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封晏,你怎麼進來的?」

2022 年 3 月 30 日

她有些詫異,難道自己忘記落鎖了嗎?也太大意了!

「我在問你話。」

他一字一頓的說道,聲音低沉沙啞,帶著幾分危險的氣息,而唐柒柒一時間沒有察覺到。

「怎麼了嗎?我不可以和陸老師打電話嗎?」她蹙眉反問,覺得他有些奇奇怪怪的。

封晏聽到這話,本來壓抑的理智瞬間崩盤。

慾望席捲大腦。

他直接逼近,將她逼到了牆角,雙手壓在她的身側,將小小的人兒圈在自己狹窄的懷抱里。

她面對銅牆鐵壁,根本撼動不了分毫。

他雙目通紅,裡面布滿了欲色,洶湧澎湃漸漸瘋狂。

小小的自己映在其中,像是一葉扁舟,隨時都可能被浪潮拍碎一般。

她有些慌了。

小手死死地抵在了他滾燙的胸口,但依然無法阻止他的靠近。

「封晏,你冷靜點!」

封晏聽到她的聲音,理智回歸了一點,意識到了什麼。

他想要拉開距離,但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來電顯示是陸昭。

唐柒柒想要去接,但是卻被他一把扣住手腕,直接拉入懷裡。

薄唇毫無徵兆的落下,堵在了她粉嫩的唇瓣上。

攻城掠地,大肆侵佔。

他瘋狂汲取她口中的甜美,一發不可收拾。

理智,瞬間蕩然無存。

「唔……不要……」

她艱難的發出聲音,情緒有些崩潰。

為什麼會這樣?

下一秒,她被扔在了大床上,摔得七葷八素。

她反應過來,趕緊死死地捂住肚子。

孩子沒事吧……

他像是行走的旅人,疲憊、壓抑、孤獨……突然找到一個宣洩口,想要釋放全部。

。 嘿嘿,要不會叫程大腦袋嗎?走南闖北幾十年,什麼樣的場合沒有見過,什麼樣的風險沒有經歷過?這麼幾個毛孩子小妮子,我能怕你們不成!多少次因為我的三寸不爛之舌,而順利過關,而風平浪靜!多少次我把似是而非的東西說成了真理,多少次我把子虛烏有的東西說成了證據確鑿!多少次我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說得眾人服服帖帖,匍匐在地,鴉雀無聲!我這麼大一個開發商,我要沒有駕馭場面的經驗,我要沒有控制局面的經驗,我要沒有佔領主導權的經驗,我能在這混嗎?

哈哈,多麼地暢快!程大腦袋滿面春光,他非常自信地,非常驕傲地看著對面的每一個人,怎麼樣,你們沒詞了吧?他再看看江艷輝,怎麼樣,你們也佩服我吧,我老程就是這麼有水平!

聽罷程大腦袋的發言,是的,是發言,甚至是演講!而不是虛心的誠實的解釋和答覆!這樣的氣勢,這樣的不容分說,牛生英他們懵了!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像泄了氣的皮球,蔫兒了!剛才還是信心滿滿,此刻打不起了精神!

他們用眼睛再看看程大腦袋,再看看江艷輝,腦子裡回憶著程大腦袋的演講。哎呀,人家延期交工是有原因的,這原因也是為了咱業主,為了有一個好的質量。人家是為了業主著想的,難道說咱為了追究開發商的延誤交工日期,而不識好歹,置人家開發商的好心於不顧嗎?那可就太不近人情了!他們想想是不是自己錯了?我們這不是來瞎胡鬧嗎?

再仔細想想,總覺得哪兒哪兒有些不對。程大腦袋的演講看似理直氣壯,讓人不得不信服,甚至對他感恩戴德!其實是裝模作樣,欺騙眾人!拿大家當小孩子耍呢!不是嗎,配套設施的管子出了質量問題,那是他們的內部管理問題,和我們有什麼相干?看似因為解決質量問題而延誤工期,那質量問題和延誤工期怎麼能扯到一塊?質量問題是內部事務,應當自己內部解決,而不應該當做延誤工期的擋箭牌,更不應該以此為理由來糊弄廣大業主!你開發商有多少事?你能說出幾大車的延誤工期的理由,只要你會編,只要你肯編!但你說出一萬條延誤工期的理由,誰能證明是真的?何況,就算是你說的理由是真的,恰恰證明你企業內部管理出了大問題,你延誤工期活該!但你不能和我們業主說活該,你必須得按購房合同說事兒,該賠我們多少賠多少!因為,我們業主不管你什麼因為質量問題了,或是老婆不生孩了,我們不管這些,我們只管你延誤交工問題,我們只管按購房合同的要求辦事!

