這讓寢室安靜了不少。

第二天早上,葉星辰穿著迷彩服吃過早飯後就來到了操場,發現比起昨天的百花爭艷來,今天的操場顯得肅穆了許多,至少再也找不到一個人穿著時尚的衣服,每一個人都穿著迷彩服,來到了自己的班級所在,葉星辰忽然發現有一道滿含敵意的目光射向自己,不由的抬頭望去,就看到李學東滿臉煞氣的盯著自己,臉上寫滿了囂張,似乎昨日受辱的是葉星辰一樣。

這個時候,劉教官也走了過來,葉星辰只是冷笑了一聲,就聽著劉教官開始了第一天的正常訓練,早上天氣還算涼快,劉教官先是教導眾人最基本的隊列,然後是正步走,齊步走,等等,那些昨天還飛揚跋扈的公子小姐們今天似乎接到了什麼通知,一個規規矩矩,雖然臉上寫滿了不情願,但還是很好的完成了該有的任務。

休息的時候,一些學生纏著劉教官要他講一些部隊上的生活,劉教官也不矯情,隨意選了一些部隊上發生的事情講了起來,當講到他們參加全國軍體拳比賽時候,不知道是誰嘟囔了一句:「劉教官,不如你現在為我們表演一下你們的武術吧,也好讓我們開開眼界!」

「對啊對啊,劉教官,你就給我表演表演嘛……」立馬有人跟著起鬨。

那些女孩子還是嘰里呱啦的說了起來,劉教官看了看眾人,無奈的點了點頭,反正也是休息時間,下午也要教導他們軍體拳的,不如先演示一番也不錯。

想到這裡,劉教官從草地上站了起來,其他的人卻全部坐在草地上,幾十雙眼睛全部落在了劉教官身上,有的充滿了好奇,有的充滿了驚訝,有的充滿了不屑。

劉教官也不不理會這些人的眼神,一聲大喝,開始耍起了一套軍體拳,葉星辰看在眼裡,只是淡淡一笑,他知道這是表演用的拳法,真正的軍體拳可是為了殺敵而存在,劉教官想來不想將殺人的拳法教授給這些傢伙。看到劉教官出拳有風聲,身影傲立,很多學生已經不由自主的鼓起掌來,不過李永東的嘴角卻浮現出陣陣冷笑。

「劉教官,你一個人打拳也著實無聊了一點,不如讓小子陪你一起練練如何?」這個時候,學生之中卻響起了一個淡漠的聲音,隨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眾人就見到一名面容平淡的男子站了起來,滿臉笑意的望著已經停下來的劉教官,可是葉星辰卻從他的眼中感受到了強烈的戰意,不由的眉頭皺在一起,這個傢伙昨天沒見過啊?怎麼今日……難道他是…… 這一次看到王老爺子跟幾個月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王老爺子當初的病情很嚴重,李天能夠給他續命兩年,這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了,現在的王老爺子身體就極又壞了,但是李天卻沒有辦法了,王老爺子已經是燈枯油盡了,剩下的一年時間就會更加的衰弱,在最後半年的時間裡,王老爺子根本就沒有辦法站起來了,只能是在輪椅上做事了,不過就算是這樣,王老爺子也非常滿意了,至少自己堅持了兩年的時間,這對整個王家來說意義重大。

「李先生,爺爺的身體最近越來越弱了,我們也請了很多醫生,但是都沒有辦法,不知道李先生有沒有辦法呢?」就算是李天再討厭自己,可王老爺子是整個王家的支柱,如果能夠在李天這裡找到辦法的話,他們這些人又可以逍遙一陣子了,如果王老爺子出了什麼事情,這些王家子弟以後的日子可就難過了,誰讓他們屁本事沒有,全部都靠老爺子的庇護呢,所以他們十分關心老爺子的健康。

「別亂說話了,趕快去倒杯茶來,沒你的事情就不要進來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何必要麻煩李神仙呢!」王老爺子不高興的說道,現在稱呼李天還是李神仙,每次這麼稱呼的時候,李天總是感覺到有些不舒服的,王老爺子自己跟咱的關係不錯。

