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既然不想和我哥哥結婚,為什麼要讓我哥哥給你買房子,是你說這是你們未來的婚房,哥哥才拿錢買下這裡的!

2022 年 3 月 27 日

為了讓你安心嫁給他,房子都只寫了你一個人的名字,你在騙光我哥哥的錢之後,馬上就和他分手,如果不是你做得這麼絕,我哥怎麼可能會想不開自殺的!」

一個女人正拿著鑰匙走進來。

這個女人身著一條淡紫色的連衣裙,梳了一個高馬尾,五官清秀,看著也就二十齣頭。

「請問你是?」喬安看著這個女人問。

「我是阿豪的妹妹,你們叫我阿美吧。」阿美把身上的包包隨手扔在了沙發上,對屋裡的髒亂眼也不眨一下,看來她不是第一次來左思思這裡。

「你又來做什麼?你哥的東西還沒有拿完嗎?」看到阿美出現,左思思不悅的拉長著臉。

「這是我哥的房子,我想來就來還用得著和你打招呼嗎!」阿美把沙發上的衣服隨手扔到地上,然後自己坐在了沙發上。

「你幹嘛扔我衣服!」見阿美把自己的衣服扔到地上,左思思氣得尖。

「誰讓你把衣服放在沙發上,害我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阿美不客氣的冷哼一聲。

「這位小姐,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是因為她騙光了你哥哥的錢,你哥哥才會自殺的嗎?」郭香一臉好奇的湊近阿美,一臉感興趣的問。

「你管那麼多幹嘛,你是被派來保護我的,不是讓你來過問我的私事的!」左思思氣得差點跳腳。

「我這也是為了更了解阿豪這個人啊,只有了解他,我們才能知道該怎麼讓他不再糾纏你啊!」程真張嘴就來。

「了解他幹嘛,直接把他打得魂飛魄散不就行了,一個窮鬼,沒錢沒勢還想娶我,自己想不開跳了樓還好意思纏著我,這種變態賤男,就該讓他魂飛魄散!」

左思思一臉猙獰的說道。

「你敢!你要敢傷害我哥我跟你沒完!」阿美氣得差點拍案而起。

「原則上來說,只要不是犯了大錯的鬼,我們不會一上來就讓對方魂飛魄散。」葉宇看了左思思一眼,然後說道。

在了解了真相之後,6班的眾人都挺同情那個阿豪的,遇上這麼一個女人,難怪連死了都不打算放過她。

「他都想害我了,還不是犯了大錯!」左西西指了指自己。

「你現在不是沒事嗎。」喬安抬抬眼說。

「可他已經有了害我的心思!」左西西不服氣的說。

「只要你沒事,就不能證明他真的想讓你死吧。」龐俊摸了摸鼻子。

「左思思,雖然我早就知道你無情無義,沒想到你會這麼無情,我這輩子做得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把你介紹給我哥認識!」

阿美一臉後悔的說。

「合著是你給你哥牽的紅線啊!」肖然看著阿美,這就是現實中的坑哥嗎吧!

還好他沒有這麼坑的妹妹,真是上天有眼啊!

「我當時也不知道她是這種人啊,她剛進公司的時候,表現得還不錯,看著也好相處,我和她很快就成了朋友,後來我還把我哥介紹給她認識。

誰知道她會這麼壞,只是想要我哥的錢,我哥攢下的那點錢,全讓她給騙光了,連爸媽分給我哥的拆遷款都讓她全騙了去。

在我哥一無所有之後,她就毫不留情的甩了我哥,想要去勾搭一個新的提款機。」

「哇!你可真厲害啊!」龐俊忍不住對著左思思比了一下大姆指。

看著左思思臉上那兩個大大的黑眼圈,還有想屍斑一樣的斑點,他真的很想知道,那位阿豪究竟是有多重口,才能被這麼一個女人騙得身無分文。

「你哥哥這口味夠重的啊。」就連喬安都忍不住說了一句。

旁邊幾個男生忍不住跟著點點頭。

這口味確實是太重了點。

「你們別看她現在這個樣子,以前她長得還是不錯的,現在會變成這樣,不過是因為她自己做賊心虛,自己嚇自己罷了。」阿美冷哼一聲說道。

以前長得不錯?

