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兩個手下敗將,還想再來一次嗎?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來幾次都是一樣的。」赤三魂雙手抱臂,還是漫不經心,甚至自信的笑容。讓邪王看得極度討厭,全身黑氣洶湧而出,就像咆哮的惡獸,殺意無盡,人在氣勢到達頂點的時候,也大步流星殺了上去。

2021 年 1 月 8 日

「黑暗義經,無底之淵的三大武學之一,那就讓我見識一下,究竟如何!」赤三魂輕悠悠說著,目光牢牢盯著衝殺過來邪王,堅定、自信的眼神背後,是一副強大的氣勢在爆發。

「黑洞空間,給我吞。」一出手,邪王就在雙手間凝聚一個黑洞一樣的物體,強大的吸力,吞的下山河星辰,令人難以抗衡。

但赤三魂臉上卻沒有一絲的動容,只見他的手指輕輕舉起來,然後輕輕一劃,就像一把絕世寶劍出鞘,極為鋒利,空氣也被劈成兩半,就連邪王手中的黑洞空間也一分為二。

「這怎麼可能?」邪王不敢想信,自己這種程度的黑洞空間也會被人劈成兩半,就在他驚駭之際,身體傳來一陣微痛,然後發覺眉心處出現一條血線,一直往下延伸,從鼻樑道脖頸,再到胸膛,傷口更在擴大,隱隱有一種要被化開的感覺。

「你的運氣很好,如果不是那個黑洞空間替你抵擋了大部分傷害,剛剛那一下,我已經把你一份為二了,但並不代表你的危機就這樣過去了,看我的下一招。」赤三魂輕喝一聲,雙手往上一舉,頓時一股氣勁衝天,攜帶著邪王一起飛了上去,然後再重重跌落回來,砸的地面強烈晃動。

「不是吧,連邪王這種能力,剛交手就挨打成這樣。」安洛和安傑都駭人色變,從剛剛赤三魂輕而易舉就打飛邪王的氣勢看,至少有聖階八級的實力,這是他們遇到了有實力來最強的敵人了。

「怎麼樣,你們還是一起上吧,這個邪王連讓我活動筋骨的資格都沒有。」赤三魂聳了聳肩,一副很輕鬆在樣子,雖然有些輕狂和囂張的姿態,但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有這資本。

就在安洛和安傑準備聯手之際,邪王又重新站了起來,並且惡狠狠盯著赤三魂,一直一頓,重重道:「你們誰要不要插手,這是我的戰鬥。」

※※※


此時在戰場的另一半,銀殺早就坐在一個山崖上坐山觀虎鬥,他一手支著下顎,嘴角似笑非笑,露出了饒有興緻的眼神,就像看到心儀獵物的那種亢奮。

在銀殺的身邊,插著一把銀色的戰戟,正在吸收天地間所有的魂魄。剛剛經歷的戰爭,使得這片區域多了很多的孤魂野鬼,正好成了銀殺修鍊萬魂殺絕的養料。

「那個赤三魂不錯,還有破四海、邪王如果能夠將他們一網奪取了他們的靈魂,那麼我將會超越金大。」銀殺愈看愈亢奮,真有種要殺出去的衝動,但就是他也心謹慎了起來,因為厲害的人物實在太多了,自己可大不了那麼多。

「銀殺大人,那個在進入西雲大陸之後,黑狼和艾文就失去了行蹤,我覺得很可疑。」八使者一直的海虎說出了自己的擔憂,總覺的這兩個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讓他們去,只要被給我添麻煩就行了。」此刻銀殺眼裡只有赤三魂、破四海、邪王這些獵物,哪裡還會在意其他的。如果能得到這麼多強者的靈魂,會提升道什麼境界,光是想想,就控制不住那沸騰的戰意。

就在海虎還是不放心,想進一步勸諫銀殺好好調查一番的時候,突然黑狼和艾文就像一陣風般飛了過來,驟然止術,停的相當穩。然後一臉平靜道:「海虎你別題大做,我們只是稍微離開一會兒而已,你何必斤斤計較這些呢?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團結一致,而不是相互拆台。」