還是關應謀,名字咋叫哩,老謀子,腦子快,他最先打破了屋裡的沉寂,道:「程經理,你說的延誤工期理由和我們無關,管子質量問題是你們自己的事,和我們沒有半毛錢關係,我們只管交工日期,我們只管購房合同。」

牛生英道:「就是嘛,延誤工期可以說出很多理由,但都不是理由,對我們來說,我們只管交工日期。」

苗有漢冷笑道:「嘿嘿,啥都是理由,你沒有技術人員我們還得為你找技術人員嗎?你水泥拉不來我們還得給你找車拉水泥嗎?」

梁新武在底下小聲嘟囔道:「沒有理由找理由的嗎!」

邱艾敏也小聲道:「這是當官的本事嗎,拿似是而非的東西說事,搪塞過關哩。」

沒辦法,他們還不想公開嗆,那麼大的開發商,你總不能上去就說扛了,反而不利於下面的談判。他們二人罵的話只有他們五人聽得見。

牛生英正色道:「拿管子質量說事,我們覺得不合適,你們內部如何管理,發生什麼問題,我們不管,我們要的是按時交工,不能按時交工,你們要負法律責任。」

程大腦袋似乎聽見了梁新武二人的罵聲,沒有了剛才那股神采飛揚的勁頭,但說起話來還是底氣十足,道:「怎麼能說管子的質量問題不是原因呢?我們純粹是為了業主著想,並且自己往裡賠了好幾萬,這總是事實吧?你們不相信?我程耀邦走的正行的直,你們打聽打聽我走過的路,沒有讓人戳脊梁骨的!」

苗有漢道:「程經理,按說你這麼大的經理,說的話應該是丁是丁鉚是鉚,不該說話這麼讓人不耐聽。管子質量問題就是你們的內部問題,為什麼非要牽強附會?再說了,管子質量問題是你們說的,是真是假我們知道?工程延期你隨便可以編個理由!再說了,你編個理由又有什麼用呢?我們給你說了,你們的內部問題我們不管,我們就要的是交工日期!可你就是要兩件事往一塊連哩,你不是無理取鬧嗎?」

程大腦袋暴跳如雷:「我走南闖北的幾十年,還沒有人說我是無理取鬧哩!工程到現在還沒有過期一個月呢,你們興師動眾,跑到信訪局鬧事,你們真的就當緊的要住房嗎?說的多麼的嚴重,小孩結婚被耽誤了,當緊住房而住不了了,你們這麼鬧,不就是想騙倆錢花花嗎?」

梁新武道:「程經理,想不到你這麼不可理喻!我們鬧事了,我們興師動眾了,你給誰扣這麼大的帽子?我們來信訪局錯了?信訪局不是我們來的?我們來信訪局犯法了?你延期交工不是真的嗎?你既然延期交工是真的,就不要在這暴跳如雷,你以為我們是你的員工啊?」

苗有漢道:「剛才這些人給你留面子哩,你還不識好歹,鬧僵了,鬧扛了,對誰都沒有好處。」

江艷輝連忙勸架:「哎哎哎,不要發脾氣嗎,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嘛。」

牛生英站了起來,她看看程大腦袋,看看她的四個夥計,道:「大家都不要說氣話,氣能傷身,更能傷和氣,大家都靜下心來,咱心平氣和地說事,好不好?」 我發現自己在白天的時候,的確缺乏主場。

