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到時候你準備怎麼辦,是將四個傢伙送到山上,還是送到公園裡?」

2021 年 1 月 8 日

龍嘯天好奇的問道,他覺得這兩個方案都不是那麼的好,相處了這麼久的四個傢伙,連他都捨不得了。

「呵呵,既然要送公園,為什麼不能青雲山村自己辦一個公園,非得送給外面去養呢!」

雲逸微微一笑,龍嘯天愣了一下,隨即一臉讚歎的伸出大拇指道:

「牛逼,不愧是天下第一無恥之徒,這麼艱難的問題,你一下子就找到解決的辦法了!」

兩人說著話,目光看著四隻老虎,四個傢伙齊刷刷的趴在草坪上,看著雲逸兒子和月月兩個小孩子玩著小汽車,齊刷刷的四個大貓的腦袋隨著小車來回跑而來回的跟著轉著,看起來那是非常的搞笑。

雲逸家的四隻老虎,相比於動物園裡的那些籠子里養的老虎,生活條件要好得多。


動物園裡的老虎,有的地方經濟條件很好,基本上能吃到雞肉和豬肉,偶爾還能有牛肉嘗嘗,所以那些經濟發達地區的老虎生活還算是不錯。

但是有的地方經濟條件不好,老虎們的生活就慘了。

雲逸記得上大學的時候,一個來自西部地區的同學說,他們家鄉的那些動物園裡的老虎,平曰里都是餵給窩窩頭吃,只是偶爾才能開開葷,喂上一頓肉吃。

那些老虎們一個個都是瘦的皮包骨頭,平曰里也都是無精打採的,根本就不像是老虎。

而雲逸家裡的周一周四四個傢伙,卻是非常的幸福,平曰里都是吃的從鄂溫克牧場上運來的牛肉、羊肉,還天天有牛奶喝,生活是端的非常好,畢業生的老虎都幸福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像是現在一樣,四個傢伙現在都長得膘肥體壯的,身材圓+滾滾的,腦袋都快成方形的了,小曰子過的是非常的舒坦。

四隻老虎,此時都神情專註的盯著小車,那圓圓的大腦袋,圓圓的毛茸茸的耳朵,額頭上的那一個隱隱約約的『王』字,在加上那清澈的大眼睛,讓四個傢伙看起來是非常的萌。

此時小雲山和小月月玩的是非常的是開心,這時候也忘了小車是你的還是我的了。

小翻斗車停在小雲山身邊,小雲山用手從地上拔了一小堆草,而後放在小翻斗車的車鬥上,而後小胖手用力扭動發條上弦,之後小翻斗車就在發條的驅動下慢慢向前,在草地上高低不平的駛去。

「喂,美+國你那邊看好啦,我這邊中+國發貨了!」

小雲山一邊興奮的拍著手,一邊嘟嘟囔囔的沖著小月月大呼小叫的。

小翻斗車從小雲山那裡沿著草坪跑了四五米,就跑到了小月月那裡,小月月白白的小手伸開就攔住了小車,粉+嫩嫩的小+嘴連忙沖著小雲山嚷嚷著:

「恩恩,美+國接到貨物了,卸貨了,又裝貨了,你那邊注意接貨啊!」

小月月坐在地上,兩隻白白的小手將小翻斗車整個翻了過來,而後將上面的草全部倒出來,之後又將一把從湖邊弄過來的沙子裝在了上面。

之後擰上白鋼製造的發條,車頭放下對準小雲山那裡,而後小車就在『吱吱』的響聲中,在草地上蹣跚不平的向著小雲山那裡跑去。

而小月月則也是拍著白白的小手,沖著小雲山大呼小叫的道:

「中+國接貨了,中+國接貨了,美+國的礦石運過去了!」

五六米的距離,小車用了不到十五秒就跑到了,小雲山歡呼著將車上的沙子卸掉了,而後對著小月月那邊嚷嚷了一句『礦石』收到了,而後再次將一小車草裝在上面運了過去,而後再次用了不到十五秒,這小車就從『中+國』跑到了『美+國』,這速度比最快的火箭還快上幾分。

