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們是故意的,對不?」官方的人算是看出來了,兩個考生蔫壞,他瞪著眼睛威脅:「你們想好了,有的路走上去就沒法回頭。」

2021 年 1 月 16 日

「給錢也不行嗎?很多錢的那種。」娜拉莎繼續。

官方的人:「……」

刷,他的身體消失,另一個人出現,他打量著公孫慕容和娜拉莎,說道:「相信你們能猜到一些事情,給你們一個新的選擇,一個是滿分五個加號,另一個則是進入特殊考核。」(未完待續。。)

… 「特殊考核?」公孫慕容和娜拉莎一同問。

「是,通過了特殊考核,直接進入另一種訓練模式。」新來的人說道。


「啥模式?」娜拉莎歪個頭,又問。

「身體戰鬥值提升模式。」後到的人向二人介紹:「你們現在的身體能力受壓制,從頭開始學習,裡面和外面身體同步。」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懂了,知道是什麼,五星神戰士之後可以申請的,像個普通人,在裡面接受訓練,外面的身體有儀器幫著刺激,從而讓身體戰鬥值低的人得到提高。

在荒蕪空間的情報換積分的機器上,有人專門錄入過。

兩個人對此很好奇,還準備等升到五星的時候見識下,沒想到機會直接被人送到面前。

來人繼續說:「聽說你們家中的另一個人的戰鬥值超過一千,你們兩個也一樣,但這還不夠,等你們遇到了真正的五星神戰士,才會知道你們跟他們的差距有多大。你們目前的身體戰鬥值若是一千多,你們是一星神戰士。」

「啊?」娜拉莎睜大眼睛,她沒從荒蕪之地的機器中得到這個信息。

「身體戰鬥值超過一萬,你們是二星神戰士,可以徒手跟穿著二星水晶機甲的神戰士戰鬥。」這人又簡單介紹下。

公孫慕容聽著話,想想,明白了,神戰士的星是按照戰鬥值來計算,戰鬥值的標準是神國制定的。

穿著水晶機甲后的戰鬥值達到一千,是一星神戰士,不穿水晶機甲的身體戰鬥值達到一千,也是一星神戰士。

二星神戰士是一萬戰鬥值,穿著一星機甲的時候達到一萬戰鬥值,是二星神戰士,穿著二星機甲的時候達到一萬戰鬥值。還是二星神戰士,不穿機甲戰鬥值是一萬,依舊為二星。

星是一樣的,戰鬥力卻不一樣,給不穿機甲就能達到一萬戰鬥值人配上機甲,他必然可以輕鬆幹掉二星神戰士,估計穿著機甲是三星的神戰士,他都能隨便殺了。

公孫慕容分析出來,娜拉莎自然跟著明白了。

她點下頭:「就是說,身體本身戰鬥值高的人。比穿著水晶機甲戰鬥的人厲害。」

「不是,如果一個身體本身戰鬥值達到一萬的二星神戰士,沒穿水晶機甲,遇到穿了機甲后才有三星實力的神戰士,他會被殺掉,所以神戰士的星等級,只看戰鬥值,無論你用什麼手段。」這人說出了很實在的話。

「我還是覺得身體本身的戰鬥值重要,更值得培養。」娜拉莎表達自己的想法。

「別人也是這樣想的。你們在外面接觸的別人,評價他們的戰鬥力,是把他們的水晶機甲計算進去了,他們本身發出的波動。有一個平均值,大概的範圍內,計算出他們應該擁有的水晶機甲,來定位他們是幾星神戰士。

像我們這樣的人。在某些程度上,是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的。當然,如果自己沒戴水晶棺材。就得重視他們。」

來人還在講解,他提到了『我們』,表達的意思是他身體戰鬥值同樣高。

娜拉莎笑著感謝:「謝謝哦,怎麼稱呼?」

「萆得慕恩。」來人說出自己的名字。

「萆?萆居艾他家的?」娜拉莎往後退一步,警惕地說道。

「是,這次機會是我們家為你們申請的,兩個名額,我們付出很大的代價,如果你們選擇去進行特殊考核,考過了,接受訓練,沒考過……進入鋒線營。」萆得慕恩坦然承認。

「鋒線營?與敵人戰鬥時候沖在最前面的?好危險。」娜拉莎一副你們家是不是想讓我們去送死的表情說道。

「怕死不要去考核,因為即使過了考核,也有一定的概率出現死亡情況,意識進去,身體被儀器掌握,很多時候身體沒死,意識認為自己死了,還有的是超常規提升,身體承受不住儀器的刺激,也會死亡。」

