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別以為我們怕了你。」為首老者怒吼了一聲。

2021 年 1 月 8 日

花紫玉俏麗的身影飛掠而來,落在老者的面前,老者臉色一變,揮掌便是打來,花紫玉的玉掌和老者的掌力對在一起,老者承受不住花紫玉的攻擊,倒飛了出去。

花紫玉之前擔憂幽雨和洛倩怡,不過,見到洛倩怡如此的手段,她也是放心了下來,所以,出手比起之前凌厲了幾分,老者在她的攻擊之下,吐出了一口鮮血,便是身死。


一旁的人,都是大驚,紛紛朝著花紫玉攻來。不過,這些人在洛倩怡的壓力之下,已然成了驚弓之鳥,被花紫玉輕鬆的收拾了。

石洞之前,頓時多了兩千道屍體,陣陣黑霧繚繞期間,顯得無比的陰森恐怖。

!! 南界,巍峨東山的一處監牢當中,一個相貌醜陋的惡徒,揮動鞭子,狠狠的朝著架在木架之上的青年打去,隨著鞭子的甩動,青年發出哀嚎的慘叫聲音,在陰森的地牢傳來,讓人感覺到陣陣的寒意。

「這小子也夠牛的,竟然敢算計我們東山教,真是不知死活。」一旁,一名模樣清秀的青年笑道,從他的衣飾可以看得出來,他是東山教的核心弟子。

聽到他的話,惡徒模樣的大漢諂媚的笑道:「六師兄說的是,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說著,他揮鞭狠狠的劈在那個青年的身上,鞭子在青年的身上甩出了一條血痕,血肉模糊,顯得觸目驚心。

「六師兄,不要打了,我有事情要稟報。」被打的青年,渾身都是血痕,有些恐懼的看向了那名清秀青年叫道。

「什麼事情?」清秀青年懶洋洋的道。

那青年抬起頭來,說道:「我要見門主,這事情只有他能夠做主,我的辦法一定能夠將幽雨引出來,到時候,東山教一定能夠消滅了幽雨。」

「東自流,你以為你是什麼人啊,你想見門主就能見到了嗎?」清秀青年站起來,一巴掌甩在東自流的臉上。

被捉的人,正是東自流,他不敢回東界,也不敢逗留在南界,所以,四處逃跑,不過,一個不小心,還是讓東山教的人捉住了。

被打了一巴掌,東自流的嘴角多了一行鮮血,眼底深處充滿了怨毒神色,不過他嘴上諂媚的笑道:「六師兄,你應該知道,若是能夠捉到幽雨的話,你可是大功一件。」

「閉嘴,你也配叫我六師兄。」清秀青年又是一巴掌,狠狠的道,不過,很快他沉吟了起來:「不過,你這傢伙倒是沒有說錯,這隻怕是大功一件,先說說看,我看看有沒有上報的可能。」

東自流自然不會這麼簡單的相信了,訕笑道:「這事情和百花宗有關,你說門主說了,他一定會動心的,到時候攻下百花宗的話,對你我都是大功一件,到時候,您就是東山教的大紅人了。」

……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

看著周圍宛若荒涼的地方,洛倩怡驚訝的道,她藉助特殊的功法,進入了幽雨的心境,然而,她料想不到的是,幽雨的心境,竟然是這一片光景。

她想起幽雨平日冷漠堅強的模樣,心裡突然湧現一抹心疼。這種光景,說明的問題很多,而這些問題,都是由自身的經歷組成的。

想到這裡,洛倩怡心裡不禁有幾分難受:「他到底有什麼樣的經歷啊。」

「怪不得我總是被他吸引了,原來他和我有一樣的經歷……」

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洛倩怡道,從第一次見到幽雨的時候,她便是被幽雨的眼神吸引,現在想來,他的眼神和自己的眼神太像了,那種厭世的眼神。

自己有著復仇的心念支撐著自己,而他呢?又是什麼?