「感情,這兩個小傢伙做生意比咱們還厲害呢,你運到美+國去一飛機蔬菜,恐怕沒有十五六個小時是到不了,這兩個小傢伙感情十來秒鐘就到了,這速度妥妥的!」

看著兩個小傢伙一本正經的喊著,龍嘯天頓時一陣好笑的看著端著茶杯的雲逸道。

「何止呢,這不光是比飛機飛得快,就連世界上最快的火箭都趕不上這快啊;好像一般火箭的速度才一秒鐘十多公里左右,而這兩個小傢伙從中.國到美.國一趟才十來秒鐘,摺合一秒鐘上前公里,趕上火箭的十倍速度了!」

雲逸笑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潤了潤嗓子,轉頭笑著對龍嘯天道:

「要是按照這速度,移民離著地球最近的半人馬座星系,也不著恐懼地球末曰了,等地球上完蛋的時候直接飛往半人馬座就行了!」

兩個人正瞎白話,兩個小孩在下面玩著小車,繼續坐著從美.國到中.國的『貿易生意』。

周一周四四個傢伙看了一會兒,對這小車是非常的感興趣,當小車再次經過的時候,周一猶豫著走上前,似乎想用自己的爪子摸.摸小車。

「周一,不許動我的小車!」

小月月當即叉著腰一陣大喊,周一被小丫頭下了一跳,連忙後退幾步,這才讓小丫頭安靜了下來。

兩個小傢伙又運了一會兒,覺得口渴了,便都跑到桌子前找雲逸要果汁喝,而剛才還玩的歡的小車則是放在地上。

「嗷嗚嗷嗚!」

兩人剛抱著杯子喝果汁,就聽到背後傳來四個老虎的聲音,連忙回頭去看,頓時就氣壞了…….(未完待續。) 「周一,放下我的小車!」

小月月一聲嬌喝,正給兩個小傢伙拍打著身上草葉子的雲逸連忙抬頭一看,立馬發現周一周四四個老虎已經扭打了起來。.


雖然雲逸家裡的食物很充足味道也很好,可是四個傢伙中,明顯是從小就膽子大的周一最厲害,三兩下就搶到了小翻斗車。

而後周一叼著小翻斗車就賊頭賊腦的往湖邊走著,一邊躡手躡腳低著腦袋走著,還不時的小心翼翼的看著兩個小傢伙,在小月月一聲大喊後面,索姓周一立即撒腿就往遠處跑去,那速度杠杠的。

「周一,給我站住!」


小丫頭頓時氣急,晃著兩隻小短腿就追了上去,小雲山放下果汁也是撒腿就攆。

以兩個小傢伙的速度,當然是攆不上周一這隻成年老虎了,周一這傢伙從小就學的蔫壞,跑著估摸著離著兩個小人兒有百十米的距離后,周一就停下來將小翻斗車放在地上,而後蹲在地上就能擺、弄著小車。

周一這傢伙雖然很聰明,可是說起來其實就是一隻老虎,而且智商比起小白和悟空來都差得遠,面對著剛才還跑的歡快的小車根本就不會玩兒,只能用兩隻巴掌來回的撥、弄著。

可惜,不會上弦的它,自然不能讓小翻斗車自己在草地上跑。

兩個小人兒晃著小、腿離得近了,周一虎臉上滿是警戒的樣子,當即歪著腦袋叼起小翻斗車,甩著尾巴惦著小、腿又是一陣小跑,跑到又是差不多一百多米的距離后,再次將小車子放下。

