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還挺孝順的」

2022 年 1 月 14 日

「你也很孝順」

「胡說!」

「我不喜歡他!」

「那你為何放棄?」

「放棄什麼?」

「今天,我給了機會,你本可以吞噬我的,可是今天卻忽然放棄了!」

「我只是,只是覺得,你是個好玩的玩具,不想破壞,罷了」

「嘴硬,明明是,你感覺到父親的存在,不忍看他灰飛煙滅,打碎他的驕傲,才強行收手的」

「剛才,父親讓我答應他,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樣,做個好孩子,你不是在角落偷偷替我答應了么?」

「沈碧落,你果然不簡單,你說,回到真正本體的那一天,你到底會多強?」

「真正本體?你連這個都知道!」

「猜測罷了,幾千年前,我還只是一個虛無,還沒有人形,只有微薄的意識的時候,第一次體驗了離魂之痛,沒想到,還是孩子的你,堅持了下來。以前的沈碧落只是個容器,真正的本體應該被封存了」

「為了躲避世人的忌憚,為了消除帝君的懷疑,為了抑制我的力量,你還真是煞費苦心,對自己殘忍至極」

「說實話,我知道離魂很痛,沒想到那麼痛,每一寸肌膚的紋理都在撕扯,我想,地獄烈火也不過如此吧!如果知道那麼痛,也許我不會選擇離魂。現在想來還心有餘悸!」

「我很佩服你堅持下來,當時的我蜷縮在角落裡,都忍受不,你卻全程堅持下來」

「我想放棄的,可是離魂一旦中斷,不僅我會魂飛魄散,給我施法的十大長老也會魂飛魄散,給我護法的一萬人也不能逃脫。後來,在思想的強烈掙扎中,我居然挺過了,其實離魂很快的,就那麼一瞬間,只是痛苦太劇烈,讓人覺得像幾個世紀般的漫長」

「沒想到,有一天,我們可以坐下來~聊天」

「是,沒想到爭個你死我活的兩個體態,居然能結為聯盟。這還要多謝爹爹的教導。」

「碧落,我和你不一樣,我沒有爹,沒有娘,我不知道我怎麼來的,我只知道我要活,這是我的本能,所以我拚命修鍊,拚命吸取力量,然後一寸一寸的吞噬你。前面都挺順利的,後來我發現,有一股很強的力量在和我對抗,差點就收服我了,我只能隱於角落,在你受傷或者意識模糊的時候才敢出現。為了活下去,我不停修鍊,還吃了很多仙丹,可是我發現,仙丹對你的幫助微乎其微,這完全不科學,所以我猜測,那不是你的本體。是了,戰神之子,再怎麼弱也應該高於常人,怎麼可能是廢材。」

「所以,天界失蹤的仙丹被你偷的」

「恩,這很重要?」

「沒有,你真厲害,做了我一直不敢做的事。你繼續。」

初懵白了我一眼,繼續道「從那天開始,我便不停的看書修鍊,總算可以與那道力量抗衡。魔氣,侵蝕著他,他也漸漸面目全非,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被魔氣吞噬了大半,覺得,世界上怎會有如此難看之人,簡直辣眼睛,本來今天想結果他。沒想到,他居然是父親。」

「那一瞬間,我害怕了,後悔了,他是戰神啊!僅僅只有一魄,也和我對抗幾千年,戰神不愧是戰神」

「對啊,我的爹爹是戰神,從現在開始,他也是你的爹爹」

「知道為何我收手了么?」

「被善良感動,被父愛感動?」

「不是,是我欠他的。其實幾千年前,你離魂之後,他出現過,那個時候你完全沒了意識,那是我第一次搶奪意識權。」

「我醒來,看到他了」

「他是戰神,可是,他卻抱著我哭的像個孩子,嘴裡一直念叨著對不起,他那魂不守舍的模樣,對下屬的稟告充耳不聞。但是我卻聽到了,他本來安排好了一切,要讓那些人付出慘痛的代價。可是,你的離開讓他心灰意冷,連戰鬥都忘了。」

