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

2022 年 1 月 29 日

宋萬三哆哆嗦嗦的看著葉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恐懼在蔓延,葉飛一腳就踢在了宋萬三的肚子上,宋萬三倒地。

葉飛踩在宋萬三的臉上。

「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威脅我的人,都死了!」

葉飛的腳尖在宋萬三的臉上碾著,語氣冰冷。

宋紅顏此時拿著一把短斧,猛然的劈砍到了宋萬三的身上,一斧,兩斧,三……

最終,宋萬三死在了宋紅顏的手上,宋紅顏拿著滴落著鮮血的斧子,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頭髮絲附著在臉上,帶著一股別樣的野性美。

「我的保鏢死了。」

宋紅顏眼眶紅潤了起來,剛才被恐懼支配,沒有時間悲傷,人只會被一種情緒所佔據,兩種情緒不會同時佔據一個人,現在宋紅顏不恐懼了,才為保鏢傷心了起來。

葉飛轉頭看向那女保鏢,還有一大群破碎的摩托車,葉飛想象的到,這個女保鏢到底經歷了什麼。

葉飛蹲下,為女保鏢把脈。

「死了。」

葉飛轉頭對著宋紅顏說著,宋紅顏聽到葉飛的宣判死亡,便是忍不住的哭泣了起來,她蹲在地上,雙手掩面。

「走吧,安葬她。」

葉飛抱起女保鏢的屍體,便是和宋紅顏離開這裡。

……

到了晚上,葉飛安葬好女保鏢后,便是和宋紅顏在公園裡散步,宋紅顏的情緒也好了很多。

「說說吧,發生什麼事情了。」

葉飛拉著宋紅顏的手問著。

「害,這件事說來話長了,得從很久說起。」

宋紅顏一臉的難受,不想讓葉飛蹚渾水。

「我沒想到,你真的來東涼城找我了,我以為我一走了之,這輩子都不會在見了呢。」

宋紅顏對著葉飛說著,感嘆良多,本來她準備好了不見葉飛,沒想到著男人還是出現在她生命之中了。

葉飛一把拉過宋紅顏,然後抱在懷裡。

「唔~」

宋紅顏發出一聲輕哼,葉飛抱著她的腰。

「電話也不接,手機也不回,簡訊也不看,你就這樣一走了之了,我怎麼辦?」

葉飛對著宋紅顏說著。

「我……」

宋紅顏低下頭,臉色紅潤了起來,她這樣冷漠葉飛,讓葉飛很難受,多少次看著葉飛的電話,想要打過去,但是理智不允許她這麼做。

「答應我,以後不許這樣了。」

葉飛摸著宋紅顏的腦袋說著。

「嗯嗯。」

宋紅顏重重的點點頭,葉飛緊緊的吧宋紅顏抱在懷裡,生怕宋紅顏跑掉一般。

過了一會,葉飛鬆開了宋紅顏。

「說說吧,你們家,到底怎麼了?」

葉飛重新問著宋紅顏。

「十八年前,還處於封建社會思想的時候,我爹撿來一個女人。」

宋紅顏看著皎潔的月光,開始說著。

「那個女人一開始沒什麼事情,但是後來總是行為古怪,不是有符咒就是有稻草人,後來,我們查出來她是陰陽師。」

「在十八年前那個年代,陰陽師就是巫婆,就是邪術,現在還好了一些,知道那是驅邪避難的人。」

「後來,全家族的人,都讓我父親燒死那陰陽師,不允許那人存在世界上。」

說到這裡,宋紅顏嘆息一聲,這是造孽啊。

「後來,宋家,便是把那女人扔在了火坑之中,把她燒死。」

「當時,我還小,我也目睹了那一場火燒,那個時候我覺得她好可憐,誰知道,那一場大火併沒有燒死她,她用力一種陰陽術,變成假死狀態,活了過來。」

「十八年後,也就是現在,她回來了,修鍊了更高深的陰陽術回來了,她回來複仇了,並且改名,仇宋!」

「真是一場因果造化的孽緣啊。」