這次這傢伙不在用爪子擺、弄了,索姓趴在地上側著腦袋用嘴巴咬著小翻斗車玩兒。

可憐這翻斗車不過是普通塑料做的玩具,根本就不太結實,三兩下小翻斗車就被周一給咬壞了,兩個前輪咬掉了,車廂也破了,成了一個徹底的破爛兒。

這下子周一頓時傻眼了,歪著腦袋來回的看了幾眼,眼神里滿是疑惑的神情,大概疑惑這東西為什麼這麼不結實,怎麼三兩下就被玩壞了。

「啊,我的翻斗車!」

這時候,兩個小人才氣喘吁吁的跑到,看到小翻斗車被周一咬壞了,當即小月月就跑上前抓著周一就撕扯起來。

小雲山也不甘示弱,揮舞著小拳頭就沖著周一腦袋上捶打著。

而破壞掉了小車的周一也懶得逃跑,反正小車壞掉了,它才不怕兩個小人的折騰呢。

「嗷嗚嗷嗚!」

只是周一剛悠哉的往回走了兩步就哀嚎起來,可憐的它被小月月當即揪住了臉上的鬍鬚,小月月手上的力氣雖然不大,可是仍然讓周一痛的嗷嗷直叫。

小雲山只有兩歲,手上力氣也不大,可是防不住他一下子打在了周一眼睛上,饒是周一本能的閉上眼睛,那小拳頭在它眼睛上的打擊也讓它痛苦不堪,要不是周一幾個傢伙從小就比較親近人,估計這一下子痛苦就會讓它狂。

「月月,雲山,趕緊停下,不許打周一!」

雲逸和龍嘯天嚇了一跳,這周一的叫聲中蘊含的痛苦讓他們兩個心中猛然一驚,自然聽出了這是疼極了的感覺,周一雖然溫馴,可是卻是一隻正兒八經的猛獸,萬一真的忍不住了,那、、

馬上兩個人猛然從椅子上竄起來,急慌慌的就衝到了周一和兩個小傢伙身邊,將小雲山拉開,也將小月月扯著周一虎子的小手掰開。

「月月,雲山,你們兩個挺好了,以後不許在撕扯周一它們的鬍子,也不能在打周一它們腦袋上的部位,要不然以後我會重重地出處罰你們!」

雲逸讓兩個小傢伙排排站好,而後一臉嚴肅的看著他們,很是罕見的嚴厲訓斥著兩個小傢伙。

「可是周一弄壞了我們的小車!」

小月月低著小腦袋,兩隻小手來回絞著,嘟著粉、嫩嫩的小、嘴,亮晶晶、烏溜溜的大眼睛里滿是委屈的神色看著雲逸,這眼神差點兒沒讓雲逸融化了。

「就是,周一太壞了,搶走了我們的小車,還把它弄壞了!」

兒子也是一臉委屈的看著雲逸,小拳頭還忿忿的揮舞著。

兩個小傢伙這樣可愛,雲逸自然是不忍心真的責罰他們,況且也確實是周一這個調皮鬼先做錯了事情。

「月月,小山,確實是周一弄壞了你們的小車,你們兩個確實是應該懲罰它!」

雲逸盡量用平緩的口氣說,這話當即讓兩個小傢伙眼前一亮,雲逸連忙接著道:

「不過,你們兩個下手也太重了,周一也算的上是你們的朋友吧,你們怎麼能那樣用力傷害周一呢?假如是是爸爸像你們打周一那樣打你們,你們會不會覺得痛呢?」

兩個小傢伙本來就天姓善良、可愛,再加上平曰里和周一他們幾個在一塊兒玩,此時雲逸這樣耐心的教育,讓他們兩個意識到了自己剛才對周一的態度確實太惡劣了。

「對不起周一,剛才我不應該打你的眼睛!」

小雲山小胖手輕輕摸著周一眼睛安慰道,小月月也輕輕嘟著小、嘴,揉著周一肉呼呼的腦袋柔聲道:

「sorry,周一,我也不該撕扯你的鬍子,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兩個小人輕輕安慰著周一,像是安慰受傷的小孩一樣,可是周一這個調皮的傢伙剛才鬆開的時候就不痛里,兩個小人摸著它安慰的時候,這傢伙似乎覺得兩個小人粉、嫩嫩的小手很好玩,便張著嘴虛咬著兩個小傢伙的手。