年輕人還想說什麼,不過還是把自己的嘴給閉上了,王老爺子就是家裡的權威,打死他也不敢有忤逆老爺子的行為,如果父親那一代的人知道了,恐怕真的會把自己給打死的。

「老爺子,你的身體我也沒辦法了,我知道每個人都害怕離開,但是我得給你實話實說,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不能夠救治的就是生命力的流失,任何人都沒有辦法錯過這一關,除非是個人的實力繼續增強,如果你是修真之人的話,當你每突破一個階段,你的生命就會增加一個階段,可如果你不是修真之人,那現在就到了你的大限了,只能是看著自己慢慢的老去,這是任何人都沒有辦法的。」老爺子是李天回到這個世界上之後救治的第一個人,而且兩個人合作得還非常不錯。

雙方可以說是存在真正的友誼的,當李天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老爺子的眼神兒明顯黯淡了一下,剛才雖然訓斥自己的孫子,但老爺子也無比的想活下去,可是李天說出了這些話,基本上就沒什麼希望了,老爺子還是了解李天的,說出的任何一句話都是會負責任的,不會信口胡說的。

「原本以為我老頭子已經看淡了生死,可是真的到這一步的時候,還是想著能夠多活兩天,確實在我的心裡也不死心,這一段時間我都沒找你,就是害怕你給我說這些話,但是心裡還有一些希望,今天算是沒有希望嘍,算是知道自己的大限嘍!」王老爺子自嘲的說道,其實這沒有什麼好丟人的,不管你是一個多麼偉大的人,在面臨生死的時候,心中總是有所恐懼的,李天有出神入化的醫術,王老爺子把自己的命放在李天身上,這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也希望李天能夠再一次起死回天,但是可能不存在了,李天已經是這麼說了,王老爺子也就明白自己的時間多麼寶貴了。

「話不能夠這麼說,你剛才的時候沒有仔細聽我說話嗎?我可是說你作為一個普通人的生命結束了,如果作為一個修真之人的話,還能給你爭取幾年的時間,如果你的根骨奇秀,又或者是潛力異常,可能會成為一名修真大家那個時候多十年,20年的生命又有何難呢?」李天這邊話鋒一轉,可惜王老爺子的臉上也沒有笑容,把這個當做是開玩笑了,王老爺子當王家的家住那麼久了,當然明白,修真之人的生命很長,但是想要成為修真之人,那可真是難上加難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可不要在我這裡胡說了,老頭子我活了那麼多年,也見過幾個修真之人,基本上都是仙風道骨的,我如果能夠修真的話,還用擔心這個嗎?況且人家都說了,那得從小時候開始,我已經快入土的人了,怎麼可能還會成為修真之人呢。」說實在的,如果李天不是世外高人的話,王老爺子這會兒就有些發怒了,李天說這些話很明顯就有點調侃自己了,誰不想成為修真之人呢?但是成為修真之人那麼簡單嗎?做夢也沒有那麼容易吧。

「我既然這麼跟你說,肯定就是有我自己的辦法的,我最近在鑽研煉丹,如果能夠有單方的話,可以製作出築基丹來,那種東西,就是讓普通人快速地進入修真,如果我能夠煉製出來的話,沒準兒你也能夠多一線希望,成不成功的我不敢打保票,可你一年之後生命就到頭了,試試總是不吃虧的,就算失敗了也就是一條命,如果沒有失敗的話,那你可就有福了。」李天想了想說道,在原來的修真世界當中,普通人如果想要修真的話,只能是靠自己的潛力,富家子弟潛力不夠的話,他們可以用各種的丹藥堆上去,築基丹就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種。