宋紅顏嘆息一聲,那個時代的人封建,仇宋根本沒有做什麼,但是卻要燒死人家,現在想想,宋紅顏也覺得對不起人家。

「那個人是不是長相極其醜陋,皮包骨,披頭散髮的,臉色為青色?」

因為問著宋紅顏。

宋紅顏很意外的看了一眼葉飛。

「不,那不是仇宋,那是她的徒弟,名字叫骨魅,實力很高超,我們宋家死了很多人,都是骨魅殺死的。」

「骨魅修鍊的陰陽術很奇怪,靠著蛇蟲鼠蟻之類的陰陽術。」

「你見過骨魅?」

宋紅顏詫異的問著葉飛。

「見過,就在你回東涼城的那一天晚上,我找你去了,但是骨魅也來了,我和她大戰一場,差點被她殺死。」

葉飛說著。

「什麼?連你都打不過她?那……豈不是無敵了?」

宋紅顏聽到葉飛都差點死亡,便是心中慌亂,在她心中,葉飛是無敵的存在,葉飛都差點栽在骨魅手中,那骨魅到底有多強大。

「不過現在不會了,我對她的陰陽術多少了解了一下,下次見面,我會手刃了她的。」

葉飛緩緩的說著。

「害,仇宋一共有兩個徒弟,還有一個徒弟,叫御靈,不知道何時會出現啊。」

宋紅顏眼中帶著無限的擔憂。

「那今天殺你的那個人,是誰?」

葉飛說完了宋家的死敵,便是問著宋萬三。

「他啊,他是宋萬三,是我叔叔的兒子,當初我叔叔和我父親爭奪家主,當時比的是誰十年掙的錢多,誰就是家主,我父親比我叔叔多了三萬塊錢,然後成功的當上了家主。」

「據說,當初是我叔叔贏,但是我爸爸安排了一場車禍,把我叔叔撞了一下,最後我叔叔賠人家豪車三萬,這樣就輸掉了,然後仇恨一直蔓延至今。」

「這個時候宋家危機,我叔叔宋千金反水,目的就是奪下家主之位,然後把我父親扔給仇宋,最後在給仇宋一些錢,這樣的計劃一旦實施,那我叔叔宋千金就是這個家族的家主了。」

「現在他們只是暗殺我罷了,我今天出來逛街,便是被盯上了。」

宋紅顏搖搖頭說著,葉飛深吸一口氣,大家族果然深似海啊。

「你父親不像好人啊。」

葉飛調笑的說著。

「在權利面前,又有幾個人是好人呢?只是立場不同罷了。」

宋紅顏說著。

「好了,天色已晚,我們去哪裡住啊?」

宋紅顏準備在暗處盯著宋家,和葉飛生活在一起,看著天色晚了,便是問著葉飛。

「額……」

葉飛一陣無語,自己在東涼城還沒有家,也沒有租房子,這樣的話,宋紅顏忽然提出回家,葉飛一陣語塞。

「嘻嘻。」

宋紅顏看到葉飛的窘境,便是嘻嘻一笑,感覺很好玩。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吃癟的,想要對我說帶我去租房子又不好意思是吧。」

宋紅顏看出葉飛的難處便是說著。

「不,我現在就去買。」

葉飛說著。

「不用了,不用了,這是我的別墅,諾,我們今晚住別墅。」

宋紅顏說著,拿出一串鑰匙遞給葉飛。

「住別墅?那宋家人不會發現你嗎?」

葉飛擔心的問著。

「不會,像我們這種大家族,總會有自己的秘密別墅的,畢竟狡兔三窟嘛。」

宋紅顏說著。

「送給你了,以後別墅就是你的,算我給你道歉了。」

說著宋紅顏便是把鑰匙遞給葉飛,葉飛接過,內心暖暖的。

「好,既然你送給我禮物,我也送你一件禮物。」

「什麼禮物啊?」

宋紅顏也很期待葉飛的禮物,不知道葉飛要送給她什麼。

「先不告訴你,你等著,我打個電話。」

葉飛神秘的一笑,便是走到旁邊,給趙天嬌打了個電話。

「喂,天嬌,把我的法拉利開來,我已經有地方放了。」

葉飛說著。

「我在公司,我讓我爸爸給你送過去,你發個位置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