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全都老實點!」

2021 年 1 月 9 日

看了眼兩人的情況,藍婉卿也沒有辦法,但是現在也顧不上那麼許多,只好尷尬地將秦烈背起,秦烈又將石俊背在自己身上,三人就以這樣怪異的方式離開了這裡。

剛剛的群戰很為火爆,也引起了附近巡邏隊的注意,藍婉卿三人沒走出多遠就遇到了他們。巡邏隊一看是秦家人,又受傷得如此之重,也知道事關重大,一部分親自將他們送回秦府,一部分就回到事發現場進行封鎖。

「!是誰!竟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傷我兒子!給我搜,全城封鎖,掘地三尺也要搜出來!」

秦府廂房裡,秦凌雲怒吼道,一聲令下,所有護衛全都震得乾乾淨淨。

「難道是安陸風做的?」

秦凌海皺眉沉思,心裡還想著今天中午發生的事情,現在早已成為了全城關注的焦點,這些事他們做長輩的自然也清楚。心裡正在為秦烈的變化與成長感到興奮的時候,沒想到一轉眼,竟然出了這樣的事情。

時間抓得如此之妙,也不怪他們會懷疑到安陸風的頭上。

秦坤一點頭說道,「這個可能也很大,這次二弟要的賭注確實有些大,安陸風根本就不可能會交出來,回去后自然沒辦法向安院長交代,這樣一來,他懷恨在心,做出失控的舉動也是正常的。」

奉命留在這裡的秦軍說道,「照你們所說,對方應該是一群雇傭兵,只要把他們查出來,事情自然能水落石出。」

秦坤卻看向秦烈,眼神有些奇怪,「會不會是柳如嫣?你今天所施展的武技,應該是柳家的『迷影幻蹤』吧?這中間有什麼由頭不成?」 「迷影?你這渾小子,好好給我解釋一下!這迷影究竟是怎麼回事?不準再給我打哈啦,亂說一通!」秦凌雲盯著秦烈問道。

秦凌海神色有些複雜,「你這小子,一回來就沒有半天的安生日子,把安家得罪了不說,現在又引起了柳家的敵意,我聽說柳如嫣一回來就被抓起來嚴審一番,指不定哪時候柳家就登門問罪了。」

秦烈正躺在床上出神,一時間沒有聽到諸位大佬的質問,直到秦凌雲一巴掌打在他後腦上說道,「別裝愣,趕緊說!」

秦烈苦笑著一揉腦袋說道,「老爹啊,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幹嘛對我這麼暴力?」

「別給甩嘴皮子,你要是不給我說清楚,一會我就該是受害者了!」

「是之前在幽幻地界……」秦烈簡單把當時的事情陳述了一番。

「你說什麼?你……你……你把柳如嫣她給……上了?」

一時間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古怪起來,就連秦軍也有些發愣,這小傢伙現在這色心還真是越長越大了。

「那什麼?上到了嗎?」

秦凌海一探頭,壓低嗓音問道,他這一問,倒是問出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聲。秦凌雲甚至已經在想自己要準備多少聘禮去提親了,要是把柳如嫣給辦了那就好辦了,秦家直接去提親,兩家變成親家,事情就好處理多了。

「嗯哼!」藍婉卿弄了出點動靜,以示在場的諸位,這裡還有一位女性存在!

「啊……哈哈……」秦凌海有些尷尬地一笑,接著板著雎斥道,「丑小子,誰讓你這樣胡作非為的?給我繼續說清楚點!」

「本來是能成功的。」秦烈有些遺憾地說道,「但是後來被白衣人給打斷了,之後就打了起來,當時情況亂得很,我順手就把她包袱給帶走了,誰知道里在竟然有本柳家的『迷影幻蹤』,我就只好先收起來。」