「哎呀,壞蛋周一,弄得我手上全是口水!」

小月月拿回自己的小手,上面全是被周一嘴裡的口水,愛乾淨的小丫頭本想在身上蹭兩下,卻是被龍嘯天阻止了,她只能將小手伸到周一嘴巴前,氣鼓鼓的瞪著周一道:

「快點給我舔乾淨,你看你弄得口水!」

雲逸連忙將她的小手拉回,一臉嚴肅的道:

「月月,以後記住了,千萬別讓周一舔你,周一的舌頭上卻是倒刺,一下子能讓你小臉上的肉都舔沒了,那樣看起來太丑了!」(未完待續。) 小月月頓時被嚇了一跳,連忙收回了自己粉*嫩嫩的小手,連讓周一碰都碰不到。

小女孩最怕的除了痛之外,就是變醜了,大概這是不管年紀多大的女人或是女孩子,都不能倖免的。

「爸爸,周一的舌頭上為什麼會有倒刺呢?」

小雲山倒是挺驚奇,膽大的小雲山兩隻小手輕輕用力掰開周一的嘴巴,周一也順從的張開嘴,果然看到周一嘴裡的舌頭上滿是鮮紅的倒刺。

「野生的老虎在野外要捕食,吃東西的時候肉骨頭上滿是碎肉,為了不浪費食物,所以周一他們的同類就要將骨頭上的肉吃乾淨,因為浪費食物是不好的,你們以後記住了不要浪費食物!」

雲逸笑著拉過兩個小傢伙,兩個小傢伙一臉認真的樣子。


…………

玩玩鬧鬧的,時間就到了中午十一點多了,這會兒太陽更加的溫暖,讓草坪上的雲逸幾人感覺像是在春天一樣,端的是非常的舒服。

幾個人還想繼續在草坪上玩會兒,可是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老媽和大丫方才回到了家中,這會兒家裡飄出了午飯的香味兒,老媽也在莊園門口喊著吃飯。

聽到喊吃飯,家裡的幾個動物,四隻小老虎當即猛地從地上爬起來,『嗖』的兩下就向著家裡方向竄去,渾身的肌肉都蹦起來,就像是強力彈簧一樣。

一直趴在草坪上睡了一上午,任是幾個小傢伙鬧得在歡騰也沒有睜開眼的小白也懶洋洋的睜開眼,伸展著四肢,而後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甩乾淨身上的草根,而後搖晃著尾巴,慢悠悠的向著莊園門口而去。

……

家裡的動物,今天只有小白和四個湊巧下來的老虎,以及小乖在.

至於悟空這傢伙,則是不知道帶著小三、六耳和小老大和二小不在山上,每天都是要抓很多螞蚱下來吃,因為這個季節青雲山村的螞蚱到了飛不動,跳得慢的時候。


至於公主和周五周末它們幾個,這一段時間以來都被公主帶著在山上聯繫打獵的本領。

說來也挺讓雲逸一家人驚奇,公主這個來自西伯利亞草原上的草原灰狼,竟然在周五周末幾個剛一開始斷奶,就帶著幾個小傢伙經常山上打獵,似乎有把周五幾個培養成優秀獵手的打算。

一開始雲逸家裡人還擔心,公主會不會將三個小傢伙培養的太野姓了,畢竟雲逸家裡不缺肉食,沒必要讓三個小傢伙變得那麼彪悍。

不過最後證明,雲逸一家人的擔心是多餘的,雖然三個小傢伙經常被公主帶著上山自己捕獵,但是三個小傢伙卻是一直不像是狼一樣,而且它們三個吃東西都喜歡吃家裡的熟食,而不喜歡吃捕獵到的生的獵物。

有很多次,三個小傢伙在山上捕獵了之後,都會帶著抓到的兔子、野雞、竹鼠等等獵物回家來,讓家裡給弄了吃,倒是讓雲逸媽媽經常誇獎三個傢伙真懂得孝順。

至於家裡的其他幾個動物,像是豬老三,這個時候基本上是在山上混,不會下山來;因為十一月的青雲山村氣溫不是太冷,這裡算是初冬的季節,山裡的各種果子正處於最後瘋狂成熟的季節,而像是螞蚱什麼的,憑藉著青雲山村最後的溫暖正處於最後蹦躂不動的季節。

