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你……」韓少宇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做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韓少,給我一個面子,今天就算了。不要鬧出人命……」柳晴的哥哥看著韓少宇說著。韓少宇看著柳晴和她的哥哥,然後看著黃然說道:「小子你給我聽著,我給你一天的時間。 零點電話 後天如果你還在湘江的話,老子就把你打成蜂窩。在湘江還沒有我韓少宇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你在湘江。小子,做人要有實力,沒有實力是沒用的!實力是什麼,實力是拳頭打出來的……沒有實力,你什麼都不是!」說完對柳少說道:「柳少,今天我算是給你面子了啊!」

「呵呵,我記住這個情……」柳少慢慢的說道。

「呵呵,我先走了……」韓少宇點點頭,然後看了黃然一眼。臉上露出了鄙視的眼神,然後擺了擺手和自己的手下走出了酒吧!

「黃然,你沒事吧!」柳晴立刻來到黃然的身邊,慢慢的扶起黃然。黃然渾身都是血,臉上更是一片模糊。但是黃然卻並沒有自已,內心的痛苦遠遠比肉體上的痛苦大的多!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對不起啊……」柳晴看著黃然的樣子忍不住哭了出來,而黃然則笑了笑說:「沒事,別哭了!不管你的事情……」但是笑容去這麼恐怖,眼睛裡面充滿了自嘲。

柳晴的哥哥慢慢的來到黃然身邊,看著黃然然後慢慢的說:「離開這裡吧!在湘江你得罪不起他。以後別來湘江了,韓少宇的勢力不是你能想象的。在沒有實力之前,不要再回來……」

「謝謝,今天的情我黃然記住了!」說完推開柳晴的手,慢慢的走出了酒吧!而柳晴想去追怎被自己的哥哥拉住了!

「別去了,他自己知道該怎樣做!相信哥哥你們還能見面……」柳晴的哥哥慢慢的說。黃然身上散發出的那種王者氣息讓他肯定的認為黃然必定不是池中之物。自己的眼光還從來就沒有錯過,這個時候柳紀辰對黃然充滿了期待和好奇。

柳晴看著黃然的背影,心裡難受極了,今天的時期都是因為自己而起,卻連累了這一個只認識一天的男孩…… 聞言,古廣利生氣兇狠地瞪了吳海生一眼,而內心卻是不屑想著:先不說這個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兒子,如果吳海生這麼喜歡,那就拿去好了。

不過他表面上還是要做做樣子,「吳海生我知道你在嫉妒我們家三口,不過就算是帥帥的戶口登記在你名下,我也沒什麼好生氣的,反正我都是他的親自父親。」這是毫無疑問地告訴吳海生,你名義上的媳婦已經被我上了。

「話是如此,不過擺滿月酒等都是在我們吳家,而不是在你古家。」他這一頂綠帽子也真是夠綠的,不過他不在乎,他在乎就是現在的地位以及張君寧丈夫這個身份的利用價值。

「所親戚朋友都是知道你有兒子,到了最後還不是你自己打臉罷了。」古廣利最後還說:「因為最後君寧會跟我在一起結婚。」

「我不鬆口,你覺得你們兩個可以結婚嗎?」

張君寧看他們兩個又準備要大吵一架的架勢,她忙不迭扯了扯古廣利的手,「算了,我們不管他,反正我們過好我們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嗯!」古廣利一副『我聽你話』的表情望著她。

