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切,」南宮璃沫看著那白衣男子,顯然是十分的不屑, ‘‘嗷嗚﹏﹏’’千百頭的兇狼怒嘯,每一頭的背後都有着獸族軍隊中精銳的騎士,它們手中的怪刀揮舞,有光澤閃動,這些都是它們收割敵人生命的利器。

2021 年 1 月 8 日

即便在獸族中,他們也是排行相當高的戰團,而且速度上堪稱第一,浮光掠影般,它們的身形一閃即逝。

魔族的身影漸漸映入他們的眼簾,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只要用自己的戰俘狠狠的砍下他們的頭顱就可以了。所有的狼騎士都是振臂一喝,殺氣騰騰,直衝魔族軍陣。

硝煙開始稀薄,一架高大的戰車緩緩駛出,周圍的魔族寸步不離,好似沒有一點傷亡的走了出來。

‘‘吼~~’’



狼騎士們的身上爆發出強橫的鬥氣,四溢的能量湮滅了附近的粉塵,橫掃向對面的魔族士兵。

魔族士兵眼中竄出一簇簇的火焰,兩邊的陣型猛的一變,整個方陣變成了三角衝鋒陣。

最前方的魔族士兵驀然分散向兩邊,將後方的戰車讓出來,巨大的**頭瞄準了衝鋒而來的狼騎士。

一種威脅的氣息席捲了所有的狼騎士,對於兇狼來說,捕捉危險是他們的本能,敏銳的直覺讓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存活下來,但是這次卻是讓它們的行動幾乎停滯。



像是岩石迸裂的聲音,**頭逐漸被打開,露出內部黑洞洞的空間。一團團奇妙的光線纏繞,像是顯微鏡下的浮游生物在空間中搖曳。

菲爾眼睛一瞪,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個怪形能量。

猛然,他的頭皮一陣發麻,緊接着巨大的光芒刺目,充斥了他的整個視線,完全無法目視。

狼騎士們也是一陣遮掩,腳下的速度放慢了不少,漸漸的停了下來。

‘‘鬥氣掃射!’’菲爾大吼。因爲奪目的光芒暫時不能適應的眼睛逐漸恢復,兩張臉上都有着些許的憤怒,立刻下達了命令。

不過很快,他的臉色劇變。

最前方的狼騎士像是被定格在了那裏,一動不動,雙眼空洞無神。

嘭!

一個狼騎士猛的自兇狼的背上栽倒,緊接着兩個、三個……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他們爲什麼會直接死亡的?’’遠遠觀望這邊的威爾公爵不由揪起了一旁的士兵,嘶吼道。

加法爾一陣失神,喃喃道:‘‘這是‘西蒙託斯’?’’

感受到狼騎兵的異常,卡吉拉心下也是疑惑,不由也看向了加法爾。

‘‘傳言在魔界出現過一個鬼才,如果說他的修煉天賦,可以說就是一個廢柴,但是頭腦卻是詭異的靈活,研究出了許多稀奇古怪的玩意,我們冥族沒少吃虧。

而他最終的傑作便是滅靈炮,滅靈炮的恐怖即便身爲冥族不死體的我也不願觸及,一但被鎖定,我們的靈魂會被直接絞殺,即便不死體再厲害,也無用了。

而西蒙託斯便是那個鬼才的名字,因爲他自身體質的原因,他也僅僅活了七十歲,爲了紀念他的豐功偉績,滅靈炮也被稱作西蒙託斯。’’

加法爾的話讓衆人心頭一沉,連號稱不死的冥族也無法抵禦,普通的士兵又該如和抵擋?


