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真準備拿?放哪?」剛才楊柏拍儲物腰帶的時候,周芷燕就在好奇,如今看到楊柏把胳膊粗細,兩米多長的導彈給搬了下來,也消失不見。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儲物腰帶,修真者必備的東西!」楊柏炫耀的拍了拍腰帶,而此時的周芷燕也好奇的走了過來。

「儲物腰帶?」周芷燕現在已經開始了解楊柏,楊柏也把異能者和修真者的事情,簡單的告訴周芷燕。

周芷燕畢竟是周百兵的侄女,原先對於武道的事情就有點了解。這回聽到異能者和修真者,相當的震驚。

「對了,玄毒子的儲物腰帶還在這,我都沒有時間看!」楊柏拿出玄毒子的腰帶晃了晃,開啟儲物腰帶需要神魂之力,楊柏的靈氣被封印,可是神魂之力卻依舊強悍。

「人蟲丹十枚?這就是雷霆符?也剩下十多張?」玄毒子的儲物腰帶除了人蟲丹,就是各種符籙,楊柏現在沒有靈氣,也無法使用這些符籙。

「統統都收起來,這些導彈都放進去!」楊柏可是明白,一旦這個時候遇到裘元,估計這些手雷就能夠利用上。

「我們走!」楊柏收拾好,依舊背著周芷燕,朝著另一個山峰而去。而此時上空的直升機已經出現,慕狂已經得到消息,三架直升機從不同的位置,都在朝著這邊匯聚。

「該死,人都死了嗎?我一定會抓住你,我是慕狂!」高音喇叭在空中轟鳴,密林當中的楊柏都不抬頭,看都不看這些直升機。

憑藉這些密林,山頭的人都沒有視線。可是楊柏並不知道,慕狂已經調集大軍,布下三道封鎖,等待楊柏。

「想要出山,做夢!」慕狂已經深知,不抓住楊柏,裘元一定會殺了他們。尤其此時的裘元也在敢來,慕狂只能夠瘋狂追擊。

時間在推移,楊柏當然感受到一股殺氣,此時對面的山嶺所在,雇傭軍已經構建戰壕,槍械都指向楊柏所在的位置。

「這麼多?」楊柏依舊在隱身,可是如今的隱身好像沒有什麼作用。這些雇傭軍手中都有探查器,這些人雖然無法看到楊柏,可是大概的位置,卻能夠知道。

「殺!」槍炮齊鳴,硝煙滾滾。此時的楊柏也發狠,對面幾千人,只能夠怒吼一聲,猛的縱身而起。

靈霧也不激發了,楊柏和周芷燕頓時出現在眾人的眼中。這些雇傭兵也瘋了,楊柏的速度太快了。

金瞳徹底被激發,子彈的軌跡,爆炸的威力,完全都在楊柏眼中。楊柏在跳躍,在翻滾,每一次躲避,楊柏都在生死間遊走。

腎上腺激增,楊柏又一次長嘯起來。一枚枚手雷突然砸了出去,戰壕傳來這些雇傭兵的尖叫聲,無數的爆炸又一次轟鳴。

能量蘑菇雲升騰而起,楊柏又一次化為匹練,衝進封鎖當中。此時這些雇傭兵猶如看到魔鬼一樣,楊柏背著周芷燕,左手扶著,右手拿著戰刀。每一次縱越,都帶走一道血光。一名名雇傭軍被斬殺,楊柏一路而來,身後都是屍體。