萆得慕恩冷笑著對二人說。

公孫慕容這時問道:「我們不選擇特殊考核,給我們滿分五個加號,那我們不參加,你們真的願意讓步?所圖是什麼?」

「清凈,你們家的人太能折騰。」萆得慕恩回答。

娜拉莎看向公孫慕容,故意說道:「我好怕,咱還是穩妥點吧,不參加特殊考核哦,聽上去名額很珍貴,別浪費人家的資源啦。」

「行。」公孫慕容贊同。

萆得慕恩的目光閃爍了一下,說道:「為了給神國培養人才,兩個名額我們還承受得起,不過你們確實應該好好考慮,只有真正的強者,才有勇氣去考核,只有真正的英雄,才能在特殊訓練的地方取得好成績。」

「哦,好羨慕那些強者和英雄,咱倆得個滿分五加號就成,現在什麼時候了?還得回店裡做飯呢,先把面發上,明兒一早得炸油條,從冷櫃里拿出來化著的肉差不多了,做鍋包肉吧,酸甜口兒的。」

娜拉莎說起了店裡的事情。

公孫慕容跟著說;「還有之前腌的鹹蛋,用土法鹽水腌的,到日子了,拿兩個出來嘗嘗,不能時間太長,會變臭。」

「咸臭蛋是很好吃的,我腌的時候故意多放的鹽,保證有又咸又臭的,不要都拿出來,我過段日子拿出來要賣高價。」娜拉莎咽了下口水,又吧嗒兩下嘴兒,說道。

「有病菌。」公孫慕容勸告。

「沒文化了不是,腌之前臭的,或者是在腌制過程中鹽少,而且還破殼了,被其他東西進去的才不能吃,做好預防,是真菌發酵。哎呀,那味道,真香,一個小的鹹蛋能吃三頓,就著過水飯吃,可下飯了。」

娜拉莎抬起手擦擦嘴,一副迫不及待要回去的樣子。

萆得慕恩也跟著動了動喉嚨,略微露出絲焦急的神色,對兩個人說道:「其實參加考核,這邊依舊給出滿分五個加號,而且一旦考核通過,會得到大量的獎勵,哪怕是不通過,作為鋒線營的一員,我們家中也會給出最好的水晶機甲,二星的。」

「不要,我們怕死。」娜拉莎搖頭。

我是祕境之主 「說實話,不危險,尤其是你們這種已經有一千戰鬥值以上實力的人,考核通過是必然的,而且在裡面的訓練,也比別人輕鬆。死亡啊、淘汰率啊,是種說法,以體現進去的人膽量比別人-大。

哎呀,我才想起來,能獲得名額的今年有不少是別的家族的重點培養人才,有帥氣的少爺,有美女,他們可不是依靠長相,是真的實力強大,有許多普通人家的天才,會專門為了一個名額而使出各種手段的,那樣有可能女的成為了某個少爺的伴侶,男的娶到大家族中的公主。」

萆得慕恩語速非常快地說出一番話。

公孫慕容:「不錯。」

娜拉莎:「希望他們都能找到另一半,祝福他們,成親的時候來我家店裡,我們打五折。」

「酒水免費。」公孫慕容補充。

萆得慕恩的額頭上滲滿了汗珠子。

外面看著的人已經有不少哈哈大笑起來,他們看出來萆家沒安好心,瞧那意思是承受不住其他壓力,不得不妥協,但又咽不下那口氣,所以想個別的辦法來坑人。

裡面的兩個考生偏偏不往套里鑽,非要回來。

莒落鐸羌正在勸公孫無名,讓她去碰家中兩個人的身體,把他們喊出來。

「快,千萬不要讓他們答應,特殊訓練的地方好進不好出,以前是專門用來培養人才的,現在成了一些勢力撈好處的地方,沒有靠山的話,進去會被欺負死,成為別人的奴隸,得不到足夠的資源,經過很久實力才能達到最低的回來程度。」

莒落鐸羌著急地說道。

娜拉莎十分不解,問:「一個虛擬的地方,能撈什麼好處?」

「虛擬?不是虛擬,是意識過去,那邊重新出來一個身體,不達到一定進步程度,是不準回歸的,在那裡得到的東西,數量多了,可以消耗一部分,然後把更多的好東西傳回來,在裡面死了可以復活,如果經歷死亡太多,有的人會選擇真的死掉,意識死了。」

莒落鐸羌看著在那裡繼續勸說的萆得慕恩,更著急了。

娜拉莎想的是為什麼在荒蕪之地的機器中沒人說?聽到這裡,她說道:「是把意識放到另一個身體中,控制那個身體做事情和提高自己,這邊跟著用儀器來刺激,那為什麼要這樣?我說的是把東西帶回來,直接在那裡用,這邊想用,就派機器去采。」

