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那邊啪啪的幹嘛呢!」

2022 年 1 月 24 日

「我看電視呢

《我在綜合影視黑化了》第0156章你能看病? 第五十二章豆豆不開心,後果很嚴重

手機被奪,美滋滋的美食夢被打斷,童豆莎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她不開心,一點都不開心。

每次只要豆豆不開心,後果自很嚴重。

童豆莎努力的壓制著自己即將爆發的暴脾氣。

哎!還是在山上的時候好。

在山上時,不高興了,她想怎麼發泄都可以。

但這山下就不行了,下山前,師傅一再強調,並讓自己發誓,一不隨意亂髮脾氣。

不然就再也不讓自己下山了。

一陣憋屈。

「我記住你了!」

童豆莎轉頭定定的看了領隊一眼,隨後口中雲淡風輕的默默念叨了一句。

不算經歷的眼神,更談不上嚴厲的語氣,偏偏領隊在童豆莎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只覺後背發涼,雙肩哆嗦了一下。

好在,領隊的表情動作幅度不大,並不曾被旁人看出什麼端倪來。

「還愣著幹嘛?還不將人帶去審訊室?」

一把將自己手中的手機,丟到身後的小J員手中,領導刻意加大說話的聲音與語氣。

彷彿只有這樣,他才能夠掩飾自己剛剛在面對童豆莎眼神時的心虛。

……

「發脾氣是小狗,發脾氣餓肚子……」

又在心中默念了好幾遍,童豆莎這才收拾起自己臉上,那副沒有表情的表情,跟在J員進了審訊室。

不就是玩嗎?

她奉陪就是了。

哼!

山上的豺狼虎豹童豆莎都不帶一個怕字的,還會怕這個?

……

結束與童豆莎的「通話」,陸域撥通了另一個電話。

隨後,發動他那張大眾車,朝學校外開去。

小朋友還沒有吃飯,他得回去給小朋友多加幾個菜才行。

不然被餓到了,可就罪過大了。

陸域那一張俊美的臉龐上,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在夕陽的斜暉下,更加增添了幾分魅惑,似妖如魅。

……

幾個被J員保護起來的「受害者」,共同來到一間調解室配合「調查」,「指控」被「霸凌」的童豆莎幾人。

而童豆莎,張揚州,向夜三人在J局「享受」著特殊的高級待遇。

被J員帶到了單獨的審訊室,單獨問話。

「坐好了!」

「給我老實點!我問你什麼你就說什麼!」

「……」

剛被帶如審訊室,童豆莎幾人便被J員迫不及待的「教訓」著。

大有一種審訊重刑犯的架勢。

……

向夜本就紈絝子弟一枚,面對J員的氣勢沒有露出半點懼色。

眼前的審訊與他曾經歷過的那些黑暗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審訊員:「叫什麼名字?」

向夜:「如果關上燈,到處一片漆黑,你說向什麼?」

審訊員:「我問你叫什麼名字?」

向夜:「我不是跟你介紹我的名字了嗎,難道是你文化有限,聽不懂?」

「就算文化有限那也不對啊,我的解釋明明最是通俗易懂啊?」向夜撓頭。

審訊員:「為什麼在學校在欺凌同學?」

算了換一個問題,不然還真會顯得自己文化有限。

向夜:「這裡晚上供飯嗎?我要兩人份的。」

「······」

……

來回幾個回合下來,審訊員壓根就沒有從向夜口中,問出半句有用的「供詞」來。

並明眼人,都能看出向夜這是將審訊員給當猴耍了。

J員只要還不算太太傻,自然也看出來了。

盯著向夜的眼神,恨不能將對方給吃了。

此刻除了怒瞪向夜,他真的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

至於張揚州嘛,起初他是有那麼點,就一點點怕的,可想到向老大,童老大之前走路帶風的氣勢,心也隨之鎮定了下來。

他可不能再慫了,丟了自己的臉不要緊,但如果丟了老大們的臉,是絕對不行的。

再說了,錯的一方根本就不在他們,而是那些造謠污衊老大的人。

他有什麼好怕的?

做好心理建設,張揚州亦是目光直直看向審訊員。

臉上就差沒貼出「老子就是不怕你」這幾個大字了。

再配上他對審訊員無視的問話,直氣得審訊員牙痒痒。

……

三間審訊室都是網路同步。

同步室內,一直盯著電腦熒屏的小J員趙陽,目光被其中一間審訊室內的監控畫面所吸引。

通過高窗打入審訊室的微弱光線,徐徐落在童豆莎羸弱的身體上。

使得童豆莎原本臉小,柔弱的身體越發的經不起一絲風吹雨打。

慘白的臉上,血色全無,似乎下一秒鐘就要暈死過去。

就這樣一個病殃殃,且看起來人蓄無害的小姑娘,趙陽說什麼都不相信,她會是這次【校園霸凌】的主謀。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定是隊友弄錯了。

「領隊,你看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帶著幾分疑惑與不忍,趙陽扭頭對著自己身後的領隊,企圖幫童豆莎說些什麼。

「誤會?」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領隊自己也不太相信眼前這個與玲妹妹無二的小娃娃會做出這樣的事。

但偏偏他就是親眼目睹了,還在這樣的節骨眼上,或許這就是他的運氣吧!

隊長的位置註定了就是他的,所以老天爺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幫他一把呢。

想笑,想喝酒慶祝。

「電視里哪個大反派出場是不是一幅溫文爾雅,道貌岸然的君子形象?」想到自己唾手可得的隊長位置,領隊突然一臉嚴肅的對著趙陽吼了一句。

「就算是這樣,那我們不是也應該先通知孩子的家長才是啊,就這樣直接進審訊室審問,實在是不合規矩。」

無力反駁領隊的怒吼,趙陽只得又搬出了「規矩」,希望可以制止領隊的人停止對童豆莎的審問。

哪有領隊這樣操作的。

被不如自己的小j員說三道四,領隊更加的火大,聲音也更大起來,「廢話那麼多幹嘛?你才工作幾天?我有經驗還是你有經驗?」

一連幾個問題,直接將趙陽給懟得無話可說,只能低頭不再多說。

但,不說並不代表他就要肆意放縱領隊的不當行為。

他總會有辦法制止領隊的。。 謝黎墨了解了事情的經過,沉默了會兒說道,「那就開除吧,找三個管理服裝道具的人,不難。」

導演沒辦法,只能把那三個人開除,這幾個人也許做夢都沒想到,就因為說了幾句話就連飯碗都丟了。

方碧晨湊到謝黎墨身上,「老公,還是你心疼我。」

謝黎墨深吸一口氣,「是,別人在背後議論你,給你潑髒水,我可以讓導演開除她們,可你呢?為什麼打人家耳光?還打那麼重。」

方碧晨撒嬌,「她嘲諷我!那眼神一看就是在譏諷我破壞別人家庭!」

「你太敏感了,人家又沒說什麼,就憑一個眼神?」

「一個眼神還不夠嗎?」方碧晨說道,「以後還要跟她搭戲,如果她總這樣,我怎麼跟她配合!再說了,我要讓她們知道,我是不好惹的!」

謝黎墨沒辦法,勸了句,「以後別再這樣了,不然,你的形象就真毀了!」

「我不管,她們要是敢再議論我,我一樣會這麼做,反正我有你怕什麼。」

謝黎墨在她臉頰上輕輕掐了下,「如果再這樣,我只能懲罰你了!」

方碧晨知道他不會懲罰她,還挺喜歡他這麼說話,「被你懲罰我也樂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