普通人成為修真之人的幾率只有萬分之一,甚至是10萬分之一,如果碰到靈氣不足的星球,百萬分之一也是有可能的,如果碰到靈氣稀薄的星球,千萬分之一都有可能,就好像現在的地球,可如果有築基丹這種東西的話,他們可以十倍20倍的增加成為修真之人的幾率,如果李天的手中有築基丹的話,王老爺子還真沒準能夠晉級呢,這樣的事情誰說得准呢?上帝才能夠掌握一切,築基丹只是開啟的一把鑰匙,開門之後是個什麼情況?那就只能是賭一把了。 葉星辰還在細想,那名學生已經走到了前面,滿臉笑意的看著劉教官,眼中充滿了冷漠,劉教官也是特種部隊出生,哪裡還不明白對方是在挑戰,今天早上校方說自己這一班要多加入一名學生,當時沒在意,現在看來,這個傢伙應該是李學東請來的人吧?真沒想到李學東的家庭背景還如此雄厚,能夠這麼輕鬆的就安排一個人進來,不過既然對方要給自己下馬威,自己又有什麼好畏懼的呢?

「呵呵,李天同學,你似乎學過武術?」劉教官面上淡淡一笑,不過卻已經擺出了警戒的姿態。

「呵呵,小時候跟著一些師父學過一些,不過也只是皮毛而已,一會兒還請教官手下留情!」被叫做李天的傢伙卻是朝劉教官做了一個抱拳禮,臉上掛著一種叫做高深莫測的笑容。

「只是切磋而已,李天同學儘管放心!」劉教官已經看出了李天身手不凡,不過卻也沒有給他一種難以抗拒的威壓,所以他還是有信心擊敗李天的。

「請了!」李天口中大喝一聲,身影猛然竄出,就朝劉教官奔去,劉教官眼中閃過一絲精芒,身影也朝前邁去,一記軍隊上最為平常的擒拿手就朝對方肩膀扣去,速度之快,一般的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套路,只有葉星辰眼中閃過陣陣讚賞的目光,果然不愧為特種部隊的,雖然比不上中南海的那些傢伙,不過比起一般的軍人,卻強上不止一籌,不過這種程度的速度似乎不能夠對付這個傢伙呢?

果然不出所料,李天只是微微一個側身就避開了這一記擒拿手,而劉教官卻似乎早已經預料到這種情況一般,反手又是一拳,就朝李天的小腹砸去,李天卻是連續朝後退去,總算躲開了這一拳,接著不等劉教官收拳,身子已經騰空而起,狠狠的一腳就朝劉教官踹去。

劉教官眼中閃過一絲驚駭之色,他實在沒有想到李天的速度竟然這等迅速,想要退避已經來不及,只能夠舉起手臂抵擋。

「砰!」的一聲巨響,李天的一腳狠狠的踹在劉教官的手臂之上,劉教官身子連續朝後退去,李天的身影剛剛落地,更是猶如猛虎一般朝前撲出,雙手握拳,不斷的朝劉教官砸去,繞是劉教官一身本事,此時也只有招架之勢毫無還手之力。

葉星辰看在眼裡,心中喃喃嘆息了一聲:劉教官所學的都是殺人的技巧,這武技上卻要差點,而這傢伙似乎從小就學習的各種格鬥術,劉教官要是不拿出點真本事,還真難對付他,不過這裡畢竟不是戰場,他不可能下殺手,如此看來,失敗的不可避免的!

劉教官心中是越戰越驚,一個葉星辰也就足夠了,可如今又來了一個明顯是為了找茬的傢伙,若是自己不顧一切的使用格鬥術的話,要擊殺他是能夠辦到的,可想要在不傷他的情況下擊敗他,卻極其困難,可若是自己真的傷了他,校方還不把自己給劈了,回到部隊后更是有的難熬的。

就在劉教官慌神的瞬間,李天的身影忽然一閃,一步已經跨到了劉教官的左邊,一手扣住劉教官的手腕腳下用力一絆,身子微微一躬,就這麼將劉教官的身體甩飛出去,重重的落在草地上,發出轟隆的巨響。

所有人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麼高的距離摔下去,一定很痛吧,也虧得這是草地,要不然還不知道會不會摔成殘廢。

「這就是你們軍隊上的格鬥術么?呵呵,我看也不過如此嘛,就你這樣的身手還如何訓練我們呢?」李天一招擊敗劉教官,很是囂張的笑了起來,他的確是李學東最好的玩伴,昨天聽到自己的夥伴被人狠揍以後,就通過關係找上了校方,要求來到軍訓幾天,目的正是為了教訓教訓這個劉教官以及一個叫葉星辰的人。

其他的學生聽到李天的話,也紛紛動容,是啊,這個教官還是總教官,現在卻連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學生都打不過,他憑什麼教導自己等人?昨天還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搞了半天是個膿包呢,這樣的人憑什麼要聽他的?

