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沒事吧?」胖子關心的問道。

2021 年 1 月 9 日

「沒事!」龍晴兒搖了搖頭。

「看來我還真是大意失荊州啊!」胖子顯然也沒料到關鍵時候,會有一架無人戰機突然採取自殺式的行動。

「你已經儘力了。」龍晴兒也知道如果不是胖子的話,恐怕剛才連希望都沒有。

「不知道星艦損傷的情況如何了!」胖子眯眼觀察了一下逃生星艦的內部情況,發現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損傷。

「我看下……」因為剛才的撞擊,智能系統似乎停止了工作,所以,龍晴兒以手動形勢輸入命令,檢查逃生星艦的損傷情況。

很快的,眼前的屏幕上就顯現出逃生星艦損傷情況的結構圖形。

「星艦的損傷情況不到百分之五十,只有兩處受損嚴重的,不過,並不影響飛行,有一個引擎系統發生了故障,不過,似乎可以排除,但需要時間……」龍晴兒馬上匯總道。

「這麼說,這艘星艦還能飛了?!」胖子眉宇一挑,因為這個消息顯然是不幸中的萬幸。

「是的,只要能夠排出引擎系統的故障,應該沒問題。」龍晴兒嬌容鄭重的點點頭,不過,她也知道這可是多虧了胖子高超的操縱技術,否則,就算有防墜落保護裝置,這逃生星艦也未必能夠保持如此完整。

「那至少還有希望,但問題是我們現在已經被完全包圍了。」胖子眯眼道。

「我看我們還是先把u盤給毀了吧,萬一我們被抓住的話,至少不會讓新型能源的機密泄漏出去。」龍晴兒當機立斷的取下手腕上的手鏈,取出微型u盤。

「等等……」胖子遲疑了片刻,然後,伸手說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話,能不能把u盤交給我,然後,你就待在星艦裡面……」

「你想做什麼?」龍晴兒怔了片刻,不由問道,心裡不禁猜測胖子會不會故意騙走她手中的微型u盤,然後,交出去保命,但轉念一想,如果胖子要這麼做的話,剛才就已經動手了,畢竟,胖子的實力完全在她之上。

「當然是做最後的頑抗,雖然我不清楚對方的戰力,但只要對方沒有什麼特別的厲害人物,那我或許我就有機會把他們殺光,也許我們都有機會活著離開,但萬一對方有特別厲害的人物,那至少我還能拖住他們,製造讓你逃生的機會,不過,就算你一個人逃出去,也未必能夠安全的回到首都星,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保證這u盤的安全,最好的辦法就是交給我,讓我藏在他們永遠都發現不對的地方。」胖子顯然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只要把u盤藏入他的儲物空間,除非是他或是是他爹娘,否則,誰也打不了這個儲物空間。

「也就是,如果你死了,這u盤也徹底找不到了?」龍晴兒蹙眉問道。

「那倒不會,如果我的屍體能被我的家族人找到的話,他們就有辦法取出這個u盤,到時候,他們也會妥善處理好這個u盤,至少不會落到壞人的手裡。」胖子淡定的搖搖頭道。

「你的家族?」龍晴兒一聽,頓時有些困惑了,如果她記得沒錯,這雷鵬應該是父母雙亡,無親無故才對,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家族來。

「這是我的秘密,其實,我並非父母雙亡,也並非無親無故,只是因為某些原因,而只能背井離鄉,一個人打拚……」胖子簡單的感慨道。

此刻,胖子的話讓龍晴兒覺得突然有種難以拒絕的信服力,因為胖子的眼神和語氣都是那麼認真嚴肅,彷彿就像是交代身後事一般,這讓剛剛失去一位猶如親人般的可敬之人的龍晴兒,無法有任何的質疑,所以,她也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將u盤交給了胖子。

「等我出去之後,你就立刻排除引擎鼓故障,等我引起對方的大人物后,你就直接啟動星艦趁機逃離,以新型能源的動力,足以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讓你離開這個星球。」胖子叮囑道。

