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傾兒明白。」雲傾淡淡的說道,「只是傾兒不明白,既然二叔有暗中幫助王府,那麼一定也派了人暗中保護,為什麼這次卻出了這麼大的紕漏?」

2021 年 1 月 5 日

雲傾之所以會說這話並非是質疑,而是覺得事情恐怕沒那麼簡單。

聞言,雲千塵看著雲傾眨了眨眼睛,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我確實派了人暗中保護,只是據我的人說,這次夜襲的人實力很高,他被絆住了。」

不用往下說,雲傾便知道最後的結果,只是她從雲千塵的話中,得到了一個讓她難以置信的信息,而她也看著雲千塵問了出來,「二叔,你,你難道就派了一個人,一個人保護王府嗎?」

「嗯!」雲千塵挑眉看著雲傾,道,「風雲的實力,只要不是那些老怪物出來,保護你們足矣,這次是意外。」

「…」

聞言,雲傾頗感無語,「不過老怪物又是什麼?」

「在玄雲大陸,無論是皇族還是各大家族,他們的背後都會有一個或多個隱世的高手。

他們都是進入了王靈師的靈師,一般是不會輕易出世。

因為進入王靈師后壽命都會增長,活的時間更久,所以才被稱為老怪物。」

雲千塵看著雲傾緩緩說道。

進入王靈師壽命會增長這個她清楚,可是不是說玄雲大陸的靈師能夠突破王靈師的人少之又少。

為何現在又出現這麼多被稱為老怪物的王靈師出現?

難道是因為隱世的關係,所以才會不被世人所知?

那麼二叔又是如何知道的?

對了,二叔是天靈宗的大祭司,他若想知道又有何難?

只是,讓她有些疑惑的是,這次戰王府遭遇的夜襲會跟這些老怪物有關嗎?

那麼,這些老怪物又是屬於哪個府上的? 想完這些,雲傾收回了思緒,她看著雲千塵問道,「那麼二叔,你對這次的事有什麼看法?」

雲千塵眸光微斂,唇角微揚看著雲傾問道,「小丫頭,你可知我們戰王府有一把神器名為幹將。」

「不知!」

雲傾在聽到幹將這個名字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微微驚訝的表情。

只是很快便收了回去,她知道幹將,只是並不知道幹將居然會在王府。

「幹將是老太爺在世時意外所得之物,知道這件事的,除了戰王府的親信,便是當今聖上。

只不過當時的幹將不知因為什麼殘缺了一塊,屬於神器的威力便施展不出,甚至連普通的武器都不勝。

後來老太爺便在劍閣里設置了一個密室,密室之中建立了一個火池,然後將幹將投入了火池,以及上百把有靈性的靈劍,為其恢復原樣。

後來,老太爺去世,這個任務便交給了我。這也是這些年我會偶爾回來一趟,但是每次待的時間都不會久的原因。

而現今幹將劍已經修補好,你說那些夜闖王府的人是為何而來?」

雲千塵再次看著雲傾緩緩說道,講到最後他又向雲傾拋出了一個疑問。

他知道,以雲傾的聰明才智,一定會猜到。

果然,雲傾的表現最終沒讓他失望。

只聽雲傾看著他說道,「我明白了,王府會被襲跟幹將有關。他們都是奔著幹將而來。

而知道我們戰王府有幹將的就只有北冥皇,那麼這次的事件十有八九跟他脫不了關係了。」

「嗯!大概是如此,不過具體是怎麼樣還有待查究。

我已經派風雲去查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便會真相大白。」雲千塵點了點頭,看著雲傾輕聲說道。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北冥皇最好與此事沒有關係,否則我定要將北冥攪的翻天覆地。」

雲傾覺得之所以需要再查一查,也是有那個必要的,畢竟那麼多年過去了,有沒有走漏風聲還尚不可知。

把事情查清楚了,還是比較好的。

「關於,去天靈宗的事,你若真的想帶上落兒她們,你便帶上吧!

