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借我的極寒之力一用?」白俊聞言,頓時一愣,隨即皺眉道:「沈兄,你可知道我這極寒靈力是什麼嗎?」

2021 年 1 月 17 日

沈天衣聞言一笑,道:「若是我沒有看錯的話,白兄應該是罕見的寒陰之體,而白兄的靈力,自然也就是寒陰靈力了。」

「既然沈兄你看出來了,那你就該知道我這靈力的不尋常之處。若是你想要以我之前的方法衝擊瓶頸,就必須要將我的寒陰靈力納入體內,以此激發你體內的潛能,從而尋求突破!可是激發潛能,也得身體能夠適應的住,以你之前表現出來的火焰力度,只怕還是鎮不住我的寒陰靈力的。如此一來,你不僅無法藉助我的靈力激發你體內潛能,還可能會釀成凍裂之傷!」白俊沉聲說道,他倒不是吝嗇自己的寒陰靈力。只不過,他的寒陰靈力一般人根本無法抗住,一旦進入別人體內,輕則凍裂其內腑,重則直接絕滅其生機之力!可不是開玩笑的!而白俊也是聰明之人,沈天衣沒說,他已經看出來沈天衣求借他靈力的原因來。

沈天衣聽到白俊的一番述說,倒也不會覺得白俊是因為不想幫助,才諸多告誡,反而心中對白俊更為認可起來,於是笑道:「白兄,你安心,我有把握才敢動此心念,我可不敢隨意拿自己的身體去冒險啊。哈哈。」

「呵呵,既然沈兄如此說了。那我也算是多擔心了。」白俊訝然笑道,眼中卻是精光一閃,暗自猜測沈天衣定然還有不少隱藏的手段,沒有在他面前顯露過呀!

「那沈兄打算何時借我靈力?」白俊又是問道。

「不如現在?」沈天衣眯眼笑道,他此番便是主要為了這事找上白俊的,自然是希望越快越好,而且,他也想著及早突破,然後拿了魂源草,早早離開天韻城這個是非之地。

「你倒是急性子。」白俊淡淡一笑,倒也是爽快人,道:「那便去我的閉關室內吧。在那裡有著更周全的防禦,即便紫府境的強者,一時也干擾不到你。」

沈天衣聞言一喜,笑道:「竟有這等好地方。白兄,那你上次為何沒用?」

「因為上次你我初識,那般嚴密的防禦,我怕你不安心啊!」白俊難得的玩味笑道。

沈天衣一愣,隨即也是搖頭苦笑道:「白兄倒是細心人。不過,如今我對白兄可是再無防範之意。你是我在天韻城中,唯一認可的朋友。」


「呵,那你比我幸運點。我在這西北地域,也就你沈兄一個朋友而已。」白俊笑道,眼中卻是透著一抹淡淡的孤寂。

沈天衣眼中掠過一抹異色,卻是沒有多問。白俊心中定然有他的故事,但是他沒有想要說的意思,沈天衣也不會去問。

「走吧。」白俊心思迴轉過來后,便是一笑,帶著沈天衣出了木屋,幾番輾轉,來到了另外一個偏僻的木屋之中。

「額,白兄這裡就是你的閉關室?」沈天衣愕然的打量著這間簡陋的房屋,說的不好聽的,簡直和茅房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唯一不同的,就是沒有茅坑……

「怎麼,是不是太簡陋了?還有一點異味?」白俊淡笑道。

「那個……那家不會沒茅坑,你就來這裡隨地大小便吧?」沈天衣聽到異味二字,頓時慌忙朝著腳下看去,可別踩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這些異味,是我故意弄出來的。只是馬尿而已。」白俊淡淡的說道,隨即又道:「好了,我這些只是我的障眼法而已。真正的閉關石室,其實在地下。」

白俊說著,隨即他便是取出一枚陣印來,打入地面之中,頓時一陣白光冒起,便是將他和沈天衣二人籠罩而起!

隨即,白俊手中結印,低喝一聲道:「地府,開!」

轟!