吳海生看著了他們兩人一眼,眼角的餘光無意間掃落到孩子身上,心生一計,「既然你們都只想到了你們自己,那孩子就交給我抱吧!」

說著,他還不顧張君寧的不樂意,他就把孩子抱起來。

「你……吳海生你把孩子還給我。」張君寧慌張,面色原本就沒什麼血色,現在看起來猶如強風之下的嬌弱樹枝,一副隨時都被風刮斷了架勢。

「你放心,我不會傷害孩子。」 在乙女遊戲中當紅娘 吳海生冷笑:「畢竟不管怎麼說都是我『兒子』,你說是不是?」

古廣利還巴不得吳海生把這個孩子弄死了,他一臉溫柔地假惺惺對張君寧說,「你放心,有在我呢,他不敢傷害咱們的孩子。」

「我……」張君寧不信吳海生。

吳海生壓根就不聽她再往下說,抱著孩子直接走出病房。

走遠了,他再回頭看了一眼,沒發現古廣利跟了過來。

哼,古廣利在想說,他大概都能猜到一點。

不過,他一直都認為這個孩子絕對不是他的種。

既然是這樣,那就只有按照原計劃執行了。

他帶孩子到了驗血室去……

就算張君寧惴惴不安,古廣利還是很溫柔地安慰她。

直到半個小時過去了,吳海生把孩子送回去,張君寧忙不迭地檢查孩子,生怕有哪裡受傷,或者吳海生會將她的孩子掉包了。

檢查完后,她肯定了眼前的孩子就是自己孩子后,張君寧猛地鬆了口氣。

幸好沒事,以後她再也不會讓吳海生抱她這個孩子了。

到了下午,白韻華帶著煮好的粥過來。

吳海生也說自己有事先走了。

古廣利也待不了多久也回去了。

張君寧就很委屈地跟白韻華說起吳海生抱走孩子一事。

白韻華安慰她,「你放心,我量他吳海生都不敢傷害你的孩子。」

過幾天張君寧終於要出院了,她第一個想法就是想回娘家,她不想跟吳海生在同一屋檐下。

「你現在已經結婚了,老回娘家也不行。」

尤其是做月子就是一個月這麼久。

「媽!」張君寧對她撒嬌:「就這麼一次。」

白韻華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同意了。

不過當吳海生收到了一份驗血單時,他嘴角露出算計而狡詐的笑容。

他在知道張君寧回娘家之後,他也不太樂意管張君寧,但是,表面上該做的門面功夫,他還是會做的。

他呢,特地從家裡把自己媽接過來,讓他媽去照顧張君寧。

目的就是不讓古廣利有什麼機會靠近張君寧。

然而,他是低估了古廣利的厚臉皮程度了。

古廣利也從家裡將自己媽羅江花帶到了張家。

還故意當著吳海生的媽林福秀的面上說:「媽,這是君寧,是的兒媳婦,這是你的孫子。」

重生之凰鬥 林福秀很生氣:「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怎麼會不知道。」

「你……」林福秀氣憤地指著古廣利,「想當初你的工作還是我們家海生給你的,你現在居然干出這樣的事。」

難怪她之前就說張君寧不是什麼安分的人,結果是古廣利勾搭張君寧了。

「你在來之前,你兒子應該也有告訴過你,我們兩個人的事吧!」

「……」她兒子告訴告訴她,無論是發生什麼事,她都要待著張家照顧張君寧。

但是,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兒子居然還知道古廣利和張君寧在一起,給他戴綠帽子了。

「我跟君寧原本就真心相愛的,是他不想離婚的,就是不想讓我和君寧在一起的。」

站在一旁的羅江花也有點傻眼了,她兒子帶她來這裡之前就已經說過了,是照顧孫子和兒媳婦,結果她的兒媳婦居然是張君寧。

這關係還不是一般的亂呀!

「羅江花,這就是教的好兒子嗎?專門撬別人家的老婆嗎?」林福秀知道張君寧的身份擺在這裡呢,尤其她站的地方都還是張家,她不可能去罵張君寧,她就只能找羅江花的麻煩了。

「我……」

古廣利說:「我們兩個是真心相愛的。」

「……」張君寧抿了抿嘴,她沒說話,目光一直盯著羅江花看。

「你也聽到了,他們兩個是彼此喜歡對方的。」羅江花只能是這麼說了。

白韻華買菜回來,一看見這樣的畫面,內心就像吃下過夜發餿的菜,怪膈應的。

古廣利看見她回來,很懂事地跟她打招呼,還解釋自己媽給白韻華認識。

白韻華很有禮貌而高雅地對羅江花點了點頭,微笑打招呼。

隨後,她又說:「說實在的,我們家真的很小,又是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廣利總有一個先來後到的道理,海生都已經讓她媽過來幫忙照顧君寧了,不如你先讓你媽媽回去,過幾天再過來換海生的媽媽。」

「也行。」

反正他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

白韻華表面上客氣地挽留羅江花在這邊吃飯。

羅江花也懂這是客氣的話,就說不用了。 黃然走在大街上,渾身都是血。周圍的人看到黃然都慌忙的躲開,而黃然則滿目目的的走著。看著熱鬧繁華的都市,黃然臉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嘲笑的面容……