「魔鬼!」這些雇傭兵都徹底驚恐起來,可是楊柏的速度並沒有停下來。 無限升級之最強武魂 就認準一個方向,舉刀而殺。

楊柏也殺出怒火,一刀斬殺一名雇傭軍首領。然後突然長嘯起來,而此時楊柏雙眸都是血紅的,眉心的異能轟然爆發出來。

「魔鬼,別追我,跑!」

四周的雇傭軍扭身就跑,楊柏一個人拿著刀,冷冷的翻過山嶺,朝著遠處而去。

楊柏太嚇人了,此時的雇傭軍已經傳遞消息。楊柏根本不是人,就是魔鬼,無人能夠擋下楊柏。

楊柏和周芷燕又一次消失在密林當中,只是山脈太大了,失去靈氣,楊柏沒有來時的速度。

天色逐漸陰沉,如今雖然遠離蟲門,可是卻依舊在茫茫大山當中。楊柏背著周芷燕,朝著一處熊洞走去。

山字訣激發,兩條棕熊從山洞走去,朝著楊柏吼叫一聲,就靜靜趴在洞口等待楊柏。

「我們在這休息!」楊柏已經把周芷燕放下來,周芷燕腳都要麻了,可是看著門口兩頭棕熊,有點擔心問道。

「這可是熊窩,你確定?」周芷燕已經徹底冷靜下來,這一路上的攔截,楊柏露出強大的一面。

「今晚是出不去了,希望明天能夠出去。我已經改變方向了,繞了一個圈,他們想重新搜索,估計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楊柏也不傻,這麼多人都在追殺楊柏,楊柏現在沒有靈氣,完全憑藉肉身之力,那也相當的疲憊。

尤其連續的拼殺,楊柏的心境有點變化。楊柏的目光太過犀利了,身上的殺氣依舊在凝聚,散發一股冰冷。

可是看到周芷燕,楊柏的目光就柔和起來。楊柏就這麼摟著周芷燕,幸虧來的時候,儲物腰帶當中還有一些麵包和水。

「估計明晚,我們就能夠出去!」楊柏就這麼摟著周芷燕,在熊窩當中待了一晚。而晚上的時候,楊柏時刻用靈霧解開封印,楊柏其實已經很累了。

金丹散發的靈霧越來越少,楊柏已經不能夠隱身,所有的靈霧都用來突破封印,只要解開封靈符,楊柏就有信心戴著周芷燕離開。

密林依舊陰沉,第二天的清晨,山中已經迷霧一片,甚至一股狂風而來,顯然山中馬上就要大雨要來。

經過一夜的休整,楊柏也恢復一些。尤其楊柏丹田內的封印,還有一點時間就會徹底解開,這也是楊柏所放心的。

楊柏朝著前方山嶺而去,只要翻越八座大山,就能夠進入怒江。穿過怒江,楊柏就能夠返回華國地界。

楊柏饒了一個大圈,可是這樣卻相當的安全。這一路上,也的確甩開封鎖,楊柏並沒有看到雇傭軍。

可是當楊柏翻過第三座大山的時候,楊柏瞳孔一縮,破妄金瞳之下,看到山腳所在,無數的雇傭軍居然把前方徹底的封鎖下來。

「終於找到你了,該死,你個混蛋,你以為能夠逃出去?」慕狂站在一輛奇怪的越野車當中,這輛越野車居然能夠變形,猶如機器人一樣,在慢慢的走著,任何的山路猶如平地一樣。而身後,慕狂的雇傭軍已經徹底封鎖前方的山路。