隨著白俊手印一成,喝聲剛落,沈天衣便是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旋動之力,將他和白俊二人的身子螺旋著抽入地下,而那些地面的土壤,卻是絲毫未動……

眨眼間,沈天衣便是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處寬敞的石室之中,整個石室,透著一股極其寒冷的感覺,讓初入石室的沈天衣不由得身體一縮,竟有些瑟瑟發抖的感覺!以他的實力,尚且感覺到這般寒冷,可想而知這種寒意寒到了何種程度!不過,在沈天衣將陽火湧入經脈之後,這種寒氣便是漸漸的被他驅除了開去。

沈天衣一邊驅除寒意,一邊也是驚訝的打量著這個石室,入眼是一片耀眼的白,而當沈天衣看清那白色的牆體時,卻是徒然瞪大了眼睛!


「這個石室,是為了輔助我的修鍊而特意建造的。這裡一共有著一萬八千塊的玄極冰石。」白俊見沈天衣一臉震驚的樣子,笑道。

「一萬八千塊的玄極冰石?白兄……你才是土豪啊!」沈天衣無奈的苦笑道,要不是他跟白俊已經混熟了,真是恨不得貼到牆壁上去挖下一些啊!要知道,這玄極冰石的價值,真要算起來,比極品靈石也差不了哪去了,其價值,也就比冰元石,差了一些而已!

白俊搖頭淡笑道:「沒什麼,這都是祖上留給我的罷了。如今,絕大部分的玄極冰石,也已經被我打造了這個閉關室用去了。我身上倒也所剩不多了。」

「這是固定資產啊,又不會貶值。反正你是土豪沒錯了。等我成功突破,你怎麼也得再送我幾塊玄極冰石慶賀我成功突破,嘿嘿!」沈天衣嘿嘿笑道,那笑容頗為無恥,為了能夠幫自己老婆爭取一點好東西,臉皮又算毛線啊……

「固定資產?這倒是一個新鮮的詞,不過,這裡玄極冰石的能量,也會隨著我的修鍊而減少的。不過,在我衝擊靈嬰境之前,應該足夠用了。」白俊道。

「嗯,這倒是足夠了。」沈天衣估摸了一下,也是說道,隨即,他的眼神也是有些迫不及待起來,道:「白兄,那我們現在開始?」

「嗯,你自己在這裡吧,我便不留下了。」白俊卻是說道,「這裡玄極冰石的能量充足的很,你只需要將之引入體內,便有冰寒之效,雖然不如我的寒陰靈力精粹,但對於刺激你潛能,卻是沒有問題的。」

「這樣啊,那好吧。白兄你且忙你的去,我便自己吸收這裡的玄極冰石能量好了。」沈天衣有點鬱悶的說道。他自己吸收玄極冰石,自然不如白俊直接灌輸來的快速。但白俊似乎不願意的樣子,他也沒有強求。而且,沈天衣以為,白俊這也是為了不想窺探他更多的秘密吧!如此一想,沈天衣心中也是釋然了不少。

白俊並沒有去注意沈天衣的心思變化,說完之後,他的身形就從地府閉關室里消失了開去。

「這白俊居然給自己的閉關室,取個名字叫地府……」沈天衣無語的苦笑一下,總覺得這個名字貌似有點不吉利啊!不過,可能靈界的地府和地球界傳說中的地府並不一樣吧。

「天衣,你小心一些。這白俊,為師覺得有點怪怪的。」就在沈天衣準備盤膝坐下的時候,歐辛子的聲音,卻是突然傳來。

「怪怪的?」沈天衣聞言,頓時眉頭皺起,道:「師父的意思是,白俊可能對我不利?」

「那倒應該不會。至少,為師並沒有感覺到他對你的敵意。但他的眼底深處,卻是隱藏著一抹淡淡的殺氣!」歐辛子沉聲道。

「殺氣?」沈天衣皺眉而起,既然白俊對他沒有敵意,那麼這殺氣也不會是向著他的,那麼,白俊的殺氣又是因為誰?