這個繁華的都市卻不屬於自己,本以為自己還是一個人物,原來自己在這裡只是一個任人宰割的螞蟻。黃然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但是今天這件事給黃然帶來的恥辱黃然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不知道過來多長時間,黃然來到了海邊,看著對岸的都市,哪裡才是自己的家。湘江,自己只是一個外來人罷了!沒有實力,自己根本就在湘江混不下去,湘江社會的複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黃然一個人慢慢的走進海裡面,讓海水把自己都淹沒。冰冷的海水讓黃然大腦也清醒了起來,然後突然鑽出海面。轉身看著湘江,大聲喊道:「湘江,你等著,我黃然再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我將是這裡的王者……」

「啊……」黃然說完對著天空大聲的喊著,把自己所有的壓抑都發泄出去。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黃然才走出大海,臉上的鮮血已將不見了,但是卻一塊塊的發青。

黃然看著大海,渾身濕漉漉的走向學校,這個時候已將很晚了。校園裡面看不到一個人,黃然無力的回到自己的宿舍。換了一件衣服,然後打開自己的電腦飛快的敲打著……

黃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入侵到湘江警局的檔案庫裡面,查詢著韓少宇的一切。黃然仔細的看著,過了一會兒才抬起頭。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

「韓少宇,你等著,我黃然在回來的時候,就是你們毀滅之日。別人不敢動你們,但是我黃然卻不怕……」黃然自言自語的說。然後又飛快的敲打著鍵盤,開始查找自己想要知道的資料……

過了一會兒黃然關掉電腦,常常的舒了一口氣。然後拿起手機撥通家裡的電話。

「喂……」黃然母親那個溫柔的聲音響起。

「媽,是我,小然……」黃然聽到自己的母親心裡也高興了一點說道。

「是小然啊!到湘江了,到哪裡怎麼樣啊!怎麼這麼晚還不睡啊!」黃然母親關心的問道。

「恩,到了,到這裡還好啊!對了媽,我想給你說件事情。我們學校要組織一個科研班進行集中培訓,可能很長時間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黃然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啊!這樣啊!沒事,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到哪裡好好學習,別在惹事了!知道了嗎?」母親關心的說道。

「恩,知道了媽,你早點睡吧!我抽時間再給你打電話……」黃然慢慢的說。

「恩,你也早點睡啊!」母親關心的說道。

「恩……」說完黃然就掛斷了電話。

躺在自己的床上,看著天花板,黃然心裡卻異常的平靜。過了一會兒他有撥通葉凝的電話,想交代一下。

「喂……」葉凝迷迷糊糊的說了起來。

「喂,已經睡了啊!」

「恩,你怎麼還不睡啊!」

「呵呵,睡不著啊!你明天就要去北京了,路上小心一點啊!」

「恩,你在湘江也要照顧好自己啊!」

「恩,對了,我這段時間可能不能給你打電話了!我們要進行軍訓,估計要很長時間。這裡的軍訓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樣,我們要進入軍區裡面,學校規定不讓帶手機。我抽時間給你打電話,你要照顧好自己啊!」黃然慢慢的說。

「哦,沒事,你照顧好自己就行了,不過你要記住抽時間給我打電話啊!」葉凝這個時候也清醒了過來關心的說道。

「恩,你睡吧!明天你還要去北京呢!」黃然說道。

「恩,你也睡吧!晚安老公……」葉凝笑著說。

「晚安……」黃然笑著說。葉凝笑了笑掛斷了電話……

黃然無力的躺在自己的床上,沒想到自己到了湘江第一天就被*出了湘江。黃然自嘲的笑了笑,心裡還是胡思亂想了起來。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黃然慢慢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黃然睜開眼睛。這個時候天已經亮了起來,黃然下了床。發現自己渾身充滿了精神,渾身的疼痛全部消失了!黃然看了看鏡子,自己又恢復了那張帥氣的臉蛋,看不出一點瑕疵!黃然自嘲的說道:「長這麼帥有用嗎?還不是一樣被人家給欺負啊!」

洗刷完畢以後黃然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黃然並沒有什麼拿得,只有一台電腦和幾件衣服。學校還不算正式開學,這段時間也找不到老師。但是黃然已經查到了自己的班主任,一封郵件交代了自己的事情,要暫時休學,但是黃然向老師保證有關課程一定不會拉下。至於老師同不同意就不關黃然的事情。這個學上不上也無所謂了……