「臭小子,你到底是誰?」慕狂更加兇狠,一揮手,身後幾千名雇傭軍已經舉起手中槍,甚至一枚枚導彈也對準楊柏。

「楊柏,我們出不去了?」周芷燕抬起頭來,臉上相當的平靜,無論遇到什麼,只要能夠跟楊柏在一起,周芷燕就不會害怕。

「瞎說,誰沒有似得?」楊柏依舊朝著山腳而來,慕狂拿著望遠鏡,能夠看到楊柏臉上的平靜,頓時更加暴躁起來。

「你在侮辱我們?兄弟們,給我殺!」慕狂猛的一護手,這些雇傭軍猛的舉起手中的槍,無數的子彈徹底籠罩下去,那是死亡地帶。

子彈軌跡交織在一起,這麼長的距離,楊柏無法衝下。楊柏和周芷燕躲在巨木的後面,四周都是轟鳴聲。

「哈哈,你怎麼還不死?導彈,給我轟!」慕狂揮動手臂,猙獰而笑。可就在慕狂動用導彈的時候,空中卻傳來轟鳴。

「將軍,他,他也有導彈,跑,快跑!」一些雇傭兵猛的抬頭,就看到空中一枚戰術導彈,居然被楊柏從巨木當中扔了出來。

楊柏的力量太嚇人了,那麼沉的導彈,從山坡當中而來,一股嘯音,震驚所有人。

「導彈?」慕狂有點傻眼,而那些舉槍的人猛的朝著遠處跑去。戰術導彈直接就砸導彈車上,引發一股連鎖的爆炸,整片山腳都化為煉獄,巨大的深坑出去,硝煙滾滾。

「這麼大威力?」楊柏從巨木當中伸出頭來,也是相當的震驚。整片山腳都化為大坑,那些雇傭兵統統都消失了,四周只有滾滾的硝煙以及殘肢斷臂,一片狼藉。

慕狂不知道死哪去了,奇怪的越野車機械,也都剩下部件。戰術導彈的威力簡直太驚人了,幸虧楊柏扔的遠,不然也會轟殺當場。

「都死了?」周芷燕好半天也出來,剛才的爆炸太強了,四周都是轟鳴。而此時面前的景象,更是嚇人。

「都死了吧?反正就剩下坑了。」楊柏拉著周芷燕走了出來,前方傳來一股炙熱,整片山腳都沒了。

「我沒想都殺他們,只想闖出去。」楊柏實話實說,可是戰術導彈的威力太驚人,尤其扔在導彈車上,猶如引發了小型核彈。 楊柏領著周芷燕,捂著嘴,四周都是焦糊的味道,天空已經落下綿綿細雨,楊柏皺著眉依舊朝著前路而去。

「前方有軍營,休息一下!」楊柏抬頭看天,這場細雨估計得下好幾天。山中的霧氣更加濃郁,遠遠望去猶如仙境。

「沒危險嗎?」周芷燕緊緊衣服,有點渾身發冷,畢竟山裡太涼。尤其受到一下驚嚇,要不是有楊柏靈霧加持,周芷燕早就發燒了。

「沒有人了,看來慕狂一死,其他的雇傭軍也沒法追來。」楊柏搖了搖頭,金瞳之下,這處軍營沒有任何人。

兩人已經走向軍營,山裡沒有任何的信號,帳篷當中都堆積一些裝備。楊柏依舊朝著放置軍火的帳篷而去。

「都要出山了?你還準備炸彈幹嘛?」周芷燕有點心驚肉跳,戰術導彈太過恐怖。

「有備無患,這裡沒有戰術導彈,只有幾箱戰術手雷!」楊柏的儲物腰帶當中,還剩下三個戰術導彈,加上手雷總共有十箱。

「楊柏,我們多時候能夠出去?」周芷燕找到一個乾淨的衣服,偷摸換了上去,只是身上的硃砂符文,居然慢慢的消失在皮膚之下,周芷燕有點擔心。

「快了,一天的時間怎麼也出去了。」楊柏點了點頭,軍營中有一些罐頭,楊柏用酒精爐加熱,遞給周芷燕。

「芷燕,你沒事吧?」楊柏看著周芷燕好像有心事,來到周芷燕的身邊。周芷燕很安靜的靠在楊柏的肩膀,憂慮半天說道:「那個硃砂符文消失了!」

「什麼?我看看!」楊柏頓時驚訝起來,可是立刻看到周芷燕臉色一紅,剛要解釋什麼,可周芷燕居然慢慢掀起衣服,低著頭,害羞無比的輕聲說著。

「真的沒了?」外面下著細雨,帳篷當中卻傳來一股火熱之氣。楊柏眼睛又一次直了,哪還有什麼符文,完全被周芷燕的軀體吸引。

「你,你到底看什麼呢?」衣服瞬時放下,周芷燕嫵媚的瞪了楊柏一眼。

「啊?真好看!」楊柏嘿嘿一笑,反正都看的多了,楊柏的臉皮越來越厚。

「當初玄毒子說你是什麼隱鳳之體,可我並沒有看到你身體有什麼?」楊柏可是有金瞳,金瞳之下,周芷燕沒有任何的靈氣,不同當初的林嬌。

「你能看到?什麼意思?」就在周芷燕疑惑的問著時候,帳篷的地面突然裂開一道縫隙,一根藤條猛的纏繞在周芷燕的腳踝。

「楊柏,救我!」周芷燕的身體騰空而起,穿過帳篷,飛進雨中。

「誰?」楊柏一抬手,鋒利的戰刀斬在藤條之上。可是藤條之上露出一個痕迹,卻並沒有斷裂。

周芷燕已經來到一棵大樹之下,無數的藤條猶如觸手一樣揮舞,而在大樹之下,雨水退避,大長老裘元冷冷的站著。

「是你毀了蟲門?」裘元的目光看向周芷燕,猛的深吸一口氣,伸出手來,虛空點了幾下。

「隱鳳之體?玄毒子,你找到這麼好的鼎爐,居然剛瞞著老夫,該死!」這些修真者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居然能夠分辨周芷燕。