「那裡不受神國控制,只能有個連接過去的渠道,從那裡採回來的東西,比保護添加物價值大多了。快,讓你家人回來。

一旦進去,死了的話,重新復活,但復活的身體會很弱,需要從頭再來,這邊的身體是到了哪個程度后等著,等裡面復活的身體又一次超過這邊身體的戰鬥值,這邊身體才會跟著提高,你不希望你的家人進去吃苦,吃很多年吧?」

莒落鐸羌勸說著,自己要過去碰兩個人呆著的儀器。

娜拉莎連忙攔下:「別呀,很好,進去,他們應該參加考核,然後把好東西帶回來,放心,他們很厲害的。」

她這裡一答應,裡面的公孫慕容和娜拉莎面對著說出無數條件的萆得慕恩,也答應了。

「記得哦,剛才你說的那些給出來的東西,少一樣,我們就不去。」娜拉莎對著已經不知道許下承諾的萆得慕恩說道。(未完待續。。)

… 在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看來,到另一個地方去接受訓練,跟靈魂填充很相似。

不同的是,看上去比靈魂填充厲害,靈魂填充另一邊的身體實力提高可是影響不到本體的,而特殊訓練地能。

銀河文明使用的靈魂填充儀器也無法讓另一邊的人把東西傳回來,這裡的則可以。

靈魂填充儀器倒現在九級聯盟都弄不清楚理論,神國聽莒落鐸羌話里的意思,好像也只能製造,而不是以現有的為基礎進行研究。


有秘密的地方存在,兩個人自然要去打探,不然永遠別想找到娜拉莎的母親,越是看上去比別出『高檔』的場所,感覺上距離接觸到秘密也就越近。

目前兩個人略微有些擔心,怕本就是靈魂填充體的身體無法進行第二次填充,至於莒落鐸羌所害怕的到了裡面被人欺負說法,還不曉得誰欺負誰呢。

裡面的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在答應的一瞬間,萆得慕恩幸福得快要暈過去了,自己真不容易,終於把兩個人給騙答應。

他懂家族的意思,在外面想要收拾兩個考生,需要承受的壓力太大,阻礙更大,兩個考生所取得的成績足夠耀眼,關注的人多。

如沒在考核的地方讓兩個人答應,一旦出去,相信會有很多勢力願意進一步接觸他們。

給他們提供好的條件,為他們擺平其他麻煩,再看他們的潛力來制訂合作的方式。

為了能夠讓兩個考生高興,別的家族可以針對下自己的萆氏家族,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現在不用在發愁,要讓他們參加考核,希望他們能表現得一直優秀,沒通過考核,讓他們為了名額的代價加入鋒線營。頂多是讓他們戰死,戰死怎麼可以?他們給家族帶來的苦惱那麼多,還讓家族丟盡了臉。

死,太便宜他們了,得讓他們進去,再於自己家族中,和與家族有合作的其他人聯手,讓他們從此過上生不如死的日子。

給予你們的,全要還回來,不僅你們要痛苦。還有你們留在這邊的兩個家人。

萆得慕恩覺得很愉快,就像被人欺負一百次后,又欺負回去一次,並準備欺負更多次一樣。

他笑著說出一條條協議,每說一條就讓公孫慕容和娜拉莎認同一條。

外面觀眾的叫罵聲一直沒停過,娜拉莎已經按照說好的把很多人的賭注還回去一半或三分之二。

每個人做了什麼事情要記錄下來給她看,她分析別人出了多少力,再考慮還回去的數量。

對於許多不差錢的人,她則不給。比如萆居艾,萆居艾說自己出了力,要求她給回來三分之二,她不承認。說事情是萆居艾引起的,如果萆居艾繼續糾纏,就叫回來還沒全部答應的兩個人,在條件中增加一條。是讓萆居艾拿出更多的私房錢。

萆居艾這才作罷,他知道現在家族為了報仇,哪怕是把自己身上的骨頭全打碎的條件都能答應。

時間過去了七、八分鐘。萆得慕恩念出來的四十三條協議全部被公孫慕容和娜拉莎認同,在其他人的惋惜聲中,兩個人從虛擬環境中回來。

滿分五個加號的榮譽被刻在一個徽章上由人送來,同時在二十歲考核項目的榮譽榜上,兩個人的名字高高在上,絢麗奪目。

接著是其他的東西,有最好的一星水晶棺材,有大量的物資,還有一顆星球的所有權轉讓手續,萆居艾家族公開道歉的行為。

萆家的人認輸了,按理說是件讓人開心的事情,可所有看過兩個考生答應參加特殊考核的人,皆在為他們難過。

「傻子,他們全是傻子,是個人都知道的事情,他們怎麼會不清楚?」

「完了,二十歲的考核之後,我懷疑我是否還能看到他們參加二十一歲的考核項目。」

「萆家人太陰險,以後離他們遠點。」

「其他勢力為什麼不管一管,到邊境星上把兩個人叫醒,跟他們說明白,又怎能讓萆家得意。」

「我為什麼會如此憋氣?是不忍心看著弱者被欺負,還是對這個神國已經失望透頂了?」

「該,活該,給我退錢的時候,我已經告訴過你了,叫醒家人,你偏不聽,現在好了吧?舒服了吧?哼!該!」

「我就納悶了,人怎麼能弱智成這樣?你們明明得罪人家了,人家給你們好處,你們還真敢要?」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