「迷影幻蹤?真的?是全本嗎?在哪裡?」

這下秦家人想裝鎮定也裝不了了,秦凌雲和秦凌海更是目光灼灼地盯著秦烈,這可是大寶貝啊,放眼玄天城,也不知道有多少眼紅這套功法。

「只有前半部分。」秦烈一撇嘴說道,他倒是想要全冊呢,但是沒有那命,說著他就將那功法取出來問道,「這就是,你們要?」

秦凌海伸手就想拿,但是一想到自己身旁還豎著個玄天學院導師,硬是沒好意思伸手要。

「迷影幻蹤」是柳家至寶,更是本頂尖的靈階武技,就算只有前半冊,那威力也足以讓人震驚,這樣的寶貝他們當然想要私吞,不過這事如果傳出去了,那柳家只怕不會善了……

藍婉卿也不是傻子,自然感覺得到房裡那詭異的氣氛,心裡一嘆,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果然子隨父樣,個頂個的無恥,剛剛還一副怒氣沖衝要大幹一場的模樣,一提到功法就變成這樣了。

「呵呵……這次還真得感謝藍導師救了小兒,這份恩情我秦家是記下了,要是藍導師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秦凌雲一邊笑著向藍婉卿表示謝,一邊默默地向著秦烈伸了伸手。

「虛偽!」秦烈在心裡猛翻白眼,還是把迷影幻蹤的功法交了出去。

秦軍略一沉思說道,「這東西放在手裡也是麻煩,你是沒有展現過迷影,倒還說得過去,但是現在……已經鬧得滿城皆知,看來必須得找個正當的理由矇混過去才行。」

「簡單啊,就是不認賬。」秦烈無所謂地說道,「要是柳家真的敢發難,那就把柳如嫣聯手趙成墨想殺害我的事情給抖出來,而且直接對外宣稱,我與柳家小姐一時擦槍走火,生米煮成熟飯了!這功法也是她主動給我看的,看完后她直接拿走了,不關我的事!」

「這樣……成嗎?」秦凌海與秦凌雲互視一眼問道。

「要是他們還敢再鬧,就讓他們回去好好查查,柳如嫣是不是懷了我的孩子!」

「額……實在是……無恥至極!」

秦家人都聽不下去了,全都撫額感嘆,秦家怎麼會出了這麼無恥之徒,藍婉卿更是死死皺著眉,不滿的看著秦烈。

對於眾人那明顯不屑的目光,秦烈倒是全然不在意,一聳肩說道,「難道你們想把『迷影』交出去?那也可以,我都無所謂。只是我得提醒你們一下,迷影幻蹤實在是極為精妙,對赤烈焰也有所幫助。」

「真的?」秦家人眼前一亮,全都驚喜地問道。

「你們大可一試,反正我覺得是這樣的。」

「行,這件事我會處理。」秦凌雲心安理得的將功法塞入懷裡,心裡已經做了決定,這些秦家說什麼也要厚上臉皮一回。

「另外,這次的偷襲,我覺得有四個人最有可疑,安陸風、柳如嫣、趙成墨……還有……」說到這裡秦烈聲音一停,目光有意無意的掃過秦坤身上。

秦凌雲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說道,「坤兒,你先去事發現場看看,看能不能找出些什麼線索。」

秦坤知道這是有意要支開自己,但是他也沒有什麼表示,只是帶著人離開了,藍婉卿知道此事與己無關,也識相的退了出去。

很快房間里就只留下了秦凌雲、秦凌海還有秦軍。

「還有就是楚言王……他們四人都有嫌疑,但是也不敢在玄天城直接動手,所以只能雇傭兵,只不過有一點我沒有想明白,既然對方想殺我,為什麼不雇傭厲害一點的傭兵?」

秦凌雲接道,「不是他們不想,是沒有!玄天城緊鄰幽幻地界,時常會有傭兵出現,一旦有傭兵隊伍出現,就會受到玄天城巡邏隊的監視,如果只是普通隊伍,又沒有過分的舉動,巡邏隊倒不會特意關注,但是如果超過了三個武王,又或者是臭名遠揚的傭兵,監視就會持續到他們離開為止。