「那萬一你活下來呢?」龍晴兒知道胖子又要準備犧牲自己,所以,也是嬌軀顫動的問道。

「如果你能安全回到首都星,自然就能回來救我了。」胖子淡定的應道,反正,他在烈十七星那種星球都能待上數月,這樣的星球同樣可以。

「你真的要這麼做嗎?」龍晴兒嬌軀止不住的輕顫,此情此景,此時此刻的一幕,和當初在烈十七星的時候是何等的相似,胖子為了讓她安全到達第十七艦隊,不惜犧牲自己來引誘帝國人,而如今眼前的雷鵬為了能讓她活著離開,打算一個人面對一艘b級星艦的強大戰力。

「我還有的選擇嗎?反正他們想要我死,所以,我反抗也是死,不反抗也是死,不如就啦幾個墊背的吧!」胖子不以為然的一笑。

「謝謝你!」龍晴兒已經感動的不能自已。

「不用謝我,要謝就謝卓小邪吧,是他教會了我這些的,他是個好男人,也是個好榜樣!」胖子趁機自賣自誇道。

「你雖然沒他好,但我一輩子都會記住今天的!」龍晴兒激動說道。

「別說的那麼早,也許我死不了呢!哈哈!」胖子說完,立刻打開艙門,瞬間衝出逃生星艦。

下一刻,頭頂上的那些無人戰機馬上對衝出星艦的胖子發動了猛烈攻擊。

但胖子卻已然無視那些無人戰機,身如雷霆,以最快的速度沖向b級戰艦。


「指揮官,那個雷鵬衝出來,而且,還是朝我們這裡衝來……」這時,b級星艦上的艦員立刻彙報道。

「竟然沒有逃命,是要負隅頑抗嗎?自不量力,派一隊的重甲戰兵出去收拾了他!」星艦指揮官馬上下令道。

片刻后,b級星艦的艙門也隨之打開,一隊約三十名的重甲戰兵,瞬間便傾巢湧出,直接朝b級星艦逼近的胖子迎去。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 那間咖啡館樓上的公寓,603號房間門口,陳笑與少女並排而站。


少女叫邱木槿,就像陳笑推測的那樣,是一名不入流的作家,作品內容其實還不錯,但是因為天生腦袋缺根弦加生活常識匱乏加上懶得要命加上天然獃等等因素,她的書就是火不起來。不過這樣的人還能當作者,而且沒餓死也算是不錯了!

「這就是你前幾天剛租的公寓?」陳笑上下瞅了瞅公寓門和四周的環境問道。

邱木槿再次瞄了一眼門牌號,很確定的點了點頭。

陳笑皺了皺眉,把手指伸進嘴裡沾了點口水,隨後用力的在門上蹭了幾下,並說道:「感覺沒什麼特別的啊!」

少女注視著陳笑那一套也不知道是什麼目的的動作,竟然沒有過多在意,只是好像生怕他認為自己說謊一樣,很焦急的強調著:「真的鬧鬼…..!」

陳笑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最強黑客 ,邱木槿與自己的對話。在這段對話中,陳笑得知了事情的簡單經過,之後用三言兩語就把自己塑造成了「國家驅鬼協會」蟬聯三個月的最佳員工。

最重要的是,這小姑娘還信了。

一周前,少女因為種種亂七八糟的原因,不得不搬出了住了整整一年的屋子,(據陳笑推測,十有八九是因為房東受不了這姑奶奶今天碎個碗明天忘關個煤氣之類的。)正好又趕上新書正在創作初期,手頭沒什麼閑錢,所以就很自然的注意到了這間地理位置很好,卻很便宜的公寓。

少女滿心歡喜的像撿了錢一樣,當天就搬了進來。

各位也都應該想到了,這樣的公寓,還這麼便宜,那肯定是有貓膩的啊! 蒸汽朋克時代 ,在搬進來的當晚,奇怪的事情就發生了……

首先,少女發現的第一個奇怪現象是,剛剛忘記關掉的水龍頭竟然自己關上了……這個關上不是自來水流啊流的就停止的那種,而是水龍頭的閥門在她的注視下,明目張胆的就開始旋轉起來。

少女腦袋缺根弦歸缺根弦,但是卻肯定不相信世界上有鬼這種事情,所以她當時…..呃…….就沒在意,直接把這個現象歸結為房間的防漏水功能。


可在那之後,她又發現,行李在自己不注意的某個時候,有被移動過的痕迹。

緊接著,怪事越來越多,放在桌上得杯子不知什麼時候就不見了,之後被在另一個地方找到,門也總是突然一下就自己打開或者關上,書頁在沒有風的情況下開始翻動,而且,他還聽到有若隱若無的腳步聲。

種種怪異的現象就像是在迫不及待的告訴她,這屋裡鬧鬼,生怕她看不出來一樣。

少女這個時候開始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這尼美的,才反應過來不對勁么?)

