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好好練習,這種轉化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掌握的,記住這種感覺,以後必須一個念頭就能隨意控制這種感覺!」

2021 年 1 月 4 日

陸觀面無表情地絲卡蒂斯囑咐道。

「哦,我知道了!」

絲卡蒂斯低下頭,原本要強的氣勢也不由的減弱了幾分。

本來這種東西就是你弱他強,你強他弱。

在體會了陸觀強大之後,絲卡蒂斯也不由的開始犯嘀咕,自己真的能夠戰勝這樣的對手么?

同時也被以前自己的狂妄有點汗顏。

這個神造物竟然懂得反省了,也是一種結結實實的進步。

「不好了,不好!」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外面響起一道聲音。

伊莉雅不滿的皺起眉頭,快步的走了出去,訓斥道:「慌什麼?你這是在搗亂校園知道么?」

「院長,據說,據說卡扎菲和其手下的鎮尼軍團發動了反叛。現直取了千術魔女麾下上千座神城,數萬神王率領的千萬神祗大軍正在朝著我們絕望山城趕過來呢!」

「你從哪裡聽到這種不切實際的消息?」

伊莉雅好笑起來,要知道白扎克可是強大的秩序級主神,她展現的實力,竟然還有人敢反叛?

這簡直就是個笑話。

不說別的,單純白扎克動用競技塔那種實力,那無數神威術轟擊,被說千萬神祗大軍,就算是億萬的神祗大軍而不夠白扎克殺的!

「不是,不是我胡說,是真的!而且,而且據說還有很多神國支持,院長!」

這名學員趕忙解釋起來。

周圍的神祗們也紛紛議論,不過大多的神祗都是不屑此番言論的。

就如同伊莉雅所言,白扎克的實力幾乎強悍到無人能敵的地步,就憑這點神祗大軍,恐怕還奈何不得白扎克!

「你說說,有什麼神國支持啊?」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此事此虛無有的情況下,突然陸觀走了出來,笑眯眯地問道。

「你相信?」

伊莉雅吃驚地扭頭看向陸觀。

「十有**吧!」

陸觀就知道白扎克不到危急關頭,是不可能過來這邊找他的。

畢竟能夠跟白扎克聯合的神國太多了,陸觀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白扎克的首選。

而現在,他似乎是白扎克最後的選擇。

想想也是,白扎克在沒有確定陸觀真實實力的時候就趕來了,這其實也說明了她可能已經開始病急亂投醫。

或者說,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多少退路了。

而陸觀呢?

雖然曾經表現出的實力並不如意,可是她不可能忘記,陸觀是一個善於創造奇迹的男人。

曾經所有小看陸觀的人如今要麼死了,要麼已經徹底服氣。

就連整個神域的神祗們,也都傳唱著陸觀從西神荒之地一直到神庭大戰的奇迹。

他的名號早就已經壓制了當年的吉爾伽美什,赫拉克勒斯,希格蒙德等等有名的英雄。

就算是白扎克,如果不是白扎克活著,恐怕也不可能抵擋陸觀的光輝。

甚至有人說,如果陸觀繼續成長下去的話,可能就會成為第四次神域大戰一個陣營之主。

也就是說,有人已經將陸觀跟巨人之主,夢幻之神,秩序之神,無序之神等等最為著名的神祗並列起來了。

這也是白扎克找陸觀的根本原因之一!

她希望陸觀創造一個奇迹,給她創造一個奇迹!

結果,剛剛一來,剛開打她就已經發現陸觀的奇迹已然徹底壓制她了。

這也是她不著不急額緣故。

聽到陸觀的話,周圍的神祗們頓時倒抽一口冷氣,吃驚地望著陸觀。

伊莉雅也不由擔憂道:「真的么?那,那咱么你怎麼辦?」

通常情況下,最好先準備後路,以便皇家騎士學院能夠撤退。

不過現在有陸觀在這裡,她更願意聽聽陸觀到底怎麼想的。

「還要怎麼辦?人都打過來了,那就擼起袖子干唄!」

陸觀扣了扣鼻屎,好笑地說道。

「可是…」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陸觀看向了伊莉雅說道:「是時候讓達姆明白,就算是巨人,也無法讓他作為卡美洛之王的寶座了!」

說著,陸觀看向了天空,輕聲道:「就算是巨人之主來了,他也不行!」

轟隆!

伊莉雅感覺自己腦海震撼,她發現陸觀已然不一樣了。

巨人之主…曾經在第二次神域大戰代表了可怕的代名詞,卻好似一個普通神祗一樣,被陸觀掛在嘴邊。

「從今天開始,我們皇家騎士學院,紫羅蘭學院,以及鬱金香學院正式成為聯盟學院。此後,任何一個想要進入第一梯隊的學院,都必須進入聯盟學院!這是我陸觀說的!」

陸觀在這個時候,突然宣布跟白扎克的結盟,讓周圍的人頓時懵逼。

這種對白扎克極為不利的情況下,大部分人都應該避之不及,怎麼陸觀還往上貼呢? 這個消息果然是真的!