「希望我的擔憂是多餘的?」海虎冷哼一聲,眼神露出了他不信任的態度,在八使者中他的性格最為剛烈、什麼都擺在臉上。

。 「哦,一掌不行,那就多打幾掌。」赤三魂連續猛攻,掌勢愈快愈快,到處都是掌影,就像海嘯一般,連續衝擊。黑色的盾牌就是再堅固,也有失守的是時候。

在赤三魂強橫的力量下,邪王用來防禦的盾牌再也堅持不住了,崩潰了,然後就是他的身體在承受赤三魂連環的重掌。

「黑氣護體。」邪王咬緊牙關,用黑氣將傷害排出體外,承受著無法形容的痛楚和衝擊,瞬間展開反擊,雷霆一腿橫掃而出,重重打在赤三魂的腰際,將更多的黑氣探入他體內,深入大腦,探知一切行為。

「這是怎麼一回事!」赤三魂一下就蒙掉了,現在他的掌勢無論多快多猛,邪王就像未卜先知一般,都可以找到縫隙躲過,然後找個機會換一拳。

此刻的交鋒,赤三魂的掌雖然厲害,但招招落空,沒有什麼用處,但邪王的拳頭卻是百分百命中,例無虛發,因為黑氣侵入赤三魂的體內,他已經掌握了赤三魂的思考、想法,甚至身體神經的一舉一動,可以提前做出預判和準備。

「可惡」無論怎麼打都打不到的感覺,確實很糟糕,赤三魂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從容,目光也變得陰沉了很多,甚至都快失去冷靜了。

「南星大陸的,我要你知道,不可小看無底之淵王者,不然就要付出代價。」邪王底氣愈來愈大,拳頭開始攻得愈來愈多,逐漸將赤三魂的掌勢給壓了下去,然後崩開了他手臂的防線,拳拳如雨下,轟在了他的身上。

骨骼的斷裂身隱隱傳來,痛楚和傷勢令赤三魂不是滋味,同時也在激發他身體的潛能,他體內的第二個魂魄覺醒了。

一體兩個魂魄,兩種思考模式,雖然黑氣能夠探知,但問題是,邪王一個人的腦子無法瞬間消化這麼多信息。

一手出拳如雷,直線加速出擊,一手劈掌如刀,大開大合,赤三魂一個人幾乎同時使用兩種不同的招式,讓邪王的反應根本就跟不上兩個人的思考,不知道是應對這個,還是應對那個。

一拳又一拳,勁力十足,爆發如洪水,將邪王的手臂打得都快發麻了。掌刀銳猛,多種角度劈斬,防不勝防,邪王根本就擋不住,甚至他有一種錯舉,好像是兩個人在同時進攻自己一個。

這就是南星大陸第三號人物,當他體內有一個靈魂覺醒之後,就能發揮出兩人份的戰力。

邪王對付一個就極難,更別說是對付兩個了,防線在赤三魂的面前形同虛設,他更是以聖階八級的力量掀起滔天氣浪,將邪王整人都卷飛了起來。

「黑氣護體。」打到這種程度,邪王幾乎是盡了全力,無奈實力上相差太大,現在只能做的就是殊死一搏,相用黑氣將傷害排出體外,然後將所有力量集中在拳頭上。

「要拚命了嗎,好我就送給去上路。」赤三魂也將力量集中在雙拳上,他覺醒了兩個靈魂,居然發動了兩股聖階八級的力量,一拳一個,浩大的氣勢,猶如轟雷陣陣,大地都在他腳下顫抖,無盡的威壓令人快窒息了。

「什麼?兩股聖階八級的力量,怎麼會?」安洛和安傑可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一般來說一個人只能使出一股力量,但這個赤三魂卻可以使出兩股,簡直匪夷所思。