當即,她就決定……先硬著頭皮住一宿再說!

果然傻子都膽大……

那一晚,邱木槿沒怎麼睡好,嗯~其實她還敢呆在這裡就已經很反人類了~,卧室門外總是有人來回走動的聲音,東西隔一段時間就被挪動一下,牆壁也總出現被拍打的「咚咚」聲。

但還好,這種現象過了午夜,就再也沒出現過。

「第二天你就報了警?」陳笑蹲下,開始查看門檐的縫隙,並問道。

邱木槿點了點頭說:「嗯,可是警察認為我在打騷擾電話!」

陳笑瞪著死魚眼:「你說家裡被盜了啊,直接說鬧鬼,精神病才會理你!」

邱木槿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哦……好像真的是這樣。」

陳笑無語的看了眼少女:「再之後你就決定,每天在咖啡廳呆到午夜,等到那個鬼不搗亂了,再回去睡覺?」

邱木槿很確定的點點頭,意思是在說:「看我多機智!」

陳笑面繼續無表情,這個女的何止是腦袋缺根弦啊,感覺再深造一下就可以和自己做病友啦。

「好吧,先進去看看吧。」他淡淡的說道,將門前的位置讓開,示意少女打開門。

陳笑已經把這個少女歸類為那種三無近智障類型了。看到沒,身體檢測思維「2分」的人就妥妥的像她這個樣子。

……

……

門被打開了,並沒有像小說電影里的那樣,有一股陰冷之氣飄出來。

大概60平米左右,兩室一廳,廚房、客廳和陽台是一體的,冰箱電視鍋碗瓢盆一應俱全,燈光下顯得還挺溫馨。

陳笑習慣性的聞了下屋裡的空氣,又低頭看了眼門底縫隙里有油紙被燒過後的白灰,。

「大概半個月前還做了個法事,看來房東也很苦惱啊!」他心中想著,隨即插兜貓腰的走進了屋內。

由於兩間卧室的門都開著,所以陳笑直接就看完了屋內的細節,不過他感覺這間公寓好像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你說的鬧鬼,一般都發生在什麼時間啊?」陳笑問。

邱木槿看了眼手錶:「就現在~」

剛說完,就好像是為了驗證她的準確性一樣,一扇卧室的門就在陳笑的注視下,緩慢的關上了……

「呃?還挺準時的啊」陳笑沒有表現出一丁點緊張,還抽空吐個槽。

其實此刻,陳笑覺得少女所說的鬧鬼,十有八九隻不過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因素互相作用產生的假象,就比如宿舍水房深夜無人卻傳出哭聲,其實指不定就是哪個分手的女生躲在洗漱池下面打電話。還有什麼小區路燈忽明忽暗,所有寵物只要路過都瘋狂咆哮,那不就是漏電了么,你穿鞋感覺不到,人家阿貓阿狗一走一過肯定被電的嗷嗷叫啊。

所以,陳笑不慌不忙的走到被關上的卧室門前,因為剛剛已經看過了卧室里的情形,他很確定,裡面是不可能有人的。

「沒有氣流~門的軸承也沒有偏斜,嗯……看來真的是有外力推了它一把啊。」陳笑想著,並小聲嘀咕一句:「一定要是鬧鬼啊!」

突然,客廳的桌子發出「咣當」一聲,陳笑立刻回頭。

「嗯……被移動了,從方向來看,像是有什麼東西撞到了桌腳一樣。」

話說這個時候,一般人都應該還是慌張起來了才對,膽小的差不多該瞪著驚恐的雙眼,嗷嗷大叫的跑出門外了,但此刻在場的這倆人一個半傻,一個全瘋,竟然都沒什麼太大的動作,只是安靜的看著這詭異的事件發生。