很快絕望山城上空已經籠罩著一片陰霾,因為大戰的緣故,不少的商家和神祗都紛紛離開。手機訪問

這個時候,唯有陸觀淡定如常。

紫羅蘭學院因為當初陸觀的緣故,是唯一一個佔據了大量絕望山城土地,但卻是第三梯隊的學院。

不過饒是如此,跟曾經相比,其實也小了不少。

陸觀很低調地回到了紫羅蘭學院,甚至沒有露面,而是直奔加德的住所。

面對陸觀,巫妖加德平靜的用刀叉切割自己面前的牛排,然後享受著骷髏僕人斟滿的紅酒。

「恭喜你,從凡間回來了!」

巫妖加德似乎一點也不意外,端起酒杯敬酒道。

「哦?」

陸觀也吃了口牛排,然後擦了擦手,望著巫妖加德。

歲月流逝,巫妖加德依舊是神王級的實力。

但陸觀卻在這個老傢伙身上感受到一絲絲的不正常,還有一股十分熟悉的味道。

這個股味道,前不久才剛剛見過。

看到陸觀盯著自己,巫妖加德放下了酒杯,嘆口氣道:「不要這樣看著我,對於你的事情,雖然我知道一些,但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述記,加德,你還有多少個名字?」

陸觀饒有興趣地問道。

「看出來了么?看來你已經慢慢進入狀態了,法理對於你來講,已然不那麼重要了…」

巫妖加德沉默了一下,平靜地說道。

「說實話,我也就這三個名字。」

「異本源神力…到底是誰賜予你的?難道是『初』?」

巫妖加德子上古時期就已經存在了,一直到現在依舊是神王級。

雖然亞必迭也是這樣,作為天堂第一神仆,也是從路西法那個時代就存在了。

但人家好歹也是天堂第一神王,可巫妖加德雖然厲害,可以說是紫羅蘭學院的第一神王。

不過名聲不顯!

當時巫妖加德一眼看中陸觀,固然陸觀有天賦。

可卻為了陸觀,不惜得罪了當時的魔龍族公主,次主神級別的凱瑟琳。

這就有點不講道理了。

而且還用盡手段,讓陸觀跑到自己這邊。

現在陸觀洞悉了幾乎神域所有的力量之後,也終於在巫妖加德的身上看到了一絲絲的異樣。

那就是根本不可能運用的異本源神力包裹著巫妖加德神格。

就跟陸觀被傳送回去時候如出一轍!

不過,陸觀能夠感受到,這傢伙能夠隨時解開自己神格的封印。

也就是說,加德能夠控制異本源神力!

這可是現在神祗做不到的事情!

「怎麼可能?『初』的力量是不容侵犯的,就算是潘朵拉,也難以撼動那超過九成異本源神力之海。」

作為神器,是有能力運用異本源神力的。

本來神力的構造就跟異本源神力有關。

只是,幾乎所有的異本源神力已經認主『初』,哪怕是潘朵拉擁有的異本源神力,相比『初』也不過是太陽和螞蟻的區別而已。

「而且,潘朵拉最強大的還是她的變異本源神力,她還沒有領悟到這個層次!」

加德放下手,抬起頭來看向陸觀突然說道。

「哦?你竟然知道變異本源神力?」

陸觀皺眉,有點意外地望著加德,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就太意外了!

「對,這個名字是你起的,老師!」

加德微微一笑,說完又糾正了一下:「未來,我的導師,真正將潘朵拉力量命名,並且道出其真正構成的人就是你。我想現在你已經明白這種力量了。」

「老師?」

陸觀皺眉,他未從木乃伊留給他的記憶里好到關於任何加德的信息。

可不可信?

趙峰不太清楚,但有一點很清楚,未來的視界是難以觀察到的。

估計整個神域之中,唯有『初』的洞悉之眼有這種能力,可以看破未來的視界,觀測到整個神域的未來,過去和現在。

唯一能過做到的就是,找『初』觀測不到的事物。

陸觀認為,唯一可能就是被『初』遺忘了的力量——異本源神力衍生出來的力量。

可能是燈下黑的原因,也可能是其跟神力一樣,並不得到神祗的認可。

『初』也許觀測到過,但她可能本能的忽視了。

「你沒有我的記憶並不要緊,因為我並不出現在那個你的未來之中!」

加德笑呵呵地解釋道。

「因為未來的多種多樣,我只是其中一個而已。不過顯然,毫無例外的,這些未來都失敗了…所以,我們才會在這裡,那個未來的你,如今的我…」

加德張開雙臂,朗聲道。

可能他已經在陸觀回來的時刻,就已經攤牌了!

「哦?」

陸觀沉默下來,加德話能不能信,他不是很確定。

畢竟加德的話不是沒有可能。

如果不是未來的失敗,木乃伊是不可能回來的,既然回來了,那麼為何要找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