只不過,非本宗弟子是不能進入天靈宗的,你既然要帶,就要考慮好到時怎麼安頓她們。」這時,雲千塵的聲音再次幽幽傳來。

聞言,雲傾的眸光微閃,對著雲千塵回道,「那麼還請二叔讓人在離宗門最近的地方,幫忙找一處安靜,又沒有危險的院子。到時,將她們安置在那裡便可,我也會放心不少。」

雲傾雖然這麼說,但心裡卻又有另外一層想法,她在想,若是外面真的太不安全,那麼她也只好將大姐她們送到青羽空間里。

這也是她為什麼會寫那麼多清單,交給她們二人讓她們去準備的原因。

不過是為了以備不時之需。

當然,這個選擇,除非是真的別無他法的時候,她才會選擇。

「嗯!」聽到雲傾的請求,雲千塵低聲應了一句,「我剛好有一處院子,正好在天靈宗半山腰處與其為鄰,到時讓落兒她們呆在那裡便可。」 那裡是他為了婉兒專門建造的,是為了讓她靜養的。

而且,為了能夠讓婉兒有一個安靜的療養空間,他還在院子的四周布下了結界,讓外面的人或者山中的獸無法進入。

這樣一來只要結界裡面的人不出來,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雖然當初建造院子的時候,院子設計的不算大,但是也足夠她們幾個住下,且綽綽有餘。

婉兒在那裡呆的時間久了,每天面對著那些同樣的人,早就煩悶的想要出去透透氣了。

如今,她們若是去了,正好可以跟婉兒做伴。

這樣婉兒應該就不會總朝著要出去,會安生一段時間吧!

「那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雲傾看著雲千塵說道,「對了二叔,這個給你。」

說著,雲傾將之前青梅和竹馬從黑衣人身上得到的令牌,自袖袋裡拿了出來,遞給了雲千塵。

雲千塵垂眸看了一眼,被遞到自己身前的令牌,然後伸手接住,放在眼前看了一會兒。

隨即抬眸看向雲傾,似是在自言自語道,「

文家的暗令,從哪裡來的?」

「這是青梅和竹馬在夜襲王府的黑衣人身上找到的。」雲傾看著雲千塵說道。

聞言,雲千塵看了一眼雲傾。

然後再次看向了手中的暗令,他的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眼帘微闔似是在沉思。

過了好一會兒,雲千塵終於有了反應,他看著雲傾道,「文府的暗令出現在黑衣人的身上,說明了什麼?」

語落,沒等雲傾回應,便又聽他說道,「事情大概有了一絲明確的方向,因為暗令是無法偽造的,所以文府與這件事脫不了關係。

即便如此也不能過早的下結論,聽說你們前些日子剛發生過不愉快,在這種節骨眼上他敢派人夜襲王府,若是背後沒有人指使,怕是他也不敢如此做,況且他也不知王府中有幹將劍。

他素來以北冥皇馬首是瞻,這其中是不是北冥皇指使的,還有待查證。



且,這其中還摻合了苗域,一切還是等風雲查出的結果再說。

不過,文天良是實打實的確認了,夜襲跟他有直接的關係。

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建議你先不要去動他,而且以你現在的實力,怕是也不能動他。」

聽了雲千塵的這一番話,雲傾的心裡也清楚的很,這其中牽扯的太多,到底誰是幕後真兇還需要接著查。

如今方向也明朗了許多,至少不會像無頭蒼蠅到處亂撞。

至於文天良,二叔說的對,她現在還沒那個實力跟他對抗,既然他身後有人指使,那麼他們早就做好了退路。

她現在若是真的跟他撕破皮,只怕只會打草驚蛇,別的什麼也差不多。

況且,二叔既然這麼說了,也表明二叔在這件事上是不會插手管的。

她也不怪二叔不管,畢竟戰王府想要從此以後無人敢欺,只有自己便的強大。

而不是,事事都依靠別人。

不過,讓她就這樣放了文天良,那也是不可能的。

呵!

