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恨他嗎?」

2021 年 1 月 3 日

凰冰從屋裡跑出來,還沒平復下心情,身後就傳來這麼一句,讓她的心弦再一次繃緊。

恨嗎?她也很茫然。

她大概是恨得吧。恨他欺騙她,恨他玩弄她,恨他為了另一個人要殺了她。她,怎麼不恨呢?

可若說是恨,她為什麼又會一次一次為他心痛?甚至在知道他會死的時候,她的全世界都要崩塌了。

可是不恨,她又時時刻刻記得那無情的差點要了她的命的一掌。

所以,她到底是恨不恨呢?

「不要再逃避了。」

冥絕沉重的話語在她身後響起。

逃避?她大概真的是在逃避吧。她以為這樣不去想,就不會再苦惱了。

「其實有很多事你一直是不知道的。」

凰冰轉過身來,疑惑地看著他。

「你還記得你中了醉生夢死的那一次嗎?」

他看著她的眼睛,不讓她再逃避。

凰冰點點頭,她記得,那一次,她和洛雲彤生死戰。洛雲彤輸了,最後二長老使了計,讓她中了醉生夢死的毒。

她記得在昏迷中,寒影告訴她解毒的方法,最後用了業火訣的力量將那毒破了。

她還記得,昏迷的最後一刻,她看見的是冥希辰著急的臉……

「醉生夢死,出自雲山宗,是宗門禁藥之一。就算是我享有白衣聖手之名,也解不開它的毒。」

凰冰平靜下來,聽他的講述,或許,她真的不能再逃避了。

冥絕說著忽然停了下來,他的眉毛緊緊皺在一起。

事情並不那麼簡單,他都不知道要該怎麼解釋了。

他不說話,凰冰也不催他,好一會兒,才又聽見他的聲音。

「醉生夢死,不能撐過三天。你那次醒來,之所以看見的只有我,是因為,他,去給你找解藥了。」

凰冰心中一動,他竟是去給她找解藥了?

「我們都以為既然是雲山宗的禁藥,那雲山宗必定是有解藥的,可卻不知,根本沒有,醉生無解。」

所以?凰冰不語,這些,她知道,寒影都告訴她了。

「雲山宗對他來說,是一個噩夢。」

即便他不點明,凰冰也知道他說的是冥希辰。她的心一下子提起來。

「或許說出來你不會信,他本身就不是一個完整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他身上發生的事。他魂魄上有惡疾,總是一半沉睡,一半醒。這時間,正好是半年。」

「他去雲山宗為你尋找解藥的時候,正是那半年之期。」

「他每次惡疾發作后,記憶都不復存在。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起初,我也被嚇到了,後來,才明白。」

凰冰心中一震。記憶不復存在?這麼說,他不是欺騙她,也不是假裝不認她,而是,根本就忘記了她。

心口突然很悶,真相彷彿離她很近,可是她卻不敢去觸碰了。

曾經以為的那些正確的,突然就要被推翻,這讓她不知所措。

冥絕嘆了一口氣,悠悠地說道:「夙音算是他的師妹吧,他被老宗主收養帶在手下,收做徒弟,可誰知道他真正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不是當事人,果真這些事情是說不清楚的。

冥絕不知道他這麼錯亂的需要她到底聽懂了多少。(未完待續。) 不是當事人,果真這些事情是說不清楚的。

冥絕不知道他這麼錯亂的敘述她到底聽懂了多少。

甚至,有很多事,只能由冥希辰親口對她說,只是,那個人怕是不會說。

「小夜夜,我不知道該怎麼給你解釋他的身世,或許,這些應該由他親自告訴你。我不知道你信不信,但他真的,從未想過要傷害你。」

冥絕也是腦子一片亂了,想要把真相都告訴她,可是,卻又不知該怎麼說。

「你墜崖后,他刺激的昏迷后再醒來又變回了了原來的樣子。他整日找你,一年來,幾乎沒有停歇過。稍有一點風吹草動,不論真假,他都要親自去看,可是,每一次都是失望。到最後,他都快要絕望了。」

「你知道有一次我看見了什麼嗎?他要廢了自己,他說是他親手害了你,所以他要廢了自己!」

冥絕想著,若不是他及時出現,估計那個瘋子真的要廢了自己。

他看向凰冰,想看出她是什麼態度,可讓他失望的是,從她的臉上,他看不出其他的表情。

可他哪知道凰冰的心裡已經在翻起巨浪了呢?

「在得知你活著出現的那一刻,你不知道他有多高興,那是我第一次看見他笑。」

「他打聽到了你的所在之地,就去找你。可是他不敢出現在你面前,他害怕你看見他就又躲得遠遠的。所以,他變成別人的樣子跟在你身邊,看著你。」

凰冰的腦子裡亂糟糟的,她不知道該不該信,直覺告訴她這是真的。

可是,每當這個時候心裡又會冒出另一個聲音,告訴她這些都是假的。

她該怎麼辦?就算這些是真的,可他曾經護著另一個人傷她,依舊是事實啊。

這其實也算是一種背叛的吧。

看著她眼中再次露出疏離之色,冥絕著急地說:「小夜夜,你還不明白嗎?老宗主辭世前讓他照顧夙音,所以他才……」

說到這兒,他突然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自從他變回來之後,就再也不允許夙音出現在他面前,他怕會忍不住殺了她。」

凰冰臉上浮現一抹冷笑,顯然她理解成了另一個意思。

夙音設計她,陷害她,他卻依舊不肯動她。好,很好,就憑這一點,她也絕不會再像從前那樣。

冥絕被她那抹冷笑嚇住,這才發現自己的話有多大歧義。他臉上寫滿懊惱,她一定又想歪了。

「因為,他說,他要留著她,讓你親自處理。」

什麼?凰冰的神色僵住。不可置信自己聽到的話。為什麼和她想的不一樣?

