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 「你很強,主神強者,是我始終無法敵對的強大對手,雖然知道你不會殺死我,但我要把它當成一種殊死搏鬥,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我要變強,逃離這個鬼地方,你覺悟吧!」飛天羅大喝!

2021 年 1 月 17 日

「梵天決——烈焰翻天!」洞窟中下起了金色劍雨,暴風般的落下!

只見大蟑螂背部羽翼收起,用他那堅實的盔甲擋住了劍雨!


「他那堅實的盔甲的防禦力簡直成為無敵,你們攻擊他的腹部!」雪婷大喝,巨大的尾巴狠狠摔下,一圈巨大的氣浪衝擊波,大蟑螂被狠狠砸入地面,雖然無比狼狽,但大家都清楚,這點程度的攻擊,根本不會對魯西造成什麼傷害,但飛天羅與雪婷幾乎已經發揮出了全部力量了!但看那大蟑螂,似乎還沒有認真出手似的!

「好機會!」星霖大喝,「黃家王衝刺!」星霖大喝,化為一道金色流光,狠狠撞擊,地面爆炸,土石飛濺,只見星霖的長劍刺在大蟑螂的肚子上,背部是光溜的鱗甲,雖然大蟑螂的肚子也有鱗甲,但感覺上防禦力應該相對薄弱,沒錯,那是魯西最薄弱的地方,但星霖的長劍只是划碎了大蟑螂肚子上的《.一塊鱗片而已!僅僅是一小塊的鱗甲掉落,而反震之力,反而將星霖連人帶劍反震擊飛!撞碎一座假山!

「就是那個缺口!」飛天羅對著塵銳冰大喝!

塵銳冰頓時會意,使出自己最強實力的突刺,狠狠,朝著那鱗片碎裂處,狠狠刺進去!是深深的刺進去!綠色的什麼液體流出,就這麼受傷了?

「怎麼這麼簡單就得手,本來還想掩護他一下!怎麼…!」飛天羅疑惑!

塵銳冰而已無比尷尬,四人一大蟲子,頓時安靜下來!

塵銳冰尷尬的眼神一掃!精神力滲透道!

「喂,大傢伙,你怎麼搞的,這麼簡單就讓我刺傷你,你給我認真點啊!」

「可是,你是那位……大人啊!不是你要求我……」

「笨蛋,做戲也要認真一點,要是出意外壞了我的計劃,我絕不放過你的,我們通過高等秘法交流,沒多少時間了,現在把我擊飛,我已經不是大人,是你的敵人,要是因為這樣被我們不下心的殺死,我可不管你了!」塵銳冰看著巨大的蟑螂,一臉害怕!在外人看來,他似乎是因為攻擊到了這蟑螂而後怕!

「可惡啊!」魯西頓時大喝!「你這個傢伙,我完全低估你們的實力,這是我一時大意,接下來,我要一個不剩的將你們幹掉!」

大蟑螂全身冒出熱氣,巨大的能量波動將塵銳冰狠狠砸在牆岩上!不省人事!

「各位,那傢伙的氣息已經明顯減弱,敵人稀脫,乘機要他命,上!」飛天羅大喝,一個金色大球升空!

「什麼?這傢伙居然保留實力!」大蟑螂魯西有些著急,「很明顯,之前與他們交戰的那幾次,他們根本沒有使用全力!雖說剛才是大人的一擊,我故意沒有躲避,可也多多少少有些自傲的心理,麻煩了!說不定我一不小心!」

「可惡!」巨大蟑螂大喝,飛身而起,一口咬碎巨大金球,金球爆炸,劃分為點點金光,沒一點金光的灑落地面,都會引起一連串的爆炸,就連四周的岩壁都漸漸龜裂!

「去死!吼!」雪婷巨大的身影扭動,尾巴狠狠一抽,一擊擊中空中的巨大身影,魯西狠狠撞擊在牆壁,原本肚子上的傷口噴出不少綠色血液!

「可惡,糟糕了!」這樣下去,我會很危險的!魯西已經重傷了,可根本來不及治療傷口!「可惡,我絕對饒不了你們!」魯西張開那猙獰的大嘴,一股股能量炮!

地面,空中,一臉串的爆炸聲!星霖的身旁爆炸,自己被強大能量波及,倒在洞窟角落的碎石堆里,不省人事!

「星霖!」飛天羅大喝!

「你還是先照顧一下你自己吧!」巨大身影飛起,只是觸鬚微微一掃,帶著強韌的風勁向飛天羅狠狠抽來!

「糟糕!」飛天羅所能辦的,就是用黑暗神劍擋在身前!

「噗!」儘管有黑暗神劍的抵擋,但神劍的反震力將飛天羅擊飛,一口金色鮮血噴出!


