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既然想到了,就應該提前有所準備,但不知,你是怎麼打算的在將來如何面對天妖。」

2021 年 1 月 3 日

猿金山是有一件重要的事兒請求6青峰,而且這件事兒還和圖中世界有很大的關係,但,他現在問的這個問題,卻是自內心的替6青峰著想。

「很簡單,只要給我五百年的時間,讓我突破到天皇巔峰修為,到了那時候,不要說天妖,隨便一個天帝都不是我的對手,所以說,我最需要的是時間,只要給我五百年的時間,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6青峰這話說得口氣很大,非常的大,五百年的時間突破到天皇巔峰,隨便換成任何一個人,都不敢想這個問題。

或者說他很狂妄,想要五百年就突破到天皇巔峰,簡直是狂妄的沒邊了,任何人聽見他的話,心裡恐怕都會這麼去想。

但,猿金山沒有這麼想,在他看來,6青峰這麼說還有所保留,在他看來,只要給6青峰三百年時間,就足以讓他直接突破到天皇巔峰。

當年在天王歷練之旅時,第一任天道執行者曾說過,只要他突破到天皇巔峰之後,任何一個天帝都不再是他的對手。

第一任天道執行者都對他這麼有信心,他自己當然沒理由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在這個問題上,他不但有信心,而且還有著絕對的自信。

「我對你用五百年時間突破到天皇巔峰修為,一點懷疑都沒有,而且在我看來,用不了五百年,也許三百年足矣。」

猿金山對他更是有著絕對的信任,天劍帝君花費了大量靈魂之力推算出來的人,他心裡沒有任何懷疑,也是因為如此,才果斷的把猿青交給那時候還十分弱小的6青峰。

「我算算啊!你一會兒就走的話,就算路上什麼事兒都沒有,也要最少兩年才能回到天劍星域,我這裡還要十年才能徹底佔領孤月星域,從孤月星域最南方返回去,最少要十三年,青峰,這個世界還能不能撐二十三年?」

猿金山掰著手指頭,算計著自己還要多久才能返回到天劍星域,6青峰在一邊看著,不知道他這是要幹什麼。

五行空間圖雖然是他的伴生靈寶,但,確切到某一天移動出來,他也不能掐算出來。

不過這都不是問題,他不能算出來還有圖靈五行,做為五行空間圖的圖靈,五行一定會知道,於是,心神一動,圖靈五行出現在他身邊。

「五行,圖中世界還能在圖中堅持多久的時間?」見到五行,6青峰開門見山,直接問出了實質問題。

「回主人,還有三十年,最多還有三十年,如果再要多一些時間的話,恐怕會撐爆圖中世界,動搖了靈寶根基。」

「太好了,三十年么?夠了夠了,用不了三十年,大軍就能回到天劍星域了,移動圖中世界這麼大的事兒,我可不想錯過去,必須親眼目睹這個盛舉。」

說了半天,猿金山竟然是為了圖中世界移動到外面的時候,自己能不能親眼見到。

「青峰啊!還有一個問題也必須考慮到,就是圖中世界人口還太少,你打算怎麼安排這些無人星球呢?是誰愛要誰要,還是你自己分配給別人?」

袁金星半晌沒說話,在猿金山停下來的這個空檔,馬上插嘴問起了自己最為關心的問題。

「是啊!這也是我最關心的問題,如今這裡有嗜血鯊王一族,有神蜂一族,還有一些魔族,種族太少了,我總不能當一個光桿的星域之主吧!」

當6青峰說完這話之後,扭頭看了看袁金星,心裡似乎猜到了什麼。

「如果青峰不介意的話,我金罡族願意和你過來作伴,我看這顆星球就很不錯。」

6青峰剛說完,袁金星馬上接著說了下去,他擔心自己不馬上把想說的話說出去,一會兒就再也沒有勇氣說了,並且順帶著指了指不遠處的一顆星球,顯然是在心裡揣摩了很久。

「哈哈!三位前輩,你們真逗!」聽袁金星說完,6青峰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那個……青峰……我也只是隨便一說,如果實在不行,剛才的話只當我沒說,沒說,沒說。」

