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放心,你周家的資金,我一定會退回去的!」走?

2021 年 12 月 26 日

張燁華側起頭顱,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小子,我山本家族不可辱!」山本熊二頭也不回,一臉狠厲道:「我要你當眾跪下向我山本家請罪!」

想到徐福居然不把自己放在眼裏,山本雄二心中的怒火猶如即將噴發的火山,他要在酒店外,大庭廣眾之下懲戒徐福。

只有這樣,才能讓

《重生地球之徐福》第二百五十章:人群中的李忠 「你為什麼叫朕的母妃攸青?你是怎麼知道母妃的閨名的?」攸青這個名字,就連他都是偶然得知的,嫁進皇室之後,攸青就改了名字和姓氏。

可這個蕭統和他的母妃並沒有什麼聯繫,甚至都沒有見過幾次,那麼蕭統是怎麼知道攸青這個名字的呢?

「什麼意思本王也就不和你詳說了,當年的那些事情,本王不想提,提起來就覺得晦氣得很,你還是下去問問你那個父皇吧。」

說着,蕭統轉身,手緩緩抬起來,就要揮下——!

「住手!」一道女子高亮的聲音劃破長空,眾人聽到這個聲音皆是愣了一下。

而蕭統的反應則是最大,他眼眶微闊,眸中閃過一絲震驚,她怎麼來了,她不是應該在宮中嗎?

難道是誰將寒山寺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她不成?

只見蕭皇后提着厚重的宮服,神色緊張地朝這邊跑了過來。

蕭無江見蕭皇后突然出現,以為蕭皇后是來救他的,但他又想到此時這個地方極為危險,他皺眉出聲道:「母妃,你快離開這裏,這裏…….」

然而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表情卻已經倏爾一變,變得可怕萬分,因為蕭皇后一眼也沒有看向他,而是徑直朝着贏冽的方向跑過去。

「冽兒,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裏受傷?快讓本宮看看!」

由於蕭統示意下屬她可以進來,所以下屬就沒攔著蕭皇后。

贏冽皺着眉撇過臉,冷聲說道:「我沒事,別碰本王。」

蕭皇后臉上閃過一絲落寞的顏色,但她很快恢復如常,像是那抹顏色從未出現過一般。

「蕭統,你究竟是在做什麼!?你想死嗎?」蕭皇後轉而對蕭統發難。

「若是本宮晚來一步,你是不是就要對他下手了?!」

蕭皇后口中的他指的是誰,想必在場的各位也都很明了了。

蕭無江聽言之後,下頜線緊緊繃起,已經在爆發的邊緣。

他的母妃……果然是不可能因為他而來的。

但贏冽……憑什麼贏冽能夠受到母妃這般的重視、關注和關心?

他不甘心……

他怎麼能夠甘心。

蕭統的屬下見蕭皇后對他們主子如此不禮貌,額頭上已是冒了冷汗,但他們誰也不敢管,甚至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

蕭皇后是現在這邑國唯一一個敢對蕭統如此不敬的人,如果換了任何一個人的話,恐怕早就被蕭統拉下去砍了頭了。

「本王已經足夠仁慈了,是他冥頑不靈,不過,你來這裏做什麼?本王不是讓你好好待在宮裏?等一切結束,本王自然回去找你的。」

蕭統語畢,對屬下命令說:「來人,將蕭皇后帶下去,注意,別傷到她。」

「是!」

蕭皇后冷聲斥道:「滾開!別碰本宮!將你們的臟手拿下去。」

「母妃!」

蕭無江無法再忍受下去這些人的無視,他爆發出一聲怒斥,道:「你和這個蕭統究竟是什麼關係?!為何他會知道你的閨名!」

蕭皇後面對蕭無江的詰問顯然愣了一下,她看了蕭無江一眼,瞥過臉去,垂眸說道:「這件事……等本宮帶你回去再說。」

「有什麼事不能現在說的?!」蕭無江如同一隻被困在籠中的困獸,這些人絕對有大事瞞着他,但只有他被蒙在鼓裏。

這種感覺叫他痛苦。

「是啊攸青。」

一旁的蕭統卻是截然不同的狀態,他悠然笑着說道:「是啊攸青,有什麼事是不能現在說的呢?而且,如若你現在不說,恐怕之後,他可就沒有聽的機會了呢。」

「你!」蕭皇后死死地瞪了他一眼。

但她很快低下眸去,沒再說什麼話,好像蕭無江所問的東西無法叫她說出口一般。

「罷了。既然攸青不說,那就由本王來說吧,好讓你下去以後,做個明白鬼。」蕭統扯著上揚的嘴角說道

他在說之前,意味深長地看了蕭皇后一眼,見蕭皇后並沒有出聲阻止,這才繼續說道:「你是不是一直都以為,你是攸青唯一的兒子?」

此言一出,聽言的人皆是一怔,包括連謠在內。

蕭無江隱隱有不好的預感,好像他最害怕的事情就要從蕭統口中說出來。

233:「宿主,不會真的讓你給猜對了吧?難道贏冽是蕭皇后和蕭統的私生子,難怪蕭統剛才遲遲不對贏冽下狠手,還一而再再而三地給贏冽那麼豐厚的好處,豐厚得連我都心動了。原來是有這麼一層關係在啊,那這一切就都可以解釋得通了。」