襲擊你的這隻傭兵里有兩個武王,五個武靈,應該是不受監視的傭兵里,相對而言,較為強悍的一隻了。」

秦凌海眼神古怪地看了秦烈一眼說道,「依照你們的實力,這隻傭兵隊伍想要滅掉你們並不難,我倒想知道,你們是怎麼逃出來的?」

秦烈也沒有回答,而是打著哈哈說道,「我覺得楚言王下手的可能不大,如果是他出手,不可能是這麼小兒科才是。這樣一來,只剩下其他三人有可疑了,不過我覺得這三人倒不用太擔心,都是些小打小鬧,也成不了氣候。我倒是有個建議,就拿這件事情來說,認定是安陸風做!」

「為什麼?」

「我之前還一直在想,要用什麼方法才能讓安陸風老老實實的把金鳳訣給我,這樣一來剛好,我就有了足夠的理由!到時候就對外宣稱,說是安陸風暗地裡指使傭兵來陷害我,就是想賴賬!之後你們再出面跟安院長交涉,口氣一定要強硬,這樣一來,對方騎虎難下,這功法他是輸定了!」

聽了他所說的方法,秦軍也不由得感嘆道,「你這小子,玩起陰謀來,當真是一套跟著一套。」

「這叫智慧!」

秦凌海的臉色倒是有些難看,「你一定要得到金鳳訣?武技練得太雜,對你的成長而言並不是好事,精於修一樣才能走到巔峰。你現在有的功法已經夠多了,又何必貪他金鳳訣那一樣呢?玄天學院把金鳳訣看得極重,這事真鬧大了,搞不好玄天學院能直接和秦家翻臉。

你惹了趙家,柳家,現在又想在玄天學院頭上鬧一回,你真想把秦家變成玄天城的頭號公敵嗎?「

秦凌雲大約知道秦烈為什麼想要金鳳訣,微微一猶豫說道,「這法子我覺得可行,大不了最後就讓老爺子出面去跟玄天學院交涉。」

「這事可不是小事啊!」秦凌海也急了,「雖然我們秦家也不怕他們這些人,但是真要是把事情鬧大了,那最後也不好收拾,我覺得不如把這事推到趙家頭上,犯不著跟玄天學院直接起正面衝突。」

秦凌雲一抬手說道,「行了,這事我心裡有分寸。烈兒,這段時間你給我好好在家裡待著,哪裡也不準去,要是再惹出禍事來,我當真關你禁閉了!這回是真的!」

後院廂房之中,秦坤一掌將官家阿發扇在地上,臉色陰冷地說道,「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留你何用?」

阿發嘴角滴著血,趕緊從地上爬起來,顫抖著說道,「少爺饒命啊!這事本來不會有意外的,但是我實在沒有想到……那藍婉卿竟然突破成了二星武王,二星武王跟一星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傭兵團的主要攻擊力都落在了她一人身上,而且那秦烈身上似乎有什麼厲害的武器,那傭兵團頭頭也說,自己一瞬間就被那東西給擊穿了身體,受驚之後,就急急撤離了。」

秦坤冷冷地看著阿發,眼底閃爍著駭人的冰冷,「別跟我提借口,這件事你辦砸了,就得處理乾淨!絕對不能被別人知道,要是這件事你還做不好,你這條命,也就別要了!」

「少爺您儘管放心!我已經將那傭兵團安排好了,就在秦家一個別院里,那裡有我們的人看著,不會走漏風聲的!」

「你難道不知道只有死人才會永遠都不走漏風聲?」秦坤聲音一變,陰冷地看著管家說道。

阿發急急地點頭說道,「小的明白,這事小的一定會處理好的!少爺,這次事情失敗了,那咱們是不是還得想辦法?秦烈這次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實力還如此詭異,看來我們得採用更極端的辦法了。」


「這事先不急,如今已經打草驚蛇,還是等等再看吧。」

「額……是的,少爺!」

秦坤臉神陰冷的坐在木椅上,臉色變幻莫測,過了許久之後,他才重重一拍桌子說道,「你要是繼續當你的花花少爺,我們還能繼續當一輩子的好兄弟,但是如今你要跟我爭這家主之位,那你就別想好好活下去了!」 昨晚刺殺一事很快就在玄天城傳了開來,整件事更在秦家的刻意引導之下,矛頭直指向玄天學院。為了表示心底的憤怒,秦家開始頻繁活動,所有在外飼養的赤焰虎全都被召回秦府,秦軍、秦八、秦唐、秦虹四大屠夫齊齊現身,更有大量護衛蠢蠢欲動,完全擺出一副要找玄天學院討要說法的態度。