看這個形勢,已經不是邪王所能應付的,安傑全身黑氣湧出,抬手間,許多黑洞空間在形成,就像布下一個雷池一般,讓他周圍同時存在好幾股吸力。

安洛也動了起來,雖然他不太喜歡邪王,但現在唇亡齒寒,要暫時合作才能渡過這一關。而本卡丹也意識到敵人的強大,遠非自己所能想象,立刻將陰陽魔法仗合一,召喚出陰陽太極圖守護在身前。

突然原本漆黑的夜空突然開始扭轉,逐漸形成一個漩渦形狀,還在翻滾,就像一頭惡魔要出世一般,然後是一股股黑暗的力量從天上降下來,與一把黑色的劍對接。

同時地面也在裂開,無數縫隙冒出來的氣,正是來自死亡世界,無數死氣冒出,陰森至極,瘋狂涌動。

頭頂黑暗,腳踏死氣,使出刺道最終殺技的只有亞歐了,當初在黑暗峽谷一戰中,殺傷力驚人的一擊,已經蓄勢待發。 赤三魂怎麼也想不到安傑居然還能反擊,甚至打得他眼冒金星,鼻血狂噴了,但畢竟力量上強太多,單臂一揮,將安傑的攻勢統統掃蕩開,然後又是一拳砸在他的肩膀上,打碎骨骼的聲音清晰可聞。

衝擊力太強,安傑給打到了下去,然而黑暗心臟再一次推動他的**,新生一股勁力。單掌一拍地面,人又火速站了起來,連續重拳狂轟濫炸,打得赤三魂一時間無法招架,連連倒退。

「給我滾?」赤三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給逼退,兩股聖階九級的力量再一次爆發,將安傑震飛了出去。

力量上存在巨大的差距,安傑連退數百步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在黑暗心臟的推動下,一股又一股新的勁力注入,腳下一踏,地面頓時崩裂,然後他整個人就像暴風一般又沖了上去。

「可惡,我就不信這個邪。」赤三魂雙手一舉,掀起衝天的氣爆,將安傑都吹了上去,然後再重重往下砸,轟得地面塌陷了一大塊。

不需要喘氣,安傑立刻從大坑中跳了出來,他的眼神冷厲、執著、他全身的骨骼、經脈、五臟六腑都傷的極重,但在黑暗心臟的推動下,他依舊生龍活虎,完全沒有一點要倒下的跡象。

「不可能,不可能,我兩股聖階九級的力量,居然打不到一個聖階五級的。」這一刻赤三魂有點發瘋了,失去了冷靜,甚至開始慌張了起來。突然背後無數凌厲的劍氣在逼近,將他的衣衫都給劈裂了。

「刺道殺技斬滅。」黑夜刺客亞歐也動手了,他施展出了黑夜同體,與黑暗合二為一,然後放心大膽開始廝殺,一劍又一劍劈出黑色的氣刃,鋪天蓋地,帶著無盡的殺意而來。

赤三魂全身一震,將襲來的黑色氣刃都給震潰,然後回過頭來對付亞歐,只是他剛剛轉身,那個刺客已經無影無蹤,又繞道了另一頭。

死之黑劍從另一個刁轉的角度刺出來,並且開始吸納靈魂,令赤三魂感覺如墜冰窖,全身打了一個哆嗦,不過他的拳頭更快,先一步轟在了亞歐的身上。

亞歐挨了重擊,忍住不啃一聲,黑夜同體之後,他可以在黑夜中不死不滅,承受這樣一擊不在話下,拚死也有將死之黑劍刺進赤三魂的身體里。

腐蝕、衰老、疾病、剝奪靈魂、死之黑劍的效力在赤三魂體內開始作用,他看著自己的傷口在潰爛,他感覺自己的生命在流逝,靈魂在脫離自己的身體,臉色變得愈來與難看。

安傑也殺過來了,重拳如雨下,不斷轟擊赤三魂的脊梁骨,在黑暗心臟的推動下,他不但打不到,而且帶有用不完的力量,不斷出拳。

「可惡,天殺的。」赤三魂畢竟擁有兩股聖階九級的力量,挨點打不算什麼,但死之黑劍愛最要命,衡量輕重,還是先把這把劍給拔了出來。然後以自己絕強的力量,將這些異能統統逼出體外。