連謠眸光微沉,「閉嘴,聽八卦能不能安靜點?」

233捂著嘴,「好嘛好嘛,安靜聽講安靜聽講。」

果然,蕭統下一句就是,「其實攸青還有一個孩子,想必本王說到這裏,你應該就已經猜到是誰了吧?」

蕭無江聽到這裏,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他恨恨地看向贏冽和蕭皇后,最後將充滿血絲的目光死死釘在蕭皇後身上。

「母妃!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騙我!為什麼你這麼多年都不告訴我真相?難道我一直以來,做的還不夠好嗎?」

蕭皇后在面對他時,好像從來沒有開懷地大笑過,即使是開心了,也只是淺笑罷了。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哪裏做的不夠好,所以小心翼翼地討好蕭皇后。

可後來才知道,蕭皇后並不是因為他做的不夠好才對他如此的,不過是因為他不是她最疼愛的那個孩子罷了。

在面對贏冽的時候,蕭皇后的態度就完全不同。

可是憑什麼。

同樣都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為什麼她對贏冽投注的感情就那般多?

即使贏冽對她一直都是不冷不熱的,她卻還要上趕着討贏冽的歡心?

蕭皇后看着蕭無江帶着恨意的眼神,一時間竟然愧疚得不敢直視。

她知道她這些年做錯了很多事情,特別是對她的這兩個孩子。

可是她控制不住。

她一想到贏冽受苦的那幾年,她就沒辦法不對贏冽好,這也就導致了她有時候會無意間冷落蕭無江。 夜北梟道:「既然已經看了病了,我們就回了!」

裴珏立刻湊上去,說道:「阿梟哥哥,你今天能陪陪我嗎?」

她一臉傻白甜,好像就是一個天真無邪不諳世事的小女孩。

夜北梟的臉,瞬間陰沉,道:「裴小姐,我覺得,昨天我說得已經很明白了!」

他竟然不知道,一個女人可以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隨即他看向沈蘭君,道:「裴夫人,我想,你也不希望昨天的新聞,再出現吧?」

沈蘭君狠狠瞪了裴珏一眼,說道:「我保證,不會再發生了!」

裴珏立刻委屈地扁嘴:「媽……」

「住嘴!你在這裏陪着你哥哥,我送送他們!」

沈蘭君說着話,向夜北梟等三人做了個請的手勢。

於是夜北梟牽着江南曦的手,和徐卿生轉身離開。

沈蘭君一直送他們到電梯口,夜北梟道:「裴夫人留步吧,我希望您能說到做到!」

沈蘭君卻說道:「我想和江南曦單獨談談!」

夜北梟清俊的眉眼上,瞬間染上了幾抹冷意。

他的大手,更是扣緊了江南曦的腰肢,冷聲道:「夫人,要適可而止!」

沈蘭君卻笑了,宛若一朵雍容大氣的木棉花,氣勢凌然:「夜神是覺得,在你眼皮子底下,我能對她做什麼嗎?」

江南曦望着沈蘭君,有些看不懂這個女人。

乍一看她,覺得她就是一個養尊處優的豪門夫人,溫婉優雅,沒有任何的殺傷力。可是,其實她卻是內心相當霸氣的女人,氣勢時藏時露,讓人心生敬畏。

她想,既然裴夫人在病房的時候,親口承諾,不讓裴珏再糾纏夜北梟,這時也不會對她怎麼樣的。她倒也想知道,裴夫人心裏是怎麼想的,難道就真的一點也不顧及臉面和聲望嗎?

因此她拍拍夜北梟的胳膊,說道:「我就和裴夫人談談吧!」

夜北梟卻冷硬地說道:「沒什麼好談的,我不接受任何威脅!」

他這句話,顯然是說給沈蘭君聽的。

沈蘭君又是淡淡一笑:「如果我要威脅你,絕不說出口!」

這話讓江南曦心口一驚,莫名就覺得這個女人,是個狠人。

她點頭:「好,夫人,在哪兒談?」

沈蘭君道:「也不用去別的地方,就在拐角處就好!」

她指了指樓梯的拐角處。

這裏是十樓,很少人走樓梯的。

江南曦點點頭,就推開了夜北梟的胳膊,和沈蘭君走了過去。

夜北梟想跟過去,江南曦擺擺手,讓他站在那兒,不要動。

夜北梟只好站在兩個人三米的距離,目不轉睛地盯着她和沈蘭君。

徐卿生也沒有走,和夜北梟站在一起。

他低聲道:「我聽說這位裴夫人挺厲害的,在京都的時候,可是籠絡了許多的權貴。」

夜北梟默不作聲,他對這位裴夫人的認識,更深刻一些。裴珏和裴戰,加起來,都不會是她的對手。

這也是夜北梟擔心的,所以他對她還保持着應有的禮貌和尊敬。

在另一邊,江南曦背對牆壁,面對裴夫人,淡笑着問道:「夫人想和我談什麼?」

沈蘭君再次上下打量江南曦,她對江南曦還是有幾分欣賞的。在裴珏糾纏夜北梟的時候,江南曦雖然對她不屑一顧,卻也沒有當場翻臉,說明她內心是很強大,而且很知道分寸,給裴夫人留了面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