「難道是管青靈?白兄應該不至於要對管青靈下殺手吧,若是這樣的話。他之前就不會選擇隱忍了。」沈天衣心中暗忖一聲,卻是覺得不太可能。

「你快點抓緊時間吧。這裡四周都被不弱的禁制封鎖了。外界的事情,你都感知不到的。即便是為師吞噬這些禁制帶你出去,也得許久時間才成。而今,你困身於此,還是早些完事出去比較好。若非是沒有從白俊身上感覺到對你的敵意。為師倒是不會讓你進入這種困地的。」歐辛子沉聲道。雖然他極少說話,但是卻不代表他對沈天衣的境況不關心。他只是默默的查看著沈天衣周圍的一切,分析著沈天衣所接觸的人……

沈天衣見歐辛子言語嚴肅,也是沉沉的點點頭,隨即盤膝坐在石室之中的一張乾淨蒲團之上,雙目微閉起來!

沈天衣這一次的確想要衝擊突破,但是,他卻並不是想要突破四龍奪天訣!他若想要突破四龍奪天訣,其實倒是並不需要如此麻煩,只是要今早凝成更多的意志之力便可。而他,此刻想要衝擊突破的,卻是能夠最直接的大幅增強他戰鬥力的裂天法體!而他要借白俊寒陰靈力,也不是為了激發潛能,而是為了淬鍊肉身!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沈天衣一盤膝坐下,便是不再耽擱時間。

當然,沈天衣不會一上來,便將大量的玄極冰石靈氣吸納進自己的身體之中。首先,他要做的便是調整體內的狀態,將整個肉身做好充分的準備,才能以深強度的方法,進行淬鍊,從而尋求肉身力量質的突破!

約莫一刻鐘的時間,沈天衣微閉的雙眸徒然睜開,那眼神之中,掠過一道白芒之力,而這白芒之力,正是純粹的肉體力量裂天之力!


而這一刻,不論是沈天衣的肉身狀態,還是他的精氣神方面,俱都調整到了最佳狀態!

「開始吧!有這玄極冰石的力量,那塊蘊雷石倒是可以暫時省下了。」沈天衣淡淡一笑,隨即,他周身玄龍之力大開,頓時無數肉眼可見的寒氣,便是瘋狂的朝著他的身體聚攏而去,那大量的寒氣一聚攏到沈天衣身邊,便是將他整個人凍成了冰雕一般,封藏在了牢固的冰封之中……

沈天衣早已想要突破裂天法體了,只不過,想要突破裂天法體,卻是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容易,因為裂天法體的突破,每一次都是對身體強度極限的巨大跨越,想要跨過這個跨越,不僅需要超強的身體素質去承受以外,還需要能夠找到刺激跨越成功的輔助之物。沈天衣當時看到那蘊雷石時,便就是為了希望能夠通過汲取蘊雷石當中的雷電之力,用來淬鍊自己的肉身,使得自己的肉身進一步強大起來!

而今,這玄極冰石之力,比那質地不高的蘊雷石效果更盛,沈天衣自然就將之剩下了。

此刻,隨著沈天衣被極寒的玄極冰石能量冰封住,那極寒之氣也是順著四龍奪天訣的吞噬而湧入沈天衣的體內!開始瘋狂的侵蝕著沈天衣的肉身,將他的肌膚寸寸開始凍裂開去!

而沈天衣也是不敢大意,這玄極冰石的陰寒之力,可不是普通的冰塊那種寒意,這種寒意宛如能夠刺痛人的靈魂一般,讓人凍疼到窒息的程度!若非是沈天衣一開始便用玄龍之力護住了自己的經脈,現在他連運轉四龍奪天訣都無法做到了!

此刻的情況,便是沈天衣經過一襲劇烈的凍痛之後,整個人除了能夠感覺到經脈之中涌動的玄龍之力外,整個身體其他部位已經完全麻木了,根本毫無知覺……

然而,這般麻木的狀態,卻是讓沈天衣欣喜不已,因為只有玄極冰石的力量對他的肉身有凍裂之效,才說明可以有效的刺激他肉身的增強!