「哦,對了,我都忘了歡笑佛教的佛眼了,雖然這大胖子總說一些廢話,不過,這佛眼倒是很好用。」

走了約莫百米的地方,洛倩怡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眼睛發亮的道,她暗暗吟誦佛語,一雙幽深的眸子頓時變成了金色,無比的好看。

「這邊嗎?」

洛倩怡展開了佛眼,立馬便是察覺到了一些東西,朝著一個方向走去,隨著前進,她的佛眼逐漸的看到了一些影像流動了起來。

「這是……」

洛倩怡的神色呆愣了下來,「他不是幽雨嗎?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這好像不是武界,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隨著往裡走,洛倩怡心裡的驚訝越來越大,也是越來越苦惱了起來。

「怎麼辦,知道幽雨全部的秘密了,啊,這回死定了,沒想到幽雨身上竟然還有這等秘密,真是的,我怎麼就用佛眼了,啊。」

洛倩怡苦惱的坐在地上,自怨自艾的道,不過,想起一路走來看到的東西,她仿若能夠感同身受一般,沉默的厲害。

看來她和幽雨是不同的,她從小還有母親對她很好,不過,幽雨從小就被捉來,為了成為殺手而受盡折磨,她無法想象,一個幾歲的小孩是怎麼承受住這些攻擊的,怪不得幽雨在危機當中,總是能夠想到辦法去對付了。

並非是因為他有多厲害的原因,而是他早已經習慣了這一切了。對他來說,死似乎更像是一種解脫。

「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洛倩怡仰天躺在地面之上。有些苦惱的睡下……

安靜的石洞,花紫玉和孤雲七人都是緊張的看著洛倩怡和幽雨,神色都是無比的擔憂。

「怎麼現在還沒有出來,難道失敗了?」

花紫玉有些擔憂的道。她怎麼也想不到的是,洛倩怡這個女人在看到了幽雨的經歷之後,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初衷,在幽雨的心境當中睡著了。

孤雲問道:「毒后,若是還不成功的話,毒神府的人就快來了。」

雲海也是臉色沉重,他們這些人之前抵擋這麼多的武者,一個個都是受了傷了,即便是花紫玉也是受傷不輕,若是毒神府的人來了,還真不好對付,畢竟他們還要顧著這兩位。

「不用擔心。」

這個時候,一道輕笑聲音傳入,一個姿色妖嬈的女子走了進來,酷酷的說道:「只要有我們在,誰也不能踏入這個石洞一步,誰也不能!」

「月姐!」花紫玉笑道。

女子叫做劉月,是毒櫻洛倩怡座下十八櫻將之首,跟隨了洛倩怡這麼久,她的實力極為的高強,即便是王林,只怕也未必能夠打倒她。

在她的身後,一行約莫百個嬌俏動人的女子走了進來,都是顯得無比的幹練和冷酷。

聽到花紫玉的聲音,劉月輕笑道:「小姐。」

看了看洛倩怡,她的眉頭緊皺了起來,說道:「我察覺到洛姐發出了信號,馬上就趕了過來了,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洛姐怎麼了?」

花紫玉嘆了一口氣,道:「洛姨要救小鬼,不過,現在還沒有醒來,也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劉月一愣,若有所思的看了沉睡當中的幽雨一眼,嘴角揚起了一絲戲謔的笑容,暗想,這日後倒是能夠找到一個很好的借口來調笑洛姐了。

劉月很快反應過來,笑道:「小姐請放心,只要我們在,任何人也不會踏入這石洞一步。」

花紫玉鬆了一口氣,說道:「這就好。」

劉月笑了起來,說道:「不過,小姐,沒想到這些天被毒神府的人追的狼狽逃竄的人竟是你們,這毒神府的膽子也夠大的,看來,我們當時就應該滅掉這毒神府才是。」

她們不過是百來人,竟然如此口出狂言,孤雲幾人心裡都是有些驚訝,這毒神府好歹這是這裡的第一勢力,而且,擁有數千人的大勢力,豈是這麼容易能夠消滅的。

在劉月的身後,一個豐滿的女人笑道:「雖然我們是很想殺了那王林,不過,洛姐不讓我們動手,我們也辦法了。」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洛姐這一次是想藉助毒神府突破天境的,所以,才不讓我們動手而已,不然的話,毒神府豈會還留在世上。」又是一個女人笑道,她臉上粉嘟嘟的,也是一張娃娃臉。