「嘿嘿嘿~~」陳笑尖銳的笑了幾聲,神情就像是發現了新玩具的孩子,他連跑帶顛的來到了客廳的角落,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邱木槿看著陳笑,一臉茫然的不知道該幹嘛,問道:「呃……那我呢?」。

陳笑立刻做了個「噓——」的動作,之後揮了揮手,示意她出去,不要打擾那個鬼。

邱木槿獃獃的點了一下頭,走出公寓並關上了門。

……

現在,整個空間里,只有陳笑一個人靜靜的等待著。

果然,沒過多大一會,地上的一把椅子「嘎吱嘎吱」挪動了幾下。

緊接著碗架上的盤子劇烈的開始搖晃起來,同時水龍頭自己的開開關關,牆壁被什麼東西砸直響,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活脫一個恐怖片場景。

陳笑就這樣飛快的觀察著每一絲怪異現象和及其微小的細節,椅子倒下的方向,杯子移動的速度,餐具碰撞的頻率,瞪著無比興奮的雙眼,咧著大嘴,那神態,感覺就差一桶爆米花了。

突然,「啪」的一聲,牆上開關被按動的聲音,燈泡滅了,聲音也戛然而止,整個房間瞬間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然後!!!!

「嘿嘿嘿——」

黑暗中,陳笑開心的笑了起來,雖然他努力的憋著,但聲音還是尖銳刺耳,格外滲人!

「太好了!真的是鬧鬼!」

好吧,陳笑現在真的很開心。

就在這時,他隱隱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噠~噠~噠~」很緩慢,但是卻越來越清晰。由遠而近,正朝自己走來。

最後停在了自己面前。

陳笑沒有慌張,反而興奮的揮手抓了一下面前的空氣,那裡空無一物。

「沒有實體么……但是卻能對物體產生作用力?難道是傳說中的意念之類的?」陳笑想到。

突然,一張紙從一旁的桌子上滑落了下來,正正好好飄落到了陳笑的身前,陳笑會意的拾起來,並掏出手機。

借著屏幕上慘白的光線,他看到紙上歪歪扭扭的寫了幾個字。

「你~是~誰~」

字體很難看,相隔的距離很大,像是剛剛學會寫字的孩子。

而就在這時,公寓的門被打開了,邱木槿戰戰兢兢的往裡探了探腦袋,問了句:「你沒事吧。」

剛剛在門外,屋裡的聲音忽然就消失了,從貓眼看,屋內的燈光也沒了,所以她有些害怕:「別不是出什麼問題了吧」,她左思右想,還是決定進來看一眼。

陳笑沒有回答她,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張紙上。

「左撇子,力量很差,握筆都握不住,但不是孩子,筆畫間的跨度很大,手指很長,纖細,應該是個女人。」陳笑想到。緊接著,頭都不抬的喊了句:「開燈!」

邱木槿一愣,馬上把燈打開。


陳笑將紙對準燈光:「不是用普通的鋼筆或者圓珠筆寫的,是一種墨水,但是已經完全風乾了,味道也老早就散發乾凈,看上去就像是已經寫了好多年一樣。」

他放下紙,瞅了瞅站在門口完全不知情況的少女,嘿嘿的露出了那副噁心的笑容。當然了,這個二傻子少女也沒在意陳笑那一看就不像好人的表情,

「有筆么?」陳笑一臉興奮的問道。

少女獃獃的點了點頭:「嗯,有!」之後開始翻找起自己挎著的包,並有些擔心的問道:「你要做什麼?」

陳笑嘿嘿笑著:

「我要和這個鬼……聊聊!」

…… 不到幾個眨眼的功夫,胖子就被三十名重甲戰兵團團包圍,而這些重甲戰兵的實力,至少都是戰士巔峰以上的實力,而帶隊的隊長赫然是戰尊級別的。

「就憑這些渣渣,也攔得住我嗎?」胖子冷哼一聲,戰尊中階的實力瞬間發揮到極致,青色戰能猶如火焰般包圍他的身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