好吧,看著現在這張臉,他們實在想像不出那所謂的不錯,是怎麼個不錯法。

左思思已經有好幾天不敢照鏡子了,她怕照鏡子的時候,阿豪會從鏡子里出來抓她,所以她現在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狀態到底有多差。

現在聽到別人暗示她長得丑,左思思受不了了。

左思思從小就是一個小美女,若是她長得不漂亮,又怎麼可能迷惑得了阿豪為了她傾家蕩產。

女生對自己的臉那是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的,在聽到幾人的對話之後,她也顧不得害怕了,一個星期以來第一次照了鏡子。

接下來就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尖叫。

這一聲尖叫,嚇得鄰居差點報警,還好葉宇及時找了個理由向左鄰右舍解釋清楚了,這才沒有把警察招上門來。

「我的臉!我的臉怎麼變成這樣了!」左思思一看自己此時的樣子,差點沒痛哭失聲。

在驚嚇過後,她很快找出一張面膜來了個緊急修護。

看著坐在沙發上敷面膜的左思思,喬安等人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浩浩蕩蕩的妖族精銳,從萬壽山退卻,往西崑崙而去。

自是引起了無數大羅神聖的注意,不少打算渾水摸魚的大羅神聖,紛紛是親自下場,手持先天靈寶,偷偷摸摸的打殺,往西崑崙而去的大羅妖神。

東皇道化此時正是妖族衰弱之時,若不抓緊時間衰弱妖族,等到東皇太一重新歸來,那該被收拾的可就是他

《從異界開始的諸天旅程》第六百九十三章永無休止的襲殺。 背嵬軍牛逼。

至於黑火藥的配方,那是個人都曉得這玩意的厲害,也不必贅述,真正讓李恪欣喜的是,這系統給他的人物。

岳飛啊。

此人何許人也?

不必介紹,因為華夏人都清楚。

此刻,看著遠處一身鐵甲在身,身材高壯,面目冷峻的青年,李恪心情大好。

「岳飛!」

「臣在。」

後者連忙的翻身下馬,朝李恪行了一個軍禮,讓李恪心情大好,他微微點頭。

「好好好。」

「跟著本王,日後好好混。」

說罷,李恪猶豫片刻,掃了眼那三千的背嵬軍后,又眺望了眼東南方向,這時候,系統再度的發布了任務了。

「宿主即刻前往幽州,奪回幽州城!」

「等等……」

李恪臉色頓時一變。

「幽州城,陷落了?」

一旁,系統沒有回復李恪的問題。

這讓李恪一陣的皺眉,不過隨之,他還是大手一揮朝一旁的李存孝還有岳飛道。

「馬上出發,目標,幽州城!」

「是,殿下。」

六千士兵齊聲大喊。

而當他們再次的上路的時候,拂曉已經到來了。

頡利又恢復了一日的精神,他帶著些許的激動,掃視著遠處,那堆積了無數屍體的幽州城城牆,此時,心中生出了萬千的豪放之氣。

「將那些個漢人百姓,給本可汗帶過來。」

隨著頡利一聲令下,遠處,七八千名漢人百姓,其中男女老少皆有,被突厥騎兵們用鞭子驅趕著過來了。

「把他們用繩索串在一起,讓他們排成隊列,站在到突厥勇士的前面。」

「是,大汗!」

一旁,響起了突厥士兵們的聲音。

與此同時,遠處柴紹同樣發現了這邊的情況,舉著望遠鏡觀察著這邊的他,頓時臉色大變,然後,慌張的喊道。

「不好。」

「將軍,怎麼辦啊?」

這時,一旁響起了士兵們的嚷嚷聲。

是個人都明白,這些個突厥人的想法。

他們分明是打算讓這些漢人百姓們,充當肉盾牌,來逼迫他們不再抵抗,放下武器投降的,可是,看著遠處的那些個漢人百姓,城牆上的士兵,卻怎麼也提不起殺意。

怎麼也,不想向他們動起刀子!