秦烈如今的實力所有人都有目共睹,更無人敢輕視於他,象徵秦家家主的「裂焰訣」出現在他身上,暗地裡有不少人都在議論紛紛,只怕他未來將會坐上秦家家主的位置。

地位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看這樣子,只怕秦家真的會為了秦烈討個說法回來。

感受到秦家所流露出來的明顯殺意,一早準備好前來討要說法的柳家也明智的採取了觀望的態度。


到了這個地步,安陸風只好出面強調自己不可能做出這樣卑鄙的事情,但是秦家氣勢洶洶,任他說什麼也是於事無補。

在秦烈的威逼之下,龐志和堯梅仁開始在外大肆宣傳,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在安陸風願賭服輸,交出金鳳訣,要是他始終不肯,就證明了這次的暗殺,正是他所主使!

三日之後,玄天學院完全被推到了輿論高點,所有言論全都不利於安陸風。無奈之下,玄天學院副院長親自前去拜訪秦家,一開始提出用其他武技或者藥材來代替,甚至允許秦烈前去學院寶閣自行挑選物品,但是都受到了拒絕。

經過連續幾次的交涉之後,副院長也同意了交出金鳳訣,但不交出全部。而且對方的態度很堅決,金鳳訣本就是玄天學院的關鍵所在,不可能全部都拿出來,如果秦家再僵持不下,那對方寧願直接跟秦家撕破臉,也不可能再讓步。

話到說到了這份上,秦家也不能再強行逼迫,雙方最後達成協議,由玄天學院交給秦烈簡化版的金鳳訣,也只鳳靈護體這一部分。

經過秦戰天親自驗證過沒有問題之後,秦烈終於得到了渴望已久的護體類武技。

秦家室內練武場。

秦烈再次閉關修鍊,他一開始並沒急著將金鳳訣進行修鍊,而是熟悉著古戰刀,一次次的揮舞,一次次的嘗試,希望可以儘快適應,用這把沉重無比的古戰刀揮出雙重擊!

它的力量已經足夠恐怖,再配合上赤焰雙重擊,秦烈自信這效果足以讓他震驚!

小黑犬昏睡兩天之後醒了過來,大眼珠轉得骨碌碌的,也不再一副驚懼的不已,經常就這樣傻傻地趴在練武場角落,呆愣地看著秦烈練功。

秦烈有時候拿東西喂它,它也不抵抗,欣然接受。

嗡!

靈力涌動之下,紫火瞬間充斥戰刀,一道低沉的吟聲在練武場里遠遠回蕩著。

這一點也是最近秦烈意外發現的,平常的時候,這戰刀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無非也就是沉了些,但是一旦覆蓋上紫火,它似乎會產生某種共鳴,而且隨著紫火覆蓋的次數越來越多,這樣的「共鳴」也就越來越明顯。

比如現在,一種滄桑的氣息正順著他的手腕往上漫延,在他的心裡更是升出一股無可匹敵的強戰之意!

秦烈屏息以待,細心的感受著一切。

這樣的感覺實在是太過奇妙了,就像是這把戰刀有自主生命一般!

秦烈催動著靈力,將九幽紫焰火催動得更為濃烈,那嗡嗡之聲也漸濃,久久回蕩不息,戰刀更是爆發出猛烈的戰意,冥冥之中似乎有個聲音在召喚他一般。

咚咚!

隨著敲門聲響起,很快石俊就走了進來,依然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兩個消息,一個好,一個有趣。聽哪個?」

「好消息。」秦烈想也不想的說道,同時將紫火一退,認真打量著戰刀上的神秘紋路。

「好消息就是我把你給我的靈源液全部煉化了,現在是實力提升到了……二星武靈!」

秦烈微微一笑,「不錯啊小子!看來我也得加把勁了!」

「我覺得你好像並不急著提升實力?」石俊奇怪的看了秦烈一眼,如果換作是他,只怕早就拼盡一切,製造殺戮,煉化靈源液,讓自己在最快的時間成長起來!

