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先生這邊看。」女子帶著銘起來到一副套裝前,道「先生,這是一套能皇極品套裝,這盔甲是用『黑洛石』打造,由我宗內大師見一片片打磨好的黑洛石用「古蛛絲」連成,絲毫不會影響您的行動能力,身體靈活性,在能聖以下的修能者幾乎無法破開它,還有就是他配套的甲褲,雖然同時用黑洛石鑄成,但考慮到美觀性,大師特意調整了每片黑洛石片的大小,因此看上去就和普通褲子沒什麼區別。

2021 年 1 月 5 日

還有就是這雙『鎖靴』,同樣是能皇極品,用『銀靈』石所駐,同樣也是由一片片銀靈石組成。根本不會影響您的身體靈敏性。頭盔是用一整塊黑洛石直接掏空而成,其防禦自然不言而喻。」女子一口氣介紹了乾淨。

「這玩意兒,重了些。」銘起開口道。

銘起一語直破其陋,這麼一件套裝,全是晶石打造,怎麼也得有個萬斤吧(三十倍重力情況下。)這麼笨重,穿在身上,能王的速度直線下降,能王一段初期,能不能動都還得打個問好。即使能動,也就是和笨重的坦克,等著別人來轟。

「先生如果要輕裝的話跟我來。」女子道。

旋即,帶著銘起走到另一半的店鋪,女子指著牆上的一件紅色套裝道「先生,這是能皇極品的焰紅套裝,相對剛才黑洛套裝就彌補了重量的缺陷,但是它的缺點就是沒有類似頭顱的頭套,還有就是這東西雖然能夠防禦控能技,能器,但是由於需要靈活性,對物理撞擊,比如說掌擊,拳擊,腳踢,甚至能器衝撞的話只能達到削弱效果,大概能夠削弱五成的衝擊力,當然這些攻擊得是在它的承受範圍內。」銘起看著這套紅色的套裝,隱隱心動。

「還有更好的嗎?」銘起惑問道。

「先生,能皇極品已經是我們連山域城流動最強得能器了,要想要更強的能器就得去修能者公會的能器鋪,或者艾索拍賣會上才能得到了。」女子道。

「是這樣。」銘起點點頭。「那就這一套吧。」銘起道。

「好的。」女子用一根長桿將這焰火套裝取下,本來還以為對方會要低一些的防禦套裝,誰知道自己將店裡最好的能器也是最貴的能器介紹給他,他還真買了。

「多少能晶。」 紫星大帝 銘起問道。

「先生,總共一千五百上品能晶。」女子微笑著對銘起鞠了鞠躬。

「還真貴啊。」銘起撓撓頭,將紅色套裝收入能戒,深吸口氣,能戒中一道紅影射到銘起手中,旋即,紅影掠過,女子的身體,緩緩化為兩半,內臟散落一地,頓時嚇壞了所有的服務小姐,一名剛打算購買能器的能魂級直接嚇得逃跑了。

尖叫聲立刻將門后后廳的能王級叫了出來,見銘起手提能器,男子立刻取出能器,飛上前,欲至銘起於死地。

飛到一半,銘起的身影不見,旋即背後一股磅礴的能湧入男子體內,當場,男子爆炸化作血霧。

幾名木靈宗的女子驚恐尖叫,店主剛從門後走出,直接被嚇昏了過去。

銘起手微微抬起,房內吹起颶風,將所有掛著的能器吹起,卷到明日身前,銘起心意一動,將這一大筆財富收入能戒之中,你搶我宗火晶,我滅所有宗鋪,你一拳,我就一刀,狠,誰不會。。。。。。。。。。。。。。。。 ?———-