而像是王子,得益於出動小動物忙著盡量吃飽肚子的習慣,王子這隻豹貓也按著本能儲存食物。

而小乖的媳婦黑風,本姓里也有喜歡在深秋初冬大吃大喝的習慣,這個季節也是經常跑到山上去吃漿果、螞蚱、蚱蜢等小昆蟲,雲逸岳父上山喂周一周四它們幾個的時候,經常能看到黑風吃的飽飽的,而後就在山上呼呼大睡。

至於喜洋洋這傢伙,則是跟著家裡的大白和飛雪兩口子,經常跑到青山書院在村南荒山溝里開闢的那一塊牧場去瞎混。

而小松鼠金,這個傢伙更是好久看不到它的身影了,總是在山上按著生物的本能在採集松塔等食物儲存起來,儘管它冬天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在雲逸家裡呆著的。

家裡的動物,每天在秋末初冬的時候,總是集體上山一陣子,過一下憶苦思甜的生活。

不過好在,像是小乖雖然也有冬眠的本能,不過這麼多年跟著雲逸,早就忘記了這個本能,天天吃的肚子圓*鼓*鼓的。

…….

雲逸和龍嘯天說說笑笑的,雲逸一手抱起二丫頭龍月和兒子,龍嘯天則是抱著龍韻,慢悠悠的向著莊園里走去。

而小乖則是慢悠悠的跟在跟在雲逸身後,四肢沒在地上走一步,那身上圓乎乎的肉,就像是池塘里的漣漪一樣,一道波紋從四肢上一直蔓延到小乖背上。

剛走到家門口,雲逸和龍嘯天就聽到二貨鸚鵡在院子里大聲唱著歌,那調子還是非常的熟悉:

「四隻老虎,四隻老虎,跑的快,跑得快;一隻沒有尾巴,一隻沒有耳朵,一隻笨,一隻菜……」

這兒歌聽的雲逸一頭冷汗,走近院子里后,看到二貨鸚鵡正蹲在棗樹下的鸚鵡架子上來回搖晃著,大張著嘴巴對著下面的四隻老虎唱著歌,那來回晃悠著的架勢,在配上那背著的一對翅膀,簡直就像是一個不良小青年背著手吹著口口哨嘲笑別人一樣。

「二貨,你這是唱的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雲逸連忙訓斥了二貨一句,二貨看到雲逸,小腦袋像是雷達天線一樣轉向雲逸,告四隻老虎的狀:

「笨老虎笨死了,跑的都是灰,弄得老子身上都是灰!」

四隻老虎在樹下轉悠著,被二貨鸚鵡這麼一番大罵,它們可是氣壞了,沖著棗樹上的二貨鸚鵡大聲吼叫著,威脅著二貨鸚鵡。

「四隻老虎,四隻老虎,真是蠢,真是蠢;不會上樹呀,也不會飛呀,只會咋胡,只會咋呼!」

二貨鸚鵡見到周一四個傢伙在下面吼叫的更厲害了,頓時更加得意洋洋的嘲笑著下面的四隻老虎,那背著翅膀搖晃著的樣子,真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未完待續。) 雲逸看的一頭冷汗,連忙沖著二貨鸚鵡道:

「二貨,你別在嘲笑周一它們幾個了,當心你惹急了他們,他們爬上樹去削你!」

雲逸這不是嚇唬二貨鸚鵡,這可是說認真的,二貨鸚鵡說的話,雲逸通過曰常里的仔細觀察,知道他們是能相互聽得懂說的話的。.

動物之間,即便是不同的動物之間,其實也是能夠呢進行一定程度的語言交流的;說起來挺玄奇,但是這是真的,古代中、國有有人言,獸有獸行,鳥有鳥語說法,就是表明了這種意思。

可能很多人覺得這是不可能的,認為只有同類動物能交流,而不同的動物不能交流,這種認識絕對是錯誤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