還未前進的狼騎士們也是驚疑不定,但卻沒有就此止步,領軍的獸族統領一聲怒吼,手中比劃了幾下。所有獸人頓時舉起了手中的彎斧,折出連接的鎖鏈,將彎斧如飛鏢一樣扔出。

嗖嗖的破空聲過後,天空像是擦出了數條火花,呼嘯間纏絞向西蒙託斯,一場交擊戰頓時展開。

叮叮噹噹聲不絕於耳,彎斧與魔鎧交錯,一朵朵血花飛濺,一些實力弱小的魔族頓時被割碎,斷裂的手腳灑落一地。

但是也僅僅個別罷了,這次的的魔族實力高出許多,不少彎斧之上的鬥氣甚至都無法滲入,魔族人的皮膚如鋼鐵般阻隔了它們的攻擊。

就在獸人們準備加大火力的時候,魔族軍陣中突然多出了一層防護罩,將所有的攻擊彈開,猶如喝水般簡單。

菲爾的瞳孔驟縮,立刻飛舞下城牆,下落的過程中,全身的衣帛頓時崩碎,強橫的鬥氣四外放出,巨大的渾沌軀體再次出現,巨嘴中散發出陣陣的惡臭,同時嗚咽咆哮。

城門後頓時涌出了大量的獸族,翼人族、熊族、比蒙族,甚至連巨人族中的泰坦都出現了,直接跨過城牆,巨大的身軀掩蓋了一切,比之龍族長老變身後都要大上稍許。

‘‘巨人一族雖然說不上是獸人,但是其恐怖的力量就是龍族都要退避三舍,而號稱巨人中的最強遠古巨人更是以巨龍爲食,可見他們強大。’’卡吉拉緩緩說道,對於巨人族的強大毫不掩飾的讚賞。

‘‘嗷~~’’渾沌巨大的肥爪當頭劈下,狠狠轟擊在防護罩的表面,震盪出一絲絲的漣漪。

不過防護罩卻是沒有絲毫的破壞,與此同時內部的西蒙託斯也漸漸再次打開。


薇薇安蹙眉,看見這層幾乎籠罩了整個魔族軍隊的防護罩,不由心煩氣燥。

猛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驀然擡頭,臉頰頓時染上一層蒼白。

卡吉拉察覺了異常,不經意的瞥了眼天空,除了烏雲之外就是烏雲,沒有什麼特別,不由越發的疑惑,但是驀地他的臉色一疆,在那雲層之中,一雙湛紅的眼睛俯視大地。

那雙眼睛似乎發現有人窺視,一股莫大的威壓鋪天蓋地,籠罩了整個地域,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戰慄。

烏雲飄落而下,將世界變成了黑夜,一隻巨大的手掌落下,整個空間都崩潰了一般,磅礴的威壓讓人喘不過氣來。

魔王降臨…… 為首的白衣男子臉色有些難看,但是,整個瑞天大陸都知道,流雲宗以正義出名,即使是那白衣男子十分的生氣,但是,為了流雲宗的名聲,白衣男子還是不敢貿然出手,只好拱手道:「這位小姐,我們流雲宗如果有得罪你的地方,請多多海涵,我的名字叫做劉大山,你以後有事可以找我幫忙,」

「哈,」南宮璃沫一聽就樂了:「你叫劉大山,怎麼叫一個那麼俗的名字,」

劉大山一拱手道:「身體毫髮,還有名字,都是父母起的,又為何要嫌棄他俗,」

龍飛宇點了點頭,這劉大山說的的確是這個理,而且,那劉大山的名字雖然俗,但是長得還算英俊,而且看起來一身正氣,龍飛宇不想南宮璃沫與他計較,便道:「好了南宮小妹妹,你不要跟他們吵了,這劉兄是一個可交之人,不要亂說話,」

「哼,」南宮璃沫很是不爽,但是卻是沒有說話,

「劉師兄,那紅衣女子的胸前,有一根白虎的毛,他們定然是遇到過白虎,」劉大山的身旁,有一個流雲宗弟子道,

此話一出,南宮璃沫漲紅了臉,

劉大山也覺得很是沒有面子,踏馬的,沒事整天盯著人家女孩子的胸脯看個毛線啊,

不過,劉大山也是朝著南宮璃沫的胸脯一看,其上確實有几絲白虎的毛,卻是那白虎撲向南宮璃沫的時候留下的,

「哼,你看看你們流雲宗,一個個的英雄好漢,火眼金睛啊,」南宮璃沫雙手懷抱胸前,很是不爽,這瑞天大陸上可是自己的地盤,流雲宗又怎麼樣,他劉大山的身份比自己牛逼多少,