就在這時,情況又有了變化,赤三魂的力量從聖階九級跌回了聖階八級,原來他的力量可以因為傷痛的刺激提升,但也只能維持短暫一刻,時間一過又被打回原形。

但是即便是兩股聖階八級的力量也不是鬧著玩的,赤三魂大喝一聲,重整旗鼓,雙拳左右開弓,兩個靈魂同時操控,就像兩個人同時向安傑和亞歐發動攻擊,一個拳頭剛猛,後勁無窮,打得安傑人都快要變形了。另一個拳頭快疾,就像雨點般打在亞歐的身上,即便是他身法再好,此刻也被封堵了一切的退路。

「給我倒下。」打到最後,赤三魂用盡的力量,一手一個抓住亞歐和安洛的後頸,然後按著他們,重重往地面上砸,巨大的衝擊力的,直接將地面撞得開裂。

達到這種地步,已經超出了赤三魂的想象,他已經打得手都快軟了,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力量也從聖階八級跌落到聖階七級,心中更是泛起了無力感,只希望這兩個人不會再站起來了。

然而安傑和亞歐同時從地面上彈起,兩個人一起握住死之黑劍,狠狠劈在赤三魂的腰際上,然後切進他的**,想把他攔腰截斷。

千鈞一髮之際,赤三魂一個靈魂控制一手握住了死之黑劍,阻止了自己被一分為二的命運。另一個靈魂控制第二隻手,直接轟出一掌,強勁的風壓,吹得亞歐和安傑臉孔都快扭曲變形了。 看到這幕景象,赤三魂有些心驚,但立刻調整好了心態,左掌刀大開大合,一刀劈過,風雨變色,數十戰魂被劈的魂飛魄散。

赤三魂的右拳,轟出的勁力,將一條線上的戰魂統統打穿,且在空氣中產生強類的震蕩,將膽敢靠近的大部分戰魂都震潰。

「乾的不錯,可惜還差了一些。」戰魂被擊潰,銀殺卻已經殺到,銀色戰戟猶如狂風掃落夜般一掃再掃,勁力也愈來愈重,就像山嶽一般每一擊都給無比沉重的感覺。單憑一己之力將擁有兩股聖階七級的赤三魂打得狼狽後退。

「該死的,少瞧不起人。」赤三魂背負南星大陸第三號人物的頭銜,此戰關乎聲譽,絕不能敗。他雙臂合一,硬抗銀殺的戰戟,然後一拳狠狠將戰戟砸到地上,再腳下一踩,將銀色戰戟給踩住,不然銀殺輕易施展。

然而銀殺雙臂一發力,戰戟一挑,猶如龍騰躍而起,震開了赤三魂的腳。然後手臂一震,將戰戟綳得筆直,刺了出去。


「想殺我,你行嗎?」赤三魂閃電般出掌將刺過來的戰戟給拍落,然後一步步突進,同時繼續拍打戰戟,用勁力在戰戟上產生震蕩,影響銀殺的雙臂。

看著赤三魂一步步攻過來,銀殺好露出了冷厲之色,道:「你以為我的這把戰戟就這麼簡單嗎?」話音未落,原本剛硬的戰戟突然變得柔軟了起來,然後比蛇還靈活,將赤三魂的身體給纏住了。

赤三魂猝不及防,整個人給五花大綁,好不難看,還被銀殺舉到了半空中示威,對他而言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於是就忍不住破口大罵了,我擦擦擦。

「我這把銀色戰戟可剛可柔,滋味如何,你就慢慢感受吧。」銀殺就像摔沙包一般,將赤三魂狠狠砸到地上,然後高高躍起,居高臨下發動攻勢,一腳狠狠踢中被砸的頭昏腦脹的赤三魂身上。

