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別忘了啊!我現在住在這裡,以後你可以來找我玩。」黛兒指了指面前的酒店,大聲對著車子里的男人說道。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顧忘沒有說話,直接發動起車子,離開。

真是夠夠的!這個山貓也真是,不是讓他好好招待,好好看管著的么,怎麼就又把她給扔下了?

回到家裡的時候,趙以諾正趴在沙發上,閉著眼睛,一副憔悴的模樣。

「以諾,醒醒,我回來了,回房間睡吧。」顧忘一邊輕輕搖著她的身體一邊說道。

「額……」趙以諾翻了個身子,輕輕叫了一下。

「夫人,顧忘回來了么?」女人眯著眼睛問道。

「回來了,走,我們回房間睡。」說著,男人便直接抱起了她,走進房間。

她是一直在等自己回家么?看著床上的趙以諾,顧忘的眼睛里,凈是一股心痛。

第二天,早早的,顧忘起床便去了公司。床上的趙以諾,感受到旁邊的空白以後,便也立即起了床。

「起來了?趕快收拾一下,吃飯,跟我進一趟城。」林夫人在客廳里大聲說道。

趙以諾站在原地,驚呆了。她剛才沒有聽錯吧?林夫人要進城?

「夫人,你進城做什麼?買東西么?可以讓顧忘給帶回來的。」趙以諾立馬說道。

「不是,我是去見一位故友。」林夫人回答。

頓時,趙以諾明白了,自然也不再多言。可是她去見故友,為什麼要拉著自己去?趙以諾看著面前的女人,有些好奇。

「別想太多,帶你去,純粹只是讓你認路,我啊,年齡大了,路痴越來越嚴重了。」

原來是這樣。趙以諾鬆了一口氣。她還以為林夫人背著她又做了什麼……

「昨天晚上顧忘回來的挺晚的啊。」林夫人突然說著。

確實很晚,迷迷糊糊中,她好像記得那個男人抱自己了,之後的事情,她倒是不記得了,「什麼時候進城?」

「現在,所以你趕緊吃早餐,別磨蹭。」

怎麼這麼著急?趙以諾立即下了樓,跑進餐廳。

三下五除二,終於,兩個人一切準備就緒,一起出發。

「我這個老故友啊,在我年輕的時候,幫了我不少忙,聽說她最近身體不太好,所以我得去探望啊,要說起當年啊,那可真是一段難以忘懷的往事……」

林夫人開始了一段對歷史的回憶。

人老了就是這樣,經常想起曾經的很多美好,而林夫人也不例外。只是身邊熟悉的人越來越少了,她才會將那段美好一直隱藏於自己的心中。

「所以,每次我看到娜娜就感覺很親切,也許,等你們老了的時候,回想起現在的一切,也會感覺很幸福……」

她說的那麼動容,以至於趙以諾的心裡,有些傷感。

時間過的很快,稍微一個不注意,也許一年兩年就已經過去了。人生在世,一共也就那麼幾十年,若是能在自己有限的時間裡完成極具價值和意義的事情,那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夫人,你人品這麼好,是不是當年也有很多閨蜜啊?」趙以諾問道。

「閨蜜不多,不過朋友倒是蠻多的,她們那時候特別喜歡和我玩,只是後來,陸陸續續的,她們都已經嫁人了,自然聯繫也就少了。」林夫人回答,語氣里有些許哀傷。

人這一生不都是這樣么?總是在分分合合中度過,在苦苦樂樂中經歷。 一天的時間很快,當天都老百姓發現神族指揮所上空飄滿了密密麻麻的彩雲的時候,他們知道這群傢伙又要出征了,他們的出征便意味著又有一個不落或者一個國家即將滅亡了。