「等級並不代表一切,只有實力才是最重要的。要往上一步,得把現在的這一步鞏固好。」說完秦烈從懷裡隨手扔出一個瓷瓶給石俊,「這是最後一個了,應該能幫你鞏固實力。」

這滴靈源液甚至等同於一個二星武靈,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作用,但是倒可以幫助石俊鞏固新修為。

石俊也不客氣,一把將靈源液抓住說道,「謝啦!」

「不需要客氣,但是我得提醒你,這些靈源液里含有一些怨毒之氣,不建議你用得太多,因為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對你未來的成長產生負面影響。」

「以後的事情以後說。」石俊根本就不以為意,他一點也不想讓自己在不停的掙扎之中緩慢成長,再說未來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有趣消息是什麼?」

石俊將瓷瓶一收,這才慢慢說道,「還記得赤神嗎?有消息了!他們一路穿過幽幻地界,本想進行西部邊線,沒想到在那裡受到了數十個傭兵隊伍的堵截,現在只好無奈進入了北冥墓城!」

「北冥墓城?」秦烈一臉疑惑地問道。

「你不知道?我天!你真的是大楚人嗎?」石俊撫額無奈地解釋道,「那裡處於大楚國本西北部臨界點,與周邊的齊霄國相臨,那裡有片雜亂的城鎮區,面積之大,幾乎佔據大半個西北邊境,又與幽幻地界相臨,一度曾是傭兵之國!之後被大楚帝國佔去,之後又被齊霄國奪去,一來二回,那裡成為了荒蕪區,不屬於任何一國,但是每次都會成為兩大帝國的主戰場。」

秦烈再次對秦二公子的記憶佩服得五體投地,他的腦海里真的就只有女人一樣東西值得研究嗎?這麼重要的信息,竟然半分了解都沒有!

石俊繼續說道,「那裡現在被稱北冥墓城,也是古城區,有二十餘座大小不一的廢棄城鎮,由於常年戰事,也已經變成了廢城。因為與幽幻地界相接,經常會有玄獸出沒於其中。那裡地勢極為複雜,適合躲藏,所以常年會有兩國的通緝要犯躲入那裡,之後逃入幽幻地界,消失無蹤。」

「你的指……赤神還在流竄,沒有被人抓住?」

「這正是我要跟你說的事情,這件事情已經引起了兩國的注意,之前還擔心在帝國出手會被攔截的傭兵們也全都放心了,在那裡搶東西,根本不會有人管,而且還能避免外人的窺視!

最重要的是,赤神所搶的東西已經得到了,確實是一種來自遠古時期的殺器,曾經斬殺無數武宗、武尊於劍下,稱之為絕世殺器也不為過!」

「竟然如此霸道?」秦烈也是一驚。

石俊不再像之前那般懶散,眼裡放著精光說道,「消息傳出來之後,不止是兩大帝國無法平靜,就連隔域的其他帝國也起了心思,中原諸多聖地和超級大國都派出了至尊強者。地煌拍賣會也一樣派出了大量強者前往,三皇子昨晚就起身前去了,帶著所有護衛一同離開的。」

秦烈一開始也很激動,但是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他們去他們的,我們又能去做什麼?去跟赤神搶東西?別開玩笑了,那裡混戰一啟,我們只怕小命都難保!」

「我已經打聽過了,北冥墓城將會聚集上千隻傭兵隊伍,更有大量世家強者,那裡完全就是個失落國度,根本無人管轄。你想一想,各方勢力齊聚一起,難道會平和的各做各的事?當然不可能!那裡將會變得很亂,完全超出你我的想像!」

「你瘋了!」

秦烈一抬頭,看著石俊,只見他眼裡閃爍著瘋狂繼續說道。

「我們實力很是弱,但是我們有我們的優勢,只要避開他們,根本不會有人在意我們兩個小雜魚,所以……」


石俊沒有說完,但是秦烈已經完全明白了。沉默許久之後,他才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