「是啊,是啊,就像上次那個天心宗一樣,那個狗屁宗主也是很狂的,不過,我們一到,他們還不是全部都死了。」

「天心宗?」

孤雲幾人對視了一眼,都是心頭一震,對於天心宗的事情,他們也知道不少,那以前也是相當了得的宗門,比起毒神府更是強上幾分,能夠和天門那樣的宗門匹敵了,不過,突然間就被滅了,據說那裡毒飄百里,沒想到竟然是洛倩怡他們做的。

孤雲幾人,都是不由得苦笑了起來,怪不得這些毒者這麼害怕洛倩怡了。

「若是突破天境的話,你們倒是不用擔心,洛姨已經突破了。」花紫玉看了看洛倩怡,笑道。

「真的?」

劉月等人都是狂喜,看向了花紫玉叫道。


花紫玉點了點頭:「洛姨吸收了毒龍珠,如今已經是天境強者了,而且,她的基礎這麼好,只怕一般的天境強者都不是她的對手了。」

劉月沉吟了一下,道:「看來洛姐要報仇的話,把握也大了幾分了。」

「報仇?」

聞言,花紫玉有些奇怪的道。

她曾經聽父親提起過,以前的洛姨也是一個相當厲害的人物,在碰到他之前,實力也是相當靠近天境的,不過,不知道為何,她將自己的全身氣力廢掉,然後重新修鍊的,不過,因為廢掉氣力,身上的經脈受到了重創,這麼多年,才是逐漸的修鍊到天境而已。

想到這裡,花紫玉暗想:看來洛姨廢掉自己的氣力應該和這什麼報仇有關吧。


劉月輕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洛姐也只是說過她的仇人是非常可怕的人而已,別的並沒有多說,甚至,連對方是誰,我們也不曾聽她提起。」

「說什麼呢?」突然,一道笑聲傳來。

聽到這道笑聲,花紫玉一陣狂喜,看向了聲音發出的方向,叫道:「洛姨,是你?你醒了了?」

「洛姐!!」

劉月等人也是歡喜的叫道。

花紫玉看向了一旁,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幽雨,笑道:「小鬼,你也醒了?太好了,洛姨總算將你救醒了。」

幽雨摸了摸額頭,有些無奈的道:「這個女人在我的心境裡面大睡了一覺,是我發現的她。」

洛倩怡俏臉一陣發紅,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見到洛倩怡的模樣,花紫玉等人差點眼睛都是瞪出來了,這還是洛倩怡嗎?花紫玉訕訕的道:「洛姨,你沒事吧?」

洛倩怡頓時反應了過來,大叫一聲,惡狠狠的撲了過來:「你這死丫頭,竟然敢這麼笑你洛姨。」

!! 「啊……」


萬毒沙海,第一大勢力的毒神府今天和往常很是不同,到處都是有著陰森的氣息,一陣陣慘叫的聲音不斷的從中傳來。

龍頭谷和毒龍門的武者沖入其中見人就殺,毒神府的場景充滿了血腥。

雖然毒神府的人喝了毒龍的鮮血,實力大增,龍頭谷自然是對付不了,不過,毒龍門的武者卻是不同,這些女人常年和洛倩怡一起走南闖北,實力恐怖的厲害,豈是這些新提升的武者可以相比的。

而且,她們得到洛倩怡的真傳,用毒比起一般的武者更加恐怖,一出手,那些毒神府的武者非死即傷,根本就無法抵擋。

而幽雨等人,也是第一次見到毒神府毒櫻座下的恐怖實力。

這麼恐怖的女人,倒是和花媚娘有幾分相似,不過,花媚娘更加盛傳的是她的傾世容顏,而洛倩怡更厲害的是她的天賦。

「怎麼樣?我的屬下還不錯吧。」見到幽雨緊盯著場中的戰鬥,洛倩怡有些得意的笑道。

幽雨苦笑道:「自然是不錯,戰鬥了這麼久,你的手下也只是有些氣喘而已,並沒有任何人死亡,這種情況,還真是詭異啊……」

洛倩怡輕笑了起來:「她們一個個並非是單獨的,而是兩人一隊,在一人危險的時候,另外一人就會馬上上前拯救,而且,經過了這麼多年,她們早已經心靈感應了,所以,想殺了她們是很難的。」