看見6青峰不說話只是大笑,袁金星頓時老臉一紅,以為6青峰是在嘲笑他,馬上就打了退堂鼓,直接就要收回剛才的話。

「前輩誤會了,青峰不是這個意思,金罡家族能到我的宇宙,青峰求之不得啊!只是我擔心這對帝君不好,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要分裂天劍星域呢!」

見到袁金星的窘態,立馬解釋了自己大笑的原因,袁金星聽后,這才恢復了常態,弄了半晌,自己和青峰想的不是一出。

「這麼說來,青峰是願意了,帝君那裡沒問題,天帝神域已經過了青壯年時期,誰不想為自己找到一顆生機勃勃的星球,帝君不會怪罪,說不定你回去以後,帝君還要你給他留下一顆星球呢!」一切搞定,袁金星心中頓時大喜過望。

「青峰,既然我二哥喜歡那顆星球,那我們金罡族就要那顆星球吧!給我們留著,就算是金罡族預定了,不要再給別人了。」

自己憋了半晌沒有好意思說出來的話,一下子讓袁金星解決了,猿金山和猿金罡也是滿面笑容。

「既然一切搞定,我們就不再耽誤你的時間了,在這裡呆了這麼久,也是時候出去了。」

當初猿金罡和袁金星爭著進來,這次剛好相反了,猿金罡看了看二弟袁金星,竟然主動提出離開圖中,而且說的話很具一語雙關的意味。

四人從圖中出來,推門走出了張天水的這間客廳向外面看去,所有人都在,見四人出來,全都向這邊看了過來。

「青峰,你們快走吧!戰艦就不給你們,你手裡有更好的代步工具,我就不再操心了。」

猿金山更著急,直接催6青峰他們快點走,他也好馬上去下一顆星球,這樣還能節省一點時間。

6青峰看著猿金山,會心的笑道:「好,我們馬上就走,前輩就不用去金呂星了,那裡交給他們就行。」

說完,6青峰跟馬笑天等人告辭,馬振山不想跟著他去天劍星域,而是留在了金呂星,6青峰也不好強行拽著他跟自己走,於是,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星際飛舟,眾人乘坐飛舟迅遠去。

見星際飛舟消失了蹤跡,猿金山這才扭頭對袁金星說道:「二哥,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誘導青峰的意思。」 ?「誘導青峰?我們誘導他了么?整個天帝神域,有幾個比他聰明的,我們如果能誘導他才是怪事。㈧『Δ㈠中文網.『8⒈」

見猿金山問起了這個問題,袁金星立馬晃了晃頭,而且還在為自己找著各種借口,死活不承認誘導了6青峰。

「你是沒有誘導,就是把你要說的話,向你關心的問題上引導,這不叫引誘是吧!」

「算了金山,你二哥也是為了我金罡族著想,青峰的世界中那麼多星球,閑著也是閑著,給我們還比給了別人好得多。」猿金罡急忙打斷了二人在這個問題上的糾纏。

「好了,不說這事兒了,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平定了孤月星域,然後儘快的返回去才是正經事。」猿金山擺擺手,直接朝著廣場上的戰艦走去。

「張天水,好好管理你的天水星,特別注意管好金家的那些殘餘子弟,不要讓他們出去鬧事。」

猿金山急著快點離開孤月星域,也是為了能夠見到6青峰的圖中世界移動到外界,所以,一邊走一邊對張天水說著,連腳步都沒有停下。

「對了,從天水星抽調一百萬精銳士兵,隨時做好戰鬥準備,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到。」