「這次他們打得是誰啊?該不會是我們人族吧!」

天都城內一些好奇的百姓開始小聲的交頭接耳的議論著。

「不是!好像是我們人族的聯盟國矮人族,但是作為我們的聯盟國,國王和公主殿下應該會派兵支援吧!你快看那天空密密麻麻的神族軍隊不知道能不能抗過這一仗啊!」

「我覺得能!畢竟我們的國王殿下創造出了無數個奇迹,把天都指揮所都給炸了的,我們要抱有信心,相信我們的國王和軍隊,等著他們有一天打會天都城的壯舉」

「是的!我們都一定要堅懷信心」

老百姓們都奔走相告著,為這次即將參戰的聯盟戰士們祝福祈禱著。

而此刻浮雲之巔上,姜辰命令部下在浮雲之巔的巨神廣場上寫下了大大的四個字,垃圾神族,還專門請矮人族的石匠連夜打造了一個巨大的中指石頭雕像,對著正前面的天空,只要神族的溫格思他們一到來便可以看見,這對他們將會是莫大的嘲諷。

「炮彈不要捨不得,多搬點出來,這些本來生產出來就是拿來打神族的,還有各個高位上的狙擊手們,眼睛跟我擦亮一點,別打空槍浪費老子子彈,必須一顆子彈一個魔法師,運氣好搞不好還能一槍打兩打三呢!到時候我會挨個詢問你們射殺了多少,殺得多的有獎勵」

「獸人族的小夥子們,一會兒重機槍可要跟我狠狠的招呼著,還有火箭筒都給我瞄準了放,把碉堡前的鋼板都搭建后一點,然後所有的水力措施也完善了吧!到時候轟炸肯定會燃氣大火,要隨時做好救火的準備。」

「報告!」

就在姜辰正親自在戰場上穿著大帥服統一指揮的時候,一個情報兵開始上前報告道!

「報告國王!我們的雷達已經檢測到了,在東北部方向,有一大團不明物體正在向這邊靠近。」

「這不用想了,肯定是神族,大概還有多久能到!」

姜辰繼續詢問道!

「可能還有兩個小時的樣子」

「兩個小時啊!那還有時間!來所有的戰士們,在這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們還可以好好的吃上一頓美味佳肴,在喝上一口烈酒,在我們那裡有一個故事叫溫酒斬華雄,而現在我們就喝酒斬神族」

說著後補隊員開始搬上一個個大保溫箱,裡面是剛出鍋的新鮮事物,什麼牛肉,雞蛋,還有牛奶,還有罐頭還有雞鴨魚,都是姜辰安排的后廚部隊準備的高能量食物,只有吃飽了才能好好打仗。

「對了!晚霞你們醫療隊準備的怎麼樣了!」

突然看見晚霞姜辰便開口道!

「所有的止痛藥,嗎啡還有能夠動手術的房間都已經準備好了,而且我們還專門請了地精族的人幫我們進行搜救畢竟他們個頭小能夠鑽入很小的空間比如那些被炸垮塌的房子下面有被埋著的戰士之類的」

「行!到時候一定注意安全先去吃飯吧!」

姜辰關心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姜辰他們在享用早點的時候,神族的上百多浮雲上溫格思也在和神族的將軍們,把酒言歡,提前慶祝這場戰鬥的勝利,就按他們的話說,可能我們早餐在浮雲上吃的,而今天晚上的晚餐我們可能就能站在浮雲之巔上吃了。看得出他們對這場戰鬥有著百分百的把握。

當然有百分百把握的不止他們還有姜辰的人族聯盟,其實按理說兩方的戰鬥力都無比的猛烈,各有各的好處現在就要看的是誰更會指揮,更會打仗了。

上午9點當太陽徹底掛在了當空,照散了浮雲之巔的迷霧的時候,整個巍峨壯麗的颶風城便出現在了神族人的眼裡。

「看見了嗎?到時候這裡即將是天下大陸神族的一個新的城市了,嵐月你不是喜歡旅遊看風景嗎?這裡的風景可好了,能俯瞰整個天下大陸,到時候哥哥就把這颶風城送給你可好,讓你當城主」

「那嵐月到這裡就先謝謝哥哥了!」

嵐月喝著果汁俏皮的說道!