一時之間,議論之聲此起彼伏,許多人再一次開始發出了心中的牢騷,畢竟,這麼熱的天氣,誰想在這裡訓練?特別是那些愛美的女孩子,生怕太陽晒黑了自己的皮膚,雖說塗滿了防晒霜,但依舊不喜歡訓練,最後弄得一身臭汗。

「無知小兒,若是在戰場上,你早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次!」葉星辰卻是冷哼了一聲,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他哪裡還看不出因果,這人不就是想等著自己出頭么?既然如此,那就好好陪他玩玩又如何?

說話之間,葉星辰已經一步踏了出去,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殺氣,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學過一點武術,就仗勢欺人的傢伙,特別是這種故意找茬的傢伙。

「噢?這位同學似乎對我勝過了劉教官很不滿?」李天看到葉星辰果然走了出來,朝隊伍中的李永東投去了一個我會幫你報仇的眼神,接著滿臉笑意的望著葉星辰。

「軍人所學的都是殺人的絕技,劉教官是不想傷到你,這才手下留情,你還當真以為你多厲害一樣么?」葉星辰冷哼了一聲,心中已經決定,要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個混蛋。

「呵呵,是么?那不知道這位同學身手如何?不如我們切磋切磋?這樣也好給同學們助助興嘛!」李天毫不在意的搖了搖頭,滿臉微笑的看著葉星辰,眼中卻充滿了陣陣殺機。

「你覺得你會是我的對手?」葉星辰冷哼了一聲。

「你……」李天面容一變。

「別說廢話,儘管出手吧,一招之內,定叫你趴下!」葉星辰不等李天說完,口中已經再次說道。

什麼叫做囂張,什麼叫做狂妄,什麼叫做無法無天,葉星辰如今的姿態就是,你沒看到其他同學臉上變化的神色么?你沒看到李天那臉色由紅潤變成鐵青,又有鐵青變成蒼白,最後又變得烏黑么?

葉星辰不僅說話狂妄,身上更是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一種狂暴的氣息出來,這是一種天上天下,捨我其誰的氣息,很多男孩子眼中充滿了驚懼,那時隱藏在人類體內最為本能的畏懼,就彷彿一般的動物感受到老虎氣息一般,至於那些女孩子,卻是一個個面露桃紅之色,彷彿發春的母老虎看到雄壯的配偶一般,那才叫一個精彩……

不過對於李天來說,葉星辰的話已經極大的觸怒了他的內心,整個人就彷彿一頭髮瘋的公牛,沖向了葉星辰,而他的拳速比之剛才更快,更准,更狠……

「嗖!」葉星辰的身影也同時竄出,而且以比李天更快的速度,眨眼之間已經來到了李天的身前,就這麼閃電般的揮出一拳,狠狠的砸在李天的胸口,這一拳,聚集了他五成的力量,他不想傷人,更不想殺人,所以,也最多用上了五成的力量而已,可即使是五成的力量,又哪裡是一般的人能夠抵抗?

李天學過武術沒錯,也接受過一些系統的訓練,可是這不代表他是鋼筋鐵骨啊,葉星辰天生神力,力氣比一般的人打上好幾倍,這五成的力量也相當於一名輕量級拳擊手最強的一拳,李天的身體哪裡能夠抵擋?

眾人此時只見到李天的身體整個倒飛出去,口中更是一口殷紅的血液噴洒而出,就彷彿噴氣式飛機一般,那叫一個瀟洒,一個光榮,一個無畏……

「轟隆!」李天的身體重重的落在地上,努力掙扎了幾番,卻感覺心口一陣發悶,全身更是一陣酥軟,哪裡還爬得起來。

九零福妻好難追 全場一片嘩然,一個個用彷彿怪獸一般的眼神看向葉星辰,這也太恐怖了吧?不管怎麼說,剛才李天可是實實在在的擊敗了劉教官,可現在,他卻真的一拳擊倒了李天,他到底是誰?怎麼可能有這麼恐怖的力量?這樣的人應該去慘叫武術比賽才對,來這裡讀書做什麼?