「一家子白痴,鑒定完畢。」

觀眾們是各種難過、各種罵,罵,其實是恨鐵不成鋼,是為兩個人而難過,但又沒有辦法。

其他與萆家有矛盾的勢力和家族,冷眼旁觀。

對於他們來講,公孫家的兩個考生只不過是一個他們用來與萆家鬥爭的工具,死活什麼的無所謂。

他們真有人想過去提醒一下公孫家的人,可又覺得沒必要,哪怕是兩個人進去了被欺負,對他們來說也非常有利,可以用這點來攻擊萆家的品質,萆家現在拋棄了一切臉面,就是要體現一下家族的強勢。

估計在萆家人看來,無論怎樣做,都掙不回臉,不如從另一個方面來維護家族的利益,告訴別人,我萆家不需要被人用道德譴責,更不在乎誰在背後叫罵,有能耐站到面前,看我不收拾死你。

所以,自己等勢力就抓住他萆家的品質來說話,即使暫時無法改變什麼,也能噁心噁心他們。

以後有什麼利益方面的爭奪,就把這事拿出來說話,甚至在做和萆家做買賣時,買他家的東西,要求東西到了再給錢,賣他家東西,要求先給錢再送東西,理由就是你萆家的品質不好,道德敗壞,沒有信譽。

莒落鐸羌看著公孫羌祁和公孫妤瑭從儀器中出來,嘆口氣,什麼都沒說,他更擔心,可既然公孫無名不聽勸,還能怎樣?希望真如公孫無名說的那般,兩個人足夠厲害,能在強敵環繞的鏡框下尋一條生路。

布易寇等人一個個像看死人似的看向兩個人,在他們的心中,已經給兩個人判了刑,無期的那種。

沃麗艾萊搖搖頭對公孫無名說道:「你呀,把自己想得太強了,呵呵!」

「走了走了,下次看到你們的時候,希望你們還能像以前那樣強硬。」邊丸棘也覺得索然無趣。

娜拉莎笑了:「哈哈!多謝了哦,其實沒啥的,不就是進特殊訓練的地方嘛,別人能進,咱家人就能進,別人能出來,咱家人也能出來,不知道在裡面是否可以開店,那樣就不用費心思去尋找珍貴的東西了。」

萆居艾冷笑一聲:「開店?進去后你們就知道了,哦,你們沒用過那種儀器,我教給你們一些事情,你們在付出一定錢財的情況下,能從儀器上看到你家人在那裡生活的狀況,一天一百萬元,看著吧,錢不夠了告訴我,我保證讓你親眼見到你的親人在那裡過得是什麼日子。」

娜拉莎沒搭理他,一副關心弟弟妹妹的樣子,對另一個她和公孫慕容說道:「一定要努力通過考核,不要進鋒線營,鋒線營賺不到錢,光玩命了,聽莒落鐸羌說,在那裡有好東西,很值錢,你們多收集收集,傳回來,我用來給你們換更好的東西。」

「哼哼,你們還想著收集珍貴物品?腦袋裡面有毛病吧?知道進去之後會在哪裡出現嗎?那是一個小村莊,在那個村莊……」

『嘭』萆居艾飛了,被娜拉莎一腳踹飛的,在空中的萆居艾想要改變一下身體姿態,卻猛地吐出口血,眼睛一閉,暈了。

娜拉莎呸了一口:「我看你腦袋才有病,明明打不過我,還在我面前冷嘲熱諷的,欠揍,人傻不是你的錯,出來裝就是你的不對了,把你家這垃圾玩意抬回去,瞪我幹啥?都想挨打?我成全你們,來,一起上。」

娜拉莎罵完暈了的萆居艾,又把抱著萆居艾的手下給訓斥一遍,跟著萆居艾來的人為了不被打,只好忍著怒氣,帶著萆居艾離開,臨走時那陰鷙的眼神讓娜拉莎差點衝過去繼續揍。

過了一會兒,萆家來人,帶來了兩個龐大的儀器,沒人提剛才萆居艾挨打的事情,負責人對娜拉莎介紹:「明天這個時候,你家中的兩個人要進到儀器中進行特殊考核,如果通過,繼續使用這個儀器,如果沒通過,我們會來收走,使用的方法,已經在說明書中,請查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