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其實根本就不是個人吧?你應該是個劍靈,不過你身上的靈氣很虛弱,我看你根本就活不久了,是不是經常做虧心事做多了,折壽?真是活該。」夜冰依連連說道,話裡有話,句句帶損。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劍樞看了她一眼,突然一言不發的轉身消失在原地。

夜冰依沒好氣道,「跑什麼呀?心虛了么?只敢在背後說人家壞話,算什麼英雄好漢!」

看著還在喋喋不休的小女人,帝玄胤好笑的揉了揉她的腦袋,「好了,他已經不在了,不要罵了,別生氣,氣壞了身體,我會心疼。」

夜冰依微微一愕,抬眸望著俊美的男子,心中說不感動是假的。

望著他溫柔的瀲灧紫眸,心中突然一軟,伸手圈住他的脖子,語氣堅定道,「小胤胤,我不知道你們什麼關係,那個破劍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只要你不負我,我夜冰依此生也定不負你!

不管多難,不管你是高高在上的帝尊大人,還是要飯的,這輩子,我都跟定你了。」

「一輩子?」帝玄胤嫌棄的搖了搖頭,霸道說道,「一輩子怎麼能夠,你生生世世,都只能是我帝玄胤的女人!」 沒想到夜冰依會說出這些話來,帝玄胤心中很是興奮,緊緊的將她抱在懷裡,頭蹭著她的小臉,他是有多麼的幸運,生命中,才能有一個她?

夜冰依圈住他的脖子,墊起腳尖,在他的俊臉上印上一記吻痕,然後揉了揉肚子道,「小胤胤,我好餓哦!」

話音一落,男人的眼眸瞬間微微眯起,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喉頭上下滾動,深呼一口氣點點頭,在夜冰依的驚呼下,將她打橫抱起,直接抱了起來。

夜冰依貼著他的俊臉,驚呼道,「你的傷口還沒長好,快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帝玄胤親了她一口道,「我無礙,你要相信你的男人。」

夜冰依俏臉一紅,忍不住翻白眼,這個男人真是越來越不害臊了,動不動就對她動手動腳,就連說話也這麼露骨。

……

煉獄的弟子們,看到這一幕,連連感嘆。

帝尊大人對夫人可真是寵愛有加呀,居然連走路,都要抱著!

……

帝靈兒看著抱著媳婦就走,連聲招呼也不跟她打的自家二哥,流轉著淡淡紫色光芒的清澈的大眼睛閃過一抹怒氣,氣的跺了跺腳,紅著眼睛跑了。

叮鈴鈴……

手腕上的鈴鐺清脆悅耳。

一家三口用了晚餐之後,夜冰依突然發現,自從下了山之後,她好像一直就沒好好陪過自家兒子。

心中愧疚。

決定要為兒子做點什麼,好好補償補償他。

但是她剛放下筷子,帝玄胤就牽著她的手,溫柔的說道,「依依,吃飽了嗎?吃飽了,我們回房休息。」

夜冰依現在聽到睡覺和休息這些字眼就害怕,兩腿發軟。

何況她今天晚上根本不打算和他一起睡覺。

直接無視了帝玄胤的話,站起身來,走到夜雲澈身邊,想了想道,「小澈兒,你想不想喝娘親給你做的果汁?」她之前做的果汁,小澈兒最喜歡喝了。

「好啊好啊!」夜雲澈開心的拍拍手,揉揉自己的肚子,兩眼發光的盯著自家娘親,「娘親,剛才我吃了那些,如果有果汁喝,就更好了。」

「嗷嗷嗷」雪羽也嗷嗷兩聲,表示它也要喝,母夜叉做的果汁很好喝呢!

「吼吼吼」

「主人主人,還有人家!」火火將臉從盤子里抬起來,舉起一隻翅膀報名!