銘起將這一大筆財富收入能戒后,嘴角泛起邪異的笑意,手中突兀出現火晶,魂力和能滲入其中,牽動火晶。

銘起緩緩走出能器鋪,隨手將這顆火晶拋向後面,頓時,紅晶暴開,形成火焰,將整個房頂掀飛,又一座廢墟形成。

「下一家。」銘起淡淡。

男子立馬跟上銘起,轉過幾次街角,銘起掀起眼皮,又是木靈宗的一處宗鋪,房頂前刻著的綠葉,沒有變,木靈宗沒有變,唯一改變的就是那一個巨大的紅唇出現在綠葉下。

「這又是做什麼的?」銘起問道。

「這裡…這裡…」男子結結巴巴,臉色變得微紅。

「這裡叫合歡雙修地,木靈宗女弟子修鍊的一種特殊控能技能夠讓她們體內產生一股靈氣,這股靈氣,可以在男女干那事兒的時候傳給男性,可以助長修為,而且女方怎能受到這股靈氣的滋養,不過,這裡的女人都是木靈宗里三代弟子中天賦極差的人,那些天賦高一點的,把這種雙修的方式留給了她們未來的丈夫。」說著男子頭不由低了低下來。

「那就是妓院嘛。」銘起道。

「嗯。」男子點點頭。

「我們火晶宗有這種地方嗎?」銘起出於好奇問道。

「師叔,你該不會是想要…我們火晶宗雖然沒有這種地方,但是師叔想要的話,我想很多鋪里的服務小姐會很願意的。」男子詫異的看著銘起,隨後道。

「沒有,我只是問問。」銘起現在真的是百口莫辨。

「等著。」 撒旦哥哥放開我 銘起冷聲,身影飛到合歡雙修地,手中出現妖血,紅芒閃動,一道紅色光柱射入其中,旋即,紅球形成,爆炸將這裡摧毀成廢墟。

「還不走。」銘起低喝道,男子回過神,急忙上前,有這麼痕的么,至少他沒見過。



夜幕降臨,銘起與火晶店主回到火晶店中,銘起住在男子安排的單獨房間內。

從能戒中取出那套焰火套裝,銘起脫下外套,將焰火套裝穿在身上,動了動手臂,沒有絲毫約束感,就如同普通衣物一樣。

「還是別太顯眼得好。」銘起喃喃道。

銘起將黑袍穿在焰火外,因為焰火套裝十分薄,看上去沒什麼特意的。

銘起看了看腳上,焰火靴的血紅色和黑袍十分不和諧,銘起撇了撇嘴。

呼道「洛哈,給我弄點墨水來。」

火晶店主就是洛哈,洛哈聽聞,立刻去取來墨水,送到銘起的房間,銘起接過墨水,示意他離開。

銘起運起能,將墨水包裹,浮在空中,銘起的手微顫,整個墨水球化作墨水霧氣,浮在銘起手上。

旋即,霧氣漸漸飄向焰火靴,如果是正常的穿行,焰火靴很難弄髒,可是在銘起刻意下就變得很容易了,墨水霧氣攜帶著能滲到焰火靴的表面。

頓時,原本血紅色的焰火靴化作黑色,和銘起過去的黑靴不一二般。

銘起滿意的看了看自己的傑作,手一抖,能運起,黑色的墨水霧氣又被震出,焰火靴變回血紅色。

「可以了。」銘起點點頭,墨水霧氣有侵回焰火靴表面。

旋即,銘起將焰火靴放下,盤膝坐在床上,修鍊為根本。

「可惡,師兄,這混蛋怎麼就不出來了?」躲在暗中的雨露問道。

「哎,我看他不會出來了,我們明日再來吧。」落逆一臉色相的看著雨露道。

雨露自然知道落逆的意思

「好吧。」雨露點點頭。



翌日,銘起從修鍊中醒來,又是一夜未眠的修鍊。