「刷刷!」一陣陣指甲劃破玻璃的刺耳聲,是雪婷的龍爪在魯西的背部鱗甲留下的白痕,顯然,以雪婷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強行攻破魯西的正面防禦!無奈…她做出了決定!

「飛天羅!」雪婷大喝,張開大嘴,一枚白色冰息噴出,巨大的身影直接冰凍在空中!而在雪婷噴出自己的本命冰息之後,雪婷巨大的龍身在一陣光芒下,漸漸縮小為雪婷人類的模樣,雖然幻化了人形,但雪婷之前的衣服早已碎裂消失,光溜溜,掉落土石廢墟中,雖然光溜溜只有那麼一瞬間,但沒人會在意到,因為唯一保留一些戰鬥力的,只有重傷的飛天羅了!

「好機會!」飛天羅大喝!「逆天天賦秘法!」飛天羅大喝,他的戰鬥力,突然暴漲,一瞬間已經達到了神王的巔峰,一陣陣虛弱感浮上心頭,曾經聖階強者的時候自己還能維持不短的時間,但是現在,神級實力的逆天秘法為什麼反而支撐不了多久呢,是身體的原因嗎?要是小黑在這裡,就好了!想歸這麼想,但飛天羅沒有放棄這麼絕佳的機會!

「梵天決——一箭穿心!」飛天羅眼神變得血紅,那紅光無比妖艷,映紅了整個空間,弒神者暴戾的氣息席捲天地,瘋狂般化身為一道金色與紅色相互輝映的光線,他的目標就是大蟑螂被塵銳冰擊穿的一個正在流血的傷口!

「糟糕」魯西大叫,他著急了,包裹極冰寒冷冰層大海蜇魯西,金光大放,一根根金色光柱從魯西身體溢出,每溢出一道光柱,冰岩就碎裂一些!只是一秒!它就快掙脫冰層了!

「一秒鐘,足夠了!」飛天羅咬牙切齒,強忍著大腦傳來的疲憊感,與隨時都有可能失去意識的最後一絲清明!

「飛天羅!」雪婷光著膀子爬上石堆,他看到了,看到了飛天羅的黑色大劍已經精準的插入魯西的傷口中!魯西完全從碎裂的冰層中掙脫,刀鋒的觸手離飛天羅眉心只有三公分停止了!

飛天羅的黑色大劍似乎沒有想要前進一分的趨勢!

「你為什麼?為什麼停手了!」魯西大喝!

飛天羅眼神恢復為黑瞳!「我很清楚,我的長劍只能給與你重傷不治,但代價是你的觸手刺穿我的神格,我死,你重傷,難道我們真的要為了這個什麼信念,非要拼個你死我活的嗎?」

「你到底想說什麼!」大蟑螂魯西的觸手始終沒有前進一份,飛天羅的大劍已經拔出!

「身為位面守護者,你的使命不是讓適合的人通過位面通道而已嗎?到此為止吧!」飛天羅收回大劍,眼睛就盯著那離自己三公分遠的刀鋒觸手!

星霖爬起來,看到這一幕,心臟劇烈跳動!「夕武老大!」

「飛天羅,你…」塵銳冰似乎受了很重的傷!

「飛天羅,你居然……」雪婷暈死過去的小嘴,居然還能冒出這麼一句話!她已經沒有力量再爬起來了,只能在地面掙扎!

半響!沉默!

「是,你贏了!」魯西無奈說道!

「贏了!」星霖趴在石堆上休息!

塵銳冰也將身體從岩石中爬出!

「呵呵!這麼說,我們已經有通過這位面通道的資格了?」

「是的!」

飛天羅慢慢轉身,一抹空間戒指,巨大的披風,將光溜溜的雪婷包裹起來,背在自己的背上!

與塵銳冰,黃星霖相互攙扶著走向位面通道那光亮的魔法陣!

大蟑螂魯西自動為飛天羅一眾讓開道路!

在走入位面通道的一刻,飛天羅慢慢轉頭,他感覺得出,這傢伙對自己已經手下留情,甚至連一半的實力都沒有發揮出來!畢竟自己與蛟伊主神生死戰鬥過,感受過梅蘭妮艦長那主神級別狂暴的能量!他遠遠知道,魯西沒有發揮自己全部實力!

「謝謝你!」飛天羅早已解除逆天天賦秘法,但少不了一陣虛弱,微微說道!

「是我該謝謝你!」魯西居然冒出一句飛天羅無法理解的話語,「快走吧,如果你們再不離開,我可是會捨不得你們,強行將你們留下的!」

「呵呵!」飛天羅沒有由於,四人消失在了位面通道中!