自從跟著夜冰依來到煉獄后,火火就天天跟在夜雲澈的屁股後面混吃混喝,小日子過得無比愜意,連身子都長胖了一圈。

帝玄胤淡淡的挑眉,瀲灧的紫眸閃過一抹亮光,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夜冰依親手做的東西呢。

頓時也不著急著要回房休息了,淺笑著舉手道,「依依,為夫也要。」

沖喜娘子 「哈哈哈,好你們都有份,等著我去給你們做!」夜冰依看到自家兒子開心,也心情好,不介意人人有份。

很快,夜冰依從廚房裡出來,手中端著好幾杯同顏色的果汁。

夜雲澈從前經常和自家娘親親手做的果汁,早就見怪不怪,立馬搶上來,伸手端了一杯紫色的,「我要喝葡萄味的果汁!」

「我也要!我也要!」

雪羽和火火也不甘落後,紛紛撲上去,一人抱住一個杯子,開始喝了起來。

聽大家的,謝謝打賞全訂和用書幣訂閱的寶寶,加更兩章。上架了,回報花錢看的寶寶,以後不出意外的話都是凌晨零點更,八更到十更,大家以後多多用書幣支持的話,後面就還會有爆更的機會哈哈哈 站在小花廳門口不遠,陳志凡瞅着那道倩影踟躕不前。會不會進去後又被人說成跟蹤狂?

隨即他灑然一笑:自己又問心無愧,管她怎麼想。況且換個角度來說,我還可以認爲是她處心積慮想要接近自己,否則憑什麼三番五次都能碰到。

正當陳志凡心念一定,提腳走進的時候,兜裏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掏出來一看,居然是霸道警花葉詩瑜大隊長的電話:“嗨,美女,怎麼給我打電話了?嘿嘿,是想我了嗎?”

“想你個鬼!”電話那頭傳來葉詩瑜沒好氣的聲音,“陳志凡,警察這份工作你是不是不想幹了?你自己說說,你出去幾天了,嗯?是不是在外面耍的都忘了回家的路了?”

聽着電話那頭的一陣噼裏啪啦,陳志凡微笑着說道:“看來葉大隊長是真的想我了,嗯嗯,我也想你了。”

“好呀,老公,你居然當着我的面,公然和別的女人調.情。”聽着電話那頭傳來水玲瓏氣呼呼的聲音,某青年傻眼了。

“好你個葉詩瑜,竟然敢陷害我!”咬着牙的陳志凡在電話裏低吼了一聲,隨即又變幻聲音一副諂媚樣說道:“玲瓏小寶貝,我也想你了。”

“嗚嗚嗚,小寶貝,你好可憐啊,都還在娘肚子裏,你爹就把你給忘了。”聽完黑阿寶的話,他再次傻眼,隨即舌頭一轉趕緊補救道:“阿寶阿寶,我也想你了,孩子我可是一直惦記着呢。還有,家裏的阿蓮、阿紫、蘭兒、慕慕,當然了,還有大老婆依依,我都很想很想你們的。很快我的事就辦完了,到時候給你們帶一大車禮物回去。”

挨個把家裏的女人都提了一遍後,陳志凡心裏鬆了一口氣之餘,卻也不無感慨道:哎,女人多了也是一件麻煩事啊。

“唉……看來某些人是根本就沒把我放在心上,我還是走吧。”聽着電話那頭傳來的一道哀怨聲音,某青年懵圈了:張怡然什麼時候又跟家裏女人們搞在一起了?

一剎那間,他想起了曾經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當時還只是一頭小小紅眼白屍的自己,爲了幫助一個小女孩,而耗費了本就不多的精血一滴,結果累得在樓梯間氣喘吁吁。那個時候,身穿潔白護士裙的張怡然,就那樣氣質如塵、溫婉如玉的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一晃眼,時間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了。神思恍惚間,陳志凡不知是說順嘴了,還是本就心中有點想法,總之對着手機他一臉深情的說道:“我也想你了。”