裘元看到周芷燕如此,目光更是陰狠起來。裘元才不管死了多少人,只要他跟門主活著,蟲門就能夠重建。

「楊柏,快救我!」周芷燕顫抖的想要說話,可是無數的藤條已經包裹周芷燕,完全把周芷燕弄成蟲卵。

「隱鳳之體,怪不得你為了這個女人,能夠進入蟲門。小子,你是什麼宗門的人?八山六道?」

如今華國神州大陸,存在的修真門派,也就是八山六道。修真者的世界是隱藏在凡俗當中,楊柏剛剛進入修真,上哪知道什麼是八山六道。

「放開他,你是大長老裘元?」楊柏深吸一口氣,手中的戰刀擺出一個姿勢,戒備無比的看著裘元。

「好一個隱鳳之體,哈哈,太好了。有了這個女人,任何人能夠跟她雙修,都能夠提升境界,這簡直就是最好的鼎爐!」

裘元放聲狂笑,同時目光卻輕蔑的看著楊柏,淡淡說道:「八山六道?到底是哪裡?」

「既然不說,本長老也不問了。無論你是什麼勢力的,這裡是緬甸,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給我們蟲門這些人,賠賬!」

裘元可是築基期大圓滿,一抬手,狂風而起,化為無數的風刃,朝著楊柏而來。裘元出手就傷人,無數的旋風當中,楊柏朝著前方躲避。

「嘶嘶嘶!」楊柏的身上一道道口子出現,楊柏雖然能夠用金瞳,躲避要害,可是風刃太多了,楊柏每一次移動,都帶起一道血霧。

「原來你的肉身也很強大,怪不得慕狂沒有殺死你,他們那些人呢?」裘元並不知道那些雇傭兵都死了,裘元可是修真者當然看不上那些科技軍火。

裘元還以為慕狂等人沒有發現楊柏,裘元先一步趕來。

「都死了!」楊柏突然撲向地面,同時手中扔出幾枚手雷。裘元瞳孔一縮,嘴角不屑的看著這些手雷,突然衣袖當中,出現一把紙傘。

「轟隆隆!」爆炸橫掃,紙傘化為一道血芒,保護著裘元。剛剛的爆炸,根本就沒有傷害裘元。

「找死!」紙傘突然飄出,靈氣轟然落下。楊柏慘叫一聲,靈氣爆發,楊柏的身體突然無法移動,同時紙傘旋轉起來。

無數的血肉揮灑,楊柏的左肩血肉模糊,手中的戰刀已經爆碎開來。紙傘依舊斬下,楊柏聯繫的慘叫。

「哈哈哈!想跟本長老動,你已經被封靈符封印,你以為還是修真者嗎?」裘元抬了抬手,紙傘已經盤旋而起,而此時的楊柏左面身軀,白骨都要露出,巨大的傷口,貫通肩胛。

幸虧被藤條包裹的周芷燕無法看到,只是聽到楊柏的慘叫,藤條當中的周芷燕放聲痛苦起來。

「你的肉身很不錯,你的丹田所在,怎麼有這麼濃郁的靈氣?」裘元一抬手,楊柏已經朝著裘元飄去。

靈氣鎮壓在楊柏的身上,楊柏已經沒有力氣,不過楊柏卻在笑,看著裘元,放聲狂笑起來。

「小子,你笑什麼?」裘元也在笑,更加冷酷,一拳就砸了下去。一股通天之力,裘元這個大長老,居然是以武入道。

衝擊波撞擊在楊柏的身上,楊柏被死死的砸進地面。可是楊柏依舊在笑,只有楊柏笑,周芷燕才會放心,只有笑,才能夠吸引裘元的注意力。

「你還笑?」裘元又一次抓住楊柏的腳踝,骨頭碎裂,裘元狠狠的砸了下去。裘元用的是分筋錯骨手,巨大的力量,撕扯楊柏的經脈,楊柏身上的骨頭,都紛紛碎裂開來。

「來,裘元,有本事你繼續!」楊柏猶如一攤爛泥,可是依舊卻抬起頭來,繼續笑,目光卻越發的暴虐。

「是嗎?看來你很能忍?我不會讓死的那麼簡單!」紙傘又一次盤旋,楊柏的身上已經無數道口子。

異度惡魔空間 裘元在發泄殺意,每一個傷口都很深,可是卻無法殺死楊柏。裘元想要看著楊柏鮮血留光而死,裘元要著楊柏的肉身,如果能夠特殊的秘法炮製,或許會弄出屍道中的屍將,鎮守蟲門。