看著飛天羅等人的離去,大蟑螂魯西微微一笑「大人,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謝謝你,黑瞳勇者,因為你的到來,結束了我永生之年的囚禁!」魯西說完,吐出一枚玉石,咬碎,突然間,巨大的能量,使得整個原本就已經支離破碎的洞窟崩塌,通道完全崩潰,虛無之境真的如同其名一般,消失在了海底深處,就好似以從前一樣,沒人知道這裡的存在,完全從曼璃大陸消失了,除了已經離去的飛天羅等人,但他們已經離開了!飛天羅不知道他踏出的這一步,是他人生的重要轉折點,也是塵銳冰一手進行策劃的陰謀,從踏出位面通道的那一步,飛天羅註定擁有了不平凡的人生,轉折點,是怎樣的轉折點,飛天羅未知的未來究竟有著怎樣的際遇,穿梭位面通道的另一個出口究竟通向何方,是離精元大陸更近一步呢?還是……且聽下回分解!群201225316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 經過推測,西克在臨死前的最後一秒,伸手進腰包,他一定捏碎了靈魂符咒,向葯膳家族古塔內的族長進行求救了!而這些傢伙們卻渾然不知!

飛天羅頓時一臉嬉笑,上前說道「剛才謝謝各位老大的幫忙,大家都是同族人,也不需要耍小聰明,那枚空間戒指中的碧蔭酒有上萬憑,說實話,我留下的是零頭的一百多瓶,如果不是有急事要離開的話,定要與幾位大人共飲一杯,那我就告辭了!」

五位神王沒有說完,靜靜看著飛天羅的離開!

「馬二大人,就這麼讓他走?」

「呵呵,他是個聰明人,如果他敢給我們一點點的碧蔭酒的話,剛才我們會順便送他下地獄,搶奪他的碧蔭酒,他不貪心,才救了他一命!再說,他也看到我們的手段,他不敢貪心!」

「嗯,是啊,量他也不敢!」這位神王的意思,只要飛天羅敢騙他們,以他們五人神王的速度,這傢伙逃不了!

&nbsp—;「對了,我們先幹上一杯吧!」馬二剛想掏出碧蔭酒,突然一股凌厲的氣勢蔓延天際,瞬間鎖定了空中的五人!

「什麼?」五人-大驚!能讓他們五位神王實力的強者露出如此表情,只有主神級別的傢伙了!

「翁!」空間波動,一個道骨仙風的老者出現無人身前!

「你們居然殺了西克他們!」老者隨意一票,地面掉落四枚神格,其中兩枚內部龜裂,完全遠離人世了,剩下兩枚還好,還有的救!

「怎麼?我們只是路過,這些傢伙出言不遜!我順手把礙眼的傢伙解決了!」馬二喝道!

「呵呵,難道你們不是那小毛賊的同夥嗎?」

「呵呵,朋友,沒有證據你可不要亂說話,我們的氣息你應該可以判斷出,我們從未接近你葯膳家族!」馬二喝道!

「確實,你們的氣息並沒有接近,但你怎麼知道葯膳家族出事了呢?還有,你手上的戒指老夫覺得很好奇,可否借來看看!」老者伸出手!

「你…」馬二似乎是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一下子被那老者抓到把柄了!身影微微后縮!

「可惡!吾乃魂界鬼王大人座下第一勇士奧西里麾下中隊長,勸你一個小小的葯膳家族不要愚蠢的和整個魂界做對!」

「這裡是魂界與黑暗神劍中立的地區,不受魂界制約,也不受黑暗神界干預,既然你們心中有鬼,別怪老夫不講情面了!」老者虛空中一步步走來!

「混蛋,給我上!」後退的馬二,一推,將兩名神王手下推向那緩緩走來的老者!

「不自量力!」老者手掌化為劍刃,左劈右劈,兩位神王腦袋劈開,就連堅硬無比的神格都一分為二!看上去根本沒有使用全力,神王在他手心如同螻蟻!

「可惡,你們也給我上!」馬二再次把剩下兩位神王推出!

「哼!」老者伸手,他想使用同樣的方法斬殺!

「呵呵!」此時馬二露出一絲微笑,眼睛紅光一閃即逝,前沖的兩位神王還不知所云,頓時自爆,強大的能量席捲天地,兩位神王被馬二不知什麼時候利用,種下的自爆引線,又是一個巨大的天坑,天空布滿黑色裂縫與紫色雷電!

「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起不到傷他的作用,逃!」馬二利用同伴的犧牲,為自己爭取的時間,迅速逃離!

硝煙散去,老者看著已經千里之外的黑點!微微皺眉,憑空擊出一掌,無形的力量對準了逃離的黑點,僅僅一秒鐘,黑影爆炸,化為粉碎,神格飄落!