1627崛起南海 李永東的臉色更是瞬間一片蒼白,對於李天的身手,他多少有些了解,自己的那兩個保鏢張南和張北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原本以為葉星辰不過打倒自己的兩個保鏢,和李天的身手也差不多,可哪裡想到李天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沒有為自己報仇,反而被人折辱一番,這……這怎麼可能?

至於那些女孩子們,如今更是電光亂射,恨不得馬上和葉星辰好好親熱一番,都說強勢的男人能夠給女人安全感,像葉星辰這麼強悍的男人,自然很容易的讓她們芳心大亂。

女孩們不斷的朝葉星辰拋著媚眼,可惜葉星辰卻冷冷的盯著躺在地上無力站起的李天,口中幾乎冰冷的聲音響起:「你這樣的廢物連我都不是對手,又怎麼是教官的對手?不要以為教官對你手下留情,你就天下無敵,告訴,教官只是不想傷你而已,老子可是不怕的,這又不是鬥毆,學校能把我怎樣?」

葉星辰此話一出,一旁已經站起來的劉教官卻也難得臉蛋一紅,好在他的臉色夠黑,看不出來,雖說他有把握擊敗李天,但要說比葉星辰還厲害,這是一點都做不到的,你沒看剛才的那一拳么?如此的迅速,如此的快捷,如此的狠辣,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躲得開吧?而且他似乎根本沒有用全力,這樣的高手又哪裡是自己能夠對付的?

李天儘管心中極其憤怒,可是也清楚的明白,剛才的那一拳,自己的確根本無法躲避,自己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今日這個虧自己是吃定了,惡毒的眼神望向葉星辰,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口中冷漠的說道:「你給我等著,軍訓結束后,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這是一句赤裸裸的威脅,可是葉星辰會在乎么?身為星曜會會長的他會在乎一個小人物的威脅么?就彷彿一頭老虎和一隻小白兔一樣,老虎會理會小白兔的威脅么?

不會,老虎自然不會,老虎會做的,這是殺掉這隻小白兔,讓它成為自己的腹中餐而已。

葉星辰不是老虎,他不會吃掉李天,所以他很是奇怪的說了一句:「拜託,這麼老套的話你也說得出來?你不會是腦子有病吧?或者你根本不是這個時代出生的人?換言之?你不是人?」

「撲哧!」一聲,李天再也忍不住,口中再次狂噴三口血,就這麼暈了過去,不管是嘴上功夫,還是手上功夫,他都不是葉星辰的對手,與其繼續這樣丟臉,倒不如暈過去來得乾脆。

因為葉星辰的強出頭,李天被人送到了醫務室,軍訓照樣進行,經過這麼一番折騰,所有人也徹底的安靜下來,雖然他們心中還是不怎麼甘願這麼熱的天氣被折騰,但看到葉星辰如此支持劉教官,一個個也只好堅持訓練,男的,自然是畏懼葉星辰的暴力,他們可不認為自己是李天的對手,至於女孩子么?當然是巴不得多和葉星辰套點近乎呢?