冼巍終於願意露面。

顯然,他已經知道魏山差點出事。

是很可惜,謀劃了這麼久,還是讓魏山在最後關頭逃脫。

無論是我還是武斌,到底低估了這隻混跡江湖多年的老狐狸。

在宮桓的安排下,我在與鬧市一牆之隔的偌大紅磚樓庭院裏,靜等冼巍登門。

昨晚與曹知光見面的遭遇告訴我,先來後到,並無區別,關鍵在於人自身。

若只看網上新區領導班子公開信息裏面的照片,本地出生的冼巍更像一個農民,面容乾瘦,皮膚烏赤,但是耳垂肥厚,天庭高闊,眼神很淡。

席坐在面對內園的茶室主位上,我泡茶獨飲。

直到我自認為已經心平氣和,足以面對這麼一個勢必危險的人物,門終於被輕輕叩響,然後拉開。

冼巍襯衫短褲,打扮得和這座特殊城市裏,萬千低調到土裏的中年大叔一樣,他背負着雙手,悠然走進,朝我點了點頭,殊為自然地在對面盤腿坐下。

就像對待平日裏隔三差五就一起嘆早茶吹水的多年老友。

「不好意思,只有一隻杯子。」見他目光在茶台上掃了兩圈,眉頭微動,我緩緩喝下杯中的老樹茶湯,淡淡地說。

冼巍扶著桌子站了起來,轉身走去開門,然後朝着走廊上喊了一聲:「靚女,拿只杯。」

濃濃的本地口音,聽得輪到我挑眉頭。

沒一會,他就心滿意足地拿着杯子回來坐下,洗杯倒茶。

「嗯,不錯,龍洞頂的野茶,有淡淡的龍涎香。」他品評道。

見我看着他不說話,以為是詢問,他居然微笑着解釋起來:「九條龍吐口水長出的茶樹,也就龍洞頂上有,改天有時間,我可以帶你去看看。」

「這麼喜歡,明年我去看你,要是記起來,會捎上一壺。」我雙眼微眯,仍舊難以隱藏自己的惡意。

「那就先謝過關老闆了。」他笑眯眯地說。

不愧是老奸巨猾,這怎麼看都不深邃的眼神,愣是沒有流露出一分與他的表情相悖的神色。

「客套完了。」我將公道杯中的茶湯倒凈,然後倒扣起來。

這迎的是惡客。

冼巍咂咂嘴,目光盯着茶台,許久才緩緩搖頭:「可惜了。」

「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我壓抑著心裏的煩躁,怒言相向。

反正是不死不休的敵人,何必給好臉色。

「這就是你今天請我來的目的?」冼巍居然微怔,問了一句后,伸手將倒扣的公道杯翻起,自己倒水出湯。

「你殺不了我。」他分了茶后,將杯子舉到一半,又放下,悠然說道。

「我想試試。」

說這句話的同時,我的手已經摸到背後。

聲音剛落,小赤鈴便顫動起來。

解甲出鞘,任我反卧劃過茶台上空,刀鋒停在了對面依舊巋然不動的中年大叔頸間。

公道杯李的茶湯輕盪,震裂出細紋。

「不是你的殺意控制得好。」他看着我說,神色不動,「而是你一開始,就只是想把刀架到我的脖子上。」

「你沒殺過人。」他點出我的「軟肋」,「因而,就算隱藏得再好,也藏不住。」

「我能看見你身上的氣,太過純粹。而殺人者身上,氣必斑駁。」

「每個殺人者,在殺人之前,都沒殺過人。」我收回解甲,「凡事,都有第一次。」

「年輕人,有決心是好的。」沒想到,他聽了我的決意,竟然表示肯定。

「但我不會親自出手,而是讓你自己選擇去死。」我冷漠地說。

冼巍不以為然地笑笑,端起杯子,繼續喝茶。

「我手頭上剛好有本宋刻本,你肯定不願意錯過。」我自然不惱,而是擺出了自己的賭注,「一個月內,你若不死,宋刻本歸你,反之,你必須在死之前,將那幅八大山人山水立軸交出來。」

他這次終於不再淡然,斂起平淡的目光,深深地盯着我,問道:「不後悔?」

我拿起自己喝的那個杯子,往地上一摔。

晶瑩剔透的白瓷杯,應聲破碎。

答案顯而易見。

冼巍用茶杯喝盡公道杯里的茶水,然後將杯子放回茶台。

我看着他的這隻杯子迅速爬滿龜裂紋,兀自碎成花綻,並未覺得驚訝。

「我應你的邀請,本是想和你談個交易。」他捏了捏茶布,像是要將剛才端杯的手指擦得更乾淨。

「你說有可能么?」我冷笑道。

「所以,說說也不妨。」他卻點頭,「魏山手裏,有件我需要的東西。你把他交給我,我可以告訴你廖建平身上的秘密。」

我不動聲色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魏山自然不在我手裏。

但是聽他這麼說,似乎兩人之間的關係頗為複雜。

「你既然對廖建平的事情知道得不少,那肯定能夠想像,他那個秘密的價值。」

「你是說錢?」聽他還準備繼續說下去,我立刻制止了他,咬着牙說,「推你的福,我現在挺有錢的。」

「雖然不多,但足夠買你的命。」

「命只有一條,你肯定也十分清楚。」冼巍神色莫名,幽幽說道,「有些人,有些命,錯過了,就錯過。未必不是好事。」

「好你特么!」我隨手抓起茶碗,就砸了過去。

茶碗砸在他身後不遠處的地面上,碎瓷和茶葉汁水濺射。

讓我感到失望的是,由始至終,冼巍都沒有任何動容。

「年輕人,有時候刻意表現得過火,反而更容易露出短板。」他再次扶桌起身,拍了拍屁股,轉身離開。

開門出去,他還不忘朝遠處的服務員喊道:「靚女,不好意思,打爛了你的嘢,麻煩收拾一下。」

穿着旗袍的漂亮女服務員,拿着清掃工具款款走進,朝我抱歉一笑,說:「不好意思,先生,打擾一下。」

我即使心情再差,也不至於沖一個小女孩發火,示意她自己忙活。

「對了,你們這是什麼茶?」我忽然想到冼巍剛才喝茶時的品評。

「寶島鹿谷的凍頂烏龍茶,是我們老闆自己採摘烘炒的哦。」她停了下來,微笑介紹。

「你們聽說過龍洞頂也出茶么?」

「這個真沒有呢。」

……

。 忽然之間,天色昏暗,烏雲滿天。

一道幽幽的藍光緩緩照射下來,剛好籠罩住了傑克和韓筱夜。

一眨眼的時間,傑克和韓筱夜就消失在藍光之中。

幽靈族和人族都不禁失聲驚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