正當士兵們猶豫之際。

遠處,響起了頡利的一聲怒吼。

「給這些百姓裡面,咱們安排進去的姦細,安排好了嗎?」

「回稟大汗,安排好了。」

一旁,響起了一個士兵的聲音。

「很好,給我驅趕著他們,往城牆那邊走,走近后,把他們手上的繩子解了,用弓箭手督戰,讓他們在那裡挖城牆!」

「對了,弓箭手少派一些。」

「也看準一些,別傷到了咱們自已人!」

「突厥人好像是讓這些百姓們挖城牆!」

柴紹身旁的士兵說道,柴紹點點頭,他當然聽到了,聽到了鐵鎚或是鐵鏟在城牆下面敲打的聲音了,他眉頭不禁的一鎖。

幽州城城牆確實堅固,但是,這玩意再堅固,也是鐵鑄的啊。

這麼幾千號人一塊破壞城牆,那一準得把城牆給破壞了。

可是,向這些百姓們射箭,或是朝他們身上揚石頭,澆金汁的話,士兵們又下不了手,索性,柴紹一咬牙。

「來人,給本國公召集些士兵,等會一塊的往城牆下面,甩繩子,多準備一些,至少得準備一千條繩子,等會一聲令下,往下面甩繩子,弓箭手也開始射箭,壓制突厥人弓箭手射箭。」

「譙國公您這是?」

副將曾魁詫異一聲,而柴紹卻是掃了眼外面的突厥弓箭手,發現人數不多,只有一千多人,便長出口氣說。

「能救幾個,救幾個吧,救不回來,就讓他們死在突厥人手下吧,也不能怨咱們了。」

「譙國公英明。」

一旁的士兵紛紛拱手。

他們也知道,下面的那些個百姓,死了最好,他們眼下,在挖城牆,是他們的敵人,可是,問題的關鍵在於,那些人都是漢人百姓啊。

殺了他們,實在是讓他們於心不忍啊。

所以,這些人是遲遲不肯動手。

與此同時,突厥軍中,頡利正冷笑著不停,一旁的梁師都在一旁拍著胸脯保證說道。

「大汗放心好了,派出去的那五百人,可都是我軍中的好手,有他們混在其中,絕對可以突然發難,奪下城牆,屆時,我軍便可以從容入城了。」

「那是自然。」

頡利大笑著說道。

同時,隨著上千條的繩索便甩下城牆,空氣里也響起了幽州城守軍們的大喊聲。

「城下的鄉親們聽好了,馬上抓著繩子,往上爬,千萬別猶豫,猶豫就會敗北,如果你們不抓住這個機會,等會我們會射箭殺死你們,因為你們在破壞我們的城牆!」

聞言,一眾百姓們大慌啊。

畢竟,眼下不只是突厥人要殺他們了。

城裡的守軍也要殺他們了。

看著那甩下來的繩索,一時間,當即便有眼疾手快的人,抓住一根繩索,隨之,城牆上的守軍感覺到自已拽著的這根繩索突然一沉,便知道是有人抓住繩索了,瞬間,三五個有同時用力,片刻間便將一人給拽了上來。

與此同時,遠處突厥弓箭手們也發現了不妙,他們快速的射箭,射殺那些個逃跑的人。

這些人射箭,是長著心眼的,那些頭上扎著頭巾的,一個也沒射死。

殺掉的,全都是普通的百姓。

隨著慘叫聲不絕於耳,柴紹一揮手,幾百個弓箭手們頓時便探出垛口,一輪齊射便射了出去,隨之,又是一輪,壓制著那些個突厥的弓箭手們。

而與此同時,一千多條繩索也在快速的動作。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