黃然坐車向飛機場走去,黃然走沒有多長時間。柳晴就慌慌張張的跑到了黃然的寢室,自己好不容易才逃出來。想看看黃然到底怎麼樣了……

推開黃然宿舍的門,裡面卻一個人都沒有。看著空蕩蕩的寢室,柳晴愣在那裡。黃然已經離開了,這個僅僅和自己認識一天的男孩卻因為自己被*出了湘江。柳晴心裡猶如刀割一樣的難受,眼淚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來。看著黃然的床,床上還有點餘熱。柳晴趴在床上痛苦起來……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對不起……」柳晴一邊哭一邊說著,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柳晴才站了起來。眼睛卻已經哭紅了,慢慢的走出黃然的寢室,其他學生都好奇的看著柳晴。不明白這個湘江大學的校花慌慌張張的跑進男生宿舍幹什麼,而出來的時候又眼睛通紅,難道被人欺負了嗎?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開學已經幾天了!但是港大裡面的學生卻一個個充滿了疑問,那個超級帥哥竟然神秘的失蹤了!所有的人都在找他,張穎也在找他,但是黃然卻從人間蒸發了……

而校花之首的柳晴卻更加冷淡了,原來的時候柳晴臉上還經常掛著淺淺的微笑。但是這幾天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柳晴的身上散發著一股冰冷的氣息,臉上也冷得嚇人。所有人都不敢輕易的靠近,最重要的是柳晴一句話也不說,就連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也不說一句話!有時候還莫名其妙的流淚和發獃,她的樣子讓所有人看到都心疼……

西伯利亞,位於俄羅斯的邊境內。常年冰天雪地,平均氣溫都在零下十度。在這裡的人都是一個個人高馬大,惡劣的環境讓這裡的人都很強壯。這裡也是俄羅斯最亂的地方,同時也是還有著世界上最大的傭兵訓練營。從這裡走出的雇傭兵佔了世界的百分之三十,這是一個多麼了不起的數字啊!

黃然乘坐著裝甲運兵車,靜靜的坐在那裡。而和他一起的還有很多人,但是黃種人只有黃然一個!大家都好奇的看著黃然,他們不明白黃然這麼一個帥氣的小夥子為什麼會在這個車上。這樣帥氣的男孩,即使混娛樂圈也比傭兵有前途啊!

這些人來當傭兵,就是因為自己沒辦法才來賣命呢!他們怎麼都想不通黃然為什麼會到這裡,而黃然則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裡。眼光卻充滿了冷意……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裝甲運兵車慢慢的停了下來。這個時候裝甲運兵車的車門打開,一個穿著迷彩服的俄羅斯大漢用俄語大聲說道:「都下來豬仔們,你們到了!好好的在裡面享受生活吧!」而坐在車裡的人都憤怒的看著那個俄羅斯大漢,黃然則面無表情的走下車。

冰冷的寒風吹著,而黃然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衣服,但是黃然卻絲毫不在乎。看著眼前巨大的軍營,黃然的心裡才泛起一些漣漪……

自己離開湘江就來到了西伯利亞,報名來到了這裡。只有在這裡黃然才能擁有更強的實力,這個時候黃然想起了韓少宇的話:「實力是用拳頭打出來的!」經過三天的時間,黃然和一批俄羅斯人一起來到了西伯利亞最大的傭兵訓練營魔鬼訓練營,只要通過訓練就能成為一個合格的傭兵。那個時候就會有傭兵團高價從這裡買走傭兵,在西伯利亞傭兵訓練已經成為了一種經濟……

「看什麼看,都站在這裡幹什麼,都給我進去,領自己的衣服和被褥。明天就開始訓練,你們這些垃圾,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我告訴你們,在這裡最不值錢的就是你們的命……」那個穿著迷彩服的俄羅斯大漢大聲的喊道,十幾個人趕緊走了進去!