楊柏血在揮灑,楊柏的目光卻依舊璀璨。而裘元不屑的看著楊柏,一揮手,又一次把楊柏轟進雨水當中。

望著楊柏只有一口氣,鄙夷說道:「這就是你的下場!」一根藤條破土而出,纏繞在楊柏的身上,直接把楊柏凌空掉了起來。

鮮血從楊柏的傷口都灑下,楊柏的臉越來越白。楊柏的氣息慢慢的變弱,可是嘴角的笑容依舊不變。

「有本事,繼續!」無比輕的聲音從雨中傳來,裘元看都不看楊柏,朝著周芷燕的方向而去。

「螻蟻一樣的存在!」裘元總歸得到最想要的東西,楊柏這個仇人,一點意思都沒有。可惜就在裘元要靠近周芷燕的時候,背後突然傳來響動。

「什麼?」裘元一回頭,血水當中的楊柏居然斬破藤條,穩穩的站在地面。

「你還有力氣?」裘元根本不相信,楊柏居然能夠掙脫出來。可是此時的楊柏,卻猛的抬起頭來,蒼白無比的臉上,就算渾身都是傷口,顯得無比的猙獰。

「去你瑪德!」楊柏一抬手,丹田內的血劍轟然而出,化為一道匹練,斬在紙傘當中。同時一枚枚手雷,凌空就扔了出去。

「恢復了,你怎麼可能恢復?」裘元大吃一驚,尤其楊柏的身上凝聚無匹的殺氣,最後的時刻,金丹當中的靈霧,終於轟開封靈符。

楊柏終於爆發了!

血劍斬在紙傘之上,帶起一種轟鳴。而楊柏趁著沒有紙傘保護,戰術手雷爆炸開來。楊柏迎著爆炸的方向而來,身上的傷口在復原,靈氣化為護罩,猛的衝進硝煙當中。

「這就是你的依仗?築基後期?」可在能量爆炸的中心,裘元的確受到重創,可是手中卻多出一把短戟,散發寒芒,鋒利的斬了下去。

裘元重來沒有吃過這樣的虧,楊柏突然出手,裘元的寶傘無法召回。可是裘元畢竟是大長老,靈氣雄渾,猛的化為能量護罩,撕碎一些防守符,保護自身。 楊柏第一時間恢復修為,頓時爆發出來。十多枚手雷爆炸開來,爆炸中心上空。血劍和紙傘連續的轟鳴,不過馬上就被蘑菇雲吞沒。

裘元悶哼一聲,滿身都是血的後退。裘元已經無法保持如仙的手段,剛才已經受了內傷。

楊柏如風而來,身上的傷口無數,相當的嚇人。只是楊柏的靈霧在激發,慢慢的恢復,只是看起來馬上就要死了。

這種反差,裘元更是怒火連連,裘元長嘯一聲,短戟綻放十幾米的光芒,凌空而來。

「臭小子,你能夠恢復也沒有用,殺!」

「是嗎?」楊柏不想多說什麼,雙目赤紅,龍元劍指同時轟了出去。兩人的中心,又一次爆發慘烈的能量波動。

「轟隆隆!」地面持續的裂開,裘元也嚇了一條,楊柏手指爆發猶如激光的攻擊,居然穩穩的擋下戰戟鋒芒。

「不可能,老夫大圓滿,你怎麼能夠擋下!」裘元一抬手,虛空猛的一抓。楊柏的腳下無數的碎石轟然升騰而起,楊柏長嘯一聲,雄渾的靈氣轟然爆發。

碎石爆碎開來,可是這些塵土依舊朝著裘元匯聚。裘元一手戰戟連續的揮出,同時左手匯聚一道洪流,慢慢的變成一個山峰。

「去死!」裘元利用左手的符籙,凝聚一座山峰,朝著楊柏就砸了下去。

隨身帶個修仙系統 「龍元劍指!」楊柏一步不退,這時候,就是跟裘元在拼。望著山峰,楊柏一拳砸了下去。楊柏的身上湧現寶光。

楊柏體內可是避塵珠,這控制山峰的凝聚就是那萬千塵土,寶光閃現,一股力量轟鳴,山峰直接被湮滅下去。

「什麼?」裘元瞳孔一縮,裘元終於明白,楊柏的體內擁有一股特殊的寶物,而且楊柏的功法也相當的奇特,裘元的目光也逐漸貪婪起來。

「小子,交出寶物和你擁有的功法!」裘元化為一道匹練,戰戟又一次凝聚光芒,從上而下,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一道劍指又一次轟出,劍指的威力太過巨大。四周的樹木轟然爆碎開來,雖然擋下戰戟,可是楊柏心中一沉。