「我呆在他的懷裡,一動不動,我既不想讓他發現我的存在,又眷念那份溫暖。我的世界一直以來,只有孤獨和寒冷,他的懷抱是那麼結實和溫暖,我真的很捨不得。」

「那段時間,我呆在身邊,自私的享受著父愛。我不知道,他為了我,放棄報復,為我積德,他只願我能平安康順。是我害了他,他從來沒丟下你,是為了救我,或者說是我們,耗費半生修為,又為了他的妻子,剝離一魄與她共輪迴。最後還是因為我,被十方魔氣所傷,不得不入輪迴,即使冒著魂飛魄散的危險,也生生剝離一魄留在我們身體里,這點,我萬萬沒想到。」

「我想過,殺了你,得到你的人生,找到父母,共享天倫,可是,如果爹爹死了,一切,就沒了意義,分離兩魄的他,我不敢賭」

「他是個絕好的父親,就像你說的,這不該是我們的結局。」

「我知道,他是好父親,我一直知道的。我怪了他好些年,其實是想了他很多年。」

「所以,初懵,我們一定要治好他」

「恩,要快點找到本體,那裡有爹爹的半生修為」

「恩,是時候,戰魂出世了」

「你的本體在戰魂大本營?」

「對」

「你就這麼告訴我,不怕我違背誓言,畢竟我違背誓言,最多被天道懲罰一二,只要抗住,那我就會完全替代你」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碧落,你明明不會下棋,卻布了天下棋局,你說,我們會贏么?」

「會,我們一定要贏,也一定會贏。」

「好,既然如此,那便共進退,想想,還有點熱血沸騰。」

「我現在給你魔力,你能凈化多少?」

「我現在已經是玄機黃階了,應該能凈化的比以前多,我們只要達到一個平衡就好了」

「沒想到我們那麼厲害,居然跳級了。」

「是啊,還是書神伯伯念舊情,放水了」

「爹爹說過,所有的善良終將化為福報」

「恩,我一直說爹爹是天下第一大傻子,可是也是看的清天下的第一人,只是他的境界太快太高,別人跟不上,罷了」

「大智若愚?」

「厲害,還會用成語」

「一般一般」

「你該走了」

「恩,黃泉該擔心了」

「碧落,你真的喜歡黃泉殿下么?」

「應該是喜歡的,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女孩子,要懂得保護自己,不要讓自己太廉價,男人,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

「他,不是這樣的人」

「清風呢?」

「他是個例外」

「不,他是男人的代表。不管他多愛龍霜,最後還是選擇了心蓮,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莫要陷進去了。清風自己就是男人,他才會那麼放心不下你。你不信我,總該相信你的暗衛」

「我沒有不信你,好吧好吧,我答應你。會保護自己,掌握主動權」

「這還差不多」

「那爹爹」

「我會照顧他」

「對了,有機會去找還魂草,還有,找到爹爹的轉世。找娘的也行,他們應該在一塊,魂魄還是不能離本體太久,就算是戰神,也不行」

「好」

「初懵,你怎麼懂那麼多?」

「我們現在不是思想共體,你都玄機黃階了,也不用用腦子,看看書。」

「好吧!那個,我先走了,過會見」

「恩,快滾」

「。。。」

陽光?好生刺眼。我睜開眼睛,看見一屋子的人,「姐姐?」

「你總算醒了!」

「感覺怎麼樣」

「挺好的!」

「來,喝水」

「謝謝」

「在找誰呢?」

「沒,沒什麼」

「殿下出去了」

「他去哪了?」

姐姐深吸了一口氣,「腿長在他腳上,鬼知道他去哪了?」

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哥哥,怎麼回事啊!」

「我勸你閉嘴」

好吧,在大家的同情下,我閉嘴了。彼岸在一旁神色複雜。

「彼岸,多謝!」

那姑娘沉了沉氣,還是過來替我把了脈,然後,一聲不響離開了。

都怎麼了,一個個很嚴肅。我得小心些,別點燃引線然後集體爆炸了。

。 偏殿裏,獨孤小錦躺在榻上。

和之前的瘋狂不同,這時的他,看上去弱小而又無助。

他似乎做了什麼噩夢,嘴裏不斷囈語着。

「不要……丟了我……父王……我乖……」

他不時握緊小小的拳頭,在空中胡亂揮舞著,雙腳蹬踏。

獨孤鶩坐在一旁,面色陰沉。

「稟鶩王,小世子並無大礙,只是受了驚,臣開一副安眠助神的……」

「滾。」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