一絲絲龍血之力,自主的從沈天衣肉身之中溢出,與那些冰寒之力形成著對抗,冰寒之力凍裂沈天衣的筋骨、肌膚,而龍血之力則是負責治癒,如此反覆久之,不知道過了幾日之後,沈天衣終於感覺到自己麻木的身體,開始緩緩的滋生出一絲絲力量來,而這種力量的屬性,極為霸道,透著一種透明般的白!

元神探查到這一幕的沈天衣,心中自然狂喜不已,這是自己的肉身正向突破邁進的前奏啊!

從沈天衣開始吸納玄極冰石的極寒之力,到如今沈天衣體內滋生出裂天之力來,看似極為的輕鬆,但是,卻無人知曉其中的艱難和危險!因為沈天衣一個熬不住,可能就會肉身徹底的壞死!而沈天衣看似輕鬆的原因,便是因為他的體內有著雙重治癒知曉的能量存在著,可以雙重保障著他的安全性!一旦那極寒之力危急到沈天衣生命之時,龍血之力和玄青之力都會立即救場!而這種傷害與治癒的過程中,便是他肉身一點點變強的過程!

裂天法體的修鍊,其實不難。難得的如何在肉身已經極為強大的時候,怎樣去突破這個強大!就像沈天衣如今身為裂天法體第三重境界,一般的靈器轟他三兩下都跟撓痒痒一般,根本傷害不了他的肉身。所以,想要在這種情況下,再大幅的增強肉身,卻是不容易的。必須要有超強的力量,才能淬鍊他已經很強大的肉身。

二來,就是如何保障在衝突極限時的生命安全問題!

人的身體,不論強弱,終有一個極限的數值。但是若無保命的手段,在過強力量的摧殘之下,不僅無法超越自我,突破極限,反而還可能一命嗚呼了去!這種刺激潛能,是一個逐步蛻變的過程,並且這種保障生命的手段,也要時時存在方可!而這一點,無疑沈天衣也是具備強大的優勢!不困是玄息法還是龍血之力,都有著不俗的治癒之效,令得沈天衣在由三重突破向第四重之中,倒是沒有什麼大問題!

只不過,如今沈天衣卻是深切的感覺到,如果當他衝擊四重瓶頸,衝擊向第五重境界之時,那帶來的摧殘程度,只怕如今的玄息法和龍血之力合力的治癒速度,也未必及得上那種恐怖的摧殘速度了!而他體內的龍血之力想要增強,已經很難的,畢竟,龍血之力不能自我提升,唯有吞噬龍血之中的精華力量來煉化,而龍血又豈是易得之物?所以,沈天衣想要突破玄息法的心思,也是越來越顯得急迫起來。否則,他便只有按照裂天法體上所說的,煉製五重丹了!而五重丹,卻是玄級上品等階的丹藥,光是其中幾種材料,便是何其難求……

「看來,想要順利修鍊裂天法體,玄息法的突破是不可或缺的啊。不然的話,光是搜集煉製重丹的材料,就不知道會耽誤多久時間……而且,一旦裂天法體進入第五重后,便需要以五火淬體法修鍊裂天法體了,那時候療傷更是常有之事,以丹藥療傷,代價也太大了些。如此,定會影響我的修鍊速度……」

「玄息法要突破,那五火焚天陣,也是個不小的麻煩啊,需要集齊五火,我如今算上三色陽火,加上煉妖塔中的赤陽炎火,也不過兩種。還差三種火焰,可也是不容易找到呢!如此看來,我修鍊裂天法體進展迅速的階段,也已經到頭了啊。」沈天衣感受著體內緩緩增強的裂天之力,原本欣喜的心情,卻因為之後的艱辛之路,而壞了些許心情。當然,再難的路,他也不會有著一絲氣餒之心!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想到需要集齊五種異火,沈天衣也是有點頭大。畢竟,這異火可不是好得的,即便有幸遇到,也未必能夠輕易將之收服。而且,現在那赤陽炎火,雖說已經被沈天衣歸類為自己所有,但實際上,卻還並未將之煉化。

在鎮妖塔還沒有收入赤陽炎火之前,沈天衣實力達到神動境,將之煉化倒是不難了。可是,如今因為鎮妖塔之中有了赤陽炎火的存在,卻是加深了他煉化鎮妖塔的難度。同樣的,也加深了他煉化赤陽炎火的難度!如今,這兩者一體,沈天衣若想將之煉化,也只能一起煉化了!