猿金山快向廣場走去,猿金罡和袁金星緊跟在他身後,到了自己的戰艦近前,最後一句話才傳進了張天水的耳朵。

「是」

雖然雙方已經相距很遠了,但,張天水還是恭敬地應諾了一聲,張天水不知道對方聽沒聽到他的話,此刻的八百艘戰艦已經呼嘯而去,眨眼飛出了天水星大氣層。

一直看著前方的戰艦消失在視線中,張天水這才轉身向後院走去,那裡有自己的女兒和外孫,他此刻很不放心這母子二人,必須快點去看看。

推開後院一間房間的門,見女兒和金南天正分別坐在一張椅子上沉默不語,房間里有一種十分壓抑的感覺。

「天兒,別怪外公這麼做,這不單是為了張家,同時也是為了你,你想想,如果張家覆滅,你也會跟著消失在這個世界,只要人活著就有一切,死了一切成空。」

一進來,張天水就開始對金南天勸解起來,他女兒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憂鬱之色。

「天兒,你外公說的沒錯,你不能心裡老是記恨著你外公,他也是為了整個家族還有你,你也不小了,應該理解你外公的苦衷。」金南天老娘緊跟著在一旁勸慰起來。

「娘,你們就別說了,事情已經這樣了,就算我心中再怎麼不滿,現在也改變不了事實。」

金南天低著的頭猛地抬起來,雙眼中布滿了血絲,顯然,他還沒有從剛才被三人的一番蹂躪中清醒過來。

「天兒,外公擔心的是你就此沉淪,你也都見到了,6青峰身邊的那些人,各個都是無數年不遇的天才,你應該從之前的天才光環中走出來,重新打起精神,力爭越了他們才是我的好外孫。」

「是啊!你外公說的多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人,不要老是覺得自己是整個星球第一的天才,振作起來,不要因為這點事就把你打趴下了。」