老者手指微微一動,一枚金色戒指從天際划來,落入老者手中,老者隨意一瞟,內部無數的精美盒子,這才滿意的離開了!

此時躲在遠方小山下的飛天羅,捂著狂跳的心臟,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么么,主神居然這麼強大,甚至比曼璃大陸的大海蜇,大蟑螂還要強大,我靠,此地不宜久留,閃啊!還有這東西…」飛天羅說完,充滿邪笑的,從口袋裡再次翻出一枚空間戒指!充滿壓制不住的狂笑將戒指套在手上,急速向西方疾馳!

……

回到葯膳家族的老者,丟出從馬二手中奪回的空間戒指!「把這些碧蔭酒擺好,欽點數量,加強一倍守衛!」

「是!」護衛喝道!

就在老者轉身的時候,那護衛說道「咦,不對勁啊!」

「什麼?」老者大驚!

「族長大人,這些瓶子!」

老者頓時接過瓶子,很奇怪,瓶子很輕,猛然打開,原本裝著碧蔭酒的酒瓶里,現在空無一滴酒,老者頓時精神力大放,全部一掃,都是空的!「混蛋,我絕不放過他!」老者的大吼使得大地龜裂,除了自己腳下的古塔,周圍的一切,包括四座保護塔,無盡的葯田,全部龜裂!

「老藥王,什麼事,讓你如此動怒啊!」也是一位道骨仙風的老者,他的到來,使的這位葯膳家族的族長頓時安靜下來!

「這…」

那位老者看了看地面的空瓶子,頓時說道「感覺你葯膳家族附近有強大的能量波動,我第一時間就趕來了,看來真的出事了,有頭緒嗎?」

「與魂界有關,而且據手下神格中殘存的靈識告訴我,那人易容為葯童納達,其實特徵是擁有黑色齊腰長發,稀少的黑色眼瞳!」

「是他,飛天羅!」老者頓時大叫!

身旁的護衛大驚「飛天羅,到底是誰啊!難道是剛才那毛賊,為什麼能讓這冀東天界的界王大人如此表情!」

老藥王似乎也想知道這飛天羅是何許人也,連忙問道「飛天羅是誰,他不強,難道是哪方勢力的公子貴族?」

「這個…」界王瞟了瞟身旁的一眾護衛,慢慢走到老藥王耳邊,悄悄喃喃自語!

「什麼,傳說中的黑暗神劍!」老藥王大喝!

「噓!」界王臉色嚴肅,對著老藥王使了個眼色!

「葯膳家族全族聽令,集合所有人力,來家族重地集合!」老藥王頓時喝道!


「可是,族長大人,碧蔭酒與萬年瓊漿怎麼辦?」

「這根本就是小事,快給我集合所有家族勢力!」老藥王喝道!

「是!」護衛頓時退下,不忘喃喃自語「剛才還為了那瓊漿大發雷霆,怎麼現在…哎,這些有實力的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有這抱怨的功夫,還不快通知分部的勢力去!」

……

與此同時,一道黑色暴戾氣息急速飛馳!黑衣中年!

他所站的空間之上,就是老藥王斬殺馬二一行人的戰鬥地點!

「馬二這貪心鬼,我看他們離開,准到葯膳家族討酒喝了,但那老傢伙也沒必要對他們下如此重手啊,我的五位手下全被弒殺!」

黑衣中年臉色不佳!突然眼神一瞟,從地面撿起一枚光亮的神格!


「大人…是大人嗎?真的是奧里斯大人的氣息,大人救我啊!」是馬二的聲音!

「你居然不聽從我的命令,死了活該!」奧里斯一臉冷漠,將神格丟在地上,正要轉身!

「等等,大人,我打聽到一條你聽了一定熱血沸騰的消息!」

「說!」

「大人,我受重傷了,救我,不然我的意識就將散去了!」馬二似乎在威脅他的大人!

奧里斯一臉厭惡,但感受著馬二的氣息越來越微弱,立即揮手,龐大能量為馬二重塑真身,神格歸位,馬二恢復了原本的身體!

「最好不要耍我!」

「我看到了,我們要找的那個人!」馬二嚴肅說道!

「什麼?飛天羅?」奧里斯大驚!

「他易容過,盤起的黑色齊腰長發騙不了我,而且他的背後袍子內藏著的就是那黑色大劍!」馬二回憶道!

「你既然發現了他,為什麼不留下他!」奧里斯大喝!

「對不起,奧里斯大人,他易容過,我們開始只注意他藍色眼瞳,所以以為不是他,但他轉身離開,我影影約約間看到他背後遭到攻擊,破爛的衣袍露出了大劍的劍刃!本想確認一下,但半路殺出個強大無比的傢伙,一下秒殺我的部下,我也差點死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