「咦,此地寒氣如此之重,我何不藉助白兄這塊寶地,一併將鎮妖塔和赤陽炎火俱都收服了去?如此一來,我的實力也定會大增!」沈天衣忽然心中一亮。赤陽炎火的難以收服,便是在於其強烈的高溫,而這裡乃是極寒之地,倒是恰可以對赤陽炎火形成壓制,從而讓他的煉化容易一些。而且,沈天衣一旦突破,以他裂天法體第四層的戰力,倒也足以媲美普通的神動境後期大巔峰高手了!

沈天衣的心,一下子熾熱起來,當即也是適度的增大了對玄極冰石之力的吞納速度,以此加快肉身的淬鍊和蛻變!

現下,沈天衣的肉身之中,已經開始滋生出新的裂天之力了。只要這股力量積累到一定程度,肉身也被淬鍊到另外一個極限之時,便算是第三層裂天法體完美的突破了!

要的,只是時間!而現在沈天衣最捨不得浪費的東西,便是時間了!

一股股玄極冰石之力,被沈天衣一股又一股的吞入體內,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摧殘般的凍裂,而後在以龍血之力和玄青之力治癒,如此周而復始的進行著……

約莫又是兩個小時過去,沈天衣驟然感覺到體內裂天之力的滋生速度狂猛的增強,心頭也是狂喜一番,知道這是裂天法體到了徹底要突破的階段了!

「突破吧!雖然裂天法體第四層的實力,還不足以以強勢之姿立於靈界之中,也在中流強者之中,也足以自保了!」沈天衣眼神一閃,隨即一咬牙,猛然扯入一道自始以來最大的一股玄極冰石之力進入身體之中,頓時,隨著轟的一聲悶響下,沈天衣體內的裂天之力在強大冷力的刺激之下,爆發、沸騰而洶湧的翻湧而起,一舉衝破了那肉身的桎梏……

轟!

隨著肉身的桎梏得以突破,沈天衣盤膝的身子上,一股磅礴霸道的氣勢,轟隆爆發開去,令得整個地府閉關室都是轟隆震耳,餘音不休!


「幻金身!」

沈天衣雙眼猛然爆睜而開,沉聲一喝間,頓時一道三米來高的虛影,卻是從沈天衣的背後驟然出現!那虛幻人影,成著霧蒙一般的白色,其面貌,倒是和沈天衣本人有些相像,只不過卻是被漲大了開去而已。這霧蒙一般的白色虛影,卻是充斥著極為恐怖的裂天之力,而這個虛影,其實也就是完全由裂天之力凝聚而成!

幻金身,其實才是裂天法體第三層最強的技能,只不過,這虛幻金身,沈天衣卻從未真正動用過!因為此金身一出,等於將沈天衣體內所有的裂天之力完全抽取了出來,以虛影之身,爆發短時間內強大的戰鬥力!那般戰鬥力,絕對比沈天衣以肉身掌控的裂天之力更強,只不過,那消耗也是極為驚人!即便以沈天衣的體質,動用這幻金身之後,也會有一定的虛弱期,而且,這種虛弱期,即便是具有雙重治癒能量的他,也極難快速恢復。所以,不到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沈天衣倒也沒敢輕易使用。在之前面對楚濤的時候,沈天衣並不想全力拚戰,只想找個機會遁走,所以這一招也未曾使出。若真是到了不得不絕命一拼的時候,沈天衣唯有將這個從未動用過的底牌施展出來了……

而此刻,沈天衣之所以將幻金身釋放出來,卻是為了完成裂天法體真正進入第四重境界!

裂天法體的第四重境界,便是可塑法體!而這種法體,卻不再是虛幻的,而是以沈天衣本體肉身所承載的真實法體!法體一經施展,沈天衣的肉身之力,至少暴增雙倍!而再以這樣力量暴增的情況下施展第四重的霸道技能,那威力……著實將會極為的恐怖!