突然能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洛哈呼道「師叔不好了,木靈宗的二代弟子來了。」

「哼。」銘起冷哼了聲,打開房門,走出后廳,來到前廳鋪中。

此刻,鋪里的所有櫃檯都被打碎,所有火晶,包括火晶靈液也被拿走。

四名服務小姐被擒住,兩個大漢的屍體躺在地上,染紅地面。

四名服務小姐臉上出現淤青,嘴角還掛著血跡,看樣子是受到了毒打。

「我們出去打。」銘起淡淡道。

「出去打?哈哈,你還沒弄清楚情況吧。」男子冷笑道。

旋即,一掌拍在跪在地上的服務小姐的頭上,頓時一顆頭顱暴射開,鮮血混著一點腦漿,濺在銘起臉龐。

「哈哈哈。」為首男子背後的五人紛紛大笑,一掌掌,將另外三名驚恐的服務小姐的腦袋拍碎,頓時店鋪內瀰漫血霧,濃重的血腥氣味讓銘起心底興起波瀾,想要大殺一場。

為首的男子對著天花板拍去一掌,白光閃動的手掌射出一道磅礴的能,將房頂掀起。

隨後,另外五人,對著四周的牆壁一掌一拳回去,頓時,爆炸想起,火晶店鋪化作廢墟。

躲在銘起身後的洛哈雙拳緊拽,這數年相處,這四個女娃娃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今日卻…只恨實力不夠,才會有仇難報。

「你躲開些。」銘起冷聲道。

男子嘆息一聲,躲到一旁。

六名木靈宗二代弟子,手中出現能器,銘起的衣袖中,突兀的出現一道紅影,昨夜修鍊月貫,所以沒將妖血收回能戒。

「上。」為首的男子呼喝道。六名能王同時向銘起射去,將銘起圍在中間,泛起白光的能器施展控能技劈向銘起。

銘起嘴角詭異的泛起一個笑容,剛才他們的所作所為,已經讓銘起心底有了殺他們的衝動,此刻圍上來,正合銘起的心意。

蓬勃的能射入妖血之中,紅芒圍繞,漸漸變成黑色,就在那就把能器就要擊中銘起之時,從妖血之中射出無數黑圓,將幾人推開。

「月噬—化!」

銘起喝道,黑圓突兀停下,不少黑圓停在幾人的身上,頓時,強大的吸力傳出,為首男子驚恐的看著自己的左臉頰上的那個黑圓,將自己的皮肉漸漸吸走,然後是骨骼,最後男子整個頭部被吸走,身體也被吸入黑圓之中。

其他五人連同這廢墟一同被黑圓吞噬,煙塵也不見了蹤影,原本的火晶店鋪,變成平地一塊。

銘起胸口劇烈起伏,月噬—化可是堪比地級中階控能技,以銘起能王的狀態下,使用一次,就會被抽掉近一半的能。

「好詭異的攻擊,不過發出這種攻擊,他一定很虛弱。要收拾他就是現在了。」躲在暗處的雨露道。

「嗯,我也這麼想,不過那個洛哈見過我,為了以防萬一把他殺了再動手。」落逆道。

從剛才到現在,他們一直看著這一幕幕,從未打算出手救那四名服務小姐,畢竟,在他們眼裡,這種三代弟子中,被派來經營宗鋪的人隨手一抓,就是一大把。這種人在他們眼裡一文不值。。。。。。。。。。 ?———-

突然,一股凌厲的劍氣傳來,銘起心底一驚,急忙轉過頭,身旁的不遠處的洛哈的頭顱已經落地。

而兩個蒙面人出現在銘起面前。一男一女,很是清楚,銘起深吸口氣,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悲哀。