還有剛才那個小廝,說出那等穢語,如果是逍遙派的人在的話,那小廝必然會……

南宮璃沫正這般想著,剛剛說話那個流雲宗弟子的頸上忽然噴出了鮮血,倒在了地上……劉大山的臉色驟然一變,竟然在自己的身前無聲無息的殺死了剛才說話的弟子……

南宮璃沫看了看韓劍,嗯,韓劍的進步是越來越大了,

「你這個妖女,果然是你,剛才是不是你殺了他,是不是你殺了那白虎,」劉大山勃然大怒,手中一把銀光閃閃的劍握在了手中,魂皇的威勢瞬間爆發,

南宮璃沫卻是挺了挺胸脯:「是又怎麼樣,劉大山,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竟然敢在我的面前耍威風,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南宮璃沫緩緩的從空間手鐲中拿出了一塊寶光流轉的翡翠牌,那牌子有半個手掌那麼大,翡翠牌的旁邊鑲嵌著玄金,閃閃發光,而翡翠牌中,寫著兩個大字,「南宮」,

南宮璃沫將手中的翡翠牌晃了晃,臉上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劉大山的表情果然一變,

南宮,竟然是南宮家的人,

逍遙派,乃是與流雲宗具有同等地位的大門派,本來,劉大山碰到逍遙派的人,也是同等的存在的,

但是,逍遙派的掌門人,歷代以來,就是南宮家族的人,所以,南宮翡翠牌,成了逍遙派至尊身份的標誌,

對待眼前這位手持著南宮翡翠牌的少女,劉大山哪裡還不知道自己惹了一個大麻煩,頓時沒有了剛才的傲氣,低聲下氣對南宮璃沫道:「這……這個,小姐,這個,小的不知道您的身份竟然是如此的高貴,剛才真是多有冒犯,多有冒犯,請您恕罪啊,」

南宮璃沫俏皮的哼了一聲,抬起了下巴,帶著些怒氣道:「給我跪下磕十八個響頭,我就原諒你,否則的話……哼哼……除非你躲在流雲宗一輩子不出來,」

劉大山渾身一陣顫抖,卻是話也不敢再多說半句,連忙小跑到南宮璃沫的跟前「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這幅場景,讓龍飛宇看得目瞪口呆,不能自已,

魂皇啊,這可是魂皇啊,本來看上去十分英俊,有十分有實力的人,竟然跑過來像一條狗一樣不斷的對著南宮璃沫磕頭,龍飛宇就算是神經再大條,也要被震驚住了啊,

劉大山此刻卻是不管什麼形象了,眼前的這個少女,如果要折磨自己,真的是輕而易舉啊,流雲宗又怎麼樣,流雲宗還能為了自己跟逍遙派打起來,

所以,劉大山磕得是毫不猶豫,「咚咚咚咚,」的連續磕了十八個響頭,

南宮璃沫的嘴角一挑,正要說話,卻是忽然聽見一個帶著一點嫵媚的聲音響了起來:「喲喲喲,到底是誰啊,那麼囂張,竟然敢讓我流雲宗的師兄下跪,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就算是熊心豹子膽,也沒有大到這種程度吧,」

一個身材苗條,模樣嬌美的女子走了出來,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那個女子的容貌,可謂是傾國傾城,跟南宮璃沫都有的一拼了,可惜的是身材比南宮璃沫的差了一點兒,