但同樣,法體之技,沈天衣也不會輕易施展。這種強悍的技能,那消耗絕對不是開玩笑的,唯有作為保命之強大底牌。不可輕用。當然,以沈天衣裂天法體第四重的實力,對付神動境這個大境界內的強者,倒也不需逼的他用來法體來……

眼下,沈天衣背後的幻金身,漠然的矗立在他身後,那隱隱涌動的裂天之力,皆是透著一股兇悍可碎天地一般的霸氣之威!而沈天衣本人,卻並沒有去在意這些,而是手中不斷的結動著極為複雜的手印!那每一道手印的完成,沈天衣肉身之上,便會發生一次跳動,伴隨著那跳動間,更有一聲豆子入油鍋般的爆鳴之音響起!

整整一套手印下來,整整持續了十三分鐘,而這個十三分鐘內,沈天衣也是記不清自己究竟結動了多少個手印,他只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將這一套手印完成後,整個人的身子都是空前的舒暢無比!

只不過,這般時候,沈天衣也空享受著手印完成之後的極度舒適感,而是雙手合印一引,低喝一聲道:「幻金身,融合入體!」

轟!

隨著沈天衣喝音之間,那原本矗立在他身後不動的幻金身,卻是驟然化為一道斜影,沖入沈天衣的體內,逐漸的變小乃至徹底融入到沈天衣的體內!

「呃啊……」


一道道抽吸的聲音,從沈天衣咧歪的嘴角間傳出,剛剛還極度的舒適,此刻隨著那幻金身融入體內后,他卻又是變得極度的痛苦來,這前後的體感反差,著實一會讓沈天衣上了天堂,這會兒又墜入了地獄一般……

無數道霸道的裂天之力分流在沈天衣的體內,而這些分流開來的裂天之力,皆是湧向沈天衣體內之前結印時隨之跳動爆鳴的地方!而這些地方,其實正是沈天衣周身無數個大小穴位!

之前沈天衣所結動的一連串手印,便是為了刺激他穴位的活性,讓整個人身體處於最輕鬆的狀態,而現在這一刻,卻是無數道裂天之力分流著湧入這些穴位之中。那感覺,比之全身同時扎入金針還要苦痛百倍,尤其是,這個過程,還不是瞬時完成,這些裂天之力只能慢慢的導入進他的穴位之中,所以這份痛苦,也得持續著,慢慢感受著……如果裂天之力湧入過於迅速,那麼便可能直接沖爆掉沈天衣的穴位,因而練成連鎖的爆炸效應……那後果,已經不忍多做形容!

沈天衣當初在得到裂天法體的時候,裂天老祖便曾在玉簡之中說過,修鍊裂天法體者,須得是志強心堅的人方可,忍受不了折磨和痛苦,煉體之路,根本無法走遠!而修鍊裂天法體的沈天衣,也註定了這一條路,將充滿著苦與痛,當然,那裂天法體突破之後具備的強大戰力,也會讓他極為的滿意……

此刻沈天衣將這些裂天之力分流灌入穴位之中,便是為了讓他的幻金身和肉身完全融合,以達到塑成實體法體的功效!自此之後,他的身體之中,便是暗隱法體,對於發揮裂天之力,又是完美的一大步!而真正說來,裂天法體第四重,其實也是一個過渡階段,乃是一個法體由虛到實的結合!等沈天衣有能耐突破進裂天法體第五重時,那他所施展的法體金身,便可以謂之為法相之體了!而現在的第四重,沈天衣只是初成法體,算是方才塑成了法體本身而已。但即便如此,之後沈天衣的肉身和戰力,也足以提升到十倍左右!這便是一次突破,帶來的強悍效果!若非如此,裂天法體怎敢狂稱同境界近乎無敵?