「該死的銀殺。」痛楚引發憤怒,傷勢刺激力量,赤三魂大吼一聲,兩股聖階八級的力量爆發,那驚天動地的威力,那無與倫比的氣勢,硬生生掙脫了銀色戰戟的束縛。

然而赤三魂將力量太過集中,爆發了一次后,蓄勁還有一段時間。銀殺就抓住這個機會殺了過來,無數惡鬼從他身上湧出,看到血肉之軀,就像數百天沒吃東西了一樣,全都瘋狂了,張牙舞爪就撲了上來。

惡鬼一口一口咬在赤三魂的身上,撕扯著他皮肉,令他痛苦不堪,更可怕的是,連力量也在吞噬,這麼多惡鬼的肚量簡直嚇人。

赤三魂苦不堪言,別說皮肉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折磨,連力量也從聖階八級一下跌倒聖階四級,被蜂擁而來的惡鬼七手八腳按倒在地,起都起不來。

「愈掙扎愈痛苦,還是我給你一個痛快的吧。」銀殺漫不經心走了過來,眼神露出著冷芒,準備一槍刺進赤三魂的心窩,然後將他的靈魂吸納。

就在這一刻,破四海殺過來了,以照破天出無數大手印,橫衝直撞瘋狂畢竟銀殺,勢要給赤三魂解圍。

「來送死,我正好送你們一起上路。」銀殺眼神中流露出無盡的殺意,銀色戰戟大規模狂刺,猶如飛雨般密集,將襲來的大手印一個個刺破,然後戰戟直搗黃龍,刺向了破四海的眉心。

突然一股強的驚人的力量正在湧起,赤三魂偉岸的身軀緩緩站了起來,任憑惡鬼的撕咬也不皺一下眉頭,而他的力量還在不斷攀升,居然衝到了聖階九級。

惡鬼雖多但能耐不禁有限,吞噬了太多的力量結果撐爆了,力量又泄了出來,回到了赤三魂的身上,加上傷勢的刺激,再度令他力量提升。

「銀殺,是你的死期到了才是。」赤三魂再一次打出驚人的兩股聖階九級力量,結結實實打在了銀殺的身上,勁力一重又一重震入他的身軀。

銀殺只有聖階七級,根本抵擋不了兩股聖階九級的力量,按照道理必然會被轟的肢體爆裂。然而他修鍊的萬魂殺絕,萬年吸納的孤魂野鬼都來替他擋災,一點點消耗兩股聖階九級的力量。

最後銀殺一根頭髮都沒有傷到,但他萬年的努力,吸納的孤魂野鬼統統在這一戰統統魂飛魄散,再也不可能用了。

。 「血脈第三類潛力,主領域。」安洛也吃了虧,施展這一招,頓時周圍十步範圍,變成了自己無敵的空間。然後八使者就沒有一個再來找麻煩了。

「大家都到我這裡來,我這裡安全。」安洛很想號召同伴過來避難,但他的聲音被這迷霧給屏蔽掉了,任何人都沒有聽見,沒辦法安洛只能去找了。

主領域是安洛無敵的空間,十步範圍內迷霧都被驅散,安洛走到哪裡,迷霧就無一例外被驅散,經過他的四處奔波,找回了安傑、本卡丹、亞歐、邪王甚至連破四海和赤三魂都躲進來了,看大家的樣子,都是一臉狼狽,看來都挨了不少打。

「怎麼辦?安洛,你的主領域能支撐多久。」亞歐有些怕了,他是黑夜中的刺客,一般都是他偷襲別人,沒想到剛剛被連番偷襲,先是被飛魔橫衝直撞的飛行撞得不知道自己是誰,又被黑狼的拳頭打得眼眶都黑了,這一生從未如此狼狽不堪。