黃然看著這個軍營,到處都是鐵絲網,而一個個威猛的傭兵在哪裡四處的巡邏著。裡面還不時的想起一聲聲喊聲。黃然他們十幾個人慢慢的走著,他們都好奇的看著周圍的一切。不時的傳來機槍的怒吼,更有甚者他們還看到兩個穿著迷彩服的士兵每一個人拉著一個屍體慢慢的走著。

十幾個人都感到渾身冷颼颼的,而黃然則面無表情的看著這裡面。十個人人領了自己的衣服和被褥,就給安排在一個宿舍裡面。那個穿著迷彩的軍人直接走了出去……

十幾個人在一起慢慢的討論著,而黃然則安靜的收拾著自己的東西。這個時候一個身高一米八幾,長得跟北極熊的傢伙來到黃安的面前,看著黃然笑著說道:「黃種豬,你不該來這裡!」話還沒有說完黃然就動了起來,一腳直接把那個大漢踢飛,直接撞到床上……

那十幾個俄羅斯人看到那個壯漢被踢飛直接向黃然撲了過來,黃然手上動作更快了。每一招就干倒一個人,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十幾個人都被黃然干倒了!黃然目光裡面充滿了殺氣,看著十幾個人說道:「以後這裡我是老大,要是不服氣儘管來找我,但是下一次我會要了你們的命!記住我的名字叫太子……」說完黃然就轉身離開了寢室。

黃然走到了門外,看著這個訓練營地。黃然發現自己慢慢的喜歡上這裡,在這裡拳頭就是最好的語言。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王者,黃然給自己起了一個囂張的名字—太子。黃然自己心裡暗暗發誓:「自己要做這裡的王者,自己要站在最高處……」 等羅江花和古廣利一走出張家的大門后,她就揪著古廣利,氣惱地反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吳海生的媳婦怎麼成了你的?你們兩個怎麼就搞在一起了?」

「媽!你聽我說,我跟張君寧在一起,那完全都是因為利益在一起的,你想吳海生之所以跟張君寧在一起,還不是看上張君寧的爸爸的勢力,如果我跟張君寧在一起,那就會得到吳海生所得到的一切,甚至還要多,我為什麼不跟張君寧在一起呀!」

「你……」羅江花瞠目結舌,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媽,為了成為人上人,也只有這種辦法了,誰讓我的出生不如張君寧。」所以說,投胎也是門技術。「媽,我不想再被人瞧不起了,我想我們家被所有人都看的起,我想你一走出去,逢人就說你兒子厲害,我想給咱們家爭面子,我也想你和爸的日子都好起來。」

「可是用這樣的辦法,也不太好吧!」要不是張君寧的家世好,她都想說張君寧不過就是一個被人用過的二手貨,哪來值得他和吳海生去爭呀!

「沒什麼不好的。」古廣利很認識地看著羅江花,「媽,如果我不這麼做,如果我退出,那吳海生就會得寸進尺,我就會什麼都沒有了,媽你就當幫幫我,哪怕你是不喜歡張君寧,你也是假裝喜歡她這個兒媳婦,等以後咱們的日子好起來了,你喜歡什麼樣的兒媳婦,我都會聽你的話,娶她的。」

「媽除了想著家裡條件好起來,也想你結婚生子,小日子過得好好的,不過你既然做出這樣的選擇了,我當然也會支持你。」

雖然張君寧是不好,可關鍵是張家有勢力呀!

而且她經常都聽到林福秀說起張君寧這個兒媳婦,家裡條件如何如何的好,別人都很羨慕林福秀。

一直都被人瞧不起,這種被人羨慕的感覺,她也想有。

……

林福秀在古廣利他們一走後,等吃過了中午飯後,她就找了一個借口想出去。

白韻華沒挑明地說什麼,就讓她出去了。

林福秀一路尋到了吳海生的住處。

發現吳海生不在家,她又到卡拉OK找吳海生。

見到了吳海生后,她將上午的事通通告訴吳海生。

還問吳海生:「古廣利和張君寧都已經這樣了,你幹嘛還不離婚呀!」

「媽,我一離婚,我所有的一切都會被古廣利壓一頭,我為什麼要離婚?」

「可你這樣替別人家養孩子,這不好吧!而且這件事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肯定就會笑話咱們家的。」

「他們要笑,那就讓他們笑好了。」反正他不在乎。

「海生,你的條件又不差,為什麼非要這樣呢!」

「媽你不懂,你想咱們家還回到以前嗎?我逃亡的日子,人人都瞧不起咱們家,現在我好了,別人家才瞧得起咱們家。」

林福秀想起以前的種種……

那個時候家裡非常窮,一塊咸豆腐乳都要吃好幾天。

至今心裡還是發酸發苦的。

「可是你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媽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現在就先暫時這樣,你呢,就一直待在張家,名義上就照顧好張君寧就行了,其他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