沈天衣忍受著裂天之力灌入進穴位的強烈痛苦,死死的緊咬著牙齒,眼瞳也是忍不住通紅了起來,布滿了血絲,那一道道裂天之力,就猶如一根根銀針不間斷的刺入穴位之中,而且,還是周身穴位一個不露的刺入著……這等痛苦,可想而知了。

不過,沈天衣對於痛苦的忍耐力,也是長久以來頗為適應了,他所走的道路,從未真正的那麼輕鬆過,所以,這種苦痛再痛,他亦有信心堅持到底……

終於,在半個時辰以後,那些細細如絲卻又如銀針般的裂天之力,終於完全被灌入進沈天衣周身所有穴位之中,沈天衣整個人也是虛脫的軟倒開去,急促的喘息著,不過,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他體內的筋骨以及肉身各處,這一刻也是再次大量的滋生出新的裂天之力來……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終於成功了……」

咧嘴倒在地面之上的沈天衣,感受著地面上玄極冰石襲入臉龐的冷意,疲累的身體也是覺得舒服不少。那歪裂的嘴角,也是掛著笑意。

裂天法體的突破,意味著沈天衣的實力再次得以增強,而且,這種增強,還是幾個階段的大幅提升!神動境之內,將會罕逢敵手!若是他將法體施展而出,即便是紫府境初期的強者,也未必不可一戰!當然,若戰上這等強者,必定極為艱苦……

待沈天衣恢復了些許力氣,他便是重新坐了起來。而這時候,他並沒有使用玄龍之力亦或者是玄青之力恢復身體的氣力,而是靜靜的等待著體內裂天之力的滋長而恢復身體。極累的消耗之後,反而可以滋生身體更強的力量。這便是淬體之目的。如今,沈天衣的身體好不容易經過一番大動作的淬體,豈會以靈力對身體進行恢復呢?這時候放任身體自我恢復,反而才是最正確的。

沈天衣的身體,即便是自我恢復,那恢復的速度也是驚人的,如果不是沈天衣刻意的停止了龍血之力和玄青之力自我恢復的能力,只怕他還用不到此刻消耗的半個小時才能恢復圓滿的氣力。

當沈天衣的身體徹底恢復輕鬆后,他握了握拳,只是一個不太用力的動作,他卻能清晰的感應到體內澎湃的力量感,哪怕只是一拳轟出,也能秒殺初入神動境強者的感覺。裂天之力,便是極致暴力的粉碎般力量,越是到裂天法體更高層次的境界,沈天衣這種體會便是越深!

「以我如今的戰力,倒也算是能夠在靈界之中,初步立足了。」沈天衣放開自己緊握的拳頭,眼中精芒一閃,低吁一口氣,恍如放鬆了一下,不過,很快他的眼神又是再度堅毅起來,低喃道:「不過,這些可還不夠啊。所等待著我要去做的事情,這點實力,只怕還是不夠說服力呢。等我離開天韻城之後,一邊去尋找夜雨她們,也該好好為自己謀個身份了……個人之力,若非達到那極致巔峰,終究還是顯得有些渺小。而我,已經等不及了,也耗不起這個時間!」

一想到眾女和其他兄弟朋友可能在這靈界之中遭遇麻煩,沈天衣的心便是一揪而起,充滿著擔心。他是眾人之中最強的,尚且生存的不太順坦,其他人又如何呢?未曾相見,便只能心憂……

沈天衣眼神定了定,看著四周冰冷的玄極冰石石壁,沒有絲毫異動,看來白俊並未關注他此刻的狀態,否則的話,眼見他已經突破了,倒是不會不出現。

「白兄倒是真君子。」沈天衣淡淡一笑,隨即,他心念一動,一道黑光便是從他腰間爆射而出,輕轟一聲落到地面之上,卻正是那黑色的鎮妖塔。

「蠻荒巨人前輩,可否出來一見?」沈天衣朝著鎮妖塔低喚道。

嗡!

隨著一股嗡響的波動之聲,那蠻荒巨人高大的虛影幻象便是出現在沈天衣面前,冷淡的問道:「小子,你喚我何事?莫非是想要煉化鎮妖塔和赤陽炎火了嗎?咦,這些是玄極冰石?你小子倒是會選地方!」

蠻荒巨人最後的聲音,也是變得詫異起來。

沈天衣聽著蠻荒巨人的話,心中也是一喜,暗道看來自己想要藉助玄極冰石之力來鎮壓赤陽炎火的心思是正確的!