這不,又一次休息時間到,四五名性格開朗的女孩子從放在操場旁邊的包里掏出了自己的飲料,一個個就要葉星辰圍去。

「葉星辰同學,你一定渴了吧,來喝點果汁,這是媽媽特意為我準備的呢!」一名長相平平,但卻極其妖艷的女孩拿著一杯裝滿葡萄汁的杯子,很是熱情的遞到了葉星辰身前。

「她的不好喝,還是喝我的吧?」

「他們的都不行,還是我的好喝……」其他的幾名少女也不甘落後,紛紛掏出了自己的飲料,全部遞到了葉星辰身前。

聞著幾人身上散發的濃厚香水味,再看了看圍在身邊的幾名少女,雖然都穿著迷彩服,不過那好好的衣服硬是被她們剪得破破爛爛的,總是露出一些不該露出的部位,葉星辰眼尖,甚至看到了前面一名少女的一點嫣紅,操,她們竟然不穿內衣?再抬頭看看幾名少女眼中灼熱的光芒,葉星辰心中一陣緊張:「她們不會在裡面下什麼春藥迷藥之類的吧?」 王老爺子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但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聽到李天的話之後,整個人都激動起來了,不僅僅是因為它自己的壽命可以延長,更多的是因為自己接受了新的知識,王老爺子也算是位高權重,跟修真之人也交往過,很多人曾經說過,在他們門派的古籍上,曾經記載著這樣的丹藥,但是王老爺子都把那個當成傳說了,根本就不會出現的,但是現在李天說了,這就完全不一樣了,李天可不是個一般的人,曾經製作過無數的神奇,所以這話從李天的嘴裡說出來,王老爺子是絕對相信的。

按照原來方信宗師的判斷,王老爺子早就是一個死人了,可現在還能夠好好的在這裡坐著,這就跟李天有莫大的關係,當初如果李天不出手的話,恐怕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奇迹了,在李天的嘴裡又出來了其他的奇迹,王老爺子當然會相信了。

「李神仙,那你現在還等什麼呢?如果有這樣的丹藥的話,那就趕快去煉製吧,不管是需要什麼東西,我王家就算是傾盡全力,也肯定要把東西給你湊齊,老頭子我沒有其他的想法,等你煉製出來之後,能夠讓我多活上幾年,我也就算是滿意了。」王老爺子有些激動的說道,雖然李天給了他兩年的時間,但如此大的一個家族,兩年的時間是不夠的,在神水的幫助下,幾個兒子都有了很大的發展,但是遠遠沒有到那個位置,老大那邊是在軍隊當中,獲得了發展也沒多少作用,重點是在地方上才行。

王老爺子雖然已經制定了計劃,讓家中的後輩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發展,應該能夠保住王家的地位,前三是不可能了,以後能有個前十的地位就已經不錯了,但是王老爺子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自己的後代都生活在和平年代,而且沒有遇到過什麼大事兒,這中間如果不出差錯的話,保住前十是沒有問題的,可如果出了什麼事情,這個名次根本就是一種奢望,所以如果能夠多給王老爺子幾年的時間,讓王老爺子在這裡保駕護航,那對整個家族來說都是莫大的幫助。

「沒有那麼容易的,如果我手裡有方子的話,那麼立刻就可以開始了,但我的手裡並沒有這種東西呀,還得從各大門派那裡看看,可我跟各大門派的關係一般情況,我的手裡現在有另外一個方子,可以增加人十年的功力,只是有幾個藥材還缺少,我就來王老爺子這裡問問,看看老爺子有沒有什麼門路。」李天攤開自己的雙手說道,這些事情都有些難辦了,沒想到王老爺子對生死那麼執著。

王老爺子聽了這個話之後,心裡已經暗暗下定了主意,跟王家交好的門派也有幾個,回頭就得跟他們探聽一下消息,看看他們那裡有沒有這樣的方子,如果有的話,就算是傾家蕩產也得弄下來,這關係到整個王家的未來,就算是再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相信家裡那一幫敗家玩意兒也都清楚,如果沒有了我這個老頭子,你們的好日子也就算到頭了。

「藥材方面我倒是有一個渠道,但我不知道你購買的都是一些什麼藥材,要不然我幫你問問,在咱們魯東省的境內,有一個很大的藥材公司,你不要看這就是一個藥材公司,但是他們的後面可是有門路的。」王老爺子說出藥材公司的時候,李天就很自然的皺眉頭了,李天知道自己要的藥材都是些什麼東西,普通的藥材公司當然是沒有的,只不過王老爺子也不會說一個普通的公司。

