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以為水裡隱藏著的那些水族是吃素的?我們是來收太仙獸的,不是來殺生的,畢竟它們修鍊不易,能留它們一條生路就留它們一條生路。」 虎嘯山,籠罩在仙氣凝重的雲霧之中,遠遠看去,山巒起伏,其壯觀雄偉並不次於神葯山,而且層層疊疊,山峰林立,如同置身於石林之中。

2021 年 1 月 16 日

「看,這就是虎嘯山。」

落下雲頭,朱雀指著前面的通往山裡的一條穀道。

「我們就是從這裡進去嗎?」


白靈然凝視著入口處。


「朱雀,你來我虎嘯山做什麼?」

虎嘯山裡傳出了白虎的聲音,但卻看不到它的蹤影,回聲在山間回蕩著,形成了波強大的氣流向白靈然等人衝擊而來。

「這就是虎嘯功嗎?」

縱是白靈然這樣的仙靈之身都被衝擊的向後退去,直到她運用靈力,使了定身法,方才站穩,但身上的衣服,仍被吹得向後飄動。

其餘的人也都各自施展功力。

「這還不算是虎嘯功,真正的虎嘯功能將人的耳朵震聾。」

朱雀向大家介紹著。


「既然知道,念你與青龍不是一夥的,就快些離去吧。」

白靈然的目光環視著虎嘯山,還是沒有看到白虎的身影。

「白虎,不如現身一見,大家交個朋友嘛。」

「哼,你們這個修仙之人,不過是想趁著仙獸界的混亂而混水摸魚罷了,才不會上你們的當,朱雀,你這個笨蛋,中了人家的計,還不自知,我們仙獸界的事,我們自己解決,用不著外人插手。」

「白虎,你不要再固執了好不好,長久以來,仙獸界混亂,沒有人能控制住這種局面,你與青龍之間的爭鬥從未停止過,為此,不知犧牲了多少仙獸,若是靈兒姑娘能使得仙獸界自此太平,我願以靈兒姑娘馬首是瞻。」

朱雀苦心婆心的勸說著它。

「怎麼,我們到了你的門前了,你居然連面都不敢露?」

白靈然冷笑著注視著山口處,白虎的聲音是籠罩在整個虎嘯山的,讓人分辨不出具體位置。

「相見又如何?我是不會跟你們合作的,別痴心妄想了。」

白虎的態度很絕決,「我們仙獸界的事由我們仙獸來解決,用不著你們這些外人插手,你們無非就是想趁機控制仙獸界,好讓我們為你所用罷了。」

白靈然發出了一聲冷笑,她心裡還真是這麼想的,經過她的觀察,仙獸的確是個龐大的群體,四大仙獸的手下都有著無數小仙獸,而這些仙獸將來成為與仙帝決鬥的中堅力量。

「呵呵……」

雲歌笑發出了一串爽朗的笑聲,「看起來這隻白虎還很排外呢。」

「殊不知混亂的不只仙獸一族,就連仙界現在也處於混亂之中呢。」

白靈然接上他的話。

「我們仙獸受制於仙界,管不了仙界的事。」

白虎依舊語氣強硬。

?


「身為仙界一卒,難道就不思為仙界出一份力嗎?」

「少廢話,若是來遊說的,就請回吧,我白虎絕不會勾結外人橫行仙獸界。」

「敬酒不吃吃罰酒!」

晴刀性子烈,早就有些不耐煩了,那兩條抱在胸前的手臂垂下,身形一閃,玄日破天槍在手,「大爺倒要看看,你們這些仙獸有何本事!」

閃身就要往眼嘯山沖。

「不可。」朱雀忙阻止了他,「虎嘯山環環相抱,地形複雜,很容易迷路的。」

晴刀一愣,沒想到虎嘯山居然如此複雜,看向白靈然。

「有山就有林木,讓開,讓我放一把火,看它白虎會不會現身。」

白靈然感覺自己如同在對著空氣說話,白話了半天,人家連面都沒露,心裡不禁有了怒氣。

晴刀往旁邊一閃,白靈然閃身往前走去,拔地而起,飛到了半空之中,手指輕彈,一個如同指肚大的火球被彈出去,只見這個火球遇風便長,很快就如同滾雪球般的成了一個龐大球體,向著虎嘯山飛去。