「大家不要慌,即便我主領域沒了,只要不分散,還可以對付過去。」語畢,安洛又意味深長看了赤三魂和破四海一眼,然後輕輕咳嗽了幾聲。

似乎知道安洛的意思,又看到本卡丹等人投來的意味深長的目光,赤三魂尷尬笑了笑,說道:「我知道我們是敵人,你沒理由給我們提供庇護,但現在情況特殊,我覺得我們有必要暫時放下前嫌,一同面對這個難關。」


「看到,我們要出去之後在算賬了?」現在的情況,真的不好再廝殺了,不得已安洛、安傑也就接納了赤三魂和破四海,但問題是如果不想辦法突破這迷霧的封鎖,只怕大家的下場又會很慘了。

「我需要更多的力量,來擴大主領域,大家幫我。」安洛身軀一震,然後昂首立在所有人的面前,目光異常凜然和堅定。

「好,安洛就看你的了。」亞歐、本卡丹、邪王、安傑以此將自己的力量注入安洛的體內,讓赤三魂和破四海猶豫了片刻,也貢獻出了自己的力量。

一算將六股力量進入自己的身體,安洛只感覺自己快承受不住了,要爆炸了,立刻大吼一聲,將體內膨脹的力量都宣洩出來,主領域不斷擴張,範圍從十步變成二十步,然後是三十步,逐步逐步擴大到了一百步。

頓時周圍一片清明,百步範圍內,都看得清清楚楚,銀殺還有飛魔。煙鬼等八使者都集中在這裡,就連黑狼也來了,不過少了艾文,他似乎去做了其他事情。

「這就是所謂血脈的潛力嗎?也不過如此。」銀殺露出了冷冷的殺意,一字一頓道:「雖然淵主說,只要收拾南星大陸的,不過刀劍無眼,大戰的時候混亂,殺幾個無辜的也不能怪我。」

「我呸!要殺就殺,少唧唧歪歪了!」安洛直接破口大罵,第一個做好的戰鬥準備,其他人雖然又傷又累,但知道戰況的惡劣,都鼓起了余勁在支撐。

現在的情形,安洛一方,以赤三魂的聖階八級實力最強,然後是破四海和邪王的聖階七級,接著是安傑、本卡丹、亞歐的聖階五級。整體水準很高,但傷勢和疲憊令他們戰鬥力大打折扣。


無底之淵一方,銀殺聖階七級實力最強,八使者來了煙鬼、飛魔、海虎、鐵獅、黑狼都有聖階六級的力量,且個個都有非常手段,還在最佳狀態。與安洛一方的傷兵不在一個檔次。

「殺」銀殺一聲令下,無底之淵的人統統殺了上去,力量全面爆發,猶如山呼海嘯,衝進安洛等人擺好的陣勢中,發動一波猛攻,瞬間就將這些人統統衝散。

新一輪戰況又開始了,無底之淵激戰西南兩大陸的聯合戰線,雙方都豁盡了一切在拼,各自的絕技相互碰撞,每一擊都有造成驚人的破壞。天上,地下,眾人各遇對手,且戰且走,戰鬥無處不在。

就在所有人愈戰愈激烈,打得天翻地覆的時候,突然戰場強光出現,刺眼至極,然後是一股浩然無垠,玄奧莫測的氣息。

等待強光消失,戰場上居然多出了十個人,有強者的氣勢,也有王者的威嚴,正是被諸世書轉移來的金大、白王等人。

。 「破四海你算老幾,就憑你也想分一杯羹?」銀殺戰戟一掃,鋒利無邊,將破四海腳下的風劈個潰散,然後戰戟連刺,又快又密在破四海的身上留下好幾條傷痕。

「破四海沒有資格,那我總行了吧。」赤三魂轟出兩股聖階八級的力量,雙拳左右開弓,將圍攻他的煙鬼、飛魔、還有黑狼一同轟飛,使得他們的陣線出現了缺口,於是就從這個缺口沖了過來。