明日便是大姐給他的最後期限了,他若不來,沒關係,她找上門去便可。

他若敢來,她定要讓他後悔莫及!

想著,雲傾邪惡的勾起了唇角。 「二叔放心,傾兒有分寸。」然後,她看著雲千塵說道。

「恩!」雲千塵斂了斂眸子,看著她淡淡的應了一聲。

該問的都問完了,雲傾突然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於是乎,兩人竟然都互相沉默了起來,一時之間氣氛變得詭異的尷尬。

過了好一會兒,雲傾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看著雲千塵尷尬的道,「那個二叔,沒什麼事了,傾兒就先走了。」

說著,便準備轉身離開。

「小丫頭,你修鍊的如何了?」

這時,雲千塵的聲音突然響起,剛抬起的腳又落了下來。

「還未突破赤靈巔峰。」雲傾看向雲千塵如實說道,「不過,我雖是赤靈巔峰,可若真的跟玄靈師相比,它不一定有我的赤靈巔峰強。」

說這話時,雲傾的臉上滿是自信的神色。

看著雲傾臉上滿是自信的色彩,雲千塵不自覺的勾起了唇角。

這丫頭身上總是散發著一股耀眼的光芒,讓人不願移開眼。

他斂了斂眼眸,看著雲傾說道,「即便如此也不可懈怠,我雖然可以避過新收弟子的所有考核,直接帶你進入天靈宗。

但是在新入的弟子當中會有一場終極測試,這場測試將會淘汰不符合測試要求的弟子。

所以,能不能真正留在天靈宗,還是要看你自己的能力。」

「我明白。」雲傾看著他點了點頭,道,「終極測試來臨前,我一定會再次晉級,也不會讓自己被淘汰。」

「嗯!」聞聲,雲千塵滿意的應了一聲,然後便聽他傲嬌的繼續說道,「若是有什麼不懂的,可以隨時來找我,我不介意幫你解釋。」

「…」

看他那一臉傲嬌樣,雲傾無語的抽了抽唇,然後她笑顏如花的看著他,道,「二叔儘管放心,傾兒若有什麼不懂的,一定會來請示您。」

聞言,雲千塵臉頰肌肉微微抽搐了幾下,然後淡淡的說道,「那便好。」

兩人又相談了幾句后,雲傾便告別雲千塵,直接離開了千塵院。

等再次回到幽蘭院,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

而這時,雲落似乎是玩的累了,雲傾回來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

「春香」守在她的身邊,而青梅和竹馬在準備中午要吃的午膳。

「郡主,事情談的怎麼樣?」看到雲傾回來,竹馬和青梅忙放下手中的東西,走到她身邊,看著她問道。

「嗯!已經確定了,這次王府被夜襲的事跟文天良脫不了關係。

不過他背後似乎有人,所以我不打算動他。」雲傾看著兩人緩緩說道。

「郡主,難道就這樣放了他?」青梅皺著沒,很是不悅的說道。

這文天良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當然不會,明日便是大姐給他的最後期限,他最好是來履行承諾,不然我定會攪的他府邸不得安寧。若是他敢來,我會讓他知道惹我們,可是要付出代價的。」說話時,雲傾的眼神十分狠厲,彷彿要將人大卸八塊一樣。

「郡主,是打算…?」停了雲傾的話,竹馬眼中閃著雀躍的光芒。

「你們這樣…」分別看了一眼竹馬和青梅,然後雲傾將自己的計劃跟兩人講了一遍。 兩人聽了之後,眼睛里都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終於可以出一口惡氣了!

那個該死的文天良一直仗著在皇帝那裡得寵,便打壓她們戰王府,甚至任由文心兒欺負郡主而不管。

如今也是該她們揚眉吐氣的時候了。

明天看她們折騰不死他!?

讓他知道知道被人欺壓,還無法還手的滋味是如何的美妙。

哈哈!

想著,青梅和竹馬二人相視一笑,彼此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惡趣味。

明天!

還真是期待那!

之後,雲傾便回了房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