「我要的就是這幾味葯,老爺子方便的話幫我打聽一下,最好是現在就去,時間越快越好,我有些事情要前往大西北一趟,所以得在那之前完成。」李天拿出了自己需要藥材的名稱,對王老爺子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王老爺子沒有怠慢,走到一邊開始打電話了,對於王老爺子來說,李天的事情就是最大的事情,如果能幫助李天煉製出這個丹藥,自己想辦法也弄上一顆,雖然家裡沒有什麼修真之人,但是這可是能增加十年功力的丹藥,肯定是價值連城的,放在家裡當傳家寶也好,以後要是有什麼危險的話,直接把這個丹藥拿出來,那也能夠抵擋一陣子呢,沒準敵人收了東西之後,就不對王家趕盡殺絕了,一個大家族沒落到這個程度,王老爺子的心裡也是唏噓不已,這些年做的最差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沒有把家族後輩給培養出來。

「你胡說什麼呢?這只是幾個藥材而已,竟然要幾億的錢,你當我這裡是大頭嗎?給我一個實在的價格。」王老爺子氣呼呼的說道,因為不熟悉這個行業,在王老爺子的心裡,藥材就算是怎麼貴,也不可能那麼貴的,那邊報價3億2000萬,這還是給王老爺子打了折的,如果李天去買的話,至少要在3億5000萬以上,王老爺子的一個面子就價值3000萬,的確是非常不錯了。

透視狂兵 嚇得李天趕緊過去給老爺子打眼色,現在這個時候還管多少錢嘛,只要是有藥材就好辦,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有藥材的,這方面可是賣方市場,人家那邊才是主要的,咱們這邊就不重要了。

「少啰嗦了,就三億,我老頭子從來沒跟別人開過口,這一次就給你開口了,你快點把藥材送到我這裡來就行了,買家就在我這裡呆著呢,你總不能害怕我不給你錢吧。」看來那邊的人跟王老爺子很熟悉,要不然的話王老爺子也不可能這麼說話,以前的時候王老爺子身體弱,都是從那邊拿一些藥材進行療養的,那個時候這些人都是送過來的,就想著能夠攀上王家的大腿,沒想到這次竟然是要錢了,這也難怪了,價格比較高。 不管怎麼說,對於美女的熱情,葉星辰還是全盤接受了,接過其中一名叫蒲小芸葡萄汁,頓時那名蒲小芸玉臉羞紅,彷彿即將出嫁的大姑娘一樣。

操,還在我面前裝純,不知道被多少男人上過了,看到蒲小芸那故作的小女兒態,再看看蒲小芸那故意將迷彩服的領口撕大,露出的大半邊香肩,葉星辰心中暗罵一句。

「劉教官,天氣太熱,喝點水吧?」葉星辰並沒有馬上喝,誰知道這而丫頭腦袋裡翻弄的什麼念頭,自己雖然英俊瀟洒,玉樹臨風,但也沒有帥到讓人一見面就主動投懷送抱的程度吧?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讓可愛的劉教官先嘗嘗再好,怎麼說自己也幫他了那麼多忙不是?若是裡面沒有東西,那也算是自己的心意,他又會記自己一份人情,若是裡面真的加了東西,也不關自己的事情,反正不是自己的下的,擔心什麼?

一想到這裡,葉星辰臉上的笑容就越發的得意,若是熟悉他的人定然會知道他心裡不安好心,可惜劉教官本來就是一個耿直的軍人,對葉星辰也極其好感,哪裡會想到他心中的齷齪念頭,看到葉星辰有什麼好事都想著自己,當下嘴裡說了一聲謝謝,接過葉星辰遞來的葡萄汁,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頓時只感覺一股涼意襲來,似乎今天一天的熱氣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感覺怎麼樣?」葉星辰看到劉教官喝得這麼爽快,不由的好奇的問道。

「呵呵,很不錯,很涼快,謝謝……」劉教官滿意的點了點頭。

「呵呵,那這瓶就留著喝吧,這位美女,我想這送給教官,你不會介意吧?」葉星辰呵呵一笑,轉頭對蒲小芸說道,正好看到蒲小芸眼中閃過了異樣神色,不由的心中一緊,難道裡面真的有東西?天啊,不會毒死劉教官吧?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些女孩雖然有些嬌蠻,但也不可能做出毒死人這種事情來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