而正在浮雲上的溫格思好像看見了颶風城前的巨人廣場上好像有幾個大字,但是距離太遠有些看不清楚,然後他立馬拿起了一旁的望遠鏡結果一看頓時氣得火冒三丈。

只見望遠鏡里出現了4個大字,垃圾神族,然後還有一個鄙視的中指,這可把神族的人給氣炸了。

「傳我命令,命令第一梯對,金鷹轟炸隊飛向颶風城上空,開始對這群傢伙進行死亡轟炸」

「等等!溫格思元帥,我怎麼感覺有炸呢!你看整個颶風城內看不見一個人,哪怕一個百姓都沒有,而且這四個大字彷彿他們找就知道我們要來是的,會不會給我們按上什麼機關啊!」

歌賽立馬這個時候假惺惺的說道!其實就是他報的秘寶,但是這個時候他卻要點名說出來,來確保自己是好人。

「而這個時候早以火冒三丈的溫格思管他有什麼炸,自己就不信這些愚蠢的種族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對了!全部飛到弓箭和矮人族魔槍的射程範圍外在驚醒轟炸,炸吧!狠狠的炸,炸死這些小畜生們,我現在看這些傢伙還往哪裡躲,不是找不到你們嗎?」

溫格思心裡的怨火也憋屈了太久,終於找到了一個突破口釋放了出來。

而浮雲之巔的地下指揮室內,出現在姜辰面前的已經不是一塊快牛皮地圖了,而是一塊塊液晶顯示器,浮雲之巔各個角落按上了攝像頭,可以讓姜辰遠程操控這一切。

「報告國王殿下,神族一萬隻金鷹已經升空了,他們飛得很高,繞過了我們共建和魔槍所射的範圍開始在金鷹背上釋放法術了」

「先別慌等他們的魔法咒語吟唱起來,正高興的時候,我們在對他們發動攻擊,到時候他們那個時候中斷魔法也不行, 給自己加屏障保護也不行,便是我們最好的攻擊時刻,現在沒有我的命令一個人也不能開槍」

姜辰坐在旋轉沙發椅子上,穿著大帥衣服,叼著一根雪茄,老謀深算的看著眼前的顯示器模樣帥極了,讓一旁的夜歌公主是既崇拜又喜愛。

「哼!這群傢伙全都嚇得躲起來了嗎?怎麼一個露頭的都沒有。你覺得你們躲在地洞裡面就有用了嗎?等大火把你們的國家燒成廢墟,我一把風吹了你們這把灰,在堵住你洞口施展魔法,我看你們這群老鼠能把這山挖空不?」

溫格思看著眼前的一切很是好笑道!而歌賽則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的魔法水晶,反饋回來的畫面,他也十分好奇到底姜國王要怎麼打這場戰鬥呢。

很快黑壓壓一群金鷹飛在了浮雲之巔的正面上空,遮天蔽日的飛音感覺把太陽都給擋住了是的,讓整個浮雲之巔陷入了一片陰影之中,如果換做是以前可能都被這陣仗給嚇住了,跟不要說是現在還能反抗呢!

「快!瞧瞧我們這龐大的陣仗,感覺把颶風城都要遮擋起來是的,這群矮子們拿什麼給我們斗,來吧!魔法師們,實戰你們恐怖的魔法,讓這群躲在地洞的老鼠們好好的喝上一壺」

溫格思有點狂歡了起來,拿著一杯美酒道!