那女子一出來,龍飛宇立即瞳孔一縮:「魂尊,」

南宮璃沫卻是一臉不在意的樣子:「老女人,你得瑟個什麼,」

那女人愣了一下,氣惱道:「老女人,我現在還不到三十,你敢罵我老女人,」

那女人說完這句話以後,南宮璃沫的臉色一變,不到三十,

如果是不到三十,就修鍊到魂尊,那可謂是天才了,

南宮璃沫驚訝道:「莫非你就是流雲宗中的那個天才,木屬性的先天靈體,趙穎兒,」

趙穎兒挑起下巴:「沒錯,管你們是什麼人,你們敢如此囂張,拂了我流雲宗的面子,我趙穎兒絕不放過你們,」

南宮璃沫的瞳孔一縮:「你敢,」

趙穎兒道:「怎麼不敢,」

南宮璃沫嗤笑道:「如果你敢動我,逍遙派會為了我直接殺上流雲宗,如果我動了你,流雲宗會為你做什麼呢,」

趙穎兒的臉色一變,對方竟然是逍遙派的重要人物,

趙穎兒試探道:「你究竟是誰,」

南宮璃沫的黛眉一揚:「我就是逍遙派的南宮璃沫,」

那趙穎兒的臉上頓時陰晴不定了起來,逍遙派與流雲宗是同等的大派,不同的是,流雲宗是正派,而逍遙派卻是亦正亦邪,逍遙派什麼事兒干不出來,

而南宮璃沫,不就是逍遙派掌門人的獨女嗎,

趙穎兒又指著龍飛宇問道:「好吧,公主,那這個人呢,你殺了我家的白虎,總得說個理吧,」

南宮璃沫嗤笑了一聲:「他,他你就更惹不起了,他是逍遙派的少主,」

趙穎兒皺了皺眉,這次,她對南宮璃沫的話產生了懷疑,什麼少主,

若是逍遙派多了一個少主,以自己在流雲宗的地位,是肯定會知道的,

趙穎兒嗤笑一聲:「少主,恐怕你們是假冒的吧,這些事情,我可見多了,劉大山,我讓你把我的純香白虎抓回來,你就這樣跪在了地上,」

跪在地上的劉大山頓時一驚,是啊,如果對方是假冒的,那豈不是丟臉丟大了,傳出去,流雲宗的面子還往哪閣,

想罷,劉大山便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那趙穎兒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倨傲:「劉大山,將他們抓起來,我賞賜你一件皇級的魂器,」

劉大山的表情,頓時有些激動了起來,要知道,自己修鍊到了魂皇也是不久前的事,到現在還是用著靈級的魂器,很是沒有面子,


但是,劉大山在流雲宗,也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人物,所以,流雲宗根本就懶得管他,

龍飛宇在一旁看了那麼久,也是明白了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劉大山看起來倒是個老實人,不過有些可悲,被那個叫做趙穎兒的女人擺弄,

龍飛宇不想起爭端,從南宮玉鐲中扔出了一柄水屬性的劍,那把劍如同廢銅爛鐵一般,落在了劉大山的跟前,

龍飛宇挑眉笑道:「大山,皇級魂器我給你好了,你不要跟我們為難好嗎,」

劉大山看著眼前的劍,眼睛一亮,

這是一把好劍啊,

即使是皇級的魂器裡面,也算是中等偏上的魂器了,這讓劉大山心動不已,劉大山道:「我師妹的話,你們不要在意,南宮公主,這個……逍遙少門主,你們請自便好了,」

劉大山撿起了那皇級的水屬性寶劍,快速的放在了自己的空間手鐲之中,

趙穎兒頓時氣得臉都青了,這也太不給自己面子了吧,

趙穎兒的雙目中,閃過一絲怒色,低聲喝道:「斬魂,」

一股無形的力量,忽然充斥在空氣中,

短短的一瞬之間,龍飛宇感覺到頭皮發麻,感覺到了一股危險,

不過,還沒有來得及多想,龍飛宇就已經暈了過去,

昏迷之前,龍飛宇看到了趙穎兒臉上得意的笑,那個笑,傾國傾城,

不僅僅是龍飛宇,連南宮璃沫,韓劍,問晴,都是昏迷了過去,

看見四人昏迷了過去,劉大山心中忽然一緊:「師妹……你……」

趙穎兒哼了一聲:「你還有臉叫我師妹,剛才人家受了欺負,你居然還向著別人,」

趙穎兒的眼中,閃過了一抹怒色,若不是宗門有規定,這裡又有那麼多人,趙穎兒早就將劉大山殺了,

「可是,這幾個人,身份好像不簡單啊,」劉大山有些緊張了,

趙穎兒撇了撇嘴:「怕什麼,又沒把他們殺了,什麼時候逍遙派有一個少主,我怎麼不知道,」

劉大山一愣,

趙穎兒心中暗笑一聲,南宮璃沫的身份,可能是真的,那龍飛宇是少主,她可一點兒都不相信,

看著龍飛宇那英俊無比的臉龐,趙穎兒的心跳,沒來由的加快了,道:「把那個男人帶走,」 趙穎兒一聲令下,劉大山卻是不敢違背的,將龍飛宇帶走了,

而南宮璃沫、韓劍、問晴以及偷靈紫鼠,則是被留在了原地,昏迷不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