「不僅如此,而且,她們好像有一個陣法一般,要殺了她們就得破除她們的陣法,不然的話,即便是再強的武者,付出沉重的代價,是很難殺了她們的。」幽雨淡淡的道。

洛倩怡訝異的看向了幽雨,笑道:「不錯啊,不愧是天下第一殺手啊?」

聽到她意有所指的話,幽雨瞥了她一眼,眼中帶著陰冷的神色,不過,這個女人好像什麼都沒有看到一般,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幽雨無奈的呼了一口氣,真是不幸,自己的秘密完全裸露在這個女人面前,在她面前,自己好像沒穿衣服一般。

這種感覺,還真是讓幽雨不自在。

場中,一道紫色倩影在戰鬥的武者當中來回走動,隨著她的走動,恐怖的能量不斷的傳來,頓時,毒神府的武者,一個個慘叫的倒下,死狀可怖。

見到這種死狀,即便是習慣殺人的毒者,也都是恐懼無比。

花紫玉這些天被毒神府搞的很是惱火了,而且,幽雨也真是因為他們才沉睡這麼久,她的心裡早就有一股怨念,借著這個機會,她一股氣的爆發了出來,她一出手,毒神府的武者都是死狀可怖,不忍目睹。

「五百!」

花紫玉冷笑了一聲,一腳將一名老者的腦袋踢爆,那老者正好是毒神府的一名長老。

「這女人殺人還數數的嗎?」幽雨有些無奈的道。

洛倩怡咯咯一笑,妙目瞄向了四周的毒神府的武者,興奮的道:「我們也上吧,反正也無聊,玩玩也好。」

幽雨點了點頭,兩人一起飛掠而出。

幽雨兩人的手段也並不比花紫玉差,而幽雨本來就是殺手,出手更是利索,一出手便是要害,所以,幾乎都是招招致命。

洛倩怡雖然也過了一把癮,不過,她還是在幽雨的身邊,保護著幽雨,畢竟幽雨傷勢極為嚴重,若是實力強上幾分,幽雨對付的就有些艱難了。

「咳咳……」

將一名一流高手踹飛,幽雨輕咳了起來,嘴角多了一行血絲。

「幽雨,你沒事吧。」

洛倩怡連忙來到了幽雨的身旁,問道。幽雨搖了搖頭,不過,她也看得出來,幽雨和那個一流高手交手牽動了傷勢,洛倩怡咬牙冰冷的看向了那個一流高手。

那是毒神府的一名老者,是一名長老,見到洛倩怡的冰冷的神色,他心頭一顫。

「給我去死。」

她縴手一揮,滔天的毒力形成一頭猛虎,朝著那名毒神府的長老狠狠的咬去,猛虎極為的兇狠,用牙齒將那長老的身體撕開,活活的將那長老咬死。

幽雨捂著有些發疼的傷口,神色有些異樣的看向洛倩怡,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自從他醒來之後,這個女人對他的態度好像變了不少。

「洛倩怡!!」

這個時候,蘊含著滔天怒氣的聲音響起,王林神色無比怨毒的飛掠而來,咬牙切齒的盯著洛倩怡,彷彿恨不得將洛倩怡碎屍萬段一般。

「王林嗎?」

洛倩怡不屑的看著來人,鄙夷的道。

見到洛倩怡這樣的神色,王林心頭的怒氣更是滔天,死死的盯著洛倩怡,他之所以想對付這個女人,並非是她不肯和自己合作的原因,而是因為,洛倩怡自從見到他以來,都是這副不屑的態度,正是因為這樣的態度,讓他受不了,所以,他才是要對洛倩怡出手。不過,沒想到到頭來,他毒神府還是毀在這個女人的手中。

「我就算化作厲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洛倩怡!」王林無比陰森的道。

洛倩怡看都不看他一眼,叫道:「有誰出手對付這頭螞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