電話那頭,陡然陷入了一片沉默。隱隱的,陳志凡好似聽到了一陣啜泣聲。

“哼,回來了再跟你算賬!”電話那頭,葉詩瑜在狠狠丟下一句話後,直接就掛斷了電話。某青年眨巴着眼睛,訕訕的收回了手機。

“哼,真是一個絕世花心男!”一旁,響起了一道包含着十分鄙夷的清脆聲音。陳志凡撇了撇嘴:“真是沒素質,居然偷聽別人打電話。”

心情本就欠佳的於芷雅,在聽到這話後,怒氣衝衝的走了過來嘴裏嬌聲質問:“誰沒有素質?這裏地方就只有這麼大,你以爲我想聽你說話嗎?哼,看來你還是沒有死心啊,居然又跟到這裏來了。家裏居然已經有那麼多女人,還……哼,真是絕世大渣男一個!”

“夠了啊。”陳志凡皺起眉頭,“你憑什麼罵我?你以爲我想三番五次都碰到你麼,切,說不定是某些人賊喊捉賊,倒打一耙呢。”

“你說誰是賊喊捉賊?”氣得俏臉通紅的於芷雅,胸口一陣急促起伏,“渣男!絕世大渣男!”“神經病,懶得理你。”實在是不想跟這莫名其妙的女人多做糾纏,扔下一句話後,他轉身就走。

剛剛接近小花園入口,迎面就走過來幾個衣飾華貴的年輕人。入口狹窄,他就打算等這些人進來後再走。

“嗯,芷雅,你怎麼了?”其中一個年輕人在走過陳志凡身邊時,忽然開口問了一句。於芷雅兩眼微紅的指着陳志凡,泣聲說道:“他欺負我!”

某青年在心裏嘆了一句:得,那女人這麼一說,哪個男人能忍得下去。唉,今晚上我想安安生生的低調一下,怎麼就那麼難吶!

陳天華陰沉着臉,轉身就往陳志凡肩膀上抓,一邊抓一邊還語氣鄙夷的用華.夏語說道:“朋友,一個大老爺們,居然也好意思欺負女人?你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裏了吧!”

陳志凡腳下一移避開陳天華的手,扭頭掃了於芷雅一眼後,嘴裏同樣用華.夏語淡然說道:“朋友,事情都還沒問清楚就動手,有考慮過後果嗎?”

旁邊一個黃毛跳了出來:“陳天華君,這人怎麼了?”陳天華用扶桑語回道:“簡直是丟我華.夏人的臉,居然敢趁着我不在,欺負我女朋友。”

井邊三郎揮舞起右手就往陳志凡腦袋上扇:“混蛋!這是不把我們都放在眼裏啊!”

陳志凡上半身後仰,躲過黃毛的巴掌後,語氣漸顯幾分不耐煩的說道:“幾位,事情都還沒問清楚就動手,是不是太霸道了一點?”

“霸道?”旁邊一個嘴上打着耳釘,染着一頭綠毛的年輕人帶着滿臉的傲意說道,“這裏是我幼龍社的地盤,霸道點怎麼了?信不信我讓你爬着出去!”

看着眼前這個一看就是二次元青年的傢伙,陳志凡鬱悶了:是幼龍社的人?怎麼說也算是自己人吧。看在大鄉武夫的面子上,決定不過多計較的他,搖了搖頭,打算繞過他們出去透透氣。

“想出去?”昂着那顆綠閃閃的頭,二次元青年雙手抱胸擋住了門,“可以啊,跪下跟那位長腿大美女道一下歉,然後學三聲狗叫,我們就放你出去。”

“道歉?學狗叫?”回頭看着於芷雅,陳志凡眼底閃過一抹莫名的光芒問道,“於芷雅,我自問並沒有什麼地方得罪你,你爲什麼三番兩次出口傷人?”

