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先別急,希望你可以耐心聽聽,如果你覺得小子講得不合理,小子自己就把支票給撕了。」

2021 年 1 月 5 日

自從知道劉成國的難題是「天然肌」的發展問題,李神奇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並在一路上用手機上網不斷查詢「天然肌」的具體資料,當他到了別墅的時候,他已經成竹在胸了。

「根據我的了解,『天然肌』的服務人群一直是成年人,而且一向做得很好,一度可以和國外品牌媲美,但是。」李神奇一個但是,停頓了一下,見劉成國的注意力已經在自己的話上,繼續說。

「但是你們忽略了一個很大的消費群,那就是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的確有市場,但是市場不是很大,父母很少會為沒成年的女兒昂貴的化妝品買單,而且一部分的父母還是很傳統的,不願意子女過早接觸化妝品。」劉成國第一時間說出自己的觀點反駁李神奇。

「別急,你的想法有道理,國際研究公司曾做過一項調查,有53%的成年人和56%的青年人會使用自己兒童時記住的品牌。而且你們大可以利用價格相對實惠的化妝品來侵入,雖然利潤不高,但是你們需要的是抓住這幫潛在顧客群。犧牲一時的利益,只要你們在未成年人中留下很好的印象,未成年人將會是你們『天然肌』那些奢侈消費品的巨大潛在顧客,而你們也能比其他同類競爭者走得更前。」

說到這裡,李神奇就止住了,相信劉成國已經了解自己的意思,接下來就看他會不會接受自己的建議了。

劉成國在沉思,這個無毛的小子說的還是挺有道理的,未成年人的確是他們奢侈化妝品的主要潛在消費群,如果能夠獲得這些潛在消費群的支持,自己公司的業務絕對會翻上一翻,雖然成效時間有點久,但是哪個公司不是向長遠發展進發的,越早做出決定,越早有所收穫。

「我想你的說法打動了我,這10萬塊你是應得的,具體事宜我會回去和董事會商議。」

聽到劉成國的話,李神奇非常興奮,這不僅是任務完成這麼簡單,還是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對他來說很有意義。

劉成國看著李神奇激動興奮的樣子,心想這才像一個毛頭小子,剛剛表現得那麼老成倒是讓他刮目相看。

「好了,我們下去吧,相信雅靜已經在下面等很久了。」

劉雅靜的確是在等著,對媽媽的問話心不在焉的,時不時就看向樓梯看神奇哥哥什麼時候下來。

看到李神奇下樓了,劉雅靜就小跑了過去。

「怎麼樣,我爸沒為難你吧?」問完還警惕的看著劉成國。

不過劉成國沒空陪劉雅靜鬥嘴,隨意讓李神奇留下來吃頓飯再走,劉成國就急忙忙的去公司開會了。

「沒事,我和你爸爸商量一些事情而已,我和他談得很好呢。」

劉雅靜看李神奇看起來並不像說謊,她就安心下來了。她以前也有很多玩得好的朋友,但是在父親的攙和下,那些朋友都漸行漸遠了,只有幾個好友對自己不離不棄。她對神奇哥哥很有好感,她可不想又一次失去好友。

「那就好,那你留下來吃飯嗎?」劉雅靜期待的看著李神奇。

「當然啦,我都請你吃了那麼多次了,怎麼也要讓你請一次。」說著還捏了捏她的小瓊鼻,劉雅靜嬌嗔了一句壞蛋就躲回媽媽那裡了。

在劉家溫馨的吃了一頓飯,李神奇就離開翠湖苑。

兩次來到翠湖苑,都是為了女人,看來這翠湖苑還和自己挺有緣分的,就是不知道下次自己再來又是因為什麼了。

「叮咚,恭喜宿主李神奇完成任務,獲得獎勵:米菲牌橡皮泥。」

聽到這飄渺的系統聲,李神奇微微一笑,坐上了回學校的公交車。 ?李神奇才剛進的校門,就見到瑾萱師姐在遠處著急的跑來跑去,左右不斷張望像是在找些什麼,如果遇到相識的人還會抓住詢問一番。

「師姐怎麼啦?像只無頭蒼蠅一樣。」

瑾萱轉頭見是李神奇,也不和他廢話,著急的問道。

「你有沒有見過倩雪?」

一句問話李神奇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也明白瑾萱為什麼這麼著急了。

倩雪師姐剛剛遭受了打擊,情緒還沒平復好,如今人忽然不見了,不知道會不會做一些極端的事情。

「沒有看到啊,我剛剛從老家回來。」

雖然早就知道答案,但是聽他說出來還是很失望。

「倩雪師姐是什麼時候失蹤的?」

「就在剛剛發現的,早上她聽了一個電話,我看她神態平靜,也就沒怎麼留意了,但是剛剛她趁我一個不注意就不見了,我真該死,都是我的錯,要是倩雪發生了什麼事我該怎麼辦啊。」