金南天不是傻子,相反,無論在智商還是天賦上,他都不弱於馬振山,甚至還要在馬振山之上。

他外公和她娘說的話,金南天不是不懂,他現在就是沒有從命運突然逆轉的打擊中振作起來,他需要時間,一個讓他充分反思的時間。

「外公,給我準備一間靜室,我要在裡面仔細想想這段時間生的一切,我現在的腦子很亂,必須先捋清了頭緒,然後才能幹別的事兒。」

聽金南天這麼一說,張天水和金南天老娘的臉上,這才多少露出了點笑容,忙不迭的為他安排修鍊的靜室。

由於張天水投靠了天劍星域,從而,使得天水星免除了一場生靈塗炭的劫難,整個天水星的修士自然對張天水感恩戴德。

金南天進入了張天水為他安排的靜室,從此之後,幾百年之內不見了他的蹤跡,當馬笑天率領四百八十萬弟子離開天水星后,這顆喧囂幾天時間的星球很快平靜了下來。

浩渺的宇宙星空中,星際飛舟正在朝著天劍星域的方向疾馳,飛舟之內,6青峰和他的這些好友們,依然還沉浸在重逢之後的喜悅之中。

「哈哈,有神晶的感覺就是好啊!」

南宮飛宇背靠在舒適的椅背上,手中不停地拋起來一顆神晶,然後抓在掌中『嘭』的一聲捏碎,頓時化作精純的神源之氣飄散在飛舟內。

「哼!還有臉說呢!打賭輸了十萬神晶不給,還老是為自己找理由搪塞。」

飛舟另外一側,趙春英和血酬並排坐在兩張椅子上,看著南宮飛宇的嘚瑟樣子,趙春英馬上開始舊事重提,一番揶揄過後,眾人頓時一陣大笑。

南宮飛宇不為所動,好像沒有聽到她的話一般,伸手在戒指上一抹,再次拿出來一塊神晶,在空中不斷地拋來拋去。

「大家現在趕緊運轉功法,吸收了我免費為你們提供的神晶,我的神晶與眾不同,吸收了以後,修為會大大的提升。」

南宮飛宇側頭瞥了一眼趙春英,再次接到手中的神晶猛地捏碎,直接化作了精純的神源之氣。

「我說飛宇,你的臉皮也是忒厚一點了吧!我老婆都這麼說了,你竟然還像沒事兒人一樣。」

血酬見南宮飛宇的神態,馬上接替趙春英對他再次挖苦起來。

「哎呦!疼死我了,我說老婆,哪有這麼對待你丈夫的,做人要學會光明磊落,做女人更要學會矜持和賢惠。」

原來,血酬剛說完南宮飛宇,趙春英抽冷子伸手在他的肋間使勁掐了一把,這才疼得他大叫出來。

「我只不過是你女友,怎麼就變成你老婆了,以後再敢跟我提起這兩個字,就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趙春英沉著一張俊俏的臉,任何人都能看出來,她是在極力控制著沒有笑出來,這麼說出來,只是要找個借口收拾一下血酬而已。

「哈哈,真是太好了,血酬,春英是不是把你掐壞了?沒關係,馬上運功消腫,如果缺少神晶,哥哥這裡有。」

南宮飛宇說完,甩手扔出一顆神晶,直接飛到了血酬頭頂,然後在南宮飛宇靈魂之力的操控下,嘭的一聲碎成了粉末,粉末頓時灑滿了血酬全身。

「南宮飛宇,你小子真欠揍!」

血酬想站起來直接衝過去狠揍一頓南宮飛宇,可是,一想到對方的度,剛離開座位的神體馬上又坐了回去。

「哈哈」

南宮飛宇瞥了血酬一眼,馬上轉移了視線,看著6青峰大聲說道:「表哥,飄飄跟你在一塊的時間也不是很久,可他的空間跳躍明顯過了我們,這其中必定有訣竅,表哥你跟我們講講如何?」

玩笑開夠了,南宮飛宇馬上向6青峰問出了這個問題,從看見鳳飄飄和馬振山二人空間跳躍的那一刻開始,他心裡就惦記著這事兒,現在終於有機會問了出來。

「飛宇既然問出來了,我現在就跟你們說說,願意聽的就聽聽,不願意聽的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在這裡的都不是外人,6青峰也願意把自己的經驗都傳授給他們,他希望這些人都能有所領悟,當然了,實在不願意聽的人,他也不能過於勉強。

於是,6青峰把自己如何想到的分解空間碎片,和這些人詳細的介紹了一遍,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這些人中,每個人都在側耳傾聽,全神貫注的聽著他講解。

「表哥這麼一說全明白了,這就是隔著一層窗戶紙,一捅就透,不過表哥,在外界修鍊空間跳躍太耗費時間了,還是都到你的圖中世界去吧!飛舟也收起來,就讓五行空間圖自己飛行算了。」

6青峰講解完,南宮飛宇馬上又提出了新的要求,6青峰正巴不得他們專註於修鍊呢!南宮飛宇主動提出來,正好合了他的心思。

6青峰心神一動,這些人連同星際飛舟全部消失,星際飛舟進入了天域神戒中,這些人則是瞬間到了圖中世界。

二十多人站在神晶廣場上,分別看向不同的地方,多年沒有來到了這裡,這裡已經生了很大的變化,此刻的圖中世界,讓他們看著有了一種目不暇接的感覺。

「我先不修鍊空間跳躍呢!先去養魂潭中修鍊一下靈魂之力,我覺得修為就要突破了,如果不提升一下靈魂之力,恐怕要影響修為的突破了。」

尹靈飈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尹家本來就注重修鍊靈魂,在看見養魂潭的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先修鍊什麼最適合自己。

「告訴你們一下,這兒的時間流是外界的一百倍,我們回到天劍星域要用兩年,也就是說,現在有二百年的時間修鍊,你們自己安排吧!我先離開了。」

6青峰覺得自己在這裡的話,他們可能不習慣,特別是那幾個女孩子,天生的矜持,可能會更加覺得拘束。

對這些人說完,6青峰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下一瞬,直接出現在那一塊天道之力旁邊,他準備接著修鍊天道之體。 ?站在這一片天道之力旁邊,6青峰想起了上次吸收的情況,如今在自己面前的,剛好是之前總量的一半。㈧Ω㈠中Δ文網ん.『8⒈