站在男友身邊的於芷雅聞言,臉上猶豫了片刻後,拉着男友的手輕聲說道:“要不還是算了吧,他也沒怎麼着我,就是言語上有點不好聽而已。”

臉上神色顯得很是陰沉的陳天華,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嘲諷道:“現在說這些,已經遲了。” 帝玄胤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果漿,端起了一杯橙汁,品嘗了一下,瀲灧的紫眸微微一亮。

這幾乎和平時吃的橙子沒什麼區別了,可是卻是用來喝的。

原來這就是她口中說的果汁。

伸手勾住夜冰依的腰道,「依依,沒想到你還會這些。」

夜冰依傲嬌的揚起下巴,得意道,「那是,你沒想到的還多著呢。」

「我想吃你做的菜,依依手藝這麼好,做的菜也不會差到哪去,為夫可是很期待呢。」帝玄胤一手勾著她的腰肢坐下,眼巴巴的望著她。

夜冰依雙手圈著帝玄胤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剛想要說些什麼,突然——

叮鈴鈴……

一道悅耳的鈴聲,響動聲清脆的響起。

接著,一名黃衣少女走了進來。

夜冰依眉梢微挑,看著眼前的少女,眼眸淡淡。

清冷的面龐上沒有多餘的表情。

也沒有開口和帝靈兒打招呼。

不喜歡她的人,她才不會去委曲求全。

但是看在帝靈兒是帝玄胤妹妹的份上,只要她乖乖的,她也不會對她做出什麼來。

帝玄胤看向帝靈兒,抱住夜冰依腰肢的手臂微緊,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心中也很是擔憂,帝靈兒這個不懂事的丫頭,會在說些什麼不好聽的話,和依依起衝突,惹得依依不開心。

但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妹,帝玄胤無奈的輕嘆一聲道,「靈兒,你來做什麼?」

帝靈兒此刻正在瞪大眼睛,看著坐在她哥哥懷中,面容清冷絕色的女子。

她大眼中閃過一抹錯愕,胤哥哥可不是御哥哥。

胤哥哥怎麼會如此縱容這個女人?竟然……

突然聽到帝玄胤和她說話,帝靈兒頓時一愣,隨即嬌俏的小臉上突然泛起一抹不自然的紅暈。

緊張的兩隻小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

她怎麼好意思說,她其實是被夜冰依弄得那些稀奇古怪,裝在琉璃杯之中,很好看,看上去就很好喝的果汁給吸引過來的呢?

剛才夜冰依在廚房裡準備這些果汁的時候,就被帝靈兒剛好看到。

帝靈兒覺得新奇極了,就一直好奇的親眼目睹了夜冰依製作果汁的全部步驟。

猶豫再三,她還是跟著夜冰依過來了。

心中暗道,她才不是跟著這個女人,她是來看她的胤哥哥,還有小侄兒的,不行么?

看著眼前和自家二哥長得一模一樣的紅衣少年,帝靈兒也很是喜歡他。

而且,劍樞哥哥也並沒有說小侄兒和二哥有衝突。

只是這個夜冰依,不能和二哥在一起。

帝靈兒半天都沒有憋出一句話來。

夜雲澈看到她,甜甜一笑,對她招了招手,「小姑姑,這是娘親做的果汁,很好喝哦!你快過來嘗嘗。」

「我……」帝靈兒聞言,眼睛瞬間一亮。

走上前,便想伸手接過,隨即又猛然想起了什麼,臉色倏然變得通紅,急忙站定。

沒有再動。

可是她的眼睛,卻一直盯著夜雲澈小子手中的杯子,眼巴巴的看著,她,她真的好想喝……

可是,可是……

夜冰依眼神在帝靈兒的身上打量著,望著眼前的小丫頭,心中突然有些好笑。 其實之前在廚房,她就感覺到有人一直盯著自己。

原來是她。

看著小丫頭的眼神兒,夜冰依瞬間明白了什麼。

嘖,看她的眼神,估計是很好奇的吧,而且還想喝,但是又拉不下臉來。

夜冰依不由有些好笑,雖然帝靈兒一把年紀了,但她的智商,卻才和小澈兒一樣高。

甚至還不如三歲小孩。

帝玄胤微微蹙眉,淡淡的輕咳一聲,「靈兒,如果沒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吧。」

看到帝靈兒來這裡,又沒有事情。

帝玄胤心中便自發覺得是這個丫頭吃飽了撐的,來找依依的麻煩,或者是來對他,總之不會有什麼好事。

帝玄胤心中很是無奈,他的依依如今正和兒子玩的嗨,完全沒有要休息的意思,他當然不能掃她的興。

所以,只好趕走他的妹妹。

偉大的帝尊大人不知道。

其實在他的心中,娘子和妹妹,已經是娘子重要了。

沒辦法,誰叫他家娘子實在是太吸引人了?