劍指需要的靈氣太多了,楊柏的靈氣消耗的太快。可是楊柏依舊咬著牙,不管不顧的動用劍指。

「殺!」楊柏深吸一口氣,避塵珠寶光守護,此時楊柏飛快的朝著裘元殺來。而對面的裘元也發狠起來,剛才的爆炸的受了內傷,可是裘元一抬手,一枚枚丹藥從裘元的儲物袋當中而出。

同時裘元的手中突然出現一個籠子,用草編織的籠子。裡面散發一股詭譎的能量。

「儲物袋?」楊柏瞳孔一縮,儲物袋可是比儲物腰帶還要高級的修真裝備,裡面的空間更加大,尤其儲物袋已經算高級的法器了。

「我承認,你這個修真者的確很強,可惜,遇到老夫!」裘元冷笑一聲,嘴裡發出口哨的聲音,隨著這個聲音,籠子當中,突然爆發一股白霧。

白霧頓時遮擋一切,而楊柏的瞳孔一縮,從籠子當中,居然爬出猶如蛐蛐一樣的蟲子,只是這個蟲子通體都是白色的,須子抖動一下,楊柏突然感覺腦中猶如中了霹靂一樣。

「不好!」幸虧楊柏的神魂很強大,可是這個怪蟲猛的在白霧當中生長起來,猶如一頭獅子一樣,滿口都是獠牙,白霧依舊瀰漫,可是這個蟲子凌空朝著楊柏就來。

「哈哈,蛆魑把他的腦髓都吃了吧!」不用裘元說,楊柏也看到這個蟲子的口中,裂開一個尖銳的管子,朝著楊柏的腦袋就扎了下去。

「去你瑪德!」樣吧也怒了,蟲門這些人的手段太變態了,什麼東西都有。楊柏忍著巨疼,一抬手龍元劍指又一次轟了出去。

可是楊柏沒有想到,這頭蛆魑居然無視靈能攻擊,四周的白霧吸收劍指的威能,蛆魑一口就吞了劍指。

陰行風水師 白霧轟鳴,楊柏已經被蛆魑壓在地上,地面碎裂。

「哈哈,蛆魑的皮膚很特殊的,能夠吸收一切的靈能,修真者的攻擊對蛆魑是沒有用的!」裘元剛說完,楊柏的身上一股水火轟然而出,火焰吞噬蛆魑,蛆魑居然猛的抬起頭來,瘋狂嚎叫起來。

「該死,他也無懼水火!」楊柏也反應過來,眼角的眼光也看到獰笑的裘元。此時蛆魑身上的白霧,散發一股香味,聞到這股香味的人,往往都會麻木,失去任何力量,蛆魑的嘴居然吸取腦髓。

「哈哈,楊柏,你太年輕了,你現在只要交出寶物和功法,我就能夠讓你死的痛快!」裘元冷冷的說著,用蛆魑攻擊楊柏,不光能夠吸收腦髓,事後蛆魑會把腦中的一切,形成記憶碎片,裘元能夠獲取到。

裘元是故意這麼說的,能夠看到楊柏求饒,裘元會相當的興奮。

「做夢,告你大爺!」楊柏並沒有麻木,靈氣無法攻擊,可是楊柏的肉身卻擁有強大的力量。

「我讓你吸!」楊柏一抬手就抓住蛆魑的嘴,猛的狂吼一聲,居然把蛆魑給抬了起來。

「沒有用的!」裘元冷笑的說著,而就在此時,蛆魑好像也怒了,身上的白霧又一次濃郁起來,須子連續的抖動,一股股詭譎的能量瘋狂的吞噬楊柏的神魂。

「你馬上就會成為死人!」裘元朝著楊柏的方向走去,楊柏肯定會痛不欲生。楊柏的眉心都要裂開了,異能晶體都要碎裂,蛆魑的攻擊力太過詭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