如果是剛剛失蹤的話,那就應該還沒走遠。對了,可以用那個。

「師姐跟我來,或許可以找到倩雪師姐。」

瑾萱現在的心已經很亂了,李神奇的話可以說是給了瑾萱一個主心骨,沒有辦法的她選擇相信李神奇。

李神奇就這麼帶著瑾萱上了實訓樓,實訓樓是科貿大學最高的建築。

跑上樓頂的時候瑾萱已經氣喘噓噓了,李神奇卻像個沒事人一樣,氣息一點都沒有紊亂,不過現在沒人留意這些,而是看著眼前的鎖。

樓頂是不對學生開放的,就是為了防止學生上樓頂做搗亂,所以都會用個小鎖鎖上。

不過這種小鎖防君子不防小人,學過一點開鎖的都能打開。

李神奇並沒有學過開鎖,但是這不是問題,沒聽說過一力降十會嗎?

只見李神奇抓住鎖頭,用力一扯,鎖就一下子斷開了,這倒是驚住了瑾萱,她發現現在越來越看不懂這個師弟了,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李神奇不知道瑾萱的心思,開了門就跑到護欄邊。翻手拿出「公平眼藥水」往雙眼上滴去。

這是李神奇第二次使用「公平眼藥水」了,比上次適應了好多。

來到屋頂瑾萱就知道了李神奇的意圖,但是這裡太高了,近的還好,遠的根本看不清誰是誰。

她很想出言阻止李神奇這浪費時間的舉動,可是看著李神奇極力遠眺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還是選擇相信他,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李神奇由近到遠慢慢的搜尋著,一邊看完又到另一邊,360度全方位大搜索,雖然有一些被建築物擋住了看不到,但總比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跑來得強。

嗯?

李神奇收回飄過的視線,看回後山的位置。

飄飄的長發配上一條白色的長裙,背影看上去很像倩雪師姐。

趕緊凝目望去,發揮出最大距離。

看到了,是倩雪師姐,雖然長發擋住了她的側臉,但是她的劉海尾會微微翹到旁邊去,這是她獨有的。

「走,我發現她了,她正往後山去呢。」

瑾萱沒想到還真讓李神奇發現了倩雪的下落,不過沒時間詢問了,趕緊找到倩雪才是正事。

不過後山離實訓樓還有一大段距離,瑾萱一個女生剛剛跑上了頂樓,現在體力有點不支了。

「神奇,神奇。」瑾萱把前面的李神奇喊了回來。「你不用管我,快點跑過去先吧,快一分則多一分安全,我等下會趕過去的。」

李神奇點點頭,表示同意她的說法,轉身放開速度奔跑起來,那速度比奧運飛人不遑多讓。

科貿大學的後山曾經是情侶們的聖地了,因為山上有大片的樹林,情侶在裡面非常隱蔽,做什麼都沒人發現。

曾經有個學長做過試驗,在樹林中走不到10分鐘,就能找到近50多個套套,往校園BBS一發,引起了很多學生的轟動,甚至於有的還專門過去偷窺。

不過在前年發生了一宗殺人強姦案之後那裡就很少人再去光顧了。

一個流浪漢在那裡睡覺,剛好一對情侶選在了附近打野戰,驚醒了流浪漢。看了一場活春宮的流浪漢忍不住,一石頭砸向正在努力耕耘的男子頭上,又強姦了女的,最後逃逸。而男子因為流血過多不治身亡。

當李神奇跑到樹林前的時候他就有些犯難了,因為「公平眼藥水」的時效已經過了,現在的他由遠視變成了近視,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五米外人畜不分。

不過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救人要緊。

大近視眼闖進樹林,看到的不是一片棕色色就是一片綠色,要不是前輩們在樹林里走出了一條不大不小的路來,他肯定要在樹林里暈菜了。

慢慢的走著,努力的睜大眼睛尋找著,近視不敢走太快,怕錯過了倩雪師姐。

……

「你這混蛋,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

「沒什麼為什麼,不就是看中了你那美妙的身體咯。本來不想下藥的,你要是肯乖乖聽話我還可以陪你玩一下感情遊戲,沒想到你這麼不識趣。」

「你說愛我是假的?說會娶我也是假的?連那次救我也是假的嗎?」何倩雪歇斯底里的質問著孔銘。沒錯,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傷她傷得最深的孔銘。

「當然是假的了,不然你以為?還白白浪費了我的苦肉戲,早知道這樣我就直接來硬的就好了。」孔銘細細打量著何倩雪,這種刺激著受傷的女人,讓他有一種另類的快感,可以說是有點變態了。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何倩雪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在李神奇證實了孔銘要對她下藥的時候,她其實還存在著一絲絲的幻想,孔銘不過是一時糊塗而已。

就在今天早上,孔銘約她來後山樹林里,何倩雪還驚喜的以為孔銘是要對自己道歉的,路上還想著自己應不應該原諒他呢?

但是現實告訴她這個純真的小女生,這個世界是多麼的殘酷。孔銘的話像一把利刃,直刺她的心窩。

痛!前所未有的痛!