吸收了總量的一半,體質從混沌道體蛻變成天道之體,不知道剩下的這一半,能讓天道之體進化到何種程度。

現在想這些沒用,只有吸收了才知道最終的結果,想到這兒,6青峰邁步走進了眼前的這片天道之力中,盤膝坐了下來。

天帝混沌訣運轉起來,開始的時候不快,當運行了幾個周天之後,混沌神力在經脈中開始快運轉起來。

天帝混沌訣的快運轉,頓時產生了龐大的吸力,在吸力出現的一瞬,周圍的天道之力頓時躁動起來,圍著6青峰的神體快旋轉,眨眼形成了一個不算太大的天道之力旋渦。

天道之力旋渦以6青峰的神體為中心,隨著功法的逐漸加快,環繞在神體周圍的天道之力,直奔他體內沖了進去。

在6青峰的有意識控制下,進入體內的天道之力並沒有進入到經脈中,而是停留在血肉骨骼中。

進入到他體內的天道之力,在他的血肉骨骼中不斷地流動,每當流經一個地方,那裡的血肉骨骼被瞬間沖的支離破碎。

血肉骨骼雖然全部支離破碎,但是,並沒有鮮血流淌出來,在破碎的一瞬間,馬上就開始了重新排列組合,而且排列組合的度非常快,以6青峰天帝級別的靈魂之力,也只是在他神識一掃的過程中,就完成了一次新的排列組合。

天道之力在不斷地衝擊血肉骨骼過程中,總量也在迅銳減著,每當體內的天道之力不足的時候,外界的天道之力就會大量的湧入進來,源源不斷的提供用來蛻變天道之體的能量。

漂浮在外界的大片天道之力在迅減少,6青峰的天道之體也在迅蛻變著,血肉骨骼的支離破碎,給6青峰帶來了難以描述的劇痛,但,他依舊咬著牙,用天道之力不斷地沖刷著血肉骨骼。

這次是6青峰的第一萬次輪迴轉世,從他降臨在隕神星之後,具備了混沌體的那一刻開始,每次的修鍊就從來沒有離開過疼痛。

在他突破真神之前,每一個境界的突破,都如同經歷了十八層地獄一般,可越是這樣,就越加堅定了他修鍊下去的決心。

還有當初修鍊霸體訣的時候,極度疼痛之後的極度舒適之感,更是讓他記憶猶新,那種滋味恐怕只有他才能堅持下來。

極致的修為伴隨著極致的疼痛,如果現在的疼痛之感放在真神之前,就算是意志堅韌如6青峰,恐怕也難以承受。

就算是這樣,6青峰的全身也都被汗水打濕,特別是額頭上,一滴滴豆粒大小的汗珠不停地滾落下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在他體內天帝混沌決的急運轉下,外界的天道之力不再進入到體內,這說明了一個問題,天道之體的蛻變已經到了極限。

停止了天帝混沌訣的運轉,6青峰從修鍊狀態睜開了雙眼,神識在體內迅掃視了一圈,這才從盤膝打坐的狀態中站起了神體,邁步離開了已經再次縮小了一半的這片天道之力。

「這就是天道之體的中期狀態么?不知道剩下的這些天道之力,能不能讓我的神體直接突破到天道之體後期。」

看著眼前這片只有當初四分之一的天道之力,6青峰口中輕聲自語著,抬頭看了看遠處,腳步向前一步邁出,瞬間消失在原地。

「天道之體從初期突破到中期,竟然花費了一年的時間,通過修鍊天道之體,丹田內的混沌神力已經達到了極限,如今只需要一個契機,就能一舉將修為突破到天皇第三層。」

在圖中世界飛行的同時,6青峰心中還在考慮著有關突破修為的事宜。

丹田內的混沌神力已經達到了極限,任憑他怎麼運轉天帝混沌訣,丹田內依舊沒有任何變化,就算自己想要突破修為也做不到,只能等到一個合適的契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