很快浮雲之巔上空就想起了天下大陸最恐怖的聲音,魔法的咒語叨念,而且是一萬名魔法師的集體咒語叨念,當看著這個咒語叨念的時候。

姜辰拿起了對講機,所有的攔截部隊準備好,第一波我們扛過去了,他們第二波肯定會使用火雨,這個是攔截不了的,但是這個魔法咒語時間比較長,所以這就是我們攻擊的最好時機。

而正說著天空中無數個巨大的回球開始從天而降,一旦落下來發出巨大的爆炸,姜會把整個浮雲之巔給炸平的。

「快看!這多麼美的畫面啊!」

溫格思看著漫天而洛的巨大火球指著魔法水晶歡呼著。

「所有攔截系統放!」

一下子無數閥門打開,上百跟炮台從浮雲之巔的各個角落伸了出來。

「轟轟轟」

所有火炮萬箭齊發,攔截導彈也廢物著飛了出去,而扛著巨大充氣機的獸人族小夥子也對著天空中巨大的回球瘋狂的噴射著,拳頭大的子彈足以擊碎火球。

看著滿天的火球,本以為會把颶風城給炸為平地的,可是當那些火球落在半空中的時候,突然在半空中給爆炸了,而下面颶風城內無數炮火正不停的發射出來,這些猛烈的炮火打在火球上讓這些本應該在地面上爆炸的火球,卻在空中爆炸開來,這還有什麼威力。

而這些落在地面上的小火球,根本已經沒有了爆炸的威力,連這些石頭砌成的房屋都點不燃,落在房頂上的火,很快被下面矮人族的戰士們,拿著水槍快速噴得熄滅掉了。

看到這裡人族指揮室裡面響起了一陣歡呼。

「哈哈哈!太好了!現在神族的魔法轟炸在也沒有以前那麼牛逼了」

「就是!看神族得那群兔崽子們還敢在我們面前囂張不?」

而姜辰抽著雪茄看著這一切道!

「這就是我們現代戰爭的魅力,當敵人炮火攻擊過來的時候,我們有各種攔截方式,這就好像一個拳手,只會進攻不會防禦那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神族這邊指揮所裡面頓時讓溫格思焦頭爛額了起來。

「這TM他們用的到底是什麼武器,怎麼可以抵擋我們神族的魔法攻擊」

溫格思指著水晶魔法石所傳回來的畫面對著眾人吼道!本以為這是一場無比容易的戰鬥,晚上還要在浮雲之巔上面享受晚餐呢!結果這TM耗費了一萬魔法師的超級轟炸,居然連敵人的皮毛都沒有打到,好不容易落下去的一些火星子,還被他們拿水槍給澆滅了,對了!他們在哪裡搞的這個水槍,水衝擊力這麼大,就連我們神族救火都是拿水桶裝水澆啊

一連無數個問題都在溫格思腦袋裡面迸發了出來。

「說實話老夫在天下大陸來也有一些時間了,還沒見過這種裝備呢!而且這個裝備看上去並不像是魔法裝備」

這個時候一個老將軍站了起來說道!

「不是魔法裝備那又是什麼?」

這個時候溫格思看向了歌賽道!

「這個好像和之前他們偷襲我們紅葉國的裝備一樣吧!應該是一種火器,就好像他們當時手裡拿著的那個貼疙瘩可以噴射火花打我們的戰士一樣,只不過這次應該是加大性的鐵疙瘩,通過這個鐵疙瘩射出來的火花來引爆我們的爆炸火球,我想是這個情況!」

歌賽認真的回答道!

「這群蠻夷居然有這麼先進的武器了,但是我就想不通了,從他們這防禦的陣仗,我感他們彷彿是專門為等我們而來的,我們這次是突然行動,難不成是誰走漏了風聲?」

說著指揮營裡面又掀起了一陣懷疑之聲,而當然這個懷疑的對象不言而語當然是歌賽了,不過妹妹嵐月有些受不了了,每次都懷疑歌賽,要知道這可是自己的心上人肚子里孩子的爸爸,怎麼能隨隨便便被人懷疑呢!

於是立馬便開口道!