孔銘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何倩雪,陰陰一笑,他現在十分的滿足,對於他來說,前戲已經做足了,可以開始正餐了,他看上的女人,從來沒有逃過他的掌心的。

孔銘慢慢的走向何倩雪,伸出狼爪,準備獵食這隻可憐無助的小羊羔。 ?李神奇足足找了十幾分鐘才找到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遠遠看去只有倩雪師姐在那裡,身邊並沒有其他人,讓他稍稍安心。但是當他走近,心中頓時咯噔了一下。

只見何倩雪蜷縮在地上,身上的連衣長裙沾滿了泥土,不再雪白。

肩上的一根裙帶更是被撕扯成了兩半,缺了裙帶支撐的一邊松落下來,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糟糕,難道是我來晚了?」李神奇暗自忐忑不定。

「倩雪師姐?你怎麼了?」

「別過來!你別過來!」

發現有人靠近的何倩雪拿起了手上的石片,對準著來人。

被握在手裡的石片讓李神奇止住了靠近的腳步,眼神里充滿了凝重。

石片對著自己的是一處稜角,略顯鋒利,足以劃破人的皮膚。但是這不是讓他止步的原因,那是因為他看到石片上的一抹暗紅。

那是血跡,誰的血跡呢?

倩雪師姐的?

不是,倩雪師姐全身上下只有手上的石片有血跡,證明石片上的血跡並不屬於倩雪師姐的。

那到底是誰的呢?剛剛又是誰和倩雪發生了些什麼?

這些李神奇不知道,也無暇了解,只要倩雪師姐是安全的就好。現在最重要的是安撫好倩雪師姐的情緒。

「師姐,我是神奇啊,李神奇啊,你現在已經沒事了。」他試著再次靠近倩雪師姐身邊。

「別過來,別再過來啊!」倩雪揮舞著手上的石片,沒有一絲想要冷靜的跡象。

李神奇沒辦法了,他也不是什麼心理專家,不懂得如何讓人冷靜下來,只好來硬的了,相信以他現在的身手不會有什麼問題。

只見李神奇彎下腰,用最快的速度從倩雪的旁邊繞到其後背,直接從後面雙手抱住倩雪,固定她的雙手不讓她動用石片,不然不管傷到誰都不好了。

「師姐,冷靜下來,你現在已經安全了,這裡沒有人會欺負你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勸說了,雖然不知道效果怎麼樣,但總比什麼都不做好。

「啊~啊~放開我,快放開我,救命啊,救命啊~」

何倩雪像是什麼都沒聽到那樣,繼續瘋狂掙扎,不過她的力量怎麼比得過李神奇,一直睜不開束縛。越是掙不開,越是掙扎。

李神奇牢牢的抱緊了何倩雪,不斷的在她耳邊重複著:「冷靜點,安全了。冷靜點,安全了。」

漸漸的,可能已經沒有力氣的何倩雪終於停止了掙扎,全身乏力般的倒在李神奇的懷裡。仔細一看,何倩雪已經暈倒了。

拿開她手上即使暈倒還是緊緊抓住的石片,想來對何倩雪來說,這塊石片就是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將何倩雪公主抱一樣抱了起來,找回下山的路,向學校走去。

「倩雪,你怎麼啦?」

一聲驚呼傳來,原來是晚上山的郭瑾萱。

「她受驚嚇了,我過去看她的時候她很激動,她現在暈過去了,我們還是快點把她送到醫院去吧。」

沒和瑾萱說石片的事,這樣只會白白多讓一個人擔心而已。

「那,她沒被人那個吧?」瑾萱看著何倩雪凌亂的衣衫很是擔憂。

李神奇知道她說的那個是問她有沒有被玷污,但他也回答不了,見到倩雪的時候雖然裙子是好好穿在身上的,但是誰能肯定她是不是被玷污之後自己穿回了裙子呢?

「這我也不知道,可能要她自己才知道了,或者醫院幫她檢查一下。」如實回答,這個說謊也沒什麼用。

就這樣,兩人帶著深深的擔憂進了市人民醫院。

看著一個暈倒的病人被帶了進來,護士很負責的立刻推了一個擔架床過來。

小心翼翼的將倩雪放在擔架上,和趕過來的醫生稍微說了一下情況,何倩雪就被帶進了診室。

兩人本來想跟著進去的,但是被護士小姐給攔了下來。

「裡面就交給醫生就好了,我們不要進去打攪他了,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吧。」

護士的聲音很甜美,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李神奇緊張的心也跟著平復下來。

又是一個美女,肌膚勝雪,眉目如花,給人一種很溫暖、平易近人的感覺。

或許是盯著人家看太久了,護士小姐都有點不好意思了。瑾萱更是怒其不爭,這麼丟臉,旁邊就有一個大美女你不看,非要盯著護士看,果斷用追魂奪命掐。

「嘶~」

被掐中的李神奇瞬間清醒了,也意識到剛剛是多麼不禮貌。他也感到奇怪,以前別說盯著了,連看多幾眼都會不好意思,現在怎麼這麼大膽了。

對著護士小姐歉意一笑,順便瞄了一眼她的胸牌。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