他不殺夙音,是要留給她來處理,而不是因為捨不得?

她很茫然,很無措。

「如果你真的要恨,那就恨我吧。如果我早一點將這些事情告訴你,你們或許就不會走到那一步。我早就知道那個女兒心思不純,卻沒有防備,這些,都怨我。」

冥絕臉上浮現痛苦與悔恨,若是他早一點將這一切都說明,哪還有現在這麼多事?

凰冰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說,他魂魄上有惡疾,那他現在……」

她還沒說完,冥絕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一次醒來之後,他托我用藥壓制住了魂魄上的惡疾,可是那樣,他的修為也大跌,身體也受到損傷。那藥物雖能壓制,卻是有副作用的。一旦大的情緒波動,就有可能將惡疾再次引發出來。而且,每一次用藥都是原來的幾倍,直到最後完全壓制不住。」

「那會怎麼樣?」

冥絕有些難以開口。「一旦到了那個時候,惡疾完全爆發,他就再也不能恢復了,甚至可能魂飛魄散。」

凰冰的心突然一緊,魂飛魄散……

「他,知道嗎?」

冥絕艱難的點點頭,知道,他怎麼會不知道呢,他大概是最清楚的人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明明知道後果那麼嚴重,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他害怕惡疾發作,再一次忘記你,傷到你。」

凰冰身子晃了晃,雙手有些開始顫抖。

害怕再一次忘了她,傷了她,所以,他明知後果還那樣做了。

怎麼會是這樣?怎麼會是這樣?

她以為他一直都是騙她,可是現在卻是這樣。恍若炸彈突然炸開在她的心裡。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他,還能撐多久?」

「本來,還可以支撐大半年的,可是只一次卻突然發作了。」

冥絕看凰冰的眼神帶著複雜,讓凰冰的一顆心又緊張起來。

「為,為什麼?」她有些害怕,害怕聽到答案,她直覺這一次又是和她有關。

冥絕閉上眼,一狠心,將剩下的也說出來。遲早她都是要知道的,那個人,為她做的事,夠了,真的夠了。

「他說他欠你的,那個瘋子,他分離了自己十分之一的魂魄送給你。他說要償還你經歷過的痛。」

有什麼東西轟的一聲在腦子裡炸開,接下來,冥絕另一句話,讓她徹底傻掉。

「他把那分出來的魂魄寄存在血玉簪上,溫養它,一併送給了你。」

血玉簪,魂魄。

怎麼會這樣?他分離了魂魄寄存在血玉簪里,那該多痛。肉體上的疼痛還有跡可循,魂魄上的痛,那,根本不可尋啊。

那個瘋子,他怎麼可以這麼做?明明知道自己面臨著魂飛魄散的危險,還分離魂魄出來,他真的是瘋了嗎?

他怎麼可以這麼做?他怎麼可以這麼做?

她的眼眶紅紅的,急切地翻起了納戒。

那個盒子在哪裡?那個血玉簪在哪裡?怎麼找不到呢?

忽然,她無力地踉蹌了幾步,眼裡充滿驚懼。

她想起來了,那個時候,她知道東西是他送的后,就將那根血玉簪連帶著盒子一起燒了,用紅蓮之火燒了,連灰都不剩。

她把東西燒了,連帶著裡面他的一縷魂魄也燒了。紅蓮之火,可以燃燒靈魂的啊。

凰冰的臉上血色褪盡,看上去那麼蒼白無力。

是她,是她親手燒了的,是她讓他變成這個樣子的。

她燒那些東西的時候他一定很疼吧。分魂的疼痛她已經不敢想象,跟別說是焚燒。

就好像把他的靈魂抽出來放在火中烤,他魂魄上本就有惡疾,怎麼能承受的住呢。

淚水忽然就跌落了下來,冥希辰,你怎麼可以這麼做?(未完待續。) 她燒那些東西的時候他一定很疼吧。分魂的疼痛她已經不敢想象,跟別說是焚燒。

就好像把他的靈魂抽出來放在火中烤,他魂魄上本就有惡疾,怎麼能承受的住呢。

淚水忽然就跌落了下來,冥希辰,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他讓你傷了身,傷了心,卻讓自己傷了魂,傷了根。他所承受的痛,一點也不比你少。」

冥絕看著她眼睛,雖然她現在失魂落魄的樣子讓他心疼,可他依舊要說。

「小夜夜,你捫心自問,你真的是恨他嗎?」

凰冰渾身抖得厲害,淚水不停地往下淌。

她真的恨他嗎?在她知道這些事後,她怎麼還恨得下去。她,恨不下去啊。

「別再逃避了。小夜夜,其實你很在乎他是不是?」

在乎?

如果不在乎,她為什麼努力想要忘記,卻一次又一次想起來。

如果不在乎,為什麼她聽到冥絕說的這些會心疼?

「你之所以覺得恨他怨他,那是因為你一直再逃避,不願意從過去走出來。你不願意在接觸過去的種種,可是你真的能忘了他嗎?」

「就算他曾經傷過你,為什麼不試著去了解真相?為什麼不去看看他都做了什麼?」

「為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給你自己一個機會?」

「你知道,他那樣一個霸道的人,是不會對你說這些的。就算到時候,真的魂飛魄散,恐怕也只會遠遠地離開你。」

「我不想看到你們再這樣下去了。明明都是在乎的,為什麼不說呢?小夜夜,給他一個機會,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不要讓自己後悔。」

冥絕覺得自己能說的都已經說了,不能說的,他也說了。

試想一下,若是今天這些話被有心之人聽到,冥希辰的處境該有多危險?

說了這麼多,若是凰冰還不能明白,那他真的是沒辦法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