「哥哥!你這麼大張旗鼓的要來攻打浮雲之巔難道還怕別人不知道嗎?再說了你不是自己親口說過,我們神族從來不會做什麼偷雞摸狗的事情,我們都是正面痛擊敵人,從來不會偷襲敵人,這才剛剛說完的話就跟放屁是的!」

溫格思也沒想到這個妹妹怎麼自己一提到內鬼就跟自己作對呢!而且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羞辱自己,讓自己顏面何放,但是畢竟是自己的妹妹好像說得是有那麼點道理。

「話是這麼說,但是現在我們不知道該怎麼打這群知道反擊的老鼠了,你知道我們進行這麼大規模的轟炸要消耗我們多少的魔法能量,反而不能達到一點效果」 「怎麼樣?身體還好么?」病房裡,林夫人關切的問道。

「大老遠的,你來做什麼?」病床上,一個很是慈祥的老人問道。

「我這不是來看看你嘛,你看你,怎麼還嫌棄我了?」林夫人嘟了嘟嘴,一副低聲抱怨的可愛模樣。

這是第一次,趙以諾見林夫人撒嬌。

或許,她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確實很親密吧。

「這是誰?你女兒?」病床上的老婦人低聲問道,一副很不相信的模樣。

「不是,不過也算是我半個女兒。」林夫人回答。

兩個老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雖然多年未見,但卻絲毫不會感覺尷尬。趙以諾在旁邊看著這一幕,突然心中很是羨慕。

也許待自己年老的時候,也會有幾個好姐妹,她們一起喝喝茶,聊聊天,逛逛街,各自吐槽著自己的調皮搗蛋的子孫後代。

這樣的人生,也未嘗不是一個幸福的過程。

突然,包里的手機響了,「你去哪裡了?家裡怎麼一個人也沒有?」顧忘直接問道。

「夫人今天外出探望老友,我和她一起過來了,怎麼了?」趙以諾小聲回答。

「什麼時候回來?我去接你們。」

「不用接,我和夫人很快就會回家了。」

兩個人又互相傾訴一番后,連各自掛了電話。

「誰啊?顧忘么?」林夫人緩緩走過來,低聲問道。

「是,他回家了。」趙以諾回答。

看著空無一人的房子,顧忘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有些無聊。

亮亮不在,夫人和趙以諾都不在,家裡只剩下他一個男人,自然心裡會覺得有些空虛。

「趙以諾!」突然,耳邊傳來一股熟悉又狠毒的聲音。

怎麼是她?她又來做什麼?顧忘立即站起來,緩緩走向門口。

果然,蘇菲菲正在門口大聲吆喝著趙以諾的名字。

「蘇菲菲!」男人大聲吼道。

一下子,女人安靜了。顧忘怎麼會在這裡?這個點了,他不應該在公司里上班么?

「顧忘哥哥,好久不見。」蘇菲菲立馬向他打了聲招呼。

「你來做什麼?」顧忘直接問道。

「沒什麼啊,就是好久沒有看見她了,過來找她聊會兒天嘛。」蘇菲菲嬌嗲的回答。

「好好說話,不然就走!」面對男人如此威嚴的氣勢,蘇菲菲立即挺直了腰板,就像學生面對老師一樣,很是敬重。

「你和趙以諾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以後不要再來找她,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這個臭男人,怎麼說話如此決絕!她只不過是來找趙以諾敘舊而已,當然這其中肯定夾雜著些許陰謀,他就這麼擔心?

「顧忘哥哥,你知道的,我前段時間失憶了,醫生說,只要經常和熟悉的人在一起聊天,就可以很快找到以前的記憶。」女人故意說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找回以前的記憶比較好,省得到時候自己懊惱!」顧忘低聲提醒著。

不,她必須找會那段記憶!說不定,自己之所以會落到如此地步,就是趙以諾那個賤女人造成的!這年頭,親兄弟還得明算賬呢,更何況她和趙以諾並不是親姐妹!

「顧忘哥哥,我累了,可以進去喝杯茶么?」蘇菲菲指了指客廳,問道。

「你回去吧,我們家沒有茶。」說著,男人就要關門。

只見女人一個機靈和用力,直接溜了進去。

「白開水也行!」她看著面前的男人,驕傲的說道。

還是原來的模樣,還是以前的傢具!環顧著四周,蘇菲菲感覺還是那麼熟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