帝靈兒本來找不到借口留下來,突然聽到她家二哥趕她走,頓時撇了撇小嘴,不高興道:「胤哥哥,難道靈兒沒有事就不可以來么?

我回來了,你都沒有好好陪陪我,卻在這裡陪這個女人,你忘了劍樞哥哥說的話了嗎!」

此時的帝靈兒好像一個被寵壞了的嬌縱小公主,對著帝玄胤發脾氣,大喊大叫。

「帝靈兒,不許這樣說你的嫂嫂說!」帝玄胤蹙了蹙眉,厲喝道,臉色冷了下來,看來他真的是將這丫頭給寵壞了,依依是他的女人,她的嫂嫂,她怎麼可以這樣。

總之,他就是不想讓別人說夜冰的一句不是。

誰也不行。

「胤哥哥……你,你凶我!」帝靈兒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尖聲道,胤哥哥從來沒有對她大聲說過話,可是,他剛才居然為了這個女人凶她。

「嗚嗚嗚……」帝靈兒頓時委屈的紅了眼睛,像個孩子一樣,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就是夜冰依也忍俊不禁,嘴角狠狠一抽。

她剛才說帝靈兒和小澈兒一樣大,還真是高看她了。

帝靈兒連個三歲小孩,都不如啊。

帝玄胤看到妹妹哭紅了眼睛,也有些不忍,但是又想到她說的那些話,便狠下心來,不去管她。

他就是要讓她知道,依依是他的女人,是他的妻,誰都不能欺負,或是看她不順。

身為他帝玄胤的妹妹,帝靈兒也必須要接受依依這個嫂嫂。

看到自己哭泣,胤哥哥竟然不搭理她,不管她,帝靈兒頓時感覺被拋棄了,心中些害怕,恐慌。

她最親的人,就是兩位哥哥。

她和胤哥哥更加親近,可是胤哥哥卻不管她了,不要她了……

「嗚嗚嗚……胤哥哥,你不理我,你不要靈兒了么?靈兒從小都沒見過父親母親,連你不理我了,你不理我了,嗚嗚嗚……」

帝靈兒像個被拋棄了的孩子一樣,哭得好不傷心,肩膀一抽一抽的,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充滿了絕望無助,好不可憐。 “如果剛開始他就直接服軟的話,還來得及,現在嘛……”陳天華冷然笑了笑,“現在已經不是你和他之間的問題了,而是那位公子哥已經發了話,他做不到的話,今天晚上就出不了這個門。這事你不用管了,站在一旁好好看戲就對了。”

“早知道的話……”眼底閃過一絲莫名情緒的於芷雅,輕輕咬了一下豐潤的嘴脣。

她知道堵着門的那幾個有錢公子哥身份都不簡單,尤其是那染了一頭綠毛的青年,就連平時一直表現得高人一等的陳天華,都不自覺的放低了身段。而剛纔自己也是因爲受不了他言語上的冒犯,再加上男友一點都不幫自己,所以就獨自一人躲到花廳生起了悶氣。哪知竟然又碰到了陳志凡,這纔有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大家都是華.夏人,有什麼矛盾或者誤會的話,私底下說開了就好,可事情發展到目前這步,眼看着人生地不熟的他就要在衆目睽睽之下遭受侮辱……於心實在不忍的於芷雅,芳心深處開始後悔了起來。

“趕緊的,秀吉公子已經說了,先跟那個長腿大美女道個歉,然後再趴在地上學三聲狗叫,如果我們滿意的話,你就可以出去了。”井邊三郎頂着一頭的黃毛,滿臉的得意洋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