「可惡?」銀殺不敢正面硬接赤三魂的拳頭,只能避其鋒芒,將靈月讓了出來,似乎是處於無奈,但他嘴角卻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意。

「那諸世書是我的了!」雖然覺得銀殺這麼容易放棄,有些奇怪,但諸世書就在眼前,由不得赤三魂不心動,已經步步逼近了。

「想搶諸世書,問過我們沒有?」第一時間,安傑、安洛、金比利、銀狐、本卡丹、亞歐、邪王、甚至星舞和烈日都殺了過來,將赤三魂圍在中間,每一個人都將力量最大限度施展,集合九個人的力量轟在了赤三魂的身上。

同時承受九股力量,其中不凡破壞力驚人的,赤三魂再強也有極限,目眥欲裂、痛苦不堪,鮮血從他的嘴角溢了出來。

受到傷勢的刺激,赤三魂兩股聖階八級的力量何在一起爆發,威力摧枯拉朽,勁風狂吹將圍攻他的九個人統統震飛。

星舞和烈日的修為最弱,如果不是大部分衝擊都被其他人給擋掉了,他們基本要被震得屍骨無存,現在只是被震成內傷昏迷了過去,已經不幸中萬幸了。

「赤三魂,你休想得逞。」眾人在被震退之後,火速集結了起來,一字排開擋在了靈月的面前,阻止赤三魂進一步發難。

同時金大和念王也趕了過來,加入了進來,使得防線更加堅固,然而他們面對的敵人也在聚攏。

赤三魂,破四海代表南星大陸,肩並肩而立,虎視眈眈,在場所有人以赤三魂的實力最強勁,可惜只有兩人,作為不大。

白王、紫王、紅王組成無底之淵王者的陣容,一個聖階八級外加兩個聖階七級,是一個可怕的組合。

以銀殺為首的兵部,人數最多,五個使者沒有一個庸手,都在摩拳擦掌準備進攻,沒辦法諸世書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現在以保護諸世書的陣營,金大和銀狐代表的武院,與安洛等人代表的西雲大陸原本是敵對關係,現在居然破天荒聯手在一起。不過看看形勢,確實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你是金大吧,來自無底之淵,我問你,我妹妹安雅現在如何。」安傑一面提放著敵人的一舉一動,一面不忘問自己最關心的事情。

「你妹妹很好,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等著你們去救呢?」金大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意,又說道:「不過,我們都挺過這一關再說吧。」

聞言,安傑和安洛心中一凜,看著銀殺的兵部、南星大陸的兩人、三位無底之淵的王者,怎麼也想不到,這一戰居然會演變到這種地步,要他們同時面對三路敵人的來襲。

「怎麼樣,有興趣聯手嗎?」白王嫣然一笑,提出了一個很有用的意見,但遭到了另外兩股人馬的不屑眼神。

赤三魂用一種很強硬的語氣道:「聯手?別開玩笑了,諸世書只能歸我們南星大陸,你們誰也別想染指。」

「那既然如此,大家就各憑本事搶吧。」銀殺冷冷說道:「不過有一點,大家要一同殺進去,之後遇到什麼對手,都看自己的運氣了。」

「好啊,一同殺過去。」赤三魂和白王很快就接受了這個提議,因為他們都怕有人坐山觀虎鬥,然後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如果一起動手,這個情況就不存在了。

「那麼還等什麼?殺吧。」諸世書的誘惑太大,在赤三魂的怒吼中,三路人馬同時向著金比利和安洛等人的聯合防線衝去。

針對守護諸世書的戰線,也為了避免在短時間內遭遇上,三路人馬很有默契,選擇三個不動的方向進攻。

銀殺的兵部針對中路,赤三魂和破四海的南星大陸強者選擇右路,白王三人的無底之淵王者組合進攻左路。三路人馬,每一股都有滔天的氣勢,猛衝而至,一場大混戰即將爆發。 銀狐臉色微微一邊,然後快速傷到了另一邊,避開了鋒芒,如果被自己的招式打中,那會很丟臉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