「前輩,當初你讓我幫你將赤陽炎火打入鎮妖塔之中,助你以赤陽炎火之力鎮壓煉妖塔中的凶獸,我做到了。而前輩也曾承諾,當我有朝一日達到了足以煉化鎮妖塔的實力的時候,前輩也會助我征服鎮妖塔,我想前輩這等一言九鼎的存在,是不會誆騙小子吧?」沈天衣笑眯眯的道。

「小子。你不需要跟我玩這些道道。我既是答應了你,自然不會反悔。」蠻荒巨人哼聲道,隨即又道:「如此看來,你果真是想要此刻煉化鎮妖塔和赤陽炎火了?」

「是的。」沈天衣鄭重的點點頭。如果能夠將鎮妖塔和赤陽炎火盡皆煉化成功,無疑,又將會進一步增強他的戰力!畢竟,鎮妖塔可是上品玄器!而且,那赤陽炎火更是罕見地火,並非普通火焰,戰力也是驚人的很!

蠻荒巨人瞥了一眼沈天衣鄭重的臉色,卻是罕見的露出一抹笑容來,道:「其實我倒是希望你能夠早日煉化了鎮妖塔和那赤陽炎火。只不過之前你的實力真要硬是煉化起來,卻是頗為勉強。但如今以你的實力,加上此處的環境之故,成功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哈哈,那倒是值得開心的事情。」沈天衣欣喜道,成功性很大,他怎會不開心呢,只是有狐疑道:「前輩,你為何希望我早些煉化了鎮妖塔和赤陽炎火?莫不是你也認為我是一個明主?」沈天衣嘴角裂出一抹得瑟的弧度來,嘿笑著。

「明主?你算是吧。」蠻荒巨人淡淡的應了一聲,算是勉強認可了沈天衣。而沈天衣這般飛速的進步,也的確讓他挑不出什麼瑕疵來。

「咳咳。」蠻荒巨人冷淡的反應,讓沈天衣也是尷尬一笑。蠻荒巨人則是眼神深邃的看著沈天衣道:「小子,我實話告訴你吧。這鎮妖塔中,曾今封印的乃是一隻靈嬰境後期的大妖,實力極其兇悍!我上任主人,也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將之擊成重傷,最後將之鎮壓在了此塔之中!我上任主人,原本是想要這大妖一身的妖元和元神兵解於鎮妖塔中,然後他慢慢從其中汲取精華吸收,從而尋得更深層次的突破。只不過,他還沒有等到大妖兵解的時刻,他因為和大妖拚鬥也受了不輕的傷勢,被人趁機偷襲斬殺了去。而我,也是他再和別人戰鬥的時候,被人轟入了北海之中隱沉無息,最後被烏天撿了回去。」

嘶!

沈天衣聽著蠻荒巨人那凝重的聲音,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露出極度的震驚之色來!沒想到這漆黑的鎮妖塔中,鎮壓的凶物在萬年前,竟然是一隻靈嬰境後期的大妖!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對於沈天衣的震驚,蠻荒巨人並沒有什麼特異的表情。畢竟,靈嬰境後期的大妖,不論在什麼年代,都是極其強悍的存在,會令沈天衣震驚,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那……那大妖如今?」沈天衣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便是問向蠻荒巨人。而這個問題,才是他如今最是關心的。不管那靈嬰境後期的大妖如何厲害,如今也應該沒有這等實力了。否則的話,玄器上品的鎮妖塔,應該無法困住他。另外一點,那大妖曾今可是以重傷之身被困入鎮妖塔內的,如此一想,沈天衣心中倒也沒有那般震驚了。

蠻荒巨人見沈天衣這麼快回神過來,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讚賞之意,道:「那大妖如今還沒死,情況也不算好。但是,鎮妖塔的品級畢竟還是低了些,想要單憑以鎮妖塔的鎮壓之力兵解它,只怕還需要三五千年的時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