就在火球即將飛到山口之時,從山口處湧出了一團霧氣,將火球給頂住了,再也行進不了分毫。

白靈然一見,施展靈力,試圖將火球向前推去,那邊的白虎將火球往外推,一時之間,雙方僵持不下。

許是雙方的力量都過大,「砰」的一聲巨響,火球如同被擠破一般,爆炸開來,碎成了無數的小火苖,四下飛濺。

「不識抬舉!」

白靈然大怒,接連又發出郵三個火球,呈一字排開,向山口飛去。

山口處再次湧出了一團白色的霧氣,似乎在霧氣的後面,還有什麼在閃動,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只見那團白色的霧氣收起,形成了一隻白虎。

白虎終於現身了,正所謂龍行有雨,虎行有風,白虎出現的那一刻,伴隨著一陣風,如同要將天上的雲霧吹散似的。

「還以為你是個膽小鬼,只會躲在自己的地盤上耍威風呢。」

白靈然冷冷的,投以鄙視的目光。

「就憑你,還不至於讓我躲著不敢露面。」

白虎淡然的抬眸看她,緩慢從容的前行著,那樣子,根本不象是如臨大敵,而是面對一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

「你這隻冥頑不靈的老虎。」

白靈然忽然失聲而笑,「不過我喜歡你這性子,夠義氣,能在面臨外敵的時候,以仙獸大局為重。」

白虎翻著眼皮瞅朱雀,「我可不會跟某些人似的,只想著自己的那點利益引狼入室。」

朱雀明知道它是說自己,想要替自己辯駁一番,馬上意識到不管自己說什麼都顯得蒼白無力,畢竟事實上自己是將外人引入了仙獸界,在別人看來,的確有引以援手而稱霸的私心。

「讓我先來會會這隻虎。」

晴刀已經失去了耐心,雲歌笑與青龍交過手,而自己卻沒有一展身手,正心癢難耐,話音未落,已然提槍縱身躍起,明晃晃的槍頭向白虎刺去。

白虎翻眼向他看了一眼,不緊不慢的向後退去。

它不進反退?

已經飛在空中的晴刀愣了一下,難道它是要逃跑?

不會,怎麼說白虎也是四大仙獸之一,絕不會不戰而敗的!

何況它這才剛剛現身,彼此之間誰也不知誰的功底。

晴刀在稍一愣神之後,依然未停,槍尖向白虎刺去。

忽然,就在白虎向後退了幾步之後,忽然停住,兩條後腿用力一蹬,碩大的身軀躍起,迎著晴刀撲來。

眼看晴刀的槍尖就在刺到白虎的頭上了,白虎也沒有躲閃,晴刀越發心驚了一下,莫不是這傢伙要與自己同歸於盡?

這招可夠狠的,它想死,自己還沒活夠呢!

如果就此收回槍的話,倒顯得自己膽子小,不敢刺它了,不如就此扎去,看它是否自尋死路。

想到這裡,晴刀的玄日破天槍繼續向虎頭刺去。

白虎忽然把頭一揚,虎口大張著,對著槍尖吼出了一嗓子。

晴刀只覺得一股強大的氣流從虎口中噴出,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形成了一股衝擊波。

這就是虎嘯功嗎?