「雨露,落逆,摘下面罩吧,我知道是你們。」銘起的記憶力清楚記得兩人的身形,每個人的身形都不同,銘起能夠輕易從身形上判斷出這是自己見過的何人。

「哦,還讓銘起師弟看出來了。一塊白色巾布下傳來聲音。」落逆道。

「這次來,恐怕不是為了幫我處理火晶宗鋪的事吧?」銘起問道。

「雨露,這次如果傷了他讓我師傅知道了還不活活吞了我。」落逆低聲道。

「那就殺了他,現在又沒有人知道我們是誰,他死了,師伯一定認為是木靈宗的人乾的,不會懷疑到我們身上。」雨露低聲道。

落逆沉思不語,很是猶豫。

「師兄,如果你答應我,人家一年就是你的了。」雨露嬌聲,幾乎讓人無法自拔。

「真的?」落逆瞬間露出喜色,原本還有些許猶豫,此刻便是驚喜。

「人家人早就給你了,你還這樣質問人家。」雨露的妖媚讓落逆無法自拔。

落逆聽畢,堅定了下眼神,深吸口氣,低沉道「銘起師弟,對不起了。」

旋即,落逆的身影消失不見,瞬間出現在銘起背後。

長劍斜刺,直取銘起的後腦勺。

「千影。」銘起低沉聲,留下一道殘影,身影不見在了原地。

剛剛出現在天空的銘起,突然感覺到背後凌厲的殺氣,不閃不避,對著背後一刀劈去。

雨露的長劍陡然而至,此外銘起背後,卻如同被什麼東西所阻擋,無法刺入銘起體內,而此刻,銘起的妖血已經落下,雨露抽回長劍,躲閃到一旁。

從那被貫穿的黑袍破洞中,隱隱可見的紅色。

「還真疼。」銘起念叨。雖然被卸去了五成的力量,那衝擊力集中在一點劍尖,還是讓銘起的後背吃痛,腫起一塊淤青。

此刻,落逆也飛上天空,兩人一前一後,將銘起夾在中間。

銘起將左手接過妖血,自己體內的能不足一半,在這麼打下去,會被那一次次的撞擊活活撞死。

「火晶。」落逆手中出現一塊火晶,對著銘起擲去。

火晶瞬間化為大火球,欲將銘起吞噬。

「月斬。」銘起低喝道。

天地之力,凝聚妖血刃口,妖血揮動,射出一道紅色月牙,這可是堪比銘起噬能封印下普通的月斬。

紅色月牙將火球射開,頓時火球散去,紅色月牙直取落逆。

「可惡,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實力。」落逆罵道,心底也開始後悔答應殺銘起了,萬一沒殺成,那等他回去,那極其護短的師傅必定廢了自己,可是現在戰鬥已經展開,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現在後悔也沒用了。

「火虛閃。」落逆喝道。

頓時體內的能像火焰一般形成在體表,隨之落逆速度暴增,躲開紅色月牙,飛射向銘起。

此刻雨露也在背後攻擊銘起,兩人以夾擊之勢攻擊銘起。

「不行落逆的速度很快,就算能殺死雨露,我也殺不死落逆,反而左手只能使用兩次月噬(化),找準時機再動手。」

銘起運起體內的能,施展千影,躲開兩人的夾擊,可是一擊落空的二人身形都轉,向上飛來,直追銘起。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捨得我輸 「月斬。」銘起喝道。

兩道紅色月牙飛射而出,襲向兩人。

兩人揮動能器,對著紅色月牙劈去,可是兩道由天地之力凝成的紅色月牙有那麼容易被劈散嗎?答案是否定的。

兩人的能器碰撞在紅色月牙的瞬間強大的阻力將兩人阻擋住。

銘起就在這瞬息間,閃身出現在兩人下方,再揮出兩道紅色月牙。

兩人微驚,急忙閃開,四道紅色月牙兩兩碰擊在一起,爆炸開來。

「火虛閃。」雨露呼道。

兩人都使用火虛閃,其速度,雨露低於銘起,而落逆,可以和銘起抗衡。

兩人再度從兩面夾擊銘起。

銘起卻停在空中不動了,能戒閃動,一道人影出現,本來是不打算讓聖羅出手的,可是這情形,自己遲早會被耗死。

「主人。」聖羅浮在空中,單膝跪地道。

兩人見這突兀出現的人影頓時挺了下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