晴刀被沖得向後退去,槍尖還指著白虎,有種想要丟掉槍,去捂耳朵的衝動,若不是他功力深厚,只怕早就被擊碎了。

就連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的白靈然等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衝擊,何況是如此近距離的晴刀呢。

「這功力好強哦。」

安素雅雙手抬起,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虎嘯功果然名不虛傳。」

白靈然也不禁感嘆。

「還好我們這些人功力深厚,若是那些地位不高的小仙獸,只怕早就被震死了,縱是這樣,還沒有使出十成的力道呢。」

朱雀已然後退了數步,它不是被震出去的,而是被嚇出去的,雖然並稱為四大仙獸,但對於白虎的虎嘯功,還是有所忌諱的。

這時,晴刀與白虎已然交上手了,一條玄日破天槍翻著槍花扎向白虎,白虎也不示弱,別看它體形碩大,卻很靈敏得很,縱是晴刀這條槍使得出神入化,也碰不到它分毫。

「主人,我去好不好?」

胖球揚著臉看白靈然。

白靈然並沒有馬上給予回復,她知道只要胖球出馬,一定會佔上風的,但會不會將白虎嚇得退回到虎嘯山不敢再出來呢,那樣豈不是就跟青龍一樣了,就算有朱雀帶路,進入虎嘯山也未必能有所收穫,剛才它也說了,這虎嘯山盤綜錯雜,山外有山,林內有林,進去容易出來難。

還不等白靈然說話呢,胖球已然向前衝去,替下了晴刀。

晴刀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不禁在心裡贊白虎果然勇猛,不愧為四大仙獸之一,拖著大槍,向後走去。

「你是個什麼東西?」

白虎見胖球如一個肉球一般的滾了過來,翻著眼眸,蔑視的瞅著它。

「你才不是個東西呢。」

胖球最恨別人這樣問它,自己是麒麟,難道它看不出來嗎?

還是自己長得太不象麒麟了?

「活象一個肉丸子。」

白虎沖它翻著白眼。

「居然敢叫我肉丸子?」

胖球頓時惱羞成怒,往上一跳,身形停在空中,不但個頭長大了許多,渾身上下還泛著藍光,遠看的話,如同一塊藍寶石一般。

原來是麒麟?

白虎嘴上沒說,但心裡吃了一驚,在整個仙界,麒麟也是屈指可數的,居然被自己遇到了,它意識到自己遇到了勁敵,表面上依舊蔑視著對方。

「信不信我把你身上的毛給燒光了?」

胖球身上的藍色光芒隨時都可化作藍色的火焰。

白虎雖然心驚不已,但還是決定與之交手試試,若是不行,自己可退回到虎嘯山,因此,再次向後退了幾步之後,後腿一蹬,縱身飛起,對著胖球施展虎嘯功。 胖球早就見識過它的虎嘯功,對於一般的仙獸而言,虎嘯功的確威力不小,但對於胖球這樣的聖獸來說,就不起作用了。

啊?

白虎收起虎嘯功,發現胖球站在那裡紋絲未動,反而翻著眼皮瞅著自己。

「還有什麼本事,只管使出來就是。」

胖球那帶有嘲諷意味的話語,幾乎氣得白虎抓狂。

白虎大吼一聲,四蹄蹬開,向胖球撲去,胖球只想速戰速決,沒工夫跟它浪費時間,身形往旁一們,身上散發出來的藍色光芒燃燒起來,形成了藍色的火焰,如同將自己置身於藍色的火焰之中。

「來,抱一下。」

胖球調皮的向白虎撲去。

抱?

白虎敢讓它抱嗎?

一旦抱上,自己身上的毛就得燒光,它可不想變成一隻禿虎,這一身如雪般的白毛正是它引為得意和自豪的。

「別跑呀,倫家還沒抱呢!」

胖球死皮賴臉的追著要抱人家。

「你這塊臭肉丸子。」

白虎恨恨的丟下這句話后,就向自己的老巢虎嘯山逃去。

「別讓它跑了!」

白靈然見勢不妙,若讓它跑了,就真的如青龍一樣,不肯露面了。

晴刀等人不約而同的飛身上前前去阻攔,怎奈離得遠了些,還是晚了一步,白虎已然躥進了山口。

「還是讓它跑了。」

白靈然嘆了口氣,如同在埋怨它將白虎嚇跑似的。

「主人,這不怪我的,是它太不禁嚇了,我只說要抱抱它,又不是要真抱